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天聽到。微微一整臉色,連忙道:“大師姐。您現在能不能找到老師,幫我傳幾句話……。”說着。敖天迅速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頓時,狐媚的臉色也慢慢的變的凝重無比。最後只是匆忙地道:“三師弟,你先將三霄仙子等人留住,我馬上就去找老師。有結果的話,我立刻會通知你。”

說完揮手之間,兩人之間的聯繫轟然破滅,狐媚想也不想,破關而出,迅速地向黃鵬閉關的血海島趕了過去。只一眨眼之間就來到了血海島,只見面前到處都是濃郁的血氣,直有衝入牛鬥之勢。對他們這些修煉血蓮大道的人來說,絕對是難得地補品。

不過,狐媚卻沒有心思再注意這些,來到外面,站立,恭敬地道:“弟子狐媚求見老師,有要事稟告老師。”這聲音在狐媚真力的傳送下,直接送入了血海島中,頓時,本來在血海中參悟大道地黃鵬緩慢的從大道之中脫離出來。心中有點疑惑,揚聲道:“是狐媚啊,你進來吧。”

“多謝老師”狐媚因事態緊急,施一禮後,迅速走了進去,這一進,一眼就看到漂浮在血海上面地巨大血蓮臺,心中對黃鵬地修爲更是敢到高深莫測,恭敬的道:“剛剛弟子接到敖天師弟傳話……。”狐媚也再次將敖天地話轉達了一遍。這一說,卻讓黃鵬心中一跳:好傢伙,我說怎麼心頭會出現奇怪的感覺,原來是陸壓到了。真是晦氣!

一想到陸壓道人手中的釘頭七箭書,黃鵬心中不由閃過幾絲黑線。真是晦氣啊,這麼陰毒的法器他想到也是頭痛。微微一皺眉。想了想,半響之後也有了決定,看向狐媚道:“立即發消息給敖天,將逍遙羣島現在座標給他,讓敖天將三仙島三仙子與趙公明帶到島上來,不可怠慢!”說着心中閃過一絲怒色。

妖族,還真是跟自己耗上了,正面你們不來,卻跟我來陰的,一想,黃鵬也好氣,那釘頭七箭書根本就躲不過的東西,只要寫上名字,貼在草人身上,誰都要中招。 王爺的吃貨農家妃 一定就是定元神與自身的三魂七魄。七日連拜,自身三魂七魄將徹底的散去

的令人髮指。黃鵬自己也沒有把握能躲的過。

狐媚一聽,也知道事情緊迫,點點頭道:“是,老師,弟子這就去辦。”說完施了一禮,迅速的退了出去。來到外面之後,迅速聯繫敖天,直接道:“三師弟,老師讓你將三仙島四人帶到逍遙島上來,這是座標,千萬不可怠慢。”

而此時,黃鵬也沒心情再體悟大道了,只是快速的將身下的血液吸收並煉化,心中卻是開始想着如何能破掉釘頭七箭書。這東西實在是太變態了點。想了想,沒想到任何辦法,此時,心中卻升起一陣無名之火。頓時,整片血海血氣瀰漫,直衝牛鬥。冷聲道:“釘頭七箭書,別人怕你,我黃鵬未必怕你,以我的修爲我就不相信抵擋不了你的釘頭七箭書。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說完心中一冷。

沒再去想這件事,心中一轉,身下吸收血液的速度陡然增加,一片片殘缺的碎片快速的在心中重組。頓時,修爲以肉眼能插的速度往上提升。自身的法力經過這些天的積蓄,竟在這一刻一舉突破到準聖中期,頓時,十二品血蓮臺血光連閃。光芒大勝,血蓮臺在一瞬間陡然增加到了十五品。

一時間,黃鵬只感覺到自身的血蓮之力充斥在身體的每一個部分。一種天上地下,捨我其誰的氣勢瞬間從心中升起,傲然的放聲道:“這天下是我的天下,天上地下,捨我其誰。誰要做我敵人,都要有足夠承受我怒火的準備。釘頭七箭書,何懼之。”頓時,血海捲起千層巨浪。滾滾血浪彷彿預示着將來的景象。

這一聲宣言,雖然沒有傳出去,可天地間各強者心中都在同時閃過一絲異樣的感覺。彷彿預示着自己的未來一樣。不過這種感覺一閃就過,誰也沒太在意,反正天下間天機混亂,誰也沒辦法推算天機,在世界上,再沒有天機之說,沒有天道可言,沒有氣運之爭,自己的命運全靠自己把握。

此時,龍宮之中,敖天在接到狐媚的傳話之後,心中也是一陣焦急,以現在的情況來看,陸壓用草頭七箭書的可能性相當高,也不知道老師會如何應對,有沒有應對的方法。想着,快步去大殿,將雲霄等人找了過來。道:“四位道友,剛剛小弟請示了一下老師,老師讓我將你們帶到逍遙島。如果陸壓真的用釘頭七箭書釘我老師的話,還希望四位道友能不吝出手。”

雲霄等人也是微微一笑,表示一定幫忙,其實心裏也是沒底,就連親身經受過釘頭七箭書的趙公明想了千萬年依舊沒想出破解它的方法。

敖天也沒在多說,交代了一下自己龍宮中的人員保持戒備後,一個個出了海底,俘出水面,各自架着雲彩向逍遙島而去,這一架雲卻是有不少區別,只見,三霄仙子腳下的白雲看起來沒有絲毫出奇的地方,可飛行起來絲毫不慢,而且在雲層中還夾雜着一絲絲清光。飛行起來,不帶一絲煙火之氣。

