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知道,如今想要對付雪蘿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可惜,他們並不知曉。

「爹爹,娘親,咱們出去逛逛吧」,吃完東西,小雪一臉興緻勃勃道,一家人團聚,好像很多的事情都想要一起做才會覺得開心。

雪蘿玥掃了一眼雲絕殤,他溫柔一笑,伸手揉揉小雪的腦袋:「好,那就逛逛」,只要是陪在自己家人的身邊,他做什麼都願意。

小雪一蹦一跳的,好不開心:「太好了太好了,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看著想到就要做,活力無限的小雪,雲絕殤和雪蘿玥的臉上滿是溫柔之色,寵溺的點頭,就朝門口走去。

路過包間的時候,正好看到楚墨等人吃完東西,瞧見雪蘿玥一幫人的架勢,忍不住開口詢問:「你們這是要出門?」。

「是,來這裡幾天了,出去逛逛也好」,從來的時候就基本上沒怎麼出過門,雪蘿玥也是怕兩個小傢伙悶壞,而且今天心情這麼好,怎麼能不逛一圈呢。

紫嫣楚墨等人對視一眼,齊刷刷的看著雪蘿玥:「那就一起吧,反正在這裡也沒有別的事情要做」。

現在已經是第三天,還有兩天的世家,秘境將會開啟,不如提前買點東西先放著,指不定回頭到了秘境裡面是有需要用的。

就這樣,雪蘿玥帶著一幫人出門去了。

遠遠地看著他們的背影,這酒樓的老闆皺眉:「這些人到底什麼來路?」。

「老闆,管他什麼來路,等最後一個晚上的時候,咱們一把葯下去,東西拿好跑路,管他什麼人,而且他們到時候也沒有時間來找咱們的麻煩」。

這酒樓,是這幫人用來打掩護的地方,而他們的行業,就是黑旅店的人的錢財寶物。 但這老闆不這麼想,剛開始的時候,覺得這幫年輕人好忽悠,畢竟,修為肯定好不到哪裡去,可是這幾天相處下來,他們無意中露出的實力,可是不簡單的。

近婚情怯 而且,到後面的時候,他們越想越覺得很不對勁,畢竟,這些人又不是森海城的人,更加不像是來投奔親戚的。

可他們卻帶著這麼幾個小孩子,若是沒有一點本事,是不敢這麼做的。

最重要的有一點,今天早晨,不對,中午的時候,他派人時時注意著這幫人動靜的眼線回來報,這裡面的兩個小丫頭,可是有點小能耐的。

有一個成年的女人都被她們一招給暗算了,當時,那女子身側的男人泄露出來的修為可不小。

兩個小丫頭暗算完以後,那男子居然沒有動手,而緊跟著小丫頭的那幫人出現了,男子灰溜溜離開,由此可見,這男子必定是忌憚這幫人。

這男子都忌憚,那他們還敢怎麼做。

「什麼一把葯下去,我警告你們,沒有我的命令別胡來,這幫人,先看看再說,記住,莫要給我找麻煩,聽到沒有!」。

老闆狠狠的拍了一下說要下藥那人的腦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其他的使者們面面相覷:「知道了」,老闆怎麼說,那他們就怎麼做了。

另一邊,吃完了解藥之後,臉色很快恢復過來的冷柔芳,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忽然要求玉絕塵陪她出去逛逛。

「塵,我們出去走走,一直待在屋子裡,我感覺很悶」,她知道雪蘿玥肯定住在這個酒樓裡面,一想到和她在一個地方卻不能報仇,心中別提多鬱悶。

其實,一開始她和玉絕塵並不是住在這裡的,但是,想著眼耳目,外加這裡離城外也近,到時候要去秘境的話,從另一頭能夠儘快的出去。

可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來到這裡還沒有住下半天的時間,就遇到了仇人的孩子,簡直是鬧心。

