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李雲龍又開口道,

「像宋凌雲的這種做法,就非常對。」

「自給自足,自我發展,從現在開始,全團幹部都要從我開始端正態度,要放下正規軍的架子。」

「只當我們是什麼呢?對了,只當我們是嘯聚山林的梁山好漢。」

「那是什麼活法,大快吃肉大口喝酒,論秤分金銀。」

「從今往後,咱們獨立團要化整為零,以連排為單位,獨往獨來,仗怎麼打我不管,你們連排長說了算。」

「伏擊、摸營、挖陷阱、打悶棍、綁票只要是對付鬼子漢奸,你們愛幹什麼幹什麼去。」

「憑什麼他們鬼子漢奸就喝酒吃肉,我們就喝西北風,不過有一點我們可得說清楚誰要是感動老百姓的財產,我槍斃了他。」

這時,趙剛突然站起來,笑著補充道,「團長啊,他只是打個比方,不是讓你們真的去當什麼山大王,而是讓你們去跟小鬼子進行游擊戰。」

「至於什麼是游擊戰題呢,我想讓咱們獨立團的戰士宋凌雲來給大家解釋一下。」

「對,宋凌雲快過來,你給咱們獨立團的戰士們講講,什麼叫做游擊戰。」李雲龍笑著說道。

「是!」

宋凌雲立刻從板凳上起身,而後走向獨立團戰士們的面前。

獨立團的戰士們每一個人的臉上,洋溢著笑容,井然有序地鼓掌歡迎。

當掌聲停止后,宋凌雲開口道,

「其實團長剛才所說的,通俗講,就是政委口中的游擊戰。

既然政委讓我與各位戰友們,解釋一下,那麼我就為大家講解一下。」 「其實,要想理解游擊戰也不難理解,表面解釋就可以游是走,擊是打,字面理解為遊動攻擊。」

「游而不擊是逃跑主義,擊而不游是拚命主義。

游擊戰的精髓是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遵循合理選擇作戰地點、快速部署兵力、合理分配兵力、合理選擇作戰時機、戰鬥結束迅速撤退五項基本原則的作戰方式,叫做游擊戰。」

「也就是,小鬼子對我們發動大規模的掃蕩,這種情況下我們再像之前那樣,大規模作戰就顯得格外顯眼,到時候一旦落入敵人的包圍圈,那便是面臨著全團覆滅的危險。」

「所以,團長才會將我們的隊伍進行分散,化整為零,將一個大隊伍分散成一個個小群體,各自發展自己的勢力,到時候我們一旦與小鬼子打起仗來,就可以靈活應對。

什麼伏擊、摸營、挖陷阱等等,根據當時的情況,合理靈活運用一下,准能把小鬼子打得措手不及。」

「小鬼子跟咱們拼人數、咱們就跟他們拼戰略,打得他們摸不清頭腦,最後讓他們被打死,都不知道是誰打死他們的,這就是游擊戰。」

「以上,就是我關於游擊戰的見解。」

宋凌雲說完之後,戰士們響起噼里啪啦的掌聲。

「我就說咱們獨立團有人才吧,你看,咱們的宋凌雲不但會打仗、還能給咱們講解出來,就是孔夫子掛腰刀——文武雙全啊。」李雲龍笑著打趣道。

「如果沒什事情的話,大家就散會,從今日起,咱們就開始執行。」

當李雲龍說完之後,底下坐著的戰士們開始紛紛離開。

……

晉西北,一二九師三八六旅臨時指揮部。

「旅長,旅長,好消息,好消息。」一個戰士迅速地跑來,向旅長報告道。

被他稱作旅長的人,正好從屋子走出來,迅速地問道,「李雲龍的獨立團有消息了?」

「是啊,不僅有消息,而且還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只聽得這個戰士,興高采烈地說道。

「我倒要是聽聽,這李雲龍能有什麼好消息?」

「旅長,這一回他們的獨立團不僅將老百姓們安全撤離,還從魏王村成功突圍,現在已經挺進大山了,在一個趙家裕的地方進行休整。」

雖然獨立團的丟失一部分一級幹部,但是一營整個營隊以及騎兵連整個連隊都保下來了。」

「真的?」旅長神色一驚,而後十分滿意地說道,

「看來,我這一次是低估了李雲龍,還以為他們會損失慘重,沒想到這一次,還能將部分主幹力量保住,那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啊。」

