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晚上。”男人說道。

“呵!明天晚上,希望那個男人沒有過來吧。”瘦男人無奈的搖了搖頭。

“是啊,不過,我倒還是想看看那樣的人到底有多厲害!”男人伸出舌頭添了一下嘴脣,嘴角閃過一絲嗜血 的味道。

瘦男人不好說什麼,他知道這個男人就有一股子好戰的性格,怎麼勸也改變不了,忽然,他意味深長的對 着那個女人笑了笑,道:“我先出去了,你們在這個房間吧。”

男人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等瘦男人走出去之後,男人扭頭看向這個女人,口氣凝重的道:“表妹,如果我們真的遇上了那個男人, 你不用管我,直接跑,知道嗎?”

女人遲疑了一下,道:“那你呢?”

“我?!我會盡量的拖住他的。”男人說道。

“可是……”女人還想說什麼,男人一擺手,叫道:“不要說了,如果真的遇上了他,一定要按照我說的做!”

女人緩緩的道:“不會,我會和你在一起的。”

“表妹!”男人責怪的喊了一聲。

女人還是搖頭,男人看這副情景,過了一會兒,道:“你如果真跟在我身邊,我會保護你的!”

女人聞言,笑了笑。

突然,男人猛地抱住了女人,嘴脣狠狠的壓住了女人的脖頸。但是,離奇的是,女人居然沒有反抗,反而 伸出胳膊抱住了男人的頭,竟然在配合他。

他們是一對本表兄妹,因爲家裏的親人都死光了,只留下了他們單獨兩人。男人叫王胡賢,女人叫劉莉。

王胡賢帶着劉莉流蕩,因爲實在找不到飯吃,只能做了僱傭兵,而現在,他們接了一個任務,任務是來到 南海市刺殺一個重要的人物。

而那個重要人物在明天的一場宴會上會出現,所以他們明天會行動。

那幾個搶劫犯,只不過是想吸引警察的一些注意力罷了。

但蕭羽鋒的出現是他們三人感受到了一絲緊張感,他們不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會不會出現在明天的宴會上, 如果沒有出現,他們有可能會完成任務,但是,那個男人出現的話,那不知道他們還能不能活到後天。

至於劉胡賢和劉莉,因爲他們的親人都死了,兩人待在一起自然而然的都有一絲依附感,所以,就發生了關係。

雖然他們兩個是表兄妹,還有一種叫血緣的東西牽連着。

而在門外,瘦瘦的男人靠在牆上,這是一家普通的小旅館,隔音不是很好,可以依稀的聽到男人的喘息聲 和女人的**聲。

這時,瘦男人靜靜的站着,聽着這聲音,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微笑。

———————————————————————————————

(PS:求收藏!求鮮花!求貴賓!) 古殿最深處,姜小凡白衣獵獵,臉上帶著淡淡的譏諷,嘲弄的望著前方的朦朧身影。..他攔在蒼木恆前方,要幫這個男人抵擋朦朧身影的攻殺,讓諸強都意外。

