停下腳步后,本想給費亦行讓路,發現費亦行沒走,姜軼洋自己挪步繞過費亦行。

轉身,修長的胳膊攬住姜軼洋的肩膀將人往外帶。

「幹什麼?」姜軼洋抬起胳膊想掙脫費亦行的手。

「你這手,姓沈的乾的吧,你放心,老子我會給你出口氣的。」費亦行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給姜軼洋打包票。

「你?」就費亦行兜里那兩塊鋼鏰,斗得過人家大財團?「別跟我說,沈氏集團的董事會,也有你一席之位。」

「這,我倒沒有。」

「那沈氏集團總部的大樓是你的?」

「還沒機會讓我買。」

「那你是沈氏集團大客戶?」否則費亦行怎麼說得出,如此自信的話? 路烈風似乎明白了,他看著葉一朵:"朵朵阿姨,你是因為太孤單,所以住這麼小的房子,對嗎?"

葉一朵想了想,點點頭:"可以這麼說吧!"

她說完,突然問路烈風:"烈風,你知不知道,你爸爸為什麼失憶啊?"

路烈風茫然的搖搖頭:"不知道,半年前,家裡突然就安排我轉學,我在這邊見到爸爸的時候,他似乎已經記不得好多事情了,小夢姑姑讓我不要在他面前胡說!"

葉一朵點了點頭,看來,半年前,路家的確出了什麼事。

不然的話,路彥琛不會變成這樣,雲夢恬也不會突然要來倫敦上學。

只不過,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葉一朵苦思冥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路烈風看葉一朵的神色有些恍惚,他的眼珠子轉了轉:"朵朵阿姨,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爸爸的事情啊!"

葉一朵苦笑了一聲,連小孩都知道,她想知道什麼。

她笑了笑:"是啊,我很好奇,他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就不認識我了呢!"

路烈風伸手拉了拉葉一朵的袖子:"朵朵阿姨,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半年前,我看見爸爸看我的時候,眼裡陌生的神色,我心裡也好難受,我當時就在想,如果爸爸不認識我了,不要我了,朵朵阿姨也不見了,我要怎麼辦!幸好,爸爸最後還是認我的,這半年下來,我感覺爸爸對我,比以前更好了!"

葉一朵神色複雜的看著路烈風。

孩子性子單純,說的話,她是完全相信的。

可是,她跟路烈風又是不一樣的,烈風是個孩子,路彥琛願意去相信他,接納他。

但自己不一樣,她已經十八歲了,路彥琛怕是輕易不會相信自己說的話。

他對自己,警惕性很強,葉一朵感覺的到。

下午,葉一朵本來打算寫論文,最後也沒寫,反而陪著路烈風玩。

她跟問路烈風:"你在倫敦這邊上學,還習慣嗎?"

路烈風乖巧的回答:"在學校里,一開始有點不習慣,現在都慢慢適應了,好多口語都會說了,跟同學們日常交流,基本不是問題!"

葉一朵點了點頭:"那就好,只要習慣了就好,我還擔心你不適應這邊的生活呢!"

路烈風看了一眼葉一朵:"我挺適應的,你別擔心,朵朵阿姨!"

看著路烈風一板一眼的模樣,葉一朵笑了笑:"對了,烈風,你以後還會來看我嗎?"

路烈風連連點頭:"當然會啊,我周內在學校,周末……"

想到自己除了每天的課業,還要去暗夜組織訓練,他便說:"周末可能要學習英語,我盡量抽時間,但是,一定會來看你的,就像你在南希市的時候,經常來看我一樣!"

葉一朵笑著點了點頭。

只要路烈風來,她時不時也能見到路彥琛。

這樣的結果,她已經很滿足了。

路烈風除了暗夜組織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事無巨細,都跟葉一朵說。

葉一朵家裡,葉一朵跟路彥琛說的開心。

而路彥琛,從葉一朵家離開,他直接去了約翰醫生的醫院。

他昨天就跟約翰醫生約好了,今天來這邊檢查。

路彥琛剛出事的時候,手術室藍清風做的,正是因為神醫藍清風出手,他才保住了一條命。

藍清風是他叔叔輩的,藍家跟路家關係又交好。

藍清風覺得,給小輩做個手術,是再正常不過的,可是,路彥琛卻打心眼裡感激。

約翰醫生受過藍清風的指點,藍清風有時候給一些求上門的人做手術,就是在約翰醫生的醫院裡。

藍清風常年在神農莊園,路彥琛也不好麻煩他。

他的身體恢復后,主治醫師,就變成了約翰醫生。

約翰醫生對他的身體十分上心,只不過,路彥琛自己就沒有那麼上心了。

每次檢查身體,都是約翰醫生主動找他。

這還是第一次,他主動提出檢查身體,想要配合治療。

當然了,約翰不知道,路彥琛主要是想記起那些遺忘的記憶。

到了醫院,路彥琛直奔約翰醫生的辦公室。

兩個人在檢查之前,交談了幾句。

約翰看他坐下,直接問:"怎麼樣?琛,身體最近有沒有什麼不舒服?"

