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好歹你師娘在這呢,注意下周圍環境好不好。」

半響,藍月茹實在忍不住了,打斷三人的你儂我儂,張口調侃道。

在莫冰懷中的二人這才發現還有人跟著莫冰前來,而且聽人家介紹還是師娘。臉可丟大了。

都是滿面通紅的從莫冰懷中移開,然後站在莫冰兩側,小手輕撫莫冰肋下,只見莫冰瞬間呲牙咧嘴。

「呦呵,想不到你小子還挺花心啊,弄出來兩個大姑娘藏在這,而且個個貌美如花。」

藍月茹揶揄的調侃著莫冰,燕飛雪和紫幽面色羞紅,低頭小手搓著裙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

「嘿嘿,師娘您說笑了。嘿嘿!」莫冰嘿嘿一笑,得意的小表情任誰都能看的出來。

只見藍月茹打量兩個小姑娘,過了一會說道

「這兩個丫頭資質不錯,莫冰問問你這倆媳婦,願意當我徒弟不?」

莫冰聞言大喜,直接點頭「願意,當然願意。我家我做主。」

那兩人嬌媚的瞪了莫冰一眼,即使燕飛雪,也不得不承認莫冰回來這一趟,臉皮更厚了。但是還是蠻喜歡的….

兩人無奈,扯起裙擺,躬身道「紫幽、燕飛雪見過師尊”

藍月茹淡然一笑,「好啦,咱們沒有這麼多禮節,我是莫冰的師娘,早就是一家人。不過這見面禮都在莫冰身上呢!以後如果缺什麼材料,你們就對莫冰要,現在這小子可富得流油。」

二人不知道莫冰有納戒,虧得莫冰解釋不少時間,包括這一年來所遇,但是關於師傅老巢和蓋世尊府的事,莫冰還是沒有提,此事在自己弱小之時提出,只會有反效果。

二人聽的雲里霧裡的,但是礙於莫冰師娘在旁邊,沒有多問。隨即乖巧的被藍月茹領到裡面去仔細查看資質了。

正當莫冰鬆口氣,準備歇一歇的時候,一隻雪白靈獸直接撲到莫冰懷裡,正是小狼。

「嘿嘿, 重生之我為唐王 ,嘿嘿」

丹田裡水老的聲音傳來,讓莫冰大汗….他看的出燕飛雪對自己有情,在這裡等了一年多,說她們倆不想家,誰都不信,但是依舊堅持到莫冰回來,這份情,莫冰不得不正式面對。

「水老,我打算在這裡進階七階,這段日子的磨練加上您和師娘那麼多天地靈物的輔助,我感覺可以突破。等我突破咱們就回去如何?」

水老沉吟一會,

「恩,但是你要注意,七階封王,才算正式踏入修鍊之路,而且晉階也有危險性,六階與七階是一個分水嶺,進階之時最容易走火入魔,你切要小心,還有你的功法進境有點跟不上你的等階,成年禮之前,一定好好鍛煉。」

莫冰答應,隨即陪著小狼玩耍一陣,拿住納戒中的冰魄和定元丹,準備突破。

定元丹,穩定進階之人靈力,使之進階之時的靈氣平穩,是即將進階之人萬金難求的神葯。至於冰魄,莫冰怕自己的水靈氣不夠,即使打算在靈泉當中突破,可是進階靈力需求極大,還是萬全準備才好。

跟裡面的三人打聲招呼,帶著小狼朝著河邊走去。

說起剛才,還給莫冰鬧了個大紅臉。

莫冰剛進幽谷裡面,便傳來兩聲尖叫,原來藍月茹為了仔細查看兩女經脈,讓兩女脫光上衣,不成想,莫冰這時候撞了進去,然後兩人雙手捂胸,瞬間便被藍月茹轟了出來。

莫冰邊嘀咕邊朝著河邊走,「反正也是我老莫家人,還害什麼羞….不過規模都不錯哦!」

莫冰進入靈泉,一坐就是三天,三天谷內靈氣暴亂,而莫冰周身靈氣卻緩緩流動,不斷凝聚。得知莫冰要突破的兩人,也不敢打擾,靜靜的跟著藍月茹修鍊,而且到今天倆人都已四階靈師,還不知道莫冰如今多強,也就五階吧。兩人暗暗想到。

又過去四天,莫冰口中陡然一聲長嘯,周身水靈氣濃郁到極致,入鯨吞一般進入莫冰體內,莫冰緊閉的雙眼募然睜開,眼中血紅色靈力留轉,莫冰緊握手掌,感悟進階后所帶來的實力。心滿意足的又長嘯一聲。飛出靈泉,朝著裡面三人而去。

