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在陷入愛河后,人跟失了智一樣。

回到熟悉的小樓,沈默言差點沒控制住又哭起來。

她費了好大的勁兒,才算是控制了自己的情緒。

說起來,現在的她是應該笑的。因為,她回來了,回到了一個還可以改變未來的時間點。

就在沈默言回到沈家的前後腳,楚蕭然匆匆趕到了沈家,敲響了沈家的院門。

不過,前院沒人。

楚蕭然把門拍得再響,也是沒用。

因為沈默言的歸來,一家子人都聚在了後院的小洋樓里。

楚蕭然這會兒的表情是異常的煩躁,因為,他被開除了。

之前工作中的一個小失誤,領導都說了不是大事兒,可忽然間就被又提了出來,並且把他給立了典型,殺雞儆猴。

楚蕭然並不笨,明白自己這是被針對了。

稍稍一想,楚蕭然猜到了大概的真相。

他匆匆奔向醫院,結果被告知沈默言已經被接出院。

既然是接出院,那麼,只能是回了沈家。

而這一情況,越發讓楚蕭然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開除。

「沈默言,你真行!」

楚蕭然心裏充滿了怨恨,覺得自己被開除,一定是因為沈默言說了他的不是。

到這一刻,楚蕭然都覺得自己是在為了這個家打拚,覺得沈默言就是在拖他的後腿。

他完全忘了,他的這一份工作,是怎麼來的?

他更忘了,如果不是沈默言,他的戶口早就被遷回了原籍,而不是留在京城。

這京城的戶口,是那麼容易落的嗎?

就算他是大學生,可這年頭,大學生很欠缺嗎?

若他楚蕭然真的有能力,自然不愁落戶的問題,可他連落實工作這事兒,都得靠着沈至臻託人說情。

足足半個小時過去,沈家的門才打開。

之所以有人想到要開門,還是因為沈默言的大哥沈默語中午要回家吃飯。

「爸,言言怎麼樣?」

「對不起啊,我工作太忙了,沒能一直守着言言,給你跟媽添麻煩了!」

楚蕭然見到沈至臻,早已浙去了臉上的怨恨,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恭謹謙讓。

「言言很好!」

「你先回去吧!」

「等言言出了月子,你倆就離婚吧!」 劉朝東一回到自己的住處,便派人去把海商關家的家主關小童叫來。

關家是淮安府四家最大的海商之一,也是四大海商中實力最強的一個,淮安府的海商都是以他關家馬首是瞻。

因此蘇超遇刺之事一出,他第一個要找的就是關小童。

劉朝東已經想好了,林楓已經栽了,自己可不能步林楓的後塵,不管怎麼樣,蘇超遇刺的事情總要找一個背黑鍋的才行。

他劉朝東可不能因為欽差的遇刺而被全家流放,那樣可就是生不如死了。

過了有兩刻鐘,關小童來了,沒等他施禮,劉朝東便對他喝問道:「老關,欽差那裡的刺客是你派去的吧?」

關小童忙直起身來看著劉朝東,問道:「府尊,欽差現在如何了?」

劉朝東啪的拍了一下桌子,面目猙獰的指著關小童喝道:「果然是你們乾的,不是已經跟你們說過了嗎?他在淮安城的時候不能動手,你們都他娘的當成耳旁風了是嗎?」

關小童見劉朝東震怒,倒也不著急,朝著他抱拳施了一禮,說道:「府尊,您先別著急啊,我們之所以這麼做,也是有後手的,絕對不會牽連府尊您的。」

「後手,你們還有什麼後手?說!」劉朝東喝道。

關小童說道:「府尊,我們這也是迫不得已啊,我們也不想這樣做,但是林大人他已經被那個姓蘇的給抓起來了,誰敢保證他不會隨後就對我們下手?

府尊,一旦我們都完蛋了,府尊您還有後路嗎?我們這也是為府尊您著想啊。」

「別說那些沒用的,我就問你們的後手是什麼?」劉朝東一揮手,阻住關小童的話,說道:「先別說廢話,你先說說你們的後手是什麼?」

關小童朝著劉朝東抱了一下拳,說道:「府尊您就別著急了,事情已經這樣了,急也沒用不是?

府尊您先坐下來,聽關某講給你聽便是。」

劉朝東一想也是,欽差已經遇刺了,事情已經發生了,說什麼都沒用了,還不如探討一下如何善後才是。

於是他深吸了一口氣,在椅子上坐下來,說道:「你說吧,我聽著。」

關小童也不用劉朝東請他坐下,自己就在劉朝東斜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說道:「要想解決此事,唯有讓淮安城大亂一場,亂到誰也無法將事情理順。

因此我們商議以後,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東嶺山上的強盜和藏在劉伶台附近的倭寇一起引到淮安城來。

讓他們大肆的燒殺劫掠一番以後,這事兒就誰也說不清楚了。

林楓被欽差抓了,淮安城沒有了城防,強盜和海盜趁虛而入,這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情了。

到時候強盜和倭寇同時入城,大亂之下,欽差死在城內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劉朝東聽著關小童的話,渾身都開始哆嗦起來,慢慢的站起身來,顫抖的手指著關小童說道:「你,你,你們居然要引強盜和倭寇進城燒殺劫掠?你們真的好大的膽子啊。

你,你們知道這樣會死多少人嗎?這是造孽啊。」

關小童笑了笑,站起身走到劉朝東身邊,扶著他坐下,說道:「府尊,他們不死就是咱們死了,您願意讓自己一家老小甚至九族一起死嗎?

