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又一件衣服。」

看著身上又被砍碎了的衣服,葉青羽嘆息了一聲,沒有了內元的保護,現在每一次打架,身上的衣服先化作碎屑,要是再這樣下去,自己只怕是要被當做是裸奔狂魔了吧?

葉青羽不爽地嘆息著伸手。

一柄刺過來的道器長劍,被他像是捉小雞一樣就輕鬆捉在了手裡,不能傷他手掌絲毫。

那長劍本能地震顫,想要掙脫。

但卻如何敵得過葉青羽那無敵的肉體之力,葉青羽五指微微發力,砰砰,劍身瞬間崩碎出一條條裂縫,接著連同它的主人,都被葉青羽掄了起來。

噗噗!

一劍一人被葉青羽當做武器,掄了兩圈,直接朝著人群丟了出去,直接把三五個太一門弟子,就像是木雕一樣給砸飛了出去。

其他人何曾見過這樣的戰鬥方式?

「你們弄爛了我的衣服,快賠。」葉青羽一旦出手,再無顧忌,大笑這逼過去。

他猶如虎踏羊群一樣,根本無視那些斬在自己身上的刀招劍訣,直接衝過去,噼里啪啦一陣拳腳,打的那些太一門弟子哭爹喊娘。

「怪物啊。」有人流著鼻血慘叫。

「不可能啊,這小子……怎麼這麼硬。」有人鼻子都被打歪了。

不論是天荒界還是清姜界,甚至整個大千世界之中的絕大部分界域,都是以符文元氣武道為主流,很少見過如此程度的體修,太一門這些弟子,也從未見過這種戰鬥方式。

葉青羽那猶如玉石雕琢般的血肉之軀,刀槍不入,徹底震撼了他們。

不足十息的時間,除了肖雲龍、左立和那幾個女弟子之外,其他人都被葉青羽用最原始的拳腳打翻在地了。

「媽的,讓你恩將仇報,居然帶人來算計老子。」葉青羽一腳踩在那三角臉弟子的臉上,毫不留情地猛踹:「當初在天關試煉區,像是狗一樣求老子保護你……養不熟的白眼狼。」

「啊,饒命……」那三角臉弟子臉都被踩爛了:「我錯了,饒命啊……」

「饒?踩死你這個賤貨。」葉青羽不心軟,一腳一腳地踩下去,直接把這個三角臉弟子的腦袋,踩到了地裡面去。

另外那個太一門弟子,見狀狗一樣爬著就跑,卻被葉青羽看到,過去又是一腳,直接將他踩到了土裡。

「你也是個賤貨,當時就要搶老子的原骨魔源,現在居然還勾搭了人來搶我的東西。」葉青羽踩在這貨的身上,狠狠地蹦躂了兩下,將這傢伙直接給踩暈了。

「還有你們兩個,也不是東西,我才來太一門不過一天,就來算計我,一個個說的倒是道貌岸然。」葉青羽大步朝著兩個人逼過去。

肖雲龍和左立此時已經被打的鼻青臉腫。

他們兩個心中也是駭然。

之前聽那幾個倖存的弟子說過,這個下界蠻子的肉身修為很可怕,可惜他們並未放在心上,還以為是那幾個傢伙為了邀功亂說,現在看來……

現在這是個什麼事兒啊?

簡直就像是俗世間小流氓在街頭鬥毆。

可偏偏是這種俗世街頭鬥毆的方式,卻把一群苦海境的太一門弟子打的鼻歪臉腫,毫無還手之力。

這真的是見了鬼了。

「小雜碎,別以為我真的拿你沒辦法。」肖雲龍擦了擦留下來的鼻血,陰狠地道。

為了搶在別人的前面,奪得葉青羽身上的寶貝,他才和左立一起,找了幾個平日里在自己面前搖尾乞憐的清蓮峰女弟子,設計了這個圈套。

在他看來,這個圈套雖然拙劣了一點,但對付這樣一個只是雜役弟子身份的下界蠻子,應該夠用了,但是沒想到……

沒想到這個蠻子的體術,居然這麼恐怖。

對面。

「有辦法你就快用出來,不然一會讓我就打的你娘都不認識你……」葉青羽也是狠了心。

他現在沒有了絲毫顧忌,眼眸之中,凶光閃爍,準備收拾了這幾個狗東西,然後立刻走人,離開太一門。

今天這件事情,讓他意識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錯的。

留在太一門固然可以避開魔蛛族,但如肖雲龍這樣的貨色,在太一門中,實在是有太多太多,這樣的白眼狼,卻也不會放過自己,留在太一宗,自己的境遇一樣危險。 「小雜碎,你等著……」肖雲龍氣的幾乎咬碎了一口牙,一臉的陰狠,如要吃了葉青羽的血肉一樣,猙獰地笑了笑:「左師弟,你先給我看住這個小雜碎,我去請神器出來!」

