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中,蒼夜腳踩不八不丁,大口大口喘息,渾身氣血黯淡,原本泛濫成海的白金色流焰只剩薄薄一層。

第八輪已經結束,接下來將是整場賭鬥的最後一輪,也是最為兇險的一輪,前面八輪,他幾乎是以橫掃之勢接連獲勝,然人力有窮時,即便是完美之軀,達到了傳說中的極限,在這近乎透支的消耗下,體力也已基本告罄。

而他此時所要面對的對手,二十七名在場下養精蓄銳,以逸待勞,實力最強的化海境武衛。

明眼人都看得出蒼夜此時已經筋疲力盡,勉力堅持,氣血經過頻繁的爆發也已黯淡,戰力下跌得厲害,難以和先前的巔峰相提並論。

倚劍歌行 ,看台上的觀眾拭目以待。

「終於等到這個時刻,你死定了。」趙摩晟輕噓一口氣,面容沉靜,和先前的癲狂判若兩人,望著場中那即便疲憊依然昂首挺立的身影陰森一笑。

「哈哈,他死定了,摩晟哥是不會放過這個痛打落水狗的機會!」趙摩崖哈哈大笑,眼中滿是嘲諷,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卑賤小子,終究還是被趙氏子弟玩死了。

「可恥。」樹梢上,趙韻嵐柳眉一抬,目光如電,口中吐出冰冷的兩個字。

「這場賭鬥卻是摩晟贏了,只是這最後一輪不知他會選擇何種方式結束,此次他倒是能在父親眼中挽回一些分數。」

趙|紫陽目光流轉,落在場中那位屢創奇迹的少年身上,搖了搖頭,輕輕嘆息一聲:「可惜了。」

「夜狼哥哥,加油!萌萌相信你一定會贏,你是最棒的!」

「加油,加油,加油!」

趙萌萌爬上了護欄,站在巴掌寬的欄面上,沖著下方的蒼夜使勁的揮了揮拳頭,全然不顧再向前三寸便是數丈高的懸空。

「我一定會取得最後的勝利!」

蒼夜轉過頭,喘著粗氣,比了個大拇指回應小丫頭,爾後眼神沉靜的望著緩緩逼上前的二十七人,胸中戰意燃燒澎湃。 (ps:上架前最後一章公共章節,求支持,順祝各位除夕快樂!)

他很累,氣血幾乎枯竭,護體的白金色流焰已經黯淡,擁有完美之軀的他只需一刻鐘的時間休息,便能恢復巔峰狀態下的六成戰力。

但,二十七名對手已經逼殺過來。

「壓力還不夠大,還不夠!」

蒼夜深吸一口氣,舒緩身軀的疲倦,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困頓於換血巔峰的他終於感受到了在血脈深處那如關似壩的隘卡,一股從未感受過的強大氣息自這些隘卡後方傳來,讓他的氣血為之躁動。

換血圓滿,半步玄關。

達到這一步,蒼夜已經觸摸到了玄關境的門檻,只需積蓄氣血,養神靜心,便可沖關破境,沖開玄關大門,倍增氣血。

自踏入演武場,接受趙摩晟那極不公平的賭鬥后,蒼夜就敏銳的感受到了冥冥之中的一線模糊靈機,因勢導利,將危險當做契機,尋求突破,是以他以橫掃之勢,一路狂飆,連勝下去,在給對手造成壓力的同時,也在為自己積累一種勢。

面對的局面越險,對手越強,給他造成的壓力越大,寓益於害,則蘊藏在危險中的契機越大,所謂火里種金蓮,便是如此。

第九輪搏殺的二十七名武衛與前面八輪上場的人一樣,身著黑色武服,手提百煅精鐵所鑄的兵器,唯有表情與先前之人有異,他們的表情太過平靜,仿似面臨的不是一場生死搏殺,而是吃飯喝水般平常的小事。

