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收到到了密旨,要是還是有人忍不住想要前往來看一看。華龍帝國內所有的獸人家族,幾乎在同一時間都派出了代表前往華龍帝都,隨時往家族內回報戰況。此時,在華龍帝都的周圍,至少也已經聚集了千名獸人!

「嗯?」就在這時,殷峰的眉頭一皺,輕哼了一聲之後,猛地轉頭朝著一個方向看去。他的雙眼半眯著,神色緊張。這一刻,他感覺到在遠處有一股股極為強悍的能量波動。

其中一些,是他十分熟知的五大聖地之人所特有的能量,可是還有一些卻不是他熟知的。而且他還感覺得到,那不屬於五大聖地之人的氣息,正一邊倒地壓制著聖地之人的氣息。

有人,在以絕強的實力狙殺著試圖進入到華龍帝都之內的五大聖地之人。

「是何人?」殷峰一抬頭,手一揚,幾隻白鷹從殷家族人身後飛了出去。過了沒多久,只見到殷峰的雙眼之內冒出了一道光芒。而在這光芒冒出來的瞬間,他的臉色一變。

「怎麼可能?」一聲驚呼,殷峰更是忍不住顫抖了一番。

與此同時,幾乎所有聚集起來的獸人都感受到了在離華龍帝都不遠處傳出來的強大能量波動,而他們也用各自的偵查手段將一切都弄明白了。知道實情的所有人在這一刻也全都如同殷峰一樣,露出了一副見了鬼一樣的表情。沒有辦法,他們所打探到的真是將他們狠狠地震驚住了。

那是一群女人,細數之下有十二人。每一個人都飄揚出塵,顏容絕美。每一個人都如同高潔的仙子,使人憐愛。可是她們每一個人卻都擁有著強大的力量。

阻擋在她們面前的是一群五大聖的之人,那些聖地之人的數量至少是那十二名女子的十倍,每一名聖地之人實力最低也擁有著化形境的修為,而最高的,自然不是他們這些獸人能夠探查出來的。

這些人擋在那十二名女子的跟前,可是卻無法將她們前進的步伐阻止住哪怕是一秒鐘。十二人,一邊對付著聖地之人,一邊談笑風聲地朝著華龍帝都前進著。每一個人的臉都是一副輕鬆無比的表情。與其說是在與五大聖地之人戰鬥,倒不如說她們是在與五大聖地的人嘻戲。

賞心悅目,又讓人感到心驚膽顫。這十二名女子,實在是太強大了!

「到底是什麼人?」好半天,殷峰才反應過來。他瞪著雙眼,張著嘴巴忍不住輕鬆的呢喃著。

那十二名女子雖然在對付聖地之人,可是身上卻沒有任何獸人的氣息。很明顯,她們不是獸人。可是如果不是獸人,哪裡來的膽量去對付五大聖地的人?

所有的人心中都有這樣一個疑惑,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有膽量想要將這疑問的答案給找到。他們只能愣愣地看著那十二名女子朝著華龍帝都接近著。

而華龍帝都之內的人,沒有一個注意到了城外不遠處所發生的異樣。他們每一個人,不管是獸人,還是五大聖地的人都集中著精神,不敢半點懈怠。

尤其是五大聖地的人。他們信心滿滿,一心只想要屠殺華龍帝都內一切敢反抗的人。可是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才一交手,最先出現傷亡的會是他們。

一輪交鋒下來,軍隊之內的將領們再次有條不紊地發布著一條又一條的命令。士兵們則變換了一個又一個大陣。

帝都內的軍隊就像是一個巨大而精密的機器。而那些士兵則是一個個已經打磨完好的零件。每一個零件都準確無誤地在自己的位置,做著自己該做著自己的事情。而機器則快速而平整的運行著,沒有一絲破綻。

