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和九雷柱齊名的死亡禁地波莫山脈?」

雲夜知道九雷柱后,也同時聽說了波莫山脈和地魔淵。

月千歡點頭,「任務目標是十個凶獸內丹。我準備三天後出發。到時候可能在我回來前,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再進來。」

「為什麼?波莫山脈有限制空間嗎?」霽華不解追問。

月千歡搖頭。

不是因為限制。而是波莫山脈中人多眼雜。不到萬不得己,她不能暴露九重空間塔的存在。這會是她的保命鑰匙,也是大家的。

雲夜同樣明白這點。所以他沒有問,而是對月千歡說。「一路小心,我們等你回來。」

「嗯。」

月千歡不急著去,是想離開前再見墨九卿一面。夫妻之間,肯定是捨不得分開,一段時間無法見面的。

不過月千歡沒想到,這一等,她等到了驚喜。

第三天墨九卿從九雷柱中出來。順利通關,而且接到了第二任務。

「你的任務二也是波莫山脈?」月千歡頗為驚訝的看著墨九卿。

墨九卿點頭。隨即他察覺出什麼,鳳眸浮現點點笑意。墨九卿握住月千歡的手。「歡歡也要去波莫山脈?」

「對。我也拿到了任務二。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看來咱們可以一起去了。」

組隊去波莫山脈。不用這樣只能在九重空間塔里見面。他們可以出去會和。然後一起做任務!

聞言,月瀾星他們一臉的羨慕。霽華吃醋和妒忌,明晃晃擺在臉上。

氣鼓鼓的鼓起腮幫子。霽華盯著墨九卿,「爹爹你可要好好保護娘親。要是娘親受傷了,以後就我跟娘親睡!」

「小子,你娘親是我的。你死心吧!」 誰還記得自己年少時候的夢想,是那個要當科學家的夢想嗎?可能在小的時候每一個人都曾經在心裡為自己許下了無數個夢想。但是啊,直到最後你才會發現夢想這個東西其實是最不靠譜的一種東西。因為你要是想讓它存在,那麼它一定會伴你的左右,這一輩子的時間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有誰的夢想實現了,又有誰的夢想一不小心變成了落湯雞。

我們都在不停的長大,每天好像都在忙的事情就是忙著長大,但是在長大之後,卻收穫到了那些自己曾經想也沒有想有想過的東西,當然在這個過程中,自己曾經渴望的東西也得到了實現,一路走過的那些歲月有得有失,不知道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陪伴你的是黑夜還是夢想。

誰都有夢想,在成長的這一路上每一個在不同的階段都在不停的改變著自己的夢想,其實這樣也並不是說不夠堅持,只是在隨著年齡增長不停在調整著適合自己的夢想,在不停的選擇那個最符合實際的夢想。但是大概在每一個人的內心裡都藏著一個狹小的角落,在那個小小的角落裡藏著一個不能與別人分享的夢想,藏著自己的全世界。

一個小小的萬花筒世界。

其實也並不是不能與別人分享,出於很多原因沒有與別人分享,最大的那個原因就是害怕自己的夢想在別人的眼裡什麼也不是,其實有的時候,根本不用管別人的世界對於你是什樣的定位,每一個人都知道這個道理,但是大家都還活在世俗里。

記得你曾說過,星河滾燙你是人間理想。

人間很美,但是做你的理想何其幸運;星河過於滾燙,只想留住你眼中的一抹溫柔。

、、、、、、

有一天,當你的夢想在你的心裡生來根,那麼它一定是內心深處最不能隨便抹去的,在下秒的時候恰恰好有那麼一個人不知道什麼什麼時候就已經走近了你的內心裡,在不靜一靜窺探了你的夢想,一切的時機都是那麼剛剛的好,他把你夢想自己記在了自己心裡,這一刻,一個夢想有了兩顆心的位置給它。

有人肯定會問怎麼會呢?一切怎麼會有你說的就那麼剛剛好呢?對啊,人生裡面哪裡有那麼多的剛剛好,有的只不過是幸運罷了。

那就會聲音接著說,我覺得我真的不是幸運的那麼一個人,從小到的速食麵中獎,我的每一次都是謝謝惠顧。所以我肯定不是你說的那麼幸運的一個。

對每一個人都在自己的心裡一直不停的給自己說道:「醒醒吧,你不幸運的那麼一個,有的東西你只能看看在別任的世界里村子啊,你最大的幸運就是成為一個看客,一直觀望著別人幸運的一生。「

為什麼呢?有沒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問問自己到底是為什麼呢?為什麼嗎自己就只能是一個看客呢?自己為什麼就不能擁有和別人一樣幸運的人生呢?

