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出發的時候馬車上就我和蘇靈兒兩個人,後來加了個萌寵霓芭。理論上霓芭是個機械生物,所以還是兩個人。

可是在回程的時候馬車上就又多了一個人。

準確來說這是一個精靈。

嗯,不用猜了,就是琉璃。

我說精靈女王為什麼今天簽字的時候再也沒說什麼通婚的事情,人家在這等著我呢。

按照精靈女王的說法那就是既然我有女朋友了,那麼就讓琉璃跟著我就是了,等我多會兒分手的時候琉璃就頂上來,說到底就是給我送來個備胎。

就我這樣的哪還用得著備胎啊。

我連個正式的都沒呢。

而最尷尬的是現在馬車裡面的氣憤。

嗯,相當尷尬。

都沒人說話。

一路上蘇靈兒一直不說話,琉璃也不說,兩個女孩子沒事幹就是針鋒相對的對視,害的我想找個話題都找不到。

嗯,我們就這麼回到了人類聯邦,回到了我和蘇靈兒的家。

我現在才發現蘇靈兒的毒奶還是有用的,只不過發作時間從當時發生變成了延時發生。

我看著琉璃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個丫頭了。

總不能殺人滅口吧。

人家可是有著官方身份的,琉璃現在可是作為精靈的大使來人類聯邦坐鎮,專門處理兩國之間的外交問題。

這扔也扔不掉,殺我又沒那個膽子。

最後,我和蘇靈兒還有琉璃三個人就站在我家門口面面相覷。

其實也不算是面面相覷,到這的時候這兩個丫頭已經就琉璃要住在我家吵過一架了。

嗯,就是住在我家。

因為自從有歷史以來,人類和精靈其實一直都不怎麼友好,像這種外交大使也從來沒有過。所以人類聯邦也沒有專門的精靈大使館。現在琉璃來了,大使館肯定是要建設的,但是建設也需要時間啊。

琉璃的意思就是先住在我家。

可是蘇靈兒卻咬死也不同意。

最後就發展成在我家門口的冷戰。

我還能怎麼樣,只能是從兩個女孩子的意見中選取一個採用。

別說什麼小孩子才做選擇,大人肯定全都要這種話。

我要是全都要的話就是這兩個丫頭不打我,我家老媽也得收拾我。

講道理,其實我還是挺傾向於蘇靈兒的。

畢竟琉璃住在我家也有點不倫不類的感覺。

可是這我怎麼說啊?

就在我糾結的要死的時候,一個熟悉的金毛就出現在我眼前。

我眼中當時就是一喜,驚喜道:「黎雪?!」

蘇靈兒眼中也滿是驚訝地看了過去。

「黎雪?你回來了啊!」蘇靈兒驚喜道。

嗯,在我家能有著金毛的生物就只有兩個。

一個是我家老爹,一個就是我的妹妹。

這次還真是出人意料了,我沒想到一回家就能看到我家妹妹。

心中的思念和對黎雪之前不告而別的愧疚讓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黎雪身邊,然後我就一記手刀就打在了我家妹妹頭上。

「哥,你幹嘛啊? 腹黑總裁請自重 我就看了會兒好戲,你打我幹嘛。」

黎雪一臉委屈地說道。

但是這丫頭卻僅僅抱著我的胳膊,話說了,身體卻很誠實地出賣了她。

我沒好氣地說道:「還不是你走的時候不和我說?欠收拾了是不是。」

我這又不是苦情劇,好幾個月不見就要抱在一起痛哭流涕的。就我和我妹妹這關係,見面了不動動手是真的說不過去。

黎雪俏皮一笑,回答道:「那不是你忙嘛,反正我走的時間又不長,這不就回來了嘛。只不過,哥,你這出趟門收穫不小嘛。還帶回來個漂亮的精靈妹子來,嘻嘻。」

我就知道,我回來這丫頭肯定知道,我尷尬了這麼長時間結果這丫頭就在那看戲。

我又敲了一下黎雪,然後對著已經走過來的琉璃介紹道:「琉璃,這是我的妹妹,她叫沃斯卡.黎雪,你叫她黎雪就好了。」

琉璃看了一眼黎雪,結果就嗯了一聲。

黎雪也不介意,鬆開我的胳膊就和蘇靈兒緊緊抱在了一起。

不得不說,兩個萌萌噠的少女抱在一起的畫面實在是太唯美。

我都差點想歪了。

等她們鬆開,黎雪就微笑道:「你們吵什麼我知道了,沒事,琉璃就先住在我家吧。」

啊?

