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兒,能不能換個別的菜,這個菜在這裡是很難買到的。」

殷漓聽后,臉上立刻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耷拉著腦袋,沉默著不吭聲,用筷子一粒一粒的數著碗里的飯粒。

夜魅修見狀,只好妥協地說道:

「乖,先好好吃飯,下午,我這就安排他們去準備。」

殷漓聽后,臉上立刻浮現了笑容,緊接著,她又說道:

「那晚上我還要吃清蒸魚、再涼拌個青筍…」

易梅原本已經轉身要離開了,但是,在聽到殷漓提到了晚飯的事情,她只好又停下腳步,站在一旁等候著夜魅修的示下。

看到殷漓這樣矯情,而夜魅修又百般的寵溺,她心中頓時醋海翻波,簡直噁心到了不行。

然而,讓她感到更迦納悶和費解的是,在閔睿給她的那張單子上,明明白白在注意事項上寫著,『夜魅修在吃飯的時候,餐廳里是不允許有人說話的』。

可是現在,殷漓在吃飯的時候,喋喋不休,嘮嘮叨叨個沒完,這個男人怎麼沒有流露出絲毫不悅的神色呢?!

就在易梅憤憤不平,百思不得其解時,耳邊又傳來了夜魅修的說話:

「好,下午,我讓閔睿把食材備出來,晚上,讓傭人做給你吃。」

『傭人』

聽到夜魅修連自己的名字都不願意說,只用了一個最低等的『傭人』名稱代替了對她的稱呼,易梅的臉頓時變得慘白。

首輔嬌娘 「是,boss」

儘管心中感到羞憤難當,但是,當看到夜魅修那雙噙冷的眸子淡淡看向自己時,易梅還是乖乖地點了點頭。

然後,轉身走出了餐廳。

來到廚房,易梅氣急敗壞地抓起操作台上的抹布,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邊用腳用力地踩著,心中一邊暗暗地罵著:

「裝什麼13,不就是一個破貨嗎。

以為自己飛上枝頭成了鳳凰?

哼,我就不相信,等夜魅修一旦知道了你曾經被那個有殘疾的男人玩過了,還會再要你?!」

稍稍解了解氣,易梅便趕緊彎腰將那塊已經被她踩滿鞋印的抹布撿了起來,走到洗手盆前,一邊清洗著抹布,她心裡一邊琢磨著,怎麼才能讓夜魅修知道殷漓曾經被那個男人玩過呢?

直接告訴他?

不行。

萬一他不相信,那就麻煩了,他肯定會以為她有所圖謀。說不定還會把她趕走的…

要是能夠讓殷漓自己說出來,那就再好不過了。 墨言開著車來到別墅的時候,夜魅修與殷漓已經吃完飯,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個在品茶看著手裡的財經雜誌,另一個則在吃著餐后水果。

聽到大門傳來門鈴聲,易梅連忙從廚房裡走出來,快步來到房門口,伸手打開了房門。

緊接著,墨言一身休閑打扮,手裡拎著醫藥箱從門外走了進來。

看到夜魅修與殷漓坐在沙發上,目光都看向自己,墨言連忙搬出了在來的路上,就已經想好的說辭:

「修、我來給嫂子再檢查一下身體」

對於墨言的到來,殷漓並沒有感到意外,心中自然也知道他是為什麼而來的。

回到房間,配合著做完各項檢查,她故意朝著正在整理醫藥箱的墨言含糊其辭地問了句:

「墨醫生,沒什麼問題吧」

墨言合上藥箱,轉過身,習慣性地伸手推了下鼻樑上的眼鏡,然後,微笑著回答道:

「放心,一切都正常」

雖然知道墨言所指的是她目前並沒有懷孕,但是,殷漓的臉上卻依舊錶現出一副很開心的樣子。

直到墨言拎著藥箱離開房間,去樓上書房給夜魅修彙報去了,她這才卸下臉上的偽裝,走到落地窗前,在躺椅上躺了下來。

合上眼瞼,她將能夠暴露心思的眸子掩藏了起來,腦子裡暗暗思索著易梅剛才的表現以及自己接下來的計劃。

剛才,在餐廳里,她是故意那樣做的。

目的就是要試探一下易梅到底有沒有參與當年夜魅修滅絕人性的計劃,同時,也在試探夜魅修是否知道那晚他強暴的人就是她…

這些天來,在實施自己的計劃同時,殷漓又將當年發生的事情,仔仔細細地回想了一遍,發現自己之前的一些猜測與想法,存在著不少漏洞和疑點:

當初,她在凱旋名邸的房子里,第一次與夜魅修見面的時候。

夜魅修曾經拿出父親賣她時的契約文本。

上面寫著,老爸做生意虧了本,欠下了巨額外債,沒有錢還,提出用她抵了債。

夜魅修同意老爸用她抵債,但前提條件,要求她必須是處女…

而老爸也的確不知從哪裡弄來的醫院診斷證明。

自從知道夜魅修就是那個暴風雨夜的惡魔后,她的心裡便認定了,強暴她這件事情,也是夜魅修為了救他的救命恩人所設計的那個喪盡天良計劃中的一個步驟。

可是這些天,在她回憶起當時的那份契約上的內容后,她對之前自己的想法,產生了疑問。

同時,她對當年發生在密雲路九號的事情,易梅究竟是不是夜魅修的同謀也產生了質疑。

如果,事情真如她之前所猜測的,易梅是知道內幕的人,並參與了夜魅修的計劃,並且,那次車禍也如她猜測的那樣,是夜魅修指使人乾的,為的是要殺易梅滅口的話。

那麼,再次見到易梅,夜魅修為什麼沒有安排人除掉她?而是將她帶到別墅來?

當年,夜魅修讓閔睿將自己帶到密雲路九號的那天晚上,儘管當時天色已晚,但是,這並不代表,她就一定不會認出那裡就是曾經發生過強暴她的地方。

相信,狡詐如狐,老奸巨猾的夜魅修是不會想不到這一點的。

那麼,眼中不揉一點沙子的他又怎麼可能僅憑自己將易梅留下這一點,就相信自己不會再懷疑易梅,允許她參與他接下來地計劃?!

種種令人難以解釋的疑點,讓殷漓不得不懷疑,這其中還隱匿著她並不知曉的秘密…

於是,她決定從易梅下手,先了解清楚她是否真地參與了五年前那件事情。

剛才在餐廳里,她故意將易梅的男朋友說了出來,目的,就是要激怒易梅。

因為,打從易梅來到這裡的第一天起,她便從易梅看夜魅修時,那炙熱的眼神中,發現她與夜魅修之間,絕非只是僱員與僱主之間的感情。

絕世醫妃:王爺別太壞 果不其然,當她故意將她之前有男朋友的事情說出來后,易梅立刻按捺不住了,把她原本不應該知道,不應該關心的事情,一股腦地都說了出來。

不僅如此,殷漓還從夜魅修在聽到易梅提及密雲路九號后,摟著自己的手臂輕微抖動了一下,這細微地變化上,證實了夜魅修對那件事情也是知情的…

殷漓正在閉目沉思著,忽然,聽到房門被輕輕打開了。

儘管來人躡著腳步,但,殷漓從腳步聲中還是聽出了那腳步聲是來自於那個讓她厭惡痛恨透頂的男人。

輕微地腳步聲先是朝著大床的方向走去,但很快,便又轉向她這邊而來。

那道強行讓她熟悉的氣息漸漸充斥在了周圍,殷漓閉著眼睛,努力讓自己的氣息保持著平緩,像睡著了一般。

但是,在這看似平靜的表面掩飾下,她渾身上下的每一根汗毛卻守衛的士兵,根根都站立著,時刻防範著身旁這個讓她恨到骨子裡的男人。

短暫的幾秒,像是過了一年般的漫長,就在殷漓感到自己地呼吸已經無法再順暢的時候,男人炙熱的氣息朝著她身前漸漸襲來。

殷漓的身體頓時不受控制地緊繃了起來,就在這時,一條柔軟的被子輕輕蓋在了她的身上,沒等她將緊繃的身體放鬆下來,那道噴洒著炙熱的氣息便已經攀附上了她的耳畔。

「漓兒,我去趟公司,晚飯,我會讓他們把你愛的飯菜準備出來」

聽到夜魅修要去公司,殷漓緊繃的神經這才放鬆了下來。

夜魅修說完后,在殷漓的額頭輕輕印上了一吻,隨後,轉身走進了衣帽間。

聽到房門傳來再次被打開,然後閉合的聲音,殷漓這才緩緩睜開眼睛,神情異常冷漠地看向了窗外。

稍稍過了片刻,別墅大門口出現了夜魅修與墨言的身影,緊接著,她看到夜魅修坐進了墨言的車子。

直到墨言的車子駛離了別墅,消失在視線里,她這才伸手掀開蓋在身上的被子,從躺椅上站起身,朝著房門口走去。

來到房門口,她輕輕鎖上了房門,然後,轉身走回房間,拿起放在床頭櫃的手機,轉身走進了洗漱間。

整整一下午,洗漱間的門始終閉合著,沒有人知道她在裡面在做些什麼…

————————

得知小丫頭並沒有懷孕,夜魅修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這些天來,小丫頭高燒不退,他實在擔心的不行。公司里的事情全部都交給了閔睿去打理,他每天留在家裡守護在小丫頭的身旁,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如今小丫頭的病好了,他也該去公司里看看。

