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夢伊想了一下說:「貸款到是不用,公司賬戶上還有十幾億的資金,可以先拿出十億讓你去購買張陽輝的股份。」

「這能行?」顧銘驚訝的說。

周夢伊白了顧銘一樣說:「當然行啊!夢家我說了算,誰不同意?你還是我舅舅?」

「這行!這肯定行!!」顧銘大喜的說。

話鋒一轉,周夢伊又說:「不過,我有幾點要求,你必須答應才行。」

「幾點要求?不會是人讓我……」顧銘苦著臉說,他可不想為了一棵樹放棄一整片森林。

顧銘的想法寫在臉上,周夢伊忍不住又賞了顧銘一記白眼,她就沒有見過顧銘這樣貪心的男人。

不過,她這幾點要求到是跟那沒有關係,她壓根不在乎顧銘在外面有多少女人。 周夢伊說:「你放心,我不會管你的私生活,只要你有本事,別說現在這幾個女人,你找齊後宮佳麗三千都行。」

「那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我肯定辦到。」顧銘鬆了一口氣道。

周夢伊說:「首先,把你的手拿出去,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動手動腳,這你能辦得到吧?」

「這……這……」

顧銘表示有些難以接受,畢竟他最喜歡的就是動手動腳。

他苦著臉說:「夢伊,這樣不好嗎?我覺得這樣挺好的,你不是很享受嗎?」

「我享受個屁!!」周夢伊爆粗口道。

「不會吧!剛才你不都叫了嗎?難不成我捏疼你了?」顧銘疑惑道

「不是!!」

「那是什麼?」

「難受懂嗎?」

「懂!懂!懂!」

這個顧銘真懂,因為他現在也難受,都快爆炸了,非常渴望跟周夢伊酣暢淋漓的來一場。

可惜,周夢伊身上有傷,不能進行劇烈運動。

「懂你還不拿出來?」周夢伊沒好氣道。

顧銘無奈的把手拿了出來。

周夢伊接著說:「其次,等會你要回家,最近一段時間不要來找我。」

「為什麼?」顧銘大惑不解的說。

「我女兒回來了,估計晚上十點到醫院,我不想她知道我們在一起這件事。」

「張勇叫回來的?」顧銘猜測道,料想周夢伊應該不會這麼急叫張媛媛回來,唯有一無所有的張勇才會。

「嗯!!」

周夢伊點頭。

「行!!」顧銘無奈的點了點頭。

看到顧銘如此識大體,周夢伊鬆了一口氣,最後說:「最後一點,我希望你不要傷害媛媛,她是我唯一的女兒。」

顧銘立刻保證道:「這點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傷害她,我會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來看待。」

「不過,她要是受張勇的蠱惑來針對我,作為後爸,我教訓一下閨女,讓她懂得明辨是非這可以吧?」

「嗯!!」

周夢伊點頭,最後的擔心放下,安靜的靠在顧銘懷裡,享受這最後光明正大的溫存時刻。

時間流逝,眨眼間一個半小時過去,蔬菜粥誘人的香氣在病房飄蕩,勾引著人的味蕾。

「可以吃了吧?我肚子都餓扁了。」吳小蝶饞嘴的說。

「現在不行,得等張陽輝回來才行。」一邊說,顧銘一邊走向熬粥的電飯煲,斷電的同時,搭了一塊濕毛巾在上面,這樣能夠最大限度的阻攔香味的飄出,給張陽輝以驚喜。

「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啊!!」

吳小蝶不甘心說:「要不你們等,我先吃,反正跟他打賭的人又不是我。」

「不行!!」

顧銘斷然拒絕,吳小蝶可憐兮兮的看著周夢伊,周夢伊苦笑道:「在等等吧!應該快回來了。」

「好吧!!」

半個小時一晃而過,外出的張陽輝終於回來,跟他一起回來的,還有一名六十齣頭的老者。

張陽輝介紹道:「這位是申海市粥王黎老先生。」

頓了一下,張陽輝又說:「黎老先生熬了幾十年的粥,人送外號粥王,但儘管如此,黎老先生也從不敢說他熬的粥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粥,保持謙虛的態度。」

「剛才,黎老先生聽到我說有人自稱熬的粥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粥,所以特意讓我帶來了他親手熬的八寶粥,想要一較高下。」

