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法就是真正習武之人練的東西。

增加力氣,打熬身體,產生勁道,全部都得指望練法。

最後,也就是最兇殘的打法。

一擊斃命,一打就犯法,說的就是打法。

也虧得胡浩實力太差勁,不值得楊崢全力以赴,否則隨便一招,就能打得胡浩吐血而亡。

現在,胡浩和顧銘看的就是演法,看著那輕飄飄、軟綿綿的太極拳,顧銘就納了悶了,練這種武功的人也敢稱自己是申海市第一?這習武之人忍得了?沒有人來踢館?

看到顧銘這幅模樣,胡浩提醒道:「哥,你可千萬別大意,這楊式太極拳看上去軟綿綿的,不堪一擊,但動起手來,那可是一點都不含糊,兇殘的很,小弟我一招都接不下,當場就被打趴了。」

「我知道!」顧銘點頭。

他雖然不解為什麼,但楊威武館能夠屹立申海市百年,闖下諾大威名,自然有它過人之處,不容小覷。

很快,一名約莫三十齣頭、身穿黑色練功服、腳踩布鞋的男子帶著幾個同樣扮相的人過來。

胡浩小聲提醒道:「哥,帶頭那個就是上次打我的人,現任楊威武館教練,楊崢。」

顧銘表示明白。

不一會,雙方碰面,楊崢抱拳見禮,江湖氣息十足。

顧銘和胡浩還禮。

然後,楊崢問:「胡少,今天來這有什麼事情嗎?」

說的時候,楊崢打量著顧銘。

第一反應,他認為胡浩是帶他上次說的哥哥來踢館的,但仔細看過後,他不這樣想了。

首先是年齡,顧銘一看就比胡浩年輕,弟弟還差不多,怎麼可能是哥哥嘛。

其次,顧銘的舉止。

站如松、坐如鐘、行如風、卧如弓,說的就是習武之人的舉止。

觀顧銘呢?舉止散漫,破綻百出,怎麼可能是練武之人嘛。

楊崢打量顧銘的同時,顧銘也在打量楊崢。

沒有開啟慧眼,僅憑肉眼,他就可以得出結論,楊崢和葉文軒一樣,是明勁高手。

至於為什麼,很簡單,產生勁道后,武者的太陽穴便會高高鼓起。

當然,不會一直鼓下去,等到武者對體力勁道運用自如后,太陽穴又會恢復正常形態。

楊崢顯然是剛入明勁不久,所以太陽穴鼓得非常明顯,一眼便知。

難怪,楊崢有膽氣說他是申海市第一。

在這個習武不盛行的時代,明勁期的武者,的確有自傲的資格,可以不把別人放在眼中。

至於需不需要把他放在眼中,這個他也不清楚,因為他壓根沒有跟明勁高手打過,不知道明勁高手有多恐怖。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楊崢是他目前為止遇到的最厲害的對手。