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就是最幸運的那一個,沒有什麼原因,只是因為你帶著上帝的祝福來到的人間。或許你的生活過的一團糟,或許你的生活真的過的不是那麼的幸運,其實也沒有關係的,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也並不是每一刻都是幸運的,或許你的不幸運只是在下一刻等你。

、、、、、、

遇你,幸事,今生,永世。

可能就在做出相遇的那一秒陳宇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姑娘就選擇住進了自己的心裡不打算走了,成了一個永久的住民。

任夏天也沒有想到自己曾經遇到的那個不可一世,惹是生非的二大爺會是這一生都逃不掉的劫。可能對人進分類這樣的行為真的不好,但是任夏天在自己的內心深處還真的就真人化為等級,這個等級無分高低貴賤,只是一種個人見解,就像你小的時候你媽媽不要你和學習不好的孩子一起玩這是一個道理的。

在那個時候,任夏天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會和這樣一個看起來和自己永遠沒有聯繫的人糾纏在一起,但是,命運有的時候她就是這樣的糊弄你,往往是那種你腳趾頭想想都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但是在現實的世界它就是會發生。

多希望,多希望,遇見的時間早一點,多希望,多希望在多了解你你一點點,可已經入你的世界早一點,讓兩個人命運的角質來的更家的猛烈,更加的深刻。

還好,還好,我們終究是遇見了,還好還好,我們沒有錯過、、、、、、

不知道你的夢想是否有我,但是我的夢想有你。

小女孩的夢想在很多的男孩子眼裡可能看起來是那麼的幼稚,那麼的不切合實際,那麼的幼稚,有多少男生真正做到,當他知道知道那個女孩子的夢想的時候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或者說覺得這個女孩子真的很棒。

可能有人就會說自己的夢想不需要別人來品頭論足,但是現實就是你終究會遇到一個你覺得可以和你分享你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的,而對你的夢想是支持還是嗤之以鼻的都是這個人。

最壞的一種結果就是你覺得她是你可以放下身上的盔甲的人,但是他沒有想過說他的出現是為了讓你放下盔甲。但是你卻傻傻的不知道,遇到了一個人就以為是真命天子了。就像說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還有唐僧也是騎白馬的,難道不是嗎?所以你覺得呢個人可能是可以分銷你內心裡最柔軟的部分人那也未必是。

要是怎麼才能確定是不是那個人,感情的事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內心深處最深處的感受。

希望每一個女生都會像任夏天這麼好運的吧,可能這個岔路口你沒有遇到你覺得那個對的人,那就換下一個路口,沒準下一個路口就出現了不是嗎?

、、、、、、

在愛情里最開心的事情是什麼,可能大家對於自己的愛情發生那些事情都有自己的甜蜜在裡面,每一件事對於兩個人的記憶來說,對於兩個人的愛情來說,好像都是最美好的。

在愛情裡面最美好的事情大概莫過於她在鬧他在笑,她隨口的一句話,他卻滿心歡喜的偷偷準備著,只為在一個不經意的瞬間給她一個驚喜。

、、、、、、

這一天,任夏天躺在自己的床上,腦子裡面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可能是這段時間的事情太多了。自己一下子都一點腦子還處於蒙的狀態,事情就差不多已經結束了。

突然手機進來一條消息,一看是陳宇的,看著這個消息的時候任夏天嘴角不自覺得就揚起了微笑。

總有一個人的出現會讓你的嘴角不自覺的向上彎起。

「你出來,我帶你去個地方。」

簡單的一句話,任夏天就開始哼著歌在家裡開始收拾自己,女生在這個時候,總會想著要把自己最好看的一面展現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