三人聽聞莫冰長嘯,本就好奇,剛要去看看,就看到莫冰跑來

興奮的說「我突破了,嘿嘿,準備準備,明天啟程,」

三人無語看著莫冰高興的模樣。

「瞧給你嘚瑟的。」紫幽笑罵。

第二日,三人準備出發,藍月茹變成的數十丈神龍著實讓兩位小美女驚的小嘴圓張。

緩了半響,藍月茹左爪提著莫冰和小狼,右爪上面坐著紫幽和燕飛雪。

在莫冰的怨聲載道待遇不公下,前往冰城。

出了狩獵場,莫冰暗嘆,這一趟就是三年,有過九死一生,有過奇遇。最重要的還遇到了兩位紅顏。再回來就要猴年馬月了。不過相信自己再回來,一定可以變得更強。

路上,地面上也有零零散散的探險者,有的是一具屍體,有的還在漫步。

莫冰暗道「黃沙白骨出英雄,一遇險境即化龍。」

地面上的人看到天空上方模糊的龐然大物,直接嚇得趴在地上,索性藍月茹看都沒看這些人一眼,眨眼就消失在天邊。

只留下地面上獃滯的人嘴裡不停念叨著「我見到龍了,我見到神龍了。」

飛了一上午,藍月茹變成人形,將三人一獸放在地上,「從這開始走吧,我的身份你們也要保密,畢竟這盛世皇朝也有一條龍坐鎮,被誤會了也是麻煩之事。再走半日,也差不多能到了。」

四人一獸在藍月茹的一句話下,緩慢趕路。的確,比之藍月茹之前的速度,如今跟烏龜差不了多少了。

… 直到傍晚,一行人才看見冰城的輪廓,莫冰來到城下,拿出一塊令牌來,城牆內外士兵齊刷刷的跪成一排。守衛軍統領親自迎接,還派人通知城主,這少爺走了三年多終於回來了!

「哎呦,你這身份不低啊。」

藍月茹調笑道

莫冰無奈,「您老可別笑話我了,我就是一個廢柴加紈絝子弟罷了。」

身後的兩位美女撇撇嘴,當初的傳言終究只是傳言。她們倆心裡還沒數么?

在守衛軍統領慢慢伺候這位爺的時候,城內人馬翻騰,一票人滾滾而來。人還沒見著,就聽到莫雪峰喊聲

「我兒在哪?」

總裁的天價新娘 ,隨即大吼一聲

「父親,不孝子在這裡。」

那頭一陣沉默,隨即一通馬蹄聲傳來,一身黑袍的莫雪峰終於出現在眾人眼中,隨行而來的還有自己二叔三叔,兩位姐姐,奶奶和母親。莫冰心下感動。

莫雪峰反身下馬,沖著莫冰飛了過來,右手握拳,三層力量發動,直取莫冰前胸。

莫冰嘴角微翹,流雲天星步猛然加速,右手靈氣凝聚,手掌表面覆蓋一層紅光,不退反進。直奔莫雪峰右拳而去,正是「造化掌」

片刻,拳掌相交,紫幽等人無不大驚,暗道莫冰魯莽,莫雪峰可是公認的八階冰聖,就是再留有餘力也不能如此硬碰。莫雪峰也是吃了一驚,本以為這小子一定躲開,誰知突然加速竟然跟他對撼。心道:完了,兒子要受傷。

片刻后,眾人望向場中人影,頓時下巴掉了一地。

只見莫雪峰退後十餘步,而莫冰僅僅退後三步。

硬撼八階聖者一拳,絲毫沒事,反而佔了點便宜。雖說莫雪峰一定留手,可也不是一個莫冰能撼動的。

莫雪峰也是一愣,看向面前長高不少的莫冰,突然欣慰一笑。自己的確輕敵,可是八階冰聖的攻擊除了莫冰身後的師娘,誰敢小覷。

頓時明白了,自己兒子一定進步到自己想象不到的程度。挽了挽袖子,渾身靈力運轉,就要繼續動手。

莫冰也看出來了,隨即揶揄說道

「老爹你可輕敵了哦!。」

莫雪峰眉頭狠狠一挑,不給你點教訓不知道誰才是老子了是吧。雙手一張,瞬間凝結冰霜,環繞周身,然後猛然加速朝著莫冰襲去。,這次莫雪峰至少動用一半靈力,他也想看看自己兒子實力究竟限度在哪,剛用神識觀看,竟然沒有看出來,讓莫雪峰著實鬱悶。

