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教的人以芙蓉為誘餌也不是一件沒有可能的事。

但想要讓他們接受卻是有些艱難,特別是大吾和米可利。

「那怎麼辦?總不可能就這麼看著芙蓉落入到他們的手中吧?」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米可利也出聲了。

讓他在知道芙蓉有危險的情況下,視而不見,這是他做不到的事情。

這次如果他真的放棄救芙蓉,那麼這件事絕對會成為他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而且還是那種只要想起來就會後悔的事情,內心的愧疚絕對會伴隨他一輩子是,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沒錯!芙蓉一定要救!」大吾也是擲地有聲地說道,眼中的堅定是誰都無法撼動的東西。

看到大吾和米可利堅定的眼神,青木心中還是非常欣慰的,這樣的人才能夠擔任豐緣地區的冠軍,他們有這樣的潛力以及品質。

希羅娜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說道,「我想,你們可能是誤會渡的意思,如果他是一個會隨意放棄同伴的人,你們會和他做朋友嗎?」

之所以這麼說,是希羅娜看到了渡臉上的無奈。

他有話想說,但還沒開口,話語權就被大吾和米可利給搶去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說,我們現在立刻飛過去肯定是來不及了,而且有可能會中埋伏,與其急匆匆地衝過去,不如先從長計議一下,商量好對策,在確保自身安全的情況下再去救芙蓉。

我相信芙蓉肯定也不希望因為她的事,導致我們所有人都和她一起陷入危局之中。」

渡終於是有時間能夠解釋一下,要是因為這件事情和豐緣地區的眾人交惡,那估計是他援交渡這輩子做得最傻的一件事情。

想他渡雖然是御龍家族的嫡系成員,但卻並非出生在御龍家族中,幼時的生活只是比普通人家稍微好一點罷了,初始精靈也和一眾聯盟訓練家差不多,是一隻小火龍!

他在小時候其實並未怎麼受到御龍家族的關注,但奈何渡從小就很會做人,擁有一個絕佳的技能,那就是交朋友,而且交的朋友還都是那些潛力巨大的朋友,這才慢慢地通過人傳人,傳聞關東地區常磐市有一個潛力非凡的小傢伙,才吸引到了御龍家族的注意。

才被御龍家族發現原來他們家族有一個這麼天才的少年流落在外,而且按照血脈關係還能確定是御龍家族主支三年內的族人。

最後被御龍家族帶回城都地區煙墨市,然後按照御龍家族嫡系成員的傳統,擁有一次進入到御龍家族龍穴的機會,渡也運氣好到爆棚的收服了一隻資質非常不錯的迷你龍,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成為了御龍家族的頭牌。

在擁有這樣的地位后,渡還是沒有任何的膨脹,依舊保持自己良好的習慣,交朋友!

交朋友對於渡來說,可不是說說而已,他的朋友幾乎遍布整個精靈世界。

所以,想讓這樣一個人,放棄救同伴,青木相信渡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芙蓉肯定是要救,但渡說的也很有道理。

一時間眾人再次有些沉默,不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該怎麼辦。

大吾和米可利非常默契地看向青木,從說出了芙蓉可能有危險后,青木就沒有開過口,以大吾和米可利對於青木的了解,他們相信青木能夠做出最正確的決定。

「渡說得很有道理,我們不能因為救芙蓉就讓我們所有人都陷入到可能會進入的危險中。」青木沉聲道。

聽到青木的話,大吾和米可利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青木也看到了他們的表情,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但是芙蓉我們也要救,而且還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救,否則可能來不及。

