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一下午就過了,父母也該去投胎了:「小小,記住媽媽爸爸給你說過的,好好照顧自己啊,我們走了。」聽到這句,龍小小再也憋不住,眼淚順著臉龐流了下來,她跪在地上,對著父母磕了三個響頭:「爸媽,對不起,我沒能在你們膝下盡孝,來世我還做你們的女兒。」龍媽龍爸哭著應了,喝下龍小小為他們備好的孟婆湯,身體漸漸消失,直至不見。

龍小小隻凝視著他們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語。


過了許久,閻王來到龍小小的身前,臉上帶著一絲愧疚:「小丫頭,聽說你準備恨老夫千秋萬載?」龍小小抬頭瞟了他一眼,並沒有說話,「咳,小丫頭,你也知道,閻王有時候也是身不由己的,況且是你父母自己發現了那個假人的,老夫是真不知道這事。。。」見龍小小還是沒理他,他索性坐了下來:「人固有一死,你父母也不例外,傷心是必然的,但是你父母還會繼續投胎為人,老夫保證,許他們十代為人如何。」

這為人為畜是憑這個人生前的罪行來定,閻王不顧規矩的答應了她這個條件,想來是真心愧疚的,龍小小見閻王低聲下氣的來哄她,氣也消了大半:「老頭,這可是你說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要是反悔,我可真是會恨你千秋萬載的。」「這是自然。。。」見她不生氣了,閻王只覺得鬆了一口氣。

「好了,小丫頭,明日王母娘娘壽辰,你可要隨我一同去,判官應該和你說過了吧。」龍小小點點頭,「我把我拼了老命買回來的蘇綉屏風拿出來獻給王母娘娘,我可虧大發了,你到時候要給我折算在工資里。。。」閻王無奈的搖頭輕笑:「你這丫頭,實在是太精了。。。」龍小小微微一笑,努力將心裡的難過給壓了下去。

晚上,回到宿舍,也沒了心思做飯,眾人像是知道一樣,也沒有人來打擾她,只有紅雲,在晚上睡覺時,抱了枕頭和被子,鑽進了龍小小的卧室。

「我有沒有給你說過我的爹娘?」紅雲輕聲說道,每一個故事的開端,都有這麼一句自說自話,所以龍小小並沒有去回答,只是在心裡想著,我們這才是第二次見面吶,你怎麼可能會給我說你的父母。。。

「我爹是鮫人族的族長,我娘是族母,我出生以前我父母感情很好,父親身邊也從沒有一個小妾,但是我一出生,我娘就去世了,我爹一直認為是我將娘拖累致死,所以心裡一直恨著我,從小便將我丟給長老撫養,從那時候開始,也漸漸接受了各分支獻給我爹的美女,沒多久,一位小妾為他生了個女兒,我爹高興壞了,大擺了十天十夜的酒席,在席間稱這是他的掌上明珠,我當時坐在角落裡可羨慕了,我從來沒被爹這樣抱過,我當時就想,就這樣抱一次該多好。。。」說到這裡,紅雲沒了聲音,龍小小也沒有出聲打擾,「所以,小小,不是每個人都會被視若珍寶,有時候我真羨慕你,你父母即使這樣也能分辨出來這人不是你,如果是我爹,估計我失蹤了他也不會察覺。」

龍小小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紅雲的背脊,輕聲說道:「紅雲,其實你不必安慰我的。」「哼,本公主才沒有安慰你,好了好了,快睡覺!」說完便沒了聲音,只余龍小小無奈嘆息。 轉眼,王母娘娘的壽辰到了,閻王給陰司的眾人放了假,判官還特意給龍小小拿了一套正式的服裝,從裡衣到外衣都有五件,由於陰司里沒有侍女,判官還專門從天庭借了兩個侍女回來,為龍小小梳妝打扮。

「小仙的皮膚很好,穿這樣的鵝黃宮裝很合適呢。」兩個侍女恰到好處的拍著馬屁,讓人聽著還是很舒服的。

紅雲在一旁有些無聊的看著,她一早就收拾好了,鮫人族的族長派了侍女來為她梳妝,可她都拒絕了,依然是紅裙,拿一根紅絲帶束髮,也很是好看。既不辱沒了禮節,也在宴席中營造了另一種風采,看著紅雲,龍小小便想起了另一個穿紅衣的女子,那位鳳凰族的公主,同樣是公主,區別怎麼就這麼大呢?紅雲大大咧咧,為人很是仗義,而那位鳳女則嬌蠻無理。。。

「小小,你還沒弄好啊,我都等了好大一會了。」還在敷著面膜的龍小小看了一眼紅雲,無奈的傳遞了一個眼神,她自己也是等的好辛苦的,這天庭中的化妝技術還真是複雜,不過效果確實很好,那面膜敷過後整個小臉看起來水靈無比,再用上花瓣製成的胭脂在臉上塗抹半天,一個絕代美人就初具雛形了,複雜的宮裝一穿上,龍小小整個人就變得不一樣了,以前是個小清新美女,而現在則晉陞為女神。她看了鏡子好大一會,才不敢置信地轉過頭問紅云:「這是我嗎?」紅雲也是兩眼放光,不住點頭:「這兩化妝師確實不錯,瞧著小臉水靈的,根本就看不出摸了胭脂。」「是龍小仙的底子好呢。」那侍女恰到好處的說道,隨即行了禮退下了。

