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校,你已經沒事了?」守在外面的王伯當看見白瑜出來,立即欣喜的叫道。

「我沒事了。」白瑜回答了一句后,又看著沒有說話,眼裡卻輕鬆了不少的黃芳問道:「黃大尉,你和王伯當一直在這裡等著?」

黃芳嗯了一聲道,「我和往中尉,輪流在這裡值守。風將軍回來了,說你這幾天會出來,所以我們都留在這裡。」

「是啊,風將軍讓你出關後去他那裡一趟。」王伯當在一邊連忙說道。

白瑜來到少校府空曠的地方,將艨艟級戰艦揮出,對黃芳說道:「黃大尉,三艘艨艟級戰艦我拿回來了,你再拿去吧。」

「多謝少校。」黃芳有心拒絕,可是這艨艟級戰艦對她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而且她也知道艨艟級戰艦放在這個白少校手中,實在是浪費。

見黃芳收起艨艟級戰艦,白瑜取出自己的少校印遞和一枚乾坤戒指給王伯當說道:「你自己去辦一下晉級大尉的手續,然後將裡面的戰艦分配好,是你們營主力戰艦,原先的戰艦分配給另外三個戰營,我先去風將軍的府中看看。」

如果是剛見到白瑜,看見白瑜隨隨便便將自己的少校印拿出來交給王伯當,黃芳肯定會暗罵白瑜這個少校白痴。但是現在她已經完全清楚白瑜這個少校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人家根本就不想在這裡常留,這個少校對他來說還真沒有什麼吸引力。

可是聽到白瑜有新戰艦,黃芳頓時眼前一亮,特別是前段時間,白瑜放出大量的通用解毒藥劑,讓黃芳體內的丹毒解除了大半,修為一舉達到半步天仙境。

而那個被白瑜提拔起來的鬼奴,因為丹毒全除,居然一鼓作氣突破天仙境,也成為一戰營之主,四大戰營算上正常補充完畢,雖然裡面新兵佔據了大多數,但是架不住裝備和待遇好。

除了王伯當的滿編戰艦營,二十艘外,另外每個戰艦營也補充了六艘戰艦,如果王伯當的戰艦營戰艦再次換裝,退下來的戰艦自然要分給他們另外三個戰營了,到時候,白字旗營絕對是鑲紅旗第一主力部隊,估計就算風將軍的親衛營也不過如此。

擁有這麼多戰艦,到時候修鍊資源還不滾滾來,只要強大起來,別的軍營也不敢再小看他們。

王伯當看了一眼乾坤戒指,被裡面的東西給嚇了一跳,一時間愣在那裡,就連白瑜離開都不知道。

黃芳看得心痒痒,可是很清楚地位有別,而且東西是白瑜給王伯當,王伯當不給她看,她也沒有資格看。

可是當她接過王伯當給過來的戒指,結果也不比王伯當好多少。

因為裡面安安靜靜停放著將近五十廋漆黑戰艦,這些戰艦外觀都與聖將級戰艦沒有什麼兩樣,一門兩聯裝的仙玉主炮和四門小口徑的仙域速射炮。

這是要將整個白字旗營裝備到牙齒嗎?就連風將軍的親衛部隊也沒有這麼大規模的四級戰艦。 如此恐怖的突破速度,若是放在其他飛雲宗弟子的眼中,只要必定會認為自己出現了幻境,然而此刻的少年,卻無比真切地感受到了氣勢與境界上的明顯變化。

最終,林寒體內攀漲的氣勢,在順利突破到了力境四重之後,方才開始逐漸變得平緩了下來。

而三顆能量魔晶卻並未被一次消耗乾淨,反而殘存下了一股格外精純的龐大力量,被夢回子通過靈力壓縮,安靜地置放在了林寒的丹田之內,行成一團巨大的光球。

「孩子,我會先將殘存的能量體你封印,只留下一絲裂紋,讓裡面的能量以緩慢的速度滲透出來,加速你突破到力境五重的速度,在你準備好下一次突破的時候,只需要通過精神力釋放我的封印,就可以再次使用了。」

