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清姬心裏面非常的清楚,陳天肯定是不會害自己的,所以連忙掙扎著拿起了地上的避魂鏈,然後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當清姬帶上了避魂鏈之後,她能夠明顯感覺到原本壓迫在自己身體上面的靈魂之力竟然全部都消失掉了。

「好神奇啊!」

清姬忍不住的感嘆道。

而藤間大和柳生宗嚴紫依雪三人看見這一幕以後,全部都露出了羨慕的表情,但是他們此時也只能是站在原地抵抗著伍左虛那強大的靈魂攻擊。

鋪天蓋地的靈魂之力逐漸形成了一團黑色的氣息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撲來。

伍左虛對於靈魂之力的掌控已經達到了一個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的地步,能夠將靈魂之力凝聚成實物,這一點就足夠讓這個世界上很多的所謂的靈魂大師震驚不已。

而陳天看見這一幕,眼神卻非常的平靜。

畢竟陳天在靈魂之力上面的造詣絕對不會比任何人差!

一陣金色的光芒從陳天的識海當中爆發出來,然後也逐漸凝成實體,直接跟伍左虛的黑色霧氣撞擊在了一起。

此時的陳天心中清楚,伍左虛可能是他在重生到了地球上面以後,最難對付的一個對手,所以此時的陳天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粗心大意,他直接將自己識海裡面的所有靈魂之力都釋放了出來。

這也是陳天第一次在面對一個地球武者的時候出盡了全力!

伍左虛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明顯閃過了一絲震驚,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的靈魂之力竟然也會如此的強悍。 「轟隆隆……」

陳天的靈魂之力跟伍左虛的靈魂之力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雖然兩團靈魂之力撞擊在一起產生的能量非常的龐大,但是如果要是普通人看過去,並不能看出任何的異樣。

畢竟靈魂之力這種東西是非常虛無縹緲的,普通人根本就沒有辦法發現靈魂之力的存在。

此時陳天的靈魂之力跟伍左虛的靈魂之力都已經凝聚成實了,但是在眾人的眼中也只不過就是兩團霧氣罷了。

在正常人的眼中並沒有什麼可怕的地方!

但是其實在虛空當中這兩股力量撞擊在一起,發出了劇烈的響聲,就宛如兩個巨大的波浪狠狠的撞擊在一起一般。

而伍左虛的靈魂之力在跟陳天的靈魂之力一接觸之後便發出了,十分強烈的震動,這種震動就像是兩輛高速行駛的列車狠狠的撞擊了在了一起一般。

此時比較的就是陳天跟伍左虛的靈魂之力到底誰更加強大!

兩團靈魂之力僵持了差不多幾秒鐘的時間,伍左虛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因為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陳天的靈魂之力造詣非常的恐怖,即便自己現在已經獲得了般若神的力量,但是自己的靈魂之力似乎跟陳天的靈魂之力也是一個不分上下的狀態。

「一個武者怎麼可能會擁有這麼恐怖的靈魂之力呢?」

伍左虛忍不住開始在心中懷疑陳天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能夠擁有如此恐怖的靈魂之力!

在正常情況下,一個人類是絕對不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靈魂之力的。

而兩種力量僵持不下,陳天清楚如果繼續消耗下去,不知道要消耗到什麼時候。

陳天並沒有耐心繼續等下去了,所以陳天右手一揮,一把金色的長劍,橫空而出,然後直接奔著伍左虛那團黑色的靈魂之力飛了過去。

當金色的光劍跟黑色的霧氣撞擊在一起之後,直接將黑色的霧氣劈成兩半。

只不過隨著光劍越往裡面去,速度明顯就越慢。

但是就算速度慢了很多,依舊能看見這把金色光劍硬生生的將伍左虛的靈魂之力劈成了兩半!

而伍左虛的那團靈魂之力在被陳天的光劍劈成了兩半之後,直接消散在天地之間。

伍左虛看見這一幕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陳天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竟然能夠將自己的靈魂之力活生生劈開!

要知道靈魂之力這種東西本身就是非常飄渺的存在,它並不是實際存在的東西,想要將靈魂之力徹底清除掉,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此時陳天卻做到了!

