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秦,趕忙收斂了神識!

「奇怪!」楚秦微微一驚道,「這裏面的獸影,竟然能夠干擾我的神識,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算了,不管它了,回頭找蕾婭研究一下!」語罷,楚秦站起身來,走出了修羅神殿!

「楚秦,你成功了?」見到楚秦全新的神裝,比比東,小舞,冰雪二帝等人,皆是一驚道。

「嗯,成功了!」楚秦回以一笑道。

「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倘若,神王級強者,都不能繼承我的神位,那修羅神位,又有誰能繼承!」修羅神王輕然一笑道。

「修羅,謝謝你!」楚秦看着修羅神王道。

「客氣!」修羅神王回道,「應該是我謝謝你,這樣一來,我就徹底解脫了!哦,不對,還有兩年呢!」

「嗯!」楚秦點了點頭。

「那,楚秦,我得回去了!」修羅神王說道,「否則,被那傢伙知道,就有點麻煩了!」

「好,你去吧!」楚秦微微一笑道。

(本章完) 張莫常的聲音,響徹方圓幾百里。

但凡聞聲者,通通遠遁。

不論是鬼是神!

同樣的,距離最近的高文也聽到了這道聲音。

他剛爬到山尖尖上。

角度剛好可以看到某人『御龍斬鬼神』的一幕。

有些哭笑不得。

說好的最危險呢?

你怎麼一下就變成好人陣營了?

「兄弟,你這樣老在正邪之間反覆橫跳,顯得我很蠢啊…..」

他猜錯了。

可那又如何?

瞅了幾眼遠處上演的魔幻大片,高文轉過身,把心思放到了眼前的『菜園』中。

張莫常是正是邪都和他關係不大。

他們愛怎麼打就怎麼打。

比起那邊打的天雷勾地火,眼前這片充滿寶藏的菜園才是他此行的最大收穫。

鎖在雞籠里的雞。

脖子上拴著鐵鏈的狗。

養在豬圈裏的肥豬。

在一旁山泉里撲騰的六七隻大白鵝……

高文看的兩眼放光!

「誰說妖怪就得凶神惡煞?再怎麼兇狠的妖怪被人當豬一樣養上幾十年,也退化的和真的豬沒什麼兩樣了!」

果然,看到高文走進院子,地上趴着的十幾條大狗只是略微看了他一眼,就繼續懶洋洋的趴在那兒不動了。

對高文這個外來人走進來,它們表現的漠不關心。

看家狗當的不稱職!

好吧,高文的要求有點高了。

它們只是一群被人圈養充當肉食的狗而已,每天到點吃飯到點睡覺,生活的圈子就脖子上鐵鏈拴著的那麼大地方。

為了防止它們大量繁衍,小道童甚至還用法術給它們絕了育…..

活了幾十年,連個丁丁都沒有,你讓它們怎麼凶?

這輩子唯一見過的直立猿就只有張莫常加上小道童。

這兩個直立猿,只要它們一叫喚,就打的它們趴在地上嗷嗷叫。

現在又來了個新面孔,你還指望它們撲上去挨揍?

不存在的!

你今天就是打死我們,我們都不帶吭一聲的!

狗不咬高文,高文也不搭理它們。

先是走進院子裏的茅草屋裏翻找了一番。

非常幸運的,高文在床頭髮現了一枚白色玉簡。

看到玉簡的瞬間,高文的眼睛就紅了!

教練,我想修仙!!!

…….

【物品:六陰天魔經】

【類別:秘籍】

【品質;??】

【特性:閱讀】

【簡介:這隻玉簡上記載了太陰仙法『六陰天魔經』的前五層。】

【是否閱讀?】

【友情提示:生存者並不具備閱讀太陰仙法的基礎條件,強行閱讀將導致生存者死亡。】

……

高文:「……」

深吸了一口氣。

不行。

那就再吸一口!

幾次三番的想要平靜自己的心態,可他那顆暴躁的心就是平靜不下來。

寶貝到手,卻發現自己用不了!

還有比這更讓人難受的事情嘛?

「不氣不氣,讀不了就就讀不了,大不了我帶回去賣錢…..保持微笑,對,保持微笑!」

把玉簡揣進自己的懷裏,高文臉上擠出個虛偽的笑容。

像哭一樣……

如果能御劍,誰願意拿着個爪子去捅人啊!

就外邊那天打雷劈、轟隆隆的難道不帥嘛?

帥不帥?

不過仔細想想,他似乎也並不是毫無希望。

現在學不來,不代表以後也不能學。

說不定過段時間他就能學了!

在心底安慰著自己,高文又在屋裏翻找了起來。

「嗯?這盞油燈是超凡品質?收了收了!

這盤香也是超凡…..

卧槽,魔法品質的磨刀石!

這袍子居然也是超凡品質的!」

在木屋裏一通翻找后,高文愣是抱着六七件高品質『日常用品』走了出去。

的確是日常用品。

除了那件小了一號的太**袍外,全都是些熏香、油燈之類的雜物。

高文滿足了!

雜物不雜物的另說,這些東西看起來就很值錢好吧?

從茅草屋走出來,高文本打算直接走人。

可一出門。

看着前面趴着的十幾頭肥狗,再看看豬圈和一旁的雞圈……

高文思考片刻后,亮出了自己的爪子。

「乖,都別出聲,就疼那麼一小下下就不痛了……」

……

……

一個時辰后。

和山鬼打了一架,發現自己打不過的張莫常飛落到這個山頭。

眼前入目的……

面色蒼白的張莫常咳嗽一聲。

「還行,沒都給貧道禍害光了。」

院子裏的狗正在地上啃豬骨頭。

啃的還挺香……

地上落得滿地的雞毛。

豬圈裏全是血跡。

菜園裏的菜倒是好好的,只是丟了幾顆之前小道士無意間栽種的靈藥,青菜什麼的並沒有損失。

對這些身外之物,張莫常不在乎。

走進自己日常打坐的茅草屋。

對房間里亂成一團的景象,張莫常早已經預料到了。

「燭台、洗劍石、凝神香、金鐘、道袍、太陰秘典,還有…..我的腳盆?」

看到連自己洗漱用的腳盆都被人拿走了,張莫常也是氣的笑出了聲。

這賊也是過分了,連洗腳盆都沒給他剩下!

沒有急着去抓賊,張莫常大袖一揮,把雜亂的房間收拾了一番。

隨後,坐在床榻邊發出一陣壞笑:

「小賊,貧道的盆可是用來洗過腳的,敢偷它去洗別的,也不怕沾染上一身的腳氣…..」

這位出身太陰星的天師大人,對自己家裏丟了一堆東西,似乎並不感到惱火。

好吧。

丟的這些東西中,除了一本記載了太陰天魔經的玉簡之外,其餘物品對天師來講的確只是雜物。

相比起尋回這些雜物,他現在更重要的是休息。

一瘋就是五十年,期間經歷了幾次斬分身,還演繹著各種不同角色,這期間造成的傷害可不是幾顆丹藥吃下去就能養好的!

當然,丹藥還是得吃。

一顆丹藥入腹。

張莫常的臉上青白之色閃爍,半響才恢復了三分血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