趙公明飛起來也是有趣,他在天庭之中當了無數年的財神,腳下竟然是一錠由雲氣凝結而成的閃着金光的巨大金元寶。飛起來金光閃閃,剎是好看。那速度當然也不會慢。跟在衆人身邊,毫不費力。

而敖天腳下的卻是黃鵬血蓮一脈獨有的血雲。一朵血紅色的雲彩從外面看起來竟是如同一朵火燒雲一樣,一飛起來,帶出一片血紅。久久不曾散去,速度絲毫不比雲霄等人慢。

雲霄四人在看到之後,心中也暗自稱奇,各界之中可從來沒出現如此怪異的架雲之法。看來血蓮真人當真是不凡。心中各自都有計較。

幾人的速度都不慢,雲路閃過,不一會就來到了一片虛空之中,在這裏肉眼根本就什麼也看不到,不管是怎麼用神識查看都是一個結果,那就是——什麼都沒有。

正當雲霄等人奇怪的時候,敖天手中拿着一枚玉符,口中低聲叫了幾聲。頓時,玉符發出一片玉光,瞬間將周圍萬里之遙徹底的籠罩在其中,霎時間,幾人面前的景象頓時大變,一團巨大的雲霧彷彿憑空出現一般顯現在眼前。雲霧連接起來,恐怕不下於數萬裏之遙,而且,這些雲霧不是往周圍擴散,而是往上層層遞加。一直往上蔓延。 霄四人架着雲路快速的來到了一片虛空之上,在之後列動作之後,一座雄偉的建築出現在四人眼前,縱橫天地,只見那一道道龐大的雲霧構建成的逍遙島,在第一時刻讓雲霄等人出現一種震撼的感覺。

雲霄她們也不是沒見過大場面,只是面前的一切實在是太驚人了,雖然她們曾聽說過,逍遙羣島全部是由懸浮着的島嶼所組成,可卻無法想象,竟是如此的雄偉,龐大。而且,從逍遙羣島顯現的瞬間,幾人就感覺到,從島上傳出一種恐怖的威懾之力。

隨着雲層往上遞減的程度來看,這逍遙羣島應分九層,如此大手筆,雲霄等人也是暗自乍舌不已,敖天在旁邊看到,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介紹道:“四位道友,這裏就是我老師所居之地,稱之爲逍遙羣島,以最上面的逍遙島爲中心,依次往下遞增,共分九層,每一層所耗費的財物都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

“而且,在逍遙羣島上面陣法無數,如果有人硬闖的話,就算是準聖也別想活着離開,老師曾有言,有逍遙羣島在,就算是聖人到來也可一戰。”敖天隨手分開一條直通向逍遙島的雲路,邊說邊帶着四人走了上去。不錯是走,而不是飛。

在黃鵬將逍遙羣島完善之後,天地輪迴絕殺陣連環之下,產生一種恐怖的能力——禁空。在逍遙羣島之中,除非有黃鵬給予的玉符、不然即使有再大的法力也休想飛天而起。就算你能飛起來,也會在一瞬間陷入無窮陣法之中。直接進入死局。

所以敖天在進入的時候就叮囑道:“四位道友,請跟着我的腳步走,千萬不能騰雲架霧,不然即使有通天之能,也難以逃脫無數陣法的絞殺。”說着敖天也快速的將一些不怎麼重要地事情說了一遍。讓他們對島上有所瞭解,千萬不要去碰那些不能碰的東西,要是陷進去,敖天自己也沒辦法救他們。除非是黃鵬親自前來。

雲霄等人對此也知道厲害,知道這裏不是什麼善良之地,所以紛紛緊緊跟在敖天身後,用神識觀看周圍的景象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這裏神識竟然連周圍的那層雲霧也突破不了,只能查看到自己周圍三米範圍之內的事情,再遠的話就沒有辦法了。心中不由暗自稱奇。對能將逍遙羣島經營到如今這個程度地血蓮真人更是好奇。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幾人的腳程都不慢,不一會,就來到了逍遙島之上。頓時。周圍地雲霧瞬間消散,一片奇花異草數不勝數。一些逍遙界中自行誕生的仙樹靈根到處都是。氤氳之氣不時在空中升騰。

而他們剛在島上站好,就看到一嬌媚絕色女子站立在一旁。敖天看到。連忙上前見禮道:“敖天見過大師姐。”

狐媚微笑着點點頭,道:“自家兄弟。不必多禮。”說完轉向雲霄幾人,道:“四位道友,請雖我來。”說完,狐媚也就將四人帶到了逍遙大殿之中,並招呼他們坐下。

此時,在血海島上的黃鵬心中一動,已是知道雲霄等人的到來,本來還在快速吸收血水地十五品血蓮臺陡然停止,伸入血水之中地十五條根鬚在一瞬間化成一道道血光回到血蓮臺之中,接着,血光一閃,本來屹立於血海之上的巨大血蓮臺眨眼之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地卻是一身白衣男子。真是黃鵬。

只見,黃鵬嘴角之上微微露出一絲微笑,身體隨意轉動了一下,霎時間,“噼裏啪啦”一陣清脆的骨頭響聲傳了出來,眼中神光一閃。喃喃地道:“這血海中地血水果然是天地至寶,於我修煉更是有不可估量的好處,看來,在這次躲過釘頭七箭書之後,也該去見見冥河老祖了。”說着輕輕一笑。心中已是有了打算。

不管如何,冥河老祖佔據於血海之中,對他始終是一個威脅,而且,他們都是以血修煉,血海對兩人地重要性可謂是同樣重要,再加上,冥河以血海連接在一起,自己雖然行偷天換日之舉,要想隱瞞他一時還行,時間要是一長,冥河肯定會有所察覺。與其等到那時,還不如自己先行動手。