蘇靈兒當時就急了,結果黎雪對蘇靈兒輕輕點了點頭,蘇靈兒話直接憋回到了肚子里。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黎雪。

我這一路上都沒解決的問題就被黎雪這麼順利地解決了?

黎雪一隻手拉起蘇靈兒的手,另一隻手拉住琉璃的手。

我清晰地看到了琉璃眼中閃過絲掙扎,但是最後還是沒有選擇反抗。

黎雪對我眨了眨眼睛,微笑道:「哥,龍傑主席說了,等你回來之後去見一下他,奧對,帶上霓芭。」

「咦?你怎麼知道霓芭的?」這下子我就驚訝了,黎雪明明不是去修鍊了嗎?怎麼還知道霓芭。

因為回到了人類聯邦,我不想成為眾人圍觀的對象,所以說霓芭被蘇靈兒收在了儲物戒指之中。理論山黎雪應該是不知道的啊。

可是黎雪理都不理我,自顧自地給蘇靈兒的儲物靈器裡面輸入了一道靈力,金黃色的霓芭直接就飛了出來。

「主人,到家了啊!霓芭好無聊啊。」

我嘴角抽了抽,真的,我一定要找機會把霓芭的說話方式給改回來。

這種霓芭你爸的叫,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家怎麼了。

黎雪督促道:「哥,快去吧。 重生空間萌醫 奧對,晚上你沒事情的話就一起出去玩吧,正好給琉璃看一下人類聯邦的民風。」

話都說到這了,我還能怎麼辦?

剛回家就去彙報工作,我這種以偷懶摸魚為榮的人在這個時候也找不到什麼理由拒絕。

揉了揉黎雪的頭髮,找了找好幾個月都沒找到的手感我就轉身出門坐上馬車去聯邦大樓了。

等我見到龍傑的時候,明明準備好的吐槽的話都被龍傑臉上的陰鬱給堵了回來。

龍傑看向我,禮貌性地說道:「來了?」

「嗯,來了。」我下意識地說了一句,然後就坐在龍傑對面,好奇地問道:「怎麼了啊?事情不是辦完了嗎?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估計去全人類聯邦就我一個人敢這麼和聯邦主席說話。

龍傑早就習慣了,也不介意,反而先說道:「我先看看你的新寵物吧。霓芭,過來。」

「霓芭不去,你好嚇人啊。」不知道為什麼,霓芭一直躲在我的背後,聽到龍傑叫它,它也不出來,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龍傑眉毛一挑,乳白色的靈力突然出現。

「啊呀!」

霓芭驚呼一聲,然後就被一團乳白色的靈力包裹著送到了龍傑面前。

我倒是也不擔心龍傑會對霓芭做什麼,只是好奇地看著。

但是霓芭從一開始的驚慌失措四處亂飛試圖逃離現在卻安靜了下來,霓芭愜意地說道:「主人,這種能量好舒服啊,霓芭好喜歡。」

「嗯嗯,你喜歡就好。」

我看向龍傑,眼中充滿了詢問。

蘇風說過,想要知道霓芭說的是真是假,那麼只有龍傑才可以回答。

而此時此刻龍傑陰鬱的臉色逐漸被好奇所替代,龍傑一臉驚訝地說道:「還可以這樣啊?」

這樣?

我嘴角抽了抽,無奈道:「這樣是哪樣啊?」

這幫修鍊者都是怎麼回事,完全給我一幅修鍊到大腦都萎縮了的感覺。

有事你就說事啊,沒事幹你亂喊什麼?

