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風子,你真的已經道損了嗎……」葉飛望著眼前的玉符,心中不禁產生了疑問。

畢竟當初在聖靈寶地,他可是差點被巫頌,以及當年冰神留下殘念吞噬,而眼前的玉符,至少如今的他還無法看透。

石屋內,玉符在一番閃動之後,很快重回葉飛的體內,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消失無蹤。

葉飛見此情景,一番思索無果之後,他此刻只能暫時將其拋在腦後,定了定神之後,他隨即身形閃動,瞬間離開了石屋,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族會,應該已經開始了。」

「古雲逸,葉某來了。」

葉飛眼中泛起了寒芒,臉上同時露出冷漠之色,他如今儘管靈力消耗不少,但慶幸的沒有祭出第二箭,雷晶就已經崩潰,以至於他的消耗並非特別嚴重。

半空之中,只見一道流光閃過,葉飛的身影隨之消失。

……

雷域,中心練場,後輩論武,似乎舉行到白熱化的階段,隨著一位雷族族人被轟出擂台,一陣熱烈的喝彩,通化市響遍了全場。

遠處看台之上,那四位族老,此時均是滿臉欣慰之色,看到族中後輩的崛起,他們顯然心中都是十分高興的。

「雷族,古一凡。」

「雷隱宗,白玉秋。」

前方練場之上,隨之一道聲音傳來,上方的光幕之中,兩個閃動著雷弧的名字,同時出現在了四周眾人的視線之中。

隨著兩人上台,四周的雷族族人,均是忍不住開口議論起來。

而這一戰似乎備受矚目,遠處看台之上,那四位族老,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目光落向了練場中心的雷霆之上。

三生三世醉紅顏 「哼,外宗小輩,老夫要是沒記錯,此子連輸了三年了吧,看來外宗的宗主之位,是不是該考慮一下由能者居之了。」

看台之上,那位一旁的暗袍老者,此刻瞥了下方一眼,忍不住沉聲開口道。

一旁天雷子聞言,臉上頓時露出不悅之色。

「秋兒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絕對是屈指可數,之所以一直無法戰勝雷族之人,那完全是因為功法的剋制。」天雷子沉聲開口反駁道。

雷隱宗,屬於雷族的附屬宗門,其內的傳承功法,神通多半是來自於雷族,而雷隱宗的武修,所修的功法自然是不完整的。

畢竟一個附屬宗門而言,雷族自然不會傾囊相授。

「呵,剋制?」

「依老夫看,還不是因為實力不夠,只有弱者才喜歡尋找這些莫須有的借口。」暗袍老者輕笑一聲,臉上閃過一絲嘲諷之色。

天雷子聞言,眼中怒意頓時涌動。

「你……你對老夫有意見,不如你我二人下去試試如何。」天雷子目光一閃,體內的靈力,隨之轟然爆發而出。

那暗袍老者,此刻更是不甘示弱。

此刻可見,雷族內部族老的關係,似乎都不是特別融洽。 看台之上,頓時氣氛變得緊張起來,一旁的黑袍老者,同樣毫不示弱,周身氣息一凝,爆發出五重劫境的靈壓之力。

遠古一族,實力果然極強。

這兩位族老實力均是達到了五重劫境,這樣的強者哪怕放眼整個源界,那也是足以佔據一方的人物。

「天雷子,你當老夫怕你!」黑袍老者低喝一聲,場面頓時降到冰點。

二人氣勢儘管極強,但此刻並沒有貿然出手,只是四目相對,眼中怒意洶湧,看上去彷彿一場大戰此刻一觸即發一般。

而就在這時,身處最前方的那位藍袍老者,此時忽然低吟了一聲。

「這場論武,你二人說誰能獲勝?」藍袍老者緩緩開口,那聲音平靜如水,與此刻此刻的氣氛,略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只是他這一開口,一旁的天雷子二人,不知為何頓時啞火,身上的氣息同時收斂。

