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離白魂三丈左右的位置,易烈猛然間停下了腳步,緊繃的身體在一身黑袍之下,也散發出不弱於白魂一樣的強大氣息!

兩人身體對峙絲毫未動,空氣中彼此散發出來的氣息交融在一起,卻發出了「滋滋!啪啪!」的聲音,一個個能量小球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快速的產生、爆裂,氣場也在不斷的變換著。

越沉默,就代表力量積蓄的越大!這是大戰爆發之前的寧靜。

易烈的一隻手摁在烏鋒長劍的劍柄上,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充滿了力量,血管中的血液變得滾燙,眼睛死死地盯著眼前這個高大的傢伙,神識中涌動的力量,催動經脈中白色的鬥氣力量。

利用鬥氣力量提高速度和身體強度,而真正的力量攻擊來源,則是淬魂訣中間包裹著的鳳尾雪蓮!

易烈的身體現了一條專門的經脈,用來傳輸精氣力量,直接通往自己握著烏鋒劍的手臂。

猛然間,兩人眼前所有的氣體薄霧被一掃而空,如同一陣清風一樣消失不見!易烈的身體從地面上猛然彈起,口中低喝了一聲:「龍嘯蒼冥!」

「唰!」

金鳴之音從劍鞘中發出之後,一道閃電「滋滋啦啦」的從易烈的手飛出,沿著空氣以不規則的路徑向白魂衝去!閃電的光芒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很快消失在空氣中,但是那股力量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轟擊而出!

「哦!」白魂神色一變,被突如其來的閃電刺激的睜不開眼,一睜一閉的短暫時間內,身體已經感受到那種磅礴浩大的力量包圍了自己。

劍氣風刃環繞著、旋轉著,外部的冰冷無法掩飾住內在的炙熱,易烈冰冷的眼神如同劍的鋒芒一樣,恨不得將白魂撕碎!

匯冶城的清晨剛剛來臨,居民們的目光都聚焦在這座昔日的莊嚴巍峨的議事大廳上,相比頭頂初生的太陽而言,剛剛從破碎的大門內部衝出的一道白光更加耀眼!

「剛才發生什麼事情了!」

「是閃電嗎?!」

議論紛紛的人群中,一個老者平靜的注視著這發生的一切,默不作聲。但是他的嘴角卻露出一絲對周圍看熱鬧的人的嘲笑,心想,那可是天界的神兵光芒,這些凡夫俗子懂什麼!

白魂的精神雖然在一瞬間產生了恍惚,卻依然不失為一名悍將,否則怎麼可能被夏懷祖那樣的人選中作為自己的護法?他的身體本能一樣爆射出一股風壓來對抗易烈的進攻,同時,手中的大斧當作盾牌,地擋在自己的胸前。


如同車輪一樣的戰斧擋在易烈的面前,好像從地面憑空生出了一道堅硬的牆壁!

而易烈的嘴角卻出現一抹冷笑,如果對方以為憑藉著魅礦金屬的力量就可以抵消烏鋒神兵的威力,那是在是大錯特錯了。

更何況,在他的懷裡還隱藏著匯冶正雄的「解禁之心」!

「轟!」

第一次爆裂的聲音是神兵烏鋒穿透外圍的鬥氣鎧甲發出來的,白魂高大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被強大的力量逼退一步。

易烈的身體和他相比起來,猶如一隻憤怒的螳螂對抗一頭巨熊一般,只是這頭巨熊的力量雖然龐大但是很鬆散,而螳螂卻孤注一擲,力量集中在一點!

誰說螳臂當車就是可笑的?!實力,也絕對不是以塊頭大小來區分的。

外層的鬥氣鎧甲被烏鋒劍爆射而出的風刃擊穿之後,易烈緊握著的劍柄位置,精氣力量開始迅速爆射,當白魂看到這種淡黃色的氣體之後,臉上驚愕的表情更加明顯了!

這是他從來都沒有見過的一種力量!

淡淡的精氣不僅在眼前的空間縫隙瀰漫,同時就連自己的鬥氣團中也漸漸遭到了入侵,那種氣體力量似乎由更加細微的成分構成,如同水中的流沙,自己無論怎樣驅趕,都不起絲毫作用。

無論什麼成分構成的鬥氣力量,都不可能驅散精氣,原因就在於,二者不僅存在共生關係,而且精氣就是從鬥氣中經過提純所得到的精華。

「轟轟!」

接連兩聲巨響再度傳來,烏鋒長劍的劍尖已經接觸到了巨大的斧頭上,在兩件兵器接觸的一瞬間,白魂巨大的身體再度發出一陣戰慄!

