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徐越回過神來笑道:「阿彌陀佛,那就罷了吧,若施主以後心向佛門,可來尋我。」

「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蕭護點頭,臉上充滿誇張的假笑。

這時,低空突然有幾人飛過,看清下方的情況后,緩緩降落。

又一個天州大教。

「蕭兄,日久不見,在下有禮了。」

一個不苟言笑的男子收起飛劍,踏步而來,行走間,腳步如飛,近乎眨眼就來到了面前。

「華兄,你遁一教位置偏遠,卻與我等前後腳到達這倚帝山,不愧是天地間第一神速啊。」蕭護抱了抱拳,看來二人相識已久。

「過譽了,仙域中藏龍卧虎,第一神速之名,我教實不敢當。」華長空面色嚴肅,一板一眼地說道。

「你啊,唉。」蕭護靠在路旁的一棵樹上,看着呆板的華長空,苦笑着搖了搖頭。

「原來這裏還有一位香火寺的小師父,華長空拜過。」見到幾人身後的徐越,華長空又走來,對着徐越拱了拱手。

「施主多禮了。」徐越雙手合十,躬身一拜。

該做的禮節做完,將所有人都問候了一遍,華長空的呆板臉色才稍稍放鬆,不再那麼嚴謹。

他轉頭對着蕭護問道:「你們護道山在這兒,是要等什麼人嗎?」

「對啊。」蕭護看了眼山道深處,語氣極為無奈。

天州護道山,便是蕭護所在的宗門。

此宗雖然不是仙域巨頭,但實力也是非常強橫,而且與仙域各大宗派,都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因為這個宗門的主要業務,便是替人護道。

