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沈母開口了,說道:「這你可比不上你姐姐,你姐姐做這些活都多少年了,你倒是從來也沒有做過,一會兒跟著一起去吧。」

沈又菱點了點頭,又想到自己之前能一直專心修鍊,都是姐姐辛苦做活才能擁有的。不由的有些心酸,心疼的抱了姐姐一下。

沈曼兒不是原主,不過也為原主感到開心,這個妹妹能這麼懂事。

沈小弟也知道姐姐的辛苦,但是男孩子不會輕易的流露出自己的情感。

只在心裡暗暗發誓,以後有能力了,一定要讓家人都過上好日子。

沈小弟更能體會到自己大姐的不容易。畢竟沈小弟只要有空閑時間,也會幫家裡做活。

沈小弟還小,做的活沒有沈曼兒做的多,但是還是感覺到很辛苦。所以他心裡一直默默的告訴自己,以後一定要讓大姐過上好日子。

如今大姐出嫁了,姐夫是個特別好的人,姐姐現在過得就很幸福。

沈小弟為姐姐感到開心的同時,也為自己的無能感到無力。

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沈曼兒不想讓大家的情緒都變得低落起來。

以後生活會越來越好的。

沈曼兒問道:「吃完了嗎?我們得儘早出發了,等太陽出來了,會很辛苦的。」

正好楊大郎也吃飽了,放下碗筷,說道:「種子在哪?我去搬出來。」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炎龍宇之前就把種子送來了,還打造了一輛推車,就不用來回搬運了。

楊大郎去推推車,炎龍宇走過去示意自己來。

楊大郎畢竟是外人。不能什麼都指著別人干。

炎龍宇這時候覺得自己還不如不懂那麼多人情世故,這樣自己也不用考慮那麼多直接僱人來幫忙多好呀。 名門豪娶:大叔VS小妻 哪還會有這麼多事?

沈曼兒也覺得不應該讓外人做這些,但是炎龍宇一看就是沒幹活粗活的,這樣也太委屈他了。

沈曼兒也沒別的辦法,就看著事態的發現。

炎龍宇畢竟是個大男人,不就是推一個小推車嗎?有什麼不能做的。

沈曼兒自己安慰自己。

楊大郎力氣是真的大,推起小推車就往前走。

炎龍宇知道楊大郎是沒有靈力的,單單靠他那一身力氣,這麼輕鬆的推動了小推車,炎龍宇覺得楊大郎應該是天生神力。

自己如果不用靈力的話,推這個小推車雖然不會推不動,但是會比較費力。

但是楊大郎就特別輕鬆的做了。

楊大郎說道:「我做慣這些了,還是我來吧。」

楊大郎也覺得炎龍宇一身貴氣,怕是沒有做過這些,還不如自己來。

沈曼兒覺得楊大郎太實在了。真的是太老實本分了。

希望不會有人看他老實欺負他吧。

不過以前他的父母就欺負他老實。

沈曼兒對那樣的奇葩父母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楊大郎的所作所為,沈母都看在眼裡。

沈母畢竟活了這麼大歲數了,也看出了楊大郎看上自己二女兒了。但是又菱天賦好,就這麼嫁人了,沈母還是不甘心。

以前沈家再怎麼辛苦,都先緊著又菱,希望又菱憑藉著她的天賦,讓一家人不用在那麼辛苦。

現在靈脈受損了,天靈學院也停學了。也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修鍊了。

沈母決定不管又菱喜不喜歡楊大郎,自己都不能讓楊大郎白乾活。

沈曼兒有意觀察楊大郎,自然也沒錯過沈母的神情。

沈曼兒看不出沈母明顯的態度來,只是知道沈母也看出來楊大郎的意圖了。

不過又菱年紀確實還小,沈母應該不會考慮她的親事的。況且又菱跟自己不一樣,她一直是全家的希望。沈母哪那麼容易接受又菱的離開。

沈曼兒想到,楊大郎要是真心喜歡曼兒,得先通過沈母那一關。 勞作

沈曼兒一行人來到沈家的田地里。

這塊地靠近紫龜山的山角,靈脈稀薄。也真是因為靈力稀薄,來這種植的人才少。

原來這塊地是種植靈草的,在沒有靈力的情況下,靈草已經不能隨意種植了。

沈母就想把這批種子種下。

這是沈曼兒培養出來的第一批靈稻。產量起碼是之前的一倍。

楊大郎已經很利落的將種子搬下來了。

這裡的靈稻不像現代的水稻,需要插秧。這裡直接種下種子就好,也不需要太多的水。

沈曼兒覺得這應該是靈力的作用。

如今已經沒有靈力了,沈曼兒想著種完之後,最好澆上稀釋過的凈水,先保證這些種子都能發芽。

等之後就不會再這麼麻煩了,因為再過不了多久靈脈就會修復了,雖然只有稀薄的靈力,也夠用了。

而且到時候自己會發行最高產的種子。

現在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沈曼兒只等著這裡的事情一結束,自己和炎龍宇就趕緊回去,自己已經很想念家人了。