玉絕塵點點頭:「那就出去走走吧,我扶你」,說完,將冷柔芳拉起走,兩人相攜著往外走去,冷柔芳覺得自己中個毒而已,不應該太嬌弱,便笑笑,依偎著玉絕塵往外走去。

「爹爹,我要吃那個,那個…….」,被雲絕殤抱在懷中的小雪伸手指著這個那個的,臉上是滿滿的笑容,眼睛都快要眯成一條縫。

雲絕殤這傢伙,自從昨天回來,一家人團聚之後,簡直就快要成為寵女兒的狂魔了,對小雪和小雲,那是百依百順,說什麼是什麼。

從不翻臉,從不拒絕,不過好在兩個小傢伙懂事,也不曾做什麼無理取鬧的事情。

「好好,都給你買」,雲絕殤溫柔的一笑,隨後看著小雲和紅鳳:「要什麼,自己選,爹爹付賬」。

霸氣,豪氣是現在雲絕殤身上體現出來的,雪蘿玥牽著小雲和紅鳳的手走在一旁,五人臉上的笑容那麼甜美,氣氛交融在一起,誰也插不進去。

身後看著這一幕的楚墨的等人,心中無比的羨慕。

「似乎,好像成親生孩子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呢」,楚墨一手扶著下巴,看著前方那一家子,若有所思道。 紫嫣的眼神閃了閃,耳朵泛紅,臉頰泛起紅暈,原來,他也有這樣的想法,只是,他想要一起生活的那個人是她么,會是她么。

興許是感受到紫嫣的眼神,楚墨轉頭,看了他一眼,那眸光中帶著一絲炙熱,而這在以前是沒有的。

另一邊,暮離天有點懊惱和不懂的看著身側的小丫頭,為什麼他會有這樣奇怪的想法?。

凌漣晨勾唇,柔和的視線落在前方那一家子身上:「想要成家有一個幸福的家不難,但這得看人來,看那個和你成為一家人的是不是你期待和盼望已久的」。

只有真心真意在一起的兩個人,結合剩下後代,才會這麼開心幸福,所以,這真的的看人來,看兩個人的感情。

陌塵竹朝前一步,拍拍凌漣晨的肩膀:「漣晨兄說的很有哲理,什麼時候你會找到那個人呢?」,他是故意的。

他知道凌漣晨對雪蘿玥的感情,那麼溫柔細膩,光明正大,但是她不能給什麼回報,就像是他,也只能用師兄的疼愛關心她。

還有一點,這關心似乎她都用不著呢,那麼要強又厲害的女子。

凌漣晨微微斂了下眼神:「什麼時候啊,緣分吧,等緣分到了,自然就會遇到,你說呢?」。

這番坦蕩的話語,倒是令陌塵竹驚訝了,看了,凌漣晨已經想通,語氣鬱郁一生,何不如試著走過去,下一段路的風景而已很美好不是么。

「不愧是漣晨兄,心思果然通透,令在下佩服」,陌塵竹裝模作樣的抱拳,一副無比敬佩的模樣。

凌漣晨無奈的搖頭:「不用佩服,人生在世,總是會領悟,時間問題而已」。

「領悟什麼,就像是師嫂說的,浪費腦細胞,來,吃東西」,楚墨一轉身,已經買了幾打串的小吃,遞給凌漣晨和陌塵竹紫嫣等人。

紫嫣挑眉:「腦細胞,那是什麼東西?」。

楚墨一頓,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反正師嫂說了,這意思跟浪費口水一個道理,自己領會」。

反正,他才不會去想一些複雜難懂的東西,順其自然也很好。

忽然間,雪蘿玥等人在一個路口停下來了,楚墨跟在身後,看著停住的五人,愣了一下,迅速的跟上。

才走幾步,便發現了對面的兩人,玉絕塵和冷柔芳,正用複雜中帶著濃濃恨意等著雪蘿玥這邊。

小雪咬了一口手中的小吃,小眼神打量了一下冷柔芳:「唉,看樣子之前的藥量少了點,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能出來蹦躂了,沒少吃上好的丹藥吧,方便說一說吃了多少嗎?」。