所以我建議我們兵分兩路,一隊人在後面以最快的速度追趕,然後派遣一個速度最快而且實力也足夠強人去救援,順便也算是探路,看是否真的有對方的埋伏。」

這就是青木的計劃。

但這個計劃中,有一環非常危險,甚至可以說是將這次行動所有的危險都一個人抗在了肩膀上。

這對在這裡的六個人中任何的一個人,都是非常危險的事情,而且以最快速度去的那個人還真不一定能夠救下芙蓉,很有可能把自己也搭進去了。

所以對這個人的實力要求很高,至少需要能夠拖延到後面的人趕到。

聽到青木這次給出的建議,這是他們在如此被動的情況下,在所有的計劃中機會最大,同樣也是危險最小的一個。

當然,是對大部分人來說,對於那個一馬當先衝過去的人,無異於沖向虎山。

「我去!(看來只有我去了!)的」大吾和渡兩個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開口。

在他們看來,目前的幾人中,能夠再次提速的就只有渡的快龍和大吾的化石翼龍了,他們這兩隻精靈都還沒有達到極限速度,如果想要提速,還是能夠做到的,特別是渡的快龍。

而米可利、希羅娜和卡露乃三人都沒有自己的飛行精靈,他們三個人就在第一時間被排除。

至於青木,他的暴飛龍雖然是所有飛行精靈中等級最低的,但可能是天賦的原因,導致他在飛行的時候居然能夠勉強媲美渡的那隻距離冠軍第一道關卡只差臨門一腳的快龍。

但這已經是暴飛龍的極限,再想要提速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青木也被渡和大吾排除在外。

兩人異口同聲說話也讓他們自己都有些驚訝,對視一眼。

大吾對之前渡給建議時的那最後一絲芥蒂給抹除了,而渡則非常欣賞大吾的責任和擔當。

說實話,在這裡的六個人中,只有青木的實力渡有些捉摸不透,其餘的人還真的都不如他,就算是戰鬥狂希羅娜也同樣如此,畢竟渡的年齡比他們平均要大兩歲左右,他連參加神奧大賽的資格都沒有,就是因為年齡過大。

不過兩人顯然是都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

渡是認為這裡自己最強,年齡也最大,這件事情就應該讓他來。

大吾則是從青木的手中得到了大嘴娃的超進化石后,對自己的實力更加有自信,而且他的精靈大部分都是鋼系精靈,防禦能力比較強大,能夠拖延住最長的時間。

「還是讓我去吧,我年齡最大,比你們多活幾年,身上的底蘊也比你們豐厚。」渡開口道。

「不,還是我去,我的精靈都是鋼系和岩石系的精靈,能夠抵禦住最強的衝擊,就算是遇到了埋伏也能堅持到你們的救援。」大吾也開道。

就在兩人準備為誰先去「赴死」準備三千字辯論文討論的時候,沉默了許久的青木再次開口。

「別搶了,這個提議是我提出來的,所以這次由我去!你們兩個再在哪裡浪費時間,救援可能就要來不及了!

而且就算是你們的精靈能夠再次提速,速度還是慢了一點,這次我去最合適!」青木斬釘截鐵地說道,就開始做準備。

「我的快龍還能再提速,可是你的暴飛龍已經到極限了…」渡忍不住開口。

雖然渡對青木的實力還是比較有信心的,現在讓他和青木戰鬥,他還真的不敢保證自己能夠百分百地獲勝,但對於青木的速度,他持懷疑態度。

冷婚蜜愛:總裁誘妻入局 「除了我之外,你們沒有人能夠知道超能力印記消失的準確位置,也沒有特殊的超能力能夠找到可能埋伏在周圍的神教眾人,到時候就算是你們對自己的實力再自信,進入到埋伏圈,也說不定會會和芙蓉一樣的結局!

而且你們在中了埋伏后,可能連傳遞信息的手段都沒有。」青木一點點地說出大吾和渡不合適的地方。

他提出了這個建議,就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提出來的,所以這次衝鋒陷陣的任務肯定也是他最合適。

「那你除非還有一隻速度更快的精靈。」希羅娜開口道。

總裁,滾出去! 在她看來,這次最合適的也是渡,就連大吾也稍微差了一點。

不過在這件事情發生后,不論是希羅娜還是卡露乃,亦或是米可利,都覺得下次一定要培養一隻飛行精靈,否則太不方便。

在精靈世界中還沒感覺這麼明顯,在這裡感覺沒有飛行精靈寸步難行。

青木搖搖頭沒有解釋。

雖然他不是很願意在這麼多人面前展示這個,但現在處於危急時刻,而且等回到精靈世界后,本就是要公布的事情。

「我對你們是百分百的信任,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給我保守住這個秘密,等到時機到了的時候,我肯定會選擇公布。」青木沒頭沒腦地這麼說了一句,所有人除了大吾之外都沒有聽懂。

當然,大吾聽懂了,瞪大著眼睛看著青木已經他身下的暴飛龍,不敢置信地問道,「青木,難道你的暴飛龍也能…」

說到一半沒有說下去。

其實大吾想問的是,難道青木的暴飛龍也能夠進行超進化?!