「哼!」

朦朧身影冷哼,並不多言,直接動手,大鐘朝前壓來。

姜小凡也不是喜歡廢話的人,體外銀芒滔天,五指根根晶瑩,砸的空間動蕩,和那口大鐘連連碰撞。咚咚的聲響不斷震出,將大地都崩碎了不少,煙塵衝天。

他如今的堪比人皇級強者,自然可以和至寶硬撼,但是下一刻他皺眉,快速橫移了出去,因那口大鐘在發光,威壓瀰漫,有道則的波動擴散開來。

「轟……」

大鐘迷濛,符文跳動,那是交織在至寶中的法則道痕在閃現,引動天地之光,浩瀚如汪洋。這就是至寶的力量,遠超寶器,單憑肉身已經不足以與之對抗。

「借神劍一用。」

姜小凡神se不變,直接揮手,將遠方的長劍招到手中,頓時就感覺到了強大無匹的力量。這是蒼木恆的配兵,同樣也是一件至寶,絕對不比那口大鐘弱。

他以手中至寶施展裂天劍訣,斬出滿天的劍芒。


「轟……」

刺目的劍光縱橫天地,每一道都絕世犀利,蘊含有驚天的殺伐意志,剎那間讓所有人變se。這種劍意簡直太可怕了,許多試煉者感覺靈魂都在戰慄。

蒼木恆靜坐,最後看了姜小凡一眼,重新開始凝聚道則。他在配兵中留下了自己的jing神烙印,可以方便姜小凡掌控,這一刻,數千大道符文重新積聚而出。


「讓開!」


朦朧身影冷喝,無情而冰冷,十分強勢。

「哼!」

姜小凡冷笑,左手握拳,右手持劍,砸的虛空扭曲,劈的大地崩裂。堪比人皇級強者的肉身,以至寶催動的裂天劍訣,那種殺伐力道之強勢讓所有人震撼。

朦朧身影很強,但是他似乎有所顧忌,打出的神通秘術氣勢磅礴,但卻始終有些遮掩。然而縱然如此,也一樣可怕無比,滿天都是神輝,威勢極其駭人。

姜小凡神se如常,不所動,揮手間掃出數百道裂天劍罡。同時,化神符也凝聚而出,崩碎滿天神力,阻攔朦朧身影的攻伐,將其震開,在虛空上後退數步。

不過雖然如此,他卻並沒有大意,眼前這道身影絕對很可怕,相比朱希道都不會差上多少。


「鐺……」

大鐘壓來,猛的一震,激she出數千道流光,音波震碎了一方虛空。

「咚……」

姜小凡沒有後退,以無上控兵術駕馭至寶神劍,右手銀芒暴漲,一拳砸了過去。這片空間彷彿發生了地震一般,銀se鐵拳勢沉力猛,彷彿是在開天闢地。

兩人交戰,在這片空間中爆發出一道道滲人的神力波動,真的太恐怖了,地面在開裂,殿宇在崩裂,諸多試煉者更是連連後退,難以抵擋這股威勢。

冰心臉se平靜,盯著前方,剛才姜小凡強行將元靈果送入她口中,古藥王級的仙珍很快就讓她的傷體恢復了過來,雖然沒有恢復至巔峰狀態,但是已無大礙。

「姜公子還真是奇怪,明明和紫陽宗有怨的呀。」

冰宮眾女中,有人小聲的嘀咕,覺得姜小凡此舉有些奇怪,匪夷所思。

然而她的話剛剛落下,立刻就招來另外幾名同門的反駁,道:「你懂什麼,這就叫氣度和魄力,聖女看上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差!」

「別亂說!」冰心斥道。

「轟……」

神力亂流涌動,朦朧身影似乎貼了心要阻攔蒼木恆進軍人皇領域,打出的神能更加恐怖了,大鐘迷濛,吞天納地,裡面彷彿自成了一片世界。

姜小凡揮手,雷霆涌動,力劈而下。他的神se有些凝重,眼前這個人很可怕,真實戰力恐怕只能以可怖來形容,絕對是幻神九重天巔峰的強大存在。

「讓開!」

朦朧身影第三次開口,話語極其冷漠。他體外被一層迷濛的光霧遮住了,強大如姜小凡的神識都無法望穿,見不到其體,只能看到一雙無情的眸子。

姜小凡並不言語,靜立原地,不可能讓開。

在其身後,蒼木恆渾身發光,大道符文在減少,凝聚成了道則,融進了他的血肉中。同時,他的眉心在發光,隱約間有諸天道喝自其中傳了出來,極驚人。

這一刻,蒼木恆開始凝聚元神,其神識海洋晶瑩璀璨,光印虛空,數百道祥瑞之光將其圍繞,猶如自虛無縹緲的九重天上垂落,讓所有人都震撼,眸光跳動。

「滾開!」

朦朧身影大喝,一股更加可怕的氣息爆發開來。毫無疑問,此刻蒼木恆已經步入了突破的後期,若是再給他時間,不久后他將成一尊真正的人皇級強者。

「哼!」

姜小凡冷笑,舉手抬足間雷鳴跳動,擋下朦朧身影一次又一次的攻伐。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個人雖然很可怕,但是卻不想暴露身份,最多能發揮出八層戰力。

他將裂天劍訣催動起來,頭頂至寶級神劍猛的斬下。同一時間,其額骨處銀芒閃動,一柄刺目的天劍衝出,璀璨奪目,逆戰蒼穹,直接劈了下來。

神識道劍!