沈曼兒沒有做過農活,就在旁邊學著楊大郎的做法,盡量裝得熟練一些,不讓沈母看出來。

沈又菱確確實實是第一次學,所以沈母重點關注又菱去了。

沈曼兒鬆了一口氣,因為自己實在做不到原主那麼熟練,怕被沈母看出什麼來。

炎龍宇到是上手很快,學著楊大郎的動作,做的也差不多快了。

沈曼兒心想,看來聰明的人還真是學什麼都快。

沈曼兒不想在在沈母面前露出破綻,就對沈母說:「您回家去吧,這裡我們就能做完。」

沈母確實有了去給弟弟幫忙的念頭,見大家做的都很快,估計兩天也就做完了。於是也順著沈曼兒的話說道:「那好吧,你們累了也歇一歇。」

沈母沒有說去弟弟家幫忙,畢竟自己家裡讓孩子們幹活,自己去幫別人幹活,有些說不過去。但是那畢竟是沈母的弟弟,沈母也不可能不管。

沈曼兒見沈母走了,瞬間鬆了口氣。

剛才一直緊繃著,就怕被揭穿。

沈又菱還是有些做不好,楊大郎湊過去幫忙。

沈曼兒也不去關注他們了,畢竟現在他們什麼都不會發生。

炎龍宇才做了一小會兒,看起來已經很熟練了。

沈曼兒說:「你的學習能力也太強了吧。」

炎龍宇說:「這個很簡單呀。」

沈曼兒確實也覺得不難,但是沈曼兒還做不到熟練的程度。

鑽石暗婚,總裁輕裝上陣 只能怪老天爺沒給她一個好腦子。

沈又菱也學到了一些技巧,要和沈曼兒比賽,看誰種的快。

沈曼兒覺得這樣特別無聊,但是拗不過小妹,就答應了。

沈曼兒做的比沈又菱快。

沈又菱一開始就知道,但是沈又菱發現大姐也沒有比自己快多少。

沈又菱只以為大姐是在讓著自己,並沒有想到別處。

沈母走了沒一會,阿大就來了,讓炎龍宇和沈曼兒不要做了,自己來就可以了。

炎龍宇覺得這沒有什麼,也不辛苦,就接著做了,但是讓沈曼兒去旁邊歇著。

沈曼兒是大姐,小弟小妹都在幹活呢,自己怎麼能走開呢?

加入了阿大之後,進展就更快了。

沈曼兒也沒有刻意強調速度,因為自己也是第一次做,還是保證質量的好。

沈又菱做了一會兒之後,就堅持不下去了,平時沒有做過一點活,體力跟不上。

若是以前還好,消耗的是靈力,能快速補充,現在消耗的是體力,只能靠休息來恢復。

沈曼兒讓小妹去旁邊歇著,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水果,讓她解渴。

沈曼兒體力還不錯,靈力也很充足,做起事來並不費力。

但是阿大,以前也沒做過這些,做的比沈曼兒還要慢些。

沈曼兒找到了成就感。

小弟在一旁默默的做著事,也不開口講話。

沈曼兒問道:「小弟你怎麼了?去旁邊歇一歇吧,也不著急,咱們人多很快就能做完的。」

小弟沒有說話,只在一旁默默的做著。

沈曼兒覺得有些奇怪。走過去拉著小弟到一旁,想問清楚小弟到底是怎麼了?

小弟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大姐,我是不是特別沒用啊?」

沈曼兒有些詫異,不知道為什麼小弟會這樣問。

「小弟,你怎麼會這樣想呢?」

小弟說道:「大家都比我能幹,我什麼也做不了,也不能讓大姐過上好日子。」

沈曼兒知道小弟這是想岔了,自己最好儘快給他開解出來,要不然他只會真是越來越糟糕。

沈曼兒說道:「小弟,你可是我們家的小男子漢,怎麼能這樣想自己呢。」

小弟抬起了頭。

沈曼兒接著說道:「小弟,每一個人在每一個階段都有自己能做的事情,你現在還小,就已經能幫我們做這麼多事情,這已經很好了。」

「你是不是覺得你姐夫還有阿大他們,都特別能幹,他們也不是一生下來就這麼能幹的。」

「每一個人都需要一個成長的過程。」

「你需要做的,就是不斷的充實自己,讓自己變得更有能力。」

小弟有些迷茫,不知道該怎麼做。

沈又菱說道:「你不用考慮這些事情,再過不久,靈脈就會修復了,到時候你就又可以修鍊了。你只要努力修鍊,以後會具備更大的能力的。」

小弟問道:「會嗎?」

沈曼兒堅定的點了點頭。

小弟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了。

不過,小弟好奇的問道:「大姐,你是怎麼知道靈脈就要修復的,我怎麼也沒有聽到消息啊。」

沈曼兒說道:「自然是你姐夫聽來的消息,不過你先不要往外說,因為還不確定什麼時候能修復,你自己心裡有個數就行了。」

小弟點了點頭,對未來又充滿了希望。

他決心等靈脈修復之後,自己要加倍的努力修鍊,等以後有能力保護家人。

沈曼兒見小弟不算胡思亂想,總算放下心來。

少年們總愛胡思亂想,若是好的念頭也就罷了,但是他們常常會陷入自卑的境地。

沈曼兒不希望從自己弟弟身上看到不自信。因為這能讓一個人變得真正的無能。

不過自己幸好發現的早,開解之後應該也就沒問題了。 夢

沈曼兒做了個夢。

夢裡還是在現代的時候,那時候沈曼兒還在上大學。

沈曼兒跟姐姐討論要給媽媽買什麼樣的衣服。

因為沈曼兒的表姐孩子一周歲生日,媽媽也得出席。

姐姐已經工作了,所以買衣服的任務就放在了姐姐身上,沈曼兒只是幫著挑選。

姐姐已經為媽媽買了一件旗袍了,沈曼兒覺得顏色有些暗淡,有些像洗不出來的樣子。

姐姐還挑選了其他的款式。

因為媽媽已經好幾年沒有買新衣服了,姐姐正想借著這個機會給媽媽多添幾件衣服。

姐姐說:「可以多買幾件,合適的留下,不合適的退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