「古老,這場不用看,就知道那外宗小輩會輸。」

「三年了,此子還沒贏過一場。」黑袍老者此刻搶先開口,同時他抬頭還瞥了一眼,前方的天雷子。

看台之上,那位藍袍老者聞言,此刻臉上不禁露出笑容。

沉默片刻之後,他忽然轉頭,望向後方的天雷子道:「三老,老夫想知道,你更看好誰?」

天雷子聞言,臉上的表情,不免有些漲紅,他儘管心中極為希望白玉秋能夠勝上一場,但雷隱宗的弟子,面對雷族之人,天生都會被克制實力。

而且那古一凡,本身的實力同樣也是劫境。

在雷族年輕人一輩中,此子僅僅只是排在古雲逸之後,其戰力可想而知,白玉秋想要取勝,簡直難比登天。

「古老,秋兒他已經很努力了,只是血脈限制……」天雷子暗嘆一聲,隨即低聲開口回應道。

雷族血脈,著實有些霸道,擁有護體雷龍的族人,遇上修行雷法的武修,那幾乎是佔據絕對的優勢,勝之可不費吹灰之力。

「血脈並不能篤定一切。」

「他只要還沒輸,就未必沒有獲勝的希望。」藍袍老者臉上的笑容不變,他的雙目深邃,那炯炯的目光,讓人有些難以琢磨。

天雷子聞言,此時微微點頭,目光隨即望向前方的練場擂台。

此刻,練場擂台之上,只見一位身穿緊身皮衣,身形極為精壯,臉上菱角分明,給人感覺極為剛毅的男子,隨之閃身上台。

四周練場內,雷族族人見此情景,均是忍不住一陣呼喊之聲,可見此人在族內名聲不俗。

「雷族,古一凡,請賜教。」擂台之上,古一凡周身氣勢一凝,隨即抬手抱拳開口。

如此同時,前方擂台的另外一邊,只見一位身穿白衣,相貌頗為俊朗的青年,此時同時閃身上台。

與之相反的是,這白衣青年的上台,四周雷族眾人,均是一陣議論之聲,此刻多半人的臉上,都是露出輕蔑之色。

「那外宗的廢物,又來找虐了。」

「簡直愚蠢至極,三年了竟然還沒有一點長進,若是換做他人,誰還有臉次次來參與每年的論武。」

「……」

議論聲,嘲諷聲,異常的刺耳。

前方擂台之上,白玉秋面色有些難看,他堂堂雷隱宗一宗之主,此刻卻是有些不敢抬起頭來,手臂更是不覺地有些微顫。

「雷隱宗,宗主白玉秋,請賜教。」擂台之上,白玉秋低聲開口,同時抬手抱拳。

中心練場,此刻擂台之上,前方之人面色冷漠,目光掃來之時,眼中的輕蔑之色見顯,這一場論武彷彿早已經沒有懸念。

「你認輸吧。」前方擂台對面,古一凡臉上的表情如常,輕撇了前方之人一眼。

他身上的氣息,不曾有半點凝聚,一副並不打算出手的模樣。

前方,白玉秋面色略顯難看,但此刻他沒有多言,體內的靈力涌動,抬手之下掌中一把青色長劍,隨之握入了手中。

「請賜教。」白玉秋持劍抬手,臉上露出堅決之色。

這一刻,已然無需過多的言語。

對面之人,目光同時一凝,劫境之力在這一刻轟然爆發。

「你會為你的選擇,付出代價。」古一凡聲音低沉,周身有雷威閃動,在氣勢上可謂是完勝前方之人。

雷域之內,空氣中蘊含的雷霆之力,本身對於雷族族人來說,在戰力上有著極大的加成,他們吸收雷霆之力的速度,要遠比普通人快上數倍不止。

下一刻,二人已然撞擊在了一起。

「轟,轟隆!」震耳的爆響聲,隨之傳來。

狂暴的雷霆之力,此刻在半空之中,碰撞,翻滾,橫掃,爆發出極為恐怖的餘威,此刻向著四面八方伸延而去。

只見中心擂台的四周,一道無形的雷幕隨之升起,擋住了四散的威勢。

擂台內,古一凡並未出劍,他的周身此刻被雷弧籠罩,彷彿是披上了一層雷甲一般,使得前方之人的劍芒,根本無法傷到他分毫。

只是剛剛交手,便是瞬間佔據了上風。

「雷落,鎖神。」古一凡冷哼一聲,屬於雷族的傳承術法,此刻毫不猶豫地施展而出。

半空之中,頓時天地變色,滾滾雷霆之力凝聚。

此術,在等階上,無疑是要遠遠高出了白玉秋修行的雷霆術法,在加上四周空氣之中,那瀰漫的雷霆之力加持,可謂威勢驚天。

「結束了。」

「那外宗的廢物,哪怕接下這一式,多半也會身受重傷,我敢打賭,此人明年絕對沒有勇氣在站在台上。」

「……」

四周練場之上,此刻雷族的族人,臉上均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哪怕是一些實力不如白玉秋,僅僅只是通神境的族人,幾乎都是打心裡看不起外宗之人。

前方,擂台之上,白玉秋的身形,此刻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他手持青劍,抬頭望向天空之中,眼中泛起了久違了炙熱之感。

