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夏眸色冷了下來,「別忘了你們對我做過什麼,牛高,我本來敬你是條漢子,把你當朋友,你卻跟別人一起來陷害我,如果沒有你們的助攻,我又怎麼會流產!」

正因為這樣,牛高才越覺得心裏有愧,想留在帝都保護她,雖然他知道她不需要他保護,但他就是希望能為她做點什麼,哪怕是一點點都好,「我是來贖罪的,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原諒我。」

喬安夏吸了吸氣,「你不需要贖罪,那件事已經過去了,我不會再去想,但也不會原諒你們,以後別再讓我看到你。」

「夏夏!」牛高喊住了她,「你就讓我留在清水灣工地吧?我會建竹樓,會種瓜果,我種的水果保證好吃,我還會養雞養鴨,能養出山裏的味道,我這次回去后,跟村裏人商量過,到時候,讓他們多孵些小雞仔出來,等養大點了就運到農莊給客人們吃,夏夏,你相信我,我能養出讓你滿意的雞鴨!」

喬安夏停住腳步,他的話也有些道理,牛高家的雞鴨她都吃過,羊肉也吃過,真的好吃,也許,他真能為農莊出把力。

「夏夏,李大叔給我打過電話的,他很希望我能來,他說,希望我能說服你。」

喬安夏愣了愣,原來連李大叔也看好他?好吧,自己坦坦蕩蕩,沒什麼見不得不人的,「好,那你先去工地,一切都聽李大叔的,如果被我發現你心懷不軌,我一定不會饒你!」

「好,謝謝你,夏夏!」牛高對着她鞠了一躬,開開心心的走了。

喬安夏回了喬氏。

李清又泡了杯牛奶過來,「這也是龍總交代的,你喝點暖暖身子。」

喬安夏端起牛奶,臉上略過一抹紅暈。

門口來了位小夥子,手中捧著一大束嬌艷欲滴的紅玫瑰,「請問是喬安夏小姐嗎?這是送你的花,麻煩簽收一下。」

喬安夏簽了字,拿過花束上的小卡片看了眼:記得要開心點,丫頭。署名是一個龍字。

字是手寫的,沒錯,這是龍夜擎的字跡,想不到他這麼忙,還有時間去花店 張婆說完巧雲,便轉頭對白糖說:「你說你,你們家剛分完家,怎麼就不留着在自己吃。這冬天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過完。」

白糖擺擺手:「這雞今天在山上凍暈了,才叫我撿到個便宜,今天還要謝謝奶奶給們家送的吃的,要不真不知道我們家要怎麼過。」

巧雲都已經到了一碗雞湯開始喝着了,邊喝邊發表意見:「太好喝了,我從來沒喝過那麼香的雞湯,是不是撿來的東西特別香啊。」

張婆一聽挑了挑眉:「你這沒心沒肺的臭丫頭。」

白糖一笑:「那張奶奶我回去啦,我娘還在家等我吃飯呢。」

巧雲趕緊到:「那你快回去吧,等我有空再去找你玩。」

白糖早就習慣巧雲沒心沒肺了,也沒多說什麼就趕緊回家去了。

回到家的時候,剩下的雞湯已經拿瓦罐裝好,全家人都等着她回來吃飯。

白糖疑惑的問道:「你們怎麼不吃呀?」

白泉一笑:「當然是等着你回來呀。」

白糖有些無奈:「等我做什麼呀?」

白二柱搖搖頭:「娘說的,聽娘的就對了。」

白糖有些疑惑的看着白錢氏,白錢氏示意白糖坐下,然後便開始說:「今天是我們分家以後的第一頓飯,我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但是就算分家了我們還是一家人。」

說完眼神看了看白糖和自己兒子:「你們爹爹走了,但是不管多難多苦,我都會把你好好拉扯大的。」

說着大概想到了白義,眼眶都紅了。

白泉、白二柱趕緊上前安撫:「娘,沒事,我們都是大人了,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

白泉思索了一下:「等開春了我就去鎮上找份工,以後一定會好好孝敬娘的。」

白柳氏也觸景傷情,緊緊的握著白糖的手。

白糖趕緊開口:「好啦,快吃飯了,以後我們團結一心,還怕日子過不下去嗎?」

白錢氏重新振作了一下精神:「說的好,以後我們團結一心,什麼坎過不去,好了,快吃飯,別辜負糖姐兒給我們做的飯。」

夜晚大家都睡了,白糖冷的裹着被子縮在床上瑟瑟發抖,便聽到了屋子外傳來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

