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笑了兩聲,老人便開始氣喘起來。

王國昌三天前多年的心臟病突然發作,送到醫院搶救過來,家裡給他做了個全面的體檢,然後查出來了胰腺癌。

醫院全科會診會給出建議:老人年紀太大了,又有嚴重的心臟病,做手術的風險很高,建議保守治療。

張影趕緊讓爺爺躺下,老人倔強的非要坐著,沒奈何,張影就把床頭升高一些,讓爺爺半躺著。

此情此景,李平感同身受,忍不住了濕了眼眶。

三年前,他80多歲的奶奶忽然生了重病,他當時還在外地上學,雖然用了最快的速度趕回來,可還是沒能見奶奶最後一面,這在她心裡留下了最大的遺憾。

爺孫兩個說了好一會,王國昌者才想起來旁邊的李平,笑著問:「小夥子,你是小影的男朋友嗎?」

李平笑著點點頭。

「好,好,長得還挺俊的,就是瘦了點。」老人調侃道。

李平尷尬的笑了笑,道:「我現在正在增肥呢,已經比以前胖了很多。」

「好,這麼高的個子,爭取長到150,這才像樣子。」 市井之徒 老人笑著鼓勵道。

「我會的。」 官宣離婚:遇見,霍先生 李平保證道。

王國昌心裡很滿足,在他病重的時候,能看到想念多年的大孫女和未來的孫女婿,他已經很滿足了。

他覺得就算是登時咽氣,也總算沒有遺憾了。

老人忽然把氧氣面罩摘了,張影和李平怎麼都勸不住。

老人揮揮手道:「沒事,我吸了很久,現在氣已經順了很多。見了我大孫女,我的病已經好了很多。

這樣,有些話我才能清楚。」

「爺爺,有什麼話等您好了再說也不晚的。」張影勸道。

老人有倔強的擺擺手:「不,小影,有些我要趕緊說出來,等等恐怕就再也說不出來了,你不要勸我了。」

張影無奈,只好安靜的坐在床邊,聽爺爺說話。

老人擦擦眼角的老淚,皺紋密布的臉上帶上了深深的慚愧和自責,出神了片刻,慢慢說道:「小影,我這一輩子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當年沒有認可你媽,狠心的拆散了你爸他們兩個。

當年,你爸正在學習怎麼經營家裡的地產和酒店生意,你媽當時在我們的一家酒店做服務員。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好上,當我知道的時候他們兩個已經愛的死去活來的,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你媽是農村姑娘,我第一反應是憤怒。一方面我氣你爸三心二意,正在繼承家裡事業的關鍵時期開始談情說愛,另一方面我覺得你媽是圖我們家的錢,是個愛慕虛榮的女人,配不上我們家的門戶,也配不上你爸。

實話實話,我們家確實比較富裕,有不少的產業。」,老爺補充說道,望了望淡然自若的李平,又接著說道,「我一氣之下,把你媽開除了,警告她不要再接觸你爸,並對你爸發了狠話,如果想要繼承家業,就不要三心二意,否則就要把家產給你姑姑。

你爸很痛苦,但是屈服了,最後跟你媽斷了來往,從那之後他們也許再也沒有過見面。

過了十幾年,我才突然聽身邊的人說你媽和你的事情,說你們是單親家庭。

我後來問你爸,當年跟你媽究竟到了哪個地步,是不是都已經有孩子了。

你爸很孝順,但是在你媽的事情上反應很激烈。他那天很沮喪的坐了很久,沒有回答我的話。我知道他這算是默認了。

那個時候,你爸已經有了家庭,還有兩個孩子。雖然你在前面,可是也不太可能回到我們身邊,尤其是你媽個性很強,我可以想得出來,她對我和你爸有多大的怨恨。

但凡心性弱一些的人,也許早就帶著孩子來找我們了。」

老人說到慚愧處,呼吸又急促了起來。

張影趕忙把呼吸面罩給他戴上。

聽到這裡,張影心裡有莫大的欣慰,23年了,她總算是解開了自己的身世之謎。同時,張影心裡又無比的惋惜,老天弄人,讓他的爸媽就那麼分開了。

這23年,媽媽一個飛含辛茹苦的帶大她,把她養育成人,實在太不容易,付出了太多太多。

李平聽得有些出神,心裡也很是驚訝,沒想到張影的身上還有這些感傷曲折的故事。

他關注了一個點,那就是老爺子說他家裡有地產和酒店生意,能有這些產業的絕對都是富豪級別的人物。

這是不是說,張影這個灰姑娘要變成公主了,他豈不是要變成駙馬了?

