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當她問到那個問題時,男子卻是遲疑了會,終究回答不出。

因為他也鬱悶,為什麼自家的淺淺跳的如此之好,卻無人欣賞呢。

只是腦海中,他卻是隱隱約約記得,每一次她起舞,身邊唯有他一人罷了。

總裁強制愛 ,那女子湊到了他的面前,眨動睫毛中。她的臉上露出了兩個酒窩。旋即抓著他的胳膊。搖晃中言道:「皓哥哥,答應淺淺一件事情好嗎?」

「說吧。」她是他此生最愛的人,她的要求,他定會做到,哪怕粉身碎骨。

「恩……」她笑了起來,笑的很開心,然後放開胳膊,跳到了他的面前。雙手張開,開始轉動起舞,然後轉動中,她言了一句。

這一句,便是他終生的追求,也是終生的承諾。

無論跨越幾世,他都想為其完成的承諾。

「皓哥哥要加油,成為那最最最強的天驕,然後讓整個天下為淺淺伴舞,好嗎?」

……

……

「好!我會讓整個天下為你伴舞。」

那是一個外表永遠是那般柔軟。內心卻是永遠比誰都堅強的女子。

就如同在峭寒風中艱苦掙扎生存的花一樣,柔弱卻不嬌嫩。比誰都堅強。

——也比誰都天才。

不然,誰又能說出,和生起讓整個萬界諸天為自己伴舞的想法呢。

蕭城葉淺兒,排名第二

看著那個名字,楚皓先是一陣遲疑,畢竟淺淺並不是屬於南域,自己也是在東域第一次遇到了她,

但很快,再看那個名字時,楚皓便立刻認定,她便是那個自己最愛的女子。

除了這個葉淺兒,世上還有哪個人配的上這個名字,又配得上天才之名。

「淺淺,我終於找到你了嗎?真的找到你了嗎?」

楚皓神情激動,越看那個名字,在淚水越充盈而出中,他的心卻是越痛,越痛之中,他越激動,終於,看著那個名字,他下意識的問道:「這一世,我還有資格讓你為我起舞嗎?」

「這一世,你還給不給我機會,讓我命令天下為你伴舞呢?」

前世,他們彼此相愛,深愛,乃是世間讓人最羨慕的璧人。

但是前世,他因為弒決的走火入魔,還有種種原因,他辜負了她,在狠心中,離她而去,讓她為自己哭的肝腸寸斷。

而在他以為她可以忘了自己的時候,昆崙山一戰中,當自己深陷危機的時候,是她突然出現,在未來天驕手中,拚死救自己。

只是,面對著擁有天驕之資的人,她最終失敗,只是失敗之後,她卻是企圖用自己自曝,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他的安全。

雖最後他還是死了,但是在死前,那種錐心之痛,到此刻還是那麼的清楚。

那時,那種錐心之痛,讓他成為了王者。

現在,那種錐心之痛,卻是讓他惶恐非常。

他可以不在意任何事,任何人對自己的改變和看法,他也不在乎事情會改變到什麼地方,他亦有信心最後在那棋盤上一記將軍。

但是無數次,他曾想,這一生,遇到她,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她又是否還會記得自己,只是很快,答案是不言而喻,這一生完全沒有遇到過他的她,又怎會記得自己。