「第九輪,開始。」

趙|紫陽的聲音自高台上傳來,那二十七名武衛迅速分散,交替補位,眨眼間就完成了布局,形成了三層包圍圈,將蒼夜圍在其中。

對方在人數上佔據了絕對優勢,且實力都極為強悍,一水兒的化海境,無論如何閃避輾轉,都難以避免落入他們包圍的下場,與其浪費體力徒勞無功,倒不如抓緊時間休息恢復體力和氣血。

「限制空隙,以多攻少?這樣的戰術先前不是試過了么,還不死心?」蒼夜沒有妄動,任由對方將自己包圍,心中生出一絲疑惑。

趙摩晟這幾次和自己的碰撞,雖被壓入下風,但他作為趙氏的嫡子絕非浪得虛名,此刻在最關鍵的一戰居然祭出之前失敗的戰術,讓蒼夜心頭升起一抹不妙。

「夜狼,你連勝八輪,連斬一百零四名武衛,實力之強,資質之高,為我平生所見。」


崇禎八年 ,他濃眉大眼,面上帶著一抹憨厚,眉目有一團英氣,渾身洋溢著炙熱的氣息,身周有火光縈繞,仿似浴火而行的火神,望向蒼夜的目光中有欣賞,讚歎以及濃郁的惋惜,似見到一件稀世寶玉被砸成粉碎。

蒼夜點了點頭,嘆聲道:「各為其主,生死由命。」

他和這些武衛沒有任何的私仇,無論是先前殞命於他手的一百零四人,亦或是接下來要生死相搏的二十七人,他們大多素不相識,只是各為其主,都想爭奪各自命運中那來之不易的一線機緣。

蒼夜要活命,必須連勝九輪,格殺所有參與此次賭鬥的武衛;而這些武衛為了出人頭地,獲取更多修鍊的資糧,更好的功法武技,還有未來的前途,也要殺死蒼夜。

無有對錯,無謂正邪,性命相博,生死由命。

「各為其主,生死由命。」這名武衛重複了一句,點點頭,嘆道,「若是能早點結識你,或許會成為談得來的朋友。只可惜……但願你能活到最後。」

看著眼前這名欲言又止的武衛,蒼夜點點頭,彼此眼中有一抹惺惺相惜,可惜了,如今卻各為其主,生死相搏。

「閑話少說!」一旁有名五官猙獰的武衛不耐煩的打斷,眼中凶光一閃,朝著蒼夜猛地一撲,吼道,「死吧,小子。」

蒼夜眉頭一皺,身形一閃,左拳快如閃電,仿似掄起一桿大鎚,似慢實快的照著這名撲來的武衛砸下。

這一拳無有催發氣血,完全靠的是體魄的蠻力,但以蒼夜完美之軀超過五十萬斤的神力,即便只發揮出了六成力量,也足以將對方轟成肉渣。

面對蒼夜力大勢沉的一拳,這名武衛臉上不僅沒有絲毫惶恐和害怕,反而充塞著別樣的狂喜,就好似一個狂信者歷經千辛萬苦終至聖城,癲狂得近乎神聖。

「噗~咔嚓」

筋肉骨骼破碎的聲音響起,蒼夜這一拳毫無花哨將對方的胸膛轟穿,大蓬的鮮血朝蒼夜當頭淋下,但他正欲收手退開時,卻發現此人的雙手雙腳已將自己鎖死,像是塊狗皮膏藥,牢牢的粘在自己身上。

「不好!」

蒼夜心頭一跳,正欲發力將其震碎,陡然背後一熱,腰腹間就多出了一雙有力的大手,頸後有熱氣噴吐,一股氣血燃燒的灼熱刺得他體表生疼。


緊接著,視線中出現數道撲過來的黑影,趁著自己被身後偷襲之人困住的片刻,一擁而上,將自己堵在中間,甚至連頭頂都有一人封蓋,他們肩手相搭,腳踝相勾,彼此成了人形鎖鏈,將蒼夜牢牢的鎖在其中。

