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羽看著這個美麗聰慧女子的表情,知道她的心思,哈哈一笑,道:「放心,我的話,可以代表雷電宗。」

沈夢華這才是鬆了一口氣。

他原本還有點兒擔心,這個天荒公子的允諾,並不意味著雷電宗也會馳援,畢竟他更看重的是整個雷電宗的力量,天荒公子雖強,但畢竟年輕,他的強只是在年青一代中有影響力,對抗像是天欲魔宗這樣的大勢力,還是顯得嫩了一點,即便是願意仗義出手,對於解決百靈宗的危難,只是杯水車薪,但如果是底蘊深厚神秘的雷電宗出手的話,那自然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到了這裡,沈夢華心中的疑慮,算是徹底解決了。

今日潛伏而來,得到的結果,要比她一開始所期待的更加完美。

頓了頓,似是想到了什麼,大師姐沈夢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道:「公子,接下來的風雲台之戰,還請公子一定不要大意,太一門底蘊深厚,只怕他們會給陳少華很多支持,到時候這位太華峰的傳人,實力畢竟暴漲,手中更有無數手段,會成為一個勁敵。」

重生之替嫁小娘子 葉青羽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道:「多謝沈姑娘提醒。」

話聊到這裡,彼此心裡,都已經清楚。

沈夢華是一個極為知機的人,知道自己該走了,起身再次道謝,留下一句『不論如何百靈宗必有厚報』的話,轉身離開了。

葉青羽並未送出去,而是靜靜地站在房間里,沉思良久。

清姜界中的局勢錯綜複雜,越來越亂,而百靈宗那塊【離殤絡】的出現,也讓他意識到,自己的身世之謎也許要比一開始想象的複雜得多。

「但願【離殤絡】和那個白髮神秘人的出現,只是一個巧合吧。」

他低聲喃喃自語。

手臂上傳來一陣陣熾烈灼熱之意。

挽起袖子,魔蛛族的那個詛咒烙印越來越清晰,血色魔蛛印記彷彿是流動的血與燃燒的火,其中的詛咒之力瘋狂地涌動著,彷彿隨時都會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從這詛咒印記之中爬出來。

葉青羽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有意思,詛咒印記如此活躍,說明魔蛛族的強者,距離我很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只怕是魔蛛族的人,已經混進了太一門的山門之中,可以肯定的是,它們一定已經發現了我的存在,但是到現在它們都沒有動我,明顯是在等待著什麼……有意思,看來魔蛛族所圖甚大,只怕是針對太一門的這次風雲論劍大會而來……這水是越來越渾了。」

放下袖子,將詛咒烙印掩蓋住。

「也好,越亂越好,正好到時候渾水摸魚。」

葉青羽心情反而輕鬆了很多。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猥瑣的偷笑之聲。

————

補昨天一更 「哎哎哎,別推了……」

「誰擠我……」

「老鬥雞眼你踩到我的腳了。」

門外鬼鬼祟祟的聲音傳來,然後就看房間的門被很粗暴地擠開,幾個人踉踉蹌蹌地就跌了進來。

葉青羽看著這幾個貨,簡直是哭笑不得。

這都是什麼人嘛。

分明一個個都是故意擠進來的,還裝作不小心。

胡不歸和老魚精兩個人眼珠子滴溜溜地轉了一圈,故作驚訝地道:「咦,人呢?我分明看到一個小美女進來了哈哈,快出來,藏到哪裡去了……」

「我就說你小子不老實啊,居然金屋藏嬌,」劉殺雞這兩日已經徹底恢復原樣了,笑嘻嘻地調侃葉青羽,道:「其實沒有必要躲躲藏藏,大家都年紀不小了,你年輕氣盛血氣方剛,還弄出這麼大的名氣,有一兩個女人很正常啊。」

南鐵衣笑吟吟地站在門外,看著這樣一幕。

葉青羽簡直是哭笑不得,道:「人家早就走了。」

「已經走了?」老魚精很是為老不尊,道:「我算了一下時間,前後加起來才不過一盞茶時間而已啊,這麼快就完事了?那個女娃兒不錯啊,乖徒兒,你不會是不行吧?」

葉青羽頓時暴怒:「老東西……我……真的忍你很久了。」

說著,他直接飛起一腳。

「啊,你居然敢踢為師。」老魚精拉長了聲音,像是踢皮球一樣,直接從門裡面踢飛了出去。

胡不歸和劉殺雞兩個貨見勢不妙,立刻轉身就跑。

「天荒兄弟,你這是惱羞成怒了嗎?」

「哈哈,不要諱疾忌醫啊,不行就得治一下啊,早治早好。」

兩個人邊跑邊說,轉眼就消失在了遠處。

門外就只剩下一個不死神皇宗的傳人南鐵衣。

搖頭看著這幾個奇葩,南鐵衣的心裡卻是暖洋洋的。

他看了看葉青羽,想到了什麼,笑道:「十日之後的風雲論劍大會,陳少華必定是有備而來,你這幾日閉關辛苦,大家都看在眼裡,不過也不能太過於苛求自己,適當放鬆一下心情,可以挑戰你的狀態。」

