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通了這些,王旭卻是心中有著不滿,畢竟誰也不會沒事喜歡被別人懷疑。是以,王旭就有著將這個宮殿捅個窟窿的打算。而現在,和霍若曦之前的矛盾卻委實成為了最好的借口,就是以後宗門要深究起來,也不好拿他們怎麼樣。

心中有著打算的王旭,嘴角卻是隱隱有著一絲笑意。王旭心中暗自想到:「既然你們喜歡探視,那身為晚輩的我,怎麼能夠不滿足你們的愛好呢?」

於是,王旭也就針尖對麥芒地對霍若曦說到:「小娘皮,誰怕誰?敢不敢現在就比上一場?」

「小娘皮!」

這三個字委實將場中的包括霍若曦在內的九人給震住了。他們都是一臉詫異的盯著這個年約九到十歲的小男孩。特別是場中的李薇兒和子車芹香幾人少女,更是面紅耳赤,對王旭突然爆出這麼三個字而感到驚訝!

至於農品左賢、蒼昆璽和郜汝生三人,卻是不得不重新審視著這個場中兩個年紀較小中的一個的王旭了。始一開始,十人中,也就王旭和澹臺景璇只有著不過十歲的光景,在他們眼中,他們兩人不過是一個小弟弟和妹妹的角色。

不想,此時王旭的三個字,卻將他們之前的想法給完全翻了個個!

不說是其他幾人,就是心中已經打算找個借口與王旭打上一場,用以試探這個宮殿背後之人的霍若曦,一聽到王旭說出的這個三字經,再加上回想起在聖堂九重世界中的一幕,霍若曦頓時滿臉赤青。渾然忘卻了剛剛的真正想法。

霍若曦想也不想,右手猛地朝著王旭探去。口中厲喝到:

「青龍破天!」

瞬間,一條長達百丈的威武而龐大的青龍凝聚而出,朝著王旭逼去!一股無上龍族的威壓出現在宮殿之中。百丈巨龍始一出現,僅僅是胎息境的子車芹香等八人不由得感到一股不容抗拒的威能充斥她們的心田。

此時,在沒有動用九天鐘的情況下,李薇兒的真正實力也不過是在胎息境九重天而已,也同樣和澹臺景璇她們一般,根本就無法對抗有著守一境四重天修為的修武者霍若曦!

不說是宮殿中的眾人的反應,就是在暗中觀看的劍宗宗主萬劍元和太上長老花解語,通過陣法看到霍若曦能夠如此輕易而熟練的凝聚出一條長達百丈的青龍。心中也都起著波瀾,特別是本身就是以武證道的花解語,更是滿臉歡喜到:

「宗主,這個小女孩很不錯。雖然心性還是有著少年人的衝動,但是從她剛剛的表現來說,她對武技的領悟已然是有著她自己獨特的見解,這一點是極其難得的。只要有著高階武修的指點,她必定能夠在短時間內有著質一般的變化!」

一邊的萬劍元細細的回想著霍若曦那舉手投足間就凝聚而出的百丈青龍,也不得不心中暗贊。口中說到:

「太上長老,您說的極是。這個小女孩子,在這個年紀,不僅能夠有著守一境四重天的修為,更難得的是,卻還不忘對基本的武技的練習。

所謂管中窺豹,略見一斑!她能夠以如此年紀就能有著這麼精練的手段,表明她從小就已經對基本的武技練習下過一番不小的苦功夫!

不過,相比之下,我倒是對那個叫王旭的小子更加感興趣。就是不知道他會怎麼應對這個有著守一境四重天的少女。這樣修為的少女,應該可以將那個小子的底子逼出一些了吧!」

聽到一邊的萬劍元近乎無賴的語氣,花解語不禁說到:

「宗主,看來你也已然發現了這個小男孩,比其他幾人隱藏得都深了不少。雖然他的身上明顯有著不為人知的大神通,能在一定程度上隱去真正的能量波動。但是,對於我們這些大能境的修者來說,總是能夠捕捉到他那無意中散發出來的細微的氣息。