就在兩人浮想聯翩的時候,胡浩開口了。

胡浩說:「楊教練,上次你不是說我想踢館儘管來。今天,我帶人來踢館,怎麼樣,敢接嗎?」

「他嗎?」楊崢沒有回答,而是看著顧銘問。

胡浩確認道:「沒錯,就是他,我乾哥哥,顧銘。」

楊崢:「……」

這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過,他卻是沒有辦法拒絕。

胡浩不是一般人,上一次他為了錢救急,只能答應周鵬,把胡浩狠狠收拾了一頓。

為了避免胡浩使用其它手段報復,他承諾,無論什麼時候,只要胡浩找人來踢館,他都接。

至於其他的話,他確實沒有說過,都是胡浩為了鼓動顧銘過來,瞎編的。

開始顧銘不知道,現在兩人一對話,他便知道胡浩在裡面添加了不少佐料。

不過,來都來了,說那些沒有意義,領教一下明勁高手的高招,將來遇到這樣的敵人,不至於一無所知,還是不錯的。

思考了一會,楊崢也沒整明白鬍浩為什麼找這麼一個人來踢館。

但,還是那句話,他得接。

他說:「楊某有言在先,肯定接,只是這拳腳無眼,等會要是出了意外……」

胡浩接話道:「出了意外,被打死打殘,都是我們的事,跟楊教練沒有關係。」

「如此就好。」

楊崢滿意了,邀請道:「二位,裡面請。」

顧銘和胡浩進去。

很快,眾人來到一間寬敞的練功房。

裡面正在練功的人不少,而且相比外面的老頭老太太,這裡年輕人居多,最小的估摸十來歲。

同時,顧銘還發現,這些人練的跟外面練的不一樣。

同樣的招式,這些人不在是軟綿綿,輕飄飄,有凌厲之風。

其中,最吸引顧銘注意的就是幾名正在扎馬步的十幾歲學員。

不一樣,跟普通人扎馬步完全不一樣,他們更加有氣勢,彷彿憑空站出一匹馬來,相當的穩。

「很厲害的樣子啊!!」

顧銘津津有味的看著,楊崢見狀,心中忍不住犯嘀咕,心想,扎馬步而已,練武最基本的要求,這有啥好看的?難不成?對方連如何正確扎馬步都不知道?

馬步、樁功,一個練下爬,一個練脊椎,是練武最基本、同時也是最重要的兩門基礎功課。

這兩門練不好,不管你練何門何派的武功,都不行。

顧銘這都不懂,也敢來踢館?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楊崢試探道:「學員練的不好,讓顧先生見笑了。」

1胎2寶:總裁爹地超能寵! 顧銘哪知道楊崢在試探他,誠實說:「沒笑,我覺得他們練得不錯,比我扎得有氣勢。」

撲哧!!

站在楊崢身後的女子笑噴,忍不住說:「這些都是剛剛練武一年的學員。」

後面的話女子沒有說,但眾人心裡都明白。

顧銘連練武一年的學員都不如,憑什麼跟從小練武,習武有成的楊崢打?

他們像看傻子一樣看著顧銘,還在心裡編排,說這有錢人是不是都喜歡自以為是,以為練了幾招三腳貓的功夫,就天下無敵,不用把別人放在眼中。

胡浩不爽了,辯駁道:「你們懂個屁,我哥練的那是打人的功夫,像這種基本功夫,我哥都不屑去練。」

「呵呵!!」

嘲笑聲四起。

萬丈高樓平地起,不練基本功,註定一場空。

現在,他們可以拍著胸脯說,顧銘不是楊崢的對手,唯一有點懸念的就是顧銘能在楊崢手下堅持幾招。

「我賭一招。」

「肯定只要一招。」

「超過一招我跟他姓。」

都賭一招,這沒法賭啊!不過卻讓他們生出英雄所見略同之感。

胡浩怒道:「我賭我哥贏,誰敢跟我賭的嗎?」

「有賭注嗎?」剛才那名年輕女子忍不住說。

她是楊崢的妹妹,楊婉兒,功夫同樣不俗,眼力也不差,對哥哥楊崢的本事更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堅信她哥能贏。

「你想賭什麼?」胡浩不慫的說。

「錢!!」

楊婉說:「我哥要是贏了,你給我一千萬。」

「那我要是贏了呢?你拿得出一千萬嗎?」胡浩看著楊婉兒,有種心動的感覺,十分欣賞楊婉兒這種乾淨、利落,做事不拖泥帶水的作風。

當然,楊婉兒的模樣也是不錯的,雖然不能算傾國傾城,但一聲美女當得,還是素顏美女,化妝后,絕對的更美。

楊婉兒啞巴了。

一千萬,除非把楊威武館賣了,否則楊家絕對拿不出來,要是拿得出來,楊崢也不會答應周鵬,去幫周鵬打人。

但,楊家現在需要錢,需要錢給楊老爺子治病,所以她才趁此提出這樣的要求,因為她知道,一千萬對於胡浩這樣的大少來講,不多,胡浩指定拿得出來。

她有十足的把握贏,可是賭,那得有賭注,哪有空手套白狼的道理,那不是楊家人的作風。

胡浩見此,立馬明白楊婉兒拿不出來,趁機提出非份之想道:「我哥要是贏了,我不要你的錢,你答應當我女朋友就行。」

「好,我答應你。」楊婉兒痛快說。

胡浩大喜,趕緊把顧銘拉到一旁,說:「哥,小弟下半~身的幸福就靠你了,你可得努把力,把楊崢打趴下。」

顧銘:「……」

合著他今天是來幫胡浩泡妞的。

不過,這個忙他要幫,因為他覺得楊婉兒還是不錯的,無論是氣質模樣還是剛才表現出來的人品,配胡浩綽綽有餘。

唯一差的就是出生。

楊婉兒,指定不入呂珍的法眼,胡浩找這樣的女朋友,指定要把呂珍氣死。

可是,這關他什麼事情?

