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陡峭崎嶇的堤坡后,便進入深谷之中,但沒走多久,便在濃霧之中,見到了幾具御靈者和野生御靈獸的屍體,顯然,那些先進入深谷的御靈者,似乎都遭到了野生御靈獸的襲擊。

之後的一路上,三五不時地就能看到不少御靈者和野生御靈獸的屍體,有些還未馬上斷氣,但已經是殘肢斷體,內臟腸子流了一地,滿地血跡,空氣中都充斥著強烈的血腥味,相當令人反胃。

不過,因為之前已經有大批的御靈者進入了深谷,所以,最後進入深谷的白宇浩和姬無雙走了半天,竟沒有遇上任何一次的襲擊,大部分擋道的野生御靈獸,幾乎都被消滅了。

但兩人也不敢太大意,還是十分小心翼翼的朝異光前進。

大約半個時辰后,白宇浩便見到眼前是一片猶如荒漠般的沙地,寸草不生。

繼續前進了幾百米后,這時,在前頭開路的龍不像突然就停了下來,發出警惕的嘶嗷。

「怎麼了?」白宇浩走到龍不像身旁,很快的,就注意到眼前的沙地突然一起一伏,像是有什麼在下面蠕動一般。

白宇浩見有些不太對勁,馬上回頭對姬無雙說道:「我們還是繞道走吧。」

姬無雙沒有異議的點點頭。

而就在兩人準備帶著三獸繞道而行的時候,驀地,眼前沙地的蠕動更加劇烈起來,眨眼間,就波及到他們的腳下,一下子產生強烈的漩渦吸力。

頃刻間,狂沙亂舞,塵土萬丈。

而白宇浩和姬無雙同時覺得腳下猶如掛上了萬金重擔,難以彈動,甚至整個身體都無法控制的被向後扯去。

白宇浩見勢不妙,立刻衝到龍赤身旁將田欣抱了下來,然後,將龍赤送入空靈界之中,緊接著,召回龍不像,帶著田欣躍身而上,隨後,就見龍不像炎翅揚起,猛地撲扇了幾下,最後擺脫了沙地的吸力,騰空飛起。

而姬無雙也同時上了銀妃,只見銀妃全身風勁一騰,緊隨其後的飛空而起。

可是,就在兩人剛剛脫困的時候,頭頂上忽然幾道黑影撲飛而來。

白宇浩抬頭一看,正是幾隻三、四星級的四翼斷足龍。

「快走!」白宇浩臉色一變,對姬無雙大叫道。

下一刻,龍不像和銀妃便全速朝一個方向飛去,但幾隻四翼斷足龍卻在後面緊追不捨。

還沒等擺脫幾隻四翼斷足龍,白宇浩忽然又見到面前有一群密密麻麻的,猶如蝙蝠一般的黑影堵截而來,似乎是在專程等著他們自投羅的。

白宇浩眉宇一簇,思慮了一下,立刻轉頭看向騎著銀妃飛在身旁的姬無雙道:「我們分開走……」

「不行,那樣太危險了。」姬無雙一聽,馬上就搖搖頭。

「放心吧,我遇到過比這更危險的。如果我們不分開的話,恐怕會引來更多……我們在異光那裡匯合吧!」白宇浩說完,拍了拍龍不像。

龍不像會意地迅速朝東面滑翔而去。

而幾隻四翼斷足龍見狀,馬上就先追白宇浩和龍不像去了。

「喂……」姬無雙想叫住都來不及,而眼前一群密密麻麻的黑影已經撲來,也只得讓銀妃往西面飛去。

也不知道飛了多久,直到白宇浩回頭見身後已經沒有追兵,才示意讓龍不像往地面落去落地之後,便發現身處在一片猶如亂葬崗般的枯林之中,野生御靈獸的屍骨遍地,潮濕陰暗,顯得十分陰森。

