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西北防疫處還制定了一系列關於公共衛生、傳染病流行病防治、醫學教育、醫藥管理、傳染病檢疫等方面的制度,為大明的現代醫學體系奠定了基礎。

當然,西北防疫處為此付出的代價也是極為沉重的,包括北京醫學院在內的成員,加上從北方各省招募的300多位大夫,到了崇禎十年底已經損失了近四分之一的人員。雖然有不少人因此而打了退堂鼓,但是卻有著更多的大夫和醫學生趕赴了西北,加入了這場和瘟神搏鬥的戰場。 綜漫之我是虛

“塞巴斯。。。”蘇血被吻住含糊地叫着,塞巴斯懲罰性地咬了咬她的嘴,說:“別說話,要不然的話,就不只這點懲罰了~”

“唔。。。”蘇血閉上眼睛,隨便他怎麼吻。。。

“。。。冰雪子,你說我是不是應該睡覺啊?睡着了就不會看見這些東西了對不對?!”蘇雪抓狂地揪着自己的頭,然後木然的說:“看自己和別人接吻再到那什麼,真是一種奇特的事情啊。。。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主人。。。你沒事吧?”冰雪子擔憂地看着開始木然笑着的蘇雪。

“。。。我現在好的很。。。”蘇雪躺在草地上,毫無壓力地睡了過去。

“。。。”冰雪子無語地看着打呼的蘇雪,“哎~放開點吧主人,吻一吻又不會怎麼樣,最多蘇血回來的時候我幫你揍她。”

“呼~”蘇雪繼續打呼。。。

塞巴斯舔了舔蘇血的下巴,嘴脣滑過白嫩的脖子,停在精美的鎖骨處,蘇血纔回神:“塞巴斯蒂安。”

塞巴斯擡頭,看着蘇血帶着怒火的雙瞳,笑着把手套摘掉,修長的手指滑過蘇血的臉龐問:“怎麼了?昨天還在邀請我呢~”

“。。。”蘇血抿起嘴不高興地看着他。

“難道還不滿足麼?”

蘇血臉全紅了,臉撇向一邊:“你。。。你說什麼啊,我可沒有。。。”

“呵呵~”塞巴斯手指滑過有些紅腫的嘴脣,再次輕吻了一次說:“少爺在找我,盤子梅林會來收,我先走了。”

他有禮地對蘇血鞠了一躬,走出這個房間,蘇血撇了撇嘴:“哼,遊戲人生,我難道會真的把身體交給你這個不負責任的惡魔嗎?那這樣的話我也太蠢了,嘖,全是口水,去洗個澡吧。喂,蘇雪,死了沒死啊?”

蘇雪主動結果身體的使用權,去浴室裏放水,蘇血奇怪的問:“今天怎麼沒有大驚小怪了?生氣了?”

蘇雪褪去身上的禮服走進水裏,泡着,閉上眼睛,進入內心世界。。。

“少爺,蘇雪小姐說,那個送信的人是她父親的執事,但是他的父親已經死了。”塞巴斯在夏爾耳邊小聲說道。

“嗯,我知道了。”夏爾揮揮手,塞巴斯退後一步,安靜地站在他身後,笑着舔了舔自己的嘴脣。

“夏爾?怎麼了麼?”伊麗莎白問道。

“不,沒有什麼,小事而已。”夏爾回答。

冰雪子和蘇雪很有默契地拎着水做的繩子將蘇血捆起來,蘇雪扯了扯繩子說:“竟然讓他這樣吻你哈?!”

“你又沒有反抗。”蘇血可憐兮兮地望着蘇雪說。

“那是我眼不見爲淨。”

“就是就是,害得我主人跟瘋了似地,這個罪你要怎麼賠啊。”冰雪子幫襯。。。

“本來我想就這一個晚上我就忍了你好了,誰知道比昨天晚上更過分啊!”