「小小,你這不是公主的正裝嗎?」紅雲看了一圈突然說道,「我每年蟠桃大會都會穿上一次的,不過你這個好像比我的好看多了。」龍小小詫異的看著自己身上繁瑣的衣服,該不會是判官拿錯了吧,公主的正裝她可穿不起,正想脫下,被紅雲一把抓住手腕:「管他的,穿上蠻好看的,走,我們出發了,在那等的我屁股都疼了。」龍小小搖頭輕笑,也好,既來之則安之。

一出門,就看見了判官、小黑小白和青蘿,幾人均是正裝,顯得人更加的俊秀好看,判官一身火紅的官袍,小黑小白依舊是黑白二色,青蘿自然就是一身綠游游的,龍小小看著這麼一排的帥哥,心中不禁想,她上輩子該不會是拯救了地球吧,這輩子才會這麼飽眼福,幾人看見龍小小二人出來,眼裡也是驚艷,一紅一黃,一如曼珠沙華,妖艷似火,卻不失英氣。一如花中之王,卻不失清純。

「閻王老頭怎麼不在?」巡視一圈,發現獨獨少了閻王。「大人隨天庭來的舊友昨日就上了天,吩咐我們帶你一同前往。」判官解釋道。「是呀,小不點,你就跟著我們哥兩走吧。」「跟著我們,就不會有人欺負你了。」小黑小白依然是一人一句,唱雙簧似得。「跟著你們?不去欺負人就不錯了,還有人會欺負你們?」聽見青蘿的聲音,小黑小白同時縮了縮脖子,「快些走,老子腳都站疼了。」說完便領著眾人往前走去。

「對了,判官,你怎麼拿了一套公主裝給我,這樣去不會有事吧?」龍小小走到判官身旁問道,判官聞言輕笑一聲:「在我心中,你本就是公主。」龍小小的臉紅了大半,這人,怎麼毫無徵兆的對她說情話。前面幾人身子齊齊抖了抖,興許是沒見過這樣的判官。


不一會,眾人走到一個空間門前,看來天庭和陰司的鑰匙也是空間門,穿過空間門,熟悉的眩暈感傳來,片刻,便踏在了實處,龍小小低頭一看,居然是踩在雲朵上面的,怪不得觸感軟綿綿的,再抬頭一看,正面一個金碧輝煌的大門,門上刻著二龍戲珠,牌匾上寫著:南天門。看來是到了這天庭的入口了,幾人走向前,門口站著四個身材魁梧的男子,想必這就是守衛南天門的四大天王了。

傳說這四位元帥有靈官馬元帥,『眉生三眼照天堂』。趙元帥是『竹節鋼鞭手內擎,坐下斑斕一猛虎』的趙公明。關元帥是『鳳翅綠巾星火裂,三綹髭鬚腦後散。卧蠶一皺肝膽寒,鳳眼圓睜神鬼怯。青龍刀擺半天昏,跨赤兔壇前謾謁』的關羽,還有被封為『亢金大神』的溫元帥溫瓊,此神長得『硃砂發梁遍通紅,青臉獠牙形太毒」。故而被借來作為南天門元帥之一。龍小小見這四人果然如傳聞中所說,一位生三眼,一位騎著猛虎,一位拿著青龍大刀,一位長得過於滲人。

紅雲顯然是被眼前的四人給嚇著了,拍了拍胸口,不滿的抱怨道:「這南天門也不知道找些顏值好一些的門神,這四位太嚇人了,眼睛瞪這麼大,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要吃人了。」「你以為這個南天門守衛那麼容易,這些都是經過嚴格挑選的,身材要魁梧,要能威懾住人,能嚇嚇那些小仙大仙的。」青蘿開口說道。紅雲聞言,不屑的撇了撇嘴,卻也沒有再說什麼。

遞上請柬,四大天王看過後,便放了行,龍小小有些激動的盯著關元帥,這可是歷史的名人,三歲的小孩都知道的關雲長,和圖像上長得不太一樣,但是那威懾力是不可小覷的,光是盯著你,壓力就很大了,龍小小就這麼直直的看著,直到關元帥受不住,紅了臉,不過在他的臉上也看不出來:「這位小仙,不知盯著本元帥所謂何事?」龍小小忙紅著臉從包里拿出一隻筆和一個本子:「關羽大神,您能給我簽個名嗎?我讀過三國,知道您和劉備、張飛的桃園三結義,也知道您的過五關斬六將,真是太帥了!」關羽臉又紅了紅:「咳,這都是過去的事了,小仙還提它作甚,就是不知我那大哥三弟如今怎麼樣了。。。」關羽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情緒里,直到龍小小提醒才反應過來,為龍小小簽了名,繼續站在原地堅守崗位。龍小小拿著關羽的簽名,寶貝的收起來,不由得感嘆,這南天門的守衛真是雖職卑而位尊。

一穿過南天門,眼前的景色又變了,亭台樓閣,古香古色的建築比比皆是,許多仙子侍女穿梭其中,見他們來到,立馬便有一個小童前來領著他們往瑤池走去。

路上,碰見了不少仙人和判官幾人打招呼,到了瑤池,龍小小才知道自己所學辭彙匱乏,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這裡的美,稱為仙境也是有它的道理,那池水碧綠如染,清澈透亮偶爾有金色的鳳凰翔於湖面。怪不得曾有『神池浩淼,如天境浮空『之說,一點也不誇張,瑤池四周是蟠桃,蟠桃已經熟透,沉沉的掛在枝頭,香氣四處飄散,聞著都禁不住口水直流了。

