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有些擔心地看著維恩,維恩沒多說什麼,拿出來一個白色的寵物項圈,一個要多簡陋有多簡陋,而且很粗很像腦子被驢踢了的暴發戶家寵物帶的那種寵物項圈,把那堆戒指全塞進項圈后,將項圈戴在了小金的脖子上。

女王眨巴著大眼睛,若有所思地看著維恩,還沒等她問維恩為什麼要給小金帶項圈,一個森林精靈跑進樹屋來請獨角雷上場。

小金跳到獨角雷的肩上,貝茨、克萊夫和維恩跟著獨角雷走到爭鬥場中央。

沒等他們站定,對面的黑暗教會的人就嚷嚷起來了,因為維恩穿的是魔法袍,手裡還擰了一根魔法杖,傻子都能看出來他是魔法師(我的老婆是女警TXT下載)。

獨角雷酷酷地走到黑暗教會隊伍的前面,手一抬,直指著那個叫岐山的低級聖魔導師,一臉無賴地說:「叫什麼叫?這三個都是我的跟隨者!有什麼問題趕緊問,廢話留著回家給你老婆說,大爺沒空聽!」獨角雷的嘴還是一如既往得毒。

還沒等岐山答話,一個高級海之武士就跳出來理直氣壯地嚷道:「魔法師怎麼能算追隨者?!」

「哦,那什麼叫追隨者?」獨角雷不懷好意地沖那人笑了笑。

「追隨者當然是追隨魔法師的——」還沒等他說完,旁邊一個武士就制止了他繼續說下去,自己接著他的話說道:「就是追隨魔法師的武士!」

「你這個定義是哪裡看到的?給我看看!」獨角雷蠻不講理地說道。

「你!這個是約定俗成的!」先前的那個武士氣憤地叫道。

「什麼叫約定俗成?我這裡只知道白紙黑字!你能拿出你那個定義的條文給我看,我就立馬讓他下場!」獨角雷無賴地說道。

在五行大陸上,追隨者的確一般都是指武士,但是對於追隨者並沒有一個成文的解釋,獨角雷顯然就是要鑽這個空子。

「沒有任何條文禁止魔法師成為追隨者,當然魔法師就可以成為追隨者!如果不讓他出場,我們這邊人更不夠,這場架也別打了,我們趁早回去得了!」獨角雷篤定地看著對方的聖魔導師。狡猾的獨角雷從前面兩場暗夜精靈有意拖時間的爭鬥中推出,他們絕對不會希望這場爭鬥泡湯,而且還希望能多拖點時間,雖然獨角雷不清楚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這一點已經足夠迫使他們接受維恩下場了。

果然,獨角雷這麼一說,對方的幾個武士立即看向聖魔導師岐山(天命裁決者)。

場中的情形早已引起了周圍觀眾的猜測,黑暗教會代表一看不對勁,趕忙走到場上來詢問情況。

岐山跟代表商量了一會,最後的結果果然如獨角雷所料,對方雖然還是不承認魔法師是追隨者,但是這次允許維恩下場,畢竟對方只是一個高級魔導士,跟炮灰也差不太多,不過黑暗教會提出了禁止使用捲軸和魔陣魔核以及任何回魔的道具或者是藥物的條件。獨角雷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只好點頭同意,其實他心裡都要笑翻了。

協議達成,自然爭鬥就開始了。

黑暗教會的代表回到暗夜精靈這邊的臨時駐地后,一個一直坐在角落裡不聲不響的黑暗教會的人用詢問的眼光望向他。一察覺到這眼光,代表立即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此人,態度很是和善可親。

暗夜精靈這邊的人都用古怪的目光看著這個一直不出聲的人。從這個人跟著黑暗教會這邊的人來到這裡后,他就一直沒說過話,而且黑暗教會那邊也根本沒介紹此人,好像此人只是個僕從一般。但是這個僕從臉上明顯帶有面具,而且現在代表跟他說話的態度說明此人的身份絕對連代表都不願意得罪,要知道這次的代表據說是教皇親自指定的人。

如果這人把臉上的面具拿下,維恩他們立即就能知道出去遊歷數年未歸的大師兄桑飛的下落。

桑飛的祖爺爺是黑暗教會的三長老(兩個教會的長老都不是教會的教職,所以前面的宗教教職並沒提過這個職位,長老屬於教會的武裝力量,不管理任何教務,一心只是修鍊)。按三長老的安排,桑飛從小被送到家道邇宗派做暗子,是因為黑暗教會得到了一個可靠的消息,這個宗派手中有個還未被人發現的遠古遺迹的信息,而且菲林的老師還從中得到過一些好東西。只要桑飛能從菲林那裡弄到遺迹的消息,憑這個功勞,不需要自己的影響,都足夠桑飛在教會中吃香的喝辣的。而且家道邇這個宗派還有魔法塔,也不會耽誤桑飛的修鍊,所以當初三長老力爭一番后,將桑飛送了過去。沒想到數年過去,即使三長老為了給桑飛鋪平道路,叫自己的心腹廢掉洛奇,又暗算布朗和琴露(雖然沒能除掉他們),桑飛依然沒有得到菲林的青睞(崎嶇仙路)。看桑飛一直無法得到菲林的青睞,三長老只好叫他以遊歷為借口返回教會,親自指導桑飛修鍊,畢竟桑飛在魔法塔里不能明目張胆地修鍊黑暗魔法。這次跟暗夜精靈的合作計劃本是三個指頭捏田螺——十拿九穩的事,所以三長老就叫桑飛跟了來,一來親眼看到聖階魔法師爭鬥的場景,對於桑飛掌握魔法會很有好處,二來自然是跟著來鍍金,說白了就是來撿現成功勞的。

