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古諺也別無他法,他雖然知道即便任由沈旻吞食了他那胞弟想要晉入造化境也僅有不到三成的成功率,可他卻並不敢去冒險。

一旦沈旻真的晉入成功。那今日的局面,或許又該是另外一幕。

「古諺大哥,沒事吧?」小炎見到古諺這臉色,也是一驚,連忙道。

古諺微微搖頭,剛欲說話。面色突然一寒,猛的抬頭。只見得遠處一道光影暴掠而來,大手一探,就要對著那沈旻的屍體抓去。

「你找死!」

古諺冷喝,雙指並曲,就欲點出。

那道光影之前顯然是見到了古諺那極端恐怖的一指,因此見狀也是一駭,那掠出的身形竟是頓了一下,而正是這一頓之間,小炎也是反應過來,一聲怒吼,便是暴沖而出,兇狠拳風,狠狠的轟向那道光影。

嘭!


狂猛的勁風席捲開來,小炎急退數步,那道光影也是露出身影,正是那秦獅。

「哼。」

古諺眼神冰冷,心神一動,天玄古屍也是立即趕了過來,出現在那秦獅面前,將其攔下。

「你還想幫這沈旻報仇?」古諺陰沉的盯著秦獅,緩緩的道。

秦獅聞言,頓時乾笑一聲,那看向古諺的目光中充滿著忌憚,沈旻隕落,這對他同樣造成了極大的震撼,而他的實力與沈旻相仿,這樣說來,顯然眼前的古諺同樣有著斬殺他的能力,更何況,在那一旁,還有著一具讓得他頭疼無比的天玄古屍。

他與沈旻之間,本就沒什麼交情,此番所出手幫忙,完全是因為後者給予了極為豐厚的條件,但眼下沈旻都已隕落,那種交易就沒了存在意義,再讓得他來對如此棘手的古諺為敵,那就沒必要了。

「古諺兄弟說得什麼話,我與沈旻可沒深厚交情,犯不著為他報仇。」

秦獅笑了笑,旋即看了一眼沈旻的屍體,目光閃爍,道:「只是想和古諺小哥做個交易,要不,將這沈旻的屍體給我如何?」

古諺雙目微眯,盯著秦獅,後者也是笑著面對著他,一臉的老奸巨猾。

「抱歉,這個要求恐怕不能答應。」古諺淡淡一笑,沈旻體內,有著另外一半傳承精血,小炎需要這個,雖然那道傳承精血已被沈旻煉化,但古諺卻是有著手段將其逼出來。

秦獅聞言,面色微微變了變,乾笑道:「古諺小哥不考慮考慮?在這小獸域,能夠多結識一位朋友,總歸是好的。」

「莫非秦獅兄不想交我這麼一個朋友?」古諺似笑非笑的道。

秦獅嘴角抽搐了一下,旋即他瞥了一眼一旁距他僅有不到十步的天玄古屍,再看看那警惕的將他盯著的小炎,最終身體還是緩緩鬆懈下來,聲音略顯乾澀的道:「怎麼可能,能夠跟古諺兄不打不相識,本王也是高興得很。」

古諺微笑,旋即袖袍一揮,乾坤古卷掠出,直接便是將地面上那沈旻的屍體給吸了進去。

而那秦獅見狀,終是暗中嘆了一口氣,眼中掠過一抹失望之色。

他這神態,倒是被古諺看在眼中,當即心中有些奇怪,這秦獅難道也知道沈旻體內那一半傳承精血?

而隨著沈旻的屍體消失,這雷淵山上,原本凝固的氣氛,也是悄然的散開,那陳通等人見狀,目光對視一眼,旋即陡然單膝跪下,在那更後面,一些雷淵山的護衛猶豫著,但最終還是帶著一些茫然的跪了下去,在雷淵山,陳通五將顯然都有著不小的號召力。

「請炎將封帥!」

低沉的喝聲,在這雷淵山上傳盪開來,而那些雷淵山的護衛,也是跟著喝出聲來,一時間,雷鳴般的喝聲,在天空上回蕩。

更多的雷淵山人馬,略微有些慌亂的望著這一幕,這雷淵山,是要易主了么?

蒙山與那天鱷將也是有些驚慌,但沈旻的隕落,也是令得他們失去了所有的底氣,這個時候,竟不敢出聲阻攔。

轟隆隆!