「判官、青蘿、小丫頭,這裡,這裡。。。」仙氣繚繞的瑤池裡,就聽見那閻王一個人的喊聲,龍小小几人只想捂臉走人,一副我不認識他的表情示人,走入席間,才發現閻王和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坐在一起,那老人手裡還拿著一把佛塵,朝著他們微微笑著,和藹慈祥。

判官、青蘿和小黑小白朝著那老人鞠了一躬,判官朗聲說道:「許久未見,太白飛仙依舊硬朗。」原來這老人竟是太白金星,玉帝的特使,很受百姓的喜愛。只見太白金星撫了撫下巴的鬍子,笑著說道:「不行咯,我這把老骨頭還比不上你們閻王大人硬朗。。。」「太白老弟可休要胡說,我們這幾個老傢伙就屬你身子最好。」太白金星笑著受了,也沒再反駁,轉頭便看見了龍小小:「這位想必就是新上任的孟婆小仙吧?」龍小小見到太多傳說中的人物正在消化中,見話題轉向了她,忙應道:「回太白大神,正是在下。」「恩,確實是個標誌的孩子,靈力進步的也不錯,老閻,你可撿著寶了。」龍小小趕緊鞠躬謝禮:「太白大神謬讚了。」太白金星笑了笑,便又轉頭和閻王說起話來。

挨著判官坐下,龍小小才噓了一口氣,這天庭中說話真是好累啊,全是拽的古文。「與這些老一輩的神仙自然是要這麼說話的,年輕一點的就不必了。」判官低聲回答著龍小小的抱怨。

不停的有侍女在席間穿梭,為他們送上水果美酒,在沒開始前可以先吃著墊墊胃,龍小小卻有些遺憾,居然沒有見到傳說中的蟠桃。「這蟠桃都是開席之後由王母娘娘賞賜的,現在自然不可能隨意拿出來。」青蘿在一旁邊飲酒邊說道,他坐在龍小小左手再左一個,中間隔著紅雲,他的聲音卻清晰傳來,龍小小不由得感嘆這青蘿的靈氣真是高。 「紅雲姐姐,你為何在這裡,爹爹剛剛還在尋你呢。」龍小小順著聲音看去,發現在他們這一矮桌前站著一個嬌俏的少女,穿著公主的正裝,看起來是花了時間打扮,想來,這便是紅雲爹爹的小妾生的那個女兒紅蝶了,一個庶出的女兒居然比這嫡女打扮費心思,還穿著嫡女才能穿的公主正裝,這孰輕孰重,明眼人一看便明白了。

龍小小轉頭看了一眼紅雲,只見她面上雖無所謂的笑著,眼裡卻閃過一絲失落,龍小小看著,微微有些心疼,手伸到桌子下握了握紅雲的手,紅雲對她笑了笑,轉過頭與紅蝶說話:「我就不過去了,你告訴爹爹,我同閻王大人坐在一處。」紅蝶聞言,眼裡飛快的閃過一絲什麼,見到龍小小身旁的判官,俏臉紅了紅,又走到判官的矮桌前福了一禮:「自兒時一別,就再沒見過判官哥哥了,現在判官哥哥果然出落的一表人才。」龍小小有些氣悶,這花蝴蝶又看上了她的判官嗎?只見判官看了她一眼,微微點了點頭,便算作回禮了,轉過身卻為龍小小剝著葡萄,如玉的手指染上了紫色的汁液,他也渾然未覺。

紅蝶眼帶恨意的盯著龍小小,龍小小則瞪著大眼回望過去,毫不怯懦。這紅蝶見在此處討不了好,便又轉回去同紅雲說話,話語間也不復剛剛的客氣:「紅雲姐姐,你也該好好打扮打扮的,這次壽宴,爹爹說還要為你尋一門親事,你這樣。。。或許只有守門大神才看得上你了。」紅蝶說完掩嘴輕笑,龍小小看不過意,這花蝴蝶一句話就侮辱了她的朋友和她的偶像,是可忍孰不可忍!「紅蝶妹妹,這守門的四位元帥那可是大神,我看你最多也就是個小仙,紅雲是你的姐姐,也是鮫人族的嫡親公主,什麼時候你一個庶出的也可以這樣奚落長姐了?不知道天庭法律中當眾侮辱大神,不尊親重道,會是什麼後果!」紅蝶當即紅了眼,眼眶含淚,倒是楚楚可人,芊芊玉指顫抖著指著龍小小,你了半天沒說出完整的一句,隨即跺腳跑開了,估計去給那鮫人族長告狀去了。

「小小,你這回為了我可得罪了我這小妹了。」紅雲無所謂的說道。龍小小微微一笑:「這種人,說多了都是浪費口水,在人間的電視劇中,專門扮柔弱欺負善良的女主,不過我們可都不是什麼良善之輩。」紅雲有些贊同的點了點頭:「我曾經有一年,去人間看過那什麼電視劇,其中有一部叫什麼『回村的誘惑』,那女主角才叫一個厲害。。。」龍小小一頭黑線,想不到這鮫人族的公主還有看肥皂劇的潛質。

席間還陸續的有人來往,上次在集市見到的何仙姑也到了,身邊站著一個風華絕代的男子,一身的白衣,背上背了一柄寶劍,容貌不復年輕,有些歲月的痕迹刻在臉上,卻依然不減風采,想必這就是呂洞賓了,兩人此刻正說著什麼,看起來溫馨甜蜜,不知道她給支的招用上了沒有。