莫冰看老爹加速,也不敢怠慢,畢竟八階,流雲天星步狠踏,瞬間加速,左手段天指,右手造化掌,分心二用。繼續和莫雪峰對轟。

「砰砰砰」莫雪峰和莫冰各退了七八步,這次莫雪峰真的是震驚了,莫冰的實力絕對六階之上,而且功法極強,不然不能抗住他五層實力,

莫雪峰只以為自己兒子只有六階而已,是靠著功法才撐到現在。

莫雪峰抽出佩劍,那寒鐵長劍上的裂痕竟然消失不見,看來又去了一趟蕭家修了下武器。

「小子,爹要認真了。」莫雪峰看看周圍的人,全是自己家人和那一個守衛軍統領,大感面子過不去,自己連兒子都打不過,真是…..

「嘿嘿,好嘞。」莫冰雖然無法跟八階生死,但是勝在功法詭異,剛才步法加速才加到第三次,而斷天指也只用了一指,中指壓根沒用呢,更何況造化掌也是一層而已。如若莫冰將所有底牌爆開,估計八階打是打不過,但是留住莫冰,絕不可能!

莫雪峰突然騰空,右手持劍,左手平攤,手中靈力迴轉,雖然依舊不是動真格的,可是這能量的調度足以擊敗三個七階靈王。

莫冰也抽出暖雪,同樣右手持劍,身子緩緩上升,在莫雪峰詫異的目光下,與之平行。

周圍的眾人已經看呆了,尤其是莫冰的家人,曾經莫冰二階入門罷了,這才過去不到三年,就成長如斯。著實讓人眼球掉了一地。

莫冰先手,暖雪挽了一個劍花,劍尖微微上挑,正是山河劍中的挑日月,流雲天星步瞬間踏動五次,直奔莫雪峰面門挑去,長劍如梭,眨眼便至,莫雪峰暗嘆莫冰劍招奇特,右手也不閑著,靈冰決暗暗運轉,五尺長劍寒氣繚繞,瞬間形成一尺鋒芒,抬起劍身,與莫冰三尺暖雪相撞。

「嗤嗤」一聲,莫冰上挑的暖雪被他父親從上面用劍身架住,莫冰轉動靈力,暖雪瞬間冒出一尺靈力劍鋒,「辟天地」莫冰大喝,手中暖雪變為四尺,直直朝著莫雪峰胸口以下劈去,莫雪峰周身纏繞的霜寒之氣被莫冰一劍劈去大半。這還不算完,莫冰左手中指食指合併,對著莫雪峰胸口急速按去。

可惜,冰聖之名豈能白叫的?莫雪峰左手也沒閑著,靈冰決不停運轉,一道三尺靈氣凝聚而成的小劍突兀抬出,與莫冰左手斷天指相撞。

「轟」,撞擊聲傳來,一道人影倒飛而出,眾人眼球趕緊移動。

倒飛的正是莫冰,倒飛了百丈才堪堪停住。

隨即戰場中心傳來一聲大笑

「哈哈哈,不愧是我莫雪峰的兒子。好!」

話罷,落下身軀。朝著莫冰走去。

眾人還未回過神來,被莫冰如斯恐怖的戰力驚呆。半響才緩了過來,望向站在那邊的莫冰,讚嘆不已。



紫幽和燕飛雪兩人趕忙跑過來查看莫冰,見莫冰無事才鬆了口氣。

莫家眾人看有著如此艷福的莫冰,也是翹起大拇指:厲害,不僅實力強,泡妞手段也可見一般啊。

在眾人關懷問話下,莫冰稍作介紹,然後眾人便打道回府。留下一臉震驚還未反應過來的守衛軍統領。

那統領又獃滯了一會,給了自己倆嘴巴。 絕世醫妃:王爺別太壞 這tm是廢柴莫家三少爺?卧槽,跟城主打的難分難解的廢物?那我是什麼?靠!謠言不可信啊。

莫雪峰臨走告訴他,莫冰之事不可外傳,那統領混到今天也不是魯莽之輩,自我安慰道:今個兒我啥都沒看到,恩。最近酒喝多了,眼睛有點花,就是莫少爺回來而已。

路上給眾人介紹自己師娘和小狼,沒有說她們的實力,只是單純介紹一遍,眾人都是人精,也就沒有多問。

而介紹紫幽和燕飛雪的時候,莫冰有些尷尬,莫母和莫冰奶奶看到這倆小美女,經歷過人情世故之人當然明白,不用莫冰多說,便一人一個拉著臉色通紅的紫幽和燕飛雪問東問西。問的東西讓莫冰蛋疼不已。