說著,肖雲龍咬牙切齒地衝天而起。

「小雜碎,有種你就等著,不要跑。」他遙遙指著葉青羽,似乎是生怕葉青羽跑了。

「跑?你當我是什麼人?會跑?老子就在這裡等著你,去請你那什麼狗屁神器吧,老子還怕了不成?」葉青羽雙手叉腰,哈哈大笑,一臉的不屑之色,根本不怕。

「好,有種……」肖雲龍的聲音如滾雷,遠遠地從高空中傳來,還不當心地叮囑了一句:「左師弟,看好這個小雜碎。」

他的身形,消失在了天空。

地面上,除了一臉緊張的左立,還有那幾個衣衫濕透瞠目結舌的青蓮峰女子弟子,就剩下一群哼哼唧唧全部被打翻在地打碎了鼻子的狗腿子了。

「嘿嘿,小子,你慘了,等肖師兄回來來……」左立嘿嘿獰笑著,「有神器在手,你就是銅筋鐵骨也得化作肉泥。」

葉青羽聳了聳肩。。

「咦?」他猛然指著天空:「這個姓肖的這麼快就回來了?」

左立一怔,回頭看去:「怎麼可能?」

他知道,肖師兄身為宗門中重點培養的弟子,的確是有一件【太一分光劍】的仿品在手中。

這把劍的真品乃是宗門鎮宗神器,威力無窮,在整個清姜界都威名赫赫,所以即便是仿品,也算得上是次神器,威力無窮。

肖師兄得到【太一分光劍】的仿品之後,萬分珍惜,平日里都供奉在自己的洞府天閣峰上,以宗門之靈氣蘊養,平日想要將其取出催動,至少也需要半柱香的時間,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取回來?

所以左立下意識地回頭去看。

卻在這個時候,葉青羽的臉上突然露出一絲狡黠之色。

恐怖的肉體之力爆發,葉青羽動若脫兔,毫無徵兆地猛然間一個寸步,跨越數十米距離,瞬間就來到了左立的跟前,毫不留情地一拳轟出。

轟!

一拳結結實實地轟在了左立的肚子上。

「嘔……你……」左立彎腰如蝦米弓身一樣。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下界蠻子居然如此卑鄙,一聲不吭地出手偷襲,這一拳被轟了個結結實實,立刻覺得肚子里像是有一座火山爆發了一樣,鼻涕眼淚一下子就全都不受控制地出來了。

左立彎著腰,乾嘔了幾聲,然後張口就把前一餐吃的東西都嘩啦啦吐了出來。

「哎?這麼大個人了,居然還被打哭了?」葉青羽笑嘻嘻地又是在左立後腦勺上一巴掌,將他打翻在地,鄙夷地道:「身為太一門的重點培養弟子,居然像個娘們一樣,挨了打就哭哭啼啼,你也真的是奇葩。」

「你……胡說……無恥,你……」左立都快氣瘋了。

不是自己想要流鼻涕眼淚啊。

是身體不受控制啊。

這個下界蠻子太陰了。

不但出手暗算偷襲,居然這樣陰自己。

旁邊的那幾個青蓮峰女弟子,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這下子完全看傻眼了,一個個像是嚇呆了的傻狍子一樣,瑟瑟發抖,不知所措。

她們只是青蓮峰的普通弟子,論輩分還比肖雲龍和左立低一輩,平日里就媚俗,想要攀高枝,所以和左立肖雲龍走的很近。

哪裡見過左立被人收拾的這麼慘過?