「嗯?」

突然,姜小凡微微變se,蹙起了眉頭。

就在這一刻,不僅蒼木恆身邊有符文閃爍,他自己體外竟然也漸漸有道光在流轉,絲絲縷縷般跳動。他的神識海洋突然掀起了狂風駭浪,金銀之光交相閃爍,光華刺目,紫se閃電更是不斷劈落,哧哧作響。

「竟然在這個時候……」

姜小凡低聲自語,眸子漸漸變得朦朧起來,神識道劍光華萬丈,如同彗星劃過,留下一條長長的尾巴,朝著前方力斬而下,近乎劃開了一方虛空。

「砰……」


朦朧身影被震飛,兩隻冷漠的眸子中閃過一道jing芒。

此刻,姜小凡體外流光溢轉,額骨處銀芒跳躍,隱約間可以看到其中那片浩瀚無垠的神海汪洋。金銀之光閃爍,紫se閃電交織,這幅場景讓諸多試煉者驚駭,齊齊瞪大了雙眼。

「那……那是他的神識海嗎?!」

「銀se的汪洋,紫se的閃電,這,怎麼會這樣!」

諸多修者驚訝,從來沒有見過誰的識海是這樣一副場景。

姜小凡偏頭,似乎是受到了蒼木恆那個地方的影響,他的神識海洋開始發生著劇烈的變化。其中,金銀之光時而黯淡,時而璀璨,紫se閃電時而墜落,時而靜止,他身上的氣息開始漸漸攀升起來。

「這傢伙……」

遠處,冰心微微蹙了蹙鵝眉。

轟隆之音突然想起,朦朧身影倒飛,兩隻眸子光華湛湛,盯著姜小凡,似乎有些驚訝,道:「你竟然在這個時候晉階!」

「嘩……」

此話一出,當即讓諸多試煉者嘩然。

姜小凡眸子中閃動jing芒,他早已經處在幻神第一重天巔峰,此刻受到蒼木恆凝聚元神時溢流出的力量的影響,最後的壁壘被打破,將要邁入幻神第二重天。

這是一件好事,不過如此突破,讓他多少覺得有些無奈。

朦朧身影並沒有後退,眸子中有殺光瀰漫,邁步而上。其頭頂的大鐘更是第一次透發出驚人的威壓,如同是蒼穹將要墜落下來,轟隆隆而鳴,威勢懾人。

「哧……」

突然,一道雪白的晶瑩之光劃過,冰冷刺骨的氣息瀰漫,同時有一股強大的威壓自天際垂落,驚的頭頂大鐘的男子猛的後退,橫移出去百丈多遠。

遠方,冰心的傷勢已經徹底痊癒,在這個時候劈出了一道雪芒。她人雖然沒有動,依舊立在原地,但是卻盯住了此人,一雙瞳孔中不帶絲毫情緒波動。

「轟……」

強大的波動擴散,這片空間最深處,蒼木恆渾身流光溢彩,眉心處神華璀璨。在他體外,淡淡的道則波動瀰漫,越來越強,更有朵朵祥雲在其頭頂匯聚。

「邁過去了!」

姜小凡眼中閃過一道jing芒。

「唰……」

這一刻,頭頂大鐘的男子果斷退走,微微一閃就消失在這片空間中。到了現在,蒼木恆的突破已經無法阻止了,成就人皇已經成必然,趨勢不可逆,他若是現在不離開,等待蒼木恆真正功成,絕對會陷入死境。

姜小凡沒有動,靜立虛空上,能做的他已經做了。這一刻,他運轉道經中的蘊神至法,沐浴在茫茫的光霧中,其神識海洋沸騰,閃電交織,金銀之光流轉,開始朝著幻神第二重天進軍。