以自己現在準聖中期的修爲,比之冥河準聖顛峯雖然略有不足,可在法寶的幫助下,未必不能將冥河一舉擊殺。

想了想,身體一動,瞬間離開了血海島,並在離開的時候下了無數禁法,身體一閃,就出現在逍遙大殿上面的主位之上,

雲霄他們看來,只看到眼前血光一閃,一個人影無聲在了眼前。要是自己等人密切注意着周圍的景象,根本就不會知道有人出現,對黃鵬的修爲不由肅然起敬。

敖天和狐媚在見到黃鵬出現後,同時跪拜道:“弟子狐媚、敖天見過老師。”

黃鵬微微點點頭,揚手將兩人拂起,而云霄四人也站了起來,同時道:“截教門下趙公明、雲霄、瓊霄、碧霄見過血蓮真人。”

“不必多禮——”黃鵬聽到微笑着點點頭,示意之下,幾人也都各自坐了下來。黃鵬環視了一下幾人,心中不由暗自點頭,幾人的修爲比自己弟子可謂是高上幾籌,就說雲霄吧,她的修爲也是最高的一個,竟是達到了準聖地步。再進一步恐怕就要到準聖中期了。其餘的都是金仙修爲,其中趙公明、碧霄是金仙中期,而瓊霄卻是金仙后期,隱隱有突破到準聖的跡象。聖人門下當真不凡。特別是雲霄的資質更是非同一般。

看了看,心中有數後,也開口道:“三位仙子,趙道友,你們所說陸壓會用釘頭七箭書釘我三魂七魄,本座也是有所感應,再加上陸壓到來,恐怕,這件事已經是定數,不知道四位道友有何方法教我。”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心中雖然對幾人能不能破解陸壓的釘頭七箭書有所懷疑,但還是問了出來,希望他們真的能有辦法,即使沒有,與他們交好,也可以與通天聖人結點善果。

雲霄四人聽到黃鵬一開口就問到主題,心中不由一陣尷尬,想了想道:“真人,以雲霄之看,釘頭七箭書相當歹毒,一被釘住,想要破解恐怕不是那麼容易,所以,想要真正破除釘頭七箭書的威脅,最好的方法就是將釘頭七箭書從陸壓手中毀去。只是,這一方法風險太大。”雲霄的方法就是直接從陸壓手中將釘頭七箭書奪過來,或者是直接毀去。這樣一來,可謂是一勞永逸的方法。

只是,陸壓的修爲究竟到什麼程度,現在依舊無從計較,就算不計較這些,天界之中有無數妖族,要是進去的話,恐怕也只是羊入虎口。白白送了性命。

黃鵬一聽這個,卻是微微一皺眉,心中想了想,覺得這個方法確實有可行性,以自己的修爲,除非是準聖境界的高手,不然,其他人來的再多,對他的威脅也不會太大,只要自己小心點,未必不能從陸壓手中搶出釘頭七箭書。

想着,又和雲霄四人說了一會,接着將讓人將她們帶到一處前去休息,自己卻是獨自坐在花園中的涼亭裏面,凝重的想着不少事情。

眼中神光一閃,暗自道:坐以待斃可不是我的性格,既然你要算計我,難道我就不能算計你嗎,雖然天界之中已經完全成爲了妖族的天下,但……。

一陣思慮,黃鵬也終於將事情定了下來,已經暗自打算前去天界搶奪釘頭七箭書,不過,這一想,卻讓黃鵬想到了另外一個應對釘頭七箭書的方法,那就是——替身符。以替代的辦法將釘頭七箭書的威力轉移到替身符之上。再分出一絲元神在其上。這樣一來,替身符就可如真人一樣。絕對分辨不出。

只是,這替身符的材料卻是相當的講究,普通的材料法寶根本就不可能轉移釘頭七箭書的威力,唯一的辦法就是先天靈寶和一些天材地寶。將其煉製成符纔能有此功效。

黃鵬想了想,先天靈寶自己手中到是沒有,不過,要是材料的話,在逍遙界中又有什麼材料能比的上逍遙界中第一生靈——世界樹的。一世界樹來說,除非是黃鵬這世界之主,不然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折斷哪怕是一小段樹枝。

當年,五行精靈誕生之時,黃鵬就是用世界樹一小段樹枝煉製出幾件精靈族的鎮族之寶——精靈王冠和權杖。每一件都有非凡的效用。

所以,一想到世界樹的時候,黃鵬心中就有了計較,微微一笑,身體一動之間,瞬間來到了世界樹之下。看着面前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風雨的世界樹,黃鵬一陣感慨。道:“世界樹啊世界樹,你伴隨逍遙界經歷千萬年,不知道具有多少功德,爲億萬生靈撐天摯地,守衛一方樂土。唉!可惜,現在的逍遙界將不在平靜,伴隨你成長的將是無邊的殺戮。可悲、可嘆!” 鵬在看到世界樹之時,也是心生感慨,獨自嘮叨了一起一絲蕭條,對於世界樹,黃鵬有一種相當奇怪的感覺,有一種向是看着自己孩子長大的感覺。對,就是這種感覺,相當的奇妙,在世界剛剛誕生之時,世界樹才小樹苗那麼大,一點也見不到現在的龐大大物。

黃鵬靜靜的站立在世界樹腳下,半響沒有說話,只是怔怔的陷入一種奇妙的思緒中,也可以說是一種回憶。

良久之後,黃鵬回過神來,看着一眼望不到盡頭的世界樹,輕聲道:“世界,天地將變,日月沉淪,今特來討要一節樹枝。以度難關。”話音一落,只見空中突然傳出一陣大風,風中有一物從天而降。化成一道綠光向黃鵬頭上落了下來。