白糖豎起耳朵細細聽着,好像有是自己家草棚傳來的。聽了好一會,好像在翻找些什麼東西。

白糖也沒點燈,只是把窗子小心翼翼的打開了一點,向外面看去。

因為白糖的屋子正對着草棚,打開窗子剛好看到了白趙氏和白珠兒兩個在草棚里翻找着什麼東西。

白趙氏找了半天,有些生氣,但是聲音也不敢弄得太大,對着白珠兒說到:「那麼大一隻雞呢?這群餓死鬼一頓就吃完了?」

白珠兒趕緊說到:「這也不可能吧,肯定是被她們藏起了。娘你看這草棚里什麼都沒有,咱們白來了。」

白趙氏不禁絮絮叨叨起來:「真是的,沒看到笑話還讓我大晚上的出來,這天冷的,趕緊回屋去。」

白珠兒也有些生氣,大晚上那麼冷的天,自己大晚上的還來白遭了罪,立刻就生氣跺起了腳。

白趙氏聽到聲音,趕緊拉着白珠兒制止:「小聲點,被他們聽見了,咱們多丟人啊!」

說着趕緊拉着白珠兒回去了。

白糖躲在屋子裏把外面的情況都看在了眼裏,這母女倆真是蛇鼠一窩,自家就那麼一隻雞還給她們惦記上了,還好提前讓大伯母收拾好放在屋子裏了。 探查之下,張若塵果然發現艦倉中有數十道人類的氣息。

那些人類的氣息強弱不同,有的人血氣強大,就像人形的蠻獸;有的人血氣弱小,與普通人沒有兩樣。

只有將那些邪道武者全部清理,這一艘紅蛛巨艦,才算是完完整整的屬於他。

「紅蛛巨艦倒是一件不錯的寶物,若是賣出去,估計將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張若塵正打算向艦倉中行去,路過穆青的骨架的時候,看見那一條金線長鞭,於是撿了起來,捏在手中,推開艦倉的大門,走了進去。

金線長鞭,七階真武寶器,也是一件價值連城的寶物。

紅蛛巨艦的艦倉十分龐大,分為上中下三層,就算容納千人,也不顯得擁擠。

剛剛走進艦倉,一個全身被黑色鎧甲覆蓋的邪道武者,揮劍向張若塵劈斬過來。他的武道修為竟然達到地極境初期,顯然是看守艦倉的武道高手。

「唰!」

金線長鞭一揮,一道金色的光芒,從那一個邪道武者的脖頸處閃過。

黑色的鎧甲,就像是紙做的一樣,被金線長鞭輕易割開。

那一個全部被黑色鎧甲覆蓋的邪道武者,頓時變得一動不動,依舊保持舉手劈劍的姿勢,直到張若塵走遠之後,他的腦袋,連同金屬頭盔,嘭地一聲,一起掉在地上。

在紅蛛巨艦的上層,張若塵一連清殺十二位邪道武者,修為最強的達到地極境初期,修為最弱的只有玄極境初期。

他們全部都是穆青的僕人,各有各的分工,既有負責修復紅蛛巨艦的銘紋的煉器師,也有負責整理賬簿的管家,還有專門看守紅蛛巨艦的武者。

張若塵走進紅蛛巨艦的中層,整個艦倉的佈置頓時一變,簡直就像是進入王宮庭院了一般,佈置得相當華麗。二十四個美貌的奴隸少女聚集在艦倉之中,驚恐萬分的盯着闖進來的張若塵。

感受到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她們全部跪在地上,懾懾發抖,根本不敢抬頭來。

二十四個奴隸少女,樣貌和身材都是一流,幾乎全部都是普通人,只有為數不多的三個開啟了神武印記,但是武道修為卻很低微。

「穆青倒是挺會享受生活。」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問道:「你們都是毒蛛商會的人?」

二十四個奴隸少女跪成一排,沒有人敢說話。

張若塵道:「你們若是不說話,那我只能將你們當成毒蛛商會的人,全部處決。」

其中一個武道修為達到黃極境後期的少女,壯著膽子抬起頭,一邊哭泣,一邊低聲的道:「回……回稟大人,我們……我們曾經都是雲武郡國的子民,因為郡國的軍隊戰敗,我們被四方郡國的軍士抓捕,賣給了毒蛛商會。」

