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她倆早就聽說了的。

羅陽想告訴她倆一點點消息,讓她們不用擔心。

左右看了看,唐桂花和安玉瑩都很好奇的樣子。

羅陽又接著道:「桂花姐,安姐,聽我說。我要對付的那些人,他們很兇狠的。如果我經常回來,那他們可能會對你們下手。」

聽了這話,唐桂花和安玉瑩俏臉浮現震驚之色。

不管怎麼說,唐桂花是吃過驚嚇的。

羅陽連忙又說道:「安姐,桂花姐,不用擔心。我能擺平的。你們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在還沒有辦好之前,我不便經常回來。你們懂的。我也是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

這番大道理讓唐桂花和安玉瑩聽了很溫暖。

「牛仔,那你自己要小心呢。」安玉瑩關懷道。

「安姐,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你們不用擔心。時間很緊迫,你們先回去。等我回來了再商量其他事,好不好?」羅陽說道。

他還想找張靜聊一聊,聽聽她的意見。

畢竟羅陽要帶第十塊木炭去八仙堂找夜傀,張靜是八仙堂的人,得跟她談談。

唐桂花說道:「牛仔,看你忙成這樣,我都替你擔心。」

羅陽說道:「桂花姐,沒事的。班長的事我能擺平。你們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快則三五天,慢則半個月就能辦好了。」

事實上,要多長時間才能結束第十塊木炭的事,羅陽心裡沒底。

從現今的情況來看,除非第十塊木炭沒有找到夜傀,不然後果就難料了。

第十塊木炭的九個兄弟若出來了,十大聯盟是擋不住的。

那個曾經鎮封過木炭十兄弟的高人又不知在哪裡,不然事情又好辦些。

但羅陽也不想看到十大聯盟太早收拾第十塊木炭,畢竟他跟十大聯盟也有恩怨。

現今有第十塊木炭拖住十大聯盟,才能減少羅陽的麻煩。

眼下羅陽最需要的就是時間。

有了時間,那他就有機會變強。

吸收了魂珠的力量,羅陽更有信心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力量被腦海的神秘金光吸走了。

目前又無法弄明白那種神秘金光到底是什麼,想自如運用,那更是不可能。

不過神秘金光在羅陽生命受到威脅時就會出現,這倒也是一件美事。

唐桂花說道:「牛仔,你要是騙老娘,你就知錯了!」

羅陽笑道:「桂花姐,我哪裡敢騙你。等我的好消息,等辦完了事,我會給你們一個大驚喜的。」

現今先穩住唐桂花和安玉瑩,羅陽才能集中精力去處理第十塊木炭的事。

幸好兩位美人不再追問,羅陽說道:「桂花姐,安姐,你們先回去,我這就去辦事。很快辦完的。」

唐桂花和安玉瑩叮囑了幾句,便下車回村子了。

終於勸好了兩位美人,羅陽鬆了一口氣。

點燃一支香煙,抽了一口,才打電話給張靜。

妖惑六界 平時羅陽和張靜極少通電話。

打通了電話,只聽張靜先問道:「牛仔,什麼事?」

估摸現今張靜在全力勸說洪佳欣,想把她帶走。

不過洪佳欣不會聽信張靜的,除非羅陽點頭,不然洪佳欣會留在村子里。

羅陽說道:「靜姐,你現在忙什麼?」

只聽張靜說道:「沒什麼忙,怎麼了?」

於是羅陽讓她出到村口。

張靜好奇道:「在電話里不能說?」

不是不能說,有些事情要當面談才比較好。

羅陽說道:「靜姐,出來吧。我在這裡等你。快點來,我現在的時間很緊。」

張靜說道:「好吧。」

掛機之前,羅陽讓張靜別跟其他人說。

坐在車裡抽了一會子香煙,只見張靜穿著紅藍二色格子衫牛仔褲,遠遠地向這邊走過來。

怎樣跟張靜說,羅陽還沒有想好。

他猜張靜是不會同意的。

換了羅陽也難以接受,畢竟第十塊木炭太兇狠了。

去到八仙堂,要是沒要到夜傀,那八仙堂總部可能要被剷平。

待張靜走到車子旁邊,她低頭看了看,然後打開車門坐進了車廂後座。

「什麼事?」張靜開門見山道。

「靜姐,第十塊木炭想去八仙堂,你說怎麼辦?」羅陽說道。

聞言,張靜怔了怔。

不過她很快恢復了平靜,估摸也料到羅陽是談這方面的事。

見她沉吟不語,羅陽又說道:「靜姐,第十塊木炭要我帶去八仙堂。」

這次張靜說道:「你知道八仙堂在哪裡?」

羅陽搖頭。

十三姨和花襲伊或許知道,羅陽說道:「靜姐,八仙堂沒人能找到?比如十三姨?」

只見張靜柳眉輕剔了剔,說道:「為什麼要去八仙堂?」

八仙堂沒有夜傀。

「靜姐,它要找夜傀。我不帶去,它就自己去了。」羅陽說道。

「你明知八仙堂沒有夜傀,為什麼還要帶去?你這是故意的吧?為什麼不帶去九陽殿?」張靜綳著俏臉反問。

當時羅陽要帶第十塊木炭去八仙堂,並沒有想那麼多。

八仙堂是十大聯盟中的一個,不管帶第十塊木炭去哪裡,其實都差不多。 六點十分,晨光曦微,整個別墅籠罩在睡意之中。

鍾小愛從床上起來,迅速地收拾好自己。躡手躡腳地打開卧室的門,提著鞋子向著樓下走去。每走一步都瞻前顧後,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就在鍾小愛快要走下最後一級台階的時候,她轉身回望樓上,後腦勺卻突然撞到什麼。