“嘖嘖嘖,不對哦不對哦~”蘇血笑着說:“你答應我的是‘晚上’,我又沒說是哪個晚上,所以泛指所有晚上~”

“你。。。”蘇雪捂胸口,“哇啊你這個不孝的啊!!!我供你吃供你穿供你帥哥玩,你就是這樣對待我的啊啊啊啊~”

“真可憐呢主人。”冰雪子抽泣。。。

“喂喂~所以你們想要怎麼樣啊?”

“冰雪子~”

“主人~”

兩人相視而望手握着手,說:“這人真是不知悔改呢~”

“是呢主人~”冰雪子眨着星星眼望向蘇雪。

“那麼我們怎麼辦呢?”蘇雪也眨着星星眼望向冰雪子。

“是呢主人~”冰雪子再次眨着星星眼望向蘇雪。

“冰雪子,我的眼睛眨得好痛的呢~”蘇雪眨着星星眼望向冰雪子。

“是呢主人,我的眼睛也好痛啊主人~”冰雪子眨着星星眼望回去,然後兩個人一起別過臉揉眼睛。。。

“你們兩個是在幹嘛。。。”蘇血腦後留下一大滴冷汗。。。=。=。。。

“於是蘇血——”冰雪子笑着說。

“蘇血醬啊~——”蘇雪陰森地笑着說。

“接受我們的懲罰吧~”兩人相視一笑,對着蘇血衝過去。

“啊!你們要幹什麼!!!救命啊!啊啊啊啊啊!!!謀殺了!!!救命啊啊啊~~~~”某人的慘叫聲響徹雲霄。。。

打完一場架, 葉雨軒看過了從國內傳來的情報之後,便將親信吉川幸助召了過來。雖然外面飄著雪花,但是葉雨軒的辦公房內卻是溫暖如春,這讓習慣了寒冷的吉川幸助一開始並不習慣,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吉川幸助趕緊向上官做了道歉,葉雨軒並未介意,而是示意他坐到自己的案幾前面,並為他倒了一杯溫米酒,親切的說道:「這樣的大雪天真是適合小酌一杯,這是我從國內帶來的紹興黃酒,你也嘗一嘗,和日本的清酒可是味道迥異。」

吉川幸助用雙手拿起了酒杯一口乾了下去,這才說道:「果然是記憶中的味道,回到日本之後已經很久沒有嘗到這麼正宗的紹興黃酒了,日本的清酒還是過於清淡了些啊。」

葉雨軒不由微笑著說道:「我倒是忘記了,你在北京也待了數年,倒是應該品嘗過這種酒。明年春天我就要離開日本了,一想起這個,我倒是有些留戀起在大阪的生活了。」

吉川幸助馬上會意的說道:「請閣下放心,就算閣下離開了大阪,總督府上下也依然會服從於閣下的指示的。」

葉雨軒微微頷首后說道:「不要說服從於我,而是應當服從於皇帝陛下。只有在皇帝陛下的羽翼下,日本才能成為一個正常國家。比如現在,皇帝陛下就打算給日本一個走向正途的機會,就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抓住了。」

吉川幸助先是愣了下,接著很快便欣喜若狂的說道:「真的嗎,閣下?只要讓日本恢復正常國家,不管是什麼樣的代價,我們都願意去付出。」

葉雨軒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著對方說道:「今年日本的年景非常的不好,不少地方都因為惡劣的氣候變化而欠收,如果不是從琉球和朝鮮運來的大米,西日本各藩的農民早就有人暴動了。

但是在我看來,即便是不遇到今年這種極端的天氣變化,日本的農民也是遲早要暴動的。畢竟日本是一個狹小的島國,只要進入長時間的和平時期就必然會出現人多地少,土地產出難以養活所有人的麻煩。

雖說現在日本各地還有一些土地可以用來開發,但也終究是杯水車薪。更別提那些無所事事的武士階層佔據了大部分的土地產出,使得平民能夠分享的土地收穫就更是微薄了。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日本連維持一個穩定的社會秩序都難,更別提成為一個正常國家了。