葉青羽這才從遠處收回來目光,道:「我知道大家都是好意,看似是在調侃我,其實在幫我調整心情和狀態,避免太大壓力……不過,你們真覺得我有那麼大的壓力嗎?」葉青羽笑了笑,道:「一個陳少華而已,我能擊敗他一次,就能擊敗他第二次,太一門就算是把鎮宗神器都給他,也未見得可以贏回他們需要的東西。」

陽光從門外照射進來,落在葉青羽的臉上。

這個意氣奮發的少年,眼梢眉角都飛揚著自信和囂張,整個人似乎都籠罩在一種說不明的強大氣場之中。

南鐵衣突然呆了一呆。

他的心中,在這一瞬間,湧起了一股濃濃的羨慕之情。

……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葉青羽都處於修鍊之中。

所謂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葉青羽縱然是不把陳少華放在心上。

但要救魚小杏,就避不開太一門這個龐然大物,甚至還得面對太一門的盟友宗門如南宮世家、天妖宮等等超一流勢力,所以必須做好充分的準備,千萬不能出任何的岔子,因為任何一個錯誤,不但可能讓魚小杏罹難,甚至還有可能會讓天荒界陷入水火之中。

距離風雲論劍大會,還有四日時間。

這些日子,陸陸續續來到太一門的還有許多清姜界的宗門勢力,大大小小加起來,也有數千個宗門,大概幾萬人了。

昔日一派清修氣氛的太一峰上,也變得熱鬧喧嘩了起來。

就連葉青羽等人所在的偏僻后峰,原本極為幽靜,院落都屬於那種簡陋簡單的風格,連一些太一門的低級弟子都不願意住在這裡,但這一兩日的時間裡,卻也陸陸續續地住滿了人,都是一些名氣不大不小的宗門的來人,所以原本幽靜的後山,也不再安靜。

老魚精顯然極為喜歡這種人多熱鬧的氛圍。

這貨頂著雷電宗宗主的招牌,到處宣揚顯擺,倒也的確是唬住了不少人。

畢竟悟道茶園的那一戰,天荒公子一戰成名,讓雷電宗名聲大震。

葉青羽則依舊深居簡出。

他已經又融合了三滴混沌雷漿進入體內,加上之前融入體內的三滴,總共是六滴。

此時,他正在融合第七滴。

饒是有之前的經驗,但是當那滴混沌雷漿被吞入口中的時候,瞬間就化作千萬道混沌雷電光弧在全身炸裂開來,未馴服的恐怖雷電之力瘋狂地肆虐在他的肉體之中,就像是一柄柄遊走在肉體五臟中之中的小刀一樣,在切割他的每一寸身體一樣,又像是有數萬隻嗜血螞蟻在他的體內瘋狂地啃噬,這種痛苦若非是大毅力大志氣之輩,真的是很難忍受。

而葉青羽對於這樣的痛苦,卻已經是早就習慣了。

額頭上一層層的冷汗沁出,身體表層甚至還有一滴滴細膩的血珠從毛孔中冒出來。

但他面色卻是從容至極,運轉著疑似【太上雷極感應篇】入門的無名心法,吸收轉化這一滴雷漿之力,尤其是雷漿中蘊含著的一塊塊零零碎碎的雷電法則之力,這才是力量的真諦。

這混沌雷漿乃是當年雷電皇帝所煉化,更是蘊含著雷電皇帝對於天地之間雷電力量感悟之意,這也是葉青羽最為在意的東西。

他盤膝坐在石床上,紫色的雷電繚繞,在身體三米範圍之內,形成了一個小小的雷電領域。

第七滴混沌雷漿的吸收汲取已經到了最後階段。

時間流逝。

葉青羽渾身那些細細密密的小血珠重新又一點點地順著毛孔回到了體內。

每一滴血液都是武者自身的精氣力量,不可輕易丟失。

實際上這樣融合混沌雷漿的過程,也是一個煉體的過程。

因為雷電自古以來本身就是最好的煉體力量。

而無名心法與天龍真意在葉青羽的運轉之下,也可以達到完美的契合,更是讓煉體的效果倍增。

閉上眼睛,凝神內視。

之前因為融合第七滴雷漿而被破壞的身體正在快速地恢復著,之前狂暴猶如猛龍一般的雷電之力,此時已經變得猶如春風拂面一般溫暖,宛如陣陣暖流一般,在四肢百骸執掌遊走,似是每一個血肉細胞之中,都蘊含著雷電之力。