睜開雙眼,林寒瞧見夢回子正站在自己面前,布滿皺紋的手掌輕輕抵在自己的額頭之上,瞧見他已經睜眼,便將手掌輕輕縮了回去,隨即淡笑道。

「多謝夢回子老前輩,您的恩情,小子必定永遠銘記於心!」

感受到體內在徒然間變得強橫了一倍有餘的氣勢,林寒的目光中頓時流露出狂喜,急忙站起身來,沖著眼前這道已經變得虛幻起來的老人畢恭畢敬地行了一禮,誠懇說道。

「無妨,這是你的機緣。不過……」

說到此處,夢回子的話音一頓,隨即卻又將滿含期待的目光注視在了林寒身上,開口道,

「你若當真有心,記住等你成長之後,再回此地一趟,將下面那些被鎮壓的深淵魔物替我直接抹消掉,如此,便算是對我的報答,只是此事卻急不得。」

「前輩放心,若我林寒有幸突破到和您一樣的層次,將來必定會折返回來,將此地的魔物全數鎮壓!」

林寒一臉鄭重地抱了抱拳,語氣認真。

鳳天神閣中被鎮壓的魔物實在太多,飛雲宗置身於此地,無異於腳下隨時放著一顆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引爆的炸彈,哪怕僅僅只是為了自己的宗門,林寒也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夢回子微笑著點點頭,隨即直立起佝僂的身子,目光抬頭往上一瞥,雙目微闔,如同在感受著什麼,良久之後,方才緩緩開口道,

「孩子,幻境之外,你的宗門似乎有些不太好,好像正有兩股人在交戰,這是怎麼回事?」

「血魂殿!」

林寒聞言,目光中頓時湧現出了絕大的憤怒,咬牙切齒道,

「就是這些傢伙,冒充我飛雲宗的弟子,進入這幻境里來,試圖將裡面的魔物釋放出去,從而毀滅掉整個飛雲帝國!」

「竟會有這樣的人?」

夢回子目光微沉,隨即冷冷笑道,「這些傢伙倒也真是瘋狂,居然敢將主意打到下面的魔物身上,就不怕引火燒身,最終自取滅亡嗎?」

作為存世不知多少年的老怪我,夢回子與魔物之間打的交道實在不少,因此倒也能夠明白,這些嗜血的的傢伙究竟有多麼可怕,在他看起來,血魂殿的做法,實在愚蠢得不能再蠢。

「老前輩,您的手段通天,能否……」

林寒抬起頭,目光期待地直視著夢回子,言語閃爍,話到嘴邊,卻又顯得十分遲疑。

「也罷,一道殘魂,我也不可能單獨存在太久,倒不如用這有用之軀,再幫你一把!」

虛境強者的手段通天,雖說如今站在林寒面前的,不過是一縷被封印的殘魂而已,連分身都還算不上,不過僅憑著這縷殘魂,林寒也相信,他絕對有著碾壓整個帝國的力量。

「走吧!」

一聲朗笑傳來,夢回子信手一揮,周遭的空間頓時陷入了極度的扭曲,隨即,立刻便有一道游移的光團托舉著林寒,如同彗星般撕裂空間,轉而朝著兩人頭頂上那片灰濛濛的天際穿梭而去。

……

飛雲宗的護法光罩之外,一大片身負黑色鎧甲的衛士佇立於宗門之前,渾身死氣縈繞,將整個密林都籠罩在一片灰濛濛的霧靄之中。

轟!轟轟!

一道道龐大的灰霧光柱崩碎,沖著前方那道搖搖欲墜的巨大光幕發起攻擊,接連響起的爆炸聲,幾乎將整片密林的土地都震懾得發抖。

而在光罩之內,以慕容妍為首的飛雲宗長老們,卻是腳踩布罩,按照一定的身形方位站立,一股股恢弘的勁氣光柱自他們的身體內湧現,不斷融入到巨大的法陣之中,欲將這股震蕩的勢頭給平息下來。

然而,即便飛雲宗這邊的強者傾盡全力,卻還是難以將法陣上的波動盡數給平息下來,血魂殿此番氣勢洶洶,舉一殿之力懷著殺心而來,將飛雲宗打了個措手不及,直到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大陣早已瀕臨破碎。

而一旦讓這幫傢伙闖進內宗,裡面數千名弟子便無異於待宰羔羊。

慕容妍實在不敢去想象,讓身後那些還沒有多少臨陣經驗的內宗弟子,去面對血魂殿的強者,將是一種怎樣的結局?