若哪個勢力出了絕頂天才,但又由於各種原因無法親自看護,便可以拿出足夠的報酬,請護道山出手,派強者保護。

「宗門長輩讓我來接個人,是我師伯所護之人,唉,煩死了。」蕭護撓了撓頭,滿臉不爽。

「哦?貴宗長者親自為護道人,想來是某位不世天才吧?」華長空好奇。

「沒錯,挺有名氣的,也傲得很,東域的孟津,聽過沒?」蕭護撇了撇嘴。

「哦?是他?」

華長空眼中閃過一縷精芒,緩緩道:「最近聲名鵲起的仙域新秀,以化神境修為,登上仙絕榜第24位,仙域巨頭泰宗的絕世天才,貴宗竟能做此等人物的護道者,佩服!佩服!」

一旁,徐越聽到那泰宗二字,頓時雙目微凝,平和的外表下,有寒意驟起。

「呸!你要佩服,佩服我師伯去,跟我一點沒關係都沒有。」

蕭護面色冷峻,靠着大樹低語道:「若不是那群老頭子再三叮囑,別說讓我來接人了,小心我……」

說話間,蕭護的反應竟和徐越差不多,有絲絲殺意流動。

見狀,華長空面帶異色,不解道:「蕭兄為何會對那孟津有敵意?雖說他的仙絕榜排名比蕭兄高上幾名,倒也不至如此吧?」

沒錯,護道山的蕭護,也是仙絕榜上的天才,排名第27。

「怎麼可能,自然不是這個,是因為……罷了,說了你也不懂。」

蕭護擺了擺手,將頭扭向另一邊,面色落寞,顯然不是很想回答這個問題。

華長空好奇,剛想追問,天空就傳來一道聲音,帶着笑意和譏諷。

「不懂?如何不懂。」

眾人齊齊抬頭看去,就看到一個古銅色皮膚的女子御空而來,居高臨下地看着蕭護。

「不就是孟津所在的泰宗,是百年前追殺那個組織的主力嗎,甚至他的哥哥孟鼎,都因那場紛爭而死。」

這女子俯視着蕭護,嘴角微微掀起,諷刺道:「而這位蕭大人,可是一直自詡是那組織之人呢。」 「它只是個普通的,頂多有些年代的日記本不是么?」

「我看看,瞧這泛黃的紙頁,磨光暗啞的皮質封面,我認為它不值什麼錢,你說呢?」

餘明川把兩個問句向傳教士拋去,希望可以砍砍價,畢竟他翻看日記本的時間確實有些久了。

「年輕人你是看不見日記的主人么?那可是當年【莉莉絲的小屋】以一手堪稱創造禁忌生命――煉金魔偶著稱的卜萊恩·蓮啊。」

「煉金魔偶?」餘明川一下子就想到了他第一個副本遇到的彌雅。

她的主人似乎也是這個領域上的大師。

巧了不是~

「能詳細給我講講您口中的卜萊恩·蓮么?和您這樣見多識廣的人一起聊天真是榮幸。」餘明川的語氣很真摯。

不過傳教士只是吁了一口氣,「我只知道她是當年的天才女巫,在禁忌生命的煉金領域很有成就。」

「然後叛逃了【莉莉絲的小屋】后就銷聲匿跡了,再多的我一個小人物也不知道啊。」

餘明川見套不出話來了就沒再追問,而是眨了眨眼「你也知道,對方是這樣尊貴的大人物。」

「那這本日記是假的可能性很高啊,說不定就是那個卜萊恩·蓮的死忠粉偽造的。」

「你看看這裏的字跡前後變化也很大,造假的也太明顯了。」

傳教士心裏:mmp,剛剛你可不是這麼對我的,真就用完就丟唄。

「不管怎麼說這個日記本都值一百信用點,少了不賣。」傳教士說着就要把日記本重新放進箱子。

「那再給個添頭吧,一百信用點多少有點不值。」餘明川想了想。

「可以,挑一塊米斯拉夫的鯨骨吧。」傳教士同意了,總歸是賺的。

於是餘明川抱着日記本在箱子裏挑選了一塊鵝卵石大小的碎骨。

刷了卡后回到了086號房間,餘明川看着散發着瑰麗星芒的碎骨,捏起來涼涼滑滑的,在陽光下像海水一樣清透。

他應該問問那個傳教士關於米斯拉夫鯨骨的故事,說不定還可以白嫖一個美麗的傳說聽聽。

……

他把米斯拉夫鯨骨放在了【平平無奇一皮筋】里,準備等有時間再研究。

然後餘明川慢慢的用凍的白裏透紅的手指捻開日記本了後面的紙頁。

現在海面上溫度很低,他身上就披着個羊毛毯保暖,所以手指關節處凍的有些僵固。

「今天是我加入【莉莉絲的小屋】的第1001天,我找到了一本日記,可能是日記吧,神神叨叨的感覺。」

「以下都是摘取自日記的內容:【這世間的苦難不斷以不同的姿態,降臨到不同的人身上,我有幸見識過萬千狀態。】」

「開篇是題記一樣的話,讓我有種閱讀小說的感覺。」

餘明川摸著下巴揣摩了一下,自己這是達成了在日記裏面看日記的成就啊!

好傢夥,擱這兒套娃呢。

然後他就細緻的繼續讀了下去。

「【在一日白天,

我夢見,

雨水滴入通明的土壤。

幼時的我在看不見顏色的花園裏大哭。

嬌艷的蜜蜂旋繞灰白的花朵,

哭聲與蜜蜂的嗡聲融入了夏日的轟響。

我踩過冰藍的向日葵到花園外,

向日葵將冰藍色掛滿天空,

那裏連綴著山海,

有通透的魚群飛梭。】」

詩歌一樣的記敘方式啊,所以這本日記的主人,卜萊恩·蓮是怎麼斷定她看的是一本日記呢。

很快的,餘明川就看完了整個日記本。

日記的主人公一提筆寫到她撿到的日記內容,字跡就會變得很艷麗,很醜陋。

是的,明明這字醜陋的像蝌蚪蠕動,但是卻張揚的有着花的姿態。

他嘗試把手指放在了紙面上,感覺皮膚就像是被細小的魚群撕咬一樣。

痒痒的,還挺舒服。

他又找了隔壁085號房的傳教士問出了這位傳奇鍊金術士卜萊恩·蓮崛起經歷的大體時間點。

有意思的是,她天才鍊金術士生涯的開始就在撿到那本日記后不久。

這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巧合,顯然,那個日記本應該是關鍵。

不過這和他沒什麼關係啊!

餘明川只是一個無名小卒,連他都能猜到的內幕,說不定早就在大佬的世界裏廣為流傳了。

餘明川現在要做的就是去藍寶石市參加【真理議會】的賢者試煉。

然後通關這個副本~

很久沒有吃李師水做的飯菜了,多少有些懷念。也不知道小丸子喂顯顯了沒……

想着亂七八糟的事情,餘明川蓋着厚厚的被子睡著了。

由於被很多人使用過,花青色的被子上糖漬油漬一塊塊的粘在了面料上。

所以餘明川睡前就變出了一個巨大輕薄的膠袋,整個人先套袋裏再扎猛子鑽進被子裏睡。

「神說」的功能性沒的說,很齊全。

至於餘明川為什麼不直接變出乾淨的被子蓋着,可能是思路清奇吧。

……

清晨的海霧寒意侵骨,潮濕的木板上的釘子生鏽翠綠。

餘明川用那塊米斯拉夫的鯨骨磨着地板釘上的綠銹。他剛吃完一杯乳酪樣的糊狀物和三明治。

其實味道還不錯,他本來以為會是偏酸的口感,但意外的是偏鹹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