皇叔在上我在下 總有大佬對我虎視眈眈 所以,向外拓展生存空間,為日本富餘的人口尋找出路,必然是你們這些總督府官吏首要的任務。至於五大老和他們的隨從,不過是一群不識潮流走向的愚頑之輩,要是讓他們掌握了日本的政治,那麼就是日本的災難。

是以接下來的任務,我希望你和你的同僚能夠負起責任來,而不是將之讓給旁人。」

吉川幸助從沒想過要把自己手中的權力交給五大老,向那些迂腐守舊的幕府大老們宣誓效忠,畢竟他心目中的日本和這些大老們心目中的日本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對於葉雨軒的話語他立刻欣然贊成道:「閣下說的不錯,日本的未來應該交給擁有未來的年輕人手中,而不是一群裝模作樣的老頭子手裡。」

葉雨軒這才滿意的繼續說道:「日本向外拓展空間的事,其實總督府也做了些嘗試,比如那些送往美洲的破產農民和浪人。 首席獨寵萌寶歸來 就目前來看,他們還算是適應美洲的氣候。不過美洲距離日本畢竟還是遙遠了些,想要大批量移民,以目前跨太平洋航行的技術還是不足的。

而在亞洲,能夠供日本拓展生存空間的地方,大約就是在南洋地區了。此前日本民眾大量遷移到菲律賓群島,在當地適應的也很不錯,特別是呂宋地區,有著大量的土地可以開發利用。

所以陛下認為,既然西班牙人都能遠隔萬里前來南洋佔據島嶼,沒理由日本不可以。而且日本想要成為一個正常國家,那麼首先就要證明自己有沒有一個正常國家所擁有的力量。西班牙在南洋的勢力僅次於荷蘭人,只要日本打敗了它,那麼也就沒有什麼人會再質疑日本有沒有保衛自己的能力了。」

「西班牙人?呂宋島?」吉川幸助頗為興奮的追問道:「大明是要和西班牙人開戰嗎?那麼我們要抽調多少人前往菲律賓群島?」

葉雨軒搖了搖頭說道:「不,不是我們和西班牙人開戰,而是日本和西班牙人開戰。當然,大明會在背後支持日本,不會讓其他歐洲國家站到西班牙人那一邊去的。當然,就目前來看他們也沒什麼力量可以幫助西班牙人保衛菲律賓群島。」

吉川幸助聽了頓時一驚,作為大阪幕府的經濟奉行和燕京大學的畢業生,他比所有日本人更為了解,戰爭和經濟之間的聯繫。以大阪幕府目前的財政狀況,在國內進行中等規模的陸上戰爭勉強還能夠支持,但是派出軍隊前往南洋挑戰西班牙人,估計戰爭還沒有結束,大阪幕府的財政就要先崩潰了。

因此他剛剛的興奮心情頓時不翼而飛了,他看著葉雨軒謙卑的說道:「可是以日本目前的力量,想要跨越大海去進攻菲律賓群島,恐怕是力有未逮,我們甚至連運輸軍隊的船隻都湊不齊。我們還是很願意在大明的指揮下作戰的。」

葉雨軒笑了笑,一邊拿起酒壺為兩人的酒杯倒酒,一邊則說道:「不,這是日本和西班牙人之間的戰爭。大明是會插手這場戰爭,但要在戰爭分出勝負之前。

你要清楚一件事,如果日本不能單獨打敗西班牙,就無法在這些歐洲國家面前宣稱自己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

而對大明來說,我們剛剛結束了一場戰爭,不可能又立即挑起另一場針對歐洲國家的戰爭,這會讓大明陷入歐洲諸國的共同敵視之中。雖然大明並不畏懼這些歐洲國家,但是我們現在同歐洲有著巨大的經濟利益,因此陛下並不願意因小失大。

當然,運輸軍隊的船隻也好,軍隊的武器裝備也好,戰爭的經費也好,大明都會以其他方式支援日本的。你作為經濟奉行,回去后讓日本中央銀行發行一筆300萬大明元的國債,其中150萬元大明中央銀行將會予以承銷。