伍左虛瞪著眼睛沖著陳天喊道:「你剛才是怎麼做到的?」

柳生宗嚴藤間大和紫依雪等人此時也全部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畢竟伍左虛在這個世界上存活了這麼多年,他的靈魂之力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的。

伍左虛的靈魂之力,可以說堪比這個世界上最強悍的靈魂之力!

但是在剛剛交手的過程中,眾人發現陳天的靈魂之力似乎要比伍左虛的靈魂之力更加的恐怖!

這在眾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人類終究是人類,能夠擁有的靈魂之力是非常有限的!

如果說普通武者的靈魂之力就是一張紙的話,那麼伍左虛的靈魂之力絕對能夠堪比一張鐵片!

可惜他們不知道陳天的靈魂之力相當於一把鋼刀!

如果要是想用鋼刀砍斷一張紙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而用鋼刀砍斷一張鐵片,雖然會費些力氣,但也絕對能夠做到。

這也就是伍左虛跟陳天之間的差距。

而陳天此時也打量著伍左虛,心中多多少少也有些震撼。

雖然在剛才的這次交手當中,陳天確實佔據了上風,但是陳天卻發現伍左虛的靈魂之力非常的龐大,龐大到了已經讓陳天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步。

只不過伍左虛的靈魂之力沒有陳天的靈魂之力結實罷了。

但是如果單純比拼靈魂之力的龐大,那麼絕對是伍左虛更勝一籌。

上次在山洞當中,陳天吸收了大量的靈魂之力,然後將自己身體裡面的靈魂之力也提高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

陳天擁有的靈魂之力已經不是正常人能夠想象的。

可即便如此,陳天身體裡面的靈魂之力跟伍左虛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陳天的靈魂之力就相當於是一個湖泊,而伍左虛的靈魂之力則相當於無窮無盡的海洋。

陳天知道這其實並不是伍左虛身體裡面的靈魂之力,而是伍左虛從般若手中借到的力量。

伍左虛的靈魂之力雖然龐大,但是好在伍左虛不懂得如何將自己的靈魂之力凝聚的更加結實一番,而且他使用靈魂之力的方法也非常的簡單!

要不然陳天今天可能真的會輸給伍左虛!

「我承認你的靈魂之力確實非常的恐怖,但是你卻不知道應該如何使用……」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伍左虛說道。

而伍左虛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撇著嘴巴說道:「就算我不知道如何使用這些靈魂之力,你今天也絕對不可能是我的對手,因為我的靈魂之力是無窮無盡的,你能夠斬斷一團靈魂之力,那又能如何?我還有千團萬團我不信你全部都能夠斬斷!」

「是嗎?」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剎那間,無數把金色光劍出現在了陳天的身後!

眾人在看見陳天身後的這些光劍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要知道這些光劍全部都是由陳天身體裡面的靈魂之力所化的,一口氣凝聚出了這麼多的光劍,那得是多麼恐怖的事情啊!

「沒想到這個陳天的靈魂之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紫依雪看著陳天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斬!」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那些光劍彷彿能夠聽到陳天的話一樣,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奔著伍左虛的位置飛了過去!

這些光劍的速度非常驚人,而且不停變換位置,最後就宛如一道颶風長龍一般席捲而來,氣勢十分恐怖!

之前陳天對付比敵人的時候,僅僅就是用一把光劍便能夠輕鬆的解決敵人,但是此時的伍左虛已經擁有了般若神的力量!

所以陳天清楚如果要是光靠一把光劍對付伍左虛那是遠遠不夠的,所以陳天這一次也並沒有隱藏自己的實力!

上萬把光劍蜂擁而上,這個畫面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而紫依雪的臉上也發生了大很大的變化,連忙高聲沖著伍左虛喊道:「般若神小心啊……」

柳生宗嚴聽到了這句話,扭頭淡淡的看了紫依雪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放心吧,現在的般若神已經將他身體裡面的所有力量都爆發出來了,陳天絕對不可能是般若神的對手,神終究是神,人終究是人,人是永遠都沒有辦法戰勝神的……」

「但願是這樣吧……」

紫依雪淡淡回了一句。

雖然陳天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確實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柳生宗嚴依舊非常相信伍左虛能夠打敗陳天。

因為在他們的眼中,伍左虛就是真正的般若神一個神,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個凡人呢?