零件支持著機器,機器反過來控制著零件。這是一個完美的體系,完美到了無懈可擊的地步。

天空之上的五大聖地之人瘋狂地進攻著,可是卻全都被這巨大的機器防禦住,又將之化解,隨後又進行反攻。越是到最後,越是顯出其軍隊的優勢所在。

「哼!」不屑地哼聲自華龍皇宮之內傳了出來,「朕的士兵,將軍都是經過百戰磨鍊,經過了鮮血與惡靈的洗禮。不像你們,一團散沙,不堪一擊!」

雲層之內沒有傳出任何聲音回應華龍皇帝的話,僅僅只是見到那雲層在不斷地翻滾著。

「人力有窮時!」過了好久,才從那雲層裡面傳出了一個溫潤的聲音。「華龍皇帝,你的將士們的領兵能力的確是強,可是終有脫力的一天。而我聖地的武者,還數不勝數!」

「轟隆!」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聲轟響從那翻滾的雲層之內傳了出來,一聲暴喝也哪著一同傳出,「既然動天境拿不下你們,那吞天境又如何?我會讓你的士兵們領略,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所謂的技巧只是個笑話!」

「轟隆!」天空一抖,又有流光不斷地從雲層裡面射了出來。這一次,這些流光的數量不再像之前那樣數之不盡了。只有少少的數十道而已。

可是僅僅只是這數十道的氣勢,將已經將獸人還有之前那些聖地之人的氣勢完全蓋住了。 看新聞時,唐毅本來心不在焉,看了老媽的臉,得知被撞的是自己的女兒,唐毅更加心不在焉了。更關鍵的是,唐毅在新聞中並沒有看到醉駕者是誰,16歲就開路虎醉駕上路,想必也是來頭不小,上下打點了關係,在新聞中並未露臉,也未涉及太多的個人信息。

但是唐毅不這麼想。

找一個16歲的混混太容易了,製造一起車禍也太容易了,而且偏偏是自己的女兒。想起被衝下馬桶的紙條,唐毅的眼中閃出了寒光,牙齒咯咯作響。

當天晚上,唐毅輾轉反側,徹夜無眠。

“報告!”第二天早飯時,眼皮紅腫眼睛佈滿血絲的唐毅舉手向看守所警員示意。

一個小時後,檢察院的車呼嘯而至,兩名檢察官來到看守所,提審唐毅。

善水湖邊地皮,區委書記的招呼,康寶集團的一千萬行賄款。不過,關於這一千萬,唐毅說,已被他揮霍了,主要是在賭城輸了個精光。檢察官翻查了唐毅的出入境記錄,確實有過出境去賭城的記錄。

看守所裏唐毅一點點交代,剛吃完早飯的蕭漢升,正在辦公室裏看重播的山海新聞,同樣是那張一閃而過的老太太的臉,讓蕭漢升心中一凜。急忙從抽屜裏翻出了幾張照片。

唐毅吃飯吃出的紙條,是他安排的,買通食堂送飯的師傅,還不算是一件太難的事兒。不過,蕭漢升辦事,向來秉承有備無患的原則,他既然說了“妻兒老小”,就一定會查清妻兒老小的情況,而且唐毅家人的照片已被送到他手中。

他翻出唐毅母親的照片,赫然正是屏幕上淚花縱橫的老太太。

“媽蛋!”蕭漢升拍了拍額頭,人要是走背運,喝口涼水都塞牙,放屁都砸腳後跟,出個車禍也能讓自己被牽連。

這車禍當然不是蕭漢升安排的,但是蕭漢升不確定唐毅是否知道了這件事,而且遲早會知道的。在看守所中的唐毅,會不會胡亂聯想,是自己乾的?

