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辛逆臉上的冷汗頓時流了出來,這簡直就是要他去送死呀。因為他知道鐵旗會可是一個跟影鋒教差不多的勢力,而且他也知道鐵旗會的會長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說是影鋒教的教主,要是有人威脅,要他交出一個新加入勢力的新人,這肯定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只要有足夠的利益。

但是要說想讓烏寒川交出屬於他們勢力的人,就算剛加入他們勢力的新人也是一樣,這無疑是很困難的事情。也就是說,只要他們真的敢帶人去鐵旗會要人,那麼很有可能直接就被烏寒川給碎了。因為這完全就是對整個鐵旗會的挑釁。

見陳辛逆半響不說話,麻生海斗陰測測的笑問道:「為什麼還不行動!」

陳辛逆臉上的冷汗流得更加歡快了幾分,但是現在他不得不鼓起勇氣道:「教主,你是要我帶人去鐵旗會?」

麻生海斗此刻看向陳辛逆的眼睛道:「怎麼,人是你弄到鐵旗會的,現在我要你將他們弄出來你就不行了,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現在左護法你告訴他最新的消息!」

坐在麻生海斗左邊的那個大漢,呲牙一笑道:「魯星火和張羽彤沒有將東西帶回鐵旗會,現在已經帶人去取了,所以現在這是你最好的機會!」

知道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陳辛逆忙是點頭道:「小的一定完成教主安排的任務!」

說完轉身就離開,看他匆匆的樣子就知道,他對這一次的機會是多麼的看重。在他走出去之後,麻生海斗對身邊的大漢道:「烏寒川那個偽君子肯定不會讓一些小蝦米去取那件東西,所以只是讓陳辛逆去肯定不行,你們有什麼好的注意吧!」

右邊那個大漢憨厚一笑。抓了抓腦袋道:「教主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這些事情我可想不明白!」

左邊那個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那其中的意思也一樣很明顯。麻生海斗嘿嘿笑道:「你們帶人悄悄的跟陳辛逆那個廢物去一趟,我只要你們能將那些東西弄回來。還有就是讓鐵旗會的人死,至於其他的不重要,你們明白是什麼意思嗎?」

右邊那個大漢睜大了一雙眼睛,很是不解的看著麻生海斗。左邊那個大漢卻直接道:「知道,不就是不管陳辛逆他們的死活對嗎!」

麻生海斗再次笑了起來:「錯了,不是不管,而是在你們能完成任務的前提下。有能力才管!」

右邊那大漢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教主是這意思,我們明白了!」

在說完兩人走了出去,在他們都出去之後,麻生海斗站了起來,陰冷道:「這麼長的時間了。連一個鐵旗會都沒有拿下,看來必須得加快腳步才行!」

魯星火和張羽彤兩人帶路。兩個大宗師跟他們一起往天絕大漠外圍走去。而此時的冷昊宇和展承鋒還在鐵旗會的內部。冷昊宇此時則是在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該怎麼升級。現在雖然已經沒有了虛空境的神識掃描,但是在這個地方卻沒有了破天宗時候那樣的單獨小院,所以要找一個單獨的地方然後進副本,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畢竟要是長時間不現身,這也是有問題的。

他需要不停的殺怪才能升級。而展承鋒他們可不一樣,只要有時間就能修鍊,要是有點靈石,那更是能讓晉級的速度加快。在這期間。他們也去找了烏寒川,只要是問一下魯星火和張羽彤兩人的行蹤。在的得知他們有任務之後,冷昊宇就開口問道:「那不知道會長現在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現在我們都是一家人,只要有需要的地方,還請不要客氣!」


烏寒川大笑道:「不急的,你們剛來這個地方不久,等熟悉了大漠之後再說吧。」

展承鋒點頭道:「也好,既然現在沒有任務給我們,那這兩天就讓我們熟悉一下環境吧!」

展承鋒的話說完,烏寒川再次道:「那要不要我讓人跟你們一起?」

冷昊宇想了一下道:「還是算了吧,我們自己轉轉,這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烏寒川大笑道:「那也好,你們現在怎麼說也是我鐵旗會的長老,並不是什麼人都敢找你們麻煩的!」