有了這筆款子墊底,大明將會出售一隻運輸船隊和一批軍火給予日本,足夠讓日本打完這場戰爭。現在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吉川幸助沉思了片刻,方才問道:「不知這場戰爭應當如何開始?又該如何結束?」

葉雨軒讚許的看了吉川幸助一眼,能夠問出這樣的問題,說明對方已經差不多抓住戰爭的核心了。和自己不同,葉雨軒知道皇帝在自己身上投入了多少資源,方才能夠形成他現在的大局觀,而吉川幸助這樣的純屬是屬於個人天賦了。

「由日本前往南洋最適宜航行的時間,一個是四月份,一個是十月份。想要和菲律賓群島的西班牙人交手,沒有兩個師團的力量是不足夠的。而為了規避風險,日本對西班牙人的宣戰,便應該在以上兩個時間段內選擇。四月太急,十月正是菲律賓群島秋收季節之後,十月份出兵顯然更為適合一些。

日本向西班牙人宣戰的最好借口,自然是保護僑民。這幾年來,四海貿易公司在卡加延山谷及馬尼拉以北的平原地帶開發出了150萬畝土地,另外還租借了西班牙人無法耕作的土地近200萬畝。

四海貿易公司向呂宋島移民了7700多華人,23000多日人,5萬餘越南人。新上任的馬尼拉總督和一些舊庄園主對於公司翻新后的土地極為眼饞,現在正試圖廢棄同公司簽訂的合同,將大部分良田收回去。

為此他們不惜聯合島上的土人,煽動越南人,欺騙他們只要能夠將公司從呂宋島趕走,他們就會分配土地給土人和越南人。

我的意思是,藉助西班牙人的小動作,提前引發土人和越南人的叛亂,大阪幕府就可以借護僑的名義出兵菲律賓了。從時間上來看,這場叛亂最好在8月引發,這樣得到消息后的大阪幕府就可以在10月出兵了。

至於如何結束這場戰爭,只要日本的軍隊推進到馬尼拉城下,大明自然會站出來調停,強迫西班牙人接受停戰談判的。

這場戰爭,就由你來全權指揮。其他人那裡,我會一一交代下去的,吉川君,你可不要令我失望啊。」

聽完了葉雨軒的布局,吉川幸助心中的擔憂頓時少去了不少。他向後挪了挪身體,然後對著葉雨軒參拜行禮道:「請閣下放心,就算讓我粉身碎骨,我也一定會完成閣下交代的任務的…」

崇禎十一年正月,趙一瑋所率領的船隊在經歷了2個多月的行程和六場暴風雨後,終於看到了追逐船隊的海鷗和海上的浮木,這意味著船隊距離陸地已經相當接近了。

正月十三日,船隊終於看到了北美大陸連綿不絕的海岸山脈,兩天後船隊抵達了洛杉磯港。和五年前相比,此時的洛杉磯已經成為了北美西海岸最大的一座殖民城市了。

洛杉磯三面環山一面濱海的優越地形,不僅擋住了北面的寒流,還有著充足的水源。南部的洛杉磯河谷地土壤肥沃,現在已經成為了農業和畜牧業開發的主要用地,而平坦的地形也使得這種開墾並不困難。那些被砍伐下來的樹木又能變成城市的建材使用,可謂是一舉兩得。

因此從西面而來的華人、朝鮮人、日本人,大多選擇了留在洛杉磯。而中國人對於宗教和生活習俗的寬容,也令不少印第安部族及白人船員遷移到了洛杉磯來。

當趙一瑋抵達時,這座港口城市的人口已經超過了4000人,其中三分之一的居民住在城牆以內,三分之二的居民則選擇了城市和港口之間空地處建立自己的家園。

洛杉磯盆地茂密的植被,使得這座城市猶如是長在叢林里的盆景,第一眼就讓趙一瑋喜歡上了這座頗有野趣的城市。 紅天鵝之死

曾經,蘇雪在初代那個地方不知道怎麼回去的時候,很幸運的找到了斯洛克,但是斯洛克說他不是每時每刻都有時間去接他,所以給了她一塊操縱時間的翡翠貓眼石,往裏面注入靈壓,就可以通往自己想去的空間,所以蘇雪不怕回不去,但是翡翠貓眼石被開啓後,每一次使用,空間選擇的穩定性就會被消弱一次。