路彥琛搖搖頭:"沒有!"

約翰笑了:"身體沒有不舒服,你還能主動要求檢查,這可真是奇了,我很好奇,你心裡是怎麼想的!"

面對醫生,路彥琛也不好有什麼隱瞞。

他如實回答:"我以前不是跟你說過,我一直會做一個夢,夢裡有一個人喊我小白哥哥,我感覺那個人很熟悉,卻看不清楚,那個人長什麼樣子,這個夢,基本保持在一周一次這樣的頻率!"

約翰點點頭:"我記得,我也跟你說過,因為你缺失了一部分記憶,這個夢,有可能跟你缺失的記憶有關!"

路彥琛的心莫名的有點緊張,他點點頭:"我也感覺,這個夢,跟我缺失的部分記憶有關係,不瞞你說,我最近見到一個女孩,她說她認識我,還跟夢裡的人一樣,喊我小白哥哥,可是,我卻不認識她,感覺……陌生有熟悉,你懂嗎?"

約翰的眼睛亮了起來:"我能懂,有可能你們以前認識,你只是把她忘記了!"

路彥琛想了想,繼續說:"我也想過這種可能,因為我見了她之後,聽到她也喊我小白哥哥,自從那天開始,我那個一周一次的夢,突然變成了每天都做,只要睡著,我就能夢見那個女孩,而且,那個女孩,就變成了現實生活中,那個姑娘的臉,她每次看著我,難過的喊出小白哥哥,我就難過的,揪心的疼,每次夢中驚醒,感覺心都難受得慌,我覺得,這個夢要是再繼續做下去,我都腦神經衰弱了!"

約翰難得聽一次,路彥琛如此深層次的剖析自己,把這麼多的情況,說給他聽。

他饒有趣味的看著路彥琛:"琛,如果我沒猜錯,那個女孩,應該是你以前的繆斯女神吧,不然的話,你怎麼可能天天夢到她,我感覺,你們倆之前,應該有很深的牽絆,如果你要找回那部分缺失的記憶,她是一個至關重要的人喲,我感覺,她肯定可以幫你找回來的!"

看著約翰興奮的目光,路彥琛皺眉:"約翰,她又不是醫生,怎麼幫我?"

約翰笑了笑:"琛,你們國家不是有句古話說的好,心病還須心藥醫嘛,我感覺,那個女孩,應該就是你的心藥!"

路彥琛皺眉:"可是,我並不認識她!"

約翰無奈的搖搖頭:"琛,我以前都沒覺得,我現在感覺,你怎麼這麼死心眼呢,的確,你現在不認識她,那是因為你忘記了她,你應該已經調查過她了吧,你心知肚明,你們以前應該是認識的,對吧?"

路彥琛皺眉看著他,半晌才點了點頭:"就算是以前認識,我也不知道,他以前接近我的時候,到底是不是別有圖謀!"

約翰笑的無奈:"琛,不是我說你,你這警惕性太高了,似乎要把所有人都當成敵人啊!"

路彥琛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不是所有人,只是不熟悉的人,我才會這樣!"

"你覺得你不熟悉人家嗎?你要是不熟悉,你怎麼可能天天做夢,夢到對方呢?"約翰玩味的笑了笑。

對於路彥琛這個冰山,要是有女孩子能把他收的服服帖帖的,那也算是奇事一件了。

路彥琛聽到約翰的話,止不住的皺眉。

半晌,他才憋出一句:"做夢跟日常生活中,那是不一樣的!"

約翰笑著勾了勾唇,不再說這件事:"算了,先別說這些了,檢查吧,等檢查完,我們再好好聊聊!"

路彥琛點了點頭。

他相信約翰,所以,約翰給他檢查的時候,他很配合。

要是一般不熟悉的人,路彥琛極有可能會產生很深的敵意。

檢查的過程挺快的,大概半個多小時。

但是,結果還要等等。

約翰就趁著這個時間,跟路彥琛說了說:"琛,我現在不管你,怎麼看待那個經常夢到的女孩,我必須告訴你,如果想要儘快想起以前的事情,這個女孩,可能是刺激源頭,你經常見她,你缺失的那些記憶,回來的酒越快!"

路彥琛眉頭皺的厲害:"就沒有別的辦法嗎?必須經常見她?"