黃鵬見到,嘴角微微一笑,手中那已經變成十五節的萬劫對着頭頂就是一刷,頓時,綠光收斂,消失不見,接着對着世界樹微微點點頭。正要離開之時,身軀一頓,本來擡起的腳卻是放了下來,轉身看着身後的樹林,淡然的道:“既然來了,爲何還不出來見我。”

話音一落,只見,樹林中一片沙沙之聲,一個個俊美絕色,身上始終帶着一種幽雅之氣的人突然從樹林中涌了出來,這些不是別人,正是逍遙界中誕生的第一種生命,也是唯一的一種生命——五行精靈一族。在前面帶頭的卻是一身穿五彩霞衣,頭帶王冠,手拿權杖之人,卻是精靈一族的女皇。

她身後的則是數千萬的五行精靈,只見精靈女王看見黃鵬的面,二話不說,先自拜倒。口中叫道:“精靈一族前來見過父神,父神與天齊壽,萬劫不滅。”

黃鵬看到,微微點點頭,道:“你們都起來吧,有心了,不知你等前來見我,還有何事?”眼光注視着下面的精靈一族。卻發現他們地臉上或多或少出現一些憂愁之色。特別是精靈女王更是如此。

果然,在黃鵬話音一落,精靈女王立馬哭訴。道:“還望父神救救我等——。”說着,邊哭邊說,也將事情說了個大概,原來。精靈一族自然出現開始。就以崇尚自然爲宗旨,一心修煉。並不外出。很少接觸到外面的世界。

可沒想到,他們不去惹別人。並不代表別人不會來惹她們。五行精靈一族每一個都是天生的弓箭手。加以自身的特性,一箭射出。所向披靡。森林之中更是毫無對手。一直髮展到現在,總人口足足達到了數千萬的地步。這數字相對於其他幾族來說,實在是算不得什麼,可對於精靈一族卻是大大的增加了實力。

以精靈一族的實力,要是說出去,也是一大勢力,只是,精靈族向來沒有爭雄之意,自然也就沒人出山,卻不想,妖族在知道五行精靈一族後竟是直接逼迫他們臣服於妖族,後來其他幾族也紛紛下出了同樣的通。這才讓這些精靈臉上顯現憂愁之色。

畢竟,妖族地實力根本就不是才幾千年的精靈一族所能抗衡的,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地時候,卻有精靈發現黃鵬來到了世界樹。頓時,精靈女王聚集所有精靈前來,這纔出現眼前的景象。

黃鵬一聽,眼中精芒射出三尺遠,口中怒喝道:“哼!沒想到三族的行動竟然如此快,精靈一族以我爲父神,你們竟然敢私自動手,簡直就是沒將我放在眼裏,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心狠。”說着,話音一轉,柔和的看着面前地精靈一族,道:“你們放心,有我在一天,別人就休想動你們一根汗毛。等一下,我就以斗轉星移之法,將你們轉移到逍遙羣島上去,不知道你們可願意?”

黃鵬地逍遙羣島,雖然雄偉壯觀無比,加起來數萬座遼闊的島嶼,每一座都是別人眼中地洞天福地。修行寶地。上面的陣法可謂是渾然天成。但卻少了幾分生氣,畢竟,島上地人數太少,除了從亡靈之地上調集而來地幾千萬亡靈外,其餘只有逍遙島下面的一萬五千血神衛,和一些仙家靈獸。總地來說,這些人數相對於龐大的逍遙羣島來說,還是太過單薄。簡直就可以說是人煙稀少。

現在看到精靈一族的情況,黃鵬頓時也就起了心思,想要將這幾千萬的精靈一族全部轉移到一座島嶼上去。這樣一來,即可以增添逍遙羣島的生氣,也可以得到一羣得力助手。可謂是一舉兩得。所以,這一念頭一閃現出來,就在心中



此時精靈女王聽到黃鵬要將他們轉移到其他地方,心中不由一楞,但馬上就大喜拜謝道:“多謝父神慈悲,精靈兒女們願意永遠跟隨在父神身邊。伺候父神。還望父神施大法力拯救精靈一族於水深火熱之中。”

精靈女王何嘗不知道,現在留在人間,夾雜在三族之間,要是真的起了什麼爭鬥的話,遭殃的肯定是他們精靈一族,最先死亡的不要說也知道是什麼人。三族大戰,首先做的肯定就是清場。如何會容忍有不屬於他們的勢力。

黃鵬微微點點頭道:“此事我有計較,我建立逍遙羣島,數萬島嶼,其中有一座正適合你們精靈一族居住,我現在就將你們遷移進去,你們先各自收拾好,我還一併遷移。先散去吧。”精靈女王也知道,馬上就鎮定的指揮着精靈一族開始將需要的東西隨身帶好,其中,精靈一族的至寶——生命泉水卻是連同地下靈脈一同收起。這一搬動,卻是讓周圍萬里之遙劇烈的震盪了一次。

時間迅速的過去,等到精靈一族將東西準備好的時候,一是半天過去,黃鵬看着所有的精靈,點點頭,心念一動。頓時,逍遙羣島瞬間出現在世界樹旁邊,只是,雖然到了這裏,卻沒有顯現出身形,一切隱逸不見分毫。

接着黃鵬手中萬劫對着面前一揮手,霎時間,一道通天紅色光柱出現在眼前,那光柱大小竟是足以容納千人同時通過,不可謂不是大手筆。那光柱所延伸的地點卻是在虛空之中,一眼望去,絲毫不知道目的地在何方。在做完這些之後。黃鵬就讓精靈一族進入其中。