只不過柳生宗嚴不能確定伍左虛今天是否真的可以在立白山上殺死陳天,即便是不能殺死陳天,那絕對也能夠讓陳天重傷!

如果此時的伍左虛真的是般若神真身的話,陳天可能會輸給他,但是只可惜現在的伍左虛也只不過就是般若神的一個分身罷了,還不足以讓伍左虛殺死陳天!

而另一邊,伍左虛在看見那無數把金色長劍奔著自己的位置飛了過來以後,淡淡一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恐懼。

「陳天,你實在是太天真了……」

伍左虛淡淡一笑,然後緩緩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一團黑色的氣息出現在了他的雙手之間,這團黑色的氣息剛開始也就只有拳頭那麼大。

但是這團黑色的氣息好像是能夠吞噬周圍的力量一般,不停的擴大,最後竟然形成了一個黑色的盾牌。

「去吧……」

伍左虛雙手猛然一推,這塊黑色的盾牌直接擋在了伍左虛的面前。

下一秒,無數把金色長劍跟黑色額的盾牌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砰砰砰……」

一把把金色長劍撞擊在盾牌之上,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輛輛高速行駛的列車撞擊在了牆壁上面。

而且,當光劍撞擊在盾牌上面的時候,爆發出了十分強大的能量衝擊波。

這些道能量衝擊波向四周散去!

柳生宗嚴藤間大和等人在看見這一幕以後,也全部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紛紛開始施展法術保護自己。

而清姬此時也被陳天的法術所保護著,所以暫時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但是之前存活下來的那些般若神信徒卻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因為他們的境界實在是太低了,根本就沒有辦法承受這樣大的能量衝擊!

有些人當場死去,有些人則是重傷倒地。

而清姬之前雖然有了閉魂鏈還有陳天的法術的保護,但是此時面對這樣強大的能量衝擊,清姬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恐懼,她能夠感覺到陳天釋放在自己身體上面的法術正在逐漸變弱,她也不知道這些法術還能堅持多長時間,如果要是堅持不下去的話,那自己也會死在這裡。

而陳天現在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伍左虛的身上,根本就沒有心情去顧及清姬。

幾秒鐘以後,清姬臉上的表情明顯便的痛苦了起來。

紫依雪在看見這一幕之後,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清姬喊道:「快點躲到我的身後……」

「躲到你的身後?」

清姬聽到了紫依雪的這句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元市,市人民醫院,重症病房。

「季顧問,為什麼不告訴她你為她受傷的事情?」

季零坐在病床上,身上穿著病號服,臉上有著病態的蒼白。聽著旁邊的警員,自己的助手的抱怨,他看著自己剛剛掛斷的手機,抿唇:「我說過,這次事情與她無關。」

「怎麼就與她無關了?」助理一臉憤懣,「若不是她亂跑,還不接電話,你會中了歹徒的圈套嗎?」

季零呆愣了一下,將手機放下:「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一會。」

看著季零蒼白的臉色,助理還想說什麼,最終只是扶著季零讓他躺下。

胸前一槍,還差幾厘米就是心臟的位置。

臨出門前,助理還是咕噥一句:「怎麼會喜歡一個殺人犯呢……」

關門聲將助理的咕噥聲衝撞的粉碎,但是依舊在前一刻入了耳。

「是喜歡嗎?」季零輕問。

總是不由自主地去關注她,是喜歡嗎?

會不受控制地去護著她,是喜歡嗎?

總想靠近她,是喜歡嗎?

是的。

心中這樣告訴自己。

因為喜歡,所以才會在有人告訴他,她落在他們手中時會失了分寸,跟著對方離開。

因為喜歡,所以才會在被包圍,在中彈的那一刻,滿腦海都是她。

是的喜歡的。懶人聽書

可是,怎麼可以喜歡呢?

不可以的啊……他,沒有喜歡任何一個人的資格,沒有!

單手覆在眼帘上,薄薄的唇瓣緊抿成一條直線,更顯蒼白,尖銳的下頜緊繃著,銳利而生冷。



手術成功,尤歡依舊昏迷著被送入重症監護病房,風玫站在外面看進去,尤歡小小的身體上插滿了各種管子,被儀器淹沒。

若是尤他能夠來醫院,看到這般的尤歡,她會如何?

風玫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尤他曾經一度最恨的人就是這個弟弟,恨到想殺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