而也就是此處,那雷淵山之下,突然有著轟隆聲響起,再然後,眾人便是見到一股鋼鐵般的黑色洪流,攜帶著驚天般的凶煞之氣,席捲而來。

那是吞蛟衛。

「請炎將封帥!」

吞蛟衛在距山巔還有一些距離時陡然停頓,而後皆是單膝跪下,整齊的低吼聲,猶如怒嘯般傳出。

嘩啦啦。

隨著吞蛟衛那股氣勢席捲而來,那雷淵山上,一些還要徘徊之中的雷淵山強者,也終是一咬牙,然後那漫山遍野便是有著黑壓壓的人影跪伏下來。

「請炎將封帥!」

天空上,那些屬於雷淵山疆域範圍之內的勢力頭頭腦腦,見到這一幕,也是明白了眼下情形,沈旻隕落,而雷淵山中,有著這威望成為妖帥的,也就唯有小炎最為適合。

既然這種結果無法更改,那還是趕緊和這位信任妖帥打好點關係吧,免得以後日子難過。

古諺望著眼前這壯觀一幕,蒼白的臉龐上也是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他是人類,不管實力有多強,這雷淵山的人都很難認同他成為新任妖帥,而且他本身也並不喜歡,所以,這個位置若是能夠讓得小炎掌控,那自然是最完美的結果。

所以,他此時也是看向了小炎,微微點頭。

炎見狀,略作猶豫,也是應了下來,雷淵山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勢力,如果能夠掌控在手,這對他們而言會有著不小的好處。

在那眾目睽睽之下,小炎身形一動,掠上半空,虎目掃視著全場,最後看向了那蒙山與天鱷將,沉聲道:「你二人可服?」

蒙山兩人聞言,面色頓時微微一變,在那周圍無數道針刺般的目光注視下,他們猶豫再三,終還是單膝跪了下來,這個時候,他們喪失了所有對抗的勇氣。

炎見狀,這才點頭,接著視線便是看向了那唯一還站著的思渺,道:「你若是不願留在雷淵山,便可離去。」

「哼,真是威風呢。」

思渺盯著那蛟背熊腰的小炎,旋即輕哼了一聲,臉頰卻是逐漸的泛紅起來,然後也是單膝跪下,竟是再沒了以往的那種嬌蠻,而且,最讓得陳通等人驚愕的是,這姑娘當初在沈旻收其為將時,都未曾這般乖巧過。

此時此刻,雷淵山上下,方才是徹底的失去了所有的抵抗。

炎腳踏天空,虎目掃視,最後大手一揮,倒是頗有一番威嚴,那低沉喝聲,也是在這雷淵山上,回蕩而起。

「雷淵山中,一切事物不變,保留前任,除了妖帥之位!」

「恭賀炎帥!」

無數人垂下頭顱,那蘊含著恭敬的整齊喝聲,浩浩蕩蕩的在這天地間回蕩而起。

而在這浩蕩聲中,雷淵山,終是易主!(未完待續)

… 雷淵山上所發生的事,在短短三天的時間,便是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席捲了整個小獸域。5,.2≈3wx.

而這消息所造成的轟動,也並沒有出乎任何人的意料,整個小獸域,都是因此而沸騰,一名妖帥的隕落,對於小獸域而言,這絕對不是什麼稀鬆平常的事。

沈旻雖說在八大妖帥中,並算不得太過的出眾,但不管怎麼樣,他畢竟是妖帥,這麼多年來,也是有著無數實力不弱的強者試圖對其發起挑戰,但最終,他們都是成為了沈旻頭頂上那妖帥光環的一道光斑,只是讓得後者的名聲,愈發的強大而已……

然而現在,這位矗立在小獸域十數年的強大妖帥,卻是陡然隕落。

而且,將其斬殺的,並非是小獸域中的強者,而是一名人類……

這個消息的傳開,無疑是引起了不小的嘩然,不少有所實力的強者略感不忿,一個人類,竟然敢在小獸域如此的張狂,不過,不忿歸不忿,但這一次,卻並沒有再如同古諺打敗曹贏那次一般,會有著不少強者前去尋其麻煩,畢竟無論如何,能夠擁有著斬殺妖帥實力的強者,在這的小獸域之中,堪稱鳳毛麟角……

當然,這種大震動,自然也引來了小獸域中那些不弱於甚至超越雷淵山的龐然大物的注視,一些人蠢蠢欲動,但最終還是按耐了下來,畢竟那雷淵山如今的妖帥,並不是那位人類,而同樣是一位妖獸強者。