距離光罩十幾裡外的孤峰之上,漫天呼嘯的勁氣光柱有如穿梭天際的蟠龍,在一次次恐怖的對轟之中,將整座孤峰震塌了一半。

在那光陰的中心處,一道略顯老態的青衣身影大袖飄揚,腳踩虛劍,與渾身都籠罩在血紅色海洋中的血魂真人遙遙對立,渾厚的勁氣層層疊疊地湧現,雖未交手,卻已使得整座巨峰都籠罩在了陰影之中。

在他的身後,則是孫恨這些被法陣傳送出來的飛雲宗弟子,個個臉色蒼白,渾身氣息萎靡到了極致。

「楚凌雲,真沒想到,你這老雜碎沉寂二十年,居然已經半隻腳踏在了靈境的門檻上!」

血魂真人的目光陰沉的如同要下雨,一臉陰霾地鎖定在那道枯瘦的身影之上,猩紅的目光中充斥著濃濃的惡毒。

「血魂真人,彼此彼此!我也沒想到,你的境界也會同樣提升得這麼快!」

楚凌雲大袖飄揚,犀利的雙眼停留在血魂真人那張籠罩在青銅面具之下的臉上,渾身劍意勃發,凌厲的劍氣透體而出,將周圍的巨石切割成一道道粉末。

「就算你能夠阻我這一次,又能如何?宇兒已將鳳天神閣之內的巨魔喚醒,即便你關閉了空間傳送的大門,也同樣阻止不了它破土而出,到那時,你飛雲宗一樣會覆滅!」

桀桀的怪笑聲響起,血魂真人的語氣中充滿了譏諷,每一個字傳來,都會讓楚凌雲的目光閃爍,內心往下一沉。

大意,實在太大意了!

飛雲宗在這裡開宗立派,少數也有四五百年的光景,卻是誰也不曾料到,那被利刃宗主當做試煉場所的鳳天神閣,居然會是五百年前飛鳳天鎮壓邪魔的場所。

血魂真人此番說的煞有介事,更是帶領著整個血魂殿的精銳傾巢而出,如此做派,已使得楚凌雲對這個消息深信不疑。

再加上從先前那些被強行釋放出來的弟子口中得到的消息,無疑更加肯定了這一點。

「哼,血魂真人你可別忘了,你的兒子也在裡面,面對著那樣一頭嗜血的惡魔,你覺得,他還有希望生還嗎?」

在距離兩人不遠處的地方,雄天卻硬是憑著一己之力,在血魂殿三位副殿主的聯手下,佔據了一絲上風,聽到血魂真人的怪笑聲,忍不住回過頭來,威嚴的目光中湧現出憤怒,沉聲喝道。

「呵呵,什麼父子親情,只是一個累贅而已!等我突破靈境,便可打破壽元的極限,再多活數百年,到那時,生多少兒子,還不是我說了算?」

血魂真人對雄天的怒吼聲嗤之以鼻,此行之前,幽冥宮宮主已經對他有所承諾,只要能夠順利覆滅掉飛雲宗,便會全力助他突破靈境的最後一層枷鎖,像他這種人,最關心的永遠只有自己。

「荒謬!簡直滑天下之大稽,像你這種沒有人性的畜生,活在世上簡直就是多餘!」

雄天氣急反笑,猛烈的拳勁一揮,立刻便將偷襲而來的血屠震得往後飛退,腳掌一跺地面,蔓延出無數網狀裂紋,威嚴的睥子直視著血魂真人,冷哼道,

「既然如此,趕在血魔脫出幻境之前,老子便與楚凌雲聯手先將你幹掉!」

話音一落,雄天粗壯的手掌交疊,自他體內頓時便有一股滔天的威勢噴湧出來,與周身的藍色勁氣交融在一起,逐步凝實,匯聚成一道數十丈龐大的巨獸模樣。

而伴隨著雄天手上的動作,本就搖搖欲墜的孤峰頓時便因為承受不住這種氣息,而變得劇烈抖動了起來,整座山體都好似陷入了崩潰,使人相信用不了多久,便會被雄天的氣勢給撐破。

「蠻荒妖血,想不到你居然恢復了!」

血魂真人覆蓋在面具下的臉皮一抖,緊握的拳頭禁不住有些顫抖,回想二十年前,他的噬魂骷髏便是被雄天變化成獸形之後直接轟得報廢的。

雖說後者也同樣因此受了重傷,不過歷經二十年的調養,想必也已經徹底恢復了過來。

事實上,無論是楚凌雲還是雄天,血魂真人都沒有把握能夠戰而勝之,他這次來,原本希望雷橫等人在聯手的情況下替自己拖住其中一個,不過現在看起來,似乎十分勉力。 白瑜剛到風霸刀的將軍府,就聽見風霸刀的大笑傳來,「白瑜你來了,趕緊進來吧。」

兩名俏婢早已出來,將白瑜帶進了風霸刀的將軍府客廳中。

風霸刀坐在客廳的上方,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已經倒了兩杯靈茶。濃郁的靈茶香味傳來,白瑜聞到這種氣味,感覺到精神一振。