正思索間,何仙姑已經看到了她,和呂洞賓兩人緩步走來。龍小小趕忙起身,先前不知她是名人,現在知道了,心裡還有這麼一絲緊張。

「龍小仙早,相公,這便是我對你說過的龍小仙。」龍小小聽見趕忙回了禮,呂洞賓對著她溫和的一笑:「多謝龍小仙前段時間對拙荊的照拂,以後龍小仙有事,呂某自當竭盡全力。」龍小小連聲道謝。「龍小仙教我的法子我沒用上,相公與我同心協力,已教那王母義女斷了心思了。」何仙姑微紅著臉說道。「那就好,那就好,恭喜了。」龍小小心中還甚是欣慰,這呂洞賓果然沒有辜負何仙姑的期望,也沒辜負世間千千萬萬人的敬仰。

寒暄了一會,兩人離去,紅雲擠眉弄眼的對龍小小耳語道:「你莫不是看上了那飛仙吧,老是老了點,不過這風采的確是年輕一輩無人能及的。」「你瞎說什麼呢,那是我的偶像。」龍小小有些佩服紅雲的想象力。「偶像?剛剛在南天門守衛處,你不也說那關元帥是你的偶像么。。。」「是啊,我的偶像可多著呢。。」龍小小沒辦法對她解釋清楚,只得含糊其辭,這有名的仙人都是她的偶像。

「對了,紅雲,你剛剛說的飛仙是什麼意思。」「飛仙你都不知道?那你是如何修鍊成仙的?」紅雲瞪大眼睛問道。「我就是喝了一碗翔,就成為小仙了。。。」龍小小無辜的說道。「什麼,你居然喝了升仙酒?這是仙界里我唯一沒喝過的酒了,不知道味道怎麼樣,普通靈體喝了可升仙,仙人喝了卻會被廢除仙力,所以我一直未曾喝上一次。」龍小小想起那碗翔的味道,心中再次翻騰起來:「友情提示,這酒能不喝就不喝吧,這酸爽,真不是一般人能享用的。。。」紅雲撇了撇嘴,卻也沒繼續這個話題,而是為龍小小解釋起來:「這仙啊,統分六種:小仙、大仙、上仙、飛仙、大神、真神。剛剛那何仙姑和她的丈夫就是飛仙,這天庭內,只有兩位真神,就是那玉帝和王母。大神除了四大天王,便只有一位了,那位神秘的天師,是玉帝的左膀右臂,什麼事他掐指一算就知道,這神秘則是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顏,不過你興許見過。。。」龍小小詫異,她什麼時候見過了,還沒等追問,一顆葡萄就遞到了她的嘴邊。

「說了這麼久,累了嗎,來吃顆葡萄。」判官清冷的聲音說道。龍小小聽出這聲音里隱隱含著一點壓抑,她有些納悶,這人是怎麼了。

正說著,主台上一小童朗聲喊道:「王母娘娘攜青鸞公主駕到!」龍小小一臉振奮,就要看見這傳說中的真神了,《山海經》里王母娘娘的形象是:人身虎齒,豹尾蓬頭。不過龍小小倒覺得沒有這麼可怕,因為她一想起這王母娘娘,心中便一片暖意,想來這王母也不會是這般形象。

首先進來了兩排侍女,個個貌美如花,手中撒著花瓣,將宴席中間的紅毯上都鋪滿了花朵,看起來煞是好看,接著,由八人抬著一個蒙著輕紗的轎子從外間走進來,隱約中見一個婦人端坐在其中,一旁還站著一名女子。原本只有一個矮桌的主台,憑空出來了一張金光燦燦的軟墊,墊子上刻著金鳳,栩栩如生,竟像是要飛出來了,轎子上盤旋著十二隻鳳凰,據紅雲說,這是鳳族對王母的賀禮。

轎子緩緩行至主台,一雙芊芊玉手掀開了車簾,只見一個身穿複雜宮裝的婦人抬步走了下來,不似傳說中的人身虎齒,也沒有豹尾蓬頭,雖不貌美,但是自有一番成熟的韻味,嘴角含笑,渾身散發著一股威嚴,龍小小就這麼看著,竟然濕了眼眶,判官在一旁提醒,才清醒過來,趕忙隨著眾人跪拜在地,隨後走出來的是一個貌美的女子,看起來年齡不到,眼眸含水,一娉一笑都溫柔無比,一點也看不出學武之氣,想來,這就是那王母心愛的義女青鸞了,青鸞公主上前扶著王母,緩步走向主台,王母的視線似有似無的掃過龍小小這邊,又不漏痕迹的收了回去。

「眾仙家請坐。」王母的聲音傳來,雖不大,殿內的每個人卻都聽得清清楚楚。龍小小坐下,見青鸞正盯著她,眼裡情緒不明,見她望去,便立馬低頭和王母娘娘說什麼。半晌,王母笑著說道:「鸞兒就去判官身旁坐下吧。」青鸞紅著臉應了,立馬又小廝在判官的身邊加了一個矮桌,青鸞過來對著判官微施一禮,便坐下了。

接著,王母對身邊的小童吩咐了開席,便陸續端了菜上來,龍小小盼了許久的蟠桃在豁然在列,「眾仙家遠到而來,而本宮這蟠桃園裡的蟠桃正好熟透,就請眾仙家一起品嘗。」眾人站起身又是謝恩。蟠桃青里透著紅,看起來就很好吃,龍小小聞著就覺得滿口生津了。

