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大老闆?他什麼時候成了老闆了?」陸雨萱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們不知道嗎?」

白玉瑩愣住了,下意識的看向葉天,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講。

隨著白玉瑩目光聚向葉天,陸雨璇她們也隨之投向了葉天,目光中充斥著審問意味。

看著眾人的目光聚向自己,葉天只能苦笑,說道:「只是開了一家小的葯業公司而已,根本不算什麼,所以我才沒有跟大家說!」

宋小苗突然說道:「哦!我想起來了,是不是上次江陵市爆發傳染病時,葉天帶來的那種新葯,是不是就是他開的葯業公司研發的啊!」

聽到宋小苗這話,在場幾個女孩也都反應過來,之前那場傳染病的時候,葉天能夠拿出治療傳染病的新葯,顯然不可能是他自己弄出來的。

也就是在那時候,葉天已經有了自己的葯業公司,只是當時情況混亂且危險,她們都沒往這方面想。

有了宋小苗這話后,陸雨璇幾個女孩那審問的眼神這才消去。

見到這個情況,葉天不禁想宋小苗投去了感激的神情,隨即對諸女說道:「關於開公司這事,主要之前事情太忙了,而且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所以我就沒說了,並不是想要隱瞞你們!」

「原來是這樣,這倒是我們之前疏忽了,怪不得葉天呢!」陸雨璇柔聲說道。

這話一出,自然是給這事定了調,其他女孩也都點頭附和。

這時,李琳開口說道:「葉天,這次就算了,以後可別再有事隱瞞了,不然一定家法伺候!」

呃……什麼時候有家法了?

寡婦門前桃花多 心裡吐槽著,葉天無語的看了李琳一眼,知道這時候不適合說這些,當下轉頭對著有些不安的白玉瑩說道:「沒什麼事,你坐下來一起吃吧!」

見葉天他們並沒有因為自己剛才那話兒引起太大的誤會,白玉瑩這才鬆了口氣,這才坐了下來,看著一桌子精緻的菜說:「那好,我今天就不客氣了!」

說著,她隱藏的品嘗下那盤菜,對著陸雨璇輕笑道:「如果我沒猜錯,這道菜應該是陸二小姐做的吧?」

陸雨璇說道:「白小姐太客氣了,還是叫我陸雨璇就行了,不要叫什麼陸二小姐的!」

白玉瑩也回道:「那也請不要叫我什麼白小姐,直接叫我白玉瑩就行了!」

「你的年紀比我大一些,那我就叫你玉瑩姐吧!」陸雨璇微微一笑,反問道:「玉瑩姐,不知道為什麼認定這菜是我做的?」

「那我就叫你雨璇妹妹了!」白玉瑩輕笑道:「單看這菜色之精緻,味道豐富而又不凸顯出任何一種,配料之間的搭配也同樣如此,並沒有凸出總配料的重要性!

由此就可以看得出來,做菜的人是一位性格柔和,心思細賦卻又擅長調動全局的女人,而這裡的女孩就只有陸二小姐的符合這一點!」

聽到這話,在場眾人不禁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一個個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你不是在捧我妹妹吧?一個菜而已,居然能品出這麼多的道理?我看你這都是編的吧?」

邊上,陸雨萱剛從自己做的菜怎麼會那麼難吃的失敗沮喪中回過神來,當下說出了眾人心思。

白玉瑩輕輕一笑,說道:「這可沒有!要知道同樣一道菜,雖然菜譜是一樣,但每個人做菜的方式卻不一樣,出來的味道就有明顯的差別!而這,就能夠明顯地分出了每個人的性格,不是嗎?