明顯的是,這個小子至少有著守一境一重天的真實境界。雖然,真正是守一境幾重天的修為,我們也無法準確的判斷!不過,宗主說的也沒錯,有著守一境四重天修為的霍若曦,身為一個修武者,全力施展的她至少有著對抗一般的守一境五重天的修神者!」

「太上長老,您說的沒錯。這樣一來,至少能大體知道這個小子的真正境界如何了!」

卻是就是王旭也沒有料到他的那三個字會有著如此巨大的威力,能夠使得霍若曦渾然忘記之前真正的目的,而徹底的爆發著霍若曦的怒火。

眼看著百丈青龍已然到達了自己的頭頂,王旭雖然心中極其鬱悶,卻也不得不先得將這條青龍解決了,再做其他考慮。心中有些後悔的王旭,卻只想想著以最快的速度結束這場在他看來是沒有絲毫意義的戰鬥。

此時此刻的王旭,心中的真正想法還是要借住這場比試將這座宮殿掀個底朝天,以逼出之前將他們十人帶到這裡的那個太上長老。是以,心中還堅持著之前的打算的王旭,卻是對著迎面撲來的百丈青龍,絲毫沒有出手抵抗的打算。

只見王旭突然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整個人猛地向後退去。此時的王旭,表現出了一種絲毫與修神者不相稱的**速度。那種速度既然能夠躲過百丈青龍的追逐,整個宮殿中瞬間充滿了青色的青龍身影和一道細小的身影!

這時,宮殿中的茹夢子卻是突然開口說到:「王旭,你想幹什麼?快停下來,你再這樣下去,整個宮殿都會倒塌的!」

茹夢子突然間的叫喊聲,才將其他人真正的驚醒,此時的他們用神識察看著整個宮殿的四周,才發現確實如同茹夢子所說的。整個宮殿已經有著近六成的巨大支柱被王旭有意牽引的百丈青龍所破壞,更嚴重的是,四周圍牆,已然有著兩面也已是搖搖欲墜!

發現這種情況的李薇兒,更是擔心王旭的這種舉動會將宮殿的主人給惹怒,立馬喊到:

「弟弟,快停下來!不要玩了!」

不想,李薇兒的話語剛剛結束,卻是傳來了王旭的清脆話語:「薇兒姐,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好,旭兒也不再玩了。對了,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

卻是一邊為王旭說要停下來而略感失望的子車芹香突然追問到。

「好消息就是,旭兒要為你們找一個更大的宮殿了!當然,還有一個小小的壞消息……」

心中隱隱有著猜測的李薇兒,不覺得有些膽戰心驚,她小心翼翼的問到:「弟弟,什麼壞消息?」

「哈哈哈!壞消息就是……」

卻見王旭話還沒有說完,他的右手中,赫然出現一把有著一丈大小的碧玉色的圓月彎刀。圓月彎刀始一出現,一股欲要割裂天地的驚天氣息伴隨而出。王旭右手的巨大圓月彎刀,卻是猛然朝著迎面撲來的百丈青龍,狠狠地劃過一刀。

頓時,整個宮殿內,赫然出現了一道幾乎微不可見的漆黑裂痕,朝著百丈青龍撕裂而去。就在霍若曦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卻見王旭在劃出一刀后,整個人再也不理會那條百丈青龍,而是立馬跑到李薇兒身邊,將還在發愣的李薇兒一把抓住,衝出了這座宮殿!

殿內的霍若曦八人還在為剛剛突然間停留在空中的百丈青龍而感到奇怪,卻是一時間忘卻了王旭的奇怪舉動!

驀然,終於通過心神聯繫,發現了百丈青龍異常的霍若曦,心中發覺了什麼,朝著其他七人叫到:「快衝出去,這座宮殿快要倒塌了!」

然而,此時已然來不及了。就在霍若曦剛剛衝出百餘米,還遠遠沒有到達門口的時候,停留在空中的整條百丈青龍,猛在爆發開來。巨大的能量,如同一個小型導彈一般,龐大能量將整個宮殿掀起。


瞬間倒塌的宮殿將尚未逃出的霍若曦八人全部埋了起來!只留下宮殿外傳來的王旭巨大的嘲笑聲!