不等雪蘿玥開口,小雪就出聲了,而這話令身後趕上來的楚墨等人嘴角抽搐:看樣子那個時候小丫頭下毒不輕,真是調皮。

冷柔芳咬牙切齒:「雪蘿玥,你就是這麼教自己的女兒么,一點教養都沒有,動不動就暗算別人,小小年紀,如此奸詐冷血」。

雪蘿玥餘光瞥了一眼調皮的小雪,抿唇一笑:「怎麼,你羨慕啊?」。

紙婚厚愛,首席的祕密情人 別的話不用說,就這麼一句,像一個響亮的巴掌,狠狠的拍在冷柔芳的臉上。 冷柔芳臉色一僵,咬牙切齒:「你!你說誰羨慕了,胡說!」,嘴上和臉上是不屑的表情,但側在身旁的手不自覺的握緊,指甲都嵌進了手心而不自知。

雪蘿玥挑眉:「我胡說,這重要麼?」,她一個外人,隨口一說而已,至於這麼大的反應么?。

紫嫣和清芙同為女人,再看看她現在和玉絕塵依偎著的模樣,有些東西,猜都能猜到。

在玄靈大陸,雲絕殤和雪蘿玥的孩子都一歲多,還不用多算那待在肚子里的時間比別人多了好幾個月,就拿這邊的時間來說,就算有時差,這兩人怎麼也得有個孩子之類的吧。

「哼,我才不羨慕如此刁蠻又心狠手辣的女兒」,說這話的時候,滿臉不屑的看著小雪。

當著一個小孩子的面,如此的打擊,本來孩子幼小的心靈就容易受到打擊,冷柔芳這個女人還真是狠毒!。

雪蘿玥眼神一冷,就想要反駁回去,但是有人比她更快。

「心狠手辣,刁蠻任性,那又如何,我慣的,有意見?」,雲絕殤淡薄的唇瓣微微掀起一個弧度,那雙冷凜的眸子輕描淡寫的掃了一眼冷柔芳的方向。

這瞬間,冷柔芳立馬感受到了腦海中陣陣的疼痛,心口好像被一塊板磚給壓住,有點透不過氣,加之剛剛解毒,身體有種倦怠的感覺,微微搖晃。

眼疾手快的玉絕塵立刻扶住她:「你沒事吧?」。

女神難嫁 「我沒事」,冷柔芳臉色難看,心中震驚,這個男人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可惡!這才過去多長的時間啊,兩年,兩年多一點的時間,居然讓她升起了壓迫感。

要知道,之前前往玄靈大陸的時候,他們最強,可以高高在上的,不屑的看他們,現在,似乎平起平坐了?可能么。

這時候,雲絕殤已經收回了警告的神識威壓。

我慣的,我慣的,這句話充分的體現了身為絕世無敵好父親的形象,天底下恐怕很少有人會這麼說,這麼維護自家的孩子吧。

小雪眼神亮晶晶的看著雲絕殤俊美無暇的倆,小臉湊過去,吧唧,狠狠的親了一口:「爹爹最好了」。

隨後,她看著冷柔芳的方向:「大媽,你嫉妒娘親和爹爹的美貌我就不計較了,現在還要嫉妒這麼可愛的我,大媽你的心可比毒素還要毒啊,而且,眼神也不咋地,居然看上這麼一隻貨」。