不自覺的捧起來啃上一口,桃子的汁水很多,肉質細滑,入口即化。龍小小吃的極其滿足,待一個桃子吃完,才發現殿內眾人都盯著她瞧,她詫異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是她的臉有什麼不同嗎?為何人人都盯著她。。。紅雲在一旁提醒道:「王母娘娘沒說開始之前都是不能動筷的。」龍小小啞然,還有這規矩,她默默的把剩下的桃子核放回桌面的一個散發著冰氣的盒子內。

「哈哈,小仙果真是真性情啊。」王母笑著化解了現場的氣氛,眾人也開始跟著附和般的笑起來。


龍小小面色緋紅,佯裝鎮定的也跟著笑了兩聲。一旁的判官見狀,伸手為龍小小擦去嘴角的汁水:「小花貓。」說完自己低低的笑了聲。一旁的青鸞見狀,眼裡閃過一絲不明的情緒,笑著開口:「和判官大哥相處這麼久,竟不知判官大哥也是這麼會照顧人的呢。」 龍小小聽見青鸞的話莫名的就感覺不舒服,判官聞言只微微笑了笑:「青鸞公主說笑了,如何對人,全看這人在自己心中的分量。」青鸞握著水杯的手一滯,隨即也笑了笑:「是,判官大哥說的不錯,不知判官大哥可還記得百年前的約定?」判官臉上笑意依然,只不過笑不達眼底。「自然記得,無需公主時時刻刻提醒。」冷淡的語氣,那青鸞笑容終究還是綳不住了,軟了語氣:「你知道的,我只是。。。」還未說完,就被判官打斷:「下官什麼都不知道,那約定自會以我自己的方式去履行,不用公主操心。」青鸞臉上一陣白一陣紅,半晌,低下頭,再看不清表情。

「小小,這青鸞公主和你們家判官之間貌似氣氛很奇怪啊。。。」紅雲湊過來小聲說道。龍小小心中疑惑頗多,面上卻不動聲色,只是將判官為她夾得菜撥到了另一邊,判官看見后似乎苦笑了一聲,也不作解釋。龍小小心中有些惱火,她現在的立場,根本不能質問他青鸞公主所說的話,這青鸞不是看上了呂洞賓嗎?為何又在這裡對著判官懷念過去了,她看著也不像水性楊花的女子。

「鸞兒,你們在說什麼?說的這麼開心。」王母突然將視線轉到了她們這邊。「回母后,女兒只是和判官大哥敘敘舊,多年未見,女兒心裡還是很挂念判官大哥的。」王母聞言,笑了笑:「從小你就愛跟著判官這小子瞎跑,這樣吧,母后特許你隨判官去陰司玩幾天,閻王以為如何?」話鋒一轉,將一旁與太白金星說著話的閻王給卷了進來,閻王站起身:「公主到陰司來那是下官的光榮,歡迎之至。」王母笑著點了點頭,隨後端起酒杯,眾仙家亦站起身。「眾仙家參加本宮的壽宴,是本宮的榮幸,今日玉帝公事繁忙,無法前來,本宮就以這杯酒敬一敬大家。」「王母娘娘福壽安康,萬壽無疆!」眾仙家趕忙喊了一句口號,與王母虛空碰杯。

龍小小此時卻有些鬱悶,這王母沒事瞎點什麼鴛鴦譜啊。。。不過心裡對這王母著實恨不起來。「這下可熱鬧了,這小公主住進來插在你和判官之間算是怎麼回事,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判官心有所屬了。你沒見自從進來他的眼神就沒離開過你么?還為你剝水果夾菜的,估計有的人活了幾萬年也沒見過這樣的判官吧。」龍小小看了一眼判官,此時他正為她剝一塊魚,將魚刺細心的剔了出來,龍小小的心瞬間就安定了,心裡也確定了一些東西,正胡思亂想間,一直溫熱的手附在她的手上,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怎麼手這麼涼。」判官眉頭微皺,龍小小反手握住判官的手:「是啊,的確很涼,你可要好好給我暖一暖了。」判官愣了一愣,隨即笑了,如冰雪融化般充滿了暖意,旁的人都有些看呆了。紅雲見狀,一副嫌棄的模樣,不過眼底的笑意藏不住。青鸞也是微微一笑,只不過這笑里有幾分真心就不得而知了。

龍小小感覺一道炙熱的視線從對面傳遞過來,她抬眼望去,發現是紅蝶,原本美麗的小臉已經扭曲的有點變形了,她的身旁坐著一個面色有些陰沉的中年男子,男子不時盯著他們這一邊,眼裡流露出的是厭惡,龍小小偷偷瞥了一眼紅雲,只見她依然大大咧咧的模樣,和青蘿小黑小白小聲的鬥嘴,眼裡的黯然卻是遮也遮不住的,想必她也看見了她爹爹的目光,強顏歡笑。

「不知龍小仙在陰司可還呆的習慣?」王母突然出聲詢問道,龍小小站起身,不慌不忙的答道:「謝王母娘娘關心,下官在陰司呆的很習慣,大家都對我很好。」王母點了點頭,便轉過頭去與其他仙人說話,彷彿這只是隨口一問。龍小小也沒將這一插曲放在心上,繼續享受著判官的服務。?

