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家傳寶術有幾分火候了,造詣究竟如何?」王明乾咳,這般問道。

黃金獅子鄙視,在那裡腹誹,直接說想學那種秘術不就行了嗎?

赤龍羞赧,它有點難為情,道:「只得到了皮毛。」而後,它忽然神色大變,道:「我沒有得到後面的傳承!」

王明明白,終是出了大問題!

他就覺得,沒有九轉還陽草的話,可能有瑕疵,沒有想到這麼嚴重。

小赤龍本身無問題,無論是肉身還是神魂,都強壯的驚人。

可是,蘊含在他血液中的烙印碎片,不完整,傳承沒有記載下來,關於真龍的無敵道統,它沒有全部得到。

一般的修鍊之法,它精通了,但是真龍最強秘術,徹底缺失。

王明發獃,他還在琢磨真龍**呢,結果那無敵秘術沒有傳承下來?

魔方惶恐,這是大事件,真龍最強寶術沒有蘊含在血液中,它所掌握的依舊是此前所精通的那些真龍法。

該族壓箱底的絕學不在!

「這可真么辦?」黃金獅子都發愁了,因為,它也在惦記呢,想跟著王明一起沾光,結果發現一場空。

「虛神界!」忽然,小赤龍開口。

「什麼意思?」王明心中一動。

「那兩個怪老頭跟我說過,只要我能打破你的紀錄,在他們那裡就可以換到最強寶術,我想……那裡有真龍術。」魔方說道。

它曾跟一個名為青鋒的青年決戰,兩人號稱當代的王明,引發過巨大轟動。

王明面色陰晴不定,他原本就要去虛神界,打算去用自己的十塊青銅碎片換取寶術,原本還沒有決定選哪一種呢,現在看來,只能選真龍秘術?

他斜睨小赤龍,總覺得這筆買賣不划算,掏了一窩真龍蛋回來,不但沒從該族得到好處,還要當保姆,幫它去學真龍術?

「我覺得,你現在年齡還小,道行不夠,隨著你成長起來,蘊含在你血液中的傳承碎片會逐漸清晰,顯化出來。」王明說道。

側妃不承歡 因為,他去虛神界兌換的話,只能選一種秘術。

他現在有點渴望真凰寶術!

如果小赤龍復原,那麼,將來便真的有可能出現龍鳳呈祥那種無敵盛況!

因為,傳說,一旦有人同時掌握有真龍秘術與真凰秘術,兩者可以相輔相成,讓威力倍增!

現在一條真龍就在眼前,如果再去虛神界尋到真凰寶術,那種理想的妙境便不遠了!

清風吹過,天域幽寂。

王明隻身獨行,他離開荒域,來到了天域。

這是他從上界下來的地方,他要去那處生命禁地。

因為,他思來想去,或許能幫助魔方的還有那位禁區之主,那位存在曾教出多位真仙級弟子,傳下各種妙術。

王明覺得,他或許精通真龍寶術!

原本,他就想來這裡的,因為跟禁區之主有約定,還會再來。

此外,他時間不多了,也想問下,身上的詛咒是否會對他造成劇烈傷害。

他此前不是很擔心,因為在所有人包括殘仙都覺得他要廢掉的時候,他能體會出,沒那麼嚴重。

因為,當時,他體內的那團火曾無聲無息的點燃,充斥在他的血肉中。

不過,折仙咒依舊在,那團火不曾幫他焚去,保留了下來。

在當時,或許只有五行山知道,看出端倪,因為此前它就知曉了王明的體內有一團神秘的火。

當時,五行山表態,說王明已廢,應該是為了配合,麻痹殘仙。

當時情況危急,除卻殘仙真身外,還有另一人的兵器與法旨在側威脅,那肯定也是仙道人物!

「不是我為自己,為你卻先跑來這裡一趟,這個弟子收定了。」王明自語。

他覺得,自己的確要有所防備了,收一個弟子是應該的,尤其是真龍這種逆天的生物,那就更不能錯過。

這塊區域,無比荒涼,越發的幽深與寂靜。

王明臨近生命禁區邊緣了,他取出那塊古玉,不然的話在這裡容易迷失。

天地變幻,景物朦朧,這裡的虛空扭曲。如同有一方古界藏在山水間。

轟!

王明化成一道閃電,經天而過,極速沖了過去,他闖入禁區所在的這片古地。

風馳電掣,百萬里消逝。

最後,王明到了地方,再次見到了那片殘破古地。

很矮的山,枯萎的葯田,以及乾涸的小湖,更有那拉屬殘瓦。都陳列在此。

轟隆!

忽然間,這山水活了,一剎那間,乾枯之地有了生機,小橋流水,亭台殿宇,原本黑霧繚繞的陰暗之地,一下子光燦燦,如同仙境。

葯田內芬芳撲鼻,全都是神葯,沒有其他種類!

山峰上,皆為宏偉的那拉屬殿宇。威嚴而宏大,神聖無比。

不遠處,山腳下,那裡有一個湖泊還有茅屋,一個白衣男子,丰神如玉眸子燦燦,正在飲茶。

在他的背後,一男一女,唇紅齒白,都很漂亮。

「你來了。」

「是的,前輩。」

這一次沒有經歷考驗,王明踏著宇宙湖,就那麼過來了,不曾遭劫。

「比我想象的要快。」白衣男子說道,放下茶杯看著他。

「我有求於前輩。」王明很坦誠,也很直接。

「說吧。」白衣男子的回應很簡單。

「我想求取真龍寶術。」王明看著他。

「我不會再傳任何寶術了,曾經的路被證明錯了,在你前面,共有八位絕代天驕學過我的法,結果都死去了。」中年男子很平和的說道。

王明愕然,竟得到這種回應。

對方很乾脆,這算是拒絕了。

他有些不解,既然如此,白衣男子讓他來這裡做什麼,不是傳下道統嗎?

