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這個消息后,夏家主先是一愣,而後想到自己花費大價錢的選址和購買設備,頓時心痛如絞。

「你們的消息準確么?怎麼又要找人接手古家?」夏家主皺眉,「陸細辛呢?不管她了么?少主最近不是在跟她相處?」

師家主癟嘴:「你那都是老黃曆了,少主現在已經有新人了,所以大長老才會無所顧忌,不用再照顧陸細辛的想法,直接扶持林景天,爭奪古家。」

「新人。」夏家主是真的很懵,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忙繪畫比賽一事。

現在繪畫比賽已經過了初選,馬上就要進入複選,他的心都在這件事上面,根本沒時間關注別的。

沒想到,才過去幾天啊,少主就有新人了。

「是誰啊?」夏家主好奇。

歐陽家主開口:「好像叫雲念念,據說和少主幼年相識。」

「嘖嘖。」師家主感嘆:「緣分吶。」 以韋斯特的性格,必定不會讓快船隊在這種「平庸」的狀態里持續很久,江銘亮心裏也有些猜測,猜測韋斯特會拿保羅和格里芬中的一個人來開刀,來幫助快船隊破局。而今年的自由球員市場上,有很多優質巨星,韋斯特的威名,鮑爾默的財力,外加洛杉磯的市場,也許會催生出一隻更強大的球隊。在下個賽季,籃網隊也會面臨更大的挑戰。

四天的休整之後,巴克萊中心終於迎來了季後賽開始以來真正的挑戰,過往兩個賽季,籃網隊跟熱火隊都相遇在東部決賽中,這是他們連續第三次碰撞。但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次。如果熱火隊本賽季再度在籃網隊面前折戟沉沙,那麼他會在今年夏天的自由球員市場改換門庭,這已經是很明顯的事實了,甚至於即使熱火隊能夠擊敗籃網隊,他是否願意留在球隊都是未知之數,畢竟,日漸老化的韋德和波什還能夠帶給他巨頭級別的幫助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不可能。

籃網隊看起來還有穩固的未來,目前來看,東部尚不存在兩支球隊可以把他們擠出東部前二,但前提是,江銘亮得盡自己的努力維持陣容的穩定。很殘酷的一點是,籃網隊隊內的優質合同已經沒有那麼多了。

兩隊常規賽四次交手,熱火隊3:1領先,看似佔盡優勢,事實上,第一回合交鋒,籃網隊萊昂納德缺陣,第二回合交鋒,萊昂納德,洛佩茲雙雙缺陣,第四回合的對決,籃網隊提前鎖定東部第一,並且對馬刺保持了較大的優勢,因此在陣容上也有所輪換,可以說,這三場比賽都很難真正客觀的詮釋兩隊之間的真實戰鬥力。

洛佩茲跳球獲勝,比賽正式開始。

庫里前場接球,和格林中路打擋拆,費爾南德斯和洛佩茲在左側,萊昂納德到右側底角站定,進攻陣型完全拉開。庫里中路依靠運球節奏的變化突破了查爾莫斯,面對詹姆斯的補防搶先出手命中!2比0。

詹姆斯組織進攻,萊昂納德跟防,兩人都是重型小前鋒,萊昂納德本賽季被球隊各種養生,就是為了對付詹姆斯用的,詹姆斯也不急於在開局就發力猛攻,背身擠了一下轉身突破不成,傳給韋德。

韋德和波什打擋拆,洛佩茲換防,費爾南德斯追防,放空了波什,後者接球,左側牛角位中投得分,2比2。

回到防守端,巴蒂爾這邊的換防出了問題,儘管選位依舊精準,但是巴蒂爾的腳步已經很慢了,放在東部決賽的舞台上面對籃網隊有些不夠看。庫里牛角位給費爾南德斯無球掩護,費爾南德斯跟格林完成無球反跑,後者輕鬆上籃得分,4比2。