只是,僅僅是十息的時間后,王旭卻也是再也笑不出來了,因為從廢墟中出來的被王旭出其不意地整得灰頭土臉的霍若曦八人,將王旭身邊的李薇兒硬生生拉開后。八人滿臉鐵青地將王旭包圍了起來!

宮殿中的劇變,不說是霍若曦等人沒有料到會是這麼一種結局,就是暗處的萬劍元和花解語,看到這種結果,都覺得哭笑不得。他們也委實沒有料到王旭會這麼的大膽,直接同時將其他八人都給得罪了。

難道王旭就真的對自己那麼的自信,能夠同時承受其他八個人的怒火!

要知道,此時就是之前還對王旭滿臉擔憂的澹臺景璇都是對王旭大為不滿,大有要狠下心來痛打王旭一頓的決心。特別是剛剛王旭只是將李薇兒帶了出來,而將她也留在裡面的時候。一想到這,澹臺景璇心中就莫名地有著一股不舒服的感覺!

然而,澹臺景璇卻是怎麼也不會知道,王旭是有意為之的。心智已然成熟的王旭,更加明白如何才能在澹臺景璇的心中留下自己的影子,哪怕這個影子是壞印象,那也會比沒有任何印象要好上許多! [正文]第九十二章一個賭約

————

霍若曦八人將王旭包圍在中間后。~~其中的澹臺景璇、茹夢子和駱楚煙還稍微氣色好一點,但子車芹香和霍若曦兩人已經是俏臉充滿寒霜,雙目圓瞪著還一臉嘻笑的王旭。

子車芹香不等霍若曦七人出聲,就先叫到:

「錯小子,你絕對是故意的!你,你竟然將本姑娘弄得這麼狼狽!錯王旭,我告訴你,本姑娘從小到大,還沒有誰讓本姑娘這麼難堪過呢!本姑娘要你好看!」

王旭對子車芹香時不時冒出的威脅之言已經是有著驚人的免疫力了,自動地將子車芹香的話語給過濾了。絲毫不理會被王旭無視后的更加憤怒的子車芹香,而是將注意力轉到霍若曦、郜汝生和茹夢子三人身上。

王旭能夠感覺出來,霍若曦八人中,至少這三個人給他有種深深的看不透的氣息。特別是郜汝生,從現在郜汝生全力戒備的氣息透露,郜汝生雖然只有著胎息境九重天的境界,但是他卻是給他有著一種他是一條隱藏於深淵之中的九天神龍一般!

不說王旭對他們八人的感受,卻說將王旭包圍后的八人的反應卻也各不相同。僅僅是不過十息的時間,這八個人不愧是各大勢力精心挑選出的精英人物,確實有著各自的過人之處。隱忍功夫遠非一般的弟子能夠比擬。

十息的功夫,卻是明顯的八人中的茹夢子、郜汝生和駱楚煙三人最先冷靜下來,只是一臉冰冷地將王旭困在中間,並沒有馬上出手的跡象。片刻后,農品左賢、蒼昆璽和澹臺景璇也神色稍微變緩。

是以,此時也就只有著霍若曦和子車芹香兩人對王旭的怨氣最重。因為她們兩人不同於其他的六人,她們兩個都是在此之前就與王旭有著糾纏。子車芹香在之前就不甘心自己不明不白在敗在王旭手下。

霍若曦則是感情複雜得多了。而且霍若曦那種感覺、那種委屈還都不可能跟別人說,特別是她自己懷疑當時王旭目光如炬的掃視過她的身體時,她當時是頓時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是被剝了皮似的站在那裡,**地讓王旭觀看一般。

