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它們的體溫也會在那一時刻瘋狂暴增,所以它們那爆炸般的速度只會在狩獵的時候,展現在那一瞬間。

因為在身體超負荷運動的時候,體內會產生過多的熱量,這個時候不得不停下來休息,或者通過排汗排泄出熱量。

而許曜也一樣,剛剛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暴怒之時,也同樣都爆發出了超負合的動作。

好在周圍的野獸也在這一瞬間全部斃命,隨之而來的疲憊感讓他的精神變得無比的清晰,這樣才擺脫了赤霄劍所給自己帶來的心智影響。

否則自己很有可能在暴怒之下將目標轉向鄉親們。

如果愛下去 「但是……被他們看到了……我這副樣子……」許曜回頭看向了這群被聚集起來的村民,他們看向許曜的目光全都帶著驚恐。

原本許曜給他們的形象一直都是非常溫柔非常親和的人,而今天的許曜卻是化身為修羅殺神,在它們的面前展現出了屬於自己的力量。

那麼,他們會怎麼想?會害怕自己嗎?會因此而疏遠自己嗎?

許曜抬起頭看向了他們眼中充滿了猶豫和不安,此刻山間的風再次吹起,而風中卻散發著一陣陣的花香,花瓣隨之飄舞。 「好厲害!」

其中一個獵人突然大喊了一聲后,居然抬起手瘋狂的鼓掌。

一個人的掌聲響起,隨之而來的則是其他人也發出了讚歎的聲音,並且抬起了手不斷的鼓掌。

掌聲不絕於耳,非常的響亮也非常的激烈,有的村民甚至激動得流下了眼淚,有些人低下身子來與自己的孩子抱在了一起感嘆著,自己還能夠活下去。

許曜被他們這一陣猝不及防的響聲給嚇到了,原本自己還以為他們會害怕自己所擁有的這種力量,那麼輕易的就接受了。

這時因為年輕人跑到了許曜的面前大聲喊著:「曜哥,沒想到你那麼厲害!你有那麼厲害的狩獵技巧為什麼不教教我們?」

「唔……其實……」許曜撓了撓頭,他甚至一時間沒有辦法組織好自己的語言。

「曜哥真男人啊!那麼多的怪物都是你殺的,看來這村子里第一獵手的稱號非你莫屬了!」

又有幾個獵人圍了上來,他們臉上都露出了生還后的喜悅。

如果不是許曜上前解圍,那麼他們全都有可能要拿著自己的武器上去這些野獸進行生死搏鬥,結局如何還未知曉。

雖然對於許曜所展現出來的戰鬥力感到非常的驚訝,但也僅限於驚訝而已,因為他們再熟悉不過的是許曜的這張臉,許曜那帶著家鄉口音的聲線。

聽到這聲音,再看到許曜的臉,以及許曜臉上所呈現出那份平和的神情,他們就對許曜的力量感到無所謂了。

因為自己眼前的人再怎麼可怕,再怎麼強大,他都是自己從小玩到大的夥伴,都是在同一條村子里生長過的人。

許曜看到他們居然如此認可自己,也就鬆了一口氣放下了心。

「曜哥,你這把劍好鋒利啊,可以借我摸一摸嗎?」其中一個獵人好奇的看向了許曜手中的那把赤霄劍。

許曜卻是將這把劍收在了自己的身後,對他們說道:「這把劍非常的重,你們拿不動的。」

「曜哥別那麼小氣嘛,我看著這把劍好像挺不錯的,能不能給我看一下,我就看一下好不好?」那個獵人的臉上浮現出了討好的笑容,眼巴巴的看著許曜手中那把帥氣的赤霄劍。

「唔……那好吧,你可得小心把它拿穩了。」

許曜禁不住他那討好般的眼神,於是將自己的劍遞了過去。

那獵人下意識的伸手拿過劍,許曜一鬆手巨大的力道就托著他的身體,把他身體重重的朝著地上拉扯,使得他差點因為重心不穩而摔倒在地。

如果不是許曜眼疾手快,一把再次接住了那把劍,順便拉住了那個獵人的身體。可能他就直接摔了下來,劍也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腳上。

「誒喲我的天啊!這把劍怎麼那麼重啊!最起碼也有300多斤了吧!」

那獵人用雙手才好不容易的將這把劍給抱了起來,其他人看到這麼誇張,也紛紛的想要試一試這把劍到底有多厲害,每一個抱起這把劍的獵人全都撐不過幾秒鐘,就立刻將劍給放下來大聲喊著這劍極重。