熱火隊進攻,詹姆斯傳韋德,後者再打擋拆,這次費爾南德斯沒追,韋德單挑格林,突破強行上籃,干擾下不中。洛佩茲拿下籃板球一傳反擊,費爾南德斯帶球長驅直入,外線庫里也到位牽制熱火隊退防球員的防守重心,查爾莫斯在兩杯毒酒之間選擇了看死庫里,給足了費爾南德斯衝刺的空間,詹姆斯見狀也沒有起跳,沒必要硬撘上一個犯規。

隔扣詹姆斯這種事情發生的還是挺少見的,完成了這一壯舉的費爾南德斯非常的興奮,雙手不斷地向上揮動,鼓動全場球迷的氣氛。

被當做了一回背景板,詹姆斯並沒有因此上頭,繼續穩穩地組織進攻,看準機會傳空切球給韋德,後者靠着費爾南德斯到籃下拋投球進。6比4。

韋德現在外線持球向硬打籃網隊陣型佈置完整的防線有些困難,但是你讓他要到了位置近距離進攻還是有譜的。

籃網隊進攻,韋德加強了對費爾南德斯的無球防守,洛佩茲到三分線外掩護,萊昂納德無球跑位,接到庫里傳球,持球面對詹姆斯,庫里和洛佩茲左側掩護跑向了底角,萊昂納德跳起把球送了過去,庫里接球立即出手,在波什的干擾下偏出籃筐。然而,波什和詹姆斯被拉出去,內線一個巴蒂爾哪頂得住,格林奮力搶到了前場籃板球,分出外圍給費爾南德斯,費爾南德斯再給出來接應的格林,二次組織進攻。

洛佩茲又拉出來擋拆,格林右側持球往中路帶,庫里也從底角往左側70度跑位,萊昂納德掩護。詹姆斯換防慢了,庫里這次沒有浪費機會,三分出手命中,9比4。

熱火進攻,詹姆斯和波什擋拆后覓得機會,強行干拔三分,還了一個,9比7。

萊昂納德倒也沒有防守失位,只不過防守詹姆斯站位略微靠後一點再正常不過,相比較而言詹姆斯的投籃威脅比他的突破威脅小太多了。

籃網隊進攻,庫里靠無球掩護跑位接球,轉身面框,韋德追防,和波什形成了包夾。

庫里在兩人縫隙中找到傳球空間,擊地給到了右側牛角位,波什在罰球線附近空位跳投,穩穩命中,11比7。

第一節過了五分鐘,詹姆斯終於開始發力,擋拆後過掉洛佩茲反手上籃得分,11比9。

下回合,庫里給格林傳球意圖太明顯,被韋德搶斷,熱火隊反擊,韋德單手扣籃得分。11比11。

經過擋拆,庫里往45度帶球,吸引波什換防后球吊到了籃下,洛佩茲順下接球,面對巴蒂爾的補防,雙手暴扣球進。13比11。

詹姆斯強行突破萊昂納德的防守后吸引包夾,球分中路,韋德切入籃下上籃得手。13比13。

雙方在進攻端你來我往,互不相讓。換下主力陣容之前,戰成了21平。

雙方輪換陣容的實力對比,顯然是籃網隊佔據上風。不過熱火隊有梅奧這個絕對強點,他的單打能力是球隊進攻端重要的武器,面對老將雷阿倫的防守,他跑位接球,在右側投中三分,幫助熱火隊佔據了優勢。

