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每個宋家高層,都是面色凝重…!!

誰,都未曾開口。

而,此刻。

場面……已然僵持不下!

宋端煌老王爺,瞳孔驟然一縮,「老夫的確聽過,你西境不敗軍團之名……」

「但,你區區西境武帥,又有何資格……敢在我王族面前狂妄?!」

「你的百萬人馬,當真……能調動過來?」

「江南軍部,又豈是吃素…!!你以為,自己真的能威脅到我宋家?」

他的語氣,一聲比一聲冷戾!

帶著,讓人心神震動的殺氣……!! 「可是我說的沒有問題啊,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心理問題,只是嚴重不嚴重罷了。」,沈懿周看著王優,很認真的說,「再說了,我要是娶不到媳婦,這不是還有你嗎?到時候你的孩子就是我的乾兒子,乾女兒,到時候我的遺產都是他們的,難道不好嗎?」。

沈懿周看著王優,說的極其瀟洒自然,如果不能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那麼他不介意自己一個人過一輩子,寧願孤獨終老,也不要將就一身!

聽到沈懿周的話,王優簡直是不知道說什麼了,不過聽到沈懿周的錢以後都是自己孩子的,王優別提多開心了,「好啊,那你以後就是我孩子唯一的乾爹,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可以給他找一個乾媽!」。

「你可別管我了,你最近和楊良軍怎麼樣啊?」,沈懿周看著王優想要岔開話題。

「我們還是老樣子啊,我發現我和他現在也越來越融洽了,只是一切都還要慢慢來。」,王優看著沈懿周,突然想起自己要說的不是這個事情。

「我告訴你,我準備撮合鄭浩峰和梅芳華,你覺得怎麼樣啊?」,王優看著沈懿周,一臉的期待。

「可以啊,梅芳華就是你那個同事吧。」,聽到王優的話,沈懿周並沒有很激動的樣子。

看著沈懿周平靜的臉,沒有任何反應,王優搖了搖頭,不知道為什麼,沈懿周總是對感情很不上心。

「沈懿周,你該不會是喜歡男的吧?」,王優看著沈懿周,面色凝重的問。

聽到王優的話,沈懿周立馬把車停了,王優看著沈懿周突然就停車了,在心裡想,『天,我該不會是說對了吧,不然也不至於這麼激動吧!』。

沈懿周看著王優,面不改色的說,「到了,還不快下車!」。

聽到沈懿周的話,王優才悻悻的下車。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王優看著沈懿周,想著要是沈懿周真的喜歡男人,她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這一時間,可能有一點反應不過來。

「你一天,腦子裡在想些什麼,你才喜歡男人!」,沈懿周看著王優無語的說。

聽到沈懿周的話,王優總算是放心了,雖然說現在戀愛自由,愛情不分國籍,不分性別,可是她還是喜歡沈懿周可以和一個溫柔善良的女孩子結婚,然後再生一兩個孩子。

到時候他們的孩子一定會會和他們兩一樣,相互扶持,說不定還可以訂一個娃娃親呢。

「你在想什麼?」,沈懿周看著一路上王優都在傻笑,讓她點菜,連菜單也不接,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帶了一個傻子出來吃飯叻嘞。

王優被沈懿周的菜單拍醒了,揉了揉自己的頭,看著沈懿周笑嘻嘻的說,「沒有,就是想到了一些開心的事情,你菜都點好了嗎?」。

「還沒,這不是在等你嗎,你想要吃什麼?」,沈懿周看著王優,雖然他知道王優喜歡吃什麼,可是還是會讓王優自己點菜。

「我都可以,你自己點吧。」,王優看沈懿周笑嘻嘻的說。

這個時候,冰冰也來到王優他們來的這家飯店吃飯,沒有想到她會遇見王優,娛樂圈的事情,瞬息萬變,沒有人會把一個人永遠記住,事情過去這麼久了,也很少有人在討論關於她的事情了,現在維維倒是成為了大眾眼裡的新人,想到這裡,冰冰就是一肚子氣。

「王優,現在是老天爺讓我遇見你的!」,冰冰說著,旁邊的服務員端了一杯水,冰冰看著毫不猶豫的把水拿了起來,向王優走去。

王優看著迎面走過來的冰冰,剛想要打一個招呼,沒有想到一杯水就潑到了自己臉上。

「啊!」,王優連忙整理了一下自己,拿紙巾把自己的水擦乾。

沈懿周看了一眼冰冰,連忙去幫王優擦水。

「王優,我告訴你,我的今天都是因為你,要不是你,我也不會這樣,我不會放過你的!」。冰冰看著王優,威脅到。

王優看著冰冰,沒有想到她居然這麼囂張,王優看著自己桌子上的水,想要給冰冰潑去。

這個時候,還不等王優動手,沈懿周就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向冰冰潑去!

「你做人還是低調點!」,沈懿周看著冰冰,一臉的厭惡,他其實不認識冰冰,也不是了解其中的事情,反正就聽王優講過幾次,但是只要欺負王優,他就一定不會手軟!

