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買噶,柏哥果然了不起,連金甲老師都邀請他,肯定是又發現了什麼了不得資源,不行,我得去看看。」

他興奮的向前跑去。

「不對」

王遠跑了幾步,突然停了下來:「剛才柏哥背著他們對我勾手,是什麼意思。」

「這樣,然後這樣」

王遠比劃一番剛才陳柏的手勢。

「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他眼睛滴溜旋轉,腦袋轉的飛快。

「這樣是來的意思,指地是想說這裡么?」

王遠一邊比劃一邊猜測道。

「來這裡?」

「不對,來這裡幹啥,不是這個意思。」

「跟我來這裡?」

王遠挑起右邊眉毛看向遠方,以他對陳柏的了解,勾勾手指能完成的事,陳柏絕對不會表現的那麼繁瑣。

「哦,我知道了」

王遠哈哈大笑,轉身向能源礦洞跑去。

只聽他興奮的嘀咕到:「原來是叫上他們一起跟我來,他是想讓我把眾人叫上一起跟過去,他們絕逼是又發現個了不得的資源,哈哈~」

王遠暗暗得意,哼起小歌,一溜煙的跑回去。

在他走後,一股氣流涌動,吹散了地麵灰塵,只見陳柏剛才站的地面上,留下一小句話,寫著:金甲叛變,速找葫蘆。 「不得了啦!」

「各位,各位,大事件啊」

王遠一路跑到能源礦洞,大聲喊道。

眾人剛研究完他的運輸機器,短短時間,已經將機器的外觀研究通徹,包括金屬片軸心旋轉原理,至於裡面的動力系統,眾人也是第一次見,明知短時間內研究不出個結果,索性不在研究。

眾人擼起袖子準備開挖礦石,聞言抬了抬眼,沒好氣的盯著他。

「各位,各位,好消息,好消息啊!」

王遠大聲說道,一溜煙沖入人群中,不過眾人依然自顧自的準備開挖礦石,一副不想理采他的樣子。

「你們難道就不想知道什麼消息么?」

王遠聲音高了八倍,環顧四周。

「來來來,賤人,按照你剛才說的規則,我們比賽挖取礦石,你別想做孬」

龍哥對著宋智貴呼喊道。

「誰怕誰啊」

宋智貴舉起石鎬,霸氣回應到。

「智貴,智貴」

王遠急忙走向宋智貴。

「好消息,好消息,想聽么?」

王遠拉著宋智貴轉身而去的手臂說道。

「聽你個鎚子」

宋智貴甩了甩手臂,轉身走向堆放石鎬的地方。

「哎,你們怎麼這樣」

王遠氣極而笑。

但眾人直接將它無視。

王遠撇撇嘴,嘟噥道:「還想告訴你我剛才看到了金甲老師呢」

「什麼?金甲老師?」

宋智貴急忙停下,一臉興奮的看著他:「我偶像來了么?」

「在哪裡?」

王遠高抬下巴沒有搭理他。

「對了,我就說之前聽那老師的聲音這麼熟悉呢?我們的測評老師不會就是金甲老師吧?」

波爾突然一拍手掌,嗷嗷說道。

「咦,你這麼說,好像是挺像的,一樣的磁性」

另一人回憶道。

撿來的萌寶:繼承者的隱祕新妻 「哇,偶像啊!」

人群中爆發一聲驚呼。

「哼哼~」

王遠得意的看著眾人,好像在說:我知道,我知道,來問我啊!

見沒人搭理她,王遠一步三癲的走向幾女,他的身後,宋智貴伸手想挽留,卻拉不下來臉。

宋智貴咬咬牙,甩甩手,彎身抓起一把石鎬,將他的第二種器烙印其中,只見他揚起手臂,雙手各持一把石鎬,得意的看向龍哥。

石鎬的金剛石鎬頭散發出銳利的金屬光澤,被他隨手舞動的虎虎生風。

「卧槽,你作弊」

龍哥指著他吼道。

眾人看向他,有些驚詫:這廝想把自己身體掏空么?

眾所周知,人類體內,能儲存的內力有限,使用一把石鎬挖礦的確會綽綽有餘,但使用兩把石鎬同時挖礦,內力很快就會消耗一空。

宋智貴有那麼蠢么?