辛里奇分球,韋斯特在哈斯勒姆干擾下投籃偏出,熱火隊發動快速反擊,梅奧接科爾傳球,強突造成了雷阿倫犯規,兩罰全中,將分差拉到到了5分。

形勢有些不妙,關鍵時刻,老將發揮了自己應有的價值,巴特勒背身單打比斯利,一個假動作將對方點了起來,隨即前仰跳投,造成比斯利犯規的同時,還將球投進。

漂亮的打三分,一定程度上減輕了隊友遲遲不得分的壓力。。 下午兩點多

米花町大濱路附近一棟高樓建築屋頂,宮野悠靠在陽台拿著望遠鏡觀察下面人群。

「宮野警官,目暮警官剛剛無線電聯繫,問我們情況如何?」

跟宮野悠小組的警員,站在宮野悠身後恭敬詢問道。

宮野悠放下望遠鏡,然後轉身向警員走去,把望遠鏡塞給警員。

「回復一切正常,接下來交給你在這裡繼續觀察,我下去看看。」

「誒?」

警員微微一愣,伸手想要說什麼,但又不知道說什麼好。

熱鬧喧嘩街道,宮野悠若無其事從小巷走出。

宮野悠瞄一眼周邊人群,下意識伸手進懷裡想抽一根煙來緩解鬱悶煩躁心情。

結果摸了個空,然後才想起自己已經跟宮本由美保證戒煙了。

「嘎嘰~」一聲,一輛車停在宮野悠面前,然後一個一身酷酷的西裝、戴著墨鏡的捲髮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宮野悠感覺這傢伙欠打,開著車都不夠他車貴,還在他面前耍大牌。

男子微笑道:「怎樣?宮野警官你還認得出我嗎?」

聽聲音好像是高木那傢伙。

宮野悠一臉無語盯著對方道:「高木?我說你把目暮警官說的話當耳旁風嗎?都說了我們這幾個新人剛來警視廳不久不用偽裝。」

高木涉撓了撓頭道:「可是我看到大家都偽裝,不偽裝的話感覺有些不合群。」

宮野悠「哈?」一聲,然後死魚眼瞪著高木涉。

還想合群?你追求佐藤美和子的時候,早就被警視廳那些傢伙畫出隔離線踢出集體了,你心裡難道沒有點逼數?

宮野悠現在想想頭疼,自己怎麼會選擇和高木這傢伙同一個陣營,每天坐在辦公桌上處理公文,總感覺幾雙眼睛盯著自己,讓人很不自在。

特別是上次高木涉那傢伙,瞞著他不和自己商量對策,私底下和佐藤美和子約好去新開的熱帶海底公園遊玩。

要不是白鳥的美和子防衛隊圍過來查看高木遞交請假申請以及審訊高木,自己還被蒙在鼓裡。

「你高興就好。」

宮野悠白一眼高木涉,準備去附近逛逛的時候………忽然間只聽道路前面兩側道路的人群喧鬧、歡呼起來。

「啊啦?精神隊的遊行車隊來了,我要趕快去佐藤警官那邊報道才行。」

高木涉說著連忙轉身上車,宮野悠看一眼人群,似乎也沒有好看的,附近可疑物品垃圾袋都沒。

要不去佐藤美警官那邊?我記得由美說過柯南那傢伙在隔壁街道,要說事件的話,十有八九圍繞在他周圍發生。

宮野悠一屁股坐在高木涉的車后駕駛座,高木涉一臉懵逼轉頭看向宮野悠,不解道:「宮野警官……你這是?」

宮野悠托腮下巴依靠在窗邊淡淡道:「不用在意,我剛好也想去隔壁街道看看。」

高木涉「呃」一聲,然後無奈啟動汽車。

米花町大濱路

小鬼頭們見狀,「啊」了一聲后,元太又重新爬上了郵筒,看著遠處大喊道:「太好了!是精神隊的遊行車隊來了!」

「是嘛是嘛?元太,快拉我上去!我也要看!」

小鬼頭們吵吵鬧鬧,又重新爬上了郵筒,一邊觀看、一邊錄製著遊行錄像,佐藤美和子無奈地扶著額頭,嘟囔了一聲后,警車裡的宮本由美又開口道:「好啦,美和子,別管那些小鬼了!小孩子嘛,就是喜歡胡鬧……不過話說起來,我聽人說,你不是和高木那傢伙一組的嗎?怎麼沒看到他?」

「高木啊!因為現在已經是中午了,我就讓他到附近吃個飯,順便也給我打包一份兒……」

佐藤美和子說著,抬手看了下手錶:「不過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兒?怎麼去了那麼久?」