席間,自然還請了人唱歌跳舞,居然還有龍小小的熟人,香雲閣的綠莞和紅鶯,二人顯然是盛裝打扮了一番,比那日在香雲閣看到的模樣更加的嬌嫩可人,依舊是清清淡淡的模樣,見到王母也依舊保持本色,這一點讓龍小小更加喜歡她們二人。「早聽聞香雲閣的新來的二位歌姬歌藝驚人,才貌雙全,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來人,將那東海湖進攻的珍珠拿兩串出來賞給二位姑娘。」綠莞、紅鶯磕頭謝聖恩,隨即獻上一首鳳求凰,伴舞的是天庭的舞姬,舞技自然不凡。

琴音在大殿內環繞,只見綠莞朱唇微啟,緩緩吟唱道:


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

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

無奈佳人兮,不在東牆。

將琴代語兮,聊些衷腸。

何日見許兮,慰我彷徨。

願言配德兮,攜手相將。

不得於飛兮,使我淪亡。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

時未遇兮無所將,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艷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從我棲,得托孳尾永為妃。

交情通意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余悲。

一曲罷了,大殿中的人依然沉浸在音樂的意境中不能自拔,王母也不例外,似乎是想起了同玉帝的過去。「再賞!」王母顯然心情極好。至此,這香雲閣的紅鶯綠莞才是真真的出名了,這香雲閣也可跟著沾了光。

「何日見許兮,慰我彷徨。」判官低吟,隨即低低的笑了一聲,目光灼灼的望著龍小小,龍小小臉紅了大半,埋著頭吃菜,「嘗嘗這香潭泉的魚,味道很是鮮美,這天庭的御廚用香譚泉里的荷花,剁碎,和著魚蒸了。」龍小小吃上一口,只覺得鮮美,荷花的清香蓋住了魚的腥味,魚肉爽滑,一口氣將一大塊全吃了。

「天師駕到!」突然,門外的小童高聲的宣了一聲,眾仙趕緊起身,迎接天師,龍小小心想著,這天師的面子可真夠大的。不一會,就見一身穿白袍的男子從屋外走了進來,一頭墨發被束在腦後,風姿卓越,氣勢逼人,龍小小隻覺得一股濃烈的冷氣撲面而來,這男子好冷,面上帶著一塊白玉般雕成的面具,不過光是看輪廓,已然知道是個翩翩公子。

只見他走到王母跟前,並沒有行跪拜之禮,只微微彎了彎腰,「王母娘娘萬福。」聲音清冷高貴,王母笑著虛抬了抬手:「天師免禮,可是玉帝的公務忙完了?」「回王母娘娘,玉帝還在接待龍族貴客,差下官前來為王母娘娘祝壽。」王母聞言眼裡閃過一絲失望,卻沒有再多問,而是吩咐小童在她的下首安了一個位置,這已經是極高的殊榮了。

「來,吃一塊這雪脆酥,是這天庭的特色,回去了可沒得吃。」判官的聲音將龍小小拉回了實處,不知道為什麼,看見這天師,龍小小隻覺得自己的心飄忽不已,看見了判官才落了下來。判官的神情並不見得有多好看,面無表情中帶了些冷硬,龍小小握住他的手:「怎麼了。」判官似是才反應過來,看了龍小小半晌,突然軟了眉眼,說沒什麼。龍小小雖疑惑,卻也沒有再問,既然決定了喜歡這個人,那麼就應該不顧一切,轟轟烈烈,他捅了你一刀都會相信他,這便是龍小小。

而這邊紅雲聽見龍族立馬作咬牙切齒狀,龍小小詫異,詢問怎麼了,紅雲才開口說道:「這龍族貴客多半就是那小白龍的老子和小白龍了,這該死的小白龍,上次害死我養的小蛇我還沒找他算賬呢!」龍小小滿頭黑線,這紅雲還沒消停呢。「這小白龍的老子在龍族是什麼身份?」龍小小問道。「龍族的長老,是比龍族族長還尊貴的存在。」龍小小點點頭,想著這回她的宿舍估計要清凈一陣了。

而那位天師,自從落座后,飲著酒,視線卻一直落在龍小小的身上,龍小小知道,卻沒有回應他的眼神,她不想讓判官多想什麼。「小小,快,喝喝這天庭的御酒,竹青醉,這可是天庭中的淚竹製成的酒,我以前喝過一次,就一直念念不忘。」紅雲有些興奮地說道。龍小小這才看到她面前的酒壺和酒杯,開始一直吃著菜,也忘記了喝酒。端起酒杯湊近聞了聞,一股竹子的清香和酒的甘醇飄來,龍小小不禁讚歎道,好香的酒。小酌一口,更是清冽芳香。「這水是取了天雪山上的雪,煮化了砌的,多喝些,對身體有好處。」判官也在一旁說道。龍小小聞言點了點頭,一杯接著一杯,很快,小臉上就染上了一絲緋紅。

天師的目光也多了一份炙熱,不知為何,龍小小突然反感起這天師了。 酒氣上臉,龍小小尿遁去外面吹吹風,這天庭不管何處都是仙氣繚繞的,置身其中才發現這些仙氣中含著的靈氣竟然十分豐富,龍小小隻呆了一會,便覺得自己的身體突然像是要裂開一樣,她趕緊找到一處隱秘的地方盤腿打坐,將判官教她的修鍊法將體內暴走的靈力馴服,十分鐘過後,龍小小再次睜開眼,眼裡含不住的笑意,她居然在這個時機升級了,正式升為了大仙。

