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李雲龍畢竟已成過去,對於他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威脅可言。

一個死人,即使再強也僅是一個死人而已。

如若就這樣結束,他李驚雲不但不會怕,反而會對七傷七煞拳的秘籍更加期待起來。

可是沒了李雲龍,卻跑出了一個李海泉,且還是比李雲龍更要恐怖的傢伙。

他對於李海泉的了解,雖然不多,但卻也不少,當年鬧出那樣的事情,他身為族老豈能不知,只是沒有插手而已。

族老是什麼?

若是在別的地方,可能意義不一樣,但在他們的家族,族老其實就是家族的監察者和守護者,權力和地位要比族長更要高出一級。

他們一般不太理族內之事,但卻也不能說完全不理。

若有人做得太過不對和過份,從而造成家族動蕩不安,那他們是要出面管的。

不過,由於他們李家發展得太久,而各支脈的實力又早已變得不再均衡,所以現在他們族老的職責也早已變了味。

尤其是李驚雲的這一脈,實力遠超別的支脈太多。

因此,出現了以李驚雲所在的一脈為主的現象。

之前的李浩敢說出滅掉李雲龍所在的一脈,還真不是說說而已的啊!

由此可見,李家早已開始腐化,現在出現的事情,或許就是沒落的開始吧!

李驚雲已經隱隱中有這樣的感覺,但他最擔心的還是自己。

李海泉不但比李雲龍的起步境界要高,且使出來的效果也特別的強,這樣兩相比較下來,如何讓他不怕?

再加上人家如此的霸道和囂張,若是沒有實力做後盾,豈敢說出那樣的話?

他李驚雲雖然是千年不世出的修鍊天才,但和人家李海泉兄弟相比,就根本配不上天才之名。

因為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什麼天才都是浮雲。 有些惶恐和六神無主的李海天,雖說還沒到失魂落魄的地步,但警覺性早已降到極低。

因此直到李峰到了他的身邊,甚至是李峰已經開始威脅李海泉后,他這才逐漸反應過來。

看到兒子李峰對李海泉的威脅,完全反應過來后的他,那可真是興奮得不要不要的。

正所謂知子莫若父!

所以李海天又如何不明白兒子想要幹什麼?

何況他本來就有拿李小龍做人質的打算,只因身為一族之長,怎麼也要顧慮一下身份上的問題吧!

也許一個人為了保命,什麼事情都能幹得出來,丟臉什麼的,那都不算個事。

但是如若不到最後的關頭,他還真的不想當著族人們的面,做出如此有辱身份的行為。

劫持一個小孩為人質,這放在哪裡都絕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尤其是這種可恥的行為,若是換上一族之長的他來做,那更可以說是丟臉到了極致。

將來別說會成為族人們的笑柄,甚至會被載入天朝的史冊,成為那遺臭萬年之人。

當然,他李海天可絕不是一個保守迂腐的人,在性命和臉面上若是非要作出一個選擇的話,他自然是選擇性命。

命都沒了,那還要臉面幹什麼?

不過,若是既能保住性命,又能不用丟臉,那豈不是極好的事情?

現在由自己的兒子來做,正好能達到如此的效果。

因為這完全是他兒子個人的行為,真要說丟臉,也是兒子李峰自己的事情,這與他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如此之下,他能不興奮嗎?

只見他不停地向著李峰投去讚許的目光,同時開始認真地審視著眼前的這個兒子。

甚至還在心裡拿李峰和李浩作了個比較,最後認為李浩是一個坑爹的貨,只有李峰才是一個合格的兒子。

為此,他還在心中升起少許的愧疚。

只因覺得這些年來,他對李峰的關愛實在是有些欠缺,反而把絕大部份的父愛都給了那個坑爹的貨。

李峰自然感受到李海天讚許的目光,因此心中越發的得意起來。

「一切都在朝著自己的計劃進行,看來下任的族長之位非自己莫屬了吧!現在自己不但一次過討好了李驚雲族老,就連現在的族長老爹也對自己刮目相看。嘻嘻~有這二人的支持,何愁不能成為下一任的族長?其實那族長之位倒在其次,真正的好處卻是能進入到那個地方中去修鍊啊!等自己從那地方出來時,什麼皇圖霸業不能唾手可得?」李峰很是得意地暗道。

