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天的語氣,就像安撫一隻受傷的小貓。

可葉夕瑤卻懵了。

瞬間眉頭一皺,可不等她說話,洛九天便大手一伸,重新將她攔在了懷裡。

洛九天的舉動,讓葉夕瑤總覺得有些古怪。

而此時此刻,就在將葉夕瑤抱在懷中的同時,卻見洛九天微微閉上了眼,待慢條斯理的動了下脖頸,接著緩緩睜開眼。

只是這一刻,洛九天的眼裡,雖然依舊帶笑,卻早已沒有了半絲剛剛的溫柔。

一股濃郁的殺意,更是如同火山一般,噴涌而出。

剛剛散去的烏雲,再起。

遮天蔽日。

狂風大作,四周的一切,化為烏有!

見此情形,曾家的三位老祖再次一驚。待抬眼看到洛九天那雙透過面具的眼,更會不由得齊齊打了一個哆嗦!

「你,你究竟是何人?」

灰衫老祖再次開口。可聞言,洛九天卻揚眉一笑,道:

「本尊的是誰,也是你們問的?」

本尊?

三位老祖一怔,接著待看到旁邊的天尊衛和天尊使,瞬間恍然。

「哼!我當是誰在故弄玄虛,原來是天尊閣閣主。世人皆怕你天尊閣,我等可不怕!再說,你不過頂多也是靈上尊而已,而我等也是靈上尊,若要動手,你也占不得便宜!」

「哦,是么?!」

一聲輕笑,接著不等那灰衫老祖回過神來,只見洛九天猛的抬手一指……頃刻間,只見無數寒霜夾雜著冰雪咆哮而來。那灰衫老祖一看不好,當下便要抵抗。可還沒等他將靈力發動出來,刺骨的寒冰,便徹底將他凝成了冰塊!

風過,雲開。

映著陽光,足有二層樓高的冰雕,驟然矗立在已然空無一物的曾家大宅前。

晶瑩的冰雪,如同最純潔的水晶,剔透美麗。而之前還囂張的灰衫老祖,已然徹底被封印了進去。

微張的嘴,瞪大的雙眼,意欲抬起的手……彷彿被定格了時間。看似玄妙,卻細思極恐!

在場的眾人幾乎同時一愣,可下一刻,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只聽『嘭』的一聲巨響,冰雕瞬間爆開。巨大的聲響,震得整個府城都為之一震。無數銀白的冰晶,夾雜著血紅,彌散在空中,如夢似幻!

最美麗的景緻,卻是最殘忍的殺戮!

一瞬間,在場所有人都傻了。堂堂靈上尊,不過轉眼間,便灰飛煙滅。這,這……怎麼可能?!

而此時剩下的兩位曾家老祖,卻已然睚眥欲裂。

「啊——三弟!」

「豎子焉敢!」

一聲爆吼,隨即兩位老祖如同失去理智的猛獸一般,同時發動靈術。

兩人一個土系,一個木系,正好相輔相成。而靈上尊的強大力量,更是頃刻間覆蓋整個城府。接著只見整個府城之上,瞬間長出一片參天巨木,配合著土系的輔助,無數堪比成人還粗的藤蔓,如同瘋狂的蛇獸一般,向著洛九天便撲了過來。