「其中,最貌美的女子,全部都被挑選出來,送到紅蛛巨艦,侍奉毒蛛商會的那些大人物。」

「最開始一共有五十七人,現在就只剩我們二十四人。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們,我們不想死在這裏……」

別的那些奴隸少女也都哭求起來,「大人,救救我們吧!這裏就是人間煉獄,求求你!」

張若塵看着眼前二十四個正是最美年紀的少女,心中一沉,她們曾經全部都是雲武郡國的子民,有的估計還是貴族千金,卻因為戰敗,變成邪道武者的奴隸。

能怪誰?

只怪雲武郡國不夠強大,沒能保護好她們。

當然,也不能怪雲武郡王,畢竟雲武郡國只是下等郡國,四方郡國是中等郡國,兩個郡國的國力相差十倍以上,一旦交戰,幾乎沒有取勝的可能性。

突然,張若塵的眼睛一亮,道:「你們是說,你們本來是被四方郡國的軍隊擒住,然後又被送到毒蛛商會?」

「沒錯。」那一個頗為大膽的奴隸少女說道。

「難道四方郡國的朝廷和毒蛛商會有勾結?」張若塵彷彿自言自語的道。

若她們講的都是事實,那就不再是一件小事。

要知道,無論是雲武郡國,還是四方郡國,其實都只是第一中央帝國的一個郡。只是因為地處偏僻,所以,第一中央帝國管理得十分鬆弛,默許各郡成立獨立的朝廷機構,劃地封王。

但是,任何一個郡國都不能違背第一中央帝國的根本國策。

比如,第一中央帝國與武市錢莊就是合作的關係。池瑤女皇全力支持武市錢莊,各郡的官方勢力也必須與武市錢莊站在同一戰線,全力打壓黑市和拜月魔教。

若是發現有哪一個郡國居然敢和黑市勾結,不僅會遭到武市錢莊的討伐,也會被第一中央郡國的帝國中樞所不容。

簡單的說,四方郡國的朝廷若是真的和黑市勾結,暗中謀利,就是在作死。周圍各大郡國可以群起而攻之,瓜分四方郡國的領地,就連武市錢莊也會大力支持。

其中一個奴隸少女小心翼翼的道:「大人,我有重要的情報稟告。」

張若塵盯了她一眼,道:「你說!」

那一個奴隸少女眼中含淚,低聲的道:「我……我有一個條件!」

「跟我講條件?」張若塵微微一笑。

那一個奴隸少女頓時嚇住,以為觸怒了張若塵,立即低下頭,不停的磕頭。

張若塵道:「你不用那麼怕我,有什麼條件,儘管說吧!」

那一個奴隸少女道:「只要大人答應放我們離開,我就將那一條情報告訴大人。」

她們並不知道張若塵的身份,但是,卻清楚張若塵肯定是一個絕頂強者,要不然穆青的金線長鞭怎麼會落入他的手中?

她們不想繼續做張若塵的玩物,所以打算努力爭取自由。即便,她們的力量,在張若塵的面前,顯得微不足道。

張若塵找到一把椅子,坐了下來,笑道:「你們或許還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乃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同時也是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就算你們不求我,我也會放你們離開。」

她們聽到張若塵表明自己身份之後,眼眸全部都亮起來,先前的懼意,完全變成了崇拜和傾慕。

那可是雲武郡國的王子,何等尊貴的身份?

而且,他還能殺死穆青那種神話一般的武道強者,簡直就是蓋世英傑,自然讓她們崇敬無比。

被關押在紅蛛巨艦之中做奴隸,她們又何嘗沒有幻想過有一位英俊瀟灑的王子,能夠帶領大軍救她們逃出這個地獄一般的地方?

現在夢想成真了!

張若塵道:「我放你們離開之後,你們又能去哪裏?你們都長得很美麗,而且絕大多數人都沒有修鍊過武道,連自保的力量都沒有,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們很快就會再次被人抓住,再次成為別人的奴隸。」

那些奴隸少女眼神一暗,知道張若塵說的都是實話。

在這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沒有實力的人,就只能成為奴隸,甚至連奴隸都不如。

張若塵道:「你們放心,既然有我在,自然會將你們安排妥當。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掌握的情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