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沉著臉,「不許去。」

事實上,她也已經答應了他,她會乖乖地在酒店等她回來。

可,那個真實到讓她無比恐懼的噩夢,就像是一條渾身劇毒的小蛇,就盤踞在她的肩頭,死死地盯著她,彷彿下一刻就會咬上她。

阿黎咬著牙,十指用力蜷曲,「腳長在我身上,你能管得住我不去嗎?」

「又或者你們先走,我在後面跟上去。」

她是鐵了心要跟著他,即使知道很危險,她依舊要跟著他。

對上那一雙倔強的深眸,薄寒池的心驀地一軟,他知道自己拒絕不了她,他只能拼了性命去保護她,讓她安然無恙地離開南非。

他往前跨了一步,伸手將她攬入自己懷裡,暗啞著嗓音說道:「真是個傻丫頭!」

感覺到眼前男人的力量,阿黎心頭一跳,眉梢眼角怎麼都藏不住的喜色,顫著聲音欣喜地問道:「薄大哥,你,你同意了?」

「不然?」

薄寒池聳聳肩,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

女孩兒抿唇一笑,嘴角梨渦淺淺,盛滿了柔和的路燈光。

「上車吧!」

……

「少爺,你真的打算帶上她?」一上車,阿黎就引來冷鋒的不滿。

薄寒池挑眉,一雙湛黑的眸子瞬間沉了沉,望向冷鋒的目光如一把鋒利的利劍,直插心口。

他冷著聲音說道:「冷鋒,你這是在質疑我的決定嗎?」

冷鋒心裡咯噔一聲,滿眼的不甘心,卻也只能垂眸道:「屬下不敢。」

阿黎知道冷鋒對自己不滿,更知道自己的出現,也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所以她表現得很沉默,上了車之後就窩在薄寒池身邊。

她半句話也不說,即使冷鋒出言嘲諷她。

「既然不敢,那就做好你的分內事,我不希望有人質疑我的決定。」

「是,少爺。」

……

易胥倒是沒說什麼,他家少爺對阿黎小姐的心思,他一直都是看在眼裡的。

跟在薄寒池身邊這幾年,易胥從來沒見他對任何人,像對阿黎小姐這樣用心過,更沒有見過他因為誰的話而喜怒形於色。 至今為止,宋黎是唯一的一個。

生怕冷鋒會帶著情緒工作,易胥適當地朝他使了一個眼色。

又為了緩解車廂內沉重的氣氛,他斂了斂眸色,故意不經意地說道:「冷鋒,我聽說你跟阿黎小姐會在初七那天進行決鬥?」

這事兒,如今在暗衛隊已經傳遍了,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是。」

冷鋒沉著臉回道。

頓了頓,他又嘲諷地補充了一句:「少爺,這是阿黎小姐給我下的挑戰書,我不會因為您跟阿黎小姐的關係,而對她手下留情。」

薄寒池挑眉,不等他開口說什麼,一旁的阿黎終於忍不住了。

她眯起眼,緋唇邪氣地勾起,似笑非笑地回懟了一句:「冷隊長,那你可千萬別手下留情,萬一到時候你輸了,還得跟人說是你讓我的。」

冷鋒臉色一變,體內的怒火蹭蹭往外冒。

阿黎卻管不了這麼多,頓了頓,她又繼續說道:「對了,冷隊長,你不會是一個公私不分的人吧?我不希望的我的出現影響了你的判斷力。」

聽她這麼一說,冷鋒強壓下心裡的憤怒,攢緊的手指又緩緩攤開。

他垂了垂眸,深吸一口氣,冷淡地說道:「阿黎小姐用不著懷疑我。」

「怎麼用不著!我對你又不是很熟悉。」

「那你等著看好了。」

……

阿黎不喜歡冷鋒,冷鋒也不喜歡她。

在冷鋒眼裡,阿黎就是一個養尊處優的世家小姐,目中無人,而且一無是處,順便仗著自己長得好看,把他家少爺也勾走了。

見過不要臉的,但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對於身邊少女的伶牙俐齒,薄寒池很早之前就見識過的。