只可惜,洛九天根本不將他們看在眼裡。隨後只輕輕眉頭一動,一道白影瞬間閃現了出來。 小小的身影,一身雪白。

靈神小雪憑空出現,在空無一物的空地上,異常顯眼。

只不過,此時的小雪卻面色冷凝。

面對著一整片遮天蔽日的叢林,隨後不待洛九天吩咐,小雪便小嘴一噘,接著抬起一抓,便將飛撲過來的藤蔓,一把抓住。

小雪小小的身子,甚至還沒有藤蔓粗。

可下一刻,卻見小雪猛的目光一冷,接著原本還帶著暑氣的空間,瞬間如墜冰窟。隨後只見以小雪為中心,無數銀白色的冰霜,竟飛快的從她的小手上蔓延開來。

咔嚓咔嚓讓人頭皮發麻的細響,隨即傳出。接著不過眨眼的功夫,眼前的所有藤蔓,甚至連同那一整片恐怖的叢林,竟都化成了一片冰雪的海洋。

陽光映照下,如夢似幻,如同仙境,卻寂靜的如同死去一般。

甚至連躲在城外避難的百姓,也忍不住凍得渾身發抖。

這時,小雪冷哼一聲,接著抬手一揮。眼前的冰雪世界,瞬間炸裂,化成一片片冰晶,融化在空氣中,消失無蹤。

沒有了叢林的遮擋,那兩位曾家老祖隨即暴露了出來。

待一看到小雪,兩人瞬間驚恐的瞪大雙眼,隨即不敢耽擱,當下也將自己的靈神召喚出來。

兩位曾家老祖的靈神相似,都是三十齣頭的壯年男子。

而待一出現,兩尊靈神便抬手一抓,一人提劍,一人拿刀,飛快的向著小雪撲了過去。

在兩名大漢靈神面前,孩童一般的小雪,彷彿一絲抵抗能力都沒有。可沒想到,就在那兩尊壯漢靈神靠近小雪的瞬間,只聽小雪忽然開口道:

「滾開!」

一聲輕喝。隨後小雪抬起雙手一抓,無數冰晶迅速凝聚,接著猛的一扯,兩尊壯漢靈神各自拿著刀劍的手臂,便被硬生生扯了下來。

靈神也會痛苦。隨即只見兩尊壯漢靈神神情扭曲的紛紛後退。

見此情形,那兩名曾家老祖一看不好。立刻便要收回靈神,轉身欲跑。

可沒想到,就在他們急急忙忙收回靈神的同時,小雪一個閃身,竟已然來到他們的身前!

「礙眼的東西,討厭!」

一聲討厭,接著不待那兩個曾家老祖回過神來,便只見小雪猛的伸手抓住兩人的咽喉。頃刻間,一片冰晶顯現,凝結,炸裂,徹底煙消雲散!

從頭到尾,甚至連一炷香的功夫都沒有。

兩位靈上尊,便也步了之前那位『三弟』的後塵,塵歸塵,土歸土,甚至連屍首,都沒有留下。

化為齏粉的曾家大宅,徹底死寂一片。

而之前僥倖躲在一旁的曾家族人,更是早已嚇得魂飛魄散!當下也顧不上其它,轉身就跑。

可下一刻,小雪微微轉頭,都不用抬手,凜冽的寒風夾雜著冰雪,如同海嘯,徹底將他們凍成雕塑。

風徹底停了,雲也完全消了。

曾經囂張不可一世的曾家,卻已然再無蹤跡。整個府城的半數房屋,也隨著一陣風雪之後,徹底坍塌,化成廢墟。 峯國是僅次於楚國的第二強國。

萊雲府,因為有世家曾家坐鎮,一直是峯國的重要府城之一。

可當戰殿的眾位長老,帶領著一眾戰殿侍衛趕來的時候。

站在靈雲之上,放眼望去,瞬間倒吸了口氣。

只見往日熱鬧的萊雲府,如今竟只剩下一片荒蕪。

空無一物的平地,寸草不生,沒有一絲雜物。

唯有一些邊邊角角的地方,隱約可見一些房舍的殘骸。甚至只能從四角的城牆,認出這裡原來是座府城的模樣。

萊雲府,平了!

急匆匆趕來的戰殿長老,直接傻了。

接著,站在靈雲之上,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看了好一會兒,才確認,下方確實是萊雲府的位置。隨後腦子裡,瞬間猶如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最後剩下兩個字:卧槽!

「不好,來晚了。快看看,還有什麼人沒有!」

眾人點頭,可隨後一眾戰殿侍衛找了好幾圈,愣是一個人都沒找到。好在刑殿的姜長老等人還沒走,隨即在城外高喊,兩方才算會和。

之後的事情自不用說,待簡單的安撫了萊雲府知府以及數萬百姓后,刑殿和戰殿眾人直接返回聖殿。

這次的事情,鬧得不小。隨後不出一個時辰,文貼上徹底開了鍋。

只是眾人眾說紛紜,各種揣測應運而生。有人甚至特意去問萊雲府知府和守城將軍,結果一臉苦*的兩人,更是差點破口大罵。

「老子怎麼知道?忽然就炸了,問我?我問誰?」

兩人也是心有餘悸。因為他們也只知道這事可能和曾家有關,其他的毛都不清楚。畢竟,當時能帶著家眷和安排百姓逃出城已經算不錯了,哪有時間在乎那個?!

而更讓人疑惑的是,事發后,聖殿卻連一點消息都沒有,這不禁不引起眾人的懷疑。

直到三天後,聖殿雷音再次響起。

同樣是七道雷音,只是這一次,開口的卻不再是聖殿閣老,而是東聖簡惜之親言!