她將能感覺自己的五官都靈敏了許多,突然,一聲嘆息在身後響起,龍小小驚訝的轉頭,發現是天師,白玉面具與他的氣質相得益彰,都散發著一股冷氣,龍小小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已掀起了驚濤駭浪,她已晉陞為大仙,卻連天師的氣息都沒有感覺到,這人該是有多厲害。

「你不用對我如此戒備,我傷害誰都不會傷害你。」天師苦笑了一聲說道。龍小小愣了愣,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何就對這天師充滿了戒備,像是一種本能。「你。。。變了許多。。。」天師的聲音再次響起,龍小小卻不知該如何答話,要不是她二十多年的記憶都還在,她真懷疑自己是不是曾經被洗腦了,然後忘記了許多事。

見龍小小不答話,天師似乎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卻讓她倍感壓力,「這位天師,我好像並不認識你。」在他的眼神壓力下,龍小小隻得說道。天師的眼裡彷彿有什麼破碎,只淡淡笑了笑:「呵呵,是啊,你不認識我。」說完這一句便轉身離開,弄得龍小小毫無頭緒。

正準備離開,卻見香雲閣的綠莞、紅鶯走來,龍小小笑著向二人點了點頭,想離開,卻被叫住了。「主人為何不與我們二人相認?」只見那紅鶯有些委屈的說道,龍小小還第一次在她的臉上看見這樣的神情,但是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紅鶯剛剛叫她公主,還說與她們二人是舊識,龍小小詫異的看著兩人。

綠莞明顯比紅鶯穩重了許多,見龍小小一臉的詫異,當即反應過來:「龍姑娘別誤會,這紅鶯是想我家主人,將你錯認為她了。」龍小小擺了擺手:「不礙事,我很喜歡你們倆,性子不錯,你們主人自然也是不錯的。」龍小小說完,有些臉紅,剛剛綠莞才說她與她們主人相似,現在她這樣誇,那豈不是在誇自己了。

紅鶯、綠莞二人並沒有察覺龍小小的小心思,而是一臉的崇拜:「是啊,我家主人是世間最厲害的神仙了。」龍小小笑了笑,這二人流露情感的方式也是這麼直接,看來她們的主人真是將她們教導的很好。

「我們姐妹二人與龍姑娘異常投緣,希望龍姑娘能在閑暇時刻來香雲閣坐坐,聽聽曲子。」綠莞如是說道。龍小小點了點頭:「我也正有此意,你們二位很投我的眼緣,而且你們的曲子那可是天上人間的天籟之音,我有空定是要去聽聽的。」說完,與兩人道了別,回到了大殿內。


剛剛回去,就見那青鸞雙頰微紅,眼眸半閉的倒在判官的懷裡,紅雲不見了蹤跡,興許是找那什麼小白龍去了。龍小小面無表情的走回座位坐下,判官見她回來,一張俊臉露出一絲尷尬:「她剛剛不知怎麼的,喝多了幾杯,就倒在了我懷裡,我還沒來得及推開,你就回來了。」龍小小瞥了一眼那青鸞,臉色微紅,被推開后茫然的睜開眼,但眼底的那一絲恨意龍小小還是清晰的捕捉到了。龍小小握住判官的手:「我知道。」她知道,她喜歡一個人便會無條件的信任。

判官也朝著她微微一笑,反手握緊她的手,王母下側的天師卻並沒有再看這邊,而是一杯接一杯的繼續喝著酒,臉色更加白了幾分。青蘿見狀,不屑的哼了一聲,天師卻罔若未聞。

「對了,你看,我已經是大仙了。」龍小小迫不及待的對著判官展示自己的靈力,判官笑著執起她的手:「我知道了,剛剛你吃了蟠桃,又吸收了這瑤池的靈氣,自然是會晉陞的。」龍小小看著兩人相握的手,突然就想起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臉不由的紅了。判官似是知道,也沒有揭穿,將自己盤內還未動過的蟠桃遞給龍小小:「剛剛見你真氣暴動,所以沒給你吃,現在你晉陞了,空間擴大,自然就可以再吃一個了。」「不行,這是你的。」龍小小忙拒絕,這可是蟠桃,很難才能吃到一個。

「我們兩現在還分什麼你我?恩?」判官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龍小小隻覺得臉燒的更厲害了,這人,實在不要臉啊不要臉,大庭廣眾的就敢勾引她。

「那我們一人一半。」糾結半晌,龍小小說道。判官笑著點頭:「好,就依你,一人一半。」吃過蟠桃,龍小小體內暖烘烘的,極為舒服,再喝了幾杯竹青醉。

很快,又有小童端上一盤菜,龍小小瞧著這肉很是眼熟,吃到嘴裡才發現這不是判官曾給她的四角龍肉嗎?說它寶貴可真是沒說錯,每個人就這麼一小盅,總共還不夠兩口。不過這味道卻與龍小小吃的不一樣,判官說,這是取了蟠桃的葉子裹著龍肉烤制的,烤好后還刷上一層秘制的醬料,味道極為鮮美可口,龍肉很有嚼勁,不似她吃過的那般入口即化。

判官製作的龍肉則是在秘制滷汁里煮九九八十一天,再拿出風乾,塗上一層蜂蜜,這樣放再久也不會壞了。

龍小小詫異這陰司的男子不僅長得好看,連廚藝也這麼驚人,判官只說在幼時自己一個人居住,所以學會了很多做菜的方法。龍小小有些心疼,又想起了上次判官說她母親時的情形,想必是經歷了一番磨難。