桑飛在獨角雷他們進入爭鬥場的時候就看到了他們,不過他實在沒料到維恩居然也要下場。聽了代表的話后,桑飛急得口不擇言地說道:「蠢蛋!你們知道他是誰不?你們最好祈禱這個人不要死在爭鬥中,否則陽木帝國和大炎帝國都不會放過教會!」

代表雖然對桑飛的用語有些不滿,但是聽到後面也嚇了一小跳,趕忙問桑飛維恩到底是誰。

桑飛嘆了口氣恨恨地說道:「他就是家道宗派現在指定的下一代派主,而且還是大炎帝國的劍易親王!爭鬥已經開始了,現在叫停都來不及了!」一提起維恩,桑飛就感覺自己一肚子的恨。自己辛辛苦苦在菲林身邊這麼多年都換不來菲林的青眼相加,這個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小雜種居然一來讓菲林寶貝到連門都捨不得讓他出,好容易有次機會能算計他,居然都被他跑掉,最後還居然成了大炎帝國的劍易親王,害得祖爺爺不得不將自己召回,自己這麼多年吃的苦算是全部化為了東流水。

桑飛的話並沒有用精神傳音,因為這裡的人等階基本都比他高,所以他的話也被暗夜精靈全部聽了去。

一時間,暗夜精靈這邊的人也隱隱頭皮發麻,因為即便這次任務成功,一旦這個人死在了爭鬥場上,暗夜精靈就能給陽木帝國和大炎帝國提供一個合理攻擊自己的借口,以後的日子只怕不好過。但是現在如果搖綠旗認輸的話,森林精靈一回去,搞不好自己這邊精心策劃多年的計劃就要泡湯。

://./html/3/3675/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且不提暗夜精靈這邊的糾結,此時爭鬥場上的風刀霜劍已經嶄露頭角(網游之秋凌天下)。

以黑暗教會的人看來,這場爭鬥只要把對方的魔力和鬥氣拖完,自己這方就是穩贏的局面,其險惡用心不難從武士的武器上看出來,五個武士居然有四個持盾。

黑暗教會的五個武士都是一身黑色的輕鎧,除開一個單手拿劍的武士,其他四個都是一手持盾,另外一手拿著刀劍錘等武器。四個持盾的武士站在第一排,單手拿劍的武士則退後一步站在了四人中間的空擋處,岐山站在了最後,六人擺出了一副銅牆鐵壁的架勢,虎視眈眈地瞪著獨角雷一行。

獨角雷這邊的站位顯得比較隨便,貝茨和克萊夫肯定是站在最前頭沒跑,後面則是獨角雷,小金站在獨角雷的肩上,維恩則退後小半步站在獨角雷斜後方。此時獨角雷這邊四人都知道如果己方沒有較大的破綻,對方估計是打算用防禦來消耗己方的實力。所以己方的主要任務是進攻,而貝茨和克萊夫只要發揮倆人最擅長的聯手防禦,防禦方面基本就不需要獨角雷和維恩操多少心。

對於岐山,獨角雷在上場前就跟女王專門問過他的情況,只是因為岐山也是第一次出現在爭奪中,所以森林精靈這邊鮮有他的資料,只知道此人是黑暗教會的二長老。跟低調的二長老不同的是,獨角雷的大名早已蜚聲業內,要不是因為獨角雷是孤兒,只怕連獨角雷的祖宗十八代都怕早被翻了出來。從這方面看,獨角雷顯然吃了點暗虧。

鑒於己方完全不知道岐山的情況,謹慎小心的獨角雷自然要先試水。獨角雷大手一揮,一蓬銀色的細絲從手中爆出,直向黑暗六人組撲去(魔王妹妹與我與勇者姐姐)。一個本來是7階群攻雷系魔法的「散雷絲」,被脖子上掛著雷神之心的獨角雷施放出來后,威力足以媲美8階上(ps:所謂8階上魔法是指威力在8階到9階之間的魔法)的群攻雷系魔法。

一般按理金屬的盾牌根本不敢去擋雷系魔法,讓人驚訝的是黑暗六人組中最前面的四人居然在一眨眼的功夫中將四面盾牌組成了上三下一的陣形,漫天的銀蛇絕對大部分被上面的三塊盾牌一檔,銀色的雷電絲順著盾牌傳到了地面上,而後面持盾的四個武士根本沒受到任何傷害。剩下的銀蛇從旁邊飛了過去,也沒對黑暗六人組造成什麼傷害。

獨角雷看到這一幕後,皺了皺眉頭,顯然黑暗教會這次的準備很充分。因為黑暗教會雖然可能知道光明教會不會參加這次爭鬥,但是應該沒可能知道自己會參加這次爭鬥,畢竟自己的捲入完全是偶然的。但是從四個武士的舉動看來,他們對雷系的魔法絕對早有預防措施,這隻能說明黑暗教會對這次的爭鬥很有可能準備得到了各個系別的魔法都有所預防的地步。謀者越深則圖謀越大,這個道理獨角雷怎會不知道,一時,獨角雷心中莫名升起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心悸。不過獨角雷就是獨角雷,這一絲一般人難以察覺的心悸剛一升起,立即被他不動聲色地壓了下去,在爭鬥中最忌諱的就是個怕,越怕越來事。