「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困住我?」

蒼夜冷笑一聲,雙肩一晃,一身恐怖的神力爆發,像是一頭凶獸爆發,偉岸的身軀陡然膨脹一圈,將幾名將他鎖住的武衛包圍撐開幾分,頓時,一陣骨裂筋斷的聲音響起,這幾名「人鎖」紛紛吐血,卻咬牙死不鬆手。

與此同時,一股股恐怖的氣血沸騰而起,各色光華接連升騰,瞬間將周遭渲染成了奼紫嫣紅,光影交錯,煙嵐妖嬈,霞雲翻湧,一切混雜,化作千刀萬劍,直刺被鎖在人群中央的蒼夜。

「鬆開!」蒼夜心頭的危機更重,與此同時,枯竭的氣血被徹底壓榨透支,心臟內的血脈之靈在瘋狂咆哮,即將熄滅的白金色流焰「嘭」的一聲暴漲數丈,將四周那些「人鎖」淹沒。

頓時,空氣中彌散出一股皮肉燒焦烤糊的臭味。

但,這些人依然不曾鬆手,那一股股沸騰到極致的氣血竟是突破了極限再度提升,很快就達到了一種恐怖得無以復加的地步,就像是一隻只被充氣到了極限的皮球,鎖住蒼夜的五人同時在發光,如同五顆色彩各異的太陽,照亮了四面八方。

「你們居然……簡直瘋了!」蒼夜神色大變,深吸了一口氣,面對這這五個模樣大變,如鼓脹皮球般的武衛,搖了搖頭,按捺住心頭的震驚,冷靜以對。

在局面佔優的情況下,這五人居然選擇最難預料的一種方式,同時也是最保險的方式,與敵皆亡的自爆。

化海境武者自爆時的殺傷力,足以重創命泉境高手,便是一些命泉圓滿,踏足神魂的武道強人在面對化海境武者自爆時也會選擇退避。

血脈極致升華,自碎心臟,自爆,是武者以生命為代價爆發最強攻擊的三種模式。

血脈極致升華,所醞釀的時間在三者中最長,但一旦成功,戰力將達到極致,且能將之保持盞茶功夫,威力僅次於自爆。

自碎心臟,過程極短,只需心念一動即可,十分隱蔽,令人難以反應,雖然因此催發的血脈神通威力在三者中最弱,但也比尋常方式施展的血脈神通要強,勝在突然,適合暴起發難。

至於自爆,在三者中威力最強,需要時間醞釀,但比極致升華要短,適合在狹小空間,或敵人被固定在一定範圍內時使用。

此時,蒼夜被五名武衛鎖在他們中間,動彈不得,且他們已開始醞釀,氣血蒸騰到了極致,五人須臾間已沒了人形,渾圓如球,皮膜被氣血充塞得圓鼓鼓,體內的筋肉,骨骼,內臟已經成了粉碎,和血液融成一體。

趁著他們手腳骨骼被恐怖的氣血絞碎時所露出的空隙,蒼夜動如脫兔,手腳一收,身如泥鰍,自兩個「人球」間鑽出,下一刻,耳畔響起一陣暴雷般的炸響。

緊接著,背後一股巨力襲來,將蒼夜直接炸飛數丈,一蓬熱如沸水的液體當空灑落,直將地面都澆得「滋滋」作響。

「噗~」

蒼夜迅速自地面爬起,張口吐出一道血箭,臉色蒼白,先前他雖在最後時刻逃脫,但依然被這五人自爆的餘威擦中,一股狂暴的異種氣血湧入體內,和他自己的氣血相衝,內腑震蕩,受了不小的傷害。

