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寶劍和棍子不斷的對拼,頓時整個擂台上火星四濺,而一劍一棍交織的聲音更是響徹天際。 「鐺!」

當又一道震耳欲聾的金鐵聲響起時,只見兩道身影急速的退到了擂台的兩側。

「好…好精彩!」

「這兩人的實力完全已經達到了聚靈初中期了,以靈動巔峰的修為能發揮出這樣的實力,兩者都是天才,只不過這陸楓看起來年紀更小一些,所以這個人更加可怕!」

「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戰鬥,真不知道到最後誰能站在這個擂台上!」

「……」

當擂台上的戰鬥暫時停止時,一道道議論聲從擂台下響了起來。

「陸楓,看你的年紀恐怕連十八都沒有吧,而我今年已經二十了,所以你比我強!」白宏手持銀光站在了擂台的邊緣望著陸楓輕聲說道。

「呵呵!!」

對於白宏這話,陸楓也只是輕輕一笑而已,他並沒有打算把自己的年紀說出來,因為他不想引起更大的轟動。

如果讓有心人知道自己現在距離十六歲還差兩個月的話,恐怕自己就有的麻煩了。

白宏這個年紀擁有這般修為已經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而他比起對方來還小了四歲,也就是說如果再給陸楓四年時間的話,那真不知道他會強到何種地步。

「白宏,很高興能和你好好一戰,接下來我要使出全力了,如果你還保留實力的話,那這場比賽你就輸了!」陸楓輕聲說道。

「嘩!」

聽到陸楓這話,只見擂台下觀戰的眾人立即忍不住喧嘩了起來,剛剛那麼精彩的戰鬥竟然是在兩人都留有餘力的情況下進行的,這要是兩人全力一戰的話,那……

「好,你值得我全力一戰!」

對於陸楓的要求,白宏想都沒有想就點頭同意了,因為他也本來打算在接下來的比賽中使出全力。

可以這麼說,陸楓是他長這麼大遇到的第一個能跟他戰這麼久的人,就連他同隊的另外一名靈動巔峰強者,那他都能夠輕鬆完勝對方。

「轟!」

在白宏一聲輕喝之後,一股更加強大的靈力波動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而隨著這股靈力波動的爆發后,他的修為竟然直接達到了頂峰。