這道菜就跟雨璇妹妹給人的感覺一樣,細膩柔和當中透著一股大氣,心思周全又不突顯個性,在潤物細無聲之中,成為了不可或缺的主心骨,讓人不自覺的便會聽從她的話語!」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更加驚訝了,特別是跟陸雨璇相處時間更久的這個女孩,全都一副這太對了的神情。

聽著白玉瑩這番明顯有捧的味道在裡面的話,陸雨璇也只笑了笑,說道:「玉瑩姐當真是聰明睿智,只是這番話實在是太過獎了,我可擔當不起!這菜燒得不好,還請不要玉瑩姐嫌棄品味拙劣。」

白玉瑩微微一笑道:「怎麼會,這菜看起來就很讓人有食慾,我現在都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玉瑩,請!」

這時,李琳起身為白玉瑩盛了一碗飯,放到了她的跟前。

「謝謝李小姐了!」白玉瑩連忙起身接過碗,隨即輕笑著說道,「如果我們記錯的話,李小姐應該是大唐集團董事長的千金吧?」

因為葉天的關係,所以李琳以為葉天晨跟白玉瑩提起過,對此並不意外。

李琳不例外,可葉天反倒意外,不禁問道:「咦,玉瑩,你是怎麼知道李琳是大唐集團董事長的千金?」

這一下,見葉天這麼問,李琳也不免驚訝起來,頓時看向了白玉瑩,臉上顯出了疑惑的神情。

「很簡單呢!」白玉瑩說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我在去你公司上班之前,就是大唐集團下屬的葯業公司當銷售經理啊!」

葉天拍了拍腦袋,苦笑道:「瞧我的腦子,居然將這件事情給忘了!」 李琳驚訝的問道:「玉瑩姐之前居然是在大唐葯業當銷售經理嗎?」

「嗯!」白玉瑩點了點頭,「不過大唐葯業被森木集團併購后,我就被直接踢走了,這才成為葉天的下屬呢!」

「大唐葯業!嗯,我知道了。」李琳重複的這句話,隨即便沉默不語起來,開始默默的吃了起來。

將這一幕看在眼中,葉天能夠感覺到李琳似乎有什麼心事,只是似乎不想說出來的樣子,他也不好繼續追問。

這時候,似乎沒有人發現李琳的一樣,眾女又開始聊起來了,慢慢的話題中心都圍繞著葉天了。

這讓葉天感覺有些尷尬,話題圍繞著他倒沒什麼,可不知為什麼他總感覺到這幾個女孩的對話中,明顯蘊含著一絲絲對抗,甚至有要衝撞出火花的勢頭,這讓他有些心驚膽戰的。

眼看著事情越發不對,葉天趕緊打圓場道:「對了,玉瑩,我們公司現在開始研發的幾種藥物情況怎麼樣?其他的葯銷售情況又如何呢?」

聽到這話,白玉瑩知道葉天這是轉移話題,因為這些事情之前在公司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

婚圖漫漫:抱得總裁歸 不過,白玉瑩也沒有拆穿,當即說道:「嗯!公司畢竟是剛起步,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好在有治好之前江陵市那種傳染病的巨大效益,本公司其他幾種藥物還算不錯!

至於新葯的研究,同樣得益於冶好之前傳染病的效益,江陵市乃至海西省都開始了大力扶持,已經開始了政策和資金方面的傾斜,進展還算是順利!」

停了一下,白玉瑩又對著陸雨漩說道:「說起來,以後如果有機會,還希望能與陸天集團和大唐集團合作,共同開創葯業方面的市場!

畢竟作為帝國十大企業之一,神木集團能擠入前十,全都依靠葯業市場的支撐,可見這方面市場的廣闊,一是能做起來,絕對足以令人驚喜!」

「白經理客氣了,我們都是自己人,自然希望多加合作!」陸雨璇笑道,「不過在商言商!

神木集團在帝國葯業方面已經營多年,基本成就了壟斷之勢,想要撬開可沒這麼容易!

你們公司成立才多久,雖然這次治好了江陵市傳染病,但以後情況如何恐怕很難說,又怎麼有信心撬動神木集團的地位呢?」

對於陸雨璇的置疑,葉天並沒有在意,反倒看向了白玉瑩,不知道她究竟會做出什麼反應。

白玉瑩輕笑一下,說道:「不愧是陸天集團董事長的女兒,一下子便看到了問題的重點!