戰慄的身體根本就不受任何的思想控制,完全是他身體的本能反應,厚重的斧頭上如同水面一樣激蕩起一陣波紋!上面附著的魅礦金屬劇烈的變化著,但是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的力量。

白魂感到疑惑,而對易烈而言,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解禁之心在這麼近的距離,產生了一種正常人感覺不到的微弱氣息,就是這種氣息在不斷的壓制魅礦金屬的能力。

或許,這顆解禁之心,也就是匯冶正雄的心臟里,隱藏著一顆山靈晶體吧!

萬物之間,生化相剋,循環不息!


白魂發覺自己的防禦不起作用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易烈的憤怒在兩件兵器接觸的同時已經達到了頂點,隨著他一聲怒吼傳來,白魂手中的巨斧竟然發出一陣即將斷裂的聲響!

「鐺鐺!」

金屬交鳴,長空劍的三分之一劍刃已經穿透了巨斧!

「嘭!」一聲悶響,巨斧在強大的力量衝擊下,轟在了自己的主人身上,而白魂巨大的身體如同地震中移動的小山,被迫向後退去!

「哇呀呀!」此時的白魂只能咬著牙用自己的蠻力進行抵抗,他並不是不會凝聚鬥氣力量來防禦,只是沒有時間!


速度在這場戰鬥中是最關鍵的因素,這一點易烈比誰都明白,即便是精氣力量在遇到可以適應任何力量攻擊的魅礦金屬,也同樣有一定的弊端。解禁之心雖然幫了很大的忙,卻也不可忽視眼前對手本身的力量。

在白魂暴叫的時候,他身體中所有的鬥氣能量也達到了頂峰!易烈也不禁暗暗稱奇,這個看似笨頭笨腦的傢伙,竟然是一個仙之氣九重巔峰的強者!

易烈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強者了。

之所以他會這麼想,主要是因為對方身體中精純的鬥氣修為,而不是強大的武技功法。的確在以往的戰鬥中,有攻擊力不弱於白魂的,不過他們的身體中鬥氣源神從來沒有這麼旺盛。

在白魂的身體被強大的力量震開的同時,他也從易烈的身體中感受到了具有壓迫性的鬥氣源神感應!

這時候,神兵烏鋒的前端所凝聚出一團金黃色的氣練,突然飛速的旋轉起來,易烈的手腕也隨著這道力量劇烈的顫動!白魂的臉色一變,本來就不斷向後退去的身體突然離開了地面。

「嚓!」手中巨大的斧頭竟然被烏鋒長劍的力量旋轉出一個透明的洞!剩餘的力量衝破阻礙,一點都不浪費的轟擊在了易白魂的胸口!

「轟轟轟!」

烏鋒劍的力量從狹小的洞口中衝出來,幻化成一條怒不可遏的狂龍形狀,力量接二連三的作用在白魂的胸口,他龐大是身體在接受第三次轟擊的時候,已經高高的被震飛在空中了。 「轟隆!」轉眼間,身體已經重重的摔在了十丈之外,四周一片激蕩精氣力量和鬥氣力量混合著。

「哼,你小子還真結實,目前為止,你是在烏鋒劍攻擊下唯一一個沒有死掉的人。」

易烈冷冷地說道,同時四周一陣清風卷過,將眼前遮擋視線的氣流清掃的乾乾淨淨。

幾乎同時,另一邊和工抖交手的黑鬼身體中發出一陣陣骨骼發抖的聲音。易烈抬頭看去,之間工抖雙手伸開,用拇指頂住自己的腦門,做出一種奇怪的姿勢。從他身體中向前飛散、瀰漫的鬥氣中,夾雜著不少細微的光芒。

易烈一愣,難道說工抖已經把山靈融入自己的血脈之中,通過鬥氣噴發出來嗎?

