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突然間有人大叫一聲道:「大人,這……這些是拍賣行的人啊。」

「什麼。」

流弘昌大吃一驚,一閃身落在那人旁邊,這一看頓時臉色一變。

和之前兩具焦屍相比,這些屍體衣服完好,胸口上是一個大洞,有著灼燒的痕迹,而從衣著外貌上看,果然都是流羽族人。

「這是堂弟。」

流楓則在人群中現了流江雨,將他翻過身來,但見流江雨瞪大著眼睛,胸口上也豁然是個大洞。

「爹,這情況是……」

流楓臉色變了變。

「還用說嗎,肯定是中了埋伏,那兩具焦屍只怕是西6和南冠兩兄弟了。」流弘昌沉聲說道。

「鼠族竟有如此高手能夠擊殺他們嗎。」

流楓皺眉問道。

「當然沒有,不過從獲得信息來看,那群鼠族人用了百萬玄界石買通內應把人給偷出來,是要賣給其他人的,而那鼠族人不過一群小偷小摸之輩,豈能有百萬巨款,多半是那買主提供的資金,既然這鬼哭坡是交易的地點,那麼在這裡的便不止是鼠族人了。」

流弘昌仔細的分析道。

流楓恍然大悟,然後陡地一喜道:「爹,那堂弟一死,拍賣行豈不就無人可管,大堂哥和二堂哥又都各兼要職,那爹跟大伯說說,我豈不就可以坐上這位置了。」

「你倒是想得妙,不過這也不是不可能,但在這之前必須有一件事情要做到,那就是我們去把這群人捉回來,這樣一來你便也算立了大功,足可上位了。」

流弘昌拂拂須說道。

「那爹,咱們追哪一方啊,是鼠族人還是哪買家。」

流楓興奮起來。

「他們是一道兒走的,看樣子是朝著碼頭方向去了,雖然他們極其想掩飾氣息,不過也太小看我們了流羽族的嗅覺了。」

流弘昌冷笑了一聲,然後朝著一個隨從吩咐道,「你即刻回去把事情稟告給家主,就說我先去抓人了。」

待那隨從一走,流弘昌便擺擺手道:「走吧,咱們去碼頭,趁著海面上的氣息還未散去,要追蹤到他們並非什麼難事。」

「爹,到時候就讓我親自動手如何,這樣一來也好在大伯面前長長臉。」

流楓一邊跟著,一邊自告奮勇的道。

「當然沒問題,你可是爹一手培育出來的,論修為和實戰的經驗都比起西6那二人更強一籌,而且,若我料得沒錯的話,西6二人向來狂妄輕敵,這次遭殃只怕也是輕敵才遭了這下場,所以,遇到敵人的時候……」

流弘昌說道。

「一口氣用最強的招數解決他。」

流楓握著拳頭說道。

「我等就在旁邊為公子押陣。」

那三個老者異口同聲的說道。

流楓聽得哈哈大笑起來,好象已然把人給擒下了,滿載而歸,從此坐上拍賣行掌柜的寶座。

「走吧,咱們就去海上捕獵。」流弘昌也露出難得的笑意。

一行人匆匆而行,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另一邊,李默一行抵達碼頭的時候,鼠三德已經買了一艘大船,他那裡本來就有李默給的百萬玄界石,如今正好派上用場。

這碼頭雖屬於九鬼城管轄,但是夜色下其實守衛並不森嚴,這裡很少生偷船的事件,而且時不時有船支出航歸來,即使這深夜也顯得很熱鬧。

這大船自然無法和天海號相比,不過長也足有半條街,其上一大片住宅錯落有致的,雖然半死族不是人類,但顯然工藝製造這方面卻是一點都不遜色。

待大船離開,便直朝東面海域而去。

如此一晃便是第二日大清早了,蒙蒙的陽光從天邊冒起,李默從房間里走出來,伸展臂膀,長長的吐了口氣。

自丹道進入天級二品,之前三天才能夠煉好的丹藥如今一夜便能夠煉成,而且品質更猶在其之上,可謂極大的進展。

如今他手頭上諸多煉材,戒指里修為丹都是堆積如山的。

不過即使如此,修為卻似乎沒有盡頭一般的延伸著,要想提升到更強的境界尚需要更強的磨練。

來到船頭的時候,鼠黑山和鼠三德幾人正在研究地圖,細細討論著什麼。

聽到腳步聲,回頭見到李默來了,便立刻躬身問好。

「二位不必多禮,這麼早就起來了。」

李默微微一笑。

「說實話,我是擔心後面有追兵,這流羽族能夠成為九鬼城三大家族之一可是經過數千年實力的積攢,別說城裡一舉一動,城外的動靜怕也是瞞不過他們耳目的,咱們雖然在碼頭的動靜很小,但是天下卻沒有不漏風的牆啊。」