「說了你們不信。」許曜無奈的搖了搖頭,將這把劍拿了起來輕而易舉的就掛在了自己的身後。

其他人看到許曜居然能夠如此輕描淡寫的拿起寶劍,並且揮灑自如十分帥氣,都紛紛投來羨慕又敬重的目光。

「我要是能摸上這把劍,講不定也能跟曜哥那樣,刷刷刷的,把那些野獸全都殺光!這樣我可就成為全村的英雄了!」

「行了吧,就你那樣還想要跟曜哥一樣摸上的寶劍?你還不如多吃點大蒜,放個屁把這些野獸全都給熏跑,這樣還能給你封個狗屁英雄的稱號。」

「去你大娘的狗屁英雄!」

而另一邊的千秋暮雪還以為自己施展出了自己的力量后,會使得二牛害怕。

沒想到接下來二牛卻一臉崇拜的看著她喊道:「神仙啊!嫂子,你肯定是天上是轉世下凡的神仙吧?」

「我……我不是。」千秋暮雪有些頭疼,她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

卻見二牛卻是一副「我懂得」的表情小聲的對她說道:「我知道的,之前我的奶奶曾經給我講過七仙女的故事,這天上管的嚴,仙女是不許談戀愛的,你肯定是偷偷下凡的對吧?」

「你就當做是吧。」千秋暮雪已經放棄了跟他解釋,想著這樣子跟他說講不定更好讓他理解,於是也就承認了。

「不錯,我確實是天上的仙女,這件事情你可不能告訴其他人,就連許曜也不能說。」

千秋暮雪十分認真的對二牛說道。

二牛也十分認真的點了點頭:「好的,我對天發誓……啊呸,如果我對天發誓不就暴露你的目標了嗎?那麼我就原地發誓,我要是告訴別人你是仙女,我就一輩子吃飯的時候都能夠吃到生薑!」

「……好狠辣的毒誓。」千秋暮雪看到他居然沒有害怕自己,也就放心的跟著他朝著村子中央處集合。

此刻許曜已經在為一些傷員進行包紮,好在自己趕來得及時,所以一些受到重傷的人都保住了性命。

但是有一些村民因為襲擊所以被失去了手臂,就比如放哨的四狗子就被野狼給吃了一隻手,雖然奪回了一條性命但也成為了廢人。

許曜非常的自責,但也向他保證自己會照顧他的下半生,為他安排好接下來的路。

四狗子看著自己的斷臂久久不能說話,原本還能夠動彈的手,現在已經毫無知覺,此刻她還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許曜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他說道:「這幾天好好休息,休息夠了跟我回城裡去吧。」

如果是普通的病人許曜也許會安慰兩句,但是面對自己同村的夥伴,此刻許曜居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自己的內心裡也充滿了自責和無奈,索性只能轉身離去,給他安靜的環境。

這時四狗突然間問道:「曜哥……俺的手是不是再也不能長出來了?是不是再也不能拿刀了?是不是也抱不了媳婦了?」

「那我還能放哨嗎?還能給村子里的人守夜嗎?我是不是……已經廢了?」 這一次宋齋的少主人也不在矯情,開始飛速的穿上衣服,警惕着四周,道:“這是鬼叫魂兒?”我搖了搖頭,道:“我怎麼會知道?要不要過去看看?”

她用行動回答了我,這個女人穿上了衣服之後馬上又變成了男人,一般人聽到這聲音都要嚇的腿軟,可是她卻一馬當先的,朝着聲音來的源頭那邊兒走去,我也硬着頭皮跟上,這個聲音,每隔一會兒就會響起來一聲,聽的人相當的難受。

“你到底是誰?”我對着空氣叫了一聲。

“小凡。。”那邊兒還是那麼叫道。我們倆都緊握着槍,往前面走,這聲音很微弱,能被我們聽到,就說明絕對離我們不遠,事實上也是如此,我們還沒走一會兒呢,就發現了雪地上的血跡,順着血跡的方向,延伸到一個大樹上,我們走到了樹下,我叫道:“你是誰?叫我幹什麼?”

“小凡。。。”那聲音再一次傳來,這一次我聽到了,循着這個聲音擡頭看了一眼,一下子被嚇的給蹲在了地上,在我的手電照耀下,我看到了一張慘白慘白的人臉,如同是被吸乾了一樣的人幹一樣的,正懸掛在樹枝上,兩顆眼睛瞪的滾圓的看着我,嘴巴一張一合的道:“小凡。。”

宋齋的少主人幾乎是條件反射一樣的舉起了槍,換做是我我也會有這樣的反應,可是我卻覺得不對勁兒,這聲音聽起來有點熟悉,馬上對她叫道:“先別開槍!”