連自己的血液,已經開始帶著一些奇異的淡紫色。

獨家幸孕:私養小妻100天 不過這些現象,在之前融合了三滴混沌雷漿之後,葉青羽就已經發現了。

只是在如今又融合了四滴混沌雷漿之後,血液肌肉之間的那種淡紫色,要比以前更加濃郁了一些。

這說明體內蘊含著的雷電力量,越發強大了。

老魚精曾經說過,如果等到體內的肌肉血液徹底化作紫色,然後再返璞歸真,重新又變成鮮紅色,那就等於雷電之力大成,堪比當年未徹底成道、承接天命之前的雷電皇帝的力量了,在修鍊雷電之力這一方面,老魚精倒是表現的很靠譜,將自己知道的一切,都毫無保留地告訴了葉青羽。

從這個方面來說,這個老鬥雞眼自稱是葉青羽的師父,也不算是佔便宜。

「只是老魚精說的那個境界,距離我現在還太過於遙遠,一步一步來吧,武道之路講究銳意進取,但要需要腳踏實地。」

葉青羽心中自有明悟。

他繼續內視,觀察自己的身體狀況。

但就在這個時候——

「咦?這是什麼?」

葉青羽心中,突然微微一驚。

因為他發現,在自己一些骨骼之上,不知道何時,竟然出現了一個淡淡的奇異印痕。

葉青羽可以確定,以前絕對沒有這樣的印痕。

這印痕簡單至極,就像是一道雷電炸開虛空瞬間的凝固姿態,彷彿是不識字的頑童隨手塗鴉出來,呈現出淡紫色,附著在骨骼之上,極為模糊,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分辨不出來,看起來大巧若拙,一時連葉青羽也感應不到,這個雷電印記,到底有什麼作用。

「這應該是融合了七滴混沌雷漿之後,出現的印記,莫非是雷電法則印痕?」

葉青羽心中猜測,又驚又喜。

但他數次嘗試,卻並未發現這個印痕有什麼作用。

不過直覺告訴葉青羽,這顯然是一個好現象。

幻想降臨異界 仔仔細細內視觀察了一遍之後,葉青羽發現,並非是所有的骨骼上,都有這種淺淺的紫色雷電印痕,它只出現在一些人體主要骨骼上。

內視完身體,葉青羽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他伸出手,五指張開。

心念一動,一道道纖巧的紫色電弧,在他的五指之間出現。

電弧跳躍流轉,不斷地幻化出各種動物的形狀,又可擬化為不同的器具,皆是栩栩如生,宛如紫色的精靈一樣,在葉青羽的操控之下,於他的五指之間跳躍流轉,乖巧可愛,彷彿是葉青羽心念的一部分一樣。

「我對於雷電之力的操控,比之數日之前,嫻熟了數倍不止。」

這種新年轉動之間,雷電隨心幻化的感覺,讓葉青羽感到無比舒適驚喜.

下一瞬間,他心念再變。

呲呲——!

奇異的聲響中,五指之間的雷電忽然聚合起來,紫色越來越濃郁,最終化作了一團躍動著的紫色火焰。

這紫色火焰又順著他的手掌手臂蔓延開來,像是在燃燒一樣,轉眼之間,就蔓延到了葉青羽全身,紫色的光華將他整個人都籠罩在其中,雷電的力量隱約幻出盔甲衣衫的模樣,雖然並不是十分清晰,但和數日之前與陳少華的悟道茶園之戰時的那種薄如紙張一般的淡紫色煙霧相比,卻不知道濃郁強大了多少倍。

葉青羽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七滴混沌雷漿的力量,顯然還不足以幻化出完整的雷電鎧甲,但這樣的未成品,卻已經可以輕鬆擋住陳少華在催動白蓮仙劍情況下的【白蓮劍殺】之招了。」

——-

這一章是補昨天,今天還有一更 當日三滴混沌雷漿強度的渾身雷電煙霧,最終被陳少華攻破,葉青羽以肉體之力硬抗白蓮仙劍催動的【白蓮劍殺】,受了一些輕傷。

但以如今他七滴混沌雷漿強度的雷電鎧甲雛形,再戰陳少華的話,白蓮劍殺這種級別的戰技,休想再攻破葉青羽的防禦。

心念一動,渾身紫色雷電光焰沒入了他的體表之下。

葉青羽緩緩地站起身來。

體力力量澎湃,肉身強度增加不少,純粹的物理力量又比之前精進數倍。

活動了一下身體關節,葉青羽有一種錯覺,若是天地有環的話,他覺得自己甚至都可以將天與地拉過來粘合在一起。

腳下八字丁站立,葉青羽仔細體會著體內的力量,一層層淡淡的銀色龍鱗從皮膚之下生長出來,然後又無聲無息地收縮回去,天龍真意運轉自如,化身為龍之後,純粹肉體物理力量將會再度暴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