展承鋒點了點頭:「那就這樣吧,會長,我們這就告辭了!」

兩人在與烏寒川分別之後,就往鐵旗會的外面走去。鐵旗會的駐地前方大概幾十里路,那裡有一個不小的集市。當然這個集市並不是屬於那一個勢力,而是由好幾個勢力共同管理,這其中自然就有鐵旗會與影鋒教。在原則上,只要有人在這集市中鬧事,那麼就會遭到這幾個勢力共同討伐。

所以在這集市安全上面似乎不用考慮,任何地方都是一樣,有勢力的存在,自然也有不少從不加人任何勢力的人。所以對於很多散人來說,這些集市就是他們最好的選擇,他們能在集市中找到自己要的東西,也能在集市中賣出自己不需要的東西!


冷昊宇和展承鋒到了集市之後,發現在這所買賣的東西,跟在外面買賣的東西大多不一樣。在這裡,有空間屬性的材料似乎並不少見。雖然數量沒多到遍地都是,但卻要比在外面多得多了。不過這些東西對冷昊宇而言,實在沒有什麼價值可言。

在集市中買賣最多的東西還是材料,與一些妖獸的身上的材料。而藥材之類的東西就很少,而每出現一些藥材,都會被賣到極高的價格。冷昊宇和展承鋒走在集市中,展承鋒感嘆道:「要是能將這裡的空間屬性材料都運出去,那麼絕對是大賺特賺。」

其實這個並不只是展承鋒的想法,很多從外面來的人在進了大漠之後,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只是要想將大漠的東西運出去,這真的太難了。不要說一般人,就算是虛空境強者要做這種事情都很難,甚至更加困難,畢竟虛空境進天絕大漠是很危險的。

也並不是沒有人在天絕大漠的外圍建立傳送陣,只是就算是在天絕大漠附近的空間一樣不是很穩定。能建立傳送陣的地方離天絕大漠還很遠,就算是大宗師也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到。其實真算起來,只是幾天的路程,只要大宗師願意,自然能賺到不少。

只是一般的大宗師都不會去做這樣的事情,而宗師想去做,那所花的時間又太長了一些。所以大漠內大把的材料,流出外面的卻很少。當然基本上跟所有的集市一樣,在這個小小的集市內,也有各種形形色色的人。

有人的地方,自然就能到處都聽到聊天的聲音,如果能將這些聊天的內容全部都收集起來,那麼肯定會得到不少讓人意外的消息。但是因為在集市中吵鬧的程度,所以就算是展承鋒也沒能聽到多少東西,而對他有用的信息那就更少了。所以他一般只是關注冷昊宇到底有沒說什麼,至於其他人的聲音,展承鋒可沒有那個能耐去聽。

但是冷昊宇可不樣,他雖然同樣不能將所有的聲音都分清楚,但是卻也沒有展承鋒所聽見的那麼嘈雜。但一時半會他也並沒聽到對他而言有用的東西,兩人一邊走著。一邊很有些隨意的聊著,而在這集市上幾個小時之後。

冷昊宇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小聲道:「影鋒教難道真的要滅掉鐵旗會嗎?」

另外一人同樣將聲音放低了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只是聽說這一次他們對出動了大宗師級高手,到底誰能贏,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只是看樣子,這一次鐵旗會有些危險了!」

另外一個人忙道:「不對吧,鐵旗會和影鋒教的實力相差並不是很大,就算鐵旗會這一次沒有防備,但也不一定就會真的被影鋒教給怎麼吧?」

開說話那道:「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這一次他們派出的人實力懸殊很大,而且這一次是影鋒教有心算計,而鐵旗會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我才說這一次鐵旗會危險了。」

「要是這樣的話,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面對這個疑問的聲音,那個傢伙神秘一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做什麼的。」

看他臉上那猥瑣的笑容,開始問話那個傢伙,馬上沒有了之前的疑問,而是一臉討好道:「哎呦我到是差點忘了,我說哥們你連人家影鋒教護法的女人都敢動,這個能不能傳授一點絕招呀!」

