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我有說過我要考慮跟你去當明星了嗎?」落雨有些納悶的說道,甚至臉上有著一絲嘲諷。

王小丹尷尬笑了笑,「沒關係,你可以再想想,我的承諾一直有效。」

隨後他又看向了其他女生。

「我覺得你們都挺有資質的,如果你們願意的話,現在跟我走我都能把你們培養成萬眾矚目的大明星,未來星路坦途,甚至還能尾隨我進入好萊塢發展。」王小丹拋出極度誘人的籌碼,換做別的女孩怕是不要一秒鐘就考慮好並且同意了。

可惜的是這裡的女孩任何一個都沒有所謂的明星夢,因為她們生下來,就是璀璨的明珠。

對於如同王小丹這一類的人,根本沒有那種所謂的崇拜之情,也不是對方的粉絲。

他說完這句話之後面帶笑容的望著這些人,然而卻發現對方就像看著傻逼的看著他。

「你們都不願意嗎?要知道,這個機會過了今天可能就不會再有了。」王小丹臉色笑容微微收斂說道。

「大明星王小丹是吧?你過來就是要說這些廢話的?」秦毅笑著說道。

「我還沒跟你說話,請不要插嘴。」王小丹淡淡說道,眉宇之間湧出一絲不悅。

這個時候從後面的車子中下來一大批黑色西服的男子,這些人面目很兇悍,一下子就緊緊的盯著秦毅,彷彿要控制他的一舉一動。

而王小丹臉上的笑容也是漸漸的擴散了開。

「在學校里你是個學生,我讓著你,免得說我王小丹欺負學生,但是在外面,你是一個成年人,希望你懂得一個成年人,做錯了事該承擔怎樣的後果。」王小丹打了個響指,那些人迅速圍在一邊,除了別墅裡面,所有的退路都被封的死死的。

「王小丹,虧你還是大明星,做這種事情不怕曝光出去嗎?」落雨臉色一瞬間陰沉了下來。

「曝光?這裡全都是我的人,誰去曝光?」

「你覺得以你們的影響力,還想在網上跟我抗衡?」王小丹不屑的說道。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讓那個黑客立刻在網上公開道歉,同時佐證那則視頻的真偽性,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至於你們這幾個女孩子,我剛剛那些話是認真的,或許你們太小根本不知道在娛樂圈大紅大紫意味著什麼,但是我想你們父母一定會很清楚,讓我跟他們談談吧,這種事情你們做不了主。」王小丹雙手環在胸前,信心十足。

然而他這話確實讓落落都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姐姐,這人好有意思啊,我還從沒見過這麼傻逼的……他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嗎?」

「別說髒話!」落雨白了她一眼。

「哈哈哈,人家真的忍不住了,還跟我爸媽商量商量,我估計我老爸會抽死他。」落落笑的花枝亂顫。

這讓王小丹面色越來越黑,「你們這一棟別墅最多幾百萬就能拿下,這不過是我一場戲的酬金罷了,而我到現在已經拍了十幾年的電影,其中不乏參演好萊塢電影。」

「不好意思,這棟別墅只是我蓋著玩的。」吳夢雪冷冷的說道。

「王先生你還是回去做你的明星夢吧,在這裡確實挺丟人現眼的,而且我們這裡任何人都不是你的擁泵,繼續鬧下去你可能走都走不掉。」

「你在威脅我?」王小丹有些不敢相信,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吳夢雪,這個漂亮的不像話,性格如同冰山的女人。

吳夢雪輕輕嘆了口氣,她目光穿過後面,看到了幾輛車由遠及近駛來,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說了你不聽,非當我是在嚇他,現在你真的走不掉了,我老爸沒來,不過我爺爺來了,你可以跟他談談,看看能不能勸說他讓我跟著你去當明星。」吳夢雪攤了攤手,臉上露出一絲無奈又有些嘲諷的笑容。

王小丹聽到動靜,忽然轉過頭朝著別墅區外面不遠處的大馬路望去,領頭一輛沉穩的勞斯萊斯幻影,後面跟著幾輛漆黑深邃的S級賓士,全都是百萬級別的豪車。

王小丹心中一突,這陣容有點恐怖了,即便是他出行,也不可能用這種陣容來開道,倒不是買不起,而是身份沒到這種地步。

吳震功下了車,他很有精神,最近一段時間可謂是春風得意,只是當他看到各種黑色西服保鏢圍住的秦毅之時,整個人都不好了,神色大變。

「給我拿住他!」他指著王小丹跟他的眾多招募過來的保鏢打手,聲音震怒。 這人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連秦毅也敢攔著?

