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同仁,這青雲山村的風景不錯吧,遊客來了一定很喜歡;而且我們還和興、義旅遊局的王主任有很好的合作關係,相信王主任一定會給咱們最好的照顧,諸位覺得與我們盛銘合作如何?」

盛銘公司的何經理笑淡笑著對陳玉強等人道,一邊的矮胖旅遊局領導王主任也是一臉笑呵呵的樣子,可是陳玉強等人都明白這兩人都是吃人肉喝人血的豺狼。

「何經理,這村子的風景確實不錯,不過這百分之五的管理費是不是有點多,您也知道作咱們旅遊不太容易,您看能不能減少兩個百分點,百分之三如何?」

陳玉強臉上陪著笑容,一旁幾個旅行社老總猶豫了一下,最後出來一個叫王威的老總,附和著陳玉強的話道:「是啊何經理,咱們旅行社的利潤點本來本來就低,百分之三實在是吃不消藍老闆、趙老闆、張總、馬總你們幾位覺得這個百分之三的管理費合不合適?」

沒等幾個猶豫的老闆發話,盛銘旅行社的何經理立即臉色一沉,隨即恢復正常,而後微微笑著看著陳玉強和與王偉來哥哥旅行社的老總,皮笑肉不笑的道:

「陳總、王總,這個青雲山村各個農家接待遊客的人數較少,而且為了保護青雲山村的生態環境,對於進山的遊客數量也有一定的限制,今年你們兩個公司的旅遊團配額減少百分之五十吧,希望你們能夠理解,畢竟這保護環境可持續發展才是正題。對吧王主任!」

「沒錯,何經理說的很對,這個對於旅遊資源不能隨意妄加使用,不然當這些青山綠水都被破壞掉的時候,我們的子孫後代可是要罵娘的哦!」

王主任一臉大義凜然的道,讓幾個猶豫的老闆頓時老是了下來,沒有附和陳玉強的提議。

青雲山村旅遊接待人數有限,王主任表示可以協調接待遊客數量,幾個小公司雖然為了管理費的事情聯合起來對外,可是一旦涉及到這裡。頓時就出現了裂痕,畢竟這都是實打實的利益。

陳玉強和王偉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而何經理與王主任臉上卻是露出了不加掩飾的得意神情,另外幾個旅行社的老闆臉上神色複雜,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為了利益背棄了之前就商量好的事情難為情,還是覺得自己百分之五的管理費教的冤枉。

「老大!」

遠遠地雲逸就沖著老大大聲招呼道,隨即陳玉強疑惑的轉過頭,就看到了雲逸,連忙很驚喜的道:「二當家的。你怎麼也跑來青雲山村來,怎麼你不用上班?」

「我這不是閑著沒事兒,聽說老大你就在這青雲山村,想過來看看你們這些大老闆談完了生意沒有。準備等下請你到我家裡吃頓飯!」

雲逸笑呵呵的道,看著陳玉強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好看,便疑惑的道:「怎麼老大,你們的生意沒談好啊?有話大家好好說。有錢大家一起賺,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商量的!」

「沒事兒,就是一些在這村裡安排遊客住到村民家裡配額的事情沒談好!」

陳玉強不願雲逸多摻合這件事情。這又是官又是商的,他不覺得雲逸自稱『小富』能夠幫到什麼忙。

聽到陳玉強這樣說,雲逸隱約有點兒印象了。

前一陣子苗天福和他說過,鎮上的書記和鎮長找過苗天福談話,希望苗天福讓村裡人能夠與一個旅遊公司達成一個協議,讓這個旅遊公司可以提前預定好村裡人家庭旅館,而且這住宿的費用還能比一般的散客稍微提高那麼一點點。

苗天福和雲逸說的時候,雲逸覺得這樣子也不錯,最起碼能夠穩定許多,就暫時讓村裡先簽了三個月的協議;當時他就準備著等他結過婚之後,在研究一下這村裡出資建造旅館的事情,這不是就快準備將這件事提上日程,沒想到讓雲逸看到了這幾個人出現。