確實和龐然大物的森木集團比起來,我們公司連小蝦米都算不上,想要撬動森木集團所壟斷的市場,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白玉瑩又停了一下,平靜地說道:「不過,我們公司雖小,但也不是沒有優點,至少在新葯的研究方面,我們公司有自信能夠研究出無法替代的藥物來!」

陸雨璇笑道:「哦!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倒時新葯如真如你所說,我會向我父親建議,與你們公司進行深度合作!」

對此,白玉瑩自是表示感謝。

很快的,她們又聊了幾個問題,都是事關葉天的葯業公司。

相對於白玉瑩的侃侃而談,身為老闆的葉天反倒一問三不知,自是讓幾女好好的奚落一番。

一頓飯下來,儘管場面很溫馨,但是葉天總感覺到幾個女孩間隱隱的火藥味,這讓夾在中間的他不僅頭痛不已。

好在白玉瑩吃過午飯之後,便也轉身離開了,其他的像夏詩詩收拾一番,都相繼去上學了。

接下來的時間,葉天果然老老實實的在家裡呆著,儘管他的傷勢早已經痊癒,但是陸雨璇幾女的堅持,讓他不好拂了她們的關心。

所以儘管不甘心,他還是在家老老實實的趴了幾天。

在這期間,葉天晨打電話給趙紫嫣,請問關於尹依的近況。

可出奇的是,就連趙紫嫣也不了解尹依的現狀,說是連尹依以及她師傅的電話都打不通。

這可就不是什麼小事,要知道尹依的師傅可是帝國有名的精神力能力者,連她的電話居然都打不通,這顯然是極為不尋常的。

在葉天困惑的同時,趙紫嫣也安慰葉天這樣的情況不是不可能發生,也許是尹依的師傅帶著尹依執行任務或做什麼事情去了,所以兩個人的電話才會巧合的同時打不通。

聽到這個解釋,葉天也多少明白這樣的巧合不是不可能,畢竟身為帝國相關的特殊人員,自然需要執行一些隱秘的任務了。

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便有禁止對外通信的規定。

除了打電話,給趙紫嫣詢問關於尹依的情況外,葉天還特意跑到尹依位於城西城中村的住址,想要看能不能找到尹依的母親。

可結果自然是失望而回,尹依她們租的地方處早已經換了人,葉天根本不可能找到尹依的母親了。

葉天也問過唐泰山,唐泰山卻是一問三不知,自從那次在尹依家門口大鬧,結果被葉天教訓了一頓后。

唐泰山就再也沒能見到尹依的家裡頭了,每次去都被趕了出來,而因為葉天的關係,特別是後來隨著尹依和葉天的關係升溫,唐泰山根本不敢有任何的違抗。

如此一來,任何線索都斷了,尹依好像一下子就人間蒸發了,找到葉天無比的苦惱。

在家休息了沒幾天,葉天就跑到特勤隊的總部去問情況去了,要知道福利院發生的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如果是葉天正好發現,鬼知道那個家族所製造的這些葯,能夠怎樣改變人體基因了。

這可不是小事情,誰也不知道這樣的事情究竟進行了多久,又有多少家福利院有類似的事情。

顯然這些都不可忽視,必須立刻查清楚,可以防止對方轉移,甚至是比像之前那樣銷毀各種證據。

更關鍵的是,葉天想知道那個長得酷似尹依的影武者,身份到底查出來了沒有。

特勤隊的總部,因為之前何雨欣給過相關通行證,葉天自然有了在這裡來去自由的權利。

葉天剛走進去,便有一位叼著煙斗的老人上前問道:「你就是葉天?」

看著精神抖擻的老人,葉天點頭回道:「是的,您是?」

老人取消煙斗彈了下灰,隨口說道:「我是特勤隊的總教官,你叫我龍伯就行了!」

對於對方這話,葉天到沒有異議,畢竟人家的年紀擺在那裡,當下道:「好的,龍伯!何雨欣在嗎?」

將煙斗放進嘴裡吧嗒了幾口,龍伯一邊吞雲吐霧,一邊淡然說道:「你找那丫頭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想了解一下關於之前遇到的那個影武者的消息!」葉天如實說道。