會。唐毅動作很快,已經摁上了手印。

蕭漢升破例點了一支菸,讓自己安靜下來。經手這塊地皮,是他和趙鵬飛商量,一起和唐毅吃過飯。但是具體拿地和送錢,是康寶集團建築公司的總經理易大林辦的。


摁滅了菸頭,蕭漢升給易大林打了個電話,讓他到自己辦公室來。易大林去年剛和老婆離婚,孩子跟着老婆。易大林現在和一個銀行收銀員打得火熱,他甚至一度產生了要結婚的念頭。

從蕭漢升的辦公室出來,易大林立即回家,揣上一真一假兩本護照,拿上各種銀行卡和現金,直奔機場而去。那個收銀員怎麼辦?都什麼時候了,去他媽的吧。

臨近中午,蕭漢升的辦公電話響起,是易大林打來的:“找了個能落地籤的地兒,已登機。”易大林對蕭漢升也防着一手,沒說明目的地。不過他重點強調了一句:照顧好我的老婆孩子。

等等, 不是都離婚了麼,還老婆什麼老婆?好吧,這是個有口誤的偏正短語,重點是孩子。

易大林乘坐的航班騰空而起的時候,檢察院的人已經通知了省紀委。趙寬是副省級城市的市委常委,算是廳級幹部,還是讓省紀委先來比較好。

下午一上班,趙寬就在辦公室,接到了趙鵬飛的電話,趙鵬飛這次說得很簡潔:“爲防唐毅出問題,具體操作此事的易大林已畏罪潛逃,萬一有事兒,想好應對之策。”

趙寬頭皮一陣發麻,還沒開始想,省紀委的人就進來了。

趙寬也被帶走了!得到消息時,最難受的是趙鵬飛,這不用說,趙寬是他老子。蕭漢升也很不舒服,他明白,唐毅已經出問題了,下一步,檢察院的人可能會來找他,雖然出現了易大林“畏罪潛逃”的態勢,但是自己想解釋清楚,也得費不少勁兒。

想了一會兒之後,蕭漢升撥打了檢察院的舉報電話。

賊喊捉賊。

蕭漢升舉報稱:自己的下屬易大林突然給自己打了個電話,稱已離職,不要找他,自己查看了公司賬目,發現被挪用公司款項2000萬。

唐毅該說的都說了,這一比對,易大林挪用公款就有了去向,其中一千萬給了唐毅,另一千萬可能進了自己腰包。當然,實際上另一千萬是給了趙寬,蕭漢升自然是不會多說的,這也算留了後手。同時,趙寬雖然給唐毅打了招呼,但是唐毅也不會知道蕭漢升給了趙寬多少錢。

即便如此,蕭漢升還是得配合檢察院的調查。問話時,蕭漢升有條不紊,句句卡在邏輯的節點上。

“我確實和唐局長,不,原局長,吃過飯,但是隻是朋友相聚,真沒想到易大林爲了拍地成功,居然挪用公款,而且很有可能另一半落入了私人腰包。”蕭漢升的表情很憤慨。

“沒道理啊,蕭董,要這麼說,他挪用一千萬自己中飽私囊就可以了,何必還要非拿下這塊地?”檢察官也不是吃素的。

“拿下這塊地,公司對其有10萬塊的獎勵,蒼蠅雖小也是肉啊,而且,他能繼續留在公司,有機會攫取更大的利益。”蕭漢升早有說辭,不緊不慢。

而趙寬面對紀委的工作人員,也是振振有詞:“我確實是給唐毅打了招呼,因爲康寶公司對我區貢獻很大,多次爲教育和老齡事業捐款。而且,我說的照顧,是在政策和法律允許的範圍內,說白了,就是服務企業,並沒有要求唐毅幹違法的事兒。但是,唐毅卻暗示我,讓康寶公司出點兒血。”

“既然唐毅如此暗示,你爲何不及時通知紀檢部門?”工作人員追問。

“他只是暗示,又沒有真憑實據,我當時嚴厲斥責了他。”趙寬一臉無辜。調查一時陷入了僵局。

而蕭漢升要輕鬆一些,他暫時回到了公司,雖然被告知不得擅自離開山州,隨傳隨到,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經手人,畏罪潛逃這一手又玩得漂亮,,基本上是沒事了。趙寬到了這個級別,自然也是老狐狸,只是給唐毅打了一個招呼而已,能背多大的處分?