正說話間,紅雲從外面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龍小小剛想詢問,卻發現她的雙眼含淚,臉上有一個很清晰的巴掌印。龍小小詫異,誰在天庭內還敢這麼囂張,正想著,卻見紅雲的爹爹紅傲天從殿外快步走了進來,龍小小心中瞭然,除了紅傲天,還有誰敢欺負紅雲。

王母正與座下小仙交談,看見這一幕,目光微沉:「紅兄管理女兒是否太過嚴厲了些?」紅傲天忙站起身:「王母娘娘明鑒,實在是下官這女兒太過頑劣,還將她妹妹推入瑤池潭水中,下官這才教訓了她一下。」龍小小聞言看向他身邊,果然見到了柔弱的紅蝶,正雙眼含淚,渾身瑟瑟發抖,身上的水估計已用靈力蒸發了。龍小小冷笑,還能運用靈力,說明並不嚴重,那這幅模樣卻是給誰看的。

龍小小安慰這紅雲,聽見王母問道:「紅蝶小丫頭可有大礙?」那紅蝶挪著小碎步走了出來:「多謝王母娘娘掛心,紅蝶無大礙,紅蝶就是不明白,我一直對姐姐恭敬有佳,卻不料姐姐將我推至湖中。」說完又哀哀怨怨的小聲哭了起來。

龍小小低頭用眼神詢問紅雲,紅雲搖了搖頭,龍小小當即明白了,這小丫頭片子是在報復她們剛剛開始甩臉色給她看呢。這紅傲天也太偏心,不分青紅皂白就先打了紅雲,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哦?紅雲丫頭,可有此事?」王母聽完紅蝶的說法,轉過頭問紅雲。「回娘娘,紅雲用性命擔保,絕無此事!」紅傲天聞言,大怒:「你這逆子!王母娘娘面前,居然還敢狡辯!如果不是你心胸狹隘,如何能對親妹妹下的去手!」龍小小聞言心中怒氣更甚,再也做不到默不出聲:「紅族長如何就能得知是紅雲對紅蝶下手,而不是紅蝶自導自演呢?」紅傲天正在氣頭上,看見一個剛剛晉陞的大仙還敢質問他,正要說什麼,突然瞥見了閻王的眼神,到嘴的話吞了回去:「自然是聽蝶兒說的,蝶兒自小懂事,斷不會做出自導自演的事。」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來看看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王母話落,右手虛空一劃,眾人面前就出現了一面鏡子,鏡子里正是紅雲和紅蝶,龍小小挑眉,這裡還有監控探頭?突然想起送飯小童曾給她說過的視鳥,只見紅蝶臉色蒼白,不是說這天庭內不能使用這視鳥嗎?為什麼還會知道發生了何事,她顯然是忘了這到底是誰的地盤了,眾人將事情的起末看了個清楚,對紅蝶的憐憫也化為了厭惡。紅蝶趕忙抱住紅傲天的大腿:「爹爹,是女兒錯了,女兒鬼迷心竅,求爹爹原諒女兒這一回吧。」紅傲天雖氣氛讓他沒了面子,但終究是自己的女兒,也幫著向王母說情。

「紅兄,本宮記得自青鳥去后,你就納了不少小妾,天庭規定小妾和小妾所生庶子是不能踏入的,你倒是忘了個乾淨。」王母不怒自威,紅傲天一張老臉瞬間慘白。許久不見王母發怒,連她發怒的樣子都忘了,此時回想起來,心裡只剩懼怕。 這青鳥便是紅雲已逝的娘親的名諱,紅傲天聽見王母提起,臉上閃過一絲悲痛。「王母娘娘恕罪。」王母看了他半晌,突然嘆了口氣:「本宮和青鳥是好姐妹,她的去世你我都心知肚明,並不是因為紅兒,你為何如今還看不透,自己的大女兒不聞不問,反而將這個小妾的女兒寵的無法無天,今日膽敢設計親姐,改日是不是還要攪了這天宮?!」紅蝶一聽,俏臉一白,趕忙衝出來對著王母磕頭:「王母娘娘恕罪,王母娘娘恕罪,紅蝶不是故意的,紅蝶只是嫉妒姐姐,一時鬼迷了心竅。。。」「嫉妒?你有什麼可嫉妒的,父親母親的疼愛,公主的稱謂,如今連公主的正裝都穿在了身上,而你看你姐姐,能擁有的都被你搶走了!」龍小小忍不住的出聲。

紅雲拉了拉龍小小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太激動,判官一雙手附在她的手上,無聲的支持,給了她莫大的勇氣。

紅蝶聞言一臉灰敗,癱坐在地上,頭低著,看不清表情,紅傲天在一旁神情有些複雜,再怎麼說,這也是他疼了幾百年的女兒,自然不忍心。「鮫人族庶女紅蝶,因品行不端,陷害嫡姐,褫奪公主稱號,帶回去好好管教。」王母厲聲說道。紅傲天見懲罰並不嚴重,也就磕頭謝了恩。

天師從進來到這會一直沒開口說話,突然起身對著王母行了一禮便離開了,龍小小看見他離開,心裡的石頭才算放下了一點,有他在,壓力都要大了許多。

「呵呵呵。。。」癱坐在地上的紅蝶突然笑出了聲,「看來這個身份也用不下去了,沒了公主的稱號,也沒了意義。」紅蝶說完,搖身一變,一頭烏黑的秀髮瞬間轉變成了火紅的紅髮,眉眼變化不大,卻投出一股妖氣,比之前更加嫵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