所以蘇雪第一次用哦~可是不幸的是呢~

從時空洞裏掉下來的時候。。。翡翠貓眼石掉到了洛卡伊的口袋裏。。。蘇雪灰暗地蹲到角落畫圈圈。。。。嗚嗚嗚,怎麼這麼倒黴啊,抓不到洛卡伊也就算了,現在連貓眼石也丟了。。。。可是找到洛卡伊=找到貓眼石,任務也完成了啊~。。。我情願把這個任務作廢啊!!!

啊對了,蘇雪猛地一拍自己的腦子。。。這麼久了,怎麼還沒想起來,這東西本來是斯洛克的,肯定也用過吧?上面應該有斯洛克的靈壓啊啊啊啊???

“笨蛋蘇雪,你早這麼注意到的話就可以早點回去了啊?!!!”蘇血摳了摳耳朵大吼。

“嗯?這麼說的話,你知道這件事情卻又不提醒我?”蘇雪陰森森地擡頭。

“我。。。我就是想看看你什麼時候能注意到啊~”

“我是看你想玩帥哥所以故意不提醒我吧。。。”

“啊~被現了,其實塞巴斯就是一帥哥啊~”

“呵呵~很好玩?那你玩夠了吧,今天我們晚上我們就去找洛卡伊。”

“啊?不要啊~我還沒有玩夠啊~夏爾小可愛我。。。”

“閉嘴。。。”

美麗的深藍色天口中,掛着一輪明月,皎潔的月光鋪灑在大地上,某女縮在圍牆上左望右望,還時不時鼻子湊到空氣中嗅了嗅,然後瞄準了某個地方,瞬間出現之後,又返回原來的位置。。。

“蘇雪。。。你到底找到了沒有啊?!”

“不要急嘛!”蘇雪動了動嘴小聲說:“就快了吧。”

“就是就是。”冰雪子具象化出現在蘇雪身邊,水藍色的一羣帶着純潔美好的美麗,眼下的水藍色晶體在月光下有種說不出的美感:“這個靈壓這麼小,還若隱若現的,主人能感覺到就已經不錯了~”

“。。。右邊。。。”蘇血撇嘴。。。

“什麼?!你這傢伙,是在挑釁主人的權威嗎啊?!!!”冰雪子立刻暴走。。。

“她哪有權威啊,誒誒,那個路口直走。”

“哦,謝了~接下來也要你指路了哦~”蘇雪一路直走,輕鬆地說。

“主人!你怎麼能拜託她啊,不是應該讓我來的嗎?!”冰雪子跟着蘇雪飄在蘇雪身後。

“沒問題沒問題,那裏向右哦~”

“你們兩個不要無視我啊!!”

淒厲的女高音通過空氣的傳播直愣愣地穿過蘇雪的耳膜,然後,就是一陣很濃很濃的血腥味,蘇雪打了個抖說:“蘇血。。。能不能不去那裏啊,好恐怖的樣子。。。”

“你不是想回去嘛,洛卡伊就在那裏啊。”蘇血翻了個身繼續舒服的趴在草地上曬太陽:“喂,不要害怕嘛,我這邊的陽光有點弱了哦。”

鬼醫逆天妃:魔帝,放肆寵 “關我p事啊。”蘇雪說了一句,繼續響轉往哪個血腥味濃厚的地方跑過去。

紅夫人一身紅衣出現,身後還跟着那個黑軟弱樣子的格雷爾,還多了一個手持手術刀面無表情地男人,三個散着濃厚血腥味的人笑着接近塞巴斯和夏爾。。。

蘇雪坐在牆頭微笑着和他們打招呼:“阿拉~你們都在啊,今天晚上真是熱鬧啊~~~”

“蘇雪?”他們驚訝地看着坐在牆頭輕鬆笑着的女孩,紅夫人皺了皺眉:“蘇雪,這裏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先回去好不好?”