「旅長,不僅如此,還有呢。」

「還有什麼?」

「他們獨立團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了,確切地說,是李雲龍團下的一支小分隊,這支小隊的隊長叫做宋凌雲。」

「李雲龍他們之所以能夠從魏王村撤退,就是他帶著二十幾人的隊伍進行掩護。

並且他還中途,從中隊規模的小鬼子手中,把騎兵連以及二連給救回來了。」

「這個宋凌雲還真是不簡單。」旅長讚歎道,「只帶著二十幾人的隊伍,就敢跟中隊規模的小鬼子開干,先不提成功與否,但論這勇氣,那可是跟李雲龍不差上下。」

「更何況,還能成功營救,這個叫做宋凌雲的戰士,聽起來算是優秀的老兵啊。」

「旅長,不僅如此,根據通訊兵報道,這個宋凌雲擊殺的日軍大佐就不下五個,這一次李雲龍他們挺進大山時,他更是帶著數二十人的隊伍,直接向前掩護,並且還能從小鬼子三個軍團中殺出重圍,成功掩護獨立團撤退。」

聽完這番話,饒是他旅長身經百戰,這麼多年,也被震驚了。

他還從未見過,竟然有人,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能夠接連地跟日軍幾百人的大隊伍交鋒,並且次次成功。