大概所有的美好樣子都是這麼滿懷期待的樣子吧! 大家揶揄看著霽華跟墨九卿兩父子為了月千歡爭風吃醋。而月千歡,無奈的搖搖頭。看樣子不想搭理兩個幼稚的傢伙,扭頭往九重空間塔裡面走去。

鳳九黎和卿風雅對視一眼。琴尊卿風雅沖鳳九黎笑著點點頭。

見此,鳳九黎起身追上月千歡。

「師尊?」轉身看向鳳九黎,月千歡嘴角弧度彎彎,笑的燦爛。

月千歡這時候覺得。應該告訴煙曼,比她那什麼大師兄姬景更美的,除了墨九卿還有鳳九黎!

她的師尊是謫仙,是神祗。高雅聖潔,尊貴優雅。對待世間萬物一視同仁的淡漠無情,那模樣致命的吸引人。難怪武主鶴奉會那麼痴迷師尊,做出過分的舉止來。

而當她的師尊看向她時,淡漠的眼眸中浮現點點溫柔。簡直要將人溺斃了!無法自拔,難以掙脫。

眼眸中也浮現笑容,月千歡開口:「師尊怎麼了?」

「為師為你創造編寫了新的武醫決。你瞧瞧。」鳳九黎並指一點,一塊玉簡飛出。月千歡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接住。

她驚喜的看著鳳九黎。又急忙將玉簡貼在眉心,將神識沒入其中。

玉簡里的功法,是武醫決的高配版!更加玄奧高深,也更加強大!更重要的是,這部功法是根據月千歡的傳承血脈特殊編寫創造的。

月千歡可以想象,鳳九黎為了這個花費了多少心血和功夫!

睜開眼。月千歡手指緊緊捏著玉簡,她激動看著鳳九黎眼眸發亮。「謝謝師尊!我正為功法愁惱,怎麼也觸摸不到邊緣。師尊你太好了!」

激動歡喜的,月千歡控制不住原地蹦了蹦。

又笑眯眯看著鳳九黎,「我要怎麼感謝師尊才好呢?」

「自己的徒弟就是要寵著,不用感謝。」鳳九黎抬手,輕輕的摸了摸月千歡頭。

能摸月千歡頭的,不超過五指之數。

鳳九黎收回手,沖月千歡淡淡一笑。「還有一事。知徒兒你要去波莫山脈后,為師為你算了一局。」

哪怕離開五域,星盤不在手中。鳳九黎仍然擁有著能縱觀古今的本事。只是到了聖域,世界約束更加變態。鳳九黎動用力量十分艱難,稍不注意就會反噬受傷。

但他為了月千歡,毫不猶豫。這讓月千歡感動極了。

鳳九黎:「此去波莫山脈,要小心暗中的刀劍。」

「師尊的意思,有人會對我們下殺手?」月千歡眸光一暗,神色瞬變。煞氣與冷戾在眼眸中一閃而過。

「世界法則干擾。看的並不清楚。但小心,這裡不是五域。你與墨九卿雖天賦妖孽,但終究實力差了一籌。身在波莫山脈中,決不可掉以輕心。」

「是。徒兒謹記師尊教誨!」

「去吧。為師和琴尊也該去做任務了。」鳳九黎和卿風雅也激活了第一任務。

完成任務迫在眉睫,他們要趕在天道下手前。脫離天道監視的範圍。

月千歡和墨九卿次日就出發,前往通向波莫山脈的傳送陣。那在外域之六的盡頭,煙曼親自給月千歡帶路。 朝陽,芳香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樣子,所有的美夢到了早上都是應該到了該醒的時候了,但是有的夢想就是在天亮的時候實現了。

「媽,媽,你在哪兒啊?我要出去一趟,晚飯你們就不用等我吃了。」

「你去哪兒啊,這還早呢,怎麼還晚飯都不在家吃了。」

「這不是那個誰,陳宇他叫出去嗎?他也沒說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出去多長時間,我這不是想著提前個你說一聲,面的到時候我老不回來你擔心嗎?」