不過,去公司,只是他打著的一個幌子,其中,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要去準備一些TT。

今天,墨言的話提醒了他。

重生之傳奇農夫 小丫頭的身體剛剛恢復,暫時不適合懷孕。

雖然,他非常不希望穿著雨衣雨小丫頭親密歡好,但是,為了小丫頭的身體著想,為了目前,他們剛剛破冰的關係,他只好暫時委屈一下自己的兄弟了。

想到倆人目前的關係,夜魅修不由得又想起了剛才在餐廳里的那一幕。

直到現在,他也想不明白小丫頭當時是在唱的哪一出。

儘管不知道小丫頭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但是,只要小丫頭高興,不論她做什麼,他都會由著她去做的。

車子來到Y.M公司辦公大樓前穩穩地停了下來。

夜魅修伸手正要去開車門,這時,墨言透過擋風玻璃上的後視鏡,朝著他露出一臉壞笑地說了句:

「修,TT需要我為你準備嗎?」

沒想到墨言會突然提起這個,夜魅修俊臉微微一紅,墨染的星眸朝著他狠狠剜了一眼,隨後,冷冷地說了句:

「不用」

說完,伸手推開車門,走下了車。

「修,我可以給您準備外面買不到的…」

沒等墨言揶揄的話說完,便被「砰」的一聲重重地關門聲,阻隔在了車裡。

看到夜魅修大步朝著公司大門走去,墨言依舊不死心,伸手打開車窗,一邊伸手推著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他一邊朝著他大聲說了句:

「需要時,給我打電話…」

直到看見夜魅修走進了公司大門,墨言這才嘴角帶著戲謔的笑容,開著車子絕塵而去。 Y.M公司,頂層,特別助理辦公室

時尚、簡約的辦公桌上,井井有條擺放著已經批閱好的文件,辦公桌前的座椅上,閔睿正在向秘書貝蒂交代著工作上的事情,忽然,聽到旁邊的專屬電梯,傳來了「叮」的一聲,緊接著,是電梯開門的聲音。

閔睿立刻停止了交談,抬起頭,目光朝著房門方向望去。

在看到身穿著筆挺黑色西裝,手臂上搭著羊絨的夜魅修出現boss辦公室門口后,他連忙用簡短的話語,結束了與貝蒂的交談。

在看到貝蒂轉身離開后,他緊跟著也從座椅上站起身,邁步走出了辦公室。

來到boss辦公室門口,看到房門敞開著,夜魅修正站在門口的衣架前,抬手將搭在手臂上的黑色羊絨大衣掛在上面。

閔睿連忙恭敬地喊了聲:

「boss,您來了。」

聽到閔睿的說話聲,夜魅修轉過身朝著他看了一眼,隨後,伸手在他的肩膀上微微用力地拍了下,說道:

「辛苦了」

這些天,小丫頭病著,他無暇管理公司的事務。閔睿便一聲不響的將公司大小事務全部都承擔了下來。

儘管他不說,但是,夜魅修心中卻非常明白,年底,公司的各項業務都是最繁忙的時候。

「這些都是屬下應該做的」

不太習慣夜魅修這樣客氣地對自己說話,閔睿伸手撓了撓修剪非常平整的短髮,英俊的臉上,露出了靦腆笑容。

隨後,他跟隨在夜魅修的身後,走到房間。

看到夜魅修走到寬大舒適的黑色皮沙發前坐下了下來,他這才跟著坐在了旁邊的單人沙發上。

將這些天來,公司的業務及運行情況向夜魅修做了彙報后,閔睿並沒有立刻離開,稍稍停頓了片刻,他才開口又說道:

「boss,雨兒小姐剛才打電話來,問你是否在開會?」

夜魅修沉默不語,心中自然明白,這是剛才沐雨給自己打電話,沒有打通,所以,把電話打給了閔睿。

看到閔睿離開房間輕輕關上了房門,夜魅修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到辦公桌前,他稍加思索了片刻,然後,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撥通了沐雨的電話。

電話在接通后,很快被接聽了起來,沐雨略顯無力的聲音立刻從電話中傳了過來:

「修,我身體有些不太舒服…」

「身體不舒服?」

夜魅修微微愣了一下,隨後,連忙問道:

「看醫生了嗎?」

聽到電話里沐雨說她已經被送到了醫院,夜魅修急忙說了句:

「等我」

說完,從老闆椅上站起身,大步走到房門口,伸手取下衣架上的大衣披在肩上,匆匆走出了房間。

花錦良緣 公司大門外,司機接到電話,立刻將勞斯萊斯幻影開到了大門口。

看門口的保鏢看到夜魅修走出公司大門,連忙快步跑上前,伸手打開了車子後排的車門。

彎腰坐進車裡,夜魅修立刻向司機吩咐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