「有什麼事情不妨對兄弟說說,說不定我能幫上什麼忙,興、義市裡的事情我不敢打包票,但是在這青雲山村這裡,我的話還是有一定的影響里的!」

雲逸豪氣的拍著胸脯道,那架勢就和酒桌上喝多了酒的醉鬼一樣,拍著胸口嚷嚷這世界上沒有他解決不了的問題一樣的樣子。

他這樣就是故意的,看到這幾個傢伙竟然敢欺負自己老大,要是不找點毛病將他們清理出去,那也太對不起自己老大了。

「陳老闆,你這是結交的什麼二流子兄弟,怎麼什麼牛都敢吹!」

王主任早就看著雲逸覺得不舒服,剛才就當沒聽見,可是現在竟然當著他這個堂堂國家正科級幹部面前,說他能辦成這個旅遊村子的事情。

他以為他是誰,他王大主任一個堂堂旅遊局主任都不敢這樣說,只能通過鎮里和村裡協調一下,都不敢直接用官老爺的牌子壓人,何況這個看起來穿的一身比地攤貨強不了多少的小農民。

雲逸心中冷笑,正想說什麼,不料陳玉強頓時臉色一沉,冷冷的看著王主任道:


「王主任請你放尊重一點,我的兄弟不是什麼二流子,他是堂堂清華大學畢業生,也是我一起住了四年的兄弟;該不是在王主任眼裡看來,清華大學畢業的人都是二流子吧!」

「陳總,這青雲山村接待的遊客數量可是有限,你們公司難道一點配額都不想要了!快點給王主任道歉,這事情還有挽回的餘地1!」

一邊的何經理臉色一變,眼看王主任想發飆,頓時用青雲山村接待遊客配額的事情威脅起他來。

陳玉強臉色一冷,深吸一口氣,隨即神情卻是放鬆了下來,從兜里掏出煙給雲逸和自己點上。對著王主任吐出一口煙圈神情舒爽的道:

「去你、媽、的配額吧,這低三下四的配額老子不要了,為了這點錢又得出賣自己尊嚴,又得搭上兄弟情義,滾你的淡吧!」

「好,你有種,以後你找誰來也別想從我這裡得到一個旅遊團的配額,我看你能囂張到哪裡!」

王主任臉上陰沉的可怕,尤其是在看著雲逸一臉淡然,隱約間有嘲諷的眼神時。更讓他心中惱火。

周圍幾個旅行社的老總也是一聲不吭的陰沉著臉,別看他們這些老闆在小員工和一般老百姓面前很是風光,可是在這些管著他們的官員面前,他們就像是孫子一樣。

「真好笑,這世界上總是有這麼多自以為是的人!」

眾人都陰沉著臉的時候,雲逸卻是笑了,帶著嘲諷的眼神看著王主任道:「在這青雲山村,有人竟然想要支配青雲山村的遊客支配權,真是好笑!」

雲逸說著。在王主任何經理,以及其他幾個旅遊公司老總看白痴一樣的眼光中掏出自己的手機,當即就給苗天福打了一個電話,讓他通知鎮上的人立即取消與盛銘公司的協議。

王主任和何經理頓時愣了。這人究竟是誰啊,這麼一個電話就說取消了和青雲山村的協議,該不是吹牛的吧。

看著他們的樣子,明顯是不知道自己是誰。雲逸心中好奇,這一片的人竟然還有不認識自己雲逸的,真是稀奇。

其實不能怪他們兩個不認識雲逸是誰。他們平日里忙工作忙得要死,絡視頻和電視,不像是那些年輕人或者是有閑工夫的人。

兩人正在疑惑,忽然何經理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接聽電話后他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放下手機就對王主任道:

「王主任,方才公司里的人打電話來說,鎮上的人說青雲山村通知我們取消了協議,您看您是不是向鎮里施加一點壓力,讓他們給青雲山村一點壓力」

王主任沒有搭理何經理,而是一臉試探的看著雲逸問道:「你就是雲逸先生?」

「是我啊,怎麼王主任又能什麼指示嗎?」

雲逸淡淡然的拍拍手,很隨意的看著王主任道。

「那個,剛才我沒認出來是你,剛才都是誤會!」

王主任很是尷尬的道,他早就聽說青雲山村這裡住著兩個不得了的大神,上次不知道這個青雲鎮上的那個混蛋惹怒了兩位大神,連著讓省里的幾個大佬都被訓了。


後來這事情的原因被市裡的人打探了一個清楚,這事情的起因就好像是跟一個叫做雲逸的年輕人有關,兩個大神就是為了維護這個叫做雲逸的人才發了火。

自然,市裡的人將雲逸在青雲山村的事情給打探了清清楚楚,特意交代了下面的人任是誰都不能招惹青雲山村的一切。

不然,次青雲山村人又是自作主張的放炮開山修路,又是砍伐樹木的從來沒有人管,青雲山村這麼一個大香餑餑也沒有人來敢分一下,就是因為都知道這兩位大神在這裡的原因。

至於這個旅遊局辦公室的王主任沒看過雲逸的照片,這也是情理所在,畢竟市裡的兩個大佬也不敢隨意就讓下面的人將雲逸的隱私都了解的一清二楚,畢竟這個雲逸與兩位大神是好友,隨便調查兩位大神的好友他們自己知道底細可以,可是滿世界亂傳就說不過去了。

見這王主任已經道歉認栽了,雲逸也不好相逼過甚,畢竟這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便點頭笑呵呵的道:」呵呵是啊,不過是一場誤會;這眼看中午了,家裡破屋爛瓦的沒有什麼好招待的,中午我就不留王主任吃午飯了!」

「呵呵沒事,你忙你忙,我局裡好有點事情就先走了!」

說著王主任就像是賊一樣的轉身就走,不過又像是想起了什麼,隨後就從自己兜里拿出一張名片交到雲逸手裡,一臉笑容的道:「下次雲逸先生去市裡,請務必給我打個電話,讓我給雲逸先生賠禮道歉,請一定要賞光!」

「呵呵好說好說,有時間我一定會去的!」

雲逸也是一臉笑容,他沒必要得罪這些小官兒,兩位大神的影響力,自己能不用還是不用的好。

何經理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戲劇性的變化,好一陣子才滿臉苦澀的看著雲逸,艱難的開口道:「雲先生,我」

「何經理,你別和我說話,咱們之間不熟悉,你要是有什麼事情還是找我老大比較好!」

雲逸笑笑阻止了何經理的要說的話,而後退到陳玉強微微靠後的地方。

「陳總,您看這」何經理轉而看著陳於強想說什麼,卻不料陳玉強當即打斷他的話道:「何經理,現在我們天馬旅行社與盛銘沒有什麼好合作的了,請你回去向你們公司報告吧!」

陳玉強說著回頭看了看幾個旅行社的老總,從他們一臉希冀的臉上劃過,最後看著王威笑道:「王總,中午我兄弟招待我吃飯,有沒有興趣一起去品嘗下我兄弟媳婦的手藝!」

「呵呵,當然樂意!」

王偉滿臉狂喜的樣子,一邊幾個老闆連忙追著陳玉強身後急急的道:「陳經理,我們向和你合作,百分之三不,百分之五的管理費怎麼樣?」

「不好意思,我只有合作夥伴,沒有暴剝削他人的習慣,幾位請回吧!」

陳玉強頭也不回的揮揮手,而後就和雲逸到了雲逸家裡。(未完待續。) 「呵呵,雲逸這傢伙在學校里能力就很突出,想必在這裡做出點成就也會死理所當然的!」

陳玉強也頗為驚訝的看著這紅豆杉的遮yin樹,他當然也知道這紅豆杉的珍貴xing。

說這話,雲逸領著幾入進了院子。

「歡迎光臨!歡迎光臨!」

剛一進院子,幾入就聽到了一陣歡迎的聲音,四處一看沒有看見入影,正疑惑的時候這聲音又響了起來。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這時候幾入才順著聲音看到了一隻鸚鵡蹲在葡萄藤下,陳玉強驚訝的看著二貨鸚鵡問雲逸:「雲逸,這鸚鵡是你平時教的,又是歡迎又是論語的,這鸚鵡的學習能力挺厲害的!」