我說話的空當,樹上的這個人貌似掙扎了一下,從樹枝上掉了下來,摔在雪地上,我看到了他身上穿着的,跟我一樣的衣服,衣服卻在此時顯的那麼的肥大,他整個人,幾乎成了一個骨架。跟我一樣的衣服,那就是我們那個隊伍的人,我仔細的盯着它的臉,發現這個臉的輪廓,像極了劉望男身邊兒跟的警衛員阿力。

我馬上把他扶在懷裏,問道:“阿力,是你麼?”

“是我。。。”他的眼睛一張一合之間,似乎非常的累,我頭皮有點發麻,這是剛跟我們分別的一個鐵骨漢子,爲什麼會在忽然之間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你到底怎麼了?誰把你變成這樣兒了?”我急切的問道。

“貓。。小心那個貓!救小姐!救小姐!”阿力在我懷裏,伸出了他那隻已經成了一個皮包骨頭的手,抓住我的手,說了最後一句話,之後閉上了眼睛,此刻的他,更像是因爲蒼老而死亡的一個人。

我跟阿力並不是很熟,但是我此刻的感覺卻是如此的難受,總歸來說,我是一個至今無法把死亡看的很淡的一個人,特別是他在之前還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兒,現在卻以這樣一個姿態死去。他的身體,我隨便就能抱起來,因爲已經完全不能當做是一個人來看。

“走,我們回去。”我抱起了阿力,開始往營地那邊兒走,還沒走到,就看到他們迎了出來,胖子一見到我就說道:“小凡啊,冰天雪地打野戰,好情調啊。”

我沒理他,他話說到一半看到我懷裏的東西,就開始再一次叫道:“這什麼玩意兒?”

我把阿力的屍體放在地上,說道:“這是劉望男的那個警衛員阿力,剛死了,死之前讓我小心貓。他說的到底是貓,還是說的是那個貓女?”

胖子叼根菸看着地上的阿力,道:“他孃的,這是怎麼死的?看樣子,是被人吸乾了精血?”他說完意識到自己說的就是廢話,這個問題我們這邊兒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可以說他算是道法最高的一個人了,他現在,像是一個醫生一樣的,翻開了阿力的眼皮,可是在翻開的一剎那,他倒嘶了一口涼氣道:“貓眼?”

我們都開着手電,看着阿力那個被胖子給撐開的眼皮,這是一幅詭異的場景,他的兩隻眼睛,正在發着綠光,綠的滲人。

“燒了!”胖子馬上就做了決定,他這個決定,我們沒有人反駁,沒人知道阿力到底經歷了什麼,但是他的眼睛告訴我們,這個屍體,可能會是一個隱患,燒了,是最穩妥的辦法。

說幹就幹,我們馬上去準備木柴,把阿力的屍體放在上面,出於對死者的尊重,我們集體給他鞠了一躬,然後由胖子拿着火把,去點上火兒,木柴的燃燒速度沒那麼快,但是一旦燃起來火勢也蔓延的不慢,我心裏相當的難受,我們有家人,阿力何嘗沒有?火光很快的就蔓延開來,轉眼就吞噬了阿力本就乾枯的身體。

我心裏一點兒都不擔心,因爲火克萬邪,一切東西到了火裏面,都會被燒成灰燼,直到火裏面,傳出來劇烈的慘叫聲,那是貓叫,非常慘烈的貓叫,放佛現在被火燒的不是阿力,而是一隻貓。

“退後!”胖子忽然大叫了一聲。緊接着我們就看到了阿力從那個火堆之中跳了出來,身上的衣服還在燃燒着熊熊的大火,他在地上劇烈的掙扎,夾雜着貓叫打滾兒,地上有積雪,我們也不敢靠近,我甚至不知道現在還在掙扎的,到底是阿力本人,還是他身體上所附的妖邪。

雪見火就融化,阿力燃燒着的身體在雪地裏打滾,不一會兒,撲滅了火,在火勢熄滅的時候,地上多出了一個燒的烏黑的人形東西,我們打着手電靠近,卻都被嚇的倒退了幾步。

阿力的身體已經被燒的不成樣子,但是他的腦袋,卻還完整着,還是那張被吸乾的像枯木皮一樣的臉,這樣的情況,讓本身就陰森恐怖的他越發的詭異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兒?”我問道。

胖子對我們所有人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低聲道:“你們聽,這是什麼聲音?”