古諺讓小炎去坐那妖帥之位。顯然是一件相當明智的事情。如今的他雖然有所實力。但還並沒有達到那種可以無視天下群雄的地步,所以,在這裡,他還是需要略作收斂,因為他很清楚,如果這妖帥之位由他來的話,不僅那雷淵山諸多強者不會服從,恐怕第二天。就會有著其他同為妖帥的實力大舉進攻而來。

不過即便是如此,這段時間,雷淵山顯然也是處於了風頭浪尖,好在雷淵山易主之後,也並沒有任何的變動,那安靜的大山之中,彷彿除了妖帥有所變化之外,其餘的,皆是如同尋常一般的安靜……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緊緊注視著雷淵山的視線。終是因為那種如常的安靜,開始收回。但唯有知情人方才能夠知道,一些暴風雨,總會在暗中悄然的凝聚。

在獸域,特別還是這混亂之極的小獸域,想要守得安穩,可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雷淵山。

一座幽靜後山中,古諺盤坐青石之上,磅礴的靈力滾盪在其周身,而後順著其呼吸,化為條條氣龍,鑽入他鼻息之間。

而在靈力的灌注下,古諺的氣息,卻是愈發的平和,而在那平和之下,則是一種猶如大海般的無窮無盡。

唰。

遠處有著破風聲傳來,而後一道熟悉的壯碩身影便是落下,古諺雙目微睜,望著那來到身旁的小炎,這段時間,小炎逐漸的掌控了雷淵山,那原本便是顯得有些兇狠的臉龐,如今也是隱隱的有了一絲威嚴。

「雷淵山如今應該徹底平定了吧?」古諺望著小炎,笑道。

雖說沈旻隕落,雷淵山中,大部分的大將都是選擇歸順,但依舊有著一些強者對沈旻有所忠誠,這十天時間來,倒也是因此出現了一些,不過這些剛起,便是被小炎以雷霆手段徹底抹殺,並且也未傳出太多的風聲。

憑藉著陳通等人的協助,這雷淵山,顯然也是逐漸的在盡數落入小炎的掌控,畢竟這一年之中,他在雷淵山中的聲望,也是僅次於沈旻,如今沈旻隕落,他順位而上,倒是理所理當,至於所謂的奪位,這在獸域倒並不算太過反逆的事。

這裡信奉力量至上,若是一個首領的實力尚不及屬下,那即便是被人取代,那也是理所應當。

「嗯。」小炎點點頭,咧嘴笑道:「蒙山與那天鱷將心中怕是有些反意,不過暫時也不敢有動靜,我會讓陳通他們盯著,只要他們敢亂動念頭,我就能夠將他們抹除而去。」

古諺緩緩點頭,那蒙山二人倒是老鼠屎,留著是有點麻煩,不過也不能明著除掉,只能等他們自己按耐不住方才是上策。

當然古諺也不怕他們翻出什麼浪花來,沒了沈旻撐腰,他們也難以對他造成什麼威脅……

「古諺大哥的傷勢怎麼樣了?」小炎望著古諺,後者的狀態在這段時間的休養中已是盡數的恢復,再也不復當日那般的虛弱。

「已無大礙。」

古諺搖搖頭,旋即低頭看了一眼雙指,那種力量,是他在晉入神相境后,方才能夠憑藉著體內精血以及本源靈力,將神雷碑以及神玄碑的力量略作平衡,而顯然,那種攻擊的凌厲程度異常的可怕,兩大神物合併的力量,可並不是說著玩的……

只是可惜,這種力量,對自身的損耗太大了。

「倒是你……你的實力雖然已是不弱,但若是放眼如今的八大妖帥,你或許是最弱的。」古諺看向小炎,道。


小炎點點頭,雖然他是強勢崛起,但畢竟與那些老妖怪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時間,而這種時間上的差距,他只能用其他的方式來彌補,比如傳承精血……

古諺看著小炎望過來的目光,也是一笑,旋即袖袍一揮,乾坤古卷掠出並且迅速膨脹開來,而後身形一動,掠入古卷之中。

「跟我來,這精血傳承,也該取出來了……」

乾坤古卷中,一具龐大的灰暗巨虎屍體漂浮著,一股股濃濃的血腥味道從上面瀰漫開來,隨著沈旻生機的徹底散去,他的身體,最終也是再度變回了本體模樣。

古諺出現在半空,他望著那灰暗巨虎的屍體,雙目微眯。

「古諺大哥,那傳承精血已被沈旻煉化,難道還能弄出來不成?」小炎跟進來,他望著那巨蛟屍體,問道。

「別人或許挺難辦到……」

古諺笑笑,手掌一握,一道黑色漩渦便是浮現出來,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瀰漫而開:「我卻並非做不到?」

話音一落,古諺屈指一彈,那黑色漩渦便是呼嘯而出,懸浮在那灰暗巨虎身體之上,吞噬之力散發間,猶如一張巨口,將那灰暗巨蛟,一點點的吞噬而進。

灰暗巨虎,在黑洞之中逐漸的消失著,約莫半個時辰左右,終是徹徹底底的消失而去,甚至連一絲血肉,骨骸,都是徹底不留。

嗡!