這個蠻子,實在是太……

女孩子們都被嚇傻了。

「媽的,你們算計老子,還不許老子算計你們了……踩死你這個賤人,我踩踩踩……」葉青羽一腳一腳地踩在左立的臉上。

左立一張臉,和之前那位弟子一樣,也被深深地踩到了土裡去了。

「你……」左立氣瘋了。

一身登天境的元氣,因為剛才那一拳,被打的丹田混亂劇痛,無法催動,只能不斷地被動挨打。

「我?我什麼?」葉青羽又是一腳。

「士可殺,不可辱,你這個……」左立瘋狂地掙扎。

「你也算是士?卑鄙小人,想要搶奪我身上的寶貝,設計害我……現在這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

葉青羽毫不留情地一頓胖揍。

左立的肋骨也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如同殺豬一樣慘叫,最後連兩條腿都被葉青羽給打斷了。

「啊,住手,快住手,不是我的主意,是肖師兄想要你身上的東西,與我無關……」左立終於害怕了。

他感覺到這個下界蠻子無法無天,力量太大,一時失手說不定真的會弄死自己。

「呵呵,現在怕了?求我啊。」葉青羽咔嚓咔嚓,又將左立的手臂也踩斷了。

對於自己的敵人,他毫不客氣,可以想象,如果是自己落在他們的手裡,下場絕對比這更加凄慘一千一萬倍。

況且對於登天境的強者來說,這樣的傷勢,根本連皮外傷都算不上,只要元氣恢復,瞬間就可以還原。

這只是一種精神上的羞辱而已。

先收一點利息再說。

「你……蠻子……你這樣羞辱我……我必報仇……啊啊啊,氣死我也……」左立掙扎著從土裡把自己的腦袋抬出來,又氣又疼,噴出一口黑血,然後就被活生生地氣昏過去了。

終於安靜了。

「誒?這麼不抗揍啊?不會是裝死吧?」葉青羽停手了。

雖然已經打定了主意要離開太一門,但也不能真的弄死這些太一門弟子,否則留在青蓮峰的魚小杏會受到牽連,畢竟兩個人都來自天荒界。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葉青羽笑了笑。

他想到了什麼,轉身看向那幾個毫無戰鬥經驗的青蓮峰女弟子,然後嘿嘿笑著,一步步地走過去。

「你……你要幹什麼?」

「不要過來,你這個淫賊……」

女弟子們嚇得花容失色,步步後退,連逃跑都忘記了。

「淫賊?嘿嘿,這可是你們說的……就淫賊給你們看看。」葉青羽故意陰陰一笑,刺啦一聲,把還披在身上的零碎破衣猛地撕開。

完美精壯的胸膛,瞬間就徹底露了出來。

「啊……」一個女弟子尖叫一聲,嚇得昏了過去。

其他女弟子更是腿都軟了,捂著眼睛,瘋狂尖叫。

「哈哈哈……一群膽小鬼。放心,我才對你們沒什麼興趣呢,只不過是因為剛才不小心看到了你們洗澡,雖說你們是故意設計陷害我,但我這個人,從來都是不願意欠別人東西,嘿嘿,我不小心看了你們的身體,現在你們也看到了我的身體,我們算是兩清了,哈哈哈……」

葉青羽惡作劇得逞般地哈哈大笑。

他轉身從幾個昏過去的太一門弟子身上,剝了幾件完整乾淨的衣袍,隨便換上了一身,然後大踏步地朝著遠處飛奔,兩腿輪的渾圓。

看這個架勢,分明就是要逃命了。

那幾個女弟子回過神來,葉青羽已經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女弟子們面面相覷,一個個都是一臉懵逼。

「他……跑了?」

「好像是逃了。」

「我記得……之前他不是雙手叉腰信誓旦旦地說,根本不怕,要等著肖師叔取神器回來決一死戰嗎?難道我聽錯了??」

「這個下界蠻子,太狡猾了。」

「這個……該死的淫賊。」

「不過話說,他的胸肌真的好精壯,像是藝術品一樣啊,不知道摸一摸是什麼感覺?」

「你發.春啊。」

回過神來的女弟子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這個下界蠻子已經徹底打破了她們的世界觀。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人?

咻!

一道光華從天際而至,落在地面上。

正是去而復返的肖雲龍。

只見他一身銀色軟甲,光輝閃耀,宛如天神一般,手中一柄銀光閃閃不可逼視的華麗細劍,涌動著強橫無匹的力量波動,氣勢強橫到了極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