也就是說如今的白宏只要給他一個契機的話,那他就能水到渠成的突破到聚靈初期。

而以白宏的實力,一旦修為突破到聚靈初期的話,恐怕聚靈後期他都可以一戰。

「好!」

感覺到如此澎湃的靈力波動,陸楓滿意的低吼了一聲,旋即他全力運轉不滅梵訣還有不滅金身,下一秒他體內的靈力也開始澎湃了起來。

雖然陸楓的修為沒有達到頂峰,但是他的靈力波動卻絲毫不比白宏的弱。

看到這一幕,白宏的眼中閃過了一道驚意,這陸楓還真是能給人太多的意外。

「戰!」

當陸楓大喝一聲后,旋即他一腳猛踏擂台,緊接著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轟!」

在陸楓出手的瞬間,白宏也動了,只見他雙腳猛跺擂台一下后,他也消失在了原地。

「鐺!」

然而就當兩人同時消失的下一瞬間,一道讓眾人聽得炸耳的金鐵聲響了起來,同時一股驚人的戰鬥氣浪從擂台中央席捲而開。

「轟轟轟!」

隨著一道道爆炸聲響起,只見原本靠近擂台的人紛紛被炸飛了出去。

當然,能夠站在這裡的每個人修為都不弱,因此他們被炸飛后並沒有受什麼傷,只不過樣子顯得有些狼狽。

甚至當有些人從地上爬起來后,他們看向擂台上閃爍的兩道身影露出了驚恐之色。

靈動巔峰之間的戰鬥竟然能強大到這種地步,這還真是讓在場的所有人大吃一驚,甚至包括了秦天燭等人。

當然,秦天燭臉上露著驚訝,可心中卻是無比的興奮,因為無論是陸楓還是白宏,他們都是大秦王朝的人,就算白宏年紀已經二十歲了,可這個年紀不就是為國效力的時候么。

「這個白宏不錯,霜兒跟著他應該不會吃虧的!」秦天燭嘴裡嘀咕道。

秦天燭口中的霜兒不是別人,正是他膝下的大女兒,大秦王朝的大公主秦霜。

秦霜今年二十有三,比起白宏還要大三歲,但是正所謂女大三,抱金磚,秦天燭相信只要自己賜婚的話,白宏是絕對不敢違抗的。

就這樣,在秦天燭心中暗自打算的時候,擂台上的戰鬥依舊激烈著,正可謂是打的難解難分,不分上下。

然而就當所有人都以為這是一場以平局收場的戰鬥時,突然間當又一道驚人的撞擊聲響起后,兩人再次分開了。

這一次白宏依舊退到了擂台的邊緣,但是陸楓卻不是。

雖然陸楓也後退了,但是他的腳停在了擂台前半米的地方,比起白宏要少退一步。

別看只是少退了一步,這一步足以說明了兩人之間的天平開始發生了傾斜。

「好強悍的肉身,靈動巔峰的修為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的肉身,這陸楓不會還是一個煉體者吧!」白宏看著露著笑容的陸楓,他眼神微微一凝。

尤其是他此時握著銀光的手,竟然已經開始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當然為了避免被其他人看到,白宏有意的將自己的右手給穩住了,所以只要沒人專註他的右手的話,是絕對不會發現這點的。

「再戰吧!」

而就在這時候,陸楓卻再次輕喝了一聲,別人沒有發現白宏手顫的問題,但是他卻發現了。

這是當然了,在剛剛的戰鬥中,陸楓已經將不滅金身運轉到了極致,而再加上如意降魔棍自身的重量,那一棍棍掄下去的力量足以秒殺一般靈動巔峰強者。

白宏雖然不是一般的靈動巔峰強者,但是他並不是煉體者,因此肉身強度也不會厲害到哪去的。

就算他的靈力強悍,那此時應該也有些支持不住了。

當然,對於白宏的表現,陸楓還是非常認可的,畢竟這一戰他打的非常痛快,唯一的遺憾就是無論是不滅梵訣還是不滅金身,那都沒有要突破的跡象。

發現這點后,陸楓也就放棄了,他知道一味的執著可能會適得其反,如果功法要突破的話,那等到水到渠成的時候自然就突破了,所以現在自己再著急也是沒用的。

這樣一想后,陸楓的心也就鬆了下來,而他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享受現在,享受這比賽的過程。

所以在陸楓輕喝之後,他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朝白宏沖了過去。

而看到陸楓衝來,白宏也只能硬著頭皮迎了上去,畢竟現在他可是站在擂台邊緣,一旦兩人交手的話,那強大的反震力足以將他擊出擂台。

就算最後自己要輸,那也要輸得甘心,輸得理所應當,所以在勝負還沒有完全分出前,他可不能被擊出擂台。

「鐺鐺鐺!」

就這樣,又一道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了起來,而且這一次的金鐵聲交織的更加密集,顯然兩人出手的頻率也加快了一些。

「嘭!」

當金鐵聲不斷響起時,突然間一道肉搏聲從擂台上響了起來,緊接著眾人就見到一人快速的在擂台上倒退了起來。

「噔噔噔!」

隨著數道沉悶的腳步聲響起,只見白宏最終還是站在了擂台的邊緣。

「什麼,白宏受傷了!」

雖然白宏強行讓自己停在了擂台的邊緣,可是此時他嘴角邊卻一點點的流出了鮮血。

沒錯,在兩人瘋狂交戰的時候,突然間陸楓抬腳趁著戰鬥空隙重重的一腳踹在了白宏的胸口。

就是這一腳,將白宏給踹飛了出去,並且還使得他受傷了。

雖然這一腳的力量不大,但是勝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所以白宏吃這一腳並沒有任何準備,也沒有任何防備。

如果他的肉身強度跟陸楓差不多的話,那吃這一腳還不至於受傷吐血,但是這世界上並沒有那麼多如果。

「再來!」

陸楓看到白宏用手抹去了嘴角邊的血跡時,他手持如意降魔棍指著對方再次輕喝道。

然而面對陸楓這個架勢,白宏卻苦笑了一聲。

如今自己已經受傷了,就算沒有受傷,那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陸楓的對手。

「陸楓,還需要繼續打么?」

白宏將自己的右手慢慢的抬了起來,而這時候眾人才發現此時對方的手連寶劍都握不穩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

發現這點后,眾人的眼中都露出了疑惑之色,這白宏好好的怎麼右手會這般顫抖呢?