黑暗教會的人只看到了獨角雷撇了撇嘴,又是一大蓬的「散雷絲」從獨角雷手中飛出。

這次獨角雷施放的「散雷絲」可不是一個,而是同時施放了五個之多。密密麻麻的銀蛇組成了一張銀毯,兜頭向黑暗六人組罩去。

黑暗六人組的前四人依然陣形不變,早已灌注入四個盾牌的鬥氣立馬化為了一個個厚實的巨型鬥氣盾牌,跟前面的四面金屬盾牌連在了一起。一時間,兜頭罩來的銀毯被鬥氣盾牌和金屬盾牌一擋,大部分的銀蛇再次被導入地下。不過這次四個武士沒上次那麼輕鬆了,兩個中級海之武士最後還是哆嗦著小小地退了半步,盾牌陣立即出現了漏洞。隨後而至的幾道漏網的銀蛇打到了倆人的輕鎧上。倆人並沒有出現預想中的雷系魔法後遺症,顯然他們身上的輕鎧也跟手中的盾牌一樣,有預防雷系魔法的作用(劍與盾紛爭世界)。

這時,一直站在後面的岐山掀了掀眉毛,剛才獨角雷的這個「散雷絲」給他的感覺很奇怪,感覺魔法威力居然達到了9階左右,這讓他有些疑惑。他哪裡知道,自從獨角雷的「無形變階雷」問世以後,以前所掌握的各種魔法早已被獨角雷用同樣的方法進行了修改,而且不光是往低階改,同時還在往高階改,最後改出了一種獨角雷自己命名為「同階魔法施放」的方法。這個方法可以將魔法的等階按魔法師的等階分類來施放。打個比方,一個五階的魔法,對應的是中級魔導士以上的魔法師可以施放,但是這個魔法施放方法卻可以讓中級魔導士在施放這個魔法的時候,威力達到六階的威力,同樣如果一個本來是四階的魔法用這樣的方法施放以後也可以達到六階的威力,不過有個前提,那就是魔法師的魔力要足夠。所以剛才那個「散雷絲」在獨角雷施放的時候就是按8階的威力施放的,被雷神之心增幅后達到了近9階。

岐山雖然搞不明白獨角雷的魔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看到自己的武士開始出現有點扛不住的樣子后,也開始準備發動攻擊以消減對方的魔法能量。

獨角雷從剛才那倆個武士的退後中立即推斷出他們的盾牌上對雷系魔法的防禦大約能抗住9階左右的魔法,9階半以上的魔法極有可能就扛不住了。一念至此,獨角雷裝模作樣的比劃了幾下后,施放了一個9階的「蛇纏象」(ps:蛇纏象本是8階魔法,這裡被獨角雷改過),一條足有三十米長,酒缸粗細的電蛇直撲黑暗六人組而去。

果然,9階的「蛇纏象」被雷神之心增幅后達到了9階半以上,頓時四個武士的鬥氣盾牌在一晃以後化為了無有,四個武士中的倆個高級海之武士哆嗦著退後了一大步,而倆個中級海之武士,立馬就猛退了兩步,才哆哆嗦嗦地停了下來,顯然雷系魔法的後遺症開始在他們身上起作用了。盾牌陣整個散了架,最後剩下的雷電絲被岐山的一個「黑暗護盾」擊散。

獨角雷看到這一幕,心中開始變得愉快起來。

不過還沒等他感覺太好的時候,://./html/3/3675/ ?只見那武士雙手一錯,不知道怎麼搗鼓了幾下,前臂上的護臂居然被他倒騰成了一個面積只有一尺左右不太厚的黑色方塊(楓流修真全文閱讀)。隨著那武士手中方塊的出現,站在前面的四個武士的盾牌再次組成了上三下一的陣形,不過在四面盾牌中間留出了一塊一尺左右的空隙,那武士把手中的黑色方塊往中間的空隙一放,四個武士將手中的盾牌往中間一壓,聽得幾聲咔嚓響后,四面盾牌將中間的黑色方塊牢牢地卡住(百魅魔音全文閱讀)。四面盾牌卡死後,只見中間黑色的方塊上一道黑色的流光閃出,流光在其他的四面盾牌上滑過後,四面盾牌也隱隱帶上了一層黑色的光彩,看起來十分詭異。

這一切只花了兩三息的功夫。一時間,場上和場下的人都有些看呆了,獨角雷也沒著急出手,反而有些悠閑地看著對方出怪招。

獨角雷一邊看著對方在出怪招,一邊暗中暗自琢磨開了。顯然對方沒有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盾牌能抗住多少階的魔法,而現在因為扛不住9階半的魔法才搞出這樣的盾牌,那對方一定會認為自己剛才看到盾牌扛不住,這次肯定會用威力更大的魔法來破掉這個明顯更強的盾牌,而威力更大的魔法,那就只能是禁咒了。想到這裡,獨角雷既然摸出了對方的心思,又怎麼會順著對方的思路來決定自己的戰鬥部署。

微微一笑,獨角雷看他們又一次站好了陣形,一臉篤定地等著自己去破壞盾牌,立即手一揮,又是一蓬7階的「散雷絲」,從獨角雷手中爆出,直奔黑暗六人組而去。

黑暗六人組一看獨角雷居然又施放「散雷絲」,頓時心中大罵獨角雷太姦猾,居然不肯用禁咒來破盾。

只見銀蛇紛紛撞上那邊古怪的盾牌后,並沒有象先前那樣大部分被引導到了地面,反而是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被引導到地面,更多的銀蛇在盾牌上一彈,居然轉身沖向了獨角雷一行。

一看到這情形,獨角雷一下想起了一種傳說中存在於千年前的防禦武器,不禁失聲叫道:「魔返盾?!」

魔返盾,顧名思義,是能將魔法攻擊反饋回攻擊者的魔法防禦武器,據說能反饋百分之五十到七十的魔法能量,對物理和鬥氣攻擊無效。傳說在千年前的極為優秀的煉金師懷特發明了這種極品魔防武器后,因為煉造的原料稀缺,所以傳世極少,加上在後來的人類反抗精靈的戰鬥中毀壞了幾面,最終這種魔防武器成為了傳說。

獨角雷實在沒想到黑暗教會居然擁有這樣一件神奇的魔防盾牌,心中不由暗暗慶幸自己剛才沒有順著他們的思路使用禁咒去破除盾牌,要不現在貝茨和克萊夫就得拿出自己的絕招來防禦反饋回來的禁咒,豈不是成了拿自己的槍戳自己的馬,幫別人試自己的水深水淺(縱橫寰域全文閱讀)!