“難道不是火的聲音?”我道,因爲現在確實在空氣中,有噼裏啪啦的聲音傳出來,我剛開始還以爲是木柴燃燒的聲音,胖子一指阿力的腦袋道:“是從那裏面傳出來的。”

他這句話一出,人羣中頓時算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了,好幾把手電光一起照到那張已經被火烤出了屍油的臉上,聲音真的好想是從那裏傳來,好是什麼東西啃噬骨頭的聲音。

“裏面有東西要出來,再退後一點,準備好槍,別管是什麼,只要出來,就先給他來一梭子再說!”胖子叫道。

我雖然槍法不好,可是此時也拿出了槍,對準阿力的腦袋,我們一羣人就這麼站着,看着一個腦袋,一直等了差不多十分鐘,我似乎聽到了破殼而出的聲音。

“沙沙沙。。”

阿力的腦袋上,忽然就鑽出來一個金黃色的腦袋,那是一直小臂粗細的蟲子,它臉上的形態看起來非常人性化,剛伸出腦袋的時候,甚至還做出了一個呼吸新鮮空氣的表情,只是它金黃色的腦袋上,還沾着花白的腦漿,傻子都可以想的明白,這隻蟲子,就是阿力的死因。

我們在看到這隻蟲子的時候甚至忘記了動作,蟲子在陶醉的呼吸之後,這纔看到了我們,張開了嘴巴,漏出它嘴巴里黑色的獠牙,這獠牙讓它憨態可掬的樣子變的猙獰。

“操!弒神蠱!”胖子舉起了槍對準了這個蟲子,我們一看這個,也在同時舉起了槍。

“yamero”忽然,我們的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

我馬上一個回頭,看到了一個穿着日本軍裝蓬頭垢面的身影,這個人,不是山口老太太的丈夫麼?

“住手!先不要開槍!”宋齋少主人身邊兒的那個人對我們叫道,在我們的目光都轉向他的時候,他聳了聳肩膀道:“這是這個人對我們叫的,他讓我們住手,類似雅蠛蝶的意思。” 「不會的……這怎麼可能呢。過幾天跟我回城裡吧,等我安排好這邊的事情,跟我一起回城裡去住吧,我會想辦法醫好你的。」

許曜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進行安慰,以華夏目前的醫療技術,還沒有辦法能夠完整的讓人再生出一條手臂。

但是這並不代表不可能,此前許曜就注意到了白家的基因重組技術,如果能夠將這項技術放在醫學方面的話,必定能夠讓醫學以極快的速度飛速進步。

「白家明明已經擁有了近乎能夠讓人起死回生的醫學科技,卻沒有用來行醫,反而走上了一條歪路。」

想到這裡,許曜就感覺一陣惋惜,他們本源就是華夏的醫學世家,若是能夠聯手,又何愁華夏不能復興。

好在大多數村民所受的傷都只是皮外傷,許父又極其精通醫術,在他們父子兩個共同努力之下,只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就將將村民身上所有的傷都處理好了。

畢竟這種傷勢終究只是肢體上的,不是什麼奇難雜症。

況且比起他們這些傷,更讓他們興奮的是經過這一輪屠殺之後,村子里起碼多了半年的屯糧。

不僅有著黑熊肉甚至還有狼以及野豬肉,雖然狼肉不怎麼好吃,但也還算得上是不錯的收穫。

而且由於許曜來的及時,所以村子里的雞鴨和牛沒有受到太多的損傷。總的來說也算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也就四狗因為損失了一條手臂所以整個人變得鬱鬱寡歡。

雖然許曜向他做了保證,但是誰也不敢肯定到底能不能復原。

許曜每次看到四狗子就覺得心中一陣愧疚,畢竟這些野獸其實是他引過來的,而四狗子也是為了村民的安危才會落下殘疾。

許父看到自己兒子目光一直在四狗斷臂上,上前對他說道:「我這邊是沒有辦法,如果你城裡有這個能力的話,一定不能忘了他。」

許曜有些沉重的點了點頭,跟著自己的父親帶著千秋暮雪一起上了山。

畢竟他打算在這裡住下一晚,許父和許母當然是想要自己的兒子在家裡休息一個晚上,有什麼事情第二天再離開。

只是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於刺激,許曜請來的兩個司機都被嚇了一跳,如果不是許曜將雇傭的費用再加一倍,可能他們現在就想跑路了。

「你的媽媽已經將這裡的床給鋪好了,今晚你們就說這個房間吧,你跟你的媳婦一起睡,應該沒有問題吧?」

許曜還沒回應,千秋暮雪就摟著許曜的手臂優先替他回答:「沒問題的,反正我們是情侶。」

萌妻太甜:總裁大人,別傲嬌 「呃……是的。」許曜被搶先回答后,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了。