黑鬼的身體如同被冰凍一樣,無論他怎樣掙扎,也無法動彈分毫。這種情況就只能說明他的身體中也蘊含著魅礦金屬這種物質,否則只靠靈魂力量,就連風老都不可能做到。

「倒!」工抖突然暴喝一聲,鬥氣氣流也更加洶湧的噴薄出來,黑鬼瞪大自己的眼睛,喉嚨中發出一陣艱難的喊叫聲,身體搖晃了幾下,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吭!」龐大沉重的身體摔倒在地上,內臟似乎都在晃動。

工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一戰也下好了他不少的力量,簡直有些要虛脫了。

易烈趁著這個機會,趕緊去看了看手上的鐵頭和范統,招呼魯陽將他們扶起來,然後分別揉碎兩顆丹藥,塞入口中。

丹藥入口即溶,不一會兒兩人恢復了神志,都有點茫然不知所措的看著易烈。

「老大,我剛才昏過去了嗎?」范統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易烈一笑,剛要說話,魯陽的臉色突然發生了變化,用手一指他的背後說道:「老大!有點不對勁,你看!」

易烈猛然見回頭,發現黑鬼和白魂依然在地上掙扎著,並沒有起來。

而魯陽所指卻是地上兩個巨大的斧頭。

兩柄斧頭足足有半個車輪大小,在此之前易烈和白獅將軍交手的時候,也見識過他的黃金戰斧的厲害。不過,白獅將軍的斧頭雖然很大,柄也很長,用兩隻手揮舞起來也不算是什麼難事。

而白魂和黑鬼的斧頭手柄卻很短,握在他們的手裡,和劍柄的感覺差不多,所以只適合近身作戰。而從短柄的設計來看,也可以知道這兩個人力量是很大的。

扔在地上的兩個巨斧此時在沒有任何外部力量的作用下,竟然上下跳動起來,好像是活著一樣!

「兵器魂魄!」工抖的臉色突然有些變化,雖然說不上恐慌,但是卻很吃驚。

「工抖前輩,你說兵器魂魄是什麼意思?!」易烈有些不解,但是知道情況有些不對,一閃身已經站在了工抖的背後。

「兵器魂魄是一種融入作戰武器的主觀意識,是不受任何力量威脅的精神力!你不知道這一點並不奇怪,因為除了天界之外,極少有人會修鍊到這種情況!」

「很厲害嗎?」易烈有些納悶。

「談不上厲害,但是兵器的主要作用就是殺戮,具有兵器魂魄的武器往往都很暴戾,同時,在主人受挫的時候,就會反過來指揮主人,一直到戰鬥進入一方死掉為止!」

「那不是和反噬一樣嗎!」

「不,並不一樣!反噬是對主人的一種傷害,兵器魂魄不但不會傷害主人,而且還會自動增加主人的能量,將一些不利的因素摒棄掉!你看這兩個傢伙的鬥氣修鍊級別原本就很高,如果!」

工抖還沒有說完,兩柄巨斧突然從地面上高高的躍起,如同被神秘的力量召喚一樣,迅速向白魂和黑鬼飛去!

易烈清晰的看到,屬於白魂的那把巨斧之上,被烏鋒劍鑽出來的洞已經悄然之間消失了。

「這兩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會有兵器魂魄這樣的武器!」易烈納悶地說。

「兵器魂魄並不會因為主人能力的高低去選擇,一切都是機緣巧合的!易烈,咱們要小心了!」工抖說著再度開始凝聚身體中的鬥氣力量。

易烈一直都是嚴陣以待的,從來都不會放鬆自己的警惕性,隨時都可以投入戰鬥中。此時他只是對工抖所說的事情很感興趣而已,自己帶著匯冶正雄生出的解禁之心,而工抖的鬥氣中具有山靈晶體,這兩個大塊頭還能怎麼樣?

眼睜睜的看著兩柄巨斧飛躍到了白魂和黑鬼的身體上空,隨著急速的旋轉,一道黑氣和一道白氣分別覆蓋在兩人的身上,原本躁動的身體漸漸平靜下來,並在四周形成了一個簡單的結界。

兩人在黑氣和白氣的不斷注入下,體內發出一陣陣「咕嚕嚕」的聲音,如果閉上眼睛聽起來,就好像是天邊的雷聲一樣。

在不斷想起的聲音中,兩股不同的液體分別從他們的身體下面滲出來,剛開始只是一點而已,漸漸的彙集成一條小溪流。

詫異的目光不僅僅出現在易烈的臉上,就連工抖也可能是第一次見到!因為那股液體,就是融入在兩人身體中的魅礦金屬!

魅礦金屬是一種液體金屬,所以很容易附著在人的身體表面和體內,它特有的適應能力幾乎可以讓人不收到任何傷害。而易烈和工抖之所以能夠擊倒白魂和黑鬼,主要就是因為山靈晶體的剋制力量。

但是,兵器魂魄竟然能夠觀察到這一點,並將這種有負面影響的東西清除出主人的體內,就不得不說很很神奇了!