「快坐下來喝杯靈茶,這靈茶可是我才弄回來的,很不錯。」風霸刀熱情無比的說道。

白瑜坐下之前故作惶恐的說道:「風將軍,這次趁你不在,我給你惹了一點小麻煩。」

「哈哈,這算什麼麻煩。那火雲剛要是敢跟我屁話,我就一口吐沫過去。你不用擔心,他連你一根毫毛都動不了。要我說,你還幫了他一下。不然,讓韋大寶那個飯桶進入仙蹤境道,他說不定還浪費一個名額。」風霸刀再次哈哈大笑,一句話就將韋大寶的事情揭過了。

白瑜放下心來,坐下後端起靈茶喝了一口,一道清涼氣息瞬息潤遍全身,他不由自主的說道:「好茶。」

「這茶我也就這點,不然可以送點給你。而且我這拿過來的還不算是好的,都是人家不要的茶渣而已。這種完整的靈茶,就算是我也喝不到。」風霸刀也有些遺憾的說道。

白瑜立即動容的問道:「這是什麼茶,竟然這麼珍貴?」

連堂堂太乙金仙境都喝不起的靈茶,那要什麼人物才喝得起。

「這茶有一個名字叫鳳桐,因為完整的這種靈茶喝一杯的話,就會讓仙人產生一種頓悟。明悟自己一直不解的東西,所以這種鳳桐茶也叫著涅槃茶,就如同鳳凰涅槃一樣。」風霸刀遺憾的說道,顯然是為自己不能弄到這種完整的靈茶而遺憾。

這個時候,白瑜才明白風霸刀所說的鳳桐茶是什麼茶了,難怪那麼珍貴了。

此茶必須在梧桐樹下才能生長,可以說是鳳凰一族的特產,產量還算可以,也沒有風霸刀想象的那樣珍貴,只不過用處極大,外流出去非常少,所以才那麼珍貴,身為天鳳一族少主的他,也分二兩鳳桐茶,白瑜一直都捨不得喝。

沒有想到居然還有如此作用,看來一定要留到必要的時候才能喝掉。

「不說這個了,要是你今天不出關,我明天也要去叫你出來。仙蹤境道即將開啟,後天延風虛市的船要去曇誓天無色天,我們也一起過去。」風霸刀將靈茶的事情放在了一邊說道。

白瑜連忙說道:「請將軍放心,在仙蹤境道中白瑜必定全力以赴,只要有仙道精髓在,我就一定要幫將軍找到。」

風霸刀嘆了口氣說道:「仙道精髓是肯定有的,但並不是每一個從仙蹤境道出來的人都可以得到這種天地寶物。你用心就行,實在找不到也沒有關係,能從仙蹤境道出來,已經是大運氣。我也沒有什麼可以送你的,這裡有一枚仙元珠,是我晉級太乙金身時,身上的雜質凝聚而成,相當於一個初入太乙金仙的仙人全力一擊,留給你也有一個保命的機會。」

白瑜立即動容,這仙元珠他很清楚,那時太乙天仙境仙人晉級太乙金仙境時,凝鍊金身時,將體內雜質凝鍊出來而成。太乙天仙境仙人在晉級元魂的時候,必須要凝鍊金身,形成元神金身,凝聚金身後,體內的暴烈丹毒與常年以來修鍊出來的雜質形成的珠子。

這顆珠子不知擁有初入太乙金仙境全力一擊,還帶有劇毒,天仙境仙人被炸到,就算不被炸死,也要被毒死。

「多謝風將軍。」白瑜感激的收起仙元珠,再次躬身感謝。多一枚仙元珠,對他來說,那就是多一條小命啊。那仙蹤境道裡面不但有天仙境魔人,還有天仙境仙人。萬一被天仙境魔人攔住,仙元珠就是天仙境仙人最佳的保命手段。

風霸刀站起來拍了拍白瑜的肩膀:「你能斬殺韋大寶,說明我沒有選錯。你回去準備一下,後天我們一起上船。」

··································

回到少校府,白瑜將仙蹤境道的事情跟花月末和明莞說了,花月末和明莞都非常支持白瑜前去,而鬼奴則是信誓旦旦看好白字旗營,讓白瑜回來之時有個落腳之地。

這一夜白瑜在花月末那裡折騰了大半夜,才去明莞的房間,正好看到明莞正在將一個個瓶子裝滿奶·水,這些都是為白瑜準備。

「瑜兒你來了,在知道你要去仙蹤境道的時候,我就每天都存上一點,方便你到時候可以喝,不知道下次出來要有多久,還有······」明莞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白瑜抱住了。