「沙沙沙~」

便在這時,腳步聲響起,便見數道人影迅速衝來,從四面八方將他包圍,雙臂大張,意欲將他再度束縛。

與此同時,在這些人身後,再有五名武衛一臉猙獰的鼓脹氣血,通體放出色澤各異的神光,體內傳來「噼里啪啦」的悶響,步履艱難的緊隨其後向蒼夜撲來。

恐怖的危機如山嶽壓落,那一抹模糊的靈機正變得清晰,枯竭的氣血迅速恢復,在那血脈深處,一扇透著古老氣息的血色大門若隱若現。

「還不夠,你們都來!」

蒼夜抹去嘴角的血跡,卻在原地站定,朝著剩餘幾名站在適中距離的武衛招了招手,示意他們一起上。 (ps:各位書友新年好,老虎在這給大家拜年了,送上新春大禮包,十更大爆發,祝大家羊年十全十美,敬請期待。)

「嘶……趙摩晟可真是梟雄心性,居然狠下心來,哪怕手下全都死光,也要拖著那個夜狼一起死!」

「我想知道的是,他真的能從這輪自爆中活下來嗎?這可是二十七名化海境武者的自爆,便是命泉境武者置身其中,也逃不了殞命的下場!」

「他瘋了嗎?這些武衛一波五人,自爆殺敵,已經夠難應付,他居然嫌不夠,還要挑釁,莫非要所有武衛一起抱著他自爆不成!」

看台上,所有的觀眾被眼前慘烈的一幕震驚了,這些武衛一個個面色平靜,卻以自爆這種最慘烈的方式謝幕,好似放煙花般,在各色奪目的光焰中,「嘭嘭嘭」的炸開,那爆裂而出的恐怖浩瀚的氣血,直將演武場的地面徹底絞得粉碎,出現了一道道深達數尺的溝壑。

然,蒼夜接下來的動作和話語卻讓他們徹底無語,甚至是恐懼,這樣的挑釁,這樣的招惹,足以徹底激怒這些心生死志的武衛,若是他們真的發了瘋,一擁而上,齊齊自爆,所爆發的恐怖的氣血足以將整座演武場都掀翻。

「該死,居然敢輕視我等,那就死吧!」

一名原本被安排在下一波次的武衛被蒼夜近乎挑釁的動作和言語激怒,狂吼一聲,猛地沖了上去。原本魁梧的身軀開始放光膨脹,渾厚的氣血不斷升騰。一如那五名處在第二層,體形已膨脹一圈。逐漸向皮球靠攏的武衛。

「還差了些,你們都來!」蒼夜原地不動,任由撲在最前的五人扭住手腳,鎖住身軀,視那五名進入一丈之內,皮膜開始如皮球鼓起的武衛如無物,沖著最後十名依然呆在安全的距離內武衛再度招手,示意他們一起上。

「這小子太囂張,我受不了他。反正都是死,一起爆死他!」有脾性暴躁的武衛被激得再也呆不住,怒吼一聲,緊隨之前那位搭檔的後塵,身體放光,氣血升騰,體內的骨骼筋肉內臟開始被狂暴的氣血絞碎,劇烈的疼痛讓他們的五官極度扭曲,形如惡魔。

「我也受不了了。反正今日都是死,懶得受他鳥氣,爆死他!」幾名武衛紛紛低喝,動身向著蒼夜奔襲而來。身軀同樣在放光。

一時間,原地僅剩下五人,面面相覷。

其中一個豹眼環須的中年漢子目光掃過看台上那些面露驚愕之色的觀眾。冷冷一笑,吼道:「老子沒進趙府以前喝酒吃肉。殺人分金,十分痛快。進了趙府後倒成了條狗,陪著小心,將那些少爺們供在頭頂,不就是為了有個好的前程?如今卻被命令自爆,哈,原本以為是條登天階,轉眼成了黃泉路,倒也要死個痛快,若能拉幾個趙氏的少爺小姐陪葬,倒也值了!」

其餘四人眼前一亮,雙眼中流露出別樣的殺機,眼神在不遠處站在場邊,被幾名隨從簇擁著的趙摩晟身上打了個轉,齊齊大喝一聲,氣血爆發,卻行動緩慢的向蒼夜奔殺過去。

一時間,除卻作為鉗制的五人以外,共有十一人開始自爆,十一道璀璨的光焰在演武場內亮起,十一道恐怖的氣血在沸騰,眾目睽睽之下,便見原本十一名彪形大漢逐漸的膨脹,體表的皮膜被洶湧的氣血鼓脹,伴隨著一聲聲令人毛骨悚然的破碎生,片刻之後就成了一個圓鼓鼓的巨大球形。


