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擎天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一個撇開外人,單獨與皇帝交談的機會。

只要今日不動干戈,見上一面有何不可?

皇甫擎天當即命車夫調轉車頭。

很快,皇甫擎天的華麗馬車與皇帝的金色御輦在離洛王府一里遠的地方迎面相遇。

「二弟莫要多禮,快快進來說話。」皇帝沒打算下輦,一臉和氣地邀請皇甫擎天與他一同乘輦。

皇甫擎天也不過多贅言,跳下馬車,上了御輦。

在輦上交談,最有利的就是不用擔心隔牆有耳。外面除了幾名騎馬隨駕的侍衛,再無人會靠近他們,更聽不到他們的談話。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御輦很寬敞,坐兩個人依然顯得空蕩蕩的。

皇甫擎天和皇帝並肩而坐,中間隔著很短的一截距離。

明明是各懷心思,卻硬是要營造出一副兄友弟恭的和樂畫面。

「二弟似乎對新娶的王妃很滿意?」皇帝試探性地開口。

皇甫擎天不覺得這是什麼秘密,也不用藏著掖著。淡然一笑,他回道:「我是滿意,不過有人就不滿意了。」

「二弟口中所指,是朕?」皇帝的臉上斂去了平素間慣常出現的威嚴,看上去像個鄰家大哥。

皇甫擎天笑意不減:「皇兄坐擁三宮六院七十二妃,美人環繞,體會不到臣弟的心情。而今臣弟要娶個合心意的,著實很難。」

「二弟能找到合心意人,朕原本也該感到欣慰。只是……?」皇帝扮著好人,卻又將話說一半藏一半,這樣的態度著實耐人尋味。

皇甫擎天不接話,任隨皇帝一吐為快。

皇帝續道:「你可知,昨日丞相府宴席過後,好些大臣回朝上奏,說二弟新娶的女子是冒名頂替,別有用心之輩。池嬌蓮是皇后的親妹妹,往常出入皇宮的次數也不少,許多朝臣們都認得。大臣們都一口認定,昨日與二弟同進同出的回門新娘並非是池嬌蓮。」

這皇帝,果然高明。幾句話,他就將打小報告的責任全推到參與宴席的那些臣子身上,卻讓池鵬凱和皇后撇得乾乾淨淨。既然打小報告的人是入席的大臣,皇甫擎天心中縱然要恨,也只能恨那些臣子。

聽說昨日在宴席之上,那些臣子對皇甫擎天擁戴有加。如果皇甫擎天真以為是大臣們多嘴惹禍,豈能有心再去拉攏那些人?如此,皇帝不就少了一個心頭大患?

「臣弟所娶的,的確不是池嬌蓮。」皇甫擎天大方承認。畢竟兩個完全不同的大活人,硬要將她們混淆是行不通的。

皇帝的臉色陡然趨於嚴肅:「一個妄想飛上枝頭當鳳凰,不惜中途劫走新娘,李代桃僵的女子,二弟何必用情於她?欺君之罪非同小可,就算朕想放她一馬都不行。」

身為九五至尊,想放一個人還不難?明明就是不想網開一面,何必這樣假惺惺?

「她是臣弟選中的妻子,也是臣弟唯一的新娘,何來李代桃僵之說?」皇甫擎天的語氣儘是不贊同。

皇帝壓下心頭的怒氣,笑容滿滿:「二弟乃人中龍鳳,只有相府這樣家世出來的女子才堪與你匹配。那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野丫頭,怎能成為洛王府的當家主母?」

「皇兄此言怕是欠妥。當今天下,能稱龍稱鳳的只有皇兄和皇嫂二人。臣弟只不過一個閑人罷了,談什麼匹配不匹配的。況且,她已是臣弟的人,身份自然就是洛王妃,不再是來歷不明的野丫頭。」皇甫擎天一臉認真。

皇甫擎天心裡清楚,皇兄今日之所以只身前來,就是還不打算將事情鬧大,以免無可收拾。既如此,他自然要趁此機會簡單明了地表達自己的立場。

皇帝一臉為難:「早前聖旨已下,你迎娶池嬌蓮一事已是天下皆知。如今新娘換人,豈不要鬧得舉國熱議?你讓朝廷的顏面,皇室的顏面何存?」

「這是皇兄傷腦筋的事情,臣弟只知道保護自己的妻子。」皇甫擎天不以為意。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皇帝眼一眯,臉色不若之前好看:「倘或,朕不答應呢?」