吳震功是個非常識時務的人,看到這一幕他知道秦毅肯定是不方便在眾人面前展露手段,所以他非常聰明的立刻出手代勞。

狼爺也跟在車上,一大批人迅速涌了出來,這些都是滾刀肉,真正在地下世界摸爬滾打上來的,其實這些區區保安公司的人能夠相比的?光是氣勢上面就被直接碾壓。

「你是誰?」

王小丹面色變的十分難看,他緊緊盯著吳震功。

「這是我爺爺,你不說要跟我們家長談談嗎?現在我家長來了,你還在等什麼?」吳夢雪再次介紹說道,生怕這傢伙不知道一樣。

王小丹低著頭,眼珠子狂轉,很快他面色穩定下來,情緒收斂的很好,笑著主動朝著吳震功走去。

「抱歉,剛剛是我衝動了,我道歉。」

說著他朝著吳震功伸出手去,態度還算不錯。

「我叫王小丹,是天恆娛樂旗下藝人。」

他相信,他說出這個名字加上公司名號,不會有人不知道。

然而他手伸出去卻沒有得到應該有的回應,吳震功冷哼一聲,「天恆娛樂?王小丹?藝人?呵,好大的威風,一個區區戲子也敢在我這裡撒野?你把這裡當成你娛樂圈了?」

「老爺子息怒,我雖然是戲子,可在天都某些地方也是能夠說得上話的,甚至在天都蔡家的天恆娛樂裡面,都有我王小丹的股份。」

雖然那種股份小的可憐,可那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天恆娛樂何等公司?在整個娛樂圈絕對是坐著頭等寶座之一。

王小丹賠著不是說道,聽到吳震功的話他雖然心中憤怒,可卻並沒有當場爆發出來。

這個老者看上去不像是一般人,這種氣場王小丹很少見過,即便是那蔡家掌舵者,都沒有這種特殊的氣場,他沒辦法形容。

不過他相信這個老者聽到天恆娛樂肯定會給予足夠的重視,畢竟那種集團在天都也是馳名,更是華國最富有的一百家企業之一。

「天恆娛樂?蔡家?我前兩天才把蔡家一個二少爺給扔出去,他叫蔡光榮,你肯定認識吧?」狼爺站在後面笑了,得罪了秦毅管你蔡家肉家?一個巴掌給你捋平了,老老實實縮在角落不好嗎?非要出來丟人現眼。

「蔡光榮?」

王小丹一愣,蔡家的二少爺他怎麼可能不認識?

「多說無益,在這金衡市在這江南行省,你天王老子來了都沒用。」

「把他給我拿住。」

幾個保鏢當即是沖了上去,這個平時不可一世的武打巨星,在幾名職業保鏢的圍攻下,立刻是敗下陣來,這種程度的武術技巧若是被人看到,怕是對這個武打巨星的印象要徹底降為零分了。

這個華國武術的標杆,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他那摻加了無數水分的武術冠軍有什麼用?說到底就是個特技演員罷了,這些保鏢都是曾經跟著狼爺混跡地下世界的,真正經過生死鮮血的角色,個個都狠辣異常,自然不是他能夠應付的過來的。

「老爺子你這麼做怕是不好吧?我王小丹雖說只是個藝人,但是我影響力還是有的,出了大事怕是你們承擔不起!」

即便是這種情況王小丹依舊是非常冷靜,可能是對於自己的身份有著足夠的自信。

「這件事要是鬧大了,你們金衡市就火了。」那美女秘書也是冷笑著說道。

吳震功露出不置可否的神色。

「那我老頭子要感謝你了,這麼一把年紀還能火一把。」

說完這句話他掛著笑容的老臉猛然陰沉了下去,「給我帶下去!我倒要看看誰敢來江南找我麻煩!」

吳震功這話說的非常有底氣。

有秦毅撐腰他還需要懼怕誰?