一時間,整個聖靈大陸為之一振。甚至連各國正在上朝的國主百官,也紛紛出來,恭敬聆聽聖言。

「……葯家百年慘案,現已真相大白。曾家惡極,公然對抗刑殿,打傷刑殿長老,以靈上尊之尊,於府城內動手。萊雲府夷為平地,百姓傷亡近千人,房舍皆無……」

東聖簡惜之難得開口一次,拉拉雜雜一大堆,撈乾的無外乎另一個真兇是曾家,而且曾家罪大惡極,好在如今已經被戰殿滅了。

說完這些,之後就是賠償。曾家產業收繳后,一部分用於賠償萊雲府損失,安撫傷亡百姓家屬,剩餘一部分,則補償葯家。

至於葯家遺族,因為本就是傳承世家,享聖殿庇護。當年出事,聖殿有責,補償金銀一百萬兩。只是當年葯家祖地已經被占,所以只得另賜一地,具體位置,待后商酌。

大概這些都說完,最後東聖簡惜之還不忘表明,聖殿是公平的,然後走人。

眾人聆聽教誨,唯有峯國國君:公平個P! 聖殿的說辭,聽上去確實不錯。

葯家補償了,不管多少,代表心意。

萊雲府百姓補償了,至少百姓得了銀子,不會抱怨。

可整個萊雲府沒了。

災民要安置,房子要重建,估計三年內,稅收是別想了……

誰給他補償呀!

峯國國君氣的肝疼。

可這事沒法說,和東聖叫板,那就是找死。最後只能憋著!

不過撇開倒霉的峯國國君不提,聖殿的眾聖,心情也美麗不到哪去。

首先,曾家隱瞞三位靈上尊老祖,本身就有問題。要知道,聖靈大陸的武修靈者,一旦突破靈尊巔峰的后,必須報備聖殿。

這也是聖殿能夠掌控聖靈大陸的一種手段。

其次,當年葯家慘案,聖殿查了那麼久,硬是沒查出來。若是葯家真的一個活口沒留下也就罷了,關鍵是有人逃出來,卻不敢聲張。若不是葉夕瑤一紙訴狀,告到聖樓,如今聖殿還蒙在鼓裡。這說明什麼?別提公孫家和曾家有多大本事,說到底,還是當初聖殿有內應,阻撓辦案,才會如此!

最後,刑殿拿人,天尊閣動手。聖殿的臉呢?傳出去,估計連妖族都得看笑話!

也正因如此,在這件事里,聖殿從始至終都沒提天尊閣。不是為了給洛九天面子,而是為了給自己留臉!

所以在此事之後,聖殿開始徹底大清洗,結果果然抓出了一些蛀蟲!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總之,在東聖簡惜之親口聖言雷音后,不管心裡信不信,表面上是沒人質疑了。

葯家的百年冤案,就此畫上了句號。

鬧騰了好幾天的文貼,也終於平靜了下來。結果只一個晚上之後,文貼又炸了!

**

清晨,陽光透過窗欞,灑下一地金黃。

一室寂靜。

可下一刻,一道白影瞬間閃入,接著緩步向著屏風后的床榻走去。

床榻的床幃沒有掛,所以待一繞過屏風,便將床榻上的美景盡收眼底。

只見此時白色錦緞鋪成的床榻上,一位體態輕盈而曼妙的少女,側卧在旁。

如墨的青絲散在床鋪下,繪成一副天然的水墨。白色的中衣薄如蟬翼,服貼著雪白的肌膚,每一寸都透著誘人的芬芳。

微側的小臉兒,蝶翼一般的睫毛,誘人的櫻唇……而此刻,在這少女的懷中,卻還躺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

小姑娘同樣一身雪白,白膚白髮,五官精緻。乖巧的窩在少女的懷中,開愛的小手,還不忘扯著少女衣襟,簡直美好的像畫一樣。

可一切映在床榻前的白衣人影眼中,卻頗為不爽。當下深邃的雙眸一眯,接著伸手一把將床榻上的小姑娘扯下來,然後自己躺了少女旁邊。

忽然被扯下床的小姑娘有些懵。可待一抬眼,看到某人那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頓時小嘴一噘。

「偷入香閨,登徒子,臭流氓!」

洛九天剛要伸出抱人的手一僵,當下轉頭:「說誰呢?」

「哼,說你呢!瑤姐姐也這麼說!」 洛九天雙眸微眯:

「瑤姐姐?叫的挺親啊!」

小雪表示不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