在對父神的信任之下,精靈一族沒有任何遲疑,每千人一次站在上面,頓時,只見,紅光一閃,站在其中的精靈瞬間消失不見。那速度快的讓人根本就看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其他精靈並沒有絲毫質問,一個接一個的走了上去,每一次上去就是千人,這樣一來,速度到是不慢。半天時間,在黃鵬可以之下,又多出了幾道通天紅柱。

頓時,只半天時間,千萬精靈徹底的自人間消失。重歸逍遙羣島中的綠蔭島,後被精靈一族改稱之爲精靈大陸。端的是一啄一飲,豈非天定。正是因爲精靈一族尊黃鵬爲父神,最終從大劫必死之局中尋到了一線生機。成就無數年的傳承。這也是逍遙界中第一生靈,當享無數年的善果。

束手就情 當見到所有精靈全部進去之後,精靈女王對着黃鵬盈盈一拜。手持權杖走入光柱之中,自此,人間之中只遺留精靈遺志,精靈的傳說,但能見到精靈者,卻是萬中無一。沒有機緣休想見到。

黃鵬見到此間事了,身上光芒一閃,瞬間離去,在離去的同時,天地間屹立的通天巨柱全部消失不見。在同一時刻,各族之中有大神通者紛紛感覺到這裏發生了大變故,一個個趕來查看,卻沒想到,精靈一族已經消失不見,舉族遷移。一個個暗自皺眉。紛紛猜想究竟是誰做的。

最終,這些人的眼光同時指向了逍遙界之主,有血蓮真人之稱的黃鵬。也只有他纔有能力讓精靈一族毫不反抗的遷移,也只有他纔有能力將精靈一族隱逸起來,一個個在明瞭之後,不由暗自咬牙。恨恨不已。

叫罵的同時,卻沒有人真的敢在這個時候去尋黃鵬的晦氣,就算要尋,你連地方都找不到,逍遙羣島之上陣法無窮,殺陣無邊,進去也只是一個死字,這可是由百萬人的鮮血驗證過的。所以,這些人也只是叫罵一陣而已。接着就紛紛離去。

其中,妖師鯤鵬更是剛牙暗咬,一手將面前由紫木做成的精品桌子一掌拍的粉碎。要知道,這精靈一族本就是他所預定的弓箭手,沒想到,竟是棋差一招,又被黃鵬打了一巴掌。如何不讓他暗恨。

要知道這些可都不是普通的弓箭手,當年他在見到黃鵬手下的血神衛中的精靈衛隊,就已經再打精靈一族的主意,沒想到,還是功虧一簣。心中幾乎有吐血的感覺。

眼中迸射出一絲寒光,冷聲道:“哼,先讓你得意一陣子,等到陸壓的釘頭七箭書一出,我看你怎麼逃。到那時,我再讓你知道我的厲害,不單精靈一族,我要你整個逍遙羣島。” :.000.不由滿頭兩天我還能拿的出來.只是最近有點事.將存稿發完了.看的到.吃不着.痛苦

此時,精靈女王一腳踏入紅光之中,只感覺眼前景象一變,身體一輕,接着,就是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不由轉眼一看,心中卻是大驚,只見,眼前,一眼望去,到處都是一片蔭綠之色。各種各樣的樹木數不勝數。

周圍洋溢着自然的氣息。在感覺了一下週圍的大小,竟是足以容納數十億人,心中不由大喜,她卻不知道,這一座島嶼乃是逍遙羣島中比較大的一座。排在前列,而且,黃鵬更是發費大法力,用芥子納空間之術徹底的煉製此島。使得外面看起來,不過是能容納幾千萬人口,而裏面卻真正能容納數十億人。

這一手筆不可謂不大。再加上黃鵬挪移逍遙界中各種植物還有萬能珠中演化出來的一切奇妙物種,全部雲集在這一島上,正是因爲精靈族尊他爲父神,更因他們是逍遙界中誕生出的第一種生命,對其有一種特殊的感覺,這纔將他們遷移到這一島嶼中。

正在她驚訝之間,黃鵬的身影陡然出現在她身邊,微笑着道:“這裏以後就是你們的家,希望你們能喜歡。”說着突然伸出一隻手指,對着精靈女王的額頭輕輕一點,霎時間,紅芒閃現,一股龐大的信息出現在精靈女王的腦海中。霎時間,精靈女王的臉色一陣變化。

半響之後,在吸收完這一信息,盈盈拜下道:“請父神放心。從今天開始,綠蔭島不復存在,這裏只是精靈一族的精靈大陸,同時,我們會永遠守衛在大陸之上。爲父神鎮守一方,直到我精靈一族滅亡爲止。”說完對着黃鵬接連扣了三個響頭。這才轉身站起來,帶領着精靈一族前去安頓。

在剛剛,黃鵬一指之間卻是將精靈大陸之上的陣法傳到了精靈女王地腦海中。並將陣法的開啓方法一併給了她,要求之後一個,那就是駐守精靈大陸。守衛一方。其中還有一篇適合精靈一族修煉的五行法訣。

精靈女王在吸收了這一記憶之後,馬上就知道,只要有島上的陣法相助,能傷害到自己一族的人可謂是屈指可數。而且。一到逍遙羣島中,自己等人的安全也算是有了不小的保證。所以,她纔會有如此舉動。

黃鵬微微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身體一閃,卻是回到了一間密室之中。坐於一蒲團之上,手中綠芒一閃,卻是一根手臂長短的樹枝,樹枝之上不停地散發出一陣陣濃郁的生命氣息,一絲絲綠色的光芒從中閃現。端地是不凡。

這一節樹枝要是流傳出去,恐怕那些修道之人又要爭個頭破血流,要知道,這可不是別的樹枝,而是從世界樹上面掉落下來的樹枝,只要能將其煉化,不管如何,都是一件難得的法寶,對於立身安命有無窮好處。