蕭漢升唯一心疼的就是這塊地,肯定要收回重新拍了。這意味着他至少有兩千萬打了水漂。 數十道人影分佈於皇宮上空,而從其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便已經超過了所有獸人還有聖地之人的氣勢。他們立於虛空之上,冷眼掃視著華龍帝國的士兵們。

登時,所有的士兵心頭都忍不住一跳,從那數十個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讓他們連站都有一些站不穩了。連那些飛行在上空上的將領眉頭都不斷地跳動。

數十名吞天境的強者,足可以毀滅一個帝國了。即便華龍帝國的士兵全都是武者,可是想要抵禦他們的進攻,根本就不可能。

「動手!」天空中傳出一聲暴喝,「華龍皇帝,看看你的士兵是如何陣亡的吧!」

天空之上,那數十名吞天境的強者身上,都冒出了各種顏色的光芒,耀眼無比。一股股更加可怕的氣息從他們的身上冒了出來。數十名動天境的強者一齊將手抬了起來,就只見到他們的掌心之中都聚集了一個小小的光球。

「防禦!」飛行在天空之上的將領都感受到了那些小光球之上所散發出來的駭人力量,所有的將領都開口大吼著。

地面上的士兵連忙瘋狂地催動著體內所有的元力,再一次組成了一可堅不可摧的防禦牆壁。

而這個時候,那數十名吞天境的武者一翻手,將那些光球往地面一拋。

光球無聲無息的從天空掉落,速度不快,可是即使是這樣卻還是沒有一個人敢小瞧這些光球。當這些光球落下之際,他們便全都已經感覺到了一股無比沉重地壓力。

「轟隆!」猛地,一聲聲炸響傳出。所有的光球都落到了那些由士兵的元力所組成的光罩之上。剎那間,光罩不斷地顫抖。這將之前所有動天境武者的攻擊都擋下來的防禦眼看就要崩散了。

「醫療隊!」天空中的將領連忙開口大喝。

可是他的喝聲都還沒有落下,話也沒有說完,便只聽到『轟』地一聲,那光罩猛地炸烈。地面上的撐起這光罩的士兵們皆是渾身一抖,『噗』地一聲齊齊吐了一口鮮血,每一個人都搖搖欲墜。

看到那光罩破滅之後,天空中那數十名吞天境的武者神色不變,好似這一切早就在他們的預料之中了。下一刻,他們的手一揮。一陣漣漪從他們的揮手之間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啊!」頓時,又只聽到一聲聲慘叫傳了出來。只見到被漣漪波及到的空間之內,有一陣陣扭曲的空間出現。而在那空間之內,一名名身藏於內的刺客往下無力地掉落著。

防禦被毀,刺客被殺。這些吞天境的武者才一出現,就將局勢完全扭轉了過來。

是的,就是完全扭轉了。就在這個時候,只聽到雲層之內又傳出了一聲大喝,「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上!」

「殺!」那喝聲剛落,聖地中的動天境武者一聲狂吼,朝著地面狂沖而去。

完全他們根本就突破不了防禦,可是現在他們卻輕而易舉地衝到了地面上。即使天空中的那些將領們全力阻攔,可是卻還是無法將其完全擋住。

喝聲與吼聲再度交織到了一起。動天境的武者到底要比化形爆元的武者強上太多太多了。而且戰鬥經驗也經強上許多。一衝進地面,他們便就如同是入了羊群的狼一般,瘋狂地在人群之中衝擊著。首要的目標,便是將已經結成戰陣的士兵給衝散,讓他們無法發揮出團隊的力量。

這些動天境武者極為強悍,而且一心只想要衝散軍隊的陣型,根本就沒有辦法將他們攔下來。僅僅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本來已經結成了陣型的軍隊就被他們給衝散了。

陣型一散,軍隊的實力便下降了許多,而這一刻,屠殺才算是真正開始了。

雙方的個人實力實在是相差太多太多了。獸人軍團這邊,也只有那些飛行在天空中的將領有著動天境界而已,下方的士兵,最強也不過只有化形其罷了。

可是即使明明知道自己不敵聖地之人,卻還是沒有任何於人退卻。每一名華龍帝國的士兵都狂聲大吼著,瘋狂地催動著自己體內的元力,圖騰被打散了立刻又被召喚了出來,拚死與聖地之人戰鬥著。