他從來不擔心她會被別人欺負,因為從小到大,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兒,尤其跟薄二在一起的時候,這倆人簡直就是混世魔王。

路上,薄寒池大致跟阿黎分析了一下情況,讓她時刻保持警惕。

阿黎自然是不停點頭。

她又不傻,這種時候自然不會亂來,薄寒池說什麼,她都表示會聽。

「阿黎,你一定要跟著我,半步都不許離開。」

男人說這句話的時候,那一張英媚襲人的臉綳得緊緊的。

阿黎很認真地點點頭,神色凝重,「我知道,我會一直跟著你。」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跟出來,但願那是一個可怕的噩夢。

關於那個噩夢,阿黎半個字也沒有提過,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去塔城的路一開始很平穩,到後來的時候,原本平整的道路變得坑坑窪窪的。

一路顛簸。

快接近塔城的時候,就連空氣都瀰漫著一股硝煙的味道,甚至還夾雜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兒,和高度腐爛的屍體的味道。

要不是他們一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強大,可能一個個連隔夜飯都吐出來了。

阿黎的臉色有些發白,死死地咬著牙關,那種對危險的敏感度,讓她的身體更是緊緊的綳著,總覺得下一刻就會落入敵人的圈套。

「很難受嗎?」

似是察覺到她的異樣,身邊男人壓低了聲問道。

阿黎蹙起眉,無聲地搖搖頭。

她心裡再清楚不過了,她要是敢說難受,冷鋒肯定會站出來譏諷她,她怎麼能給他這樣的機會呢!難受又怎麼樣,她一定會克服的。

離塔城越近,空氣里那股令人作嘔味道就越是強烈,也越發地令人心裡不安。

從導航儀上看,塔城就在前面不遠處,如果是以前,車輛行駛到這裡,一定會看到前面璀璨的燈火,那時候的塔城是沙漠盛開的玫瑰。

可如今,塔城在戰爭的侵襲下,變成了一座了無生息死城,到處都是殘垣斷壁。

還有那些暴露在空氣里的屍體。

整座城市瀰漫著一股死亡的味道,彷彿下一刻就會被拖進地獄。

被毀掉的塔城,現在唯一的作用就是,通往孟加小國的捷徑,對那些商人收取高額的保護費。

上帝說,要使人毀滅,就必須先讓其瘋狂。

克拉欽反動軍的暴行,已經引起國際組織的高度重視,他們已經窮途末路。

天色很暗,墨藍色的夜幕中,有幾顆細小的星子點綴著。

在黑暗的籠罩下,塔城就像一個被強、奸了的悲傷的少女。

車,依舊在前進,即使塔城就在眼前,可速度依舊沒有慢下來,朝著未知的恐懼疾馳。

車內的每個人都屏氣靜息,手裡緊緊地握著武器,隨時都準備著戰鬥。

阿黎連大氣也不敢喘,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仔細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那個可怕的噩夢又湧上心頭,一幕幕恐怖的畫面,如一場九十年代的黑白電影,一幀一幀在她的腦海里緩慢播放。

殘垣斷壁,腐爛的屍體,難聞的空氣……

恐懼襲上心頭,如影隨形。

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突然在死一般寂靜的塔城響起。

車內所有都愣了愣。

「今晚上這裡除了我們,難道還有其他人想要對付克拉欽軍隊?」

薄寒池眯起眼,一雙幽邃的黑眸如鷹隼般銳利,危險的氣息迸射而出。

易胥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這是他事先沒有查到的信息,「回少爺,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發生得太突然了,讓他始料未及。

「不過聽這爆炸聲,應該是從西北方的營地傳過來的。」

阿黎不動聲色地接了一句,然後偏過頭,注視著身邊的男人。

也就是說,有人在他們的前面跟克拉欽軍隊交火了,而且看著情形,鬧得動靜一點都不小。

「少爺,我們是靜觀其變,還是過去插一腳?」

「計劃不變。」

……

寂靜的夜色,被一聲聲刺耳的槍聲撕裂。

這是沙漠中唯一的聲音。

空氣中的硝煙味越發濃郁,甚至有些嗆人,夾雜著讓人窒息的血腥味兒。

有戰爭,就會有死亡,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快到這座城市的西北角的時候,刺耳的槍聲和爆炸聲越發的顯得焦灼。