黃鵬看着樹枝沒有二話,一團血色地火焰突然自手中冒出,只一瞬間將那樹枝包裹在其中,頓時,只見那樹枝表面之上突然出現一道道綠色地光芒,快速的流轉,在黃鵬心火地妁燒之下,一點點的化成一股綠色地液體。

半響之後,只見,漂浮在黃鵬手心之上地樹枝早就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團綠色地液體,一陣陣生命的氣息毫無遮掩的冒了出來。黃鵬眼中紅光一閃,手中突然打出一道道神祕的印法。霎時間,綠光暴長,在一瞬間將整個密室全部籠罩在綠光之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周圍綠光突然收斂,周圍的景象再次重現,可空中的景象卻是再次發生了變化,只見,在黃鵬的上空不知道何時,竟是漂浮着十七枚小巧的綠色玉符。那些玉符之上不時有符紋閃現,顯得異常怪異。

黃鵬手對着空中的玉符一招手,霎時間,十七枚玉符有如卷鳥歸巢一般,劃出一道道綠芒出現在黃鵬手中。

“有了這些替身符,我還怕你的釘頭七箭書?哼!”黃鵬眼中閃過一絲寒光,手中的玉符突然化出一道道綠芒,向各個方向散了出去,霎時間,在逍遙島上面的玉倩、玉舒,四位弟子,李強等人,手中同時出現了一枚玉符,並在接到玉符的同時,知道了玉符的真正用出,心中不由紛紛大喜。暗自道:這些好了,有了替身符在手,何愁釘頭七箭書。

一個個如同珍寶一樣分出一絲元神進入其中,接着各自貼身收藏好,輕易不示人,要知道,這替身符

命的好東西,能在危難之時就自己一命的東西,有了是有了第二條生命。如何能不慎重。

與此同時,沒人知道的是,黃鵬手中萬劫對着虛空一劃,一道裂縫出現在面前,黃鵬沒有任何猶豫,隨意的踏了進去。霎時間,空間逆轉,在天界一偏僻之處,突然出現一道裂縫,光芒一閃,一人從裂縫之中閃了出來。

黃鵬一出來後,隨意往周圍一看,卻發現自己出現的地方是在一不起眼的小山之上,不由搖搖頭,也沒有多想,神識在一瞬間向周圍萬里一掃,霎時間,所有的事物全部出現在他腦海之中。而妖族所建立的天庭位置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女配重生后更作了 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上古妖族建設的天庭果然不同凡響。比之地仙界的天庭更是雄偉,還多了一絲莫名的霸氣,果然了得。”身體一閃之間,出現在一房間之類,只見,房間之中有一高臺,高臺之上有一書,書中有一草人,草人旁邊卻是七根漆黑的短箭。

黃鵬見到,心中大喜,知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釘頭七箭書,想也沒想,手中萬劫對着高臺之上就是有刷。沒想到高臺之上突然一陣激烈的白光閃過。

砰——

只一瞬間,那高臺竟在萬劫之前突然爆炸,一股巨大的氣浪在一瞬間向黃鵬壓了過去,並在同時,爆炸之中,更有無數白芒閃現,對着周圍三百六十都全方位,不分上下左右,方圓之類,全在七籠罩之中。

那些白芒的速度快的超人想象,從爆發到現在,不過是萬分之一秒的時間,這一點點時間,在常人看來已經是一個絕對無法避免的,即使是仙人也同樣不可能。不過,黃鵬卻是一個例外。

在見到突然爆炸之時,黃鵬心中直接閃出一個念頭:不好,中計了。身體在一種不可能的情況下,毫無徵兆的往後退,並在退的同時,手中萬劫對着面前不停的來回刷着,霎時間,一道道紅光閃現。頓時,面前的白光一片片的消失。

但就在黃鵬快速後退的同時,在黃鵬剛剛站立的地方,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深坑,深坑之下到處是一顆顆拳頭大小的雷珠,什麼陰雷、九天雷珠,玄冥水雷,一個個數都數不清,而且,隨着洞口的裂開,在洞口方圓百米之內的重力陡然之間增加了萬倍不止。

想象一下,要是周圍的重力陡然之間增加萬倍,即使再高的修爲,自身還是會在同時受到強烈的影響,只要一落進洞中,想要出來,恐怕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而在這一洞口出現的同時,周圍咔嚓一陣響聲,距離高臺附近,出現了不下百個同樣的洞口。一個個漆黑的洞口,就彷彿是一個個無底洞一樣。剎是猙獰。

接着,卻是看到那些雷珠突然發出一陣異樣的光芒。

轟——砰——

霎時間,一連串的爆炸聲將整個房間炸的粉碎,並在同時,將周圍千米範圍內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那恐怖的威力在一瞬間爆發,猛的撞擊在黃鵬身上。

砰——

黃鵬本來就在後退的身體,在這能量之下,猶如一道紅芒一樣閃了開來。直到千里才定住身形,嘴角之上掛着一絲血痕。

這一切說起來長,卻發生的時間卻只是在短短的一秒時間內,恐怕計算起來,連一秒都沒有,就這一瞬間,竟是讓黃鵬吃了一個小虧。

黃鵬站定身形,體內血蓮之力快速的轉動了一圈,身體上的傷勢在一瞬間的功夫恢復如初。眼中紅光暴射出三尺遠。

“鯤鵬、陸壓,既然已經來了,難道還不敢出來見我嗎?”黃鵬眼神看向虛空,冰冷的道:“你們兩個倒是好算計,竟然能在這上面陰了我一道,佩服,佩服。”剛剛一連串的打擊,雖然沒讓黃鵬受傷,可卻徹底的激起了他心中的無名之火。那冰冷的話語,夾雜着陣陣寒氣,彷彿要將周圍的空氣也一起冰凍一般。