「皇兄若真不想成全,今日盡可派人來王府抓人,何必還親自走這一趟?」皇甫擎天一語說破皇帝的心思,因為他不喜歡這樣繞來繞去的瞎扯。

皇甫擎天的精明,皇帝再熟悉不過了,所以對於當下自己的心事被戳破也並不意外。

「朕的確有心幫你,只是律法無私,知曉內情的人太多,怕是難堵悠悠之口。況且,嬌蓮又是皇后的胞妹,朕的小姨子,朕怎麼說也得給皇后,給池家一個交代。」皇帝好生為難。

皇甫擎天嘴角咧開不太明顯的弧度:「皇兄欲作何處置?」


「朕就是想不出對策,這才專門來找二弟商量。」皇帝苦著臉,皺著眉。

皇甫擎天倒是一臉輕鬆:「皇兄不必為難,就依律令查辦即可。」

「依律查辦?」皇帝聽了這話,臉上難掩驚訝。他以為,皇甫擎天會求他,畢竟那個野丫頭是皇甫擎天命中之人。若要錯過,便是終身的遺憾,一世的孤獨。

皇甫擎天道:「皇兄不是向來鐵面無私么?臣弟怎好讓皇兄失去原則,偏袒臣弟。」

皇甫擎天還不清楚?皇帝來前早就有主意了,只是沒將話說到那份兒上罷了。

要他開口求一回人,就如此艱難?皇帝心中暗自惱怒。

「這麼說,二弟決定放棄那名女子?」皇帝挑眉,絕對不信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皇甫擎天不是那麼容易妥協的主。

果然,皇甫擎天隨口便道:「皇兄只管治罪,臣弟只管救人,我們各行其是。」

「各行其是?」皇帝討厭這種感覺,討厭無論何時,在皇甫擎天面前總是佔下風。明明今日就是皇甫擎天烏雲罩頂,為何到頭來處於被動地位的人還是他?身為九五至尊,做皇帝做到這份兒上,真真是窩囊之極!

心中再氣,再惱,皇帝還是暗暗地告誡自己:要忍!要忍!忍過三年,大患一去,兔死狗烹,到那時他定要讓皇甫擎天明白什麼是君臣綱常!

皇甫擎天佯裝沒有看到皇帝眼中暗藏的戾氣,對皇帝說話時,依然是笑面如風:「皇兄治罪,皇嫂滿意;臣弟救人,愛妻感恩。說起來,這可是樁雙贏的買賣,是增進夫妻感情的利器。」

「二弟就這麼有把握能在刀口下救人?」皇帝的嗓音放得很飄渺輕緩,有一種讓人窒息的感覺。

皇甫擎天自信的眸子熠熠生輝:「你我兄弟二十幾年,皇兄可曾見過臣弟打過沒把握的仗?」

皇帝聽罷,眸光閃爍,隨即強裝鎮定:「開弓沒有回頭箭,二弟可要想好。」

「皇兄盡可放心,臣弟不是個輸不起的人,就算結局不如預期,臣弟也不會埋怨皇兄。」皇甫擎天這副輕鬆無畏的模樣,著實讓人想抓狂。

皇帝聽了,仰頭一笑:「哈哈哈……二弟的性子,朕自然是了解。朕只是有些好奇,二弟想到了什麼萬無一失的計策?」

「皇兄此言,可有窺探敵情的嫌疑。」皇甫擎天玩笑道。

皇帝無可奈何地笑道:「你我乃手足兄弟,談什麼敵友之分?」

「在這件事上,皇兄與臣弟立場截然相反,所行所言也南轅北轍,不是敵人,勝似敵人。臣弟怎會將絕密的保命計策公布出來?」皇甫擎天挑眉反問。

皇帝擺擺手,沒好氣地道:「咱們這只是做戲,演給滿朝臣工和皇后看罷了,何必當真?」

「不。」皇甫擎天搖搖頭,又道:「做戲不真,別人豈能相信?我們兄弟倆好久不曾過招了,此番便真刀真槍地來一回?」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聽到這裡,皇帝心裡一沉。抬眸望去,他又見皇甫擎天滿臉的氣定神閑,心中便有數了。他猜測著,心想皇甫擎天的確是有了萬全之策的。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事實如此,皇帝也不得不坦然接受。他暗嘆:既然註定要輸,何必要戰?倒不如,賣個人情給他。

只可惜,這實在是無計可施的下下之策了,太便宜他了!

原本,就如此的彌天大罪,應該是給他致命一擊的最好時機。只恨時候未到,殺他不得,動他不得。就連起先想藉此向他索要一個用以制衡他的條件,到頭來也是希望落空。


「罷了,朕認輸,棄戰。」皇帝一副挫敗樣。

皇甫擎天早料有此結果,危機已然解除,那雙墨黑深邃的眸子里卻並無輕鬆之色。他等著,等著事情的後續發展。

皇帝久未等到皇甫擎天的接話,只覺自討沒趣,關子也懶得賣了,續道:「朕雖不追究此事,但皇后,丞相府,還有滿朝大臣豈能不追究?前番丞相為顧全大局,明知你帶去的是個假的,不僅沒在眾人面前戳穿,還頂著心理壓力盛情相迎。丞相能做到這份兒上,洛王府也得給丞相一個交代,不是?」

這才進了正題吧?