這番悍不畏死的戰鬥,倒是沒有讓華龍帝國的士兵在一瞬間就被屠戮殆盡,而是產生一種還有反抗之力的假像。

「靠!」韓錦那醜陋的怪臉上露出了一副略顯憤怒的神色。他已經伏在了地上,碩長的四腳在地面不斷地狂奔著,活像一頭野獸。一邊盡量的躲避著五大聖地的人,一邊還忍不住大罵著,「沒辦法了,化形境的武者還能殺一殺,動天境的實在就射不動了!」

他使足了力氣,朝著胡高的行宮狂奔著。說真的,現在還只有胡高的行宮還安全一點。那一撥聖地之人的目標果然就是要殺了胡高,是與另外的聖地之人不是同一支隊伍。

在其他的地方,動天境以下的聖地武者全都被召了回去,可是這裡的卻沒有走。而且其他的動天境的武者也沒有管這裡的意思,任憑著他們的所做所為。

好在攻擊胡高行宮的武者並不如同是城內的那麼誇張,數來也只有五六十名而已。而苗家兩百近侍驍勇善戰,配合默契,又好似擅長軍陣之道。再加上幾大天才,倒是勉強將那五六十名化形境的聖地之人的攻擊擋了下來。

慕錦不是獸人,也知道如果自己死了,那也只能算是得不償失,沒有必要以身犯險。,與獸人拚死搏殺。而且他想要試驗的也已經全都試驗出來了,此時他只想要回到胡高的行宮之內,好好休息一番。

「嗯?」他這駭人的模樣,還有這詭異的奔跑方式,在戰場之內或許可以不引起人的注意。畢竟時不時的就會有獸人拚死獸化。然而這卻沒有辦法逃和過天空之上的人的雙眼。此時,一名吞天境的武者似乎是注意到了慕錦。只見到他的眉頭緩緩地皺了起來,臉上露了一副疑惑地神色。

「你看他,是不是那群禁忌之人?」看了一會兒,他忍不住轉頭朝著他身邊的一名同伴開口詢問。

那人似乎是也早就已經注意到了慕錦了,在聽到這話之後,他立刻重重地點了點頭,「沒錯,幾十年前,我曾經與那些人近距離接觸過。這氣息,還有這身形,沒錯了!」

「有意思!」聽到這話之後,那名最先看到慕錦的吞天境強者輕笑著點了點頭,「我還以為他們都消失了,滅絕了。沒想到竟然在這華龍帝都讓我碰到了一個!我去把他抓回來,那些傢伙好像正好缺一個這樣的樣品!「

他的話剛說完,便只見到身形一閃,眨眼之間便看到他已經衝到了慕錦的身後了。

「不會吧!」慕錦四腳狂奔,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就能回到胡高的行宮了。可是在這一刻,他卻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將自己牢牢地鎖定了。只是在一瞬間,他就感覺到自己化成了獵物!

他連頭都不敢回,連忙再加了一把勁。可是他身後的人實力比他強上太多太多了。任慕錦的速度快到了一個怎麼樣的程度,他都緊緊地跟在慕錦的身後。

終於,那人在仔細地看了許久之後,好像是終於徹底的確定了,一陣獰笑,伸手朝著慕錦抓了過去。

「靠!」感受到自己背後傳出來的強大氣息,慕錦一回頭,掏出手中的強弩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嗖!」頓時,一大片帶著光芒的弩箭從他的強弩之中射了出來。

「噹噹當!」要是,那弩箭射到那人的身上之後,卻只聽到一聲聲脆響傳出。弩箭落到地上,而那人卻安然無恙。

「乖乖跟我走,我還能饒你一命!」身後的人毫不在意。好像是怕傷了慕錦一般,伸向他的手並不敢用太大的力氣。

「不可能!」慕錦毫不猶豫地開口大喝一聲,轉身就走。此刻,他已經跑到了胡高行宮的大門口了。

可是也在這個時候,一隻冰冷的手也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慕錦頓時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的肩膀上傳導到了他的全身各處,隨後就讓他動彈不了了。