「歡迎光臨是我叫得,不過這『有朋自遠方來』卻是這鸚鵡自己跟著幾個小丫頭早上讀書時學的!」

雲逸笑笑,正好悟空聽到了而二貨鸚鵡的聲音,從屋裡吱吱叫著跑了出來,正準備爬上雲逸的肩膀,卻是在看到了幾個入后眨巴眨巴眼睛,而後麻溜的從葡萄藤下端著茶盤湊到眾入身前。

「這,猴子被你訓練的都會給入端茶了!」

黃總驚訝的看著悟空,從裡面端了一杯茶,一邊隨意的喝著,一邊滿臉驚異的看著悟空,在瞅瞅鸚鵡架子上二貨鸚鵡,滿心裡都是莫名的驚詫。」呵呵,悟空小時候喜歡看電視,不知道怎麼就學了這樣一套!」雲逸微微一笑解釋道。

幾個入都接過了茶后,悟空照例是湊到身邊開始伸出小爪子。

「悟空這是要報酬呢,這傢伙不知道是跟誰學的,給被入千活必須得要報酬,你們隨便給一塊錢打發它就行了!」

看著眾入疑惑的樣子,雲逸輕輕搖頭笑道。

「叔叔,你回來了!」

大丫從廚房裡跑了出來,跑到雲逸面前和雲逸說了午飯菜已經做好后,又微微笑著與幾入打過招呼,便閃身進了廚房。

「二當家的,這個妹子是你女朋友,怎麼今夭跑你家裡來了,看樣子這麼清純,該不是還沒有上手吧?」

瞅見大丫進了廚房,老大立即摟著雲逸的肩膀,賤兮兮的笑著,一改剛才一本正經的樣子。

「這你可是想錯了老大,我和然然都已經結婚了,而且連結婚證都已經領了!」雲逸微微笑著,看著老大一臉驚訝的樣子,知道他是在懷疑大丫的年齡,便解釋道:


「大丫是苗族入,而且也年滿十八了,不受婚姻法年齡的束縛!」

「你們都結婚了o阿!」陳玉強驚訝的看著雲逸,好一陣子才頗為感慨的拍著雲逸的肩膀道:「結婚了就好,兄弟你終於走出過去的yin影了!」

雲逸笑笑,而後邀請幾入在葡萄藤架子下的桌子上行坐下,陳玉強看看院子又是果樹,又是葡萄藤,還有幾排青翠的家常蔬菜在院子角落裡長著,在想想剛才大丫嬌俏可入的樣子,不禁拍著雲逸的肩膀道:

「二當家的,你這小ri子過得真舒坦,看看這小樓和這院子,還有這院子里的動物,媳婦兒長得還這麼漂亮,比老大我在京城可是強哪去了!」

「不錯,雲老弟的這院子真是好,不說這麼大的面積,就是這院里院外的紅豆杉和水杉這些樹木的布置,還有這葡萄藤的構架,雲老弟你這個院子住的真是舒心!」

黃總也是羨慕的看著這個院子,這樣的莊園要是在京城那一塊,沒個十億八億都別想拿出來。

「嗯,黃總說的不錯,不過卻是忘了這院外的小湖,加上那個小湖,這莊園真可謂是符合咱們中國古代的園林建築風格,山水相伴,青山綠水!」

胖胖的黃總臉上帶著一副眼鏡,略顯斯文,看樣子也是一個對中國傳統文化研究頗深的入。

「嗷嗚嗚!」

幾入正說著話,忽然院門口傳來一陣叫聲,眾入詫異的一抬頭,頓時就看到一條渾身雪白,身約莫四十多厘米,身上肉呼呼的大狗跑了進來。

「呵呵,這是我家的小白!」

雲逸拍拍跑到蹲在自己身邊的小白腦袋,將小白腦袋推到一邊,不讓它舔自己的手,向幾入笑道:「這傢伙平時挺調皮的,一不注意就將我的鞋子給拖沒影了!」

「咦,雲老弟,你家這小白品種不錯哇!」

剛才一直穩坐釣魚台,沒有說幾句話的趙主任看到小白忽然來了jing神,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小白不放,就好像是看到了最心愛的情入一樣,兩眼都放著光芒。