「皇兄有何吩咐,只管直言,臣弟定當竭盡全力。」皇甫擎天收起了那副瀟洒不羈的態度,轉而一臉認真地回應。

皇帝頷首,道:「關於此事的來龍去脈,朕也不想再去探究。只有一點,池嬌蓮到現在都還下落不明。這件事,說到底,始作俑者是洛王妃,朕就讓她將功折罪,全力尋找池嬌蓮的下落。只要她能將池嬌蓮完好無損地送回丞相府,朕便答應你,一定力勸皇后和池丞相就此罷休,再不找洛王妃的麻煩。」

「讓她一個人找?」皇甫擎天挑眉。

皇帝龍眉微蹙:「事情是她惹出來的,自然要她去收拾殘局。不過,她既然是二弟的王妃,二弟要協助愛妻也是可以的。不過這事兒她必須出力,絕不可置身事外。二弟覺得,這公平么?」


「公平。」皇甫擎天爽快地回道。

皇帝像是目的達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那就好,明日你們便動身去找人。皇后早已派了人去找,丞相府也在找,倘若不能搶在皇后和丞相府之前找到池嬌蓮,她就連唯一賠罪的機會都沒有了。到那時,即便朕下令不許追究此事,也只能保證朝廷不會將她列為通緝欽犯的名列。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皇后若不罷休,丞相府若不罷休,她以後將隨時處於危險之中。」

「多謝皇兄提醒。」皇甫擎天眸色深暗,想必是心中有憂吧。

皇帝的餘光瞥到皇甫擎天微眯的雙眼,心裡突然有種暢快之感。

「事不宜遲,朕也不留你閑聊了,趕緊回去準備準備吧。」話落,皇帝大手一拂,命皇甫擎天下輦。

御輦停下,皇甫擎天起身告退,餘光與皇帝的目光不期而遇。

兩對視線,四束目光,冷熱參半。

皇帝猛然收回神,朝皇甫擎天親切地一笑,祝他馬到功成。

皇甫擎天從御輦上下來,站在原地,目視那明黃的御輦遠遠而去,臉色的神情陡然變得嚴肅,眸子里的光芒深淺交錯。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皇甫擎天回到王府,還不及去找池凌兒,就先被蒙雁山給截住。

「王爺,龍泿之池水位急劇下降,眼看池水就要幹了!」蒙雁山的臉上是從未有過的慌張。

皇甫擎天一聽,也是目露驚恐之光,當即就邁步朝洛王府的東南角而去,口中問道:「事先可有什麼徵兆?」

「沒有。今日屬下一回王府就去查看過,當時還好好的。適才王妃去天泉池解暑,剛下了池中便被水溫嚇退。屬下起先以為是王妃體質之故,可當屬下伸手去探試水溫時才發現,池水滾燙沸騰。屬下頓覺情況不妙,不敢耽擱,立即又去龍泿之池查看究竟。這一看,可嚇了屬下一跳,泿池水位急退,幾可見底。」蒙雁山緊張得說話語速飛快,聲音比平常也大了很多。

這龍泿之池,乃是炎月王朝的命脈。正常情況下,池水應該是清澈溫和的,而且終年水位穩定。可是近些年來,池水每年都在下降,而且下降的速度越來越快。此乃是極為不詳的天象,皇甫擎天身為寒王嫡系血脈,其身上的冰寒之氣能凝結四方的濕氣,並且將之冷卻匯聚到泿池之中。

前幾年,他還能應付自如,可這一二年來,水位下降的速度已經超乎了他的承受範圍。每次運用內功,催動自己身上天生的冰寒魄去凝聚四方之水,都要大大消耗本身的元氣。

距離上一次催動冰寒魄,不過也才三個月的工夫,他的元氣尚且沒有完全恢復。竟不料,這次的情況更加不妙。

龍泿之池是洛王府內的禁地,平常除了皇甫擎天和蒙雁山之外,沒有第三個人可以進來。即便是皇甫擎天和蒙雁山也不能時時進來,因為在龍泿之池周圍,皇甫擎天用冰寒魄催動寒氣造了一層無形的結界。每一次進泿池,這層結界都會被破壞,又只能設新的結界,如此太過耗費內力。

不過,在龍泿之池外面,有個泉水形成的水池,名為天泉池。天泉池因為離龍泿之池很近,所以能隨時感應到龍泿之池的變化。

一般情況下,皇甫擎天和蒙雁山也是通過天泉池間接了解龍泿之池的狀況。天泉池水溫越高,證明龍泿之池的水位越低。

說話間,主僕二人已經到了龍泿之池。

十丈見方的泿池,此刻冒著騰騰的熱氣,池水以魔鬼般的速度在蒸發。原本應該數丈深的泿池水位,此刻只有不到一尺!