「此人,確實是一員猛將啊,對了,李雲龍獨立團那邊最近有什麼動靜。」

「好像是,李雲龍根據宋凌雲的策略,讓獨立團現在化整為零,把隊伍分散開來,跟小鬼子打游擊。」

「這個想法不錯,這樣既能將傷害減小到最低,還能對小鬼子造成有效的傷害。」

「看來,這李雲龍還真是有福氣,手下竟然有這麼一員猛將。」旅長笑著說道。

「旅長,您也是好福氣啊,您不是也有李雲龍那樣的好手下。」

「我啊,我就算了吧,李雲龍那是能打仗,但是給我惹得麻煩還少嗎?」

「旅長,李雲龍雖然給您惹麻煩,但也都是為了打勝仗,所以才違背上級的命令。」

聞言,旅長大笑一聲,而後道,「這倒是真的。」

晉西北,日本總營部駐紮地。

「筱冢義男少將閣下,這是總部傳來的傷亡人員名單匯總,請您過目。」

一個日軍走來,向筱冢義男遞過去一張白色的信紙。

接過信紙后,筱冢義男開始瀏覽,一行一行看過去后。

筱冢義男的臉色是愈發的蒼白,攥著信紙的手也在不斷發抖,甚至額頭開始冒出冷汗。

「筱冢義男少將閣下,為何您的臉色如此之差。」

山本一木從屋外走來,筱冢義男心神不寧的樣子,恰好被他捕捉到。

「山本君,你來的正好,這是一份傷亡人員匯總。」

山本一木接過筱冢義男遞來的信紙,一眼望去,竟看到晉西北地區之下,赫然列出多個軍官的名字。

「山本君,看來我們的大掃蕩策略,對於這批八路軍徹底失靈了。」

「筱冢義男少將閣下,我承認,這的確是我的疏忽,早該從平陸少勇少將閣下的犧牲開始,我就該意識到這批八路軍是個強勁的對手。

而不是,在這麼多優秀的軍官犧牲之後,才意識到這批八路軍十分難以對付。」

「山本君,這並不是誰錯的問題。」

「從這一連串的陣亡名單上,你發現什麼規律性的東西?」

「筱冢義男少將閣下,恕山本愚笨,未能發現。」 「山本君,根據之前的對戰,以及這一次的傷亡名單以及地區來看,

我十分確定這批八路軍,就是宋凌雲和李雲龍的部隊。」

忽地,山本一木的神色一亮,迅速地確認,

「宋凌雲和李雲龍的部隊?」

「沒錯,時隔幾年。

我們終於可以確定,令我們屢屢戰敗的敵人的蹤跡。

原來,他們早已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只是我們未發現罷了。」

「筱冢義男少將閣下,這批八路軍現在處在哪裡?」

「山本君,目前根據我們的信息,只知道這批八路軍最近出現,是在一個叫做回漳村的村子。

之後的,關於他們的消息便杳無音訊,無從得知。」

「山本君,我開始認為我們有些輕視敵人,並且操之過急。」

「筱冢義男少將閣下,您的意思是?」

「山本君,現在隨著與宋凌雲和李雲龍的交鋒,我越發的覺得,宋凌雲和李雲龍是個足智多謀的劍客。」

「他們注重的只是實際效果,只想要對手的命,至於別的都不重要,他們不亮劍則已,一旦亮劍則兇狠凌厲,一招兒便置人於死地。」

「宋凌雲和李雲龍兩個人,是非常不按套路出牌的人,雖然我們四處尋找關於他們的信息,但是仍是毫無收穫。」

「這也就導致,我們對於他們的底細,性格、閱歷、教育水平,這一些一無所知。

在準備不充分的條件下,我們接連對敵人發起進攻,顯然是十分不明智的選擇。」

「因此,他們接二連三痛下殺手,因此才有了一串陣亡軍官的名單。」

「筱冢義男少將閣下,既然現在已經知道我們的敵人就是宋凌雲和李雲龍他們,那麼我保證,他們將會是我的首選追殺目標。」

「他們的出現,將會是我們特種作戰部隊的興奮點。」

「山本君,我希望你能尋找到他們、接近他們,幹掉他們。」

「嗨咿!」

晉西北,萬家鎮正太路。

可以看到鐵路沿線一帶,已經建立起大大小小的碉堡和炮樓,堡壘之間,用交通壕相連,周圍又設有鐵絲網、障礙物,布置了嚴密的火網,並且在鐵路兩側10~15公里地區還設有外圍據點。

大量的日軍提著步槍,駐守在沿線一帶,嚴管把守。

正太路,石庄。

此時,日軍第五旅團川崎一本的部隊,駐紮在此地。

川崎一本指揮室內。

一名日軍,匆忙地走進屋子,卑躬屈膝道,

「川崎一本大佐閣下,根據筱冢義男少將閣下電報傳來的消息稱,藤井弘一少將閣下全軍可能已經遇難。」

「吶——呢。」

川崎一本一臉震驚,猛地從椅子上站起身來。

「這是哪一批八路軍乾的?」

「報告川崎一本大佐閣下,根據筱冢義男少將閣下提示,藤井弘一少將閣下很有可能是被一個叫做宋凌雲以及李雲龍的獨立團所殺害。」

「八——嘎——呀——路。」川崎一本咬牙切齒地怒吼道。

「又是宋凌雲,就是他害死我的山丘君,這一次他又將藤井弘一少將閣下殺害。」

「宋凌雲,這一次,新仇舊賬一起算,我要將你還有李雲龍以及獨立團全部碎屍萬段。」

「電報上有沒有顯示,他們現在在哪裡?」

「報告川崎一本大佐閣下,筱冢義男少將閣只是說,最近一次見到他們是在回漳村,之後便是杳無音訊。」

川崎一本猛地把茶杯,摔倒在地,大罵道,「八——嘎——呀——路。」

「不知道他們現在的方位,怎麼替藤井弘一少將閣下報仇。」

日軍緊張地低著腦袋,哆哆嗦嗦地說了一句,「藤井弘一少將閣下,既然此人是八路軍。那麼,他們一定會前來正太路附近搞偷襲。」

「到時候,憑藉藤井弘一少將閣下您的勢力,為藤井弘一少將閣下報仇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搜——噶——,你說的很有道理,只要宋凌雲來到正太路,那麼我一定會讓他死無全屍。」

「到時候,我要為藤井弘一少將閣下報仇雪恨。」

「嗨咿,川崎一本大佐閣下相信您一定可以為藤井弘一少將閣下,將宋凌雲千刀萬剮。」

……

當其他的戰士們散會後,宋凌雲並沒有離開。

根據李團長所發布的化整為零的命令,宋凌雲已經決定好下一步的目標,那就是正太路。

不過,臨走前,他還需要送給李團長和趙政委一份禮物。

「團長,我要送您和政委一份禮物。」

「好小子,竟然還準備了禮物,啥禮物?」李雲龍笑著問道。

「團長,為了響應您在獨立團發布的化整為零,打游擊戰的命令,我打算帶領一部分特種作戰小隊的成員,前去正太路。」

「如果想要攻下正太路,則需要更精簡的部隊。所以團長,我打算只帶走十個成員,剩餘的十幾人,留在您和政委身邊,保護你們兩個的安全。」

「宋凌雲,這正太路如今形勢嚴峻,整條鐵路沿線更是被小鬼子修建成碉堡、炮樓。那裡可是十分危險。」

聽完宋凌雲所說的,趙剛神色一驚,關心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