他像是看到了美好的未來正在向著自己揮手一般,什麼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的美好藍圖,更是不斷地閃現在他的腦海當中。

彷彿間,他覺得自己已經成為一代梟雄人物,為此不停地陶醉起來。

李海泉的情緒或許得到了發泄。

只見他長嘯之聲忽然一收,再次把目光投到李峰的身上,目光中顯得特別的平靜。

李峰心頭忍不住一緊,剛剛呈現在腦海中的美好藍圖瞬間化為泡影,跟著一股不安逐漸升起。

李海泉望著李峰,很是雲淡風輕地說道:「你想和我談些什麼?有什麼話不妨直說吧!我可沒空和你在這裡瞎扯。」

「哈哈~裝!接著裝。李海泉啊!我李峰還真的不信你會不在乎自己兒子的性命。不過,你既然表現得如此的平靜,我若不試上一試,還真有點不舒服啊!」李峰聲色俱厲地說道。

同時反手成抓,捏著李小龍的脖子,像小雞一般往身前推出一些距離,跟著另一按在李小龍腦袋的手,開始加上了幾分力度。

「哎呀~」李小龍很是有些吃痛地呻吟了一聲,接著開始慢慢地清醒了過來。

本來他就渾身是痛,雖然昏迷,但卻並非是深度的昏迷。

現在被李峰這樣一弄之下,痛楚幾乎翻倍,強烈無比的痛楚開始不斷地刺激著他的大腦,讓他豈能再繼續昏迷下去?

李海泉雖然是在半空之上,但其耳力可不一般,因此如何能聽不到李小龍發出的痛苦之聲?

為此,他的心都幾乎要碎了。

本來就被壓抑著的情緒,終於被李小龍的一聲痛苦呻吟之聲引爆,情緒瞬間再次失控,淚水開始無力地滑落臉龐。

不但如此,跟著還做出了讓無數人都幾乎無法相信的舉動。

只見他居然就此蹲浮在半空之上,伸手掩臉抽泣了起來。

現在關注這裡的人,早已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數量,沒千萬都起碼數百萬。

能看清李海泉樣子的人,至少在百萬以上。

此刻目睹著李海泉於半空之上掩面痛哭,沒有人再覺得他如何的霸氣,更沒有人想起他是什麼少年魔王,只覺得他是一個孤立無援且異常可憐的父親。

只因自己的兒子現在不但傷得凄慘無比,且還落在兇徒之手。

作為父親,雖有不凡的能力,卻只能幹瞪眼地看著。

為此,他於半空之上,於百萬人的眼前,於無情的冷風之中,就此掩面痛哭。

哭泣聲很輕,也很柔,但卻很是悲慟。

無奈和無力,往往都是英雄們最大的悲哀。

因為他們的心中,往往都有著自己想要守護的人,可結果往往是無力去守護住。

除了流淚和哭泣,他還能做些什麼?

悲傷,有時候真的比瘟疫還要可怕,它傳染起來比瘟疫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目睹到李海泉此情此景的那些人,幾乎都忍不住把頭低垂了下去,實在是不忍直視。

只因他們的心也是肉做的,現在像是忽然被什麼堵住一般,眼睛也都有種生澀的感覺。

其實李海泉在李雲龍的面前就已經掉下了不少的眼淚,但那時候幾乎沒人去注意他,因為那時的主角不是他,而是引萬雷加身的李雲龍。

李小龍逐漸醒轉過來后,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他很快就看到於半空上哭泣的老爹。

他的心本來就因為大伯李雲龍的自爆而悲傷不已,此刻再看到自己的老爹於半空之上痛哭,這哪裡還能控制得住?

只見他也跟著放聲痛哭了起來。

聲音同樣不大,但同樣的悲慟不已。

英雄有淚,只因沒到傷心處。

李小龍像現在這般的痛哭,絕對是人生的第一次。

他在地球上時,其硬漢的形象絕不會在李海泉之下,甚至還要勝上幾分也說不定。 只是李小龍雖然也哭得悲慟無比,但其實沒有人真的把他當回事兒。

在洪荒這個世界上,有誰知道他曾經在地球上是個怎樣的人?