「啊……」

鍾小愛嚇了一跳,忙捂住嘴,盡量將聲音降到最低。

「你……你……你想嚇死人人呀,蘇蘇。」

「鍾小姐,你……」鍾小愛忙去捂住蘇唐的嘴,示意他輕聲說話。蘇唐點頭同意,鍾小愛才鬆開雙手。

蘇唐近乎耳語地問道:「鍾小姐,你這是要……」

「有事出門,但不想吵醒惡魔,所以才……」蘇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鍾小姐,你沒必要如此。其實,少爺他……」

鍾小愛不等蘇唐說下去,忙接道:「你不知道東方彧那個惡魔有多變態……」

鍾小愛撇撇嘴道:「算了,算了……不說這個。重要的是你千萬不要告訴他你見過我,也千萬不要告訴他我去哪裡了。」

鍾小愛囑咐再三,確定沒有問題之後,才繼續躡手躡腳的走向大門。

直到出了別墅大門,鍾小愛才穿上鞋子。

鍾小愛以為天衣無縫的計劃,卻全然落入了站在二樓上穿著睡袍的東方彧眼中。

「少爺?」

蘇唐不安地喊著。

畢竟他剛剛可是在少爺眼皮底下放人出了別墅,妥妥地一幫凶啊。

「知道該怎麼做么?」東方彧居高臨下道。

「知,知道……」蘇唐弱弱回道。

蘇唐在心底替鍾小愛默哀三秒鐘:小愛呀小愛,你可千萬別做什麼惹怒少爺的事情啊……不然遭殃的不止是你,還有我呀……

「知道就去辦,別再這裡磨蹭。」

東方彧說完,瀟洒轉身,消失在二樓。

鍾小愛走了很遠的路,才來到山下最近的公交站。

什麼破玩意,房子建那麼高,交通多不方便呀。

鍾小愛吐槽歸吐槽,最多過過唇舌之快,在沒有還清東方彧欠款之前,她還沒有與之抗衡的底氣。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誰讓她鍾小愛欠了他東方彧銀子啊!

鍾小愛,fighting!你一定可以的!

鍾小愛在進入咖啡廳前默默給自己加油打氣。

她踏入咖啡廳,和同事打過招呼,換好衣服出來,就聽到幾個同事圍在一起八卦。

鍾小愛聽到他們在說「店長真帥」,就問:「店長來了?」

「何止來了,還是第一個到的呢。」同事小何接道。

「啊咧,是嗎?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

「就是啊,本來我也不信的。不過他人就坐在那裡,你自己看吧。」同事小菲指著靠窗的一個位置說著。

鍾小愛剛剛進門著急,確實沒注意店裡的情況。現在一看,果然有一個人坐在靠窗的位置。

那個幾個月都不一定出現一次的神秘店長,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出現在店裡,而且還優雅的坐在店裡品嘗咖啡。

鍾小愛腹誹:這神秘店長,要不要突然這麼親民?。 至於羅陽跟八仙堂的恩怨,確實也有。

現今張靜連珠炮似的問起,羅陽一時不知該怎樣說。

二人大眼瞪小眼。

過了好一會子,羅陽才說道:「靜姐,我不是要讓八仙堂難堪。其實帶去哪裡不是一樣?十大聯盟還不是同樣處理?」

張靜冷笑道:「那你為什麼不帶它去九陽殿?」

掠愛成歡:狼性老公太霸道 這個問題難住了羅陽。

若說沒有私心,那是不可能的。

但此時不宜實話實說,不然麻煩會很大。

「靜姐,聽我說。帶去哪都一樣。關鍵是十大聯盟怎樣對付第十塊木炭。」羅陽說道。

這也是實話。

可張靜還是執著追問道:「你要帶它去八仙堂,是為了私怨吧?」

羅陽否認道:「那是不可能的。我顧自己的事都成不了,還有空管跟八仙堂的事?」

雖不承認,但張靜還是覺得羅陽多少想要報復一下八仙堂。

「那你可以帶它去其他地方,不要帶去八仙堂。」張靜說道。

「這……,我試試看。」羅陽支吾道。

葬元劫 現今想讓第十塊木炭不再去八仙堂,只有說八仙堂沒有夜傀。

可是那樣說了,那第十塊木炭就不會再相信羅陽說的關於夜傀在哪的話了。

張靜感覺羅陽好像很為難的樣子,也大概猜到了一些東西。

「你的意思是辦不到?」張靜不悅道。

「靜姐,它要找夜傀,那你說我帶它去哪裡好?」羅陽反問。

若能自如運用腦海里的神秘金光,那情況又不同。

現今只有當羅陽生命遇到危險時,那種神秘金光才會出現。

見張靜沉吟不語,羅陽說道:「靜姐,十大聯盟有沒有什麼對策?上次派來的人對付不了第十塊木炭。」

等了一會子,張靜說道:「我怎麼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