“蘇雪,快點回去!”夏爾板着個臉說道。

“好啊,但是那個人我必須要帶走哦~紅夫人。”蘇雪指着面無表情地洛卡伊,紅色百合袖下的嫩白藕臂更顯得鮮豔。

“嘖,爲什麼不肯放過我?!”洛卡伊冰冷冷地開口。

蘇雪笑嘻嘻地回答:“上一次你是gitt的敵人,這一次,你是夏爾的敵人,雖然說紅夫人也是我的朋友,但是,還是把你帶回去交差比較好哦~對了,你身上有沒有一個貓眼石?如果說沒有就殺了你喲~”

“這個?”洛卡伊從口袋裏掏出拇指大小的黃色寶石,蘇雪一拍手,“對就是這個~看來你有好好保存啊~”

塞巴斯和夏爾看着坐在牆頭的蘇雪沒有出聲,洛卡伊的戰鬥力在格雷爾之下,夏爾和紅夫人戰鬥力爲0,洛卡伊的身份還不清 對於趙一瑋帶來的7艘船隻組成的龐大船隊,讓總理北美西海岸各殖民城鎮的軍政長官王武緯也很是吃了一驚,他這些年來還是第一次看到國內投入這麼大的手筆,為北美殖民城鎮運來這麼多工具、機械和工匠。

經過了七年多的開發,大明在北美西海岸從北到南已經建成了三姓島、新杭州、大河堡、新廈門、洛杉磯五處主要城鎮,其中新建成沒多久的大河堡位於新杭州下方的大河入海口,當地土人稱這條大河為「nichi-wanna」,很快華人就將其稱呼為泥灣河。

這五處城鎮,最少的大河堡也有五百餘人,最大的洛杉磯約4000餘人,總數約為8千人。從洛杉磯到最北面的三姓島,大明能夠控制的人口也就2萬出頭,其中將近一半就在這些沿海的城鎮之中。內陸地區大約還有3-4萬土著,但是這些土著部族都分散在山林之中,和大明有聯繫的,大約也就數千人而已。

至於大明北美城鎮控制下的人口,歸化的印第安人大概佔了六成,華人一成半,亞洲人二成,白人約半成。

而從洛杉磯往南,在加利福尼亞半島的北側,只存在了一個較大的白人村鎮聖地亞哥。拜洛杉磯城的快速發展,使得原本遠離其他殖民城市的聖地亞哥終於找到了一處自己的交易夥伴。從中國運來的鐵制工具、棉布、火藥同聖地亞哥出產的農副產品形成了互補貿易,這使得聖地亞哥的居民數量開始緩緩上升,到了崇禎十一年,該地區已經擁有了八百餘名白人和六百多名有色人。

聖地亞哥雖然是西班牙人建立的城市,但是城市中的白人卻以葡萄牙人及英國人居多,前者是被新西班牙政府流放來此地的罪犯,而後兩者則是前海盜、犯了過錯的水手和破產的商人,他們遠離文明社會來到這個荒蕪之地,顯然都是有著各種各樣的理由的。

因此在洛杉磯接納了這座城市進入自己的貿易圈之後,聖地亞哥便立刻開始親近華人,將新西班牙政府置之腦後了。這座城市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是為大明的走私生意服務的,大明的貨物運到洛杉磯后,便拆分成小船運到聖地亞哥,或是從這裡走陸地進入墨西哥北部,或是再轉移到聖地亞哥的船隻上,偽裝成農副產品運往墨西哥南部地區。

趙一瑋乘船抵達日本時已經收到了皇帝送來的新命令,因此他知道這次自己的任務不僅是要成立北美殖民地,還要訓練殖民地的武裝力量,以防止和西班牙人發生衝突。

在聽完了王武緯介紹的北美各殖民城鎮的狀況和西海岸地理之後,趙一瑋看著厚重實木長桌上攤開的西海岸地圖許久,方才對著已是副將的王武緯說道:「如此看來,北美西海岸倒是可以劃分為三個部分,北方的港灣區、南方的沿海地帶、新廈門以東的中央山谷區域。