在大吾知道超進化后,青木就給他普及過一些常識,比如說不是每一種精靈都能夠進行超進化的,比如說他的太古盔甲和搖籃百合沒法進行超進化。

所以大吾知道了超進化僅僅是屬於少部分精靈的一種特殊能力,而這種特殊的能力,會讓這類精靈的成長上限變得更高,潛力變得更加巨大。

青木點點頭,從口袋中拿出三枚精靈球,召喚出三隻精靈。

沙奈朵、火焰雞以及耿鬼。

渡看到青木都在做準備了,也就沒有再多說,反正等會如果青木的飛行速度不達標的話,他隨時做好了衝出去的準備。

在這件人命關天的事情上,他不會選擇想讓。

能力有多大,責任就有多大,這是渡一直所信奉的事情。

「沙奈朵,等會我有些比較緊急的事情所以要先走,等會你跟著大吾他們,給他們指路,告訴他們我的方位,如果說你感知到我的超能力出現了劇烈的波動,就讓他們小心。」青木對沙奈朵囑咐道。

聽到青木有可能會有危險,沙奈朵顯得有些焦急,但她已經不再是曾經那個抱著青木手臂撒嬌的小姑娘了,她知道這是她這次所需要做的事,雖然讓她有些難以接受,不過還是咬著牙堅定地點點頭。

希羅娜和卡露乃也都是有沙奈朵的訓練家,所以她們能夠明顯地感受到沙奈朵的失落和無奈。

一時間,兩人都將青木的這隻沙奈朵當成了自己的精靈,拉著她的手一頓安慰。

青木沒有太的時間去照顧沙奈朵的心情,她已經不是一隻幼小的精靈了,擁有天王級巔峰實力的她早就可以獨當一面,這是她所應該承受的壓力。

之後的變化才是真的把眾人包括大吾在內人,都給震驚到。

「超進化!暴飛龍!」青木手中出現一枚鑰石,低喝一聲。

「吼!!!」伴隨著暴飛龍振奮人心的龍吼,大量七彩的超進化能量將其和青木全都包裹了起來。

此刻,暴飛龍和青木的意志,連接在了一起!

當七彩的超進化能量散去之後,真正的腥紅之月——超級暴飛龍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而對於暴飛龍的變化,渡等人真的是被嚇到了,他們的認知被顛覆,而且還是那種,拿起來,狠狠地揉兩把,然後用力地摔在地上,使勁地踩兩腳,再補兩腳的腦那種顛覆。

暴飛龍居然還能再進化?

而且這個樣子的暴飛龍….好帥啊!

就在渡他們愣神的時候,此刻出現在大吾腦海中的只有一個問題,自己在不久前讓精靈進行超進化的時候,有沒有和現在的青木一樣帥?

在那一剎那,大吾甚至已經將他以後這輩子所有精靈進行超進化的動作給想好了,乃至鑰石究竟要如何帶在身上的構思都有了。

青木沒有理睬震驚的眾人,第一次見識到超進化的確是這樣的,就像是自認學識淵博的人進了科學院一樣。

「耿鬼,將火焰雞的特性轉移到暴飛龍的身上。」青木對耿鬼說道。

這就是青木最後的底牌,他的速度擔當,超級暴飛龍,加上火焰雞的加速特性,再加上藍天石板碎塊!