張陽輝幸災樂禍的說:「顧銘,我的粥準備好了,你的粥呢?」

「那!!」顧銘指著電飯煲說:「早熬好了,就等你回來。」

張陽輝不屑的看了一眼顧銘的電飯煲,然後問:「黎老先生,你熬了半輩子粥,這電飯煲煮點稀飯,能算作粥嗎?」

老者笑道:「粥還是算的,只是這口感嘛……不提也罷。」

顯然,粥王看不起用電飯煲熬的粥,事實上他也有理由看不起。

熬粥,食材很關鍵,火候也很關鍵,什麼時候用什麼火,很是講究。

而這個火力大小,還要根據食材的多寡來判斷,沒有一個標準。

總而言之一句話,熬一鍋好粥需要豐富的經驗,不是給你一個電飯煲,你就能熬出世界上最美味的粥,那最美味這三個字,也太不值錢了。

看到粥王這態度,張陽輝心中大定,戲謔道:「顧銘,現在你還要跟我比嗎?」

顧銘微笑著說:「老先生都來了,肯定要比,不知道是你先還是我先?」

「我先吧!讓你死心。」

「行。」

張陽輝揭開保溫桶的蓋子,一股八寶粥獨有的香氣瀰漫,吳小蝶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兩下。

張陽輝笑著說:「吳助理,餓了吧!我這就給你盛飯。」

快穿套路:逆襲BOSS反撩男神 「別!!」

吳小蝶趕緊阻攔說:「你給周董盛吧!我留著肚子喝顧銘熬的蔬菜粥。」

張陽輝:「……」

這尼妹的不知道好歹啊!!

不喝算了,他才懶得伺候吳小蝶,像吳小蝶這樣的小妞,他要多少有多少,周夢伊這樣富有魅力的成熟~女性,才是他最喜歡的。

沒得說,立馬給周夢伊盛了一大碗,並殷勤的說:「夢伊,我喂你。」

「張總,請自重。」周夢伊淡淡的說。

碰了一鼻子灰的張陽輝尷尬不已,只能把碗放在供周夢伊吃飯的小餐桌上。

周夢伊用勺子嘗了一口,點頭說:「還不錯!!」

「完了?」

張陽輝大跌眼鏡的說。

「張總還要我說什麼?難道說黎老先生熬的粥比顧銘的好?」

「難道黎老先生熬得粥不比顧銘熬的粥好喝百倍千倍嗎?」

周夢伊戲謔道:「那得等黎老先生喝過顧銘熬的粥以後自己做評價。」

老者笑著說:「老夫喝了六十年的粥,從來沒有喝過用電飯煲熬的粥,今天正好嘗嘗味道。」

「絕對不會令老先生失望。」

說著,顧銘打開電飯煲的蓋子,一股誘人的香氣從電飯煲中飄出來。

「這香氣……」

老者動容道:「好香啊!!」

張陽輝也是難以置信顧銘用電飯煲熬的粥如此之香,忍不住說:「你……你……你這是往裡面加了什麼香料?」

「香料?熬粥有用香料的嗎?張總你逗我玩呢? 賴皮桃花劫 我這用的都是最普通不過的食材,能夠熬出這樣的味道,那純粹就是我的廚藝好。」顧銘大言不慚的說道。

「不可能!!」

張陽輝不通道:「你肯定是往裡面加了什麼對人體有害的添加劑。」

妖孽王爺蛇蠍妃 張陽輝危言聳聽道:「夢伊,這種帶有濃郁香味的粥可不能喝,喝了會出大問題。」

「呵呵!!」

顧銘發出譏笑聲,這是潑髒水嗎? 顧銘陰陽怪氣的說:「張總好厲害的本事啊!聞一下就知道什麼東西有問題,什麼東西沒有問題。」

「在我印象,有這種本事的只有狗,張總你……」

後面幾個字顧銘沒有說,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顧銘最後想說的是什麼,說張陽輝是狗。

吳小蝶捂嘴偷笑,周夢伊頭疼,顧銘這是把張陽輝往死里得罪啊!!