若說五名化海境武衛自爆的威力可以摧毀十數丈內的一切,七名化海境武衛的自爆足以產生兩倍於此的破壞,那麼,自爆的化海境武衛的人數一旦超過十名,氣機相連,威力相疊,所產生的破壞便將產生質變,波及範圍將擴大十數倍,足以輕易將演武場徹底摧毀。

「該死,這些傢伙居然敢違抗我的命令,他們這是要造反!」趙摩晟被眼前突然的變化驚呆了,場中屬於他麾下的武衛在最後時刻齊齊違抗了他的命令,但他此時卻根本來不及生氣,一個激靈之後,反而掉頭就向著演武場外衝去。

十一名化海境武者聯手自爆所產生的威力,足以摧毀方圓數百丈內的一切,這座演武場即便修築得再牢固,也決計抵擋不住,在那恐怖的氣血爆炸下,定然會被夷為平地,屆時身處演武場內的所有人都難逃一死。

「該死,居然鬧出這樣大的事故,速退!」趙|紫陽勃然變色,他沒料事情居然會急轉直下,片刻間就出現了堪稱恐怖的轉變,事態已經失控,十一名化海境武者齊齊自爆,所鬧出的動靜,足以驚動整個趙氏,屆時趙摩晟固然難逃族法嚴懲,而負責本次賭鬥的他也必然會受到牽連。

但此時已顧不得這麼多,當務之急是先逃離此地,否則性命難保。

「萌萌,跟我走!」早在那最後幾名武衛露出自爆意向時,趙韻嵐便開始行動,如柳絮飄飛,輕描淡寫的自人群中穿梭而行,來到趙萌萌身旁,一把將她抓起,向外撤離。

「韻嵐姐,快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趙萌萌被提在半空,手腳揮舞,拚命掙扎,扭著小腦袋,看向場中被五人糾纏住的蒼夜,眼睛已被淚水打濕。

趙韻嵐腳步不停,淡聲道:「事態失控,此地危險,不可逗留。」

「可我和夜狼哥哥已經締了生死血契,能逃到哪裡去?」趙萌萌不再掙扎,語氣平淡中透著堅定。

趙韻嵐的腳步戛然而止,低頭看向小丫頭,卻正對上一道明亮、平淡而認真的目光。

「放我下來吧,韻嵐姐,我和夜狼哥哥生死相依,他若死,我必亡。若這真是一輩子里最後的時光,就讓我陪著他吧。」趙萌萌一瞬間好似長大了十歲,精緻的眼眉間透著一股別樣的嫵媚,轉過頭,望向蒼夜,道,「他的敵人太多太多,他若一人走在黃泉路上會很寂寞,但至少有我陪著,就不會孤獨。」


「韻嵐姐,你快走吧,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阿爹,如果可以,請你幫忙照顧一二,拜託了。」

趙韻嵐冷若冰霜的面龐上現出了複雜神色,提著趙萌萌的右手不由自主的鬆開,任由那小小的身影逆著瘋狂外涌的人|流艱難地向著演武場內行去。

演武場內,十一道顏色各異的光焰已經升騰到了極限,光霞翻湧,煙嵐澎湃,十一個巨大的肉皮球膨脹到了極致,透過那被拉伸得幾乎透明的皮膜,依稀可見在那沸騰翻滾的氣血中有碎骨殘渣在激蕩。

十一道光焰中央,蒼夜一頭烏髮無風自動,眼瞳中央現出了兩個玄色渦旋,體表的白金色流焰僅剩一層薄紗,但他的臉上卻無一絲慌亂,顯得異常的冷靜鎮定,原本近乎枯竭的氣血開始奔流,胸口一團赤色的光焰中心,有玄黑色的莫名氣息在升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