“哈哈哈——,真是痛快。沒想到你也有今天。”一陣快意的笑聲突然從虛空中傳了出來,鯤鵬的身影瞬間從虛空中浮現出來。眼中滿是快意。高笑道:“血蓮真人,我鵬恭候多時了,哈哈——。”

在他笑聲之中,一身穿玄色道袍的男子同樣從虛空中浮現出來,只見,他腰間別着一隻白色葫蘆,手中則拿着一根手臂長短的火紅色羽毛。一層炙熱的太陽真火覆蓋其上。 .:.000我手中沒有存稿.但還是可以拼一下.至於能不能達到.我也不知道.呵呵

這道人手中拿着一根手臂長短的火紅色羽毛,羽毛之上覆蓋着一層炙熱的太陽真火。詭祕的是,那火焰不管怎麼燒,周圍的的空氣中卻沒有半點熱量傳出來,不然,周圍萬里之內,恐怕要在一眨眼之間化爲一片火海。將萬里之地徹底燒的恢恢湮滅。

除去這些,頭頂上還帶着一隻紫金色發冠。一陣陣恐怖的壓力自那發冠中散發出來,讓人絲毫小視不得。這一發冠卻是東皇太一用自身的太陽紫極真火煉製而成的紫金冠,裏面蘊涵的可不是尋常火焰,而是天地間最霸道的火焰——太陽紫極真火。這火要是一出,就算是聖人對上也要小心翼翼。交給陸壓防身可見對他的愛護之心究竟有多重。

陸壓看着面前的黃鵬,微微一笑,道:“陸壓恭候血蓮真人多時了,在先前經常聽妖師說起真人,對真人的所作所爲當真是佩服的緊。能得到逍遙界這樣的完美無缺的世界,能建設出逍遙羣島那樣固若金湯的洞天福地,能讓百萬大軍在彈指之間恢恢湮滅,一個能有如此多傳奇的人,陸壓可是仰慕的緊。”頓了頓,接着道:“本來我還想親自前去見真人,沒想到真人竟是自己來了。”

說着臉上出現一絲乏味的神色,盯着黃鵬就好象是板上之肉一般,雖然從身上看起來沒有絲毫防備,但身邊的氣勢卻隱隱將周圍萬里全部禁錮起來。在這一片,也不知道埋伏着多少人手。

黃鵬眼中閃過一絲寒光,輕輕撫摩了一下手中萬劫,雖然對他們會在釘頭七箭書上設下陷阱有所意外。不過,這些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陷阱就是陷阱,沒有那麼多話說,以鯤鵬和陸壓的心思,今天自己想要離開這裏,恐怕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既然走不了,那就只有一條路——戰。

“廢話就不用多說了。你們既然能射個陷阱讓我鑽,好大一個坑啊,我要來搶釘頭七箭書的事情不可能罅漏出去。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挖個大坑給我鑽,要說佩服地話,那應該是我纔對。”頓了頓,眼睛掃視了一下四周。淡然的道:“不過。你以爲憑藉人多就能對付的了我嗎?我承認,以我現在的修爲來說。你們兩人每一個都有勝我的可能。但,我要走。誰能攔的住我。”

說完手中萬劫對着身後空無一人的虛空輕輕一刷。頓時,血光毫無徵兆的閃過。所到之處,一陣慘叫聲傳了出來,無數殘肢斷體轟然之間掉落在地上,接着再是一刷,地上地無數屍體瞬間化成一團血水,在血光收斂的同時,進入了萬劫之中,地上竟是連一絲血跡也沒有留下。行動之間,連一絲煙火之氣也沒有。

頓時,鯤鵬和陸壓的臉上也是一沉,佈滿黑線,沒想到黃鵬在衆包圍之中竟然還敢肆意地殺人,殺的還是這樣的肆無忌憚,這麼囂張。挑釁,這絕對是赤裸裸的挑釁。霎時間,四道足以殺人地寒芒射向黃鵬。看着黃鵬平淡地神情,一陣冰冷。

不過在看黃鵬的同時,眼神更多地是放在黃鵬手中的萬劫之上,對於萬劫,鯤鵬可以說並不陌生,當時他可是在萬劫之上吃過不小地虧。自然不會忘記,只是,當時他感覺,萬劫不過是一件比較不錯地後天法寶,充其量也就比一些先天靈寶相比較,比起自己的河圖洛書來說,還是差了好幾籌,只是,現在他卻從萬劫上面感覺到一絲危險地氣息。不由微微皺眉道:“好厲害的法寶,不知道這法寶叫什麼?”

“呵呵,竹名萬劫,取意萬劫不復。至於威力嘛,要想知道,你就自己來試試。”說完再次往旁邊一刷,頓時,又是一匹妖族徹底的毀滅,地上的法寶更是在一刷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陸壓看到,微微皺了皺眉,喝道:“你們不用再上前了,先行退下,將周圍萬里空間給我牢牢禁錮住,這裏有我和妖師在,血蓮真人一身修爲通天徹地,豈是你們所能向背的。還不快快離去,免得無謂犧牲。”

在這一聲大喝之後,黃鵬只感覺到周圍的殺氣陡然一送,不由微微一笑道:“陸壓,你要用釘頭七箭書釘我三魂七魄,今天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沒有那個本事,我們今天戰上一場纔好,正好看看上古天庭太子,三足金烏的手段。”說完,也不見如何作

步一錯,萬劫對着陸壓就是一杖打了下去。

陸壓也沒有避讓,口中道:“妖師,這一場先讓小侄先來,我正要領教一下血蓮真人的大法。”說着轉身對着黃鵬道:“如你所願。”