那人-大笑道:「什麼絕招,你沒那個本錢,你要是有那麼帥的話,自然也有大把的女人跟你,只是有點可惜了!」

聽到這,冷昊宇頓時皺眉不解,無疑這對話是他有用的信息。他對這兩個傢伙的話他還真的很有些懷疑,正如那個質疑的傢伙所說,這麼隱秘的事情就算是鐵旗會的人都不知道。但他又是怎麼知道的,雖然說他的解釋是從女人身上得到的,但是這種屬於機密的事情是一個婦道人家所能知道的嗎?(未完待續。。) 一周后,一線天山谷,幽暗山洞附近。

咔嚓!-743

咔嚓!-721

轟啦!

一頭赤血狂虎碩大的身體一軟,倒在楊風面前,其帶來的不少經驗值瞬間進入楊風的經驗條,剛好,升級了!

「啊~老天,終於二十八級了!」

望著自己那又上升了一點點的個人屬性,楊風不禁仰天長嘯一聲,壯懷激烈!

整整一周了,自從失去了強大的屬性,在與沈凌夢和深月分別之後,楊風便來到了一線天山谷練級,之間除了上下線,楊風就沒有離開過一線天山谷。

而皇天不負有心人,在楊風如此瘋狂的沖級之下,僅僅一周時間,楊風的等級就達到了二十八級!

別看這等級只比一周前高了四級,但其經驗值的需求量卻大了不知多少倍,哪怕是排在楊風後面的兩大公會會長和泣劍鍥而不捨的追趕,目前都只是二十七級,堪堪落後於楊風。

「該回隕石城一趟了!」

看了看自己已經裝得滿噹噹的個人背包,一百個空格除了十來個裝了別的東西,其他全是楊風這一周積攢下來的裝備!

而且這些裝備的質量也是極高,每一件裝備至少都是二十級起的黑鐵器,甚至還有著十來件青銅器!

每次看到自己的收穫,楊風就不自主的感嘆幸運值的好處,哪怕現在幸運值作用只有三,卻依舊給楊風帶來巨大的利益!

取出一張回城捲軸,楊風四下看了看這空蕩蕩的山谷,旋即便選擇使用,同時口中喃喃道:「這些就拿來賣錢吧,家裡也要揭不開鍋了!」


……

唰!

一道全副武裝的身影驀的從回城廣場浮現,凝實,目光掠過四周,找准方向,楊風徑直奔向雜物街!

雜物街,是一條因為玩家之間自發聚集起來擺地攤,從而逐漸形成的玩家貿易區,在城西一處大空地發展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街道。

楊風也是自論壇上知道的這裡,不然,就以他那閉關式的練級,鬼知道外面玩家集團的變化。

來到雜物街,楊風一眼望去,整條街道人聲鼎沸,叫賣聲,砍價聲,聊天聲,各種各樣的聲音揉雜在一起,不禁讓楊風感到一種來到了小區菜市場感覺!

「這陣仗,難怪叫雜物街!」

楊風暗自感嘆一聲,隨後便找了一個空餘出來的角落,擺出一張白布毯,而後將自己打到的裝備一一放上去,但一次性也就放了二十件,而後就靜靜等待客人上門了。

白布毯是楊風自隕石城的雜貨店買的,雜物街的賣家也都是這樣,這白布毯別的大用沒有,就一個作用:玩家物品擺放上去,沒經過玩家本人同意,別人拿不走,只能探查屬性。

這一作用完美符合玩家擺攤的需求,所以現在凡是要在這雜物街擺攤的,都會去買一條。

楊風的裝備剛擺上沒一會,第一個買主就上門了。

「朋友,你這件【炎虎護腕】怎麼賣?」一個二十六七歲的青年男子一指楊風攤上的一件二十級黑鐵器,有些激動的說道。

「一萬!」

楊風平靜開口。

「一……一萬?!」

青年男子頓時被楊風的話嗆了一下,以現在私下交易金幣的貨幣兌換率,一萬金幣,那可是幾十萬軟妹幣了!