這些強盜和倭寇殺的人還少了嗎?那麼再加上一些淮安城裡人也沒什麼吧?

府尊,您家裡可是上有父母,下有兒孫的,難道您就願意看著他們被砍了頭嗎?

如今咱們已經沒有別的退路了,唯有一搏了。

欽差死,咱們活。小人還可以向府尊保證,一旦這件事過去,小人一定盡全力保住大人官職。

咱們別的沒有,就是錢多,我就不信十幾萬兩銀子砸下去,大人官職會保不住?府尊,您好好想想。」

說到這裡,關小童也不再說話了,他要給劉朝東一個考慮的時間才行。

過了好一會兒,劉朝東才問道:「你們已經通知了那些海盜和倭寇是嗎?」

關小童朝著劉朝東抱拳施禮道:「府尊見諒啊,我們也是怕耽誤時間,在知道林大人被抓以後,我們就派人出城去了。」

劉朝東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問道:「他們什麼時候能到?」

「最遲後天中午。」關小童說道:「我們在城外養了信鴿,今日已經將信鴿放出去了,明天他們都會收到。

他們明日開始行動,後日一定會到。」

「要來多少人?」劉朝東又問道。

關小童說道:「具體多少我也不知道,不過劉伶台的倭寇還有兩千多人,這些人可是真正的倭寇,不是那些草包的海盜。

至於那些強盜嘛,就不知道多少了,不過怎麼也得有個一兩千人吧。」

劉朝東站起身來,背著手在書房裡來回踱步,轉了幾圈之後又問道:「你怎麼保證他們不會連咱們一勺燴了?那些個倭寇和強盜有心怡可言嗎?」

關小童笑道:「府尊,他們以後還要依仗我們發財呢,不會過河拆橋的。

我已經告訴他們了,只要見到大門上有個大大的福字,他們就不能劫掠,其它的就隨他們了。」

劉朝東點了點頭,又沉吟了一下,說道:「只是這樣還不行,咱們也要考慮到欽差帶來的那些錦衣緹騎的厲害才行啊。

清河縣城外面可是三千四五百人啊,就被一千錦衣緹騎都解決了,你看那些錦衣緹騎可有受傷的?他們不得不防啊。」

關小童臉色一變,一拍腦門,惱道:「是啊,怎麼沒有想到他們?這下子就惱火了。」

他說著看向劉朝東,問道:「府尊,您可有什麼辦法嗎?」

劉朝東看這關小童冷笑一聲,說道:「這麼大的事情你們不跟我商量,這個時候問我有什麼辦法了?」

關小童忙朝著劉朝東施禮,急道:「府尊啊,是小人錯了,回頭我們給府尊您賠罪,你想怎樣都可以。

但是咱們現在是要過眼前這一關啊,您要是有辦法的話,您就趕緊說吧,我們也好提前布置一下啊。」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安浩軒處理完了國王之後,還愣了好長一段時間。

在此期間,他雙目無神,受到了打擊。

大小姐,就這麼躺在安浩軒的面前,忽然動了一下。

見此狀,安浩軒猛的反應過來,「大小姐,你一定堅持住,我馬上帶你去接受治療!」

只聽見大小姐咳嗽了幾聲,安浩軒馬上就把它背了起來。

隨後,安浩軒騰空而起,在天空之中飛行著,欲圖飛向城區,找到自然系法師。

「大小姐,這一……

《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412章:烏雲壓頂 ,

[]

溫栩栩這天終究沒有去見霍司爵,她讓遲郁給自己訂了一張回m國的機票,然後,當天下午,她就坐飛機走了。

兩天後,霍氏集團舉行了一次記者招待會。

在招待會上,那個器宇軒昂尊貴不凡的男人,又出現了,他氣定神閑的站在鎂光燈的聚焦下,依然是這城市站在他建的王者。

一同相陪的,還有小鳥依人站在他旁邊的未婚妻。

霍氏集團這件鬧得轟轟烈烈的新聞,雖然最後在老爺子的強制手段下,把它壓下去了,但是要想服眾,還是要給一個交代的。

於是這天,所有人都在電視上看到了久未露面的霍氏總裁,宣布霍氏高層董事會重組。

重組?

記者們聽到,頓時一片嘩然。

重組可不是小事,而且,還是這麼大一家公司。

可是很快,這位總裁大人就給了他們一個合理的理由,那就是前些天在網路上那起全城轟動關於他的醜聞,都是董事會幾個成員謀划。

現在,已經被警方逮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