幾輛橫著路中間的破車,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夜色,越發顯得深沉,越發的詭異。

空氣里瀰漫著的令人作嘔的味道,也越發的濃郁起來,除了阿黎,車上所有人對於這樣的情形,似乎早已經司空見慣了。

尤其是身邊這個男人,他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更別說有什麼不適感。

他們只能棄車改為步行。

阿黎的運氣似乎有點好,剛一下車,只覺得腳下踩到什麼東西,頓時一個踉蹌,要不是她眼疾手快及時扶住車門,這時候已經一頭栽倒在地上了。

阿黎扭頭朝地上瞧了一眼,一張精緻的小臉瞬間白了白,如刷了一層白漆的牆壁。

死人!

她剛才踩到的是一個死人!

阿黎趔趄著往後退了幾步,慘白的臉在夜色中顯得格外明顯,握著武器的雙手下意識地用力,那種讓人窒息的死亡氣息彷彿就在身邊。

彷彿下一刻就會落在自己身上。

借著夜色,薄寒池也看到了地上的屍體,他心頭一震,強勢地將女孩兒攬入自己懷裡,低聲安撫道:「阿黎,別怕!有我在。」

穩了穩心神,阿黎輕扯了一下嘴角,她想讓自己看起來很鎮定,也想讓自己跟他們一樣,將眼前的這一切當成一日三餐那麼平常。

可,胃裡不停地翻滾著。

除了七年前的那一車禍,這是她第一次離死亡挨得這麼近。

強壓下心裡的恐懼感,阿黎鎮定地說道:「薄大哥,我沒事兒。」

「別給自己太大心理壓力,一會兒跟在我身後就行。」

聽著熟悉溫暖的聲音,阿黎很努力地揚起唇角,輕輕點頭道:「嗯,我知道。」

一行十一人中,有兩個善長狙擊,從他們一下車,就飛快離開了隊伍,悄無聲息地去尋找這一片區域制高點。

也正因為有他們的存在,薄寒池才會做出這麼大膽的決定。

剩下的九人分成了三組,每個人身上都帶足了武器,阿黎也不例外,然後,他們從三個不同方向,朝著克拉欽軍隊的營地悄然前行。

刺耳的槍聲就在耳邊,還有爆炸聲,不時有人倒下,發出一陣陣痛苦的慘叫聲。

緊接著,又是刺耳的槍聲,痛苦的慘叫聲瞬間結束。

腳下偶爾會踩到斷肢,又或者是從肚子里流出來的腸子。

在這個充斥著危險的夜色中,偶爾也會傳來流浪狗的吠聲,

阿黎已經適應這樣的場景,就連空氣里令人窒息的難聞的味道,她似乎也沒最初那麼排斥了,整個人的氣息收斂得像是不存在。

危險就在前方!

阿黎緊緊地跟著薄寒池身後,半步都不敢離開他。

這樣恐怖的夜晚,如果說一點都不害怕,那肯定是騙人,她覺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身體綳得緊緊的,輕手輕腳地邁開每一步。

「小心!」

身邊男人的話剛落下,一顆顆子彈飛速地破空而來,刺耳的槍聲瞬間在阿黎的耳邊炸開,她有一瞬間的發懵,整個人像是呆住了。

下一秒,阿黎只覺得腰際一緊,薄寒池迅速將她帶到一根石柱後面。

「害怕嗎?」

男人低沉的嗓音落在她耳中。

好一會兒,阿黎才回過神來,就在剛才,她差一點就沒命了,就差那麼一點點,如果不是薄大哥對危險的機警,如果不是薄大哥反應快……

一股憤怒,一股酸澀,一股恨意……交織成很複雜的情緒,悄然無聲地在阿黎的體內發酵,一點點地發酵,最後徹底爆發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