狼爺應了一聲,隨即招呼了了幾個把王小丹還有他的美女秘書給壓上了車上,呼嘯著離開。

而吳震功則是朝著秦毅那邊走了過去。

「小毅啊,你們沒事吧?」他眼睛小心翼翼的從秦毅身上掠過,笑著說道。

「爺爺,辛虧你來的早,看那些人就知道他們不懷好意,還想讓我們跟他去當明星,誰不知道那種人心裡是什麼心思?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吳夢雪哼了哼說道。

「是啊,夢雪、小小、落落、落雨她們隨隨便便露個臉,就比大明星還要有熱度,哪用去跟著那種人?太高看自己了。」秦毅笑著說道,彷彿自己也成了一個俗人,說話非常隨便。

「哈哈哈,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那個傢伙我會好好治治他的,你們不要擔心了。」

說著吳震功望向秦毅。

「嗯,給他一個難忘的教訓估計也就差不多了,不然出事了也不好收拾,對吧?」秦毅笑了笑,滿不在意的說道。

這王小丹雖然是個微不足道的角色,可是在社會上熱度比較高,話題性很大,若是就這麼失蹤,肯定會引起一系列事情,給他一個難忘的教訓,讓他知道怎麼做人就差不多了。

「隨便爺爺,反正我也不希望出太大的事情。」吳夢雪說道。

在怎麼處置對方這件事上,女孩子倒是沒什麼意見,吳震功主要還是徵求秦毅的意見,即便是秦毅要他殺了對方,吳震功都不會有絲毫遲疑。

也就是處理後續的事情麻煩一點,對於他來說並不算什麼。

實際上秦毅剛剛確實想直接殺掉對方的,連他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麼自己現在會偶爾產生那麼大的殺心,幸好那殺心被他給壓制了下來。

他能夠感受到,那種暴戾的情緒是在他使用了飲邪劍之後才產生的。

簡單的小聊了幾句,隨後吳震功便離開了,秦毅送走落落跟落雨,在別墅中陪了鄭小小一會,之後也離開了別墅。

他直接聯繫到了狼爺跟吳震功。

再次見面的時候兩人態度明顯不一樣。

「秦尊者……剛剛冒犯了。」吳震功尷尬的笑了笑。

「沒事,我說過了叫我小毅就行,什麼尊者尊者的,聽著難受。」秦毅眉頭微微皺著。

「好的秦尊者……那個明星真的就是簡單教訓一頓?要不要……」吳震功神色一凝,眼中露出一抹殺機。

「算了,給他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讓他知道有些人不能隨便招惹。」秦毅擺了擺手。

所謂終生難忘的教訓,就看吳震功狼爺他們怎麼去理解了……

不過以狼爺的手段,怕是這個終生難忘要變成永世難忘了……

「我來找你們主要還是為了藥物生產那件事,我最近研發了一種藥物,我想投入市場之後一定能大賣,但是對於這些事情我並不是很懂,你們生意人知道的多,所以我來諮詢一下你們的意見。」秦毅說道,他從口袋掏出一張白紙,上面用黑色水筆寫滿了字。

「您研發了藥物?」

吳震功跟狼爺對視了一眼。

這秦毅還有什麼是不會做的?

所謂術業有專攻,他們覺得秦毅武力無雙就已經是十分了不起,這個江南行省第一強者的位置,全華國有幾個人能夠坐上?

可他竟然還會生產製藥?

「沒錯,是一種抗癌藥物,初步就準備了這個配方,簡化的比較簡單,還有些細節可以修改一下,只是懶得修改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說著秦毅將那張白紙扔到狼爺面前,狼爺也看不懂這個,只是看著上面刀鋒一樣的文字,空有些震撼罷了。

「抗癌?目前世界還沒有攻破這個難題啊?您……」

「我攻破了。」秦毅淡淡說道。 這對秦毅來說實在是非常簡單,對於人體的了解,在華國他說第二應該找不到一個敢稱第一的人。

作為一個修真者,本身就是需要了解身體中各種極限,他的修鍊就是在不斷淬鍊身體。

而癌症就是身體細胞變異並且無限增值,他所煉製的丹藥以及這配置出來的藥方,恰恰就能永久抑制這種增值,從根本上解決癌症的問題。

即便是沒有癌症的普通人,服用之後也沒有副作用,反而是能夠控制身體中各項細胞數據正常,防止癌症的發生。

可以說就是抗癌神葯。

狼爺跟吳震功都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他攻破了?這傢伙登上江南主人的寶座就算了,居然還攻破了癌症這項世紀難題,究竟還要不要別人活了?

「秦尊者,您確定嗎?這件事可不能開我們玩笑啊?若是宣傳出去,怕是引起的風潮太大,我們這邊會成為絕對的焦點。」吳震功小心翼翼的問道。

「呵呵,我當然確定,這種藥物只要生產出來,就會對癌症立刻產生作用,這藥物可以立馬拿去醫院進行實驗,如果有問題我也不會拿出來了。」秦毅笑著說道。

狼爺跟吳震功幾乎同時倒抽了一口冷氣。

能夠治療癌症的藥物,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醫學界也要掀起一股狂潮?