「咳咳……金幣?」


忍不住咳嗽幾聲,青年男子表情十分誇張的問道。

「軟妹幣,銀行轉賬,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楊風也不啰嗦,看到這個玩家有購買的意願,便簡單直白的說道。

「軟妹幣?那還好,嗯~也行,不過,這幾件怎麼賣?」青年男子沉吟片刻,似乎接受了這個價格,而後目光一轉,手指又指了指另外幾件裝備,抬頭向楊風問道。

「嗯!呃……一樣的價格。」

楊風詫異的看了青年男子一眼,他說的這個價格其實高出現在的市場平均價不少,為的也只是方便等會砍價而已,沒想到這傢伙竟然直接同意了!

土豪啊!

「都是一萬嗎?……咦,你這裡還有青銅器!!」

青年男子目光流連在白布毯上的裝備之間,眼神之中充斥著一股羨慕,突然,他目光一頓,心中一震,情不自禁的大喊了一聲。

這一聲大喊的效果也是非常明顯,旁邊路過的人聽到「青銅器」三個字,紛紛目露精光,很快圍了過來。

「哪有青銅器,哪呢哪呢?」

「卧槽,還真是青銅器!」

「這種裝備也拿出來賣,太牛掰了吧!」

「肯定不是他一個人打的,這肯定是有一個專業的團隊!」

「嘖嘖,這攤上竟然全是黑鐵器,還都是些極品貨色,哦,還有那兩件青銅器,我去,這個團隊也太牛了吧!」

……

望著前方議論紛紛的玩家們,楊風眉頭輕輕皺起,隨即一抬頭,平靜的說道:「諸位,你們如果要買東西,我隨時歡迎,但如果不買,請不要圍在這裡,我還要做生意。」

正常情況下,玩家們聽到這樣的話,也不會說什麼,都會自覺的慢慢散開,但也許是楊風的運氣不好,一個刺頭就這麼出現了——

「切!我們在這看著是看得起你,居然還趕我們走,你怕是裝備不想賣了吧!」一個賊眉鼠眼的年輕玩家站在白布毯前,胸膛兀自一挺,臉上一副大義炳然的說道。

「對呀對呀!攤主,我們在這站著也是給你增加名氣嘛,你看這條雜物街,哪有你這聚集的人多,這都是人氣啊!」

「就是就是!」

「對嘛!憑什麼趕我們走!」

「我看這攤主態度有問題啊!」

「我看你們還是別在這裡買了,現在居然有人賣青銅器,怎麼看怎麼假,怕不是人家在釣魚啊!」

「嘖嘖,居心叵測啊!」

……

「都TMD給我閉嘴!裝備你們愛買不買,別TND在這瞎逼逼,都給老子滾蛋!」


身為攤主的楊風眉頭緊緊一皺,但還沒來得及發話呢,最開始來的那個青年男子就忍不住爆粗口了。

他現在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如果不是他剛才那一聲情不自禁的大喊,也不會出現現在這副糟糕的情況,搞的他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楊風來著。

「喲!這還有個托呢,剛才好像就是你大喊的一聲『青銅器』吧,你們這是想坑誰啊!幸好我看破了,你們就是想拿這些裝備來釣魚騙人!」

猥瑣年輕人看了看出頭的青年男子,眼珠子幾個打轉,便又瓮聲瓮氣的開口了:「各位,向他們這種人,就是這雜物街的毒瘤,我們應該把他們趕走!還雜物街一個和平安寧!」

「對對!把毒瘤趕出雜物街!」

「趕走這兩個騙子!」

「滾出雜物街!」

…… 只是不管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現在他都必須得管上一管,原因肯定不是因為他現在是鐵旗會的人,而是因為就在他聽到那兩個傢伙對話的時候系統的提示響起。

叮:發現隱藏任務,鐵旗會危機。任務要求,鐵旗會將受到影鋒教偷襲,這一次的偷襲將以魯星火和張羽彤為信號,現在需要先解救魯星火和張羽彤,才能化解危機。是否接受,任務獎勵,隱身戒指一枚。任務失敗,鐵旗會解散,將受到影鋒教追殺,等級降低兩級,在未來十五天時間內不能升級!