宋智貴咧嘴大笑,別人哪裡知道他的情況,他有兩個種器,種器就相當於內力儲存器,相對應的他的內力量也是別人的兩倍有餘,二刀流對他來說只會事半功倍,這也是他一直想和眾人對賭的原因。

「老子這是實力」

同一起跑線下,別人挖一塊的時間,他能挖兩塊,照這個速度,他不能拿到挖礦達人的稱號才是怪事呢。

開飯吧,小輝煌 王遠回首望去,看到宋智貴的得意樣,搖搖頭,嘆道:「鋤頭舞得好,女神跟人跑~」

「你懂個鎚子」

宋智貴吐出一口唾沫,回懟道。

幾女看到王遠走來,不禁一臉黑線,白玉蘭直接轉過身不想搭理他。

王遠笑嘻嘻的,動作浮誇的在掌心吐口唾沫狠狠的搓搓手,然後捋了捋他的寸頭,一臉淫笑的對幾女道:「妹子,好消息,要不要聽」

簡容嘴角抽動,倒是蓮蓼大方一笑,輕吐如蘭道:「關於葫蘆的么?」

「額~」

「這個」

王遠尷尬的撓撓頭,回道:「不是」

「那我們不聽」

蓮蓼說完,一手拉著一女走開。

王遠的臉色瞬間變成了豬肝色,他回頭,看到眾人偷笑憋的滿臉通紅,見他望來,眾人又變得嚴肅起來,相互簇擁一起去挖礦。

「好個恬不知恥」

龍哥小聲的跟波爾說道。

「可不是」

眾人再也忍不住,礦洞中爆發出陣陣鬨笑聲。

「笑,笑什麼笑」

王遠吼道。

他背著雙手,不再理會眾人,慢慢走到輸送機器前,一隻機械手抓探來,將他托起升向空中。

「算了,我跟你們說吧」

「都聽好了,老子不說第二遍」

見眾人望來,王遠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剛才出去,看到陳柏和金甲老師在那裡,和他們一起的還有力飛,鳴石他們,對了,還有一個醜八怪,不知道是誰」

「他們可能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資源,金甲老師邀請陳柏和那個醜八怪一起去探尋,可能時間來不及,陳柏只來得及通知我」

「讓我回來通知你們一起過去,好了,就這樣,我說完了,誰有疑問?」

眾人一陣驚訝的看著王遠,紛紛猜測他說的是否屬實。

「我」

波爾率先發問。

「我也有」

「還有我」

……

有第一個人開頭,就有第二個,接著就有第三個,很快眾人鬧哄哄的一團。

王遠雙手虛抬,安撫眾人:「別急,別急,一個個的來,都有份的。」

「你,就你,說吧,什麼疑問」

王遠指著第一個發問的說道。

波爾翻了翻眼,右手撫摸著金剛石鎬頭,問道:「你說的那個醜八怪,有多醜啊」

「和你一樣丑!好了,下一個」

波爾瞬間舉起石鎬欲砸向王遠,身邊的人急忙出手安慰撫他。

「我,我」

「好,就你,問吧」

「鳴石他們怎麼也在?他們不是早就脫離隊伍了么?」

王遠想都沒想的答道:「你問我,我問誰啊,不知道,下一個」

「切」

「哎,到我了,到我了」

「好,你問吧」

「我,我,哎,我要問啥來著」

「下一個」

「我來,你說他們可能發現了了不得的資源,難道還有比這裡資源還豐厚的地方么?」

王遠右手撫摸著下巴,思索片刻,的確,還有比這裡資源還豐厚的地方么?

「應該有,要不然金甲老師邀請陳柏他們幹什麼,喝茶啊?」

「好了,下一個,都問的啥問題」

「我來」

「說」

「有沒有可能那個醜八怪是陳柏的姘頭」

「噗~」

「滾,下一個」

「哦」

「我,我,我」

……

「蓮姐,男生的思維都這麼跳脫么?「

簡容好奇的向蓮蓼問道。

蓮蓼無奈的搖搖頭,有些無語的看著眾人。

「問到現在,一點重點都沒有」

恰巧王遠看像這裡,只見王遠眼睛一亮:「好了,好了,都閃開,讓妹子們問兩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