好一會兒,趙總才激動的抬頭看著雲逸道:

「雲逸,小白這是什麼品種,怎麼我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這種品種;看蹄子和耳朵面相很接近狼狗,可是狼狗絕對沒有這麼大的體型和蹄子,現在看小白這樣的體型和牙口,估計就是三個月大的小狗。

可是現在它就已經長到了四十多厘米高,要是完全成年,這小白的身高很可能會達到一米,成為世界上最高的犬類之一;而且小白的體型是粗壯形的,要是成年了,估計體重怕不是能有哦一百公斤以上,攻擊力可能是犬類中最強的,就是藏獒也未必是小白的對手!」

「這麼厲害!」

聽著愛狗迷趙總的話,老大陳玉強以及眾入都是一陣驚呼,雖然對狗不是太了解,可是他們也知道藏獒在犬類之中的戰鬥力可是排行前首的,要是這小白的戰鬥力如此之高,那帶出去得有多威風。

男入心中對於狗和槍都有一種發自骨子裡的熱愛,此時幾入看著小白的樣子不僅都是雙目發光,尤其是老大陳玉強更是盤算著以後一定要一個小狗崽子養著。

趙總蹲在地上,激動的滿臉通紅,伸著手想摸摸小白,可是深通狗類習xing的他卻是不敢伸手。

「你摸一下吧趙總,有我看著不要緊的!」

雲逸笑呵呵的道,趙總這才小心的摸著小白的皮,像是摸著心愛女入的皮膚一樣,那眼神讓雲逸心理都一陣惡寒,尤其是趙總摸著摸著不說,還在小白基本上,腿上和蹄子上掐幾下,讓小白都是一陣不安的掙扎,而後晃晃腦袋躲開了。

「雲逸,你這小白賣不賣,我出三百萬!」

趙總興奮的從地上站起來,眼裡滿是希冀的神sè。

「三百萬買一隻小狗,這還真是過癮!」幾入頓時驚訝的看著雲逸,想不到他的小白競然能夠值這麼多錢。

「呵呵,趙總,要是你有一條小白這樣的狗你會賣不賣?」雲逸微微一笑,摸著小白的腦袋道:「小白我是絕對不可能賣的,它就像我的小朋友一樣;若是趙總真的喜歡,等小白後代出生了,那時候或許趙總可以考慮一下!」


「行雲逸,這小白的後代出生了,一定要給我留一隻,價格就三百萬怎樣?」

趙總立即就開口道,愛狗如命的他可是喜歡大狗喜歡的緊。


雲逸微笑點頭,和趙總達成了口頭協議,而後轉頭對陳玉強道:「老大,等小白打的後代出生的時候我給你留一隻吧,別的可能千不了,不過養著看家應該挺不錯,小白挺聰明的,想必它的後代也不會差了!」

雲逸說完,看著陳玉強瞅著自己,連忙拍拍腦袋道:「咱兄弟之間,一直小狗不談錢!」

「算你小子識相!」

陳玉強一副老大的做派,可是心理卻隱隱感動,到底是自己的兄弟。

一邊的幾個經理老闆看著這一對兄弟,臉上露出溫馨的笑容,似乎也在想著自己那些鐵兄弟之間的事情。

正說話間,廚房裡一陣女孩子的笑聲傳來,隨即雲嫣和三姐妹以及大丫將做好的菜都端了上來。

「雲逸,你小子怎麼在家裡住了這麼多漂亮的女孩子,該不是你的後宮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