佐藤美和子話音剛剛落下,只聽旁邊傳來「嘎吱」一聲輕響。

一輛車停在了波本之前停車的位置,緊接著宮本由美「啊咧」一聲,笑著說道:「這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啊!這不就是高木那傢伙的車嘛……」

佐藤美和子看著那輛車子,愣了一下后微笑道:「還真是高木這傢伙!真是的,這傢伙去這麼久,到底幹什麼去了?」

佐藤美和子說著,只聽車門「嘎吱」一聲輕響,一個一身酷酷的西裝、戴著墨鏡的捲髮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手裡面還提著一份便當——正是變裝后的高木!

雖然看到宮野悠也從車子下來,但看到高木這幅的樣子,白鳥任三郎、宮本由美都是「啊」的一聲,一臉驚愕,佐藤美和子則如遭雷擊,整個人都呆住了,看著高木發愣,一動也不動。

高木涉見狀,奇怪地宅下了墨鏡,揮手道:「嗨!你們好呀!唔……真是怪了,你們都這麼看著我幹什麼?」

高木話音落下,白鳥任三郎、宮本由美忍不住對視了一眼,佐藤美和子也回過神兒來,一步一步地向著高木涉走去。

很快,佐藤美和子走到了高木跟前,高木涉笑嘻嘻地提起了手裡面的便當,遞到了佐藤美和子跟前,微笑著說道:「佐藤警官,這是我給你帶的便……」

高木話沒說完,只見佐藤美和子抬起了手,「啪」地一巴掌扇到了高木的臉上,高木手中的便當掉落,「啪嘰」摔到了地上,撒了一地。

周圍,眾人看著這一幕都驚呆了,高木則怔怔地發了會兒呆,才又弱弱地開口問道:「佐藤警官,我、我做錯什麼了嗎?」

佐藤警官神情冷漠,然後大聲地吼叫道:「你這個白痴!目暮警官不是說了,你是新人,犯人根本不認識你,所以你不用變裝的嗎?!」

佐藤美和子話音落下,高木涉愣了幾秒鐘,然後才開口道:「抱歉,我只是見大家都做了偽裝,所以就……如果佐藤警官你覺得不合適的話,我這就去換掉……」

「馬上去換掉!」

佐藤美和子立刻回答,然後又冷冷地說道:「你去掉偽裝以後,負責觀察那邊的人群……還有,等這件案子結束以後,我有話想對你說……」

「好的,佐藤警官。」

高木點了點頭,佐藤美和子快步走開,找了個隱蔽的地方繼續監視人群,高木涉則伸手摸著火辣辣的臉頰,依舊有些搞不清楚情況,奇怪地問道:「佐藤警官她到底怎麼了?還有,看她的樣子,我好像被她討厭了……」

「不是討厭,而是不敢看吧?」

聽著高木涉的話,宮本由美扭頭瞄了一眼佐藤美和子,然後又看著高木道,「你這傢伙,變裝以後的樣子,和那個人簡直太像了!是不是你的主意?」

宮本由美視線轉看宮野悠,一臉質問神情。

宮野悠從剛才到現在有些懵逼,第一次看到佐藤美和子如此生氣,而且還動手打虛偽老實巴交的高木涉。

好~

但聽到宮本由美質問,宮野悠差點一口老血噴出。

「怎麼可能,我只是搭順風車過來這邊看看,這一切都是高木他自己做的主。」

宮野悠連忙否認,特娘這鍋又不是他的,這鍋不背。

。 「親愛的帥哥靚女們,說說你們在激動什麼,也讓老師激動激動?」

商務溝通課老師姓梁,名天柱,平時就喜歡穿男士包頭拖鞋,還是皮很硬的那種,走起路來「噠噠噠」響不絕耳。

這還不是最引人注目的。

最令人注意到他的是這位老師比較潮,喜歡穿模特范緊身類的衣服。另外,他走起路來也是偏向模特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