白宇浩抬頭看了一眼異光的位置,見現在所處的位置,似乎有些偏離了異光的方向。

「喂,能不能把你的手拿開,你這個大色鬼。」就在此時,白宇浩只聽懷裡一陣嬌嗔之聲,低頭一看,就見被他摟在懷裡的田欣,嫩臉嬌紅的瞪著他。很快,他就注意到自己的手,竟不小心地按在了田欣那猶如小山包的起伏之上,觸手柔軟。

「比想象中的有點料,不過,還是不盡人意,多捏捏的話,或許還會更大些。」白宇浩一副調侃地說道,這語氣可是流氓味十足。

這田欣一聽,更是小臉爆紅,咬牙切齒地瞪著白宇浩,心想,這被吃豆腐也就算了,居然還被挑三揀四的,這傢伙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大混蛋!

白宇浩見田欣那生氣的可愛摸樣,不由大笑兩聲,隨後,抱著田欣從龍不像的背上跳下,同時,解開了束縛田欣的靈力。

田欣見突然恢復了自由,先是一愣,但立刻粉拳一舞的捶向白宇浩。

白宇浩眼疾手快地將那粉拳接下,但田欣還不死心,立刻又抬起腳踢了過去,可惜還沒踢到,就被白宇浩給躲了開來。

「小丫頭,你再動手動腳的話,我就把你扔在這裡了。」白宇浩警告道。他之所以解開田欣的束縛,是因為眼下少了姬無雙的保護,而以他的實力在這萬獸葬地也就相當危險,這田欣實力雖然差,但好歹在必要的時候,能當上幫手。

「哼。」田欣一聽,立刻甩開了白宇浩的手,小嘴一撅道:「扔吧,扔吧,總比你拿我威脅端師姐好。」

「這可是你說的。」白宇浩冷笑一聲,便丟下田欣一個人,帶著龍不像朝枯林前進。

「喂,你真的要丟我一個人在這裡?」田欣原本以為白宇浩又是在嚇唬她,但見白宇浩竟然說走就走,再看看四周的恐怖陰森,陰風呼嘯,登時,嬌軀顫抖了幾下,急忙追上了白宇浩,猶如跟屁蟲一樣,跟在白宇浩後面。

!! 白宇浩料到田欣會跟上,所以,也沒回頭,徑直朝前走去,不時地抬頭看向異光的方向。

就在此時,一片薄霧之中,兩道十分威猛的獸影飛馳出現,一下子擋在了白宇浩他們的面前。

白宇浩仔細地看了兩道威猛獸影一眼,只見是一公一母兩隻天毒蠍尾獅,都是四星三級的。

田欣一見到突然出現了兩隻四星級的天毒蠍尾獅,立刻嚇得嬌容一變,急忙拉住白宇浩衣袖叫道:「我們快跑吧!」

「跑?為什麼還要跑?」白宇浩回頭看了田欣一眼,立刻打開空靈界,召出龍赤。


「難道你想跟它們打?你不要命了嗎?」田欣詫異地看著白宇浩。

「在這呆著,不要亂跑,不然要是被抓走,我可真不管你了!」白宇浩叮囑了一句,立刻對龍不像和龍赤示意了一聲,一人兩獸立刻迎戰兩隻天毒蠍尾獅。

在這隨時可能出現野生御靈獸的深谷中,如果怯戰的話,那隻會陷入更加被動的局面,所以,在實力允許的情況下,最後的方法就是以攻為守,爭取最有利的優勢。

況且,如今龍不像已經升到了四星四級,實力大增,再加上他和龍赤,要對付兩隻四星三級的天毒蠍尾獅子,也不會太吃力。

其實,白宇浩覺得他們的運氣已經算是運氣好的了,如果隨便再多一隻的話,恐怕就沒那麼容易對付了。

田欣自然也不敢亂跑,只能猶如木頭般站在原地,看著已經與兩隻四星三級的天毒蠍尾獅纏鬥在一起的白宇浩以及兩獸,心裡也是陣陣七上八下的,十分緊張。因為萬一白宇浩和龍不像以及龍赤打不過兩隻天毒蠍尾獅,那她可能也再不能見到端師姐了,想到這裡,小臉頓時露出沮喪之色,後悔為什麼要跟著來這萬獸葬地。