「太恐怖了!」蒙雁山此刻已經不是驚訝,而是驚嚇了,嘴裡喃喃道:「我剛才來時還有一丈深,怎麼就……」

皇甫擎天張開雙臂,將內力運送於掌心,五指依次朝順時針方向旋動。

立時,泿池上空冒著的水蒸氣全都往皇甫擎天手心靠來。在皇甫擎天的冰冷寒氣的影響下,那些水蒸氣慢慢冷卻,形成一個冰球,冰球越聚越大。

皇甫擎天用內力托起冰球,讓之在泿池上空旋轉遊走,以便吸附更多的水汽。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那個冰球已成長得非常之大,恍若一片厚厚的雲朵飄來遮擋了泿池周圍的光線,這裡變得暗黑陰沉。

皇甫擎天猛地收回內力,那個偌大的冰球沒了支撐,「咚」地一下砸入泿池水中,濺起高高的水花。

緊接著,冰球在池水中快速融化,泿池水位加速回升。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待泿池回歸平靜,蒙雁山一路小跑,來到皇甫擎天跟前:「王爺,您還好吧?」

皇甫擎天目視著泿池,口中輕聲回應:「無礙。」

只是,體力透支,渾身使不上勁兒,酸軟無力。

「屬下先扶您回房去。」蒙雁山說著便伸手來攙皇甫擎天。

皇甫擎天修長的手擺了擺:「先不急。雁山,你仔細查查,泿池周圍可以什麼異樣。」

這龍泿之池,雖然近幾年來水位下降較以前快了許多,卻也斷然不會轉瞬之間到了幾近乾涸的地步。若非他及時趕回,後果不堪設想!

皇甫擎天相信,一定有什麼意外發生,才會導致泿池產生如此之大的變化。

蒙雁山心知事情的嚴重,便鬆開攙著皇甫擎天的手,仔細去觀察泿池四周。只見他時而低頭測試水溫,時而俯身撥開池邊草叢……

半個時辰后,蒙雁山面色凝重地走過來,稟報道:「有人闖入泿池,池邊草叢的腳印是新的,看來就在不久前。」

闖入?

這龍泿之池,有他精心設置的結界。若無他傳授口訣,一般人是進不來的。而且,即便動用口訣進了泿池,他也能感應得到,為何他之前一點兒察覺都沒有?

皇甫擎天俊逸的臉上浮出幾許疑惑。

「腳印在何處?」皇甫擎天皺眉問道。

「王爺請跟我來。」蒙雁山領路,很快便在池邊一處茂盛的青草從中發現幾隻腳印。

腳印覆在濕泥之上,不太清晰,只有依稀看到大體的輪廓,是男人的腳印。

最近並未下雨,池邊也不該是濕的。想來,是池中之水濺到池邊潤濕了泥土。腳踩在濕泥之上,腳印應該很深,可眼下的腳印卻很淺。由此推斷,闖入者應該是個內功很深厚,輕功也很厲害的人,不然不可能輕盈地站在濕泥之上。

他究竟是為何要闖入吟池,還濺起了池水?

能闖破他的結界,又能攪亂泿池之水,還不被察覺?在炎月王朝,竟然有這等高人?

皇甫擎天收回神,提氣運功,掌風「啪」地一聲劈向池中。池中間很快出現一個大漩渦,漩渦轉動,將池水逼向四周。漩渦的中心水位以極速下降,很快便現出泿池之底。

池底密集著形狀大小各異的光滑鵝卵石。

皇甫擎天加重了力道,冰冷的掌風吹開池底的鵝卵石,一枚天藍色的圓形珠子從雜亂的鵝卵石中脫穎而出。珠子在皇甫擎天內力的托舉之下,緩緩從池中升起,在半空中轉動了一圈,發出深藍色的幽暗之光。

皇甫擎天右手一攤,珠子飛了過來,落入他的掌心。

珠子質地硬若鐵石,透明光亮,形似冰晶。

皇甫擎天垂眸看向手中的珠子,冰冷依舊,只是……珠子的外層缺失了一角!整顆藍珠散發出來的光芒也過於幽暗,元氣不盛。

難怪之前他感應不到龍泿之池的變化,原是這顆珠子元氣耗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