「謝謝莞姨!」

明莞溫柔的撫摸著白瑜的腦袋沒有說話。

很快明莞就感覺到白瑜的腦袋又在不停的亂轉了,主動解開衣帶,讓白瑜更加方便吸食。

很快,明莞就注意到白瑜的動作不對勁,不敢相信的抬起頭,因為她已經與白瑜融為一體了。

「不,瑜兒,我們不行······」

明莞奮力想要推開白瑜,可是白瑜的力量實在太大了,在他強而有力的攻擊下,明莞很快就淪陷了。

無數次睡夢中與白瑜纏綿的夢境居然成為了事實,而且白瑜的強悍,讓她感受到不可思議。

那種深入骨髓的愉悅感讓她很快放棄反抗,一開始只是沉默面對,很快就熱烈迎奉起來,盡情享受著這種說不出的幸福。

次日清晨,明莞看著緊緊摟著自己的白瑜,眼角忍不住落下淚珠,眼中柔柔的情意帶著一絲彷徨。

當白瑜醒來時,明莞還是那個莞姨,彷彿昨夜所發生的一切並沒有發生,安靜的為白瑜準備著東西,白瑜輕輕吻了一下,明莞身子微微一抖,沒有做聲,算上默認白瑜的動作。

「一定要活著回來!」

「嗯!那是自然了。」白瑜點點頭,在明莞服侍下,穿上衣服。

當明莞與白瑜一同離開房間時,花月末臉色微微一變,她自然看得出平時的明莞與現在的不一樣,可是這段時間下來,她很清楚白瑜的性格,更別說明莞這種絕色佳人在身邊,能夠拖到現在才下手,已經不容易了。

這次的仙蹤境道,三十三天仙域仙人軍分到了三千個名額,白瑜以為這三千個名額很多了。當他發現延風虛市參加仙蹤境道的仙人才二十人的時候,才知道這個名額還真不算多。他能被風霸刀看中,並且得到一個名額,實在是運氣了,

延風虛市仙人軍參加曇誓天無色天仙蹤境道的仙人不多,但是來的人卻不少。白瑜跟隨風霸刀上船后,至少看見了五六千人上船。

「每次仙蹤境道開啟,都是三十三天仙域的盛會,我除了送你去仙蹤境道外,也順便去淘點好東西。」風霸刀在一邊解釋了一句。

「風將軍,這就是你鑲紅旗新來的那個少校啊,果然是不簡單。」一個略不對味的聲音傳來。

白瑜看見過來的是一名光頭男子,身上的仙氣流轉非常霸道,可是比起風霸刀來,還是要差上不少。就在他猜測這人是誰的時候,風霸刀嘿嘿一笑說道:「我鑲紅旗這個少校也算是幫了你一個忙,不知道火老弟這次找了一個什麼人才去仙蹤境道啊?」

白瑜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傢伙就是從紅旗的旗主將軍火雲剛啊,難怪他看自己一臉的兇相。

「這就不勞風將軍多心了,說不定在仙蹤境道裡面大家還會好好親熱一下。」火雲剛說完若有意味的看了白瑜一眼,這才轉身就走。

風霸刀有些謹慎的叮囑白瑜道:「這個從紅旗旗主火雲剛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特別護短和記仇,他安排的人肯定會在仙蹤境道裡面找你麻煩,你在仙蹤境道裡面小心一些。」

說完他看了看遠處匯聚的一群人拍了一下白瑜的肩膀說道:「我去和幾位老友敘敘。你去自己的房間休息一下。從這裡去曇誓天無色天至少還有兩個月時間。」

一聽到火雲剛這個名字,白瑜瞬間明白他為什麼這樣看自己,韋大寶被殺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白瑜這段時間賣出的戰艦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價格便宜,讓整個鑲紅旗鳥槍換炮,成為紅旗鎮第一強旗,將從紅旗的風頭狠狠的壓下去。

原本趾高氣揚的火雲剛在風霸刀面前不得不低下一個頭,聽說下個月,紅旗軍總旗主就要由風霸刀負責,這讓他對白瑜的怨恨更加深了。

在三十三天仙域中,各旗軍麾下有三旗鎮,那個旗鎮實力最強,就由那個旗鎮的將軍總統整個旗軍,跟修為高低無關,以各旗鎮實力最標準。

因為他早就查出,那些艨艟級戰艦和升雲級戰艦都是風霸刀在白瑜那裡買的。 風霸刀離開后。白瑜直接找到自己的房間,當他進入房間后,不由的感嘆延風虛市仙人軍的待遇就是不同。他一個參加仙蹤境道的普通仙人,也是單人獨間的大屋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