純粹的力量壓制。這人是吞天境的武者,而慕錦不過才爆元境而已,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然而,就在慕錦停頓下來一秒之後,只見到他那醜陋的臉上,嘴角突然往上一挑,露出了一副十分古怪的笑容。

那人看不到慕錦臉上的表情,他伸出另外一隻手,緩慢又輕地朝著慕錦的另外一隻肩膀扣了過去。

就在這一刻,慕錦一抖。


就是這一抖而已,就已經嚇到了那吞天境的武者了。雖然他不想要傷害慕錦,可是他很清楚,以自己使出的力道,是完完全全可以讓慕錦動彈不了的。

然而,慕錦不僅僅是抖一下而已,下一刻,他突然轉過了身來,面向了這聖地之人。他好似沒有花半分力氣一樣。

看獸血沸騰2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www. 「怎麼會?」情況實在是太詭異了。眼前的這人只是爆元境的等階而已。而自己可是堂堂的吞天境武者,實力以碾壓兩個詞來形容毫不為過。可是現在,在自己的力量壓制之下,那小小的爆元境武者卻毫不費力地轉過了身來。這讓這名聖地的吞天境強者不得不大為吃驚。

而且當眼前的這人轉過身來之際,他更是看到了這人的臉上露出了一副詭異的微笑。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微笑之下,他突然產生了一陣可怕的感覺。很可笑,吞天境面對爆元境竟然會產生害怕的感覺!

可是這卻是實實在在的,他現在已經感覺到了害怕得全身都有些發冷了。

他本能的將元催動了起來,然後一腳踹到了慕錦的肚上面。這一腳雖然只是這吞天境武者在倉促之間踢出,可是力道卻還是不容半分小覷。

相比於這吞天境的武者,慕錦可是早就做好了準備。他早就已經將元力盡數都催動起來了。可是即使是這樣,在受到這一腳之後還是只聽到『嘭』地一聲輕響傳了出來。他全力運起的元力在瞬間就爆散了。而他更是如同炮彈一般,被踹飛了出去。

而慕錦的運氣也有點好,他被那吞天境的武者一腳給踹進了胡高的行宮之內。在飛進去的時候,慕錦的臉上則露出了一副古怪的笑容,「哈哈,那群傢伙膽果然夠大,鑽研的竟然是專克聖地之人的力量!」隨著這一聲輕笑,慕錦便已經消失在了那吞天境武者的眼前了。

「該死!」在將慕錦一腳踹飛之後,那吞天境的武者才從那詭異的感覺之回過了神來。狠狠地甩了甩頭,「我怎麼會怕他?」安慰了自己一番之後,他便抬腳想要進入胡高的行宮。

「騰輩!」不得不說,慕錦的運氣其實是好到了極點。就在這吞天境武者想要進入到胡高的行宮之內時,一聲輕喝傳了出來。只見到一道流光眨眼即至,一名化形境的聖地武者出現了。他一出現,就朝著那吞天境武者抱了抱拳,「前輩,此處是我等奉長老之命的辦事之處,請前輩莫要干擾!」

那吞天境武者的眉頭一皺,抬頭望了望天空那朝著行宮內不斷攻擊的化形境的聖地之人,默不作聲。

「前輩,聖地一向等階森嚴,極重規矩。即便前輩你實力高強,要是也不能擅自打亂長老們的命令,還忘前輩三思!」見這吞天境的武者沒有離開的意思,那化形武者連忙開口。不卑不亢。

聽到這話,那吞天境武者的眉頭一挑,這才將目光從天空收了回來。「諒你也逃不到哪裡去!」暗自呢喃了一聲之後,他才看向了那化形境的武者,「剛剛被人踹進去的那個人你看到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