這害的我都一驚一乍的。而龍傑一掃之前的鬱悶之色,激動地解釋道:「首先可以確認一點,那就是你這個寵物根本就沒有說謊。而且我可以告訴你,霓芭的存在正是我預想的靈科科技未來的發展方向。毫不誇張的說,現在的霓芭已經不是單純的靠能量驅動的機械,它就是一個很完整的生命!「

納尼?

霓芭說沒說謊我興趣不大,但是龍傑說霓芭是一個完整的生命,這未免就有點太扯淡了吧?

雖然我玩《星際爭霸二》從來不看劇情……

《學渣養成計劃》第一百零六章霓芭的秘密出門這兩字現在在我這基本就和受刑差不多。

光光陪一個黎雪就夠讓我受的,現在這女孩子滿打滿算可是有三個人。雖說這也算是我家,我想找個人幫幫忙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可是我找誰啊?

周帥?

還是算了,這小胖子隨著年齡的增長非但沒有瘦下來,而且這體重也是越來越重。即便他是修鍊者,但是說是陪女孩子逛街估計他也得累的夠嗆。

崔炎?

他的體力倒是行,但是這一次除了黎雪和蘇靈兒……

《學渣養成計劃》第一百零七章老爹回來了「當然有啊。」黎雪輕輕敲了一下我的額頭,微笑道:「哥,你是不是傻啊?都說魔法聖地是覺醒龍的血脈的地方,這你還猜不到啊?」

猜到什麼?

我聽得是一頭霧水。

黎雪一幅你沒救了樣子對我說到:「老哥,就你這個智商是真的沒救了。我的意思是我就是這幾百年來僅有的一個覺醒龍的血脈的人類。也就是說我是龍裔。龍族復甦現在已經可以肯定和那個所謂的異世界有關,那麼能感應到龍族的我這個龍裔肯定是……

《學渣養成計劃》第一百零八章生氣「行了行了,你就別問了,和我走就行了。」

18世紀的亡靈帝國 「可是…..」我一臉疑惑地看向卡利亞,問道:「你不覺得這樣實在是有點太招搖了嗎?」

雖說我走的路一般都沒什麼人經過,但是這個點難免還是有喝多酒的醉漢啊什麼的路過一下下,卡利亞現在可是穿的自己的工作服,她乾的工作又是違法的,所以……

聽完我的話,卡利亞也是尷尬一笑,隨後卡利亞的身上就瀰漫出一層黑霧,黑霧凝而不散,將我們兩……

走馬殿 《學渣養成計劃》第一百零九章保大還是保小「額…..」說實話,面對黎雪我是真的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只不過看到黎雪有點莫名紅腫的眼睛我有點難受而已。

嗯,只是有點而已。

我們兄妹的事情就讓我們兄妹自己解決,所以我先對蘇靈兒和琉璃說道:「靈兒,琉璃,我有點話想和黎雪說,你們…..」

話不說完,聰明人都知道我什麼意思。

但是蘇靈兒和琉璃動都不動一下,黎雪見狀,輕輕捏了一下蘇靈兒的手掌,蘇靈兒這才不滿……

《學渣養成計劃》第一百一十章離家出走聽這聲音我就知道是誰來了。

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我一臉無奈地說道:「老哥,我就離家出走這麼一回,也沒必要這麼圍追堵截吧?」

黎雪想著瘋我陪著,可這也不代表我智商不夠。

就像這種遍布全國的傳送陣法可以稱之為國之利器,哪可能就讓我隨隨便便動手腳啊。身為修鍊者又對我說話這麼客氣的全人類聯邦也不多,所以說誰過來了已經不用多說什麼了。龍傑也是一臉無奈地說道:「你離家出走是你的家事……

《學渣養成計劃》第一百一十一章樂天漂流記聽到這聲音我直接就嚇了一跳,原本以為自己現在怎麼也得荒島漂流上幾天,可是突然有個人對我說話我也是相當擔驚受怕的。

連忙環顧四周,可是周圍依舊是空無一人。

島還是這個島,海還是這片海,別說是個人了,我就是連一個能活動著的動物都沒看到。

我這不是再做夢吧?

想要判斷自己是不是在做夢的最好的辦法就是掐自己一下,我下意識就用指甲掐住胳膊上的一塊肉。

嗯,沒感覺到疼。

我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