「嗡……」

淡淡的神輝在其體表涌動,相比較而言,他只是在突破小境界而已,這個過程並不會花費多麼久的時間。很快,他體外的流光消散,正式邁入幻神第二重天。

他握了握拳頭,感覺到更加強大的力量,體魄堅固如jing鐵,神力浩瀚如汪洋。最主要的是,他的神識更加晶瑩了,如同經過了一次刷洗,聖潔而祥和。

半個時辰后,蒼木恆體外的道光漸漸消散,兩道熾烈的眸光she出,當場崩碎了前方的大片宮殿。人皇級威壓鋪天蓋地而下,彷彿是一片青天壓了下來。

「人皇!」

「年輕的人皇,這……」

諸多試煉者駭然,雖然早已經知道這個男人會突破到此等境界,但是當一切真的發生,這些人依舊忍不住震撼。處在幻神境就可以斬殺人皇強者,如今真正邁入人皇領域,那該得有多麼恐怖,想想都讓人發顫。

蒼木恆邁步,體外的威壓迅速收攝起來,揮手將地上的一堆碎屍收入到三個法器中,那是之前被朦朧身影震碎的紫陽宗的三個核心弟子。

他轉身,徑直來到姜小凡身前十丈外,眸子很平和,半響后才開口,道:「這份恩情我記下了,希望將來能夠還給你。」

「不必。」

姜小凡搖頭,手中長劍微震,抬手丟給了蒼木恆。 七天,這是靈魂融合所需要的時間,七天一到也就意味着慕千尋將真正的迴歸自我而忘卻曾經的一切,只是不知這是新生的開始還是悲哀的宿命。

這是一個沒有月色的夜晚,那漆黑的天宇上不知何時開始紛紛揚揚的飄起點點雪花,它們索索而落,點綴在山川樹林之間,爲這黑暗的世界帶了幾許不一樣的色彩。

崑崙山,人間聖地、仙境千百年來從來花香鳥語不絕,一年四季溫暖如春,然而在今夜竟也是久違的飄起片片雪花,引得無數留守山門的弟子紛紛出門觀望,這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夜晚。

半山腰上,那個簡單的小木屋中鬚髮皆白的原始老人靜靜的坐在桌前,桌上,一盞古舊的油燈發出昏黃的光華,映照在老人蒼白的臉孔上顯得如此的落寞孤寂。

他坐着這裏已經很久很久了,透過門框他遙遙的望着遠方的天空,似期許或等待着什麼,他已經只剩下最後一絲的魂靈,就如同桌上的火光靜待着燃盡的那一刻。

崑崙後方,逐日峯上的道閣燭火依舊,雖然微弱卻仿若永恆不滅,火光下隱約可見道閣中似乎還有着許多道門弟子在挑燈夜讀,或許對於他們來說修行早已刻入靈魂深處,修行就是他們生活的主旋律,永恆不變。

然而誰又能知,此時就在這高聳巍峨的逐日峯下,在那半山腰處一個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狀若乞丐的中年男子正倚在洞口與原始老人一樣默默的望着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雪。

洞口處的藤蔓在眼前輕輕搖動,微微的寒風分開額前凌亂的黑髮露出一張熟悉的臉孔,他是‘通天’,是這一世的通天教主,只是如今的他早已不復往昔高高在上的霸氣,若非熟悉之人只怕還以爲是哪一個落魄的乞丐呢。

他粗狂的臉孔上髒兮兮的,有着一絲病態的蒼白,他的眼神沒有了往日的鋒芒,平淡的就像一個普通的凡人,雪花隨風輕輕打在他的臉上他卻恍若未覺一般。

與此同時,在狐族的祖地,鳳神拖着老邁的身體孤身站在那個土坡上,她同樣擡頭望着祖地永恆不變的藍色天幕,那深邃的眼眸好似能夠透過時空的阻隔看到那外面的天宇。

他們在等待着,等待奇蹟的發生,亦或是迎來宿命的終結,時間不覺間已近黎明時分,然而這天色非但沒有變亮反倒是越發的暗了下來,好似黎明再也不會到來世界將用陷黑暗一般,而且此時距離七天的時限只有短短的三個時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