這種事情,霍若曦就是與她最好的閨蜜都說不出口的,更何況現在場中的其他人,她都才剛剛認識而已。是以,霍若曦之前在宮殿中,也只是想要小小的教訓一下王旭。她剛剛凝聚的那條百丈青龍,看似勇猛無比,但她卻心中明白,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否則,她也不會將百丈青龍凝聚出來后,就再也沒有理會那條青龍,而是任由青龍被王旭耍得團團轉了。要不然,即使王旭有著守一境五重天的境界,實際戰力有著存神境修為,也不可能如此輕易的僅僅憑藉肉身速度將百丈青龍戲耍如是的。

讓霍若曦氣憤的卻是,剛剛王旭又擺了她一道,竟然將她給埋在宮殿的廢墟中,搞得她灰頭土臉的。她可是和子車芹香一樣,從小到大,在家中都被視為掌上明珠一般的呵護,何時受過如此委屈來著。

越是尋思著、越發覺得氣憤難忍的霍若曦,考慮到自己此次前來劍宗,反正也只是自己一個人的主意,並沒有帶有家族的特殊任務。

是以,霍若曦決定不再限制自己的真正實力,準備哪怕是暴露了自己的那件武器,也要給眼前還在一臉笑意地看著她的王旭一個深刻的教訓!心中有了決定的霍若曦,臉色一變,對著其他七人說到:

「你們先退到一邊。先讓我把我和他之間的賬算清楚!」

本身就已經不準備非要出手的郜汝生幾人,聽到霍若曦的話語,正好有著一個合適的台階,讓他們下台。畢竟,郜汝生、茹夢子他幾人心中都清楚,此次他們前來劍宗,是有著特殊的目的的,沒有必要的情況下,還是不要過多暴露自己的功法和修為!

相互間對視了一眼,七人中除了子車芹香是被李薇兒和澹臺景璇兩人強行拉開的之外,其他六人也都有著默契一般的向著遠處退去。赫然給霍若曦和王旭兩人留下一個巨大的空地。此時的他們,已然誰也沒有在意這個他們身處的殿外之殿了!

「王旭,剛剛我們還只是熱身一下而已。現在,你我兩人正式比試一場,你敢嗎?」

霍若曦滿臉寒霜、雙目圓瞪著王旭,說到。

王旭卻是對霍若曦的表情自動過濾了,他還一臉的若無其事的回應著:「那倒也不是敢不敢的問題。關鍵是……」


說到這裡,王旭再次露出了他那久違的笑意,一臉審視之色的上下打量著不遠處的霍若曦。見到王旭的這種表情,在幾丈開外,正在死死拉住子車芹香的李薇兒,心中暗自苦笑,知道又有人十有**要倒霉了。而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霍若曦!

與王旭已經相處有著一個多月的李薇兒,因為她在這一個多月以來,都把心思放在對王旭的照看上。因而,她對王旭的一些細微的動作有著不弱於大大咧咧性格的南宮若穎對王旭的了解。

一見到王旭此時嘴角露出的那抹怪異的笑容,李薇兒都不由得內心期盼,這次王旭最好不要做得太過分。但李薇兒卻沒有半點阻攔王旭的打算,她很明白不要看王旭一幅嬉皮笑臉的模樣,其實她很明白王旭的骨子裡是個很好強和固執己見的人。

然則,對王旭一點也不了解的霍若曦,此時此刻的她滿腦子是如何狠狠地將王旭適當地教訓一頓的念頭,根本就沒有仔細注意王旭的神情。她順著王旭的語氣問到:

「關鍵是什麼?」

「關鍵嗎?就是我向來不做沒有好處的虧本買賣。我就這樣毫無意義的與你動手了,對我有什麼好處啊!」

「你……」

「你什麼你啊!沒有任何的好處,我是絕對不會與你動手的。難道你還能夠強行出手不可嗎?你要知道,你若是沒有經過我的同意比試而自行先出手,可是絕對違反各個宗門最基本的一條門規——不得同門相殘的!」

「那你究竟想怎麼樣才能同意我們之間的這次比試?」

霍若曦的異常反應,卻是讓場中的駱楚煙等人倍感詫異。她們心中都覺得奇怪,按理說,雖然剛剛王旭是在宮殿中擺了他們八個人一道,可這也絕對算不上真正的大的仇怨。因為在他們幾人的眼裡,王旭不過是個極度貪玩的小傢伙。