這一打就是半個時辰過去。

因為龍不像的實力大增,兩隻天毒蠍尾獅根本奈何不了白宇浩他們,久戰之下,劣勢已現。而龍不像更是越戰越勇,時而空襲,時而近戰,打得兩隻天毒蠍尾獅措手不及,一身狼狽。

眼看兩隻天毒蠍尾獅大勢已去,其中一隻四星三級的天毒蠍尾獅,突然一個轉向,趁白宇浩不注意的時候,竟然甩身朝站在不遠處的田欣衝去。

而田欣一見一隻四星三級的天毒蠍尾獅突然朝她衝來,登時,也是嚇得嬌容慘白,一時間,也沒反應過來。


白宇浩見狀,登時眉宇緊蹙,馬上身形一展地追了上去。

一人一獸幾乎同時衝到了田欣的面前。

就在此時,天毒蠍尾獅立刻甩動起身後長長的蠍尾,只見那蠍尾上瞬間閃過一抹鋒芒,瞬間就要擊中田欣。

田欣此刻已經完全傻了眼,更別說是躲了。

眼看田欣陷入危險之中,只見白宇浩一個箭步地搶先沖了上去,硬是用自己的身體擋在了田欣面前,一隻手將她擁入懷中,另一隻手同時揮動霜風邪刃抵擋。

但還是慢了一步,那鋒利的蠍尾頃刻間從白宇浩的左肩劃過,血光乍現。

下一刻,白宇浩突然就覺得左肩麻痹,而強烈的劇毒正沿著左臂往他的身體侵襲,讓他的身體逐漸失去知覺。

天毒蠍尾獅見自己偷襲得手之後,立刻發出得意的叫聲,隨後,趁勝追擊地張牙舞爪的撲向白宇浩和田欣。

說是遲,那是快。

驀地,一團邪炎繚繞的火球衝天而降,那天毒蠍尾獅猝不及防之下,頓時,被轟了個正著,發出一聲慘嚎,在地上翻滾了幾下,才勉強站了起來。

而這時,龍不像已經衝天而起,擋在了白宇浩面前,對那隻天毒蠍尾獅發出一聲怒嗷,氣勢一漲,那隻天毒蠍尾獅見狀,立刻發出一聲怪叫,與另一隻天毒蠍尾獅,瞬間逃之夭夭,沒入霧中。

「你……你沒事吧?」田欣見白宇浩左肩已經血淋一片,立刻緊張的問道,畢竟,白宇浩是為了救她才受傷的。這也算是白宇浩第二次救了她。

雖說田欣就在之前她還對白宇浩恨之入骨,可是,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她見到白宇浩竟然毫無猶豫的奮不顧身地救她,心裡也是頗為感動。

「死不了。」白宇浩看了田欣一眼,隨後便取出山寨龍涎的瓶子,服下一滴山寨龍涎,迅速循環體內的邪惡靈力,將劇毒從左肩逼了出來,幸好處理及時,總算沒有什麼大礙。

就在這時,只見一雙蔥白的小手突然拿著一塊手帕伸到了白宇浩的左臂前,細心地替白宇浩將傷口包紮了起來,然後,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原來還你懂得知恩圖報,總算沒讓我白救你。」白宇浩嘴角勾起邪笑地看著田欣道。