吳震功甚至覺得這件事有必要通知一下鄭雲傅。

「我差點忘了秦尊者除了是一名強大到極致的武者,他還是一個出色的中醫,那個秦忠究竟是走了什麼好運?竟然得此子嗣?」吳震功心中的羨慕就別提了。

雖然他也是承了秦毅的恩惠才有今天的地步,但他還是害怕秦毅終有一天會離開,那個時候他吳震功什麼都不是。

而秦忠的身份不同,他永遠都是對方的爺爺,這是血脈相連的親情。

所以吳震功的願望就是撮合吳夢雪跟秦毅在一起,即便是當個小三也比什麼關係都扯不上要強啊!

「秦尊者,其實以我們金衡市的渠道,很難把名頭真正的打響,畢竟醫藥行業的大頭是高家,而高家跟陳家沆瀣一氣,您肯定不會找他們合作,所以……」

「所以什麼?」秦毅看著吳震功。

「所以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秦尊者將這藥物的名聲真正的打響出去,甚至上升到國際層面,而且還能消除所有負面的聲音,讓所有人都相信你這藥物的可靠性。」吳震功說道。

……

一個小時之後,秦毅離開了狼爺的別墅。

深深吸了口氣,秦毅心中已經有了一個計劃。

吳震功說得對,想要讓產品的名聲真正宣揚出去,歸根結底還是要靠他自己,畢竟就這樣盲目開始生產,根本就不會有人買賬。

他沒有高家那種恐怖的藥物生產與宣傳渠道,沒有那種久久在外的名聲,沒有屬於自己的品牌……

而想要完成這一切,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並不難,但是卻要藉助一下金衡大學這個平台……

金衡大學作為百年老校,校園中有專門為研究生博士開設的實驗室。

就像計算機系的計算機實驗室……,在生物學院同樣有生物實驗室,這些實驗室的管理者都是至少博士級別以上高學歷教授,他們負責帶領研究生進行各項研究,開發產品,做出項目。

甚至比較出色的產品、發明,還能參加省級、國家級、甚至是世界級的比賽,與世界舞台的一些高校一較高下。

在那種舞台上證明自己的產品發明,幾乎立刻就能馳名世界,登上各大新聞。

只是怎麼讓校方相信自己,這還是個問題。

距離寒假只有兩個月不到,他必須在此之前完全所有的事情,既然決定了用這種方法玩死陳家,讓他們感受絕望與後悔,秦毅就不會隨隨便便放棄。

而且更重要的一點,秦家想要發展,必須要一項屬於自己的超級品牌。

可以想象得到,秦毅發明的這種藥物生產出來,將會成為秦家的標杆,到時候秦家的舞台就不是區區余陽鎮了,而是在省級甚至國家級以及世界級舞台上活躍。

秦毅利用閑暇時間直接去找到了校長。

當他敲門進去的時候王悅康還不認識秦毅,這根論壇上面照片中的人還是有點差異的。

「你是哪個院的?到這裡有什麼事?」王悅康端著一杯茶,喝了一口問道。

「我叫秦毅,體育與藝術學院的,找王校長是想申請一份證明與許可。」

秦毅態度很好,畢竟是求人辦事。

「秦毅?」王悅康感覺這個名字好熟,大腦稍稍一轉忽然一口茶水差點噴了出來。

「王校長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秦毅問道。

「咳咳,沒有沒有……」

「聽說你把王小丹給打了?」

「年輕人啊,還是不要太年輕氣盛,下回動手能輕點就輕點,啊?」王悅康滿臉堆笑說道。

秦毅也是無語了,這種校長還真是第一次碰到,讓他的學生打人打輕點……

不過也是因為秦毅的身份太過複雜,他實在是不好插手,只能這般去跟秦毅說,不然秦毅犯了什麼大事,他這個做校長真的不好處理啊。

「我知道了王校長,主要是那個王小丹比較欠揍,實際上我還是非常善良的一個學生的。」秦毅笑著說道。

善良~王校長心中暗暗咒罵,這丫的能善良就有鬼了,來了金衡大學不知道惹出多少事情。

當然這些話他是不可能說出來的,他臉上依舊是掛著笑容,「秦同學這是準備找我開一份什麼證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