龍伯挑了挑眉毛,笑道:「你想問這事嗎?那不用去找何丫頭了,找我就可以了,因為這件事情就是我負責的!」

葉天訝然的問道「那龍伯,不知道這件事情調查得怎麼樣了?」

相對於葉天的急迫,龍伯卻表現出了慢條斯理的態度,悠悠地說道:「這件事吧……還行!」

葉天一時無語,只得直接追問道:「我想知道結果。」

龍伯悠然的喝了一口茶,對葉天著急的樣子無動於衷,淡定的說道:「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了,回去好好去接兩位陸家小姐保鏢,或者你的城西大佬吧!」

對於龍伯知道自己的保鏢和城西大佬身份,葉天自然不會感到驚訝。

如果身為新組建帝國安全部門特勤隊的總教官,連這樣的事情都無法調查清楚,那特勤隊就沒有必要存在。

葉天耐著性子道:「龍伯,雖然有些冒昧,但我還是必須知道這件事情的結果,這裡面牽扯到的人跟我有關係,所以我要求一起調查這件事情,我要這件事情的知情權!」

「不好意思,這是我們特勤隊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我們會處理好的,你就不用過多擔心了。」龍伯笑吟吟的說道,神情自若得很。

面對著龍伯推三阻四,葉天不禁氣上心頭,正當他忍不住想發火的時候,龍伯卻又慢悠悠地說道:「不過,你要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

聽到這話,葉天不禁愣了一下,看著龍伯明顯帶著奸詐的笑容,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不知道他這是在打什麼主意。

當下,他深吸了口氣,說道:「那不知道我該怎麼做,龍伯才會將這事的真相告訴我呢?」

龍伯輕笑道:「只要你加入特勤隊,我就可以讓你知道這件事情!」

葉天皺眉說道:「你知道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恐怕沒辦法加入特勤隊!」

龍伯敲了敲煙斗,狀似無奈的說道:「這樣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

聽到這話,葉天眉頭緊緊的鎖起來,語帶冰寒的問道:「沒得商量嗎?」

龍伯搖了搖頭,輕笑的看向葉天,絲毫沒有在葉天那冰冷的神情,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示意葉天可以走了。 「那我去找何雨歡!」葉天說道,轉身便要走。

龍伯一幅吃定了葉天的樣子,淡定的說道:「沒用的,這件事情是我負責的,而且我在職權上比何丫頭這個丫頭要高,她是沒辦法命令我的!」

聽到這話,葉天不禁怒道,「那我兼職加入特勤隊,這樣總可以了吧?」

「不好意思,我們現在不需要外圍編製人員,要麼你就全心投入到特勤隊的工作里,要麼你現在可以轉身就走!

大門在那邊,恕不遠送了!不過你走了之後,這件事情調查的結果,你就別想知道了!」龍伯笑呵呵的說道。

「你……」葉天氣急。

只是不等葉天說完,龍波卻笑呵呵地拋出了下一句,「呵呵,對了,我們已經查到那個影武者的身份了!」

這一下,就等於掐中了葉天的命脈。

現在葉天一心繫在那名影武者的身上,一心想要知道這個影武者的身份,特別是之前從趙紫嫣那裡得到的詭異消息。

葉天有種直覺,即使是那天晚上的影武者就算不是尹依,那她和尹依之間也一定有著某種不為人知的聯繫。

對此,他是一定要弄清楚的。

心裡想著,葉天不禁沉聲問道:「告訴我,她是誰?」

「她叫……」龍伯說到這裡,故意停了一下,隨後幽幽的賣關子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葉天語塞,咬牙切齒道:「我可以用另一個消息和你交換!」

「哦?什麼消息,說來聽聽!」龍柏挑眉道,「如果有價值的話,我也可以考慮一下!」

葉天不怕龍伯會出爾反爾,畢竟身為特勤隊的總教官,總不可能連這麼點信用都沒有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