雖然說這個任務的懲罰很有些恐怖,但是獎勵同樣的那麼誘人。隱身戒指在前世其實並算不上什麼頂尖的裝備,因為在後期之後很多其他東西都帶有隱身屬性。但是在這個世界,那卻不一樣了。要知道他現在所會的影藏,已經能避開宗師級高手的搜查,這要是再得到隱身戒指,想想其功能,冷昊宇想想都有些激動。而且這隱身戒指,可是只要佩戴上之後就自動生效,根本就不需要消耗好什麼!

而且他知道,有了這個隱身戒指之後,那麼他在這天絕大漠的危險就少了很多。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只在於這個任務的難度。雖然說這任務是鐵旗會的危機,但是真正要冷昊宇做的事情卻並不是說讓他跟影鋒教的人交戰。而是救出魯星火和張羽彤,雖然應該很有難度,但怎麼說也有機會。

只是在這個冷昊宇很有些還好奇,為什麼只要激昂魯星火個張羽彤救下之後,鐵旗會的危機就算是過去了。當然這些事情,可以以後再想,或者說在後面自然就會知道。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魯星火和張羽彤兩人。

在鐵旗會的時候烏寒川只是告訴他們。魯星火和張羽彤都已經外出做任務去了,至於到底是什麼樣的任務烏寒川沒有說。冷昊宇也就同樣沒有追問。在這樣的情況下,冷昊宇自然不會知道魯星火和張羽彤現在到底在那。

不過他不知道,似乎有人知道,那就是在前面說話的那個猥瑣男,雖然冷昊宇並不是很相信他的話,但是自己是因為聽了他的話之後才接下的任務。也就是說就算這個傢伙說的東西是假的,但是這也絕對不會就假到哪去。

於是冷昊宇上前兩步,直接站到了那個猥瑣男的身前,盯著他道:「告訴我。影鋒教的人要在那對付鐵旗會的人!」

那猥瑣男一驚,忙是看向冷昊宇,在見到冷昊宇身上的衣服之後,冷哼一聲:「我還以為是誰,原來你們都是鐵旗會的人。不要以為你們是鐵旗會的人我們就真的怕了你們。馬上你們鐵旗會都要被影鋒教的人給滅了,到時候看你們還囂張什麼!」

這猥瑣男。人雖然猥瑣看一點。但是他的實力卻不是假的,五十九級的境界,在白金級中也算是高手了。他見冷昊宇的樣子很是年輕,自然並不認為冷昊宇會有什麼樣的實力,加上他自認為這一次鐵旗會有很大的危機,自然就不將冷昊宇看在眼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展承鋒已經走了上來。他首先聽到的就是那猥瑣男,那囂張的話。頓時一皺眉,問冷昊宇道:「冷兄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冷昊宇看了一下四周的人。因為冷昊宇突然上前問那猥瑣男話,不少人都看了過來。但因為這個集市就是由鐵旗會,影鋒教,還有幾個勢力所組成的。所以在這個集市上這些宗門的人自然都不少,只是現在一見是鐵旗會的人在找散人的麻煩,他們都只是笑了一笑,自然也就沒人說什麼。

對那些其他勢力的人來說,這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並不會去理會,而對於那些散人來說,鐵旗會可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所以在見到這樣的情況下,那自然就是大多數人都走開了。就算有幾個想留下來看看,但一見情況似乎很有些緊張,一個個也都轉身離開!

開始跟猥瑣男說話的那個男子,在見到冷昊宇上來問話之後,早就已經轉身跑了。而現在那猥瑣男見展承鋒,臉上頓時出現了一絲畏懼的表情。其實這個也很好理解,雖然說在他看來鐵旗會馬上就要被人滅了,的那是不管怎麼說,現在還沒有被滅不是,只要還鐵旗會還存在著,這就不是他們這些散人敢去招惹的。他自認不怕冷昊宇,但是現在加上一個展承鋒那自然就不一樣了。

冷昊宇冷聲道:「將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