「紫幽對吧,我們家莫小子欺負你了沒?這小子一跑就是幾年,你可以後管的嚴點,免得再跑嘍,你母親在府內呢,等會就能見到了,不用著急。」

這是莫母和紫幽。

而另一邊,莫冰直接出了一身冷汗

「這是飛雪么,長這麼大啦!真是標誌,以後給我們莫家生個大胖小子。莫家傳宗接代就靠你了!」

莫冰一路逃命似得往家跑,笑的他師娘藍月茹前仰後合。莫雪峰此時跟兩個弟弟吹噓去了,哪有功夫管自己兒子。

也就莫冰兩個姐姐倒是關心莫冰這幾年如何如何,莫冰暗嘆還是姐姐好點啊!

終於到了城主府,莫雪峰大為高興,大擺宴席,當晚還把燕家家主,家主夫人請了過來。

一桌子人,莫家全部到齊,還有紫幽母親,燕飛雪一家。倒也其樂融融。

莫雪峰正式宣布,準備為莫冰準備成年禮,並且莫冰兩位妻子敲定,正值高興,莫雪峰早把和蕭家定的娃娃親望到腦後去了。

那燕家家主看自己女兒模樣,也是無奈,而且他也知道,莫家在冰城就是無賴,沒少欺負其他三家。誰讓人家底子厚,人還多,後台還硬呢。沒辦法,笑臉相迎,自己女兒如果喜歡就嫁了,反正這些年坑的他們燕家百寶閣不少東西,也不差個女兒。燕家家主自我安慰著。

直到深夜,宴席才結束,燕家家主攜著妻子離去,看著怎麼也不走的燕飛雪,也是無奈。

莫冰心裡溫暖,還是家裡好啊,準備正式去拜見下未來岳母,酒桌上雖然見到了,但是也沒有正式拜見。剛進紫幽房間,竟然看到燕飛雪也在,沒辦法,厚著臉皮,朝著三人那走去。

紫幽母親身著錦衣,一看父母也沒少用心,婦人雖然長相頗美,可還是沒有那雍容氣質,雖然換了身行頭,但骨子裡還是沒有改變,見莫冰進來,就要彎身行禮。

莫冰嘴角一抽,這要讓他受了這一禮,日後還如何相處。


見到紫幽母親彎下的身軀,莫冰雙腿一彎,直接跪那了!

扶著紫幽母親的二人和紫幽母親都是一呆,只見莫三少爺開口道

「小婿不才,時隔兩年才將紫幽帶回來,希望您老別生氣。」

紫幽和燕飛雪相視一眼,隨即「噗嗤」一笑。莫冰倒是滑頭的很,這麼一鬧,把人家身份抬高了不說,還讓人家不在拘束行禮。

紫幽也是心下感動,莫冰所想她如何不知。

那婦人趕忙扶起莫冰。開口道「莫少爺看上我家幽兒是她的福氣,可莫要如此。」

莫冰「撲通」一聲又跪下了,「日後的岳母大人,您可別這麼說,娶她是我的福氣,您若還是如此拘束,莫冰便長跪不起。」

那婦人一聽,無奈再度扶起莫冰,算是徹底放下身份之差。

一旁的燕飛雪眼神艷羨,盯著莫冰,意思你要去我家拜訪的時候,看你怎麼辦!

莫冰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隨即三人便嘮起家常來。

… 見過未來的岳母,莫冰便回到自己屋內,看著乾淨又熟悉的屋子,莫冰心下溫馨,將小狼抱到床上,就要凝練心法,卻被丹田內一道聲音打斷

「小子,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包括我的仇敵,還有那天的白色盔甲怪物。」

莫冰才想起前陣子在藍月茹那,莫冰怎麼問水老這些事,水老就是不說!

「唉!等有一天你到了八階,我便把所有一切都告知與你,並且告訴你八階之後的修鍊之法和階級分類。」

莫冰聞言,面色罕見的凝重起來

「水老,相信我有一天會成為真正的強者,替您把這些年所受的委屈討回來。我可以答應您,但是您也要答應我,假如有一天您老的靈氣足夠重鑄肉身,如果您尋仇,請一定帶著我。您教導我到今天,雖沒有師徒之名,可早已有師徒之實,請您老讓我做到一個徒弟應該做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