「陳宇叫你出去啊,那你也早點回來。」

「哎呀,好了,好了,知道了。在您鎖大門之前一定會回來的。」說著任夏天就已經跑出去了。

「看吧,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夏媽媽給在沙發上看報紙的夏爸爸說道。

這個時候夏爸爸心裡也在酸澀呢,自己養大的閨女馬上就要去別人家裡,還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呢,這哪個爸爸受的了,夏爸爸就在用看報紙的動作來偽裝著自己。

「行了,我知道了,你快乾你的事吧。」

「媽,你說女大不中就,你看大姐已經嫁出去了,二姐也馬上就要嫁出去了,還是兒大中留,我一直在你們二老的身邊。」

「去,該幹嘛幹嘛去,就你知道的多。」

「幹嘛啊,要嫁出去的人又不是我,說我。」作為任夏天的弟弟,此刻心裡也是不得勁兒,但是看到父母不開心,在用自己的方法逗爸爸媽媽開心。

、、、、、、

「你找我來幹什麼啊?你在手機里也不說清楚。」

」這個暫時是秘密,你只要跟我走就好里。「

」但是我餓了。「說完任夏天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也不說自己要吃什麼,就是這樣的一動不動的盯著他看。

」你餓了?你中午沒吃飯?」

「我就算吃了。你還能不讓我餓嗎?你看我都走了這麼遠了,你也不知道來接我,還要我坐公交車不遠千里的來找你。」說完眼神又變成了幽怨的。

「好好好,該是餓的時候了,怪我,怪我,我應該去你家接你的,是我考慮疏忽,走吧,為了表達的我道歉的誠意,我先愛你去吃好吃的,就去吃你最喜歡的火鍋怎麼樣。」

「好啊,走吧。」

兩人十指相扣的走向了火鍋店。

其實陳宇之所以沒有去任夏天家接她,是因為他即將要呈現在任夏天面前的東西差一點點,所以他才沒有去的。

總是想要把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都給你,可能有的東西我無能為力,但是只要我拼盡全力能夠為你做的,我一定會做到。

因為我知道那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要的,只要是你心中所想,那麼實現它就是我最大的願望。

、、、、、、

正在吃飯的兩個人已經開始在憧憬以後的完美的生活了。

「你說是養狗好,還是養一隻貓好啊?」

「你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嗎?」

」我覺得我都喜歡。「

」那要不咱們兩個都養吧,你覺得怎麼樣呢?反正你又都喜歡,養一個是養,養兩個也是養。」

「那我覺得咱們是養不起的。」

「我覺得咱們這個還是到時候再說吧,咱們先來說說咱們的婚禮舉行的那天的好友都有誰來吧。」

「其實吧,我覺得是這樣的哈,你邀請你的朋友,然後呢,我要請我的朋友,咱們各自的家長大人就去邀請那些咱們的親戚朋友。」

「我覺得可以,你安排的很完美,我晚上回去就告訴咱爸媽一聲。」其實陳宇並沒有聽清楚任夏天到底說了什麼,他只是聽到了「咱」這個字眼。他認為這是任夏天已經把自己和她歸為一家人了。這就是他開心的點。

男生開心的點都這麼低的嗎?

可能不是吧,只是因為是你。

、、、、、、

酒足飯飽的任夏天拍著自己的肚皮說道:「話說兄弟,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啊?」

「去,誰是你兄弟啊?」 前夫,過期不伺候! 陳宇此時此刻的想法是我拿你到老婆,你竟然拿我當兄弟。

「你能不能抓住重點啊?我問你要帶我去哪裡,你關注的點都是什麼啊?」

「那這個就更加不能說了,這是秘密等著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好吧。」跟在陳宇的後面,陳宇拉著任夏天慢慢的往前走,這是一副多麼美好的畫面啊!

、、、、、、

走到一個酒店的前面,陳宇就定住了腳步:「你幹嘛啊,走啊,你怎麼突然停下來腳步,害得我都撞到你的背上,我的臉都被你給撞疼了。」

「我不走了。是因為已經走到地方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