而當那灰暗巨虎徹底消失著,那道黑洞,也是陡然間震動起來,旋即竟是有著一道道極為磅礴而精純的能量光柱自其中穿射而出,遠遠看去,猶如烈日升騰,霞光萬道。

古諺望著這一幕,手掌一握,那黑色漩渦便是化為黑光鑽回他的體內,而那半空中,一道人頭大小的血色光球,則是憑空浮現。

在那血色光球之中,古諺能夠察覺到一股異常精純的能量波動,光球表面,血紋凝聚,彷彿是化為了一頭仰天咆哮的血蛟。

那是九幽魔蛟!

「果然是那另外一半的傳承精血!」小炎望著那道血色光球,臉龐上也是有著喜色升騰起來。

古諺微微一笑,這傳承精血雖然是被沈旻煉化,但畢竟也是煉化進他的血肉中,而現在古諺連他的血肉都是給煉化了去,這些傳承精血自然也就再度出來了,憑藉著神玄碑的力量,只要沈旻體內的力量並沒有徹底的與傳承精血融合在一起,古諺終歸是有辦法的。


「將這一半傳承精血吸收了,你的實力怕是會暴漲了……」

古諺說到此處,卻是咂了咂嘴,想他辛辛苦苦一路苦修,到現在都才一重神相境,但小炎卻是依靠精血飆升實力,雖說這跟體質有些關係,也著實讓人有些不太平衡。不過轉念一想自己那超越實力的戰鬥力,他這才稍感欣慰,總算是彌補了一些……


古諺聲音落下,袖袍一揮,那血色光球便是落下來,然後被小炎一把抓住,然而,就在他將要動手煉化時,嘴中卻是發出一道驚咦之聲。

「嗯?」

古諺抬頭,看了一眼小炎。

小炎一手抓住血色光球,輕輕一握,只見得那血色光球中有著一道血色光華升騰起來,旋即光華一絲絲的散去,竟是化為了一道約莫巴掌大小,呈現三角形的古老銅片……

銅片之上,布滿著一些暗綠色澤,看上去猶如歲月所留下的污垢,而在那銅片一角,則是能夠隱約的看見兩個古老的字體。

古諺湊過去看了一眼,眉頭卻是皺了起來,什麼東西?

小炎磨挲著這古老銅片,手掌磨挲著下巴,他似是在想著什麼,好半晌之後,手掌方才重重拍在了那銅片上,一對虎目,泛著灼灼亮光的盯著古諺。

「古諺大哥……我知道這是什麼!」

「哦?」古諺挑挑眉頭。

小炎咧嘴一笑:「古諺聽說過遠古神物寶庫沒?」

「遠古神物寶庫?」(未完待續。。)

… 「遠古神物寶庫?」

古諺雙目微眯,對於遠古神物,他自然不會陌生,在他體內的神玄碑,正在那神物榜上高居第二之物,而且當日陸河為了對付那魔皇,也是祭出了在那遠古神物榜上排名第六的「滅世龍盤」這才得以將那冥皇抹殺。∝,.2

這些遠古神物,皆是擁有著莫大的力量,若是在實力強橫的人手中,則是能夠發揮出驚人的威力,有時候,即便是越級殺敵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例子更是不勝枚舉。

而每一件遠古神物的出世,毫無疑問的都將會引得無數強者眼紅爭奪,而眼下這遠古神物寶庫,又是個什麼情況?

「據我所知,在小獸域之中的某個地方,有著一座遠古流傳下來的遠古神物寶庫。」

「在那寶庫之中,有著諸多令人眼紅的遠古神物,每一件,都是有著巨大的威力。」

小炎咧嘴笑道:「這座遠古神物寶庫,由小獸域八大妖帥勢力共同守護,而每三年,寶庫便是會開啟一次,而那時候,也會是整個小獸域最為火暴的時段,甚至連一些不屬於這裡的勢力都會插手進來,試圖分得一杯羹。」

「不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