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閃電冥蟒。」

當閃光亮起的時候,秦岳就已經大概的猜到是什麼魔獸,當真正的交手的時候秦岳就已經確認了。

「小心一點。」

秦岳看著站在自己的身前的炎子瑜,低聲的提醒著。

剛剛與閃電冥蟒之間的對撞中,秦岳握著短棍的右手,此時的虎口都是麻的。

「放心吧,只要它敢再上一次,我就把它給烤焦。」

炎子瑜說話之間,濃霧中再一次的亮起一道閃光。

只是,這一次的目標已經不是秦岳,而是站在隊伍正中間的源樂心。

「炎」

炎子瑜只是輕喝一聲,在閃電冥蟒衝過來的方向,就已經橫亘了一道火焰的屏障。

完全阻擋了閃電冥蟒的進攻路線。

「又沒了?」

冷情總裁的玩寵 當炎子瑜準備鎖定閃電冥蟒,直接將它烤焦的時候,閃電冥蟒已經從自己的精神力鎖定中消失掉了。

「這東西幾乎只在夜晚中行動,擅長隱匿,只有在它捕獵的瞬間,才會有一道閃光亮起。」

秦岳快速的向著炎子瑜說著。

從炎子瑜動手開始,秦岳心中的威脅感覺就一直都沒有消失過,而且還有著增強的跡象。 「我知道了,我去解決這個傢伙,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

炎子瑜說完便是衝進了濃霧之中。

「等一下。」

秦岳急忙的開口阻止,濃霧中卻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幾乎是在炎子瑜消失在小隊所有人面前的時候,濃霧之中嗡嗡的聲音不斷的傳來。

「小心。」

聽著周圍響起的聲音,秦岳低聲的向著自己的背後提醒著,同時將自己背包中的一些藥劑找了出來。

嗡嗡的聲音不斷的增大,熒光中四人都能夠模糊的看到半空中飛行著的蟲子。

「是芒蟲,全都蹲下!」

當秦岳看清楚這些蟲子的形狀之後,大聲的向著幾人吼道。

「不要使用魔法!」

秦岳直接制止了想要使用魔法驅散芒蟲的融田。

若不是融田極力剋制的話,她已經大叫了起來,此時自己的魔法被秦岳直接動手打斷之後,更是令融田心中有些崩潰。

「芒蟲會吞噬魔法師的魔能,從而壯大自身的力量,對付它們的最好方法,就是使用火焰進行灼燒。」

華林看著眼前的融田,快速的向著融田解釋著。

一個女孩害怕蟲子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現在的情況,需要融田進行克制。

「源樂心,你和華林生火,我來噴洒驅蟲劑,藥劑已經不多了,你們動作快一點!」

秦岳直接將熒光石丟給了源樂心,同時將打火石丟了過去。

而秦岳自己則是不斷的將自己手中的藥劑不斷的噴洒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藥劑放置的時間過長,還是這些芒蟲的身體已經形成了抗藥性的緣故,秦岳噴洒的藥劑,並沒有達到秦岳理想中的效果。

短暫的時間之後,秦岳手中的藥劑已經完全的用光,而源樂心與華林的火還沒有點起來。

秦岳看著地面抱著頭的融田,以及源樂心已經出現汗珠的側臉,心中立刻下了一個決定。

「你們動作快點,我來吸引這些芒蟲的注意力。」

秦岳幾下就已經將自己的背包固定了起來,單手抽出自己的短棍。

通用魔法,震蕩。

通用魔法,切割。

法陣的光芒映在了秦岳身後三人的臉上,華林只是掃了一眼之後,便是接著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引燃火焰上面。

婚內纏綿:陸少的私寵妻 如果現在浪費時間的話,那秦岳的犧牲就完全沒有任何的作用了。

源樂心的心中也是驚了一下,但是,聽著自己身邊不斷嘗試的聲音,源樂心也直接將自己的目光轉了回來。

狂燕突襲。

在加上了兩個通用魔法之後的短棍,呈現著一種青白的光芒。

短棍的影子在半空中揮舞著,甚至將周圍的區域全部照亮。

半空中密集的芒蟲,被秦岳的短棍擊落不少,但是,更多的芒蟲被秦岳的魔能完全的吸引了過來。

秦岳逸散的魔能越多,周圍的芒蟲就更加的前仆後繼。

雖然秦岳已經儘力的阻擋芒蟲的叮咬,但是,奈何芒蟲的數量太多,秦岳裸露在外的皮膚已經全都被芒蟲叮了一遍。

「不行,這些枝葉太潮濕了。」

華林還在不斷的嘗試著,但是,自己周圍的枯木已經受潮,火星根本無法引燃這些枯木。

「你們讓開!」

秦岳手忙腳亂之中,忽的看見了掉落在地面上的遙控器,在向著幾人低吼了一聲之後,秦岳直接沖向了已經堆起來的枯木堆上。

腳下的加速器直接被秦岳開到最大的等級,手中短棍被秦岳猛地插入了身邊的樹榦中,以保證自己不會被加速器帶走。

強烈的火光以及秦岳身上逸散出來的魔能,令周圍的芒蟲圍而不散。

「快點用這些火焰將它們驅散。」

秦岳有些費力的將手中的遙控器關閉,芒蟲的口器有著微量的麻痹毒素。

秦岳的手掌此時已經沒有了什麼知覺了,而且他的腦袋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眩暈感。

剩下的事情已經不用秦岳再去多說些什麼,源樂心與華林直接抄起地面上燃燒起來的樹枝,向著周圍圍著的芒蟲不斷的揮舞著。

蹲在地面上的融田也已經反應了過來,快速的跑到秦岳的身邊,按照秦岳的話,將秦岳口袋中的解毒劑給翻了出來,並餵給了秦岳。

四人的困境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隨著炎子瑜的回歸,周圍的芒蟲直接被炎子瑜的火焰強勢掃空。