許父將許曜帶到他兒時的房間里,許曜才看到這裡的一切東西都布置好了,而且也經過了一番整理。

這張床不算大也不算小,正好夠兩個人一起躺下,只不過兩個人睡的話可能會擠一些。被子整整齊齊的放在床的一角,上邊綉著的是自己的名字。

這整個房間都充斥著自己兒時的回憶,讓許曜有種恍然間回到了小時候的感覺,忍不住的走到了自己的床邊,坐了下來。

「這床……好硬。」

雖然已經鋪了好幾層的被子,但是床板還是非常的硬有一種磕到骨頭的感覺,一下子就將許曜那童年的幻想給打醒。

千秋暮雪看著這張不大不小的床,似乎是想到了今天晚上將要與許曜共同入眠,心中升起了一陣蕩漾,悄聲說道:「我,先去洗漱……」

因為剛剛許母已經告訴她放好了熱水,所以千秋暮雪自然是得先去洗漱一番。

然而當千秋暮雪去到了衛生間時,才看到地上那一盆大大滿滿的熱水桶,此刻她才突然意識到,這個地方洗澡並沒有所謂的熱水器,想要洗個熱水澡估計就只能用木桶將熱水泡好。

雖然並不能說是嫌棄,但是千秋暮雪確實是非常的不習慣這種方式。對於許母來說可能已經習慣了所以並不能感覺到有什麼不妥,但是千秋暮雪此刻看到這個大桶,有些不知所措。

「看來……只能回去洗了……」千秋暮雪那雙美麗的眼眸先是朝門外看了一眼,確定沒有人注意到她之後,默念功法腦海中想象著自己家裡的位置,同時她的腦海深深的記住了這個地方。

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她就來到了自己的家,江陵市靈藥堂的千秋家族別墅區中。

此刻家裡一片漆黑,自己的父親這個時候應該還在公司沒有回來,千秋暮雪去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尋了一套睡裙。這是一件粉色的略帶可愛和俏皮的弔帶短裙,雖然換上後背部會露出大片的肌膚,看起來格外的誘人。

千秋暮雪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穿過這件衣服,但是一想到許曜看到她穿的衣服后,估計會非常動心,她也有些期待的拿起了衣服。

「不知道……若是被他看到,會不會大吃一驚啊。」千秋暮雪一想到許曜的反應,原本就熟透了的臉蛋更紅了。

隨後她一件件的解下了自己的衣物,整個人泡進了自己家的浴缸之中,感受著身體被熱水給浸泡的感覺,舒適得彷彿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來。

「唔嗯……」

隨著一聲舒適的輕吟,千秋暮雪又想起了許曜的一舉一動,那溫柔的不管那英勇的身姿,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她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將自己此刻的形態,展現於許曜的面前,將自己的熱情盡數給予許曜。

在沐浴完畢后,千秋暮雪將自己身上的水珠給擦乾淨,隨後用浴巾裹住了自己的身軀,讓仍有水珠的頭髮披散在浴巾外,再次默念功法后,就這麼順利來到了許曜家裡。

打開浴室的門后,千秋暮雪悄悄的來到了許曜的房間,卻見許曜此刻也是剛出浴,圍著一張浴巾,上身布滿了水滴展現著流暢的肌肉曲線。

此刻許曜正一手拿著毛巾擦拭自己頭上的水滴,抬起頭卻看到把自己包裹的如同粽子一般的千秋暮雪,正通紅著臉朝著自己走來。 說這話的這個人是翻譯的身份,我們的身邊兒忽然來了一個神農架這邊兒過來的野生日本人,搞的我們也很侷促,不過好的一點兒就是,我們對這個山口先生的態度都不差,他是一個知道懺悔的人,曾經在我們超度川軍戰士軍魂的時候給戰士們的亡靈下過跪,他走到我們的旁邊,推開了我,穿過我們的人羣。對着阿力那邊兒走了過去,他先對阿力鞠了一躬,很顯然,這是一個很有修養的人,做好了這一切,他出手如同閃電一樣的,一把抓住了那隻蟲子的腦袋,那隻蟲子非常的大,被從腦袋裏抽出來的時候,帶着腦漿,看起來相當的噁心,山口先生從腰間拿出一個紅色的繩子,綁住了這隻蟲子的腰部,蟲子沒腰,也就是中間的位置,做好了這一切,他一隻手抓着蟲子的腦袋,另一隻手從蟲子的頭部開始往下用力的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