按照你們的探查,中央山谷區域北部是森林沼澤,中部是草原,南部是荒漠。那麼這片區域的中部和北部地區倒是適合發展農業和畜牧業,我們只需要控制住中央山谷的出口新廈門港就好了。

如果我們同西班牙人發生衝突,首先要受到攻擊的必然是洛杉磯,因此必須要優先發展中央山谷地區的農業和畜牧業,以防備洛杉磯遇到襲擊時缺乏糧食。另外便是,聖地亞哥必須要確實的控制在我們手中,不可讓它成為西班牙人進攻我們的基地。

所以我打算將這些城鎮分為三個行政區域,北部港灣區是我們最後的退卻之地;中部新廈門和中央山谷區為我們的農業基地;洛杉磯和南部的海岸平原將會是我們的軍事基地和製造業中心。由北至南,可設咸州、陽州、青州三州,每州各設一知州、一游擊掌管文武事務,原來的城市議會可升級為州議會,協助知州治理地方。

北美總督府將會設在洛杉磯,你將會作為我的副手,就任副總督一職。殖民地衛隊將會從目前的430人上升到750人,另外各州必須組建一支民兵隊伍,平時維護治安,戰時協助衛隊保衛殖民地,王副將你對此可有什麼意見?」

已經打了報告延長在北美殖民地服役的王武緯,對於擴大殖民地範圍和加強殖民地防禦等命令自然是沒什麼可反對的。大明對於西海岸控制的力度越大,殖民地也就越安全,他甚至想著到時可以把家人也接過來,在這處世外桃源生活了。

因此他思索了片刻便搖著頭說道:「大人已經考慮的很周詳了,下官並沒有什麼意見。不過…」

趙一瑋立刻抬頭看著他問道:「不過什麼?」

王武緯想了想說道:「聖地亞哥現在和我們關係很密切,下官覺得倒是沒有必要立刻拿下。我們派遣一小支武力駐紮在聖地亞哥,等到正式和西班牙人翻臉時再動手是不是更好一些?」

趙一瑋沉默了片刻后說道:「聖地亞哥會同意我們駐紮一支人馬進去嗎?」

王武緯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沒有問題,我們可以用保衛走私貨物倉庫的名義進駐,我想四海貿易公司的代表應該會幫助我們的。另外,是不是著手和聖地亞哥城外的印第安人聯繫上,這樣也就等於是上了雙保險,我的義子王西海可以前去和他們進行接觸。」

趙一瑋立刻爽快的答應道:「那麼這件事就交由你去辦理,另外你明日陪江南製造局的代表去挑一塊地方讓他們修建船廠,地方一定要選的大一些。」

王武緯有些意外的重複了一遍,「江南製造局的代表?」

趙一瑋看著地圖隨意的回道:「是,這隻船隊一半物資是屬於他們的,另一半物資也是他們捐贈給北美總督府的。作為回報,今後北美總督府的軍火、鐵制工具,都將會向江南製造局訂購。」

重生空間萌醫 王武緯有些驚訝於江南製造局的大手筆,而此時江南製造局的北美代表沈一彪,卻和幾位造船工匠正驚嘆於這片土地上豐富的木材資源。

製造木帆船最重要的就是兩個部件,一個是龍骨,一個則是主桅杆。在十年前朝廷放開海禁,鼓勵造船業興建大船以來,大明就形成了四處造船中心:天津、南京、福建、廣州。天津依賴於東北的豐富木材資源,福建依賴於本土的林木資源,廣東則是依賴於兩廣和東南亞運回的木材,至於南京則主要依賴於湖廣及四川的木材。

但是和其他幾處相比,南京並不能控制湖廣、四川的木材商人。畢竟這些地方的好木頭並不是單單供應給江南製造局造船的,江南地方的豪強士紳修建園林更捨得花錢購買大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