追出去的炎子瑜,並沒有任何的收穫,閃電冥蟒已經消失無蹤,而炎子瑜嘗試尋找的當口,就已經察覺到身後傳來的魔法波動。

從炎子瑜追出去到回來,中間不過是短短的兩分鐘的時間,秦岳差一點就被芒蟲給幹掉。

「抱歉,我沒有考慮周全。」

炎子瑜看著依靠著樹榦坐著的秦岳,低聲的向著幾人說著。

「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我忘記了在這個季節會出現芒蟲,而閃電冥蟒也會因為這個季節的影響,從中部區域離開,來到外圍區域生存。」

好在秦岳兌換的解毒藥劑沒有什麼問題,短暫的休息之後,秦岳就已經好轉了很多。

「在這裡休息?等待白天?還是?」

現在的隊伍裡面目前就只剩下炎子瑜一個人有著完整的戰鬥能力。

「接著走吧。這裡芒蟲的數量有點多,而且相對潮濕,乾枯的柴火併沒有多少,你的火焰也不可能一直釋放。

而且,這裡還有著一直閃電冥蟒,還是快點離開這個地方比較穩妥。」

秦岳看著自己面前的四人,快速的說著。

「好。」

炎子瑜點了點頭,警戒著周圍,秦岳還得休息一下才能夠行走,還需要時間。

當所有人都安靜下來的時候,整個森林重新陷入了寂靜之中,只有五人圍著的火堆發出的噼啪的聲音。

一個微弱的哭泣聲音慢慢的傳到了所有人的耳朵中。

「融田?融田?」

秦岳看著蹲在一邊的融田,輕聲的向著融田說著,並用著自己的手掌,輕輕的拍著融田的後背。

「別過來,別過來….」

當秦岳靠近一點的時候,卻是聽到了融田不斷的說著這幾個字。

「融田?你怎麼了?」

「你別過來,你們別過來。」

融田直接推開了自己身邊的秦岳,大聲的向著周圍的四人喊道。 「她怎麼了?」

華林看著地面上蹲著的融田,心中有些擔心。

他們需要短時間內離開這裡,融田的狀況看起來不是很好。

「不知道,可能受到什麼刺激了。」

融田現在的狀態已經沒有辦法行動了,在短暫的觀察之後,秦岳直接用著一記手刀將融田打暈。

他們想要安全的離開這裡,現在只能夠暫時這麼做了。

華林向著秦岳伸出了拇指,而源樂心則是在一臉茫然的情況下,背著融田隨著秦岳的腳步,慢慢的離開這個區域。

歷經此事之後,剩下的四人走的每一步都相當的謹慎,為了安全起見,他們還是在迷霧森林中繞了不短的距離。

索性接下來的路程,在炎子瑜的保護下,整個小隊並沒有受到什麼大的威脅,停停走走中,小隊也在不斷的接近著獨活生長的範圍區域。

「按照我們的行進速度以及方向來算的話,前面不遠就應該是我們的目的地了。」

當秦岳再一次的確認了地圖上的位置之後,低聲的向著炎子瑜說道。

「說實話,我倒是想把你手中的那份地圖給搶過來啊。」

華林的目光放在秦岳手中的地圖上面,輕聲的向著秦岳笑道。

「倒不用這麼的麻煩,你如果想要的話,回到梟豐城的時候,我可以送給你一份。」

秦岳也笑著向著華林說著,整個路程多虧了炎子瑜的保護,他們才能來到這片區域。

「已經到了梟豐城了?」

站在一邊警戒著的炎子瑜,有些驚訝的回身說道。

「你們不是從梟豐城進來的?」

秦岳看著炎子瑜的反應,就猜到了一些。

畢竟整個迷霧森林的規模相當的大,從很多外圍防禦城市,都能夠進入其中。

「對,我們是從另外一個城市進來的,沒有想到我們在裡面已經繞了這麼一大圈。」

華林輕輕的點了點頭,輕聲的回應著。

「你們為什麼會接獨活的搜尋任務?這種東西適用於藥劑煉金,而且應用並不算太過的廣泛,一般的冒險者可找不到這些東西。」

炎子瑜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秦岳。

炎子瑜自己雖然是一個五階的魔法師,但是在這迷霧森林之中,他知道的東西,或許還沒有眼前這個小學弟知道的多。

「他讓我們接一個任務積分最高的東西,最好是能夠直接足夠晉級冒險者徽章的那種,所以我們就接了這個任務。」

源樂心聽著炎子瑜的詢問,低聲的向著他說著。

「你就不怕你們找不到,然後被倒扣積分?」

炎子瑜頓時笑了起來,這種信任有點盲目了吧?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馬 「不怕。」

一個有些虛弱的聲音響了起來。

「融田?你醒了?」

此時背著融田的秦岳,急忙的將自己背後的融田放了下來。

「抱歉,之前,之前……」

「不要說了,只要你沒事就好。」

秦岳輕輕的拍了拍融田的肩膀,打斷了融田的話,低聲的向著融田安慰著。

「有意思。」

炎子瑜同一邊的華林對視了一眼,微微的笑著,有些忍不住的在自己的心中品評著。

「地圖上面的坐標是我在三個月之前最後一次校對的結果,那片區域很少有冒險者涉足其中。

而且,獨活的生長非常的緩慢與隱秘,對於採挖的時間也有些要求。

大的冒險者隊伍看不上這些積分,而小的冒險者隊伍則是沒有那個實力來完成這種任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