貨?說的是玉絕塵么?下意識的,楚墨等人狐疑古怪的上下打量了一眼玉絕塵,也是俊男一隻,居然被小雪說得這麼不堪。

這還沒完,小雪皺著眉頭,嘟著嘴巴想了片刻:「這就算了,沒事還要來找存在感,你們難道不知道,在我們天下第一美的家人面前,足以令你們羞愧自盡么,不要這麼想不開」。

這一段一段的話語說出來,直接將楚墨和雪蘿玥都愣住了,沒想到這段時間裡小雪的語言功底這麼好,居然說話罵人不帶髒字的。

被小雪嫌棄的話語和表情愣到的玉絕塵和冷柔芳,臉上那個叫難看,都快要媲美鍋底了,一個字,黑!。 「雪蘿玥,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孩子,一點教養都沒有!」,這種罵人的話,玉絕塵當然不會說,不用想便知道惱羞成怒的冷柔芳開口了。

雪蘿玥很淡定的把玩著自己的手指,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一定要我說出口么?和你這樣的人對話,教養什麼的不用談,免得浪費這兩個詞,因為,在你身上不需要」。

毒,這話夠毒!直接將鍋甩回去了,說冷柔芳沒有教養,也是,一個成年的人,活了幾千年了,還跟一個小孩子過不去,不是沒有教養是什麼。

被這話一說,冷柔芳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就在這個時候,小雪語重心長的嘆了一口氣:「娘親,咱們還是別打擊她了,免得到時候氣得魂都沒了,成為廢人一個,就不要說什麼小萌娃了,小寵物都不願意跟著她」。

冷柔芳的眼中閃過一絲錯愣,她總覺得小雪的話裡有話,怎麼,看出她是奪舍而活的了,不對啊,不應該才是,一個孩子,這事兒連雪蘿玥都不知道的吧。

雪蘿玥的確不知道,雖然對冷柔芳能活幾千年有種懷疑,可是那張臉不像是易容的,便也就沒想太多,只是以為為了活著,壓制實力用來活著,所以實力才沒有那麼逆天。

要不然,一個人活了幾千年,修鍊幾千年的話,再怎麼愚蠢的人都不可能只有這點修為。

「雪雪說得很有道理,他們就是嫉妒了,不願意說而已,看著人家幸福美滿,自己還是孤家寡人的,不甘心罷了」,楚墨這個喜歡湊熱鬧的,也來兩句。

其實,他的心內是這麼想的,多學一學毒舌的話語,回頭還狠狠的打擊敵人,因為這種語言上,心靈上的傷害實在是太棒了,殺人不見血,還能起得對方跳腳。

冷柔芳不樂意了,惱怒的瞪了一眼楚墨:「誰說我們孤家寡人了,我們成親了!」,似乎為了證明,還抓著玉絕塵的胳膊,腦袋靠近。

楚墨瞪大了眼睛:「呀成親了嘿,距離上次見面過去快兩年了吧,怎麼就沒見你們有個天下無敵乖巧知書達理的女兒呢?嗯?」。

說小雪刁蠻任性狠心毒辣,卻故意快對方不存在的孩子知書達理,這就是赤裸裸的打臉!。

「你!想死!」,不知道是不是戳到冷柔芳的痛腳,她看著楚墨,滿臉殺意,極力的忍著拔劍的衝動。

楚墨無奈的額搖頭,一手撫著下巴,打量了一眼冷柔芳之後,將視線落在玉絕塵的身上:「哇,是不是因為……不行了,我好像得到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

因為什麼,這句話很隱晦,但是在場的男子每個人都懂,下意識的,看著玉絕塵的眼神變得古怪起來,而紫嫣和清芙臉色羞紅,裝作聽不懂,只有雪蘿玥面不改色。

「這樣不是什麼難事,看在曾經同為一個學院的學員以及是修羅島的人,我這裡有葯,咳咳,雖說不能治癒,但是應該會有用的,你來,我給你打個折!」。

雪蘿玥的話音落下,雲絕殤一頭黑線,這個女人,真是的,男人的這種事情能討論么,看他回去怎麼收拾她。 頓時,楚墨等人瞪大了眼睛,心中不由得對雪蘿玥豎起大拇指,這句話才叫做毒,毒到每邊的那種。