白宇浩這一笑,反而讓田欣突然臉紅了起來,急忙撇過頭去。

「其實,你也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壞。」田欣突然回頭說了一句。


「是嗎?其實,我之所以救你,是因為你可是我手中的重要籌碼,讓你死了,我之前豈不是白忙活了!」白宇浩眉宇一挑,露出猶如商人般的精明道。

「哼,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田欣一聽,頓時,小嘴又撅了起來。

「走吧,留在這裡越久,就越危險。」白宇浩目光一凝的起身道。

田欣聽著,便急忙跟著起身。

白宇浩讓龍不像和龍赤在前面開路,他則帶著田欣緊隨其後,繼續穿越陰森恐怖的枯林。


因為深谷內濃霧瀰漫,所以,連是什麼時間都不知道,只覺得光線逐漸黯淡,但是異光的位置,那海藍色的光芒卻越發耀眼,瑩亮霧空。

眼看離異光已經很近,所過之處看到的屍體也隨之增多,有野生御靈獸的,也有御靈者以及他們的御靈獸,死的幾乎都慘不忍睹,所以,從未見過如此血腥場面的田欣,整個嬌軀幾乎就是貼著白宇浩走的,一隻小手緊抓著白宇浩的衣袖,生怕白宇浩丟下她似的。

「差不多應該到了。」穿過一堆亂石之後,白宇浩便抬頭看去,只見不遠處的異光也已經變得十分清晰……

!! 但同時,白宇浩發現眼前那朦朧的薄霧中,竟隱約出現了類似建築物群的輪廓,從南向北,連綿不絕,一眼望不到頭。

「到了,終於到了,寶貝就在前面了!」就在這時,附近傳來了一陣興奮的叫聲。

很快的,白宇浩就見到周圍的霧中,人影閃動,似乎有不少御靈者已經一路過關斬將地闖到了這裡。

「寶貝是我的,誰敢搶!」但很快,充滿貪婪**的聲音隨之響起。

「***,寶貝明明是我們的……」

「你們算什麼東西!」

……

片刻之後,頓時,四面八方就傳來陣陣拚鬥聲,廝殺聲。

那些御靈者連寶貝什麼樣子都沒見到,就已經開始為了奪寶而自相殘殺了。

當然,也有不少御靈者帶著自己的御靈獸趁機朝異光繼續前沖,頃刻間,朦朧的霧中不斷有身影閃爍,朝著異光所在的方向而去。

「這種時候應該有低調越好。」白宇浩饒有深意地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隨後,先將龍不像和龍赤送入空靈界中,緊接著,看了一眼身後猶如尾巴一般緊貼著他的田欣,說道:「如果你想見到你的端師姐的話,就跟緊我。」說完,就朝前飛奔而去。

田欣當然也知道留在這裡十分危險,而眼下端師姐又不知在何處,所以,唯一安全的,就是跟著白宇浩。

「等等我……」田欣見白宇浩已經離遠,馬上嬌喊一聲的,緊追了上去。

一路過去,隨處可見三三兩兩拼得頭破血流的御靈者,當然,也有不要命攔住白宇浩兩人的,但結果自然是可想而知。

沒過一會的功夫,白宇浩就見眼前建築物群的輪廓逐漸明顯,竟是酷似人類居住過的景象,那些建築物多半都是用平整的石塊堆砌而成,相互簇擁,看上去就猶如一座小型的城鎮。

儘管,大部分的建築物都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倒塌損毀,深入風沙之中,僅有一些殘破的建築物還勉強保持原貌,但是從眼前這般的景象,便可以想象曾幾何時這裡一定是個十分輝煌的文明存在,應該擁有相當古老的文化。

白宇浩環視了一陣后,很快就主意到就在建築物群的正中位置,在連綿不絕的台階頂端,似乎佇立著一座壯觀的建築物,而異光正是從那建築物中透射而出的。

「奇怪,怎麼沒有看到魔鳳國,還有精英團的那些人?難道他們已經先上去了?」白宇浩看了看四周,並沒有察覺到什麼強烈的御靈者氣息,頂多就是一些蝦兵蟹將般實力的御靈者,在相互拼死拼活。