面對被反饋回來的銀絲,貝茨和克萊夫的武器中射出數道米黃色的鬥氣,銀絲一接觸到鬥氣就很快消失了。

黑暗六人組裡中單手拿劍的武士一見,低呼道:「大炎帝國的蝕魔鬥氣?!這個可是大炎帝國皇室成員才能修鍊的啊!」這個武士不像岐山一樣基本只知道修鍊,很少過問世事,所以他認出了這種米黃色的古怪鬥氣。既然有修鍊這樣鬥氣的人出場,只怕這裡就有大炎帝國皇室中的重要成員,聯繫前些日子傳得沸沸揚揚的大炎帝國劍易親王的回歸,再看看場中的維恩,這個武士居然猜出了維恩的身份。不過他還猜錯了一點,那就是貝茨和克萊夫不是皇室成員,他們兩是大炎帝國的兩個聖武士的第n代後裔,從小天賦出眾,在品行通過皇高祖的認可后獲得了蝕魔鬥氣的修鍊資格。

隱隱猜出維恩身份的武士立即低聲跟岐山商量起來。岐山雖然不知道什麼大炎帝國親王的事情,但是大炎帝國皇高祖晉陞高級聖魔導師的事他還是知道的,頓時在心裡把黑暗教會代表罵了個臭死,居然連維恩的身份都沒搞清楚就同意讓他下場,還把他當炮灰對待。罵歸罵,岐山倒是不一點不慌,為了這次任務,教會連雪藏的魔返盾都拿了出來,根本不用怕對方,反正這次自己的任務主要是拖時間,大不了就頂著魔返盾這個烏龜殼抗到對方魔力耗完,然後再收拾他們,最多不要傷害那個什麼親王就是了。岐山也是比較老成,怕自己這邊的魔法打過去誤傷到維恩,所以才用了這個最笨也最保險的的辦法。

顯然岐山的主意也很合那個武士的心思,倆人一拍即合就定下了後面爭鬥的策略。

這邊的獨角雷也有些心裡發毛,原本叫維恩上場想拿黑暗教會的人當靶子試驗維恩最近搞出來的魔法融合,這樣的靶子可比精靈森林裡的演武廳的防禦罩直觀多了。現在一看對方居然這麼早就把魔返盾拿出來,頓時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這樣,一上來就該用他們試招(血熱長河)。

維恩顯然不知道魔返盾是個什麼東西,一看獨角雷的神情不太好,趕忙問這個魔返盾有何功能。當聽到這樣的盾牌居然能將百分之五十到七十的魔法能量反饋給施法者的時候,維恩也不由有些咂舌。

周圍的一眾觀眾也咂舌不已,畢竟兩族精靈都是有著悠久歷史的種族,全認出了魔返盾,一時間想到這次爭鬥好像出現了不少的傳說中的東西,比如水神之波,精靈偶,雷神之心(暗夜精靈不知道這個東西在獨角雷手中)和魔返盾,一個個都頗有些心驚的感覺,尤其是森林精靈這邊。魔返盾對上雷神之心,只有初級聖魔導師獨角雷不虧死才怪,畢竟在千年前魔返盾都是傳說中的極品防禦武器,傳說中魔返盾能抗住法神的攻擊,當然這個效果跟持盾的人的能力強弱有關係,持盾的人越強能抗住的魔法等階就越高。

世間沒有後悔葯賣,所以獨角雷只得琢磨怎麼才能破開這種傳說中專克魔法師的魔返盾。按獨角雷「同階魔法施放」的方法,可以將無形變階雷的威力達到12階,不過獨角雷的魔力根本不夠,他現在的魔力最多施放一次11階的無形變階雷,最後還能剩下大約三分之一的魔力。而獨角雷根本不知道11階的無形變階雷能不能破開魔返盾,他也只是聽說過這東西,根本不清楚這東西到底能抗多少階的魔法。一旦施放11階的無形變階雷后,如果沒破開魔返盾,後面怎麼打就是個問題,而且被魔返盾反饋回來的無形變階雷能不能被貝茨倆人抗住,如果不能自己還得花魔力去幫他們抵禦自己的魔法,一時間算得獨角雷頭都開始發暈了。

爭鬥場上一時陷入古怪的冷戰氣氛。

就在獨角雷緊張地想轍的時候,維恩在一邊卻沒心沒肺地笑了起來,只見他手一抬,手中頓時出現一個紅紅的火球,另外一隻手不知道在倒騰什麼,在火球邊又抖又晃的,行為大是古怪。

讓一眾人牙都能笑掉的是維恩最後將這個大火球拋向了對面的黑暗六人組。牙笑掉了沒關係,://./html/3/3675/ 只見那個用來對付魔導士都嫌太低的大火球大搖大擺地沖向了魔返盾,用一副噁心死人不用償命的樣子,一頭撞到魔返盾上(**之官途)。大火球如眾人所料的那樣爆裂開來,又如眾人所料的那樣一部分魔力形成一個更小的火球往維恩這裡撲來,半道上就被維恩用另外一個火球給滅了。