「我不能輸,必須贏一次,一次就好。」白玉秋雙目微閃,眼中露出凌厲之芒。

他只是想要證明,雷隱宗的武修,並不比雷族差多少。

他們之中也有強者,他們同樣也是源界武修,有著一顆無懼天地之心。

擂台之上,白玉秋稍有沉吟,身上的氣息隨之陡變,他掌中的青劍收起,周身的雷威同時消失,那一身白色長袍無風自動。

「風界,凝。」

「罡罩天地!」

那施展而出,竟是一道界脈之力,而且威勢顯然不俗,但其內確是沒有絲毫的雷威波動,有的只是一股滲人的凌厲之感。

白玉秋身形踏空而起,眼中滿是執著之色。

四周雷族眾人,此刻臉上的表情,均是不禁有些微變,族會論武,所有人參與族人,施展的術法,神通,基本都是雷霆之力。

無數年來,已然成為一種潛意識規則,這忽然出現的界脈之力,顯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大膽小輩,我族雷域,你竟敢施展外宗秘術,可是活膩了?」前方看台之上,那位暗袍老者,此刻周身氣勢一凝,臉上露出寒芒,不禁開口大喝一聲。

而此時,前方擂台之上,二人的交手已然進入了白熱化。

白玉秋深知,他施展出不屬於雷隱宗傳承的術法,定會引起雷族的不滿,但此時的他,仍舊是毫不猶豫的出手。

「我想贏一次,一次就夠了。」

半空白玉秋,沒有選擇收手,似乎以往三年的積怨,在這一刻隨之徹底不爆發。

他此刻,體內的力量,已然爆發到了極致,一重劫境巔峰的靈力,更是毫無顧忌的遠轉,隨之抬起右臂,向著前方一指點去。

天空中,一道巨大的風刃,隨之陡現。

「呼……呼嘯!」

破開之聲傳來,這道界脈之力的氣勢,已然將前方古一凡的雷術壓制,那彷彿能夠撕裂天地的風刃,瞬間將落雷切開。

威勢,此刻不減分毫。

在眾人的驚駭的目光之下,那道凜冽的風刃,直指前方的古一凡而去。

「這是,什麼!」擂台之上,古一凡面色劇變,他儘管戰力不俗,但長年封閉在雷域之中,除了雷霆術法之外,幾乎沒有見過其他的神通秘術。

這場論武的局勢,似乎在瞬間陡轉。

風刃落下,那位雷族族人,顯然是必敗無疑。

「小輩,你還不收拾。」

「可是當老夫不存在……」

前方看台之上,那位暗袍老者,見此情景眼中竟是泛起了殺意,恐怖的靈壓之力,隨之橫掃四周半空,瞬間壓制了全場。

話音剛落,暗袍老者竟是不顧身分,身形隨之閃動而出。

而此刻看台之上,其他的三位老者,竟是沒有出手阻止,就連後方的天雷子,此時也是不知為何,暗自輕嘆一聲。

「唉,秋兒,你又何必如此,你可知雷族之人,怎會允許外宗武修,實力超過雷域的族人。」天雷子臉上的表情,此刻顯得極為無奈,眼中更是透著一股難以形容的複雜之意。

這場論武,白玉秋註定是不能夠獲勝的。

儘管雷族族老,言語之中並未點破,但這些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均是心如明鏡一般。 前方,練場擂台之上,那道風刃之力隨之臨近,恐怖的威勢,直指古一凡的身形而來。

「雷龍,護主!」古一凡低喝一聲,雷族的天賦神通同時祭出。

「吼……」

一聲低吼傳來,一道雷龍虛影,隨之從此人的體內不爆發而出。

而如此同時,前方天空之中,那道界脈之力的凌厲風刃,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斬落而下。

「砰,轟隆!」

恐怖的爆裂聲,瞬間震徹天地。

雷族年輕一輩中,這位排名第二的天驕強者,儘管有雷龍護體,但此刻身形還是被硬生生震退,直接震出中心擂台。

而這,無疑是表示著此戰,勝利者屬於白玉秋。

擂台下方,那恐怖的反震之力,此刻還未散去,這一擊界脈秘術,白玉秋幾乎調動了自己體內,所有能夠祭出的靈力,威勢可想而知。

「哼,給老夫碎。」遠處一聲冷喝傳力。

只見那位暗袍老者,不知何時身形已然出現在了古一凡的身後,此人只是簡單的抬手,隨之大袖一揮之下,空氣中的凌厲之勢,瞬間蕩然無存。

前方,半空,風界同時碎裂。

「晚輩,多謝族老。」古一凡見此情景,此刻連忙彎身禮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