「我低調!反正現在也沒有人關注我了,我就不想低調了!」,冰冰看著沈懿周,眼睛里充滿了殺意,雙手向王優掐過去。

沈懿周看著冰冰,一把把她摔到了地上,「我告訴你,有我在,你最好是安分點!」。

王優看著地上的冰冰,沒有任何憐憫的感情,她不是聖母,會可憐別人,但是冰冰一直敬酒不吃吃罰酒,她也沒有辦法!

這個時候,餐廳里有的人認出了冰冰,連忙議論紛紛,還有的人拿出手機拍照,狼狽不堪的冰冰,看著他們,立馬捂著自己的頭出去了。

「好了,我們要不要換一家吧!」,沈懿周看著王優,她現在整個頭都是濕的,想著,沈懿周立馬把王優拉了出去。

「幹嘛啊,我們可以就在這裡吃啊,沒事的,她不是走了嗎!」,王優看著沈懿周大驚小怪的樣子,滿眼都是感動。

「我帶你回我的診所,給你吹一下頭,待會點外賣!」,沈懿周為王優打開車門,把王優塞了進去。

王優看著沈懿周嘆了口氣,「你送我回公司吧!等你到了診所,我頭都幹了!」,王優說著,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這大熱天的,你太小題大做了吧!」。

「你小的時候就是洗頭沒有吹,所以現在才頭疼!」,沈懿周看著王優,埋怨的說到。

聽到沈懿周的話,王優癟了癟嘴,「我頭都要幹了,這個小事情也要弄的這個樣子,你快點送我回去吧,我們找一個時間,大家在一起聚一聚吧!」,王優看著沈懿周,反正她是沒有心情吃飯了的。。 泰元塔,是西山省府省會泰元城府中的標誌性建築之一。

一般來說,只有官方,以及財產、地位渾厚的家族財團們,在宣布重要事情的時候,才會將地址選擇在泰元塔中。

在泰元塔中舉辦活動,本身也是對活動方地位的一種肯定。

而王野,將活動地址選在泰元塔中舉行,也代表著一種信號。

王野要進軍西山省府了。

接下來。

王野的發展,將不僅僅只是局限在雲城中,而會將地方慢慢遷移到泰元,這個西山省府省會所在地。

而這,更是代表。

接下來,王野要跟西山省府中的那幾個大家族們,進行交鋒了。

譚龍看著王野,王野目光堅定,給人一種勇往直前、所向披靡的感覺,彷彿只要是他王野說出的計劃,那就只有向前,不會後退,不會失敗。

話語落地,一語成讖。

這種堅定的感覺,令譚龍心中,出現一股莫名狂喜。

他想到王野對自己的承諾。

在王野的這段時間中,譚龍一直都沒有放棄重返譚家的心思。

只是王野沒提,他也沒主動開口發問。

因為他相信,王野既然承諾了,那就一定能做到。

他一直在等待。

等待王野要前往泰元城府,給他回到譚家的機會。

如今。

他等到了!

哪怕王野都還沒起步,但譚龍心中,總有一種感覺,王野接下來,一定能帶領他重返譚家,甚至成為譚家中的家主,都不是不可能!

方霏霏。

蘇婉卿。

夏清心。

陳黎。

蘇遠橋。

他們五人,都是屬於夙業集團董事會成員。

此時。

他們五人,聽到王野的話,都是將目光放到王野身上,朝王野詢問道:

「王野,現在就直接朝泰元城府發展,是不是有些太快了?」這是方霏霏的話。

「對啊。」夏清心雷厲風行、行事果決且自信的女強人眼神中,此時卻流露出擔憂:「夙業集團只是剛剛成立而已,不用那麼著急,就直接朝泰元城府進展。」

「我們可以先在雲城中發展、積累,在積累到一個程度時,我們再去朝泰元城府發展,也是可以的。」

「夙業葯業如今,還都只是在找人加盟階段,並未完全完成布局,如今直接朝泰元城府發展,是不是太突然了?」陳黎坐在那裡,如同羽毛般清淡而恬靜,但她臉上,那微微蹙起的眉頭,卻更令人產生一種緊張感。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蘇遠橋、蘇婉卿倆人沒說話。

自從王野施展手段,令夙業集團在短短時間中,就達到如此規模,他們心中,就對王野產生了十足信任感。

在他們看來。

他們只需要跟著王野就行了。

王野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們在王野的帶領下,根本就不需要帶腦子。

「我們夙業集團,雖然還未達到十全十美的程度,但基本的基礎,已經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打嚴實了。」

王野開口:「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算倒,也不會倒的太難看,除非我死,不然就以我們夙業集團打下的基礎,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夙業集團都能重新崛起。」

夏清心他們,聽到王野這話,都是點了點頭。

夙業酒。

夙業葯業接下來要推出的一款藥物。

僅僅只是這兩樣東西,就相當於夙業集團從一開始的時候,就直接打出了兩張王炸。

令夙業集團的基礎,瞬間變得無比殷實。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夙業集團出了什麼事,也會因為這兩樣東西的存在,東山再起。

「所以,既然我們有夙業酒、夙業葯業這兩種東西兜底,那我們又有什麼好擔憂的?就算我們失敗,也僅僅只是沉寂一段時間而已,我們不怕失敗!」

「既然不怕失敗,那我們倒不如直接沖一把,拼一把!」

「輸了,沒事,但如果獲勝了,那我們夙業集團,就能迅速提升!」

王野這句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