所以,無數次,他想過,這一生自己該怎麼辦,怎麼做,才能重新得到她,可以重新有資格陪在她的身邊,看她起舞,看她笑。

只是,楚皓終究沒有想到,竟是如此的快。

「怎麼辦?告訴我,淺淺。」看著那個名字,名列第二的名字,不在乎什麼排名的楚皓,終於在乎起來了那個排名。

因為那個排名在告訴他,她離他很近,但是亦是很遠。

一個已是神通大能,一個還是肉身圓滿。

這便是鳳凰和草雞,九天和碧落的區別。

一瞬間,楚皓那垂著的雙手,不由捏的深緊深緊,沒有那一刻,他會是這麼渴望的恢復實力。

「什麼,排名第二的神通竟是一個小女孩。」

在這刻,沒有人看到楚皓的表情,因為俱是被那個名字同樣的給震驚了住。

雖然早就知道第二是神通,但是從種子榜出來的那刻,這些人,便沒有真正去看過那前面的兩個名字,只是依稀記得他們的姓而已。

如此做,只是因為那名字,那年齡,那成就,瞬間會讓他們感覺到道夢盡空的感覺,

所以到了今天,他們才敢去看。

「評語……」人們口中輕念,在這一剎那,人們心中竟是緊張了起來。

那是神通,那是大能,看他們的評價,本身就是一件極為壓迫卻刺激的事情。

只是當看到那女子的評語時,人們卻是真正的驚呆。

那哪是什麼女子,明明是個小女孩。

評語:神通兩鏡,年齡不知,但自稱十五……

「不可能,絕不可能,十五成為神通,從娘胎里就開始修鍊了嗎?」有人搖著頭,大聲的喊了出來。

十五歲的神通,不管是荒謬不荒謬,但是單單,便是足以真正的泯滅眾人。

要知道,到目前他們知道的最年輕神通,是楚穆,年僅三十。

但是三十,至少也已經是個成年人,哪怕才三十,也是能讓人接受。

加上,楚穆的經歷,大家從來便是看在眼裡。

只是十五……

「我也不相信啊。」有人哭喪著臉,對其他人說道。

「我們還是先把評點看完吧。」有人哭喪著臉提議。


這提議,很快便是得到了大家的認同,但是卻俱是哭喪著臉,甚至產生了一種感覺,能讓州主寫上去的,絕不可能是假的。

評語:神通兩鏡,年齡不知,但自稱十五,雖本座難以置信,但是無論身形,還是骨齡,都未是成年,所以在難以置信下,亦覺得可能。

另:此女非真正蕭城之人,只是遊離於蕭城,被本座請下,因此女天賦絕倫,故請來試煉,為做眾人榜樣。

更另:功法不知,經歷不知,但可能身懷完整功法,亦是靈階,也可能是地階。

「不知?!就連州主都說不知,這女到底什麼來歷,竟是如此的強大,而且……」

人們指著其中的評語,驚駭的無與倫比:「完整功法,還是靈階,還可能是地階,這女,這女,到底是什麼來歷。」

無論是年齡,還是兩個不知,還是功法,皆是讓人驚呆在了全場。

這一刻,可以相信,葉淺兒三字,已是真正的泯滅了一切的聲音。

無論在王城,還是在其他四城,此刻,在五城,在數十億生靈前,人們俱是好像看見了一個女子的身影,站在了人們的面前。

只是,他們能夠看見的,卻是一道背影。

「淺淺,絕對是你。」

跟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看見的是一個在自己身前起舞的身影,一個對自己調皮可愛狀的女子,一個背對著自己,為自己擋下一切,流淚心傷的女子。

抬手摸著臉上的濕潤,楚皓突然想起了那滴在飄到了他臉頰的淚水。

在這一刻,他無比的肯定,那葉淺兒便是自己此生的摯愛。

「淺淺,想不到真的可以再次遇到你。還有……「楚皓嘴角那絲剛剛勾起的笑意瞬間消失,旋即在身邊幾人下意識的退後中,他眼睛瞬間赤紅,在捏拳中,心中吼道:「蕭厲!不管她有沒有事,我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沒有人可以傷害她,也沒有人可以試圖傷害她,凡是傷害她的人,想傷害她的人,他定會將那人碎屍萬段。

無論,今生她還會不會愛自己,他也會將她守護到底。

若是一直不愛……?