更何況,現在的他,還不過是一個小孩子而已。

別說是一個小孩子傷成那樣,就算是成年人傷成他那樣,也未必受得了。

他現在忽然從昏迷中醒來,處境一目了然,害怕加痛苦,若是還不哭才怪。

李峰望著李海泉痛哭的樣子,臉上盡顯得意之色。

「哼~跟我斗?簡直是不自量力。剛剛不是表現得很平靜,很不在乎的嗎?現在怎麼哭了?你那霸氣呢?呵呵~在哥的面前,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也得卧著。哈哈~」李峰得意洋洋地暗道。

李海天看著李海泉痛哭的樣子,竟是一臉的複雜之色。

只因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兒子李浩。

這個他已經認為是坑爹的貨,此刻居然不斷地浮現於他的腦海之中。

沒錯,李海天確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他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甚至為了保命,可以犧牲自己親生骨肉的性命。

但他當真就心安理得嗎?

當然不可能。

常言道得好,虎毒不吃兒。

可事實上,他為了保命,卻等於是把李浩給吃了。

原來,他當時已經清楚自己與李雲龍的差距,先天境絕不可能是登堂境的對手,且李雲龍又早已明確地表示要他們父子倆的命。

如此形勢下,若想保命,只能藉助外力。

也就是把族老逼出來,當其時的他,自然沒有想到李驚雲族老已經對李雲龍的七傷七煞拳動心,所以在他的認知中,若是想要族老出面管,那就得真出現人命之時。

換句話說,他和李浩兩人之間必須死一個,否則族老不可能會現身。

若說他真的對兒子李浩一點感情都沒有,那絕不可能,否則他早在發現殺孫兇手是李海泉的兒子時,就會阻止李浩繼續行兇下去。

要知道他可是從來都不敢小瞧李海泉的啊!

作為一個老奸巨猾的人,明知道李海泉有著少年魔王之稱,還有著大幅提升力量的七傷七煞拳,他李海天又豈會真的做出太過於冒險的事情?

而且他眼看著就要從族長之位上退下來,然後到一個地方去修鍊,如若真要報仇,大可等他修鍊有成之時。

現在如此行事,顯然有欠考慮。

一個聰明人會犯下糊塗之事,往往都是因為感性,也就是感情用事。

回想二十年前,李海天還是意氣風發之時,但當年一次性死了三個先天五重境,他都可以忍氣不追究,如此之人,更可說是一個相當沉穩之人。

現在不過是死一個孫子而已,他卻顯得如此的沉不住氣。

如若說他真的冷血無情,又怎麼可能說得過去?

從以上的種種來看,他不但對兒子李浩有感情,對孫子李飛也同樣有感情,且感情還不一般。

不過,不管父子情再深,當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脅時,又豈及得上自己的性命重要?

他顯然更愛自己多一些。

為了自保,他不惜開口激怒李雲龍,讓李雲龍迅速地解決掉李浩,從而達到逼出族老救自己的目的。

如此狠心和果決,也是沒誰了啊!

但不管他再怎樣的狠心無情,現在也被李海泉的行為感染了。

或許說是引發他內心中善良的一面也不為過。

只見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最後終究是在心中暗嘆道:「唉!浩兒!或者爹真的做錯了。可當時你已經落在別人的手裡,如其繼續被虐,還不如早些解脫。再加上這次的事情因你而起,最後才會鬧成這樣,所以你也理應負上責任吧!不過,不管怎樣,爹確實是有些對不起你。唉!願你能一路走好,來世記得別再這麼意氣用事,凡事要三思而行啊!這個世界太殘酷,一山還有一山高,做人還是不要太囂張的好。」

他現在終於意識到自己沒有教育好兒孫的事情,只是一切是否已經來得太晚了?

其實世人如他這般的,又何嘗只有他李海天一個?

人性往往都是這樣,只有在付出極大的代價之後,才會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但等到那時,後悔還能有何用?

李海泉的表現,明顯是觸碰到了他內心深處的那一絲柔軟,讓他產生了對兒子的愧疚,也讓他明白了一些道理。

但也僅是如此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