「噗嗤!」不知道是那個武士沒憋住,發出了一聲嗤笑,頓時,黑暗六人組的嘴角都開始抽搐起來。抽了沒幾下,岐山感覺自己的臉上有點發癢,就用手指輕輕撓了撓。誰想到這一撓,岐山頓時感覺臉上更癢,於是岐山又撓,結果是越撓越癢,癢得岐山連臉都撓破了,而且不光是臉癢,連手都癢了起來。這個時候站在岐山前面的那個武士也開始撓了起來,先是臉,然後是手,接著凡是裸露出來皮膚的地方都開始發癢,而且越撓越癢,最後連站在最前面四個武士也沒能逃過去,也開始撓了起來。

「我草,他居然用毒,太他娘的卑鄙了吧?!」站在中間的那個武士癢得忍不住爆出了粗口,頓時前面四個武士也跟著罵罵咧咧起來,一陣陣讓人感覺連心都癢起來的麻癢感,讓五個武士根本沒法再去握住那塊神奇的魔返盾。

一時間,周圍觀眾的下巴落了一地,只見黑暗六人組一個個在自己的身體上狂撓,連皮膚都抓破了還在撓,武器等都被丟到了一邊,這個樣子還怎麼比試?

黑暗六人組此時想停下來都晚了,到現在他們才發現自己撓破的地方流出來的血依然是鮮紅色,也就是說他們並沒有中毒,而是中了一種估計能讓皮膚髮癢的藥物,但是他們卻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中的招,最多只能猜到跟剛才那火球怕脫不了關係(廣陵止息)。

這次他們倒是都猜對了。維恩正是將一些白色的改良麻癢粉放入了火球自己留出的空間中,藉助火球的爆裂將麻癢粉神不知鬼不覺地揚到了空中,由於有盾牌的遮擋,所以反而是站在最後離盾牌最遠的岐山最先中招。這麼做原本也不是維恩什麼心思齷齪,他在棲日鎮被光明教會的人追殺的時候就對他們在火系魔法中加入特殊毒粉的做法很有些興趣,不過這樣的實驗必須要**來做受體才能看到真正的效果,維恩也不好意思叫其他人來當自己的實驗對象,所以一直只能把這個想法擱到心裡。先前萊妃羅絲的毒魔煙和火柴人的毒煙一下讓他想起了這事,所以他在上場前問洛奇要了些藥粉做實驗。由於毒粉大多都是有顏色的,為了達到出其不意的隱蔽攻擊效果(像岐山這樣的高手有色藥粉根本沒法靠近他們的身體),維恩需要一種白色或者無色的藥粉,洛奇就將這個自己在剛開始看大紅前主人的煉藥筆記時,按上面的改良藥方做出來的麻癢粉給了維恩了一瓶。由於放的時間過久,藥粉有些結塊,所以維恩在加藥粉的時候又是抖又是晃的,好不容易才把藥粉全部抖散,再放入火球中間。

麻癢粉只是一種最低級的藥粉,一些沒什麼實力的低級傭兵才會用它來活捉低階魔獸或者是一些厲害點的動物,只要一見皮膚,立即發癢發麻,魔獸們就只能束手待縛。高階些的魔獸不是毛過多就是速度過快,再不就是身體上長著鱗片一類的東西,這種藥粉就基本沒有市場了。黑暗六人組都是什麼人,都是黑暗教會從小就重點培養的精英,哪裡見過或者聽過這樣的東西,要不是這樣,在剛中招的時候,他們用水一洗,只要不去撓,很快就好了,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也幸好只是麻癢粉,如果真是毒粉還未必能搞得六人組這麼狼狽。現在這個樣子,六人組就好像一個絕世高手被個街頭小痞子撒了把石灰粉,而且還被石灰粉給迷了眼一般,要多鬱悶有多鬱悶。改良的麻癢粉雖然放的時間有點長,不過效果還是讓維恩很滿意,這又給維恩的魔法提供了一條新思路。

獨角雷眼珠子轉了轉,壞笑著傳音給維恩,要拿他們繼續試魔法,一邊傳音,一邊就開始裝模作樣的掐起了手勢(末日超人)。

黑暗教會代表一看嚇得魂都差點飛了,現在六人組的情況怎麼可能再繼續爭鬥下去,只好苦憋地搖起了綠旗。這場本來應該流傳得沸沸揚揚的傳說中的魔返盾問世之戰就以一場高手被小癟三的石灰粉迷了眼的鬧劇收場。

周圍的觀眾一看爭鬥結束,都一擁而上,跑來看黑暗六人組到底是被什麼驚天神器搞成了這麼副模樣。聽了維恩的解釋后,一眾人包括暗夜精靈的表情都古怪起來。森林精靈的日射手可不管什麼好不好意思,立馬哈哈大笑起來,這個頭一開,森林精靈這邊的人都笑了起來,只是苦了暗夜精靈,憋的非常辛苦。黑暗教會的人則拚命問維恩要解藥,維恩一攤雙手,告訴他們只能等藥粉的藥效過去,自己可沒有什麼解藥。

在眾人都笑成一團的時候,有三雙眼睛卻正不懷好意地瞅著黑暗六人組身邊的魔返盾。獨角雷知道魔返盾純粹是因為菲林的原因。家道宗派的開山祖師曾見到過一面破損的魔返盾,當時人類之所以能破壞這種神奇的防禦武器是因為知道了這種魔返盾的弱點。這種魔返盾跟維恩前一世的鏡子反光的原理有些類似,是利用一種特殊的塗層將魔法能量反射回去,一旦塗層被破壞哪怕只有一點點,整個魔返盾就廢了。而這種塗層的塗料除了原料稀缺以外,只要不是同一次煉製出來的塗料,即使都是按同樣的配方煉製出來的塗料屬性都不完全相同,用不是同一次煉製的塗料來補上塗層也很容易被高階魔法從補上的地方再次破壞。家道宗派開山祖師看到得那面魔返盾就是塗層上被破壞了一個小手指頭大的洞,從而報廢。所以菲林雖然不知道這種神奇的魔返盾究竟能抗住多少階的魔法,但是卻知道怎麼破壞魔返盾。正是因為獨角雷知道魔返盾的這個弱點,所以他早就傳音告訴了維恩他們幾個。現在一群不良人士利用維恩給大家解釋六人組的情況來吸引大家的注意,另外幾個人就在找機會下手搞破壞。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身上穿著綠色的緊身衣的男性森林精靈沖入了爭鬥場,看到場中一群正在大笑的森林精靈不由直跺腳,://./html/3/3675/ ?正笑得歡的精靈們沒有發現這個新來的精靈,但是雖然也在笑的女王陛下卻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個新來的森林精靈,看他停在了遠處,不由有些奇怪(婚過去后(高幹)全文閱讀)。過了一會,小心謹慎的女王悄悄地退出了人群,來到那個精靈面前。