人生啊,玩的就是心跳,想想都刺激啊。 洗了一會氧氣,王國盛的臉色好了一些

歇了一會兒,氧氣王國長的臉色好了一些

信了一會兒,氧氣王國成的臉色好了一些。

吸了一會兒氧氣,王國成的臉色好了一些。然後就固執了,摘了面罩,接著講道那個時候。我就開始反思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錯,當年真的不應該拆散你爸媽他們。要不然你們早就是幸福的一家人。

吸了一會養氣,王國昌的臉色好了一些,然後又固執的摘了面三天打魚兩天晒網,你搞毛搞罩,接著講道:「從那個時候起,我就開始反思自己當年是不是做錯,不應該拆散你爸和你媽,要不然現在肯定也是幸福的一家人。

不該拆散你爸你媽,要不然現在肯定也是幸福的一家人。

可是當時我只是那麼想了想,沒有做什麼。

可是當時我只是那麼想了想,什麼也沒有做。

近些年,我的身體一年不如一年。身體不好,就越喜歡回憶回去的事情,每當想起你爸媽的事情,我就很後悔,很自責,開始希望能再見到你媽,尤其是這個孫女。」

這些年我的身體是一日不如一日

老人深深的望著張影,說道:「不管怎麼說,你始終都是我們王家的骨肉,是我王國昌的孫女。我希望你能回到我們王家來,好讓我們補償過去的過錯。

老人深深的望著張揚說:「」

我跟你爸提了兩次,想讓他把你們找回來,因為知道你們就在這個城市,應該不難找回來。你爸推說忙,沒時間。

我恨得想要抽他,是你的生意重要,還是自己的女兒重要?」

張影笑了笑,沒想到爺爺是個有脾氣的人,雖然生著病,還是能發起火來。

老人接著說道:「既然你爸不肯找,那我就自己派人找,在宛都找了幾次都沒有找到你們,好像你媽是故意躲著我們的。

我開始失望,覺得有生之年也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大孫女了。

三天前,我心臟病犯了,你爸趕緊把我送到醫院,檢查了一遍,心臟還行,可是胰腺就不行了,查出了癌症。

醫生說手術風險大大了,可能會下不了手術台,建議保守治療。

你爸把醫生們罵了一頓,說什麼破醫院,什麼廢物醫生,連手術都不敢做。

就沖他財大氣粗的臭脾氣,也沒人敢給我做手術,擔不起那個風險啊。

他緊接著聯繫了京都的專家,人家來了給我檢查了一下,還是不敢做手術。

你爸把京都的專家又熊了一頓,說又聯繫了米國的專家,一定可以做手術的。

我心想找什麼米國的專家,堂堂華夏,難道就沒有好醫生了嗎?非要清洋人,米國人就那麼厲害嗎?53年還不是被我們打得灰頭土臉滾回老家,我就是死了也想丟中國人的臉。」

李平暗笑,老爺子脾氣這麼爆,還個性十足,年輕的時候一定是條好漢。

當年他拆散張影爸媽的時候肯定是說了非常難聽逼人的話,要不然也不至於讓張影的母親跟他老死不相往來。

心臟病和胰腺癌應該都能用我的系統治好吧。

作為張影的正牌男友,他怎麼會袖手旁觀呢。

「系統,心臟病和胰腺癌能治好嗎?」李平用神識問道。

系統回答道:「本系統是全能的,沒有治不好的病。這兩個病都可以用【定製藥水】來治癒。心臟病需要【初級定製藥水】,要消耗1萬強悍值,胰腺癌要用【中級定製藥水】,要消耗5萬強悍值,現在是否開始定製?」

系統的這個回答讓李平很踏實,系統就是這個優秀,這麼穩定。

李平掃一眼強悍值,才5萬多一點,不夠兩個的。那就先把老爺子的心臟病給治好吧,於是讓系統先開始初級定製。

系統接著給李平提了一個建議:「建議宿主開啟一下醫療技能,這樣可以解釋為人治病的事情,不會讓人產生太大的懷疑,否則本系統的秘密可能暴露。」

李平覺得系統說得在理,於是問:「開啟醫療技能要多少強悍值?」

「1萬。」

價格公道,在李平的心理預期內,他於是消耗了1萬強悍值,首先開啟了初級醫療技能。

開啟醫療技能之後,李平的腦海中多出了一套完整的中醫病理學和藥理學的知識和經驗,望聞問切診療方法,針灸,推拿,還有成百上千種的中草藥清晰的在腦子裡浮現。

李平再次望向王國昌老爺子,眼神跟之前的大不一樣,而是帶著醫生診療觀望的目光,通過對王國昌的氣色的觀察,很快對他的精氣神都有了大概的判斷。

他的病確實很重,心臟已經到了不堪重負的程度,如果再不治療,也許不等手術就會再次發作。此刻他臉上的些許光彩,都是因為見到了大孫女,高興所致,而這恰恰加重了他的病情。