這也是為何剛剛霍若曦只是給了他們那麼一個勉強的借口,他們幾人就退出的最重要的原因所在。否則,若是換成另外一個同齡人如此戲弄他們,即使他們有著自己的重大顧慮,也絕對不可能如此輕易放過王旭的。

因此,現在他們幾人發現霍若曦已然是大有不痛打王旭一頓,誓不罷休的架勢,都覺得這其中還應該有著其他原因在內。

駱楚煙幾人的疑惑中,卻見霍若曦一見王旭還是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你能奈我何的模樣,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覺得王旭是絕對存心和她過不去,不久前在聖堂九重世界內就對她不尊重,現在還有意氣她。

「王旭,你說,你究竟怎麼樣才同意比試?」

「很簡單,我們要有個彩頭。這樣的比試才有意思,否則一切免談!」

「彩頭?你想怎麼樣?」

「我們下個賭注吧。也很簡單,就是這場比試,若是你贏了,我從今往後,尊稱你為師姐,並認真履行做為師弟的本分。反過來說,若是你輸了的話……」

「不要廢話,若是我輸了,你從此以後,就是本姑娘的師兄……」

「聰明!不過,最重要的是,你必須充分的履行做為一個師妹的真正的本分哦!是指真正意義上的師妹,而不是一般的那種同門師妹哦!嗯,我現在倒是很是期待這個結果了!」

「你……你就那麼自信你不會輸給我!」

不想,王旭卻是依舊不緊不慢地用目光掃視著一臉怒氣的霍若曦,爾後才說到:「放心,我今天是本著教育下一代的偉大情懷,準備用自己的行動來再次讓你明白一個萬古不變的道理……」

王旭說到這裡,卻還一臉笑意的對霍若曦說到:「你就不想知道是什麼道理嗎?」

「不想!本姑娘現在就要先讓你知道一個道理——本姑娘不是好欺負的!」

霍若曦說完,卻也明白自己鬥嘴根本是自取其辱、得不償失。見到王旭已經答應比試后,霍若曦就已經不打算與王旭繼續拌嘴了。霍若曦驀然毫無預兆地整個人在原地升起,停留在距離地面有著一丈高度的空中!

凌空而立!

赫然是至少是守一境境界修者才具備的能力!

見到這種情況,場中其他幾人頓時臉色各有變化。

郜汝生心中微微震動:「果然不出所料,霍若曦是一個守一境境界的修武者,就是不知道她的真實境界究竟是幾重天的?她好在似乎沒有著特殊的目的,否則就必定會成為我在這裡的最大的對手之一!」

農品左賢則是另外一種反應,雖然他已經竭力要掩飾自己的表情,卻從他緊握的雙拳可以看出,他的內心遠遠沒有他所表現的那麼平靜。農品左賢暗自尋思著:「怎麼可能?她看起來,也不過是與我年紀相仿,怎麼能夠有著守一境的修為?」

農品左賢想到這裡,卻是無意中掃視過站在霍若曦跟前的王旭,心中卻是驀然間有著一個他自己都不敢也極度不願相信的猜測。能夠讓有著守一境境界的霍若曦如此全力以赴的對待的也只有是至少是同境界的修者,難不成……

農品左賢很是不願相信這一點,他轉眼向著其他幾人看過去,卻發現郜汝生、駱楚煙和茹夢子等人也應該是已經想到這一點了。他們幾人也都是滿臉懷疑的死死地盯著場中正在與霍若曦對峙著的王旭!

他們都迫切地想要知道他們心中的那個猜測:王旭是一個守一境境界的修者!一個不足十歲就已經成就守一境的絕世妖孽!

他們都為自己各自的猜測給驚呆了。一個不足十歲的守一境境界修者!這絕對是一個挑戰他們神經是傳奇!至少在他們各自的大勢力中,已經是有著數萬年以來,沒有過這樣的記載了!