女王陛下認識這個精靈,這位名叫福斯的精靈在森林精靈一族中也相當出名,是精靈一族中有名的浪蕩子,也是一個大家族的嫡系子弟,從小天資異秉,擁有一種讓一眾精靈都羨慕的被稱為木質體的體制,這種體制如果修鍊木系魔法會事半功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卻不能修鍊魔法,反而能跟植物進行一些簡單的交流,還能利用植物來掩蓋自己的氣息,所以被人背後稱為「廢物天才」(倒春寒——網王同人全文閱讀)。這個傢伙出身名門卻從小就不學好,不肯好好練習箭技和武技,整天在精靈森林裡四處亂晃,利用自己的天生對植物的親昵,溜到別人家去招蜂引蝶或者是順手牽羊,所以一般精靈看到他都是一個頭兩個大,能離多遠離多遠。

「你個壞小子,跑到這裡在做什麼?不知道這裡是幹嘛的嗎?小心你爹知道了錘你!」女王陛下跟福斯的父親有些交情,所以說話口氣顯得比較隨便。

「雲姬姨,大事不好了!」估計在精靈一族中只有這個浪蕩子敢這麼稱呼女王陛下。

「我看是有些大事不好了,回頭看我不告你父親,你仔細又在床上躺上一個月!」女王一聽這個稱呼有些來氣,恨恨地說道。

「不,是真的!不是,哎,我說的是真的,精靈一族有大難了!」福斯臉色的確跟平時的嬉皮笑臉很不相同,一張俊臉煞白。

「說吧,什麼大事不好了?要你敢耍我的,回頭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女王陛下一看福斯的情況好像有些跟平時的確很不一樣,連忙問道。

「我看到了暗夜精靈,還有人類!」福斯不知道是不急暈了頭,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就脫口而出,女王陛下不由沖他翻了個白眼,眼前這麼多暗夜精靈和人類呢!

福斯看女王沒明白自己的意思,著急地壓低了聲音,湊近女王陛下說道:「我說的那些暗夜精靈和人類正在往我們的森林裡去!而且裡面肯定有很高階的魔法師!具體的我也不知道,但是一定有高手,而且還不止一個高手!」原來這個浪蕩子今天根本沒去備戰,反而自己溜出了森林亂晃。當他走到一個樹林時,居然發現了一群暗夜精靈和人類正在其中快速的奔行,看他們奔行的方向十有**是精靈森林。一想起今天是兩族的爭鬥時間,這個一天到晚沒個正形的浪蕩子突然醒悟過來他們要做什麼去,雖然平時不學好,但是在關係到自己一族存亡的時刻,這個傢伙還是不敢再沒輕沒重地不當回事,趕忙跑到這裡來報信。

女王聽到這個消息頓時臉色煞白,追問道:「真的?(天下杯具錄(網游)全文閱讀)!你要是敢開玩笑,我這次絕對會下令殺了你的!」

「雲姬姨,我怎麼敢拿我們一族的存亡來開玩笑?!」福斯難得一見地正經八百地說道。

女王陛下到底在位了數十年,遇到這樣的緊急情況並沒有直接衝到大太上長老面前去稟告,反而叫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侍女將大太上長老和大祭司悄悄叫了出來。女王將福斯看到的情況告訴大太上長老和大祭司后,倆人頓時倒抽口冷氣。暗夜精靈不可能不知道精靈森林中有聖階坐鎮,居然還敢率眾而去,說明了什麼,而且一聯繫今天爭鬥中暗夜精靈那邊拖時間的做法,倆人知道出大事了。

深呼吸幾次后,大太上長老壓下心中的恐慌,強作鎮定地走回人群,叫森林精靈留下幾個人整理爭鬥場,其他人立即返回森林。

本來爭鬥就已經結束,大家不過是在看熱鬧才沒散去,所以大太上長老的話並沒有引起其他森林精靈的猜疑,各自分工明確,次序井然地開始準備返回。

而暗夜精靈和黑暗教會這邊一看慌了。他們實在沒料到爭鬥這麼早就結束,如果現在任由他們返回,自己這邊去精靈森林的人馬別說完成計劃,就連能逃回來幾個都不好說,所以必須將他們留在這裡,不能讓他們回去。

一時間,暗夜精靈和黑暗教會的負責人用眼光迅速地交流了一會,就立即發出了攻擊的命令。

大太上長老一看對方已經撕破了臉皮要將自己等人拖在這裡,立即也發出了戰鬥的命令。早在來這裡以前,隨行的森林精靈都知道這次暗夜精靈有可能要出幺蛾子,所以對突發的戰鬥狀況並沒太大的意外,立即拿起自己的武器,迅速排出陣形跟暗夜精靈對峙起來。