李平打斷他們爺孫的談話,一本正經說道:「爺爺,我家祖傳的中醫,到我這代都第11代。您要是信得過,我就給您把把脈,說不定能治好您的病。」

老爺子還沒說話,張影先驚訝了起來,她難以置信地望著李平,疑惑道:「真的假的,你家還有這祖傳的手藝?那你為什麼要找我治傷呢?」

李平尷尬的笑了笑道:「背上的傷我不是夠不著嘛。」

「哎,你這個人就愛裝大頭蒜,治病可不是兒戲。」張影嚴肅說道。

「放心吧,我就是先給爺爺把把脈,不行我也不會逞強的。」李平淡定說道。

老爺子笑了笑,把胳膊伸了出來:「來吧,我現在已經成這個樣子了,死馬當作活馬醫吧,哈哈。」

「你到底行不行啊?」張影還是對李平有所懷疑,他真的很難相信李平懂醫術,他要是懂得,自己怎麼會那麼瘦呢。

李平從容的對張影笑了笑,胳膊一伸,把三支手指放在老爺子的手腕處,準確的摸到他的脈。

張影靜靜地看著,看李平認真專註的樣子,此前的疑惑忽然不見了,心裡升起了希望。

李平一上手,很快就從脈象上探查到了老爺子的五臟六腑的情況。

心肝脾肺腎,大腸膀胱,各處器官都能細緻入微的探查到,這種神奇的能力讓自己都很吃驚。

從脈象上看,老爺子除了心臟和胰腺問題很大,其他各處器官都還算正常,80多歲的人了,陽氣水平還算可以。

一邊把脈,李平腦子裡不斷飛出各種治病的方子。不過他知道這些方子都治不了老爺子的病,治病的事情還要寄希望於【定製藥水】。

【初級定製藥水】正常要1個小時才能完成,李平問系統有沒有什麼加速的辦法,系統回道說只要有強悍值一切都不是問題。

李平於是又消耗了5000強悍值讓定製加速,5分鐘就可以定製成功。

系統又給了李平一個建議,定製完成後,消耗500強悍值,系統可以把藥水變成藥丸,這樣從系統中取出來,可以不讓人產生疑惑,能順利地讓老爺子吃下。

李平細細的把脈,把老爺子全身的臟器都掃描了一遍。

五分鐘之後,李平緩緩地收回手,胸有成竹的笑了笑道:「老爺子,您的病不礙事,我開點葯吃了就沒事了。」

「真的嗎?」張影一下子抓住李平的胳膊,激動不已的問。

老爺子兩眼猛然亮起,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激動地說:「你不是安慰我的吧。」

李平淡定的笑道:「真的。」

他說著從身上取出一個小葯管,從葯管里到出10粒黃褐色的小藥丸,伸手說道:「看,我的葯已經開好了,現在就可以吃了,估計很快就能好了。」

「來自張影的負面情緒值+330。」

「你那裡弄得這些藥丸,又怎麼知道爺爺剛好需要呢?」張影狐疑地問。

李平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這是我家祖傳的治心臟的靈藥,我帶在身上為了扶危濟困,萬一碰上誰心臟病突然發作可以救命啊。」

張影還是不信,盯著那10粒藥丸仔細的看了又看。

老爺子無所謂的笑了笑:「拿來吧,我現在就吃了。我相信就算治不好我的病也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爺爺。」張影大喊了一聲,又轉頭認真的問李平:「真的可以嗎?這可不能開玩笑啊。」

李平把手放在張影柔軟的肩膀上,篤定的笑道:「放心吧,一定有效的。」

張影忽然像吃了顆定心丸一樣,取了些可口的茶水,幫著爺爺把藥丸吃下。

老爺子把10粒藥丸含在嘴裡,感覺有些清涼,微微發苦,心裡安慰自己:「苦口良藥,吃了這些葯我就能好起來。我還想多活幾年,把虧欠她們母女的都補償回來。」

想罷,老人喝口水把藥丸咽了下去。

李平和張影安靜地望著老人,都希望他吃下去的葯能趕快生效。

過了快1分鐘,張影焦急地問:「爺爺,您感覺好些了嗎?」

老爺子仔細感覺一下,笑著說:「我好像感覺出氣更順了。」

張影喜出望外:「真的嗎?」轉眼間,她笑得像花一樣。

「你看。」李平提醒道,抬頭看著床頭上的儀器。

順著李平的目光,張影看向監控屏幕,上面的心頭數據已經降低了很多。

90,89,88,87……來回跳動呢。

「真的有效啊!」張影激動不已的說道,無比感激地望著李平。

李平笑嘻嘻邀功:「那你要怎麼謝謝我呢。」

「我,我……」

張影說著像小鳥一樣向李平飛了過來,一個香吻向李平臉上飛去。

這個吻有些歪了,親在了李平的嘴角。

李平頓時又像觸電了一樣,身上一片酥麻,翩翩然如在雲端。

「來自王國昌的感激值+888。」

「來自張影的正面情緒值+1000。」 「先稍等一下,這龜仙島面積太小一旦打起來,這座島根本就承受不住我們能量的衝擊!」

「胖子,我們換一個地方戰鬥吧。」

孫悟空沒有理會十九號眼中的怒火,反而看著他沉聲道。

「呵呵,孫悟空,你敢這樣和我說話,你以為我會聽你的話嗎?」

孫悟空對自己的無視和不屑的態度,讓十九號的心中感覺很是窩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