不過想到張陽輝的股份即將落入顧銘手上,也就釋然了。

一個外人,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不影響團結。

至於張陽輝有可能的報復,那是沖顧銘去的,要顧銘連這點麻煩都解決不了,那活該他倒霉。

張陽輝怒目而視顧銘,要是眼睛能夠殺人,顧銘已經被千刀萬剮。

顧銘不懼,微笑道:「張總,別生氣,我只是打個比方,提醒一下張總,我們是人,要用人的方法,別學狗。」

不給張陽輝說話的機會,顧銘接著說:「俗話說,是騾子是馬拿出來溜溜,這東西的好壞,要拿出嘗嘗,嘗過之後,有沒有問題,好不好吃,一目了然,黎老先生認為我說的對嗎?」

老者點頭說:「小哥說的有理,應該嘗過以後再做評價。」

「那小子給老先生盛粥?」

「多謝!!」

顧銘盛了小半碗粥,遞給老者。

老者接過顧銘遞來的碗和勺子,沒有急於品嘗,先是攪拌了一下,暗道一聲奇怪。

胡蘿蔔丁加生菜碎葉,這是最普通不過的蔬菜粥,按理來講不會有如此濃郁的香味,可顧銘熬的粥為何如此之香?

搞不懂,他選擇了品嘗。

放了半個小時,溫度剛剛好,他用勺子嘗了一大口。

這一口下肚,老者渾濁的眼睛綻放出了精芒,老臉上那叫一個難以置信。

「這粥……怎麼可能?」

他震驚的看著顧銘,顧銘笑而不語,老者嘆了一口氣,知道顧銘這是不願意吐露他熬粥的秘方。

這個他沒有辦法怪顧銘,因為秘方是無價之寶,豈能隨隨便便就告訴別人。

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只能一個。

老者拱手道:「小哥厲害,熬的粥不止好喝,還妙用無窮,老朽自愧不如。」

「這……這……這是認輸了?」

一寵成婚:總裁老公壞壞愛 張陽輝大驚失色道:「黎老先生,你……這……」

老者打斷道:「張總,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老朽熬的粥確實差這位小哥很多很多,老朽輸得心服口服。」

「我不信!!」張陽輝依然難以接受。

老者淡淡說:「張總要是不信,可以親自嘗嘗。」

張陽輝選了品嘗,帶著憤怒吃了一口,發誓要挑出顧銘熬的粥的缺點。

但是這一吃,他傻眼了,這尼瑪是粥?粥有這麼神奇?這分明是葯,喝了以後能夠緩解身體疲勞的葯好不好。

可是,他剛才明明喝的是普通不過的蔬菜粥。

這怎麼可能?

張陽輝愣在當場,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看到這一幕,周夢伊微笑著說:「張總,事實擺在你面前,這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是啊!顧銘熬的粥最好喝了。」

拍了一記顧銘的馬屁,吳小蝶立馬可憐兮兮的說:「顧銘,現在你贏了,可以盛粥給我喝了吧?」

「可以!可以!我馬上盛。」

顧銘給吳小蝶盛了一大碗過去,早已經飢腸轆轆的吳小蝶立刻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還不時發出滿足的聲音。

看到這一幕,周夢伊忍不住來了一句,「我也要!!」

這聲音,軟糯無比,聽得人骨頭都酥了,份外陶醉。

顧銘立馬說:「馬上!馬上!!」

說話間,一大碗香噴噴的蔬菜粥放在周夢伊面前。

周夢伊同樣吃的很香,壓根沒看旁邊張陽輝辛苦兩個小時弄來的八寶粥一眼。

看到這一幕,張陽輝的心情跌倒谷底,他輸了,還輸得很徹底,沒有任何懸念。

顧銘微笑著說:「張總,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嗎?」

張陽輝痛快的說:「我認輸。」

「那明天上午九點,我在夢家恭候張總大駕光臨。」

張陽輝哼了一聲,知道顧銘這是迫不及待想要他手上股份,冷聲道:「我要現金,概不賒欠。」

「十億現金,絕對一分不少的轉入張總賬戶。」

「如此最好!!」

說完,張陽輝頭也不回的離開。

顧銘邀請黎老爺子留下一起吃飯,順便請教了一下熬粥的技巧,收穫滿滿。

時間飛速流逝,眼看著時針就要指向十點整,周夢伊催促顧銘離開。

儘管不舍,但顧銘知道,這個時間點他確實不適合出現在這裡。

一個深吻后,他離開了病房。

等電梯的時候,顧銘看到一位穿著白色襯衫裙的女子從電梯中走了出來。

此女模樣不熟,與周夢伊還有幾分相似,他立刻意識到,這位就是周夢伊和張勇生下的女兒,張媛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