相比之下,已經表現出有著守一境境界的霍若曦,則是已經被他們給無意間忽視了。因為在他們的潛意識中,也只是覺得霍若曦也應該只是一個初入守一境的修武者。最多也就是守一境一重天的境界。

畢竟,以霍若曦不足二十的年紀,能夠突破進入守一境,就已經是足以說明她有著進無上不朽傳奇的資質了!因為即使是天聖位面的十三大聖地,只要能夠在四十歲之內進軍守一境,就已經是有資格成為各宗門主脈的直系弟子了!

有著數千年已經無法將主脈的十個直系弟子名額填充完整的各大聖地,見到天聖位面這幾年的絕世妖孽般資質的弟子不斷湧現的情況。也都感覺到,冥冥之中,自有著一股力量在攪動著整個普通位面所有修者的命運。

特別是一些存在久遠的無上大能,更是心中有著一絲的明悟,他們相信十年後的七彩戰台事件,必然會成為揭開這場冥冥之中就已經被攪動了的新的修者世界的篇章!

這也是劍宗唯一僅存的太上長老花解語,會不在乎這次招收的弟子中,會混入別有用心之人。做為已然存在了八萬多載歲月的花解語,對無形的命運,更是有著一絲的明悟,她比誰都更明白「順其自然、因勢利導」這八個字的真正含義! [正文]第九十三章龍鳳斗


————

看見對峙中的霍若曦突然間從原地凌空而立,不僅是李薇兒八人,就是暗處的萬劍元和花解語都感到吃驚。e他們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霍若曦竟然一時之間被王旭給氣成這樣,凌空而立,雖然是守一境及以上境界修者的能力,更是表示著霍若曦將會在比試中全力以赴!

霍若曦全身能量澎湃、周身精氣浩蕩,激得一身衣服都微微振蕩,雖然衣服上還有著些許的灰塵,卻是絲毫不能掩飾她的天生麗質!尤其是那種遠離喧囂世界的出塵之感,更是將凌空而立的霍若曦添上一絲如同雪中蓮的玉潔神彩!

然而,這時的霍若曦卻是俏臉緊繃,雙目圓瞪著不遠處的王旭,嬌喝到:「王旭,看打!」

霍若曦象徵性地說了一句,卻是絲毫不在理會幾丈開外的王旭。只見凌空而立的霍若曦猛然間右手五指微微彎曲,朝著王旭所在的方向,突然間探出!瞬間,五道青色光芒從霍若曦的五指中射出,迅速地分別射向五旭的頭部和四肢關節處!

狠厲的招式,無不透露著此時霍若曦對王旭的真正的態度!

五道青色光芒,如同五把利劍,劃過空間,赫然發出「吱吱吱」的破空聲!

李薇兒感受著那五道光芒的威能,都不由得駭然,她心裡很清楚,霍若曦不愧是守一境境界的修武者,這樣輕描淡寫的一式,卻有著如此的威能!李薇兒相信,她也只有動用了南宮紫怡給她的九天鍾,依仗上品武器之威,方能抵抗這五道光芒!

王旭或許也是沒有料到此時的霍若曦會如此不打招呼地出手,眨眼間,五道光芒已然擊中了王旭的身體!眼看著五道青色光芒竟然能夠將五旭的頭部和四肢關節擊穿,不遠處的霍若曦卻是有些不敢相信,她不相信那五道青色光芒能夠如此輕易地擊中王旭!

果不其然,只見就在五道光芒穿過王旭的身體后,卻見已然被擊中的王旭身體漸漸的消散在空中。這時,不僅是凌空而立的霍若曦,就是一邊觀看的李薇兒、茹夢子和郜汝生等人都不由得感到心中駭然!

那赫然是一具王旭的殘影!

殘影!

王旭已經在他們幾人都沒有發覺的情況下躲開了!那此時的王旭呢?駭然中的他們,猛地環視著四周,這才發現王旭已經不知何時站在了霍若曦的身後!這時的王旭,卻是依舊一幅笑容可掬的模樣,看著凌空而立的霍若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