果不其然,這句話以後,玉絕塵的臉色黑了,黑到扭曲。

「我娘親給人看病很貴的,賣你丹藥已經很不錯了,要買不買,不買我們逛街去了,沒工夫跟你在這裡瞎鬧」。

小雪的臉別看多謝嫌棄了,之前她還覺得這男人臉還不錯,現在他身側的女人這樣,還是仇人不錯,能看上這等女人,眼神和心思都不好。

娘親經常說的額一句話就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看上什麼人,和神秘樣的人在一起了,那肯定是互相吸引的,壞人扎堆。

玉絕塵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握著拳頭,一副想要開戰的樣子,周圍的人感受到這幫人的氣息,早在剛才,就已經下意識的避開,生怕遭受無辜的牽連。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走來一幫人,為首之人是一個六歲左右的小男孩,一聲華衣稱得他貴氣十足,視線落在雲絕殤懷中的額小雪時,小傢伙眼前一亮,忙不迭的跑過來。

「小雪,小雪,你還認得我么?」,江浩一亮激動的邊爬便喊,一下子停在雲絕殤的面前,嗯,這個男人的眼神有點犀利,好可怕!。

小雪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江浩,掙扎著從雲絕殤的懷中下來,不解的看著江浩:「認得,你怎麼也出來逛街了,你一個人嗎?」。

江浩搖搖頭,指著身後那幫手下:「還有他們」。

「額……我還以為你父母帶你來逛呢」,小雪嘀咕著微笑道。

江浩的眼中閃過一絲失落之色:「他們……他們有點忙」,隨後便不說話了。

跟在江浩身後的中年男子迅速跟上來,快速的額打量了一眼雲絕殤,知道他是那晚出手的人,再看看這幫人,他知道自己猜對了,那兩個小孩子真的是他的孩子。

「見過公子,是這樣的,我家老爺聽說您救了我們家小公子,特吩咐,若是見到一定要請你們去府上做一下,因為不知道你們在哪裡,抱歉,今天就帶著小公子出門找了」。

他們找了幾家酒樓都不曾有帶著小孩子入住的,沒想到在街上能夠遇到。

雪蘿玥狐疑的看了一眼雲絕殤,她記起來了,自家的兩個孩子玩唄綁架,恰好遇到的他,想必面前這個小傢伙也是順手救的了。

雲絕殤微微蹙眉:「要逛街,沒時間」,對的,就是這麼華華麗麗的拒絕了。

江浩一臉遺憾:「雪雪,去我家做客唄,我第一次交到朋友,想帶給娘親看看」。

警惕的小雲立馬擋在小雪的面前:「什麼帶給你娘親看看,找別人去,不許打我妹妹的注意」。

中年男子見狀,嘴角抽搐了一下,現在的小孩子,能不能不要這麼成熟。

「咳咳,公子,夫人,我們家老爺是真心邀請的」,說著她遞給雪蘿玥一塊令牌。

接過令牌一看的雪蘿玥眼神閃了一下,不動聲色的和雲絕殤對視一眼。

雲絕殤低頭看著小雪:「想去么?那就去」。

小雪挑眉:「那好吧,反正也逛累了,就去玩玩」。 記得之前的時候,這個江浩說他爹是城主來著,嗯,去逛逛,說不定可以讓娘親他們多打探點消息。

想著,小雪眼睛滴溜溜的轉,點點頭:「那就去呀,我們大家一起」。

「一起?」,江浩微愣,大家一起,指著是雪雪的家人,還有身後的這些人么?。

雪蘿玥抿唇,微笑的看著那中年男子,隨後將令牌遞迴去:「小女要去,那就叨擾了」。

「哪裡哪裡,諸位要是能去的話,我家老爺一定會很高興的,請…….」,說著,做出邀請的姿勢站到一旁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