「呵呵!」

看到白宏顫抖的右手,陸楓不好意思的輕笑了一聲,旋即他慢慢將如意降魔棍收回到了棍袋中。

看到陸楓收起了武器,白宏右手一動手中的銀光也消失不見了。

「謝大人,這場比賽我輸了!」

收起武器后,白宏對站在一旁發愣的謝傑說了一聲,旋即他轉身自己跳下了擂台。

雖然在其他人眼中他們兩個還沒有分出勝負,但是在白宏看來自己卻已經輸了。

能夠在那樣的情況下還能找出空隙攻其不備,那顯然陸楓跟自己打已經遊刃有餘了,他的實力的確是在自己之上。

雖說這一戰白宏輸了,但是他輸得心服口服,毫無半點怨言。 由於陸楓贏了這場比賽,因此現在兩隊的局面變成了二比二戰平,所以這第五場比賽就變得尤為關鍵。

因為這第五場比賽的輸贏直接關係到了兩隊的輸贏,因此這時候的王凱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壓力好重。

「可惡,我明明已經將重力環的作用關了,可是為什麼還是感覺到沉重呢!」王凱看著陸楓從擂台上走下來,他心中忍不住暗罵了一聲。

雖然陸楓已經告誡過他不要太在意,但是自己的輸贏可是直接關係到整場比賽的輸贏,因此他哪能不在意呢。

「王凱!」

走下擂台的陸楓看到王凱的臉色並不好看時,他就明白了一切。

「陸楓,我上去了!」

看到陸楓,王凱深吸了一口氣道。

「王凱,這個給你,我能幫你的恐怕也只有這些了!」當陸楓和王凱擦肩而過時,他將自己手中的兩張符紙塞到了對方的手中。

感覺到自己手中有東西時,王凱低頭看了一看,旋即他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喜色。

「謝謝!」

將臉上的喜色收斂起來后,王凱轉身對陸楓道謝了一聲。

「快上去吧,人家都在等你呢!」陸楓輕輕一笑道。

「嗯!」

王凱輕嗯了一聲,然後將手上的兩張符紙收了起來。

陸楓塞給王凱的是兩張二級速度符紙,不過因為只有二級的關係,所以速度只能提升四倍,這對速度本就不太擅長的王凱來說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當然了,提升四倍后,王凱的速度還是比較快的,如果他遇到的對手也不擅長速度的話,那這就是他的優勢了。

「呼!」

當王凱走上擂台後,他看著自己的對手輕吐了一口氣,旋即他右手一抓,化天斧就出現在了手中。

「喝!」

看到王凱拿出了武器,這個身材有些壯碩的男子輕喝了一聲,旋即他的手中就多了兩個圓鼓鼓的東西。

「這是……」

王凱看到這人拿出了兩個類似燈籠一樣的鎚子時,他的眼睛頓時一亮。

原本王凱還擔心自己還會遇到速度型對手,而如果那樣的話恐怕陸楓送給他的兩張符紙也起不到多大的效果。

可是現在看到對手拿出了鎚子武器時,王凱的心一下子鬆了。

只要是和他一樣屬於力量型的話,那他還是有機會獲得比賽勝利的。

「來吧!」

心中有了信心之後,王凱頓時大叫了一聲,旋即他一步踏出,整個人直接舉起化天斧沖了過去。

「哼!」

劉碩看到王凱的表情變化時,他輕哼了一聲,顯然他猜到了對方此時心中在想什麼。

「你若小看我,那就有苦頭吃了!」劉碩在心中低吼了一聲,然後他雙臂的肌肉一漲,兩個猶如燈籠的大鎚直接砸響了王凱。

「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