約翰無奈的苦笑了一聲:"琛,我記得我跟你說過,你腦袋裡壓迫神經的淤血塊,不能做手術,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讓你拖到現在,我也經常想著,會不會機緣巧合下,你的淤血塊,就散開了呢,可是,這種事情誰能確定,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跟那部分記憶有關的人,出現了,她可以刺激你,讓你的腦神經細胞活躍起來,那個淤血塊受到強烈的刺激,說不定就能散開呢,這是最為保險的方法,如果實在不行,那我只能做手術,冒險一試了,問題是,這樣的風險,你願意承擔嗎?"

聽到約翰的話,路彥琛猶豫了。

路彥琛想要想起那些缺失的記憶,可是,他卻不想承擔某些風險。 半個小時后,西涼城平靜下來,但先前的餘波去早已在整個城內傳播開來。

賈霸王的親孫子,被破簽署了賣身契,那是連賈霸王都沒有辦法的特殊契約,林楠動用了最高等的契約石,一塊價格就高達一千萬,想要破除不是沒有可能,百倍價格可以請頂級強者破除。

但問題是誰能請的起?

就這般,為了活命,賈胤把自己賣了。

至於報復,他不敢,甚至他家裡的賈霸王估計也沒有這個膽子,除非親孫子不要了,否則賈胤必死。

在還款結束之前,賈胤以及賈霸王等人都不能有什麼報復手段,否則倒霉的還是他自己。

這就是林楠的手段,契約石這東西林楠越用越覺得好用,效果更是極為顯著。

和地球的合同不同,這東西輕易違約,那是要命的!

為此,哪怕是林楠不殺,他也不敢得罪林楠。

至少在欠款沒還完之前,沒膽子找麻煩。

至於以後還會不會找麻煩,林楠估計也難說。

打一頓,再給顆糖,林楠覺得效果應該會不錯。

欠下幾千萬點的靈氣值,這算是威逼,讓他無可奈何,只能強忍著吞下這個惡果。

而同時,林楠也給他留下了一個大大的希望。

不是想做生意嗎?

沒問題,以後跟著小飛仙做了,能不能掙到靈氣值,能掙多少,便看自己的努力了。

畢竟是賈霸王的嫡孫,林楠估計比其他人更容易賣。

真若是賣出個成千上萬瓶飛仙靈藥,他自己也能賺個幾十億沒問題,林楠估計到時候他即便是還了債,也不捨得再找林楠這個財神的麻煩了。

當然,他賺的越多,林楠這邊賺的就更多一些。

從西涼城出來,二人返回小飛仙家的宮殿,西涼城內依舊熱鬧不止,有人在議論之前的戰鬥,更多的人還是在議論著飛仙靈藥。

一位位宗師境高手誕生,著實大大刺激著很多人。

說它是神葯,對於大修士高手也毫不為過,太好用了,大家都想突破,此刻有人到處借款,開始變賣抵押寶物,為飛仙靈藥做準備。

小飛仙和林楠坐在宮殿內,悠然自得的吃著靈果,一瓶瓶的飛仙靈藥從小飛仙這裡發了出去。

外面,此刻小飛仙的人馬直接壯大了很多很多。

之前跟著她買賣的,只有著三十多人。

但是眼下,更多了,先前在飯館酒樓內,很多人直接突破后,真切的見識到這種飛仙靈藥的妙用,紛紛也加入這個行列。

西涼城內,全部算下來的話,足足超過一百人!

而這一百人一方面在城裡推廣飛仙靈藥,更是不少人索性直接朝周圍其他城池趕了過去,要趁著其他城池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之際,做成更多的單子。

一時間,單子源源不絕,小飛仙早已樂得合不上嘴了,此刻桌上足足擺放了超過五百瓶飛仙靈藥。

已經售出的,近千瓶了。

而且這個數量還在以一個飛快速度增加著。

此刻小飛仙忙的不亦說乎,靈果伺候著,躺在沙發上,舒坦的不行。

林楠也沒有閑著,一直在和長生小店老頭子溝通著要貨。

老頭子原本的一些存活,都被林楠給要光了,眼下不足了。

「小子,你倒是財大氣粗,這一會功夫一千五百瓶了。」長生小店老頭子原本還準備把這些貨掛到通天店鋪販賣的,現在倒好直接都被林楠拿完了。

一千五百瓶,價值七八億了。

再加上林楠獅子大開口,一口氣預約了一萬瓶,讓老頭子覺得不對勁。

哪怕是地球那邊,也需要不了那麼多的三級靈藥的。

「你小子老實交代,幹嘛用?」長生小店老頭子不解。

「賣!」林楠如實交代。

「你們那邊有那麼大市場?」長生小店老頭子不解。

這玩意,不便宜吧?

「天國可以啊!」林楠回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