呂珍看他不爽,他沒有必要替呂珍考慮,只是例行公事的問:「你想清楚了,真要她當你女朋友?以後娶她過門,不幹始亂終棄的事情?」

「這個……」

胡浩有些猶豫。

顧銘接著說:「胡浩,你要知道,練武的女人跟明星不一樣,明星你玩玩,給點錢就能把人打發走。但練武的女人你給點錢是打發不走的,你要是拋棄她,說不准她會要了你的命。」

胡浩脖子一縮,有些害怕,心中產生退意,但是看了一眼楊婉兒,又捨不得。

他咬牙說:「我想清楚了,只要她願意,我以後一定娶她過門。」

「不錯!!」

顧銘滿意的點了點頭,承諾道:「我會儘力而已的。」

兩人的對話聲不大,但也不小,瞞不過習武有成、聽力過人的楊崢。

聽到胡浩承諾以後要娶楊婉兒入門,不是玩玩,他的小心肝忍不住「砰砰」跳動起來。

申海市胡家,那可不是小門小戶,乃是站在申海市最頂尖的豪門。

楊家雖然不錯,在練武圈擁有赫赫威名,但比之胡家差得遠。

說到底,現在已經過了拳腳為王的時代,想要靠拳腳吃飯,只有三條路。

第一條,楊家一直以來的路,開武館賺錢。

第二條,當保鏢,有錢人的保鏢。

這兩條路,不能說不好,但想要大富大貴,那絕對不可能。

而且,現在的武館生意也不好做。

至於為什麼,自然是因為在華國遍地開花的跆拳道館。

也虧得老頭老太太不練跆拳道,要是老頭老太太也去練跆拳道,他們連吃飯都成問題。

最後一條道,就是邪道,憑藉他的實力,可以打出一片天來。

然而,這卻是一條不歸路,一旦踏上,想要回頭都不行。

楊家的沒落是看得見的,再也不復百年前,國術盛行,人人習武時的輝煌。

能與胡家聯姻,是楊家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如果能成,不說讓楊家再次輝煌,至少可以保證楊家武館不會因為經濟拮据關門,可以一直開下去。

「婉兒……」

楊崢忍不住喊了一聲楊婉兒。

「怎麼了?」楊婉兒納悶的說,心想這麼好的事情,她哥不會糊塗到不讓她做吧!!

從退出娛樂圈開始 「你跟我來,我跟你說個事情。」

「哦!!」

楊婉兒跟著楊崢去到一個無人的角落。

楊崢問:「你覺得胡少咋樣?」

「什麼咋樣?」

「就是人。」

「不咋地,典型的紈絝子弟,沒有本事,還喜歡四處惹事,活該上次被你打。」

數落了胡浩一通,楊婉兒突然愣住,難以置信的說:「哥,你不會想故意輸,讓我去給胡浩當女朋友吧!!」

「不行嗎?」

「這肯定不行。」

楊婉兒說:「那胡浩是什麼人,你能不了解嘛,換女朋友的速度比換衣服還快,我怎麼能去給這種人當女朋友,那不是誠心讓他糟蹋嘛。」

楊崢認同說:「如果胡浩僅僅是讓你當女朋友,玩玩而已,自然不能讓他得逞。」

「可,這一次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難不成他會娶我?這可能嗎?」楊婉兒壓根不信胡浩這種花心大少捨得收心,在她這一顆樹上弔死。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楊崢說:「只要你願意,胡浩會娶你的。」

「真的假的?」楊婉兒不信的說。

「剛才胡浩親口對他乾哥哥講的,能有假嗎?大概率是真的。」楊崢判斷道,暗想胡浩沒有向顧銘撒謊的必要。

楊婉兒:「……」

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不過,她依然沒有同意,說:「那也不能故意輸啊!這要是都能輸,楊家的臉往哪裡擱?」

楊崢承諾道:「我不會故意認輸的,我會全力以赴,我只是給你說一聲,胡浩對你的態度,你要是不討厭,以後可以試著跟他處處,對你、對楊家都沒有壞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