按照青木的命令,耿鬼以最快的速度通過扮演以及特性互換將加速特性轉移到了超級暴飛龍的身上,然後自己鑽進了青木的影子中。

而火焰雞則被青木收了起來。

「各位,我先走一步!你們路上注意安全!」青木淡淡地說了一句,拍一下超級暴飛龍的脖子。

一瞬間,超級暴飛龍就像是一支拉滿弦的弓所射出的利箭,速度完全碾壓了此刻渡的快龍以及大吾的化石翼龍。

而且因為加速特性的原因,超級暴飛龍的速度還在以一個恐怖的速度瘋狂加快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

當青木乘坐著超級暴飛龍完全消失的時候,渡他們才反應過來。

看著速度如此恐怖的超級暴飛龍,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是…什麼?」終於,還是渡率先開口問道。

此刻渡和米可利乘坐他的快龍,卡露乃和希羅娜乘坐渡的噴火龍,以及被她們安撫好了的沙奈朵,至於大吾,還是一個人乘坐他的化石翼龍。

但此刻渡和米可利,還有乘坐噴火龍背上希羅娜和卡露乃都顯得有些沒看懂。

不過還好,他們在所有人的臉上審視了半天後,終於是在大吾的臉上找到了那一絲自得!

而且從剛剛大吾說的話中,他們也聽出了大吾對於青木準備做什麼是有一定猜測的。

大吾知道的比他們多!

這是此刻四人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所有人都將視線轉移到了大吾的身上。

大吾被他們的眼神看得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沒辦法,本來如果是一群人都對這個情況不知道,那麼還好說,大不了大家一起當「傻子」。

但這個時候卻在人群中出現了這麼一個人,他知道得比所有人都多,在別人都像「傻子」一樣震驚的時候,他卻在偷偷自得,這讓他們怎麼能夠忍受。

所謂「鶴立雞群」,大吾這是犯了「眾怒」。

沒辦法,大吾只能說道,「這是超進化,是青木發現的一種特殊的進化方式,暫時還沒來得及公布,但相信這次的事情結束,回到精靈世界后他會告訴所有人的,只不過要以一種負面影響最小的方式。

他剛剛離開的時候說對你們絕對信任,所以才展示在了你們的面前,我希望你們在他準備好之前,都不要將這件事說出去,不要辜負了他的信任。」

稍微停頓了一下,大吾繼續說道,「其實我這也是第二次見到,第一次見的時候和你們差不多,具體的細節因為我答應了青木不能多說,所以如果你們想要了解更多,不如等這次救出芙蓉后你們再好好問他。」

大吾是答應了青木的,能夠說這麼多已經是看在青木的對他們的信任上了,再多說大吾就要覺得是自己沒有說到做到了。

超進化…

眾人的心中都多出了這三個字。

剛剛暴飛龍超進化的那震撼的一幕顯然是印進了他們的腦中,但所有的東西都只能等到救出芙蓉后再好好問青木。

而此刻的青木卻是乘坐在超級暴飛龍的背上,以最快的速度朝著芙蓉的超能力印記所消失的地方全速飛去!

當加速特性疊加層數到最大的時候,超級暴飛龍的速度簡直恐怖,所有原本準備攔路的飛行精靈剛剛準備衝上去,就只能看到超級暴飛龍的尾巴。

青木真正地體驗了一次,只要我速度足夠快,你就打不到我的那種快感。

在飛行的途中,青木突然對暴飛龍傳音道,「好了,不用再刻意壓制了,這個時候或許是最適合你突破的時候!」

沒錯,此刻暴飛龍的等級已經達到了74級,距離准冠軍的層次只有一步之遙。

其實在進入這片大陸沒多久,全力培養暴飛龍的青木就已經知道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准天王的巔峰。

但是因為按照青木對暴飛龍培養的一貫方式,都是在他準備突破一道關卡的時候更多地醞釀和積蓄一下,這樣有利於暴飛龍在突破后實力的提升。

此時暴飛龍已經壓制了一段時間,雖然距離青木的要求還有些遠,但非常時刻當然有非常的應對方式。

突破到准冠軍的暴飛龍會有一個不大不小的質變,而這個質變會讓他的速度再次得到提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