「好!很好!越亂越好!最好亂得讓老子把魔返盾整個拿走!」獨角雷幾人一看形勢一亂,反而高興得不行。

這時獨角雷幾人腦子裡響起了大太上長老的傳音:「雷大師,估計暗夜精靈現在已經派出了聖階前往精靈森林,雖然不知道我們能否抵抗得了,現在看來這裡的暗夜精靈是一定要把我們拖在這裡,只怕森林裡凶多吉少(絕命殺手的穿越TXT下載)!廢話我也不多說,看在以前的交情上,這次只要你幫助我們度過難關,回去后神廟寶庫里的東西任你挑選五樣!五樣東西,這是我們的底線!我沒空跟你討價還價!」大太上長老從女王告訴她關於獨角雷的情況早已判斷出此時如果把獨角雷蒙在鼓裡,這個老奸巨猾的油條絕對要出工不出力,所以乾脆直言不諱地全盤告之,而且一下就把加碼開到最高。

大太上長老哪裡知道哪怕她不送獨角雷東西,這次獨角雷也必須要幫忙,因為大愛蘭還在精靈森林裡,菲林如果知道他沒去救大愛蘭,不扒了他皮才怪,再者大愛蘭也是獨角雷的朋友。

大太上長老的傳音也同時傳給了維恩他們幾個,所以維恩這邊的幾個人全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維恩一下想起丹娜也還在精靈森林中,不由有些著急起來。

要回去救人就必須將攔路虎踢開,但是聖階要分出勝負尤其是在雙方都要拚命的情況下,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到的,除非來個兩敗俱傷。

獨角雷此時心裡著急卻並沒亂了方寸,略一思忖后,傳音給大太上長老道:「這次只能留下一部分人拖住他們,讓一部分人回去救援森林!我的雷系魔法更加克制黑暗系魔法,你們留下拖住他們,我帶一個風系魔法師趕回去救援!」獨角雷其實是想回去救大愛蘭,從維恩和菲林那裡得到的消息顯示大愛蘭在精靈中混得並不好,只怕在這個危急的時刻,身邊都沒什麼武士保護她,這樣一想,獨角雷立即給自己找了個理由要求先返回精靈森林。

不過在走之前,他還沒忘了那魔返盾。此時六人組身上的麻癢粉的藥效差不多完了,六人已經又重新拿起了魔返盾。如果大太上長老這邊敗在魔返盾下,暗夜精靈必然會去精靈森林,到時候又不知道要出什麼亂子。獨角雷的要求也不高,因為著急去救人,://./html/3/3675/ 一時間,場上雙方都立即放出了自己的防護手段,頓時爭鬥場中各色的光罩被施放出來,暗夜精靈那邊一臉的死豬不怕開水燙,森林精靈這邊高層都已知道福斯遞來的消息,眼裡噴火地瞪著對方(仙塔奇緣全文閱讀)。

獨角雷幾人正在琢磨怎麼將魔返盾的塗層破壞,但是塗層在後面,用魔法是沒可能將其破壞,只有用特殊的物理攻擊技巧先試下。想到這裡,獨角雷抬頭看向森林精靈的日射手。

此時,這位名叫莫斯的日射手正在跟大太上長老說著什麼。魔返盾雖是地精一族的發明,但顯然精靈也知道這個很牛的防禦武器的弱點,倆正在商量如何破除魔返盾,這個盾一日不除,對森林精靈一族的威脅就一天比一天大。

倆人在商量的時候,場上早已大打出手。因為聖階們都沒有動手,只是下面的人開始了戰前預熱,空中的風刃,水龍,花花草草,黑煙紅霧,紛紛亮出了自己的身形,撲向對方的光罩,不過絕大多數都在半空中就被對方的魔法擊散,最終能打到光罩的不足十之一二。

日射手最終和大太上長老商定計劃后,大太上長老和瑟朵萊立即加入戰鬥。很快一大片青色的風刃從大太上長老手中飛出,同時暗夜精靈這邊的聖階也施放出巨大的黑手去攔截風刃,瑟朵萊則藉此機會施放出了自己的絕技刀山劍樹,一片粗大的藤蔓,揮舞著無數的刀子砍向暗夜精靈這邊的光罩。這次暗夜精靈沒有火柴人可用,所以只能使用黑暗系的魔法來攔截對方的攻擊。顯然大太上長老她們想攻擊光罩,逼著對方將魔返盾拿出光罩來抵禦自己的魔法,這樣才方便日射手的攻擊(寵物小精靈之一輝)。

獨角雷在一邊眼珠子轉了轉,沖維恩傳音說了幾句,然後開始裝模作樣地念起了咒語,很快一個早超過9階的「雷龍嘯」魔法在獨角雷的手上成型,一隻展翼足有二十幾米地雷龍渾身閃耀著藍色的電光,靜靜地懸浮在獨角雷的頭上。這時小金嘴一張,一道接一道的「奔雷絲」射入了雷龍身體,連續噴出三道后,小金才停止了噴射魔法。早在一邊準備妥當的維恩手中掐訣,魔法杖指著空中的雷龍,嘴裡念念有詞。很快雷龍的身軀暴漲起來,現在的雷龍展翼絕對能達到三十多米,一股淡淡的威壓從雷龍身上傳出,這聲勢早已超過9階魔法「雷龍嘯」,直達禁咒的聲勢。

被精靈救治醒來的佩艾露,因還沒恢復戰鬥力,一直在一邊觀望。此時,她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不由露出一絲駭然。一般魔法相遇,即使是同系魔法也會抵消魔法能量而削弱或者消散,不過同一個人施放的魔法在自己特殊的操縱方法下是有可能進行能量疊加的,比如以前退特的雙龍御潮,還有佩艾露的千浪疊,以及瑟朵萊的火樹銀花等等。即使他們操縱能量疊加的方法有可能不同,他們也只能疊加自己施放的魔法。現在獨角雷、維恩和小金明顯在將獨角雷和小金的魔法能量疊加,這怎麼能不讓佩艾露感到駭然?