看著那個名字,想著那個身影,楚皓的嘴角又是猛烈的揚起,他自語:「那待天下都為你伴舞的時候,你不愛,我也會讓你再愛。」

「不過……」楚皓眉頭又是皺起。

十五神通,功法完整,只是第二,那麼誰才能夠資格坐穩那第一人的位置。


在這一刻,楚皓疑惑,人們也全部疑惑,俱是看向了那個第一人的名字、

——只是,俱是一愣!(未完待續……) 百榜到了此時,只剩下了一個名字,而那個名字,頓時讓所有人好奇了起來。

其實當百榜第一次出現的時候,那榜首的名字,雖在那邊,但卻其實並沒有人真正的去看過。

還是那個理由,在知道榜首是年紀輕輕的神通后,若是再深看,實在太過打擊人。

就連楚皓也是,第一次百榜出現的時候,他也沒有去看過一眼,只是跟其他人原因不同的是,對於百榜,他並沒有多大的好奇心。

在知道所謂的百榜只是一個圈套后,他關心的,唯有其他。

不過此時,他卻是後悔了起來,若是當時他瞥上一眼,又怎會到現在才看見那個名字。

幸孕蜜寵:妖孽Boss惹不起 ,那該多好。

想到這裡,他更是好奇起來了那榜首是誰,在那看向那個名字的時候,眼神中終於多了一種別樣的色彩。

那種色彩,名曰不爽。

顯然,當知道第二便是自己的女人時,他便不喜歡有人更比自己的女人更加奪人眼球,若是有,那便只能是自己。

也只有是自己。

「什麼?!」

當看到那個名字的時候,不僅是楚皓,更是有很多人直接愣住了,不過他們所楞的,並不是名字,而是那名字下面出現的,竟不是評語。

有的,唯有四段話,四段竟不是州主親自所寫的話。


紹城雲動,排名第一。

老子把州主的評語改了,所以年齡。功法什麼的。要想知道的。那便你們自己來戰,戰贏了,或是僥倖沒死在小爺手中,那麼便告訴你們。

對了,排名第二的那個小丫頭,若是你能如此驚艷下去,待你長大,那便嫁給小爺吧。

哈哈哈。話就放在這裡了,誰敢不服?!

若不服,巔峰之上,我等著你們。

「什麼?他是把州主的評語改了嗎?」

眾人心驚中,頓時看向了王山使者,等待一個答案?

州主是何人,五城之內最強之人,唯有最強,才能擔任守護者,擔當起守護數十億生靈的責任。

說白了。州主便是他們頭上的天,強大無匹。只能仰望的天。

所以凡是王山來的旨意,基本上跟天發出的旨意並無差別。


而現在……,竟有人修改了天意。

這怎叫人不吃驚。

很快,人們發現,在眾人的目光中,那王山使者竟是久久不語,直到數刻以後,才在其中傳出來了聲音。

「有實力者,自然會得到州主的特別許可,這便是才能,亦是天才的待遇。」

「既是無規則,他這麼做,也正好是迎合了州主的心,不過是榜首。」

兩句話,慢悠悠的從那斗篷中傳出,頓時讓一片驚訝和喧嘩就此寂靜。

直到數刻后,人們又是哄然,只是哄然之中,看向了那名字之時,眼中已是完全的承認之色。

在那第二名的光環下,其實第一無論是什麼評點,都幾乎是難以讓人承認。

畢竟,十四的神通,已是驚絕一切,真心很難再次想象會出現一個更年輕的神通出來。

既然如此,在那十四便是神通的潛力下,誰還有有資格成為那第一呢。

而現在……

「不愧是第一。」楚皓挑起嘴角,眼中不爽已是沒有,出現的已是一種讚賞。

雖然他還是不允許有人比他的淺淺排名更高,但是,那第一的做法,還是得到了他的承認。

也亦是得到了所有人的承認。

真正的天才,哪個是平庸無奇,哪個是沒有性格,若是遵守規則,最終還是在規則之中,豈能到的了那個無上的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