說着提着手中的火紅羽毛揉身就和黃鵬戰在了一起,三足金烏在上古洪荒之時,本就是天地間強大的相當變態的存在,自身的太陽真火更是天底下有數的火焰,肉身變態程度幾乎可以和巫族相比,當年的十日橫空,讓洪荒大地死傷無數。其實,三足金烏不單是火厲害,在近身打鬥上同樣不弱。

只見,陸壓手中的羽毛一輪,無窮太陽真火瞬間化成一道道炙熱的火球向黃鵬擊打過去,火球所到之出,空氣中發出噼裏啪啦的燃燒的響聲。空間在無比的炙熱之下,發生陣陣扭曲。轉眼之間就來到了黃鵬身邊。

嬌寵小甜心 黃鵬一看沒有絲毫放鬆,眼中神光迸射,手中萬劫對着面前的太陽真火就是一刷,同時左手捏了一道法訣。

咔嚓——

一聲巨響,一道血色的神雷對着陸壓照頭就劈了下來,正是黃鵬從血蓮大道中所悟出的血雷大法。常人只要被血雷劈到,不死也要脫層皮。所以,在見到頭頂詭祕的血雷之時,陸壓沒有絲毫猶豫,身體一錯,瞬間離開原來的位置,而此時,陸壓所發出的太陽真火也在一眨眼之間消失在無邊血光之中。

黃鵬的反應何其快,他可是真正從血與火的殺場中走出來的人物,當年鎖妖塔中所經歷過的戰鬥絕對是他最寶貴的經驗,無窮無盡的戰鬥經驗煉就了他如今的戰鬥意志。再見到陸壓退後的一瞬間。剛剛收點太陽真火的黃鵬,手中萬劫趁勢對着陸壓一刷。霎時間,一道比前面不知道大了多少的血光以一種比陸壓更快的速度向他涌了過去。

而在血光之中更是首次見到其中有無數閃着血光的細小血色閃電。一種恐怖的威壓自其中傳了出來,那情形就好象是面對天劫一般。頓時,陸壓臉色一變。頭頂紫金冠第一時間放射出一層紫金色的火焰。

那火焰在出現後,就立馬化成一道道光點,光點再變化成鋪天蓋地的紫色火焰,與黃鵬所發出的血光同時撞擊在一起。頓時,血光與其中的天劫之力和東皇太一太陽真火修煉到極處轉變而成的太陽紫極真火猛烈的撞擊在一起。霎時間。兩者周圍的空間一片扭曲,無邊的火焰與血光不停的在一起對抗。

砰——

一聲巨大的響聲過後。血光與火光同時收斂。徹底的消散不見,而周圍的一切卻讓人清楚的知道,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並不是虛無的。只見,在大地之上。出現無數裂縫。到處是燒焦的景象。周圍大地之上,只要存在的東西,都在一瞬間被剿滅的絲毫不剩。由此,可見兩人交手所產生的威力究竟有多強悍。

“好厲害的火,這是什麼火,竟然比你的太陽真火還要霸道。竟然只有一點點的火星就讓我萬劫之力破滅。真是厲害。”看到那紫色的火焰,黃鵬不由倒吸了口涼氣,不由驚歎道,要知道剛剛他使出的可是萬劫之中融煉無數天劫之力才產生出來的特有的萬劫之力。裏面蘊涵的血色閃電,絲毫不下於一場天劫。

那紫色的火焰不但將它擋住了,還只憑借一點點的火星,就讓萬劫之力和其同時消散,真是霸道的難以想象。不要說太陽真火,世間上能比的過這一火焰的,絕對不會超過三種。恐怕還不會有三種。

他卻不知,此時陸壓同樣在驚訝,心中對那些密密麻麻,血紅色的閃電更是心有餘屢,在那些閃電上面,陸壓竟是感覺到了天劫的力量,剛剛那一下,恐怕不下於九重天劫。要是捱上一下,自身絕對不會好過。頓時,看向黃鵬的眼光再次轉變。

“你手中的法寶果然不凡,竟然能抵擋的了叔父的太陽紫極真火。不過,今天你休想逃走。”說完陸壓再次揉身而上。揚着羽翎就向黃鵬殺了過去,黃鵬自然不會怕,提着萬劫同樣打了過去,頓時,只見兩人之間的天地靈氣一片混亂,兩人每交手一次,周圍的空間必是破碎不堪,無數混亂的能量在周圍肆略。

一聲聲巨大的響聲一片連一片,看起來根本就是一副末日景象,鯤鵬站立在虛空中,看到也是乍舌不已。看的眼中神光連連閃動。 鵬看着黃鵬和陸壓之間的戰鬥,眼中驚起一絲驚訝之黃鵬,陸壓也是一樣,本來他以爲,陸壓不過是依靠東皇強行提升修爲,就算達到準聖顛峯,所能發揮出的實力也不會太多,卻沒想到陸壓不但能完全掌握,自身在兵器上的功夫竟然也是不弱。再加上一身太陽真火,霸道的鯤鵬自己也不敢輕易碰觸。不自覺之間,鯤鵬已經將陸壓在心中的地位提升到了和自己對等的程度。

而再看黃鵬,自身的戰鬥意識那絕對是屬於超一流程度,身體上的反應有時候還要比自己意識快,這就是一種戰鬥的本能,不要說是別人,百萬人之中也別想誕生出一個具有如此出色戰鬥意識的人,就連鯤鵬自己,在戰鬥本能上說,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要遜色於黃鵬一籌。而且,他的眼光,招數更是毒辣無比,每每從一另人難以防備的角落擊出,每一擊都有如是羚羊掛角,難以捕捉到任何軌跡,完全是信手捏來。毫無徵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