這隻聲勢浩大的雷龍早已引起了對方的注意,顯然對方也知道這個雷系魔法的厲害,沒打算硬抗,黑暗六人組立即將魔返盾推到了光罩的邊緣,以便隨時推出光罩阻擋雷龍。

此時莫斯也早注意到魔返盾位置的移動,瞥了一眼雷龍就知道獨角雷他們在幫自己將魔返盾逼出光罩,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有著淡淡光暈的魔法箭,只是其中有三支略比其他箭短一點。

「去!」隨著獨角雷一聲輕喝,半空中靜靜懸浮的雷龍展開了自己碩大無朋的巨翼,帶著一股淡淡的威壓,直接撲向暗夜精靈的光罩。

一時間,場上的風頭被這隻拉風無比的雷龍搶個精光,兩邊人馬的注意力都被它吸引過去,連手中的攻擊也慢了下來。

看著雷龍帶著強大的威勢靠近,六人組不慌不忙地走出了光罩(指裂山河)。五位武士的鬥氣早已灌入了魔返盾,一走出光罩,他們立即用鬥氣凝成了一個巨大的鬥氣盾牌,鬥氣盾牌將魔返盾牢牢地包在自己中間。此時,身後的岐山用黑色的魔煙也凝成了數面魔法盾,以防有漏網之魚在這時候攻擊到五位武士。

雷龍帶著風聲一頭撞到鬥氣盾牌上,只見鬥氣盾牌一陣亂閃,無數的電光在鬥氣盾牌上亂竄,鬥氣盾牌此時倒更像一面雷電魔法盾,只是在中間魔返盾所在的位置卻沒有一絲電光,同時在鬥氣盾牌上亂竄的電光只要一接觸到魔返盾就一下被反彈回去。一眨眼的功夫一隻體形變小了近一半的雷龍搖頭擺尾地沖向獨角雷。這隻雷龍明顯已經沒有帶著威壓,只是一隻9階上的雷龍罷了。

獨角雷早已準備好了一個9階的「散雷絲」,只見一蓬銀絲從他手中射出,銀絲帶著一條銀色的殘影在半路上就截住了雷龍,一陣「噼噼啪啪」的電光亂閃過後,遍布雷龍全身的銀絲和雷龍一起消散在空中。

當雷龍在半空中吸引了一眾人眼球的時候,莫斯手中的魔法箭已經悄無聲息地射了出去,只見數支魔法箭好像沒有什麼規律一般,直接全部射向黑暗六人組旁邊的不遠處的一個暗夜精靈。

暗夜日射手當然一直在注意莫斯的舉動,一看莫斯的箭射出,在不足一個眨眼的功夫中,也將自己手中早已準備好的魔法箭迎著莫斯的魔法箭射了出去。

在兩邊的魔法箭快要撞到一起的時候,莫斯的魔法箭突然加速向對方的魔法箭撞去,只有三支比其他箭短一些的魔法箭留在了最後。「嘭」的一聲響,兩邊的箭都炸成了碎片。

暗夜日射手顯然也發現了最後留下的三支箭,立即又射出了三支魔法箭飛向最後的那三支魔法箭。

還沒等暗夜精靈這邊的箭飛到,剩下的三支箭中突然有一支撞上了另外兩支,被撞的兩支箭的方向一下變了個九十度,同時兩箭速度也提高不少。

暗夜日射手一看,心中暗道糟糕,雖然他也不知道這種箭技叫什麼,不過看這架勢絕對不是什麼好相與的招式(末世進化之戰職者全文閱讀)。他立即又射出四支箭去攔截那兩支改變了方向的箭。在他的箭還沒撞到莫斯的箭之前,莫斯的兩隻箭再次故技重施,最後剩下那支箭的方向又一次改變了九十度,同時速度也提高了一大截。這時候,最後這支箭的方向已經變成了從斜後方飛快地射向魔返盾。

最後剩下的這支箭速度太快,暗夜日射手已經來不及再射箭撞飛莫斯的箭。

手持魔返盾的武士現在正在對抗獨角雷的雷龍,根本沒法抽出手來對付這支魔法箭。眼見這支箭就要從五位武士身邊穿過,射到魔返盾的背面上,說時遲那時快,岐山的救援及時趕到,幾面黑色魔煙形成的魔法盾頓時將莫斯的箭阻了一阻。就在這緩了一緩的功夫中,一隻短小的銀箭無聲地射了過來,將這支速度略減的魔法箭撞了開去,本來應該射在魔返盾背面的箭一下射在鬥氣盾牌上,在鬥氣盾牌上扎了一個洞后射向空中。

莫斯的臉一時變得漆黑,因為他看到發出那支撞飛自己最後的目標箭的射手就是在前面雙十之箭的移動位置比試中,第四場出場的那個暗夜星射手。能撞飛自己使用「陳倉箭技」射出的最後那支目標箭,說明這個星射手也會使用這種幾乎快要失傳的精靈一族從不外傳的箭技,而且他最少也是是半隻腳跨入了日射手行列之人,要不然就算他也會這種箭技,也絕不可能撞飛自己最後那支目標箭。一下被一個半日射手盯得牢牢的,莫斯感覺自己好鬱悶。

獨角雷一眾暗道可惜,就差那麼一點點,居然功虧一簣。維恩看到這裡眉毛一挑,低聲跟獨角雷說了幾句,然後輕輕拍了拍停在自己肩上的紅珊。獨角雷想了想,立即傳音給大太上長老,請精靈的魔法師集中火力攻擊光罩的同一個位置,位置定在在魔返盾左邊一點的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