鼠黑山有些焦慮的說道。

旁邊,鼠三德便道:「所以昨晚我們都是一夜沒睡,一邊觀望後方動靜,一邊避開各船隊的所在,盡量找偏僻的航道行駛。」

李默聽得笑了笑,這二人真是杞人憂天啊,到底是流羽族的名頭太大,再多的安慰也不管用,他便道:「以這船的航,不知抵達琥珀城需要多久。」

「差不多半個月吧。」

鼠黑山答道。

「要半個月嗎。」

李默皺了下眉。

鼠黑山便道:「這只是普通的民用的船支,最大的船也只能這個度,象流羽族他們的船支那就不一樣,要快得多。」

「這麼說的話,我倒希望他們趕快追上來,這樣換一條船就可以早到了。」

李默笑了笑。

鼠黑山等人卻是沒這心情開玩笑,昨天晚上死裡逃生的激動在一夜之後已經冷卻了下來,流羽族就如同一座大山般壓在他們頭頂上。

李默目落到鼠黑山身上,突地眼珠兒一轉,說道:「諸位擔心流羽族無非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很強,那麼如果諸位的實力能夠在短時間裡提升,並且可能達到與流羽族人抗衡的地步,那就太好了。」

「我們當然想提升實力,但是鯊兄也知道,我們半死族族群的強大與否是有兩件事情決定的,其一,就是血統的純正與否,其二,就是先輩血脈的來源,象流羽族,它們的血統比我們更純正,死氣的力量更強大,而且它們的祖先是幻彩魚族,那是十分稀少而兇猛的獵食類魚族,但咱們,一則血統不純,二則祖先只是十分普通的三花鼠,在獸人的食物鏈中是處於最下位的。」

鼠黑山苦笑道。

甲板上的諸鼠族人聽到這話都是長嘆了口氣,出生就決定了他們地位的低下,而流羽族人一誕生就是高貴的族群,二者之間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李默微微一笑,安慰道:「黑山兄不必妄自菲薄,我以為血統的純正、先輩的血脈雖然對資質這些產生了影響,但是這絕非是決定性的因素,一定有一種方法可以脫這兩者的束縛。」

「多謝鯊兄的勸慰,但是老朽知道,修為到了這境界已經是一生之極限,別說再升一級,就算再進一步也如登天之難啊。」

鼠黑山嘆道。

「凡事沒有絕對,如果黑山兄不介意讓我檢查一下身體,那我或許能夠找到些方法能夠助長你的修為。」

李默說道。

「鯊兄要檢查我當然不會拒絕,不過這修為提升我倒是真沒有太大的奢望。」

鼠黑山笑了笑,對李默的要求並沒有拒絕。

而李默的用意當然再簡單不過,通過接觸半死族才能夠更深入的了解死氣。 一手搭在鼠黑山身上,雖然他已經將氣息降低到了極點,但是那由身體自然溢流而出的死氣一和李默的類靈氣接觸,便如同密密麻麻的螞蟻爬上來,一口口的咬噬著。

但當然,李默類靈氣的強度非常高,即使是那麼一絲半縷,也不是初期境界的死氣能夠短時間內破壞的,因此,這氣息輕鬆衝破了鼠黑山體表的防禦,進入到了他身體里。

因為鼠黑山並未在戰鬥狀態,因此體內的氣息也如一汪潭水般,安安靜靜的,只是感受到異類氣息的侵入,所到之處死氣還是本能的進行阻攔,只是效果不大罷了。

類靈氣進入鼠黑山身體之後迅的分裂,化為成百上千更小的氣絲,柔和而堅決的在體內的探索著,其中比例最大的一縷則直朝著其腹中而去,一抵達腹部,果不其然現了藏身在這裡的死氣之源:死核。

如同人類通過不斷修鍊,凝聚真氣在腹中凝聚成固體形態的真元,蠻獸魚族體內也有著獸丹魚丹之物一樣,半死族的體內也有著類似的存在,便是死核。

這事情李默早從蛟聞天那裡聽說過,如今卻是親眼見到了。

和渾圓如丹的真元不一樣,這死核形如棱形晶體,表面上有著密密麻麻的孔洞,一股股最為精純的死氣從裡面釋放出來,順著脈絡流往身體各處。

感受到類靈氣的侵入,死核所散出來的死氣明顯比之前更多,股股死氣纏繞著,呈保護之態,同時大量死氣朝著類靈氣攻去,試圖將異物消滅。

只是這等程度的死氣並無法阻止李默的意圖,類靈氣勢如破竹而入,輕鬆抵達了死核之前。

然後,又化作一絲絲更小的氣絲,直接滲入死核之中。

類靈氣上攜帶的感知將死核內部的構造清晰的傳入到李默的腦海中,他微微閉目沉吟,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構造,大有別於真元,如果能夠搞清楚了死核構造的秘密,那麼或許能夠搞清楚對付死氣的方法,這個方法比起之前想的兩個方法要直接得多,但是難度也甚大,死核的構造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弄清楚的。