連這些實力較弱的御靈者都可以到這裡,也就可以推斷以魔鳳國以及精英團那些御靈者的實力,很有可能已經搶先一步了。

「你的端師姐她們可能已經上去了。」白宇浩轉頭看了田欣一眼,說道。

「那是當然,端師姐她們肯定會得到海藍魔玉的。」田欣自傲的說道,一副勢在必得的架勢,絲毫忘記了自己還是白宇浩手中的人質。

「那最好不過了,到時候,我就可以用你換海藍魔玉了。」白宇浩眉宇輕挑道,他巴不得是魔鳳國的那些御靈者得到海藍魔玉,那樣的話,就可以省去不少麻煩了。

「哼,端師姐才不會跟你交換呢!」田欣對白宇浩做了個鬼臉。

「如果你的端師姐不要你的話,那我就只能把你帶回去當我的壓寨夫人了。」白宇浩故意嚇唬田欣道。

「不要臉,誰要當你的壓寨夫人。」田欣一聽,登時,嬌容又紅了起來,她當然知道這壓寨夫人是什麼意思。

「那可由不得你,反正等生米煮成熟飯,到時你不從也要從了。」白宇浩壞壞的調戲道。

「你……」田欣頓時也是啞口無言,這說又說不過,打也打不過,就算白白被佔便宜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不過,像你這麼可愛的小師妹,如果我是你的端師姐的話,肯定不會為了區區一塊海藍魔玉而讓你受罪的。」白宇浩詭一聲,便徑自繼續朝那位於高處的建築物逼近。

田欣見狀,也馬上就跟了上去。

很快地,白宇浩和田欣就到了籠罩在濃霧之中,那層層疊疊一眼看不到頂的台階之下,單是看這台階的高度以及長度,就可以想象當時為了建造這台階,是耗費了多少人力物力,更別說,這台階的頂端,還有一座十分宏偉的建築物。

不過,白宇浩覺得這個地方充滿十分古老而神秘的氣息,應該至少有幾百年的歷史,甚至上千年也說不定,而能居住在這十分兇險的萬獸葬地的深處,恐怕也絕不是普通人。

隨後,白宇浩帶著田欣一同朝台階頂端而去,

走了一段后,便見到不少死傷慘重的御靈者橫屍四周,苟延殘喘,似乎這裡剛剛經歷了一番大戰,其中有不少家族御靈者。

「看來他們果然已經先上去。」白宇浩見狀,便目光冷凝的自言道,立刻加快了腳步,雖說他原本就打算坐山觀虎鬥,但是,萬一得到海藍魔玉的不是魔鳳國,而是其他國家的御靈者,或是精英團的那幾位,那他手中的籌碼也就等於沒用了。所以,他也必須見機行事。

另外,姬無雙應該比他先到這裡,此刻,恐怕也在上面。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總算將到了台階的頂端,一直勉強跟在後面的田欣,已經是嬌喘連連,香汗淋漓。

而台階頂端的宏偉建築也隨之呈現而出,儘管霧氣朦朧,但還是可以看清這宏偉建築,形似那種古代用於祭祀的廟宇,整座建築青苔布滿,藤蔓纏繞,在霧中若隱若現,使其更具神秘色彩。

而此時,白宇浩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宏偉建築中所釋放出的強烈的靈力氣息。

突然,刷刷的幾道身影以及獸影突然出現,攔在了白宇浩和田欣的面前。

白宇浩立刻目光冷凝地看去,只見擋住他們的幾人身著綉著雪花徽記的服飾,一看就知道應該是哪個家族的御靈者,似乎來者不善……

!! 「臭小子,這裡可不是你來的地方,快點滾回去吧!」只見幾個家族御靈者一臉的凶神惡煞,神情不屑看了白宇浩一眼,見白宇浩身上散發出不過地斗級的氣息,所以,根本不將白宇浩放在眼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