「我想你誤會了,我需要培養出一位強者,最好能成為史上最強,但是,他並非我的傳人。」白衣男子說道。

王明看著他,沒有說話。

「你所學的法已經夠多,關鍵不在於掌握秘術多少,而是其他,我要給予你足夠的磨礪,培養出最強戰鬥力!」白衣男子很直接。

「可是,我想學真龍寶術。」王明咕噥。

趙公子 「我時間不多,只是殘碎烙印,每一次顯化都要虛淡一分,不是說笑,你要把握機會。」中男子說道。

而後,他又補充,道:「我從來就沒有得到過真龍寶術,就是想教你也沒有辦法。」

王明一嘆,真龍寶術果然非凡。

「既然你來了,就珍惜這次的機會吧。」

白衣男子說道,用手一點,王明一下子騰空,不由自主飛向一座山峰,那裡有一座銀色的大殿。

在這塊區域,有很多座山峰,每一座上都有一座那拉屬巨宮,鎮壓這裡的時空。

王明被送進這座銀色殿宇中,殿門一下子被關閉了。

「嗯,不好!」

下一刻,王明臉色變了,因為他體內的折仙咒發作,劇烈無比,要腐蝕他全身的道行,極其糟糕。

「這一次的磨礪,便是折仙咒,如果熬下來,還能活著,道行不失,就算過關。」白衣男子說道。

王明:「……」

他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想詛咒,想罵人,因為,他這次來也想准順便問下折仙咒的事,結果,直接被引的發作。

禁區之主不但沒有相助,還讓折仙咒復甦!

「折仙咒如今沒有全面爆發,我只是激活部分而已,想成為最強者,就必須要熬過來。」白衣男子提醒。

「這是為真仙準備的,你讓我熬過去?」王明急眼。

「並沒有全面發作,只是部分威能。」白衣平淡的說道。

這也足以殺人,針對仙道生靈的詛咒,哪怕只是部分而已,也讓人難以承受。

這是一次煉獄般的折磨,銀色殿宇中發出低吼,聲音恐怖,有時候如魔王長嚎,有時候則如九幽鬼音。

這是一種煎熬,王明宛若陷入地獄中。

他體內那團火蟄伏,很平靜,任折仙咒吞噬他的生機與道行。

「給我回來!」王明眼睛都紅了,他所苦修出的法力,他的一身道行怎能被斬?

他身體內,法力瘋狂運轉,血氣滾滾,道行由弱便強。

王明在對抗,消失一點法力,他就瘋狂運轉幾輪玄功,在奪取,在補回。

整整三日,銀色殿宇中,嘶吼聲不斷,如同鬼嘯神嚎一般,令人發瘮。

最後,殿門打開了,王明披頭散髮,踉蹌而出,僅三日功夫就瘦了一圈,面色蒼白。

「不錯,你熬下來了,成功了,我期待有一天你在人道領域時便能抵住折仙咒的全面發作!」白衣男子說道。

下一刻,青山綠水都不見了,這裡一片凄冷。

地上,有一顆殘缺的頭骨,雪白如玉。

王明對那裡深深施了一禮,而後轉身就走,越走他的身體越輕便,法力洶湧,血氣滾滾,他覺得如同從地獄回歸,來到人間,身體舒泰,元神凝練。

王明回到了華村。

「唉,真龍寶術沒有求取到,看來只能進虛神界了。」他輕輕嘆道。

黃金獅子湊了過來,它知道王明去了何地,聽他這麼一說,頓時很失望。

「對了,五色雀呢,是否出現過?」王明問道。

黃金獅子頓時咬牙切齒,搖了搖頭,它這兩天一直在大荒中轉悠,想找五色雀的麻煩,結果壓根就沒見到。

「哥哥,我已經查的差不多了,雨族真的可以跟他們的上古神聯繫上,有些古怪。」王華回來了。

他已經查的差不多了,華國究竟有那些勢力想反撲,要支持曾經的皇族嫡系,這查起來不是很難。

不過,讓他心驚的是,雨族的人真的可跟神溝通。

「神,回頭我吃了他!」黃金獅子大咧咧的說道。

「吹牛,被五色雀在鼻子上拉了一坨鳥糞,到現在都沒有捉到它呢。」有孩子揭短。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

黃金獅子聞聽,臉色頓時黑了,它真想嗷的一聲撲過去。

「不急,等我從虛神界回來,去那些勢力家族走上一趟,弄個清楚。」王明說道,他倒要看一看,那些人有多大的能耐,想反王華。

當然,雨族是他重點要探究的對象。

王明不會大意,他始終認為,能從另一個世界投影過來的神,一定很強!

他盤坐華村中,閉上了眸子,而後轟的一聲,元神出竅,擊穿天空,進入了虛神界!

跟著他一同去的還有赤龍魔方。

王明將憑藉十塊青銅碎片,去交換真龍寶術。

三十三天,各方古界,近來平靜而祥和,因為,邊荒危局消失了。

只是,可憐了那麼多英傑,更有天驕人物如孔雲龍等,已然戰死,再也不可見。

至尊凋零,大半都死在了邊荒!

同時,這也為三十三天迎來了一段難得的平和期,沒有了外部的大敵,不再有讓人窒息般的壓抑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