待到將這構造牢牢記在心裡之後,李默這才抽出類靈氣。

然後,鼠黑山一臉欽佩的道:「鯊兄的修為真是深不可測,這氣息在我體內遊走如同在自家院落散步般輕鬆。」

李默微微一笑,說道:「我這麼走了一圈,倒是有了一些想法。」

「願聞其詳。」

鼠黑山拱拱手,鼠三德等人也都是豎起著耳朵。

對他們而言,平時能夠接觸強者的機會就不多,如今能夠聽得對方講解些事情,或是大有幫助的。

便聽李默說道:「修為提升的關鍵在於死氣濃度的高低,而要提升死氣濃度,無非先天後天兩個因素,先天也就是黑山兄之前所言的血統種族論,後天則無非兩種:其一是功法的修鍊,其二,則是通過丹藥或靈寶之物輔以提升。」

鼠黑山點頭道:「正是這樣,我族有代代相傳的功法,最高深的便是老夫所修鍊的『巨爪功』。」

話到這裡,他雙手上死氣凝聚,化為兩枚巨型半丈長的氣爪。

李默微微點頭,這功法在之前鬼哭坡一戰的時候他便見過,雖然鼠黑山沒有機會作戰,不過這功法的威力他多少是猜得出來的。

然後,鼠黑山又搖著頭道:「至於丹藥,咱們鼠族因為天生的體質原因,無法對丹藥進行良好的吸收,所以即使有靈丹妙藥在手,也提升不了多大的修為,至於靈寶之類就更別說了,那都是上位貴族才能有的寶貝,咱們又哪裡能夠弄到手呢。」

李默認真聽著,然後便道:「但是,後天的話,還有著第三個方法。」

「第三個方法。」

鼠黑山望過來。

李默便豎起手指說道:「直接強化死核。」

「什麼,直接強化。」

眾人聽得直是大吃一驚。

鼠黑山緊皺著眉頭,小心翼翼的問道:「那……這要如何才能直接強化。」

「這恐怕誰也沒有試過,不過以我而言的話,想到的一種可能就是,,異火。」

李默說道。

「煉丹師用的異火,鯊兄的意思是,讓死核來吸收異火,但這種事情做得到嗎。」

鼠黑山眉頭皺得更高了。

鼠三德在一邊說道:「是啊,這異火雖可入體,但和死核那是兩不相干之物,否則的話,早就有人利用死核來吞噬異火了,再說,好象人類也沒有用真元吞噬異火的能耐吧。」

「當然,真元是無法吞噬異火,但死核和真元的構造卻是不一樣的,能夠吞噬也不一定,再說了,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不見就不會成功。」李默微微一笑道。

「這倒也是,天下之大本就無奇不有啊,那麼,等上了岸后,我去找枚天火過來,只是我在煉丹上的資質很低,或許要耗費一兩年的時間才可能將天火吞噬入體,到時候看看死核能否將其吸收。」

鼠黑山琢磨道。

「不必那麼麻煩,天火的話我這裡便有,而且也不需要耗費一兩年的時間,一個時辰就夠了。」

李默微微一笑,話落間隨手一翻,掌上浮出一枚紫藍色的火焰。

懸土秘境早成極品天器,這些年來誕生出的天火已不知幾多,李默自也時常服用,來提升體內天火的等級,這也是在短短几年時間內突破丹道進入天級二品最重要的一個原因。

「一個時辰。」

鼠黑山大是驚訝。

「放心,我來助黑山兄一臂之力,這個時間便綽綽有餘了。」

李默含笑說道。

「這……既是這樣,那就多謝鯊兄了。」

鼠黑山遲疑了一下,雖然有些不信,但李默即說了,他還是盤坐了下來。

鼠三德幾人在旁邊竊竊私語,也都覺得這事情太過誇張了,天火的吸收始終還是靠著個人的資質來定的,資質低的對於天火的吸收是極度緩慢的,即使有人幫忙,要把一兩年的時間縮短成一個時辰,這怎麼想也都是不可能的。

這時,李默坐到了鼠黑山對面的位置,微一運勁,類靈氣絲絲縷縷的釋放出來,瞬間滲透入天火之中,就這麼一剎的時間,天火便產生了某種奇特的反應。

一股股的天火氣息從紫藍天火上自動分離出來,朝著鼠黑山而去。

鼠黑山暗吸了口氣,微微張開嘴來。

他一臉凝重的將天火氣息納入口中,準備承受天火帶來的強烈灼燒感。

但是,天火一入口,他臉色頓時微微一變,露出驚訝之色來,不為別的,只因為這天火分明猛烈,但卻入口就化般,化作一股股暖流湧入體內,直朝著腹部而去,卻未有想象中那種灼燒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