從白魂體內排出的白色魅礦金屬液體易烈並不陌生,而黑鬼的身體中,則是流出的如同墨汁一樣的黑色液體。

「工抖前輩,難道那種黑色的也是魅礦金屬嗎?」

「不錯。魅礦金屬會按照人的不同意願改變顏色和形狀,當然也會受到環境的不同變換屬性。」工抖輕輕地說道,此時,胸前已經凝聚出一個巨大的鬥氣力量團。

「今天真是開眼了,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搞出什麼名堂!」易烈握緊手中的烏鋒長劍,眼角流露出一絲冷光。

「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打算用自己本體的力量跟我們較量了!你看,從兩人身體中不斷蒸發出來的灰色霧氣,其實就是剛剛和我們戰鬥的過程中,積累下來的傷痛和損傷!」

「不是吧,連這種東西也可以逼迫出來!」易烈感到十分驚訝。這麼說,兵器魂魄的功能,豈不是跟自己身體中的神秘血脈一樣嗎?神秘血脈具有快速的恢復功能,就算易烈受到極大的創傷,也能夠在極端的時間內恢復正常。

「兵器魂魄,可遇而不可求啊!」工抖嘆了口氣說道。

易烈看了一眼對面的兩柄巨斧,心中突然一動,可遇而不可求?不,對我而言,世界上所有的東西,只要你去爭取,就一定會得到的!他的嘴角一挑,露出一絲笑容。

每次當這種自信的笑容出現的時候,易烈就充滿了鬥志。

隨著結界的消失,地上的白魂和黑鬼也重新佔了起來,空中懸浮的巨斧再度回到了他們的手中,兩人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然後用陰毒的目光盯著易烈等人。

「易烈,看來你別傳聞中說的還要厲害!」白魂冷冷地說道。

「過獎了,不過,只有垃圾和敗類才會說我厲害,好人是從來都沒有感覺的。」易烈突然變換成一種調侃的口氣說道。

「哼,少廢話!你剛才不趁機動手,就再也沒有機會了!」黑鬼暴叫道。

「我從來沒有偷襲對手的習慣,如果不光明正大的打到你們,恐怕你們也不會服氣的。如果準備好了的話,我可要過去了。」易烈微微一笑說道。

「找死!」白魂怒不可遏,單手舉起在巨斧如同一頭野獸一樣沖了過來,旋轉的氣練圍繞在他的手臂之上,變化成一條白色的長蛇,瞬間融入了巨斧的斧刃!

這一刻,斧刃擦過空氣發出一陣陣「噝噝!」的聲音,聽起來就像一條準備進攻獵物的毒蛇在吐信子。白魂巨大的身體在距離易烈三丈左後的位置,突然被一團剛猛強烈的鬥氣托起來,從上面狠狠的砍下來!

「果然是用自身的鬥氣力量!」易烈冷笑一聲,卻收起了烏鋒劍,全身上下的黑袍劇烈的抖動著,腳下旋轉鬥氣流越來越強勁!

「幻步!」

利用自創的武技,易烈在巨斧落下的一瞬間,身體已經化為一道殘影,消失在了白魂的身後。當他再度出現的時候,人已經停留在了白魂的背後上空。

「轟!」巨斧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一個觸目驚心的大坑出現在人們的面前。

而易烈根本就沒有關注這些,他出現的瞬間拳頭就已經高高的舉了起來,心無旁騖的盯著白魂後背凸起的肌肉。

「暗!龍!勁!」

淬魂訣發瘋一樣的快速旋轉著,在瞬息之間將身體中全部的能量都灌輸到了經脈之中,並與鬥氣混合,易烈的手指關節因為過度的用力而有些發紅,血液的流動速度產生的熱量,引燃了身體四周的火元素!

「啊!」白魂一驚,失去了魅礦金屬的能力,身體的反應速度不可避免的降低了很多。此時要躲避已經是妄想了,白魂的後背突然如同鼓起的山包一樣,「嗤嗤」的撐破了自己的衣服,在後心的位置凝聚出一個堅硬的鬥氣盾牌! 「嗷!轟!」

許久沒有催動如此強勁的鬥氣風團,而且是在如此近的距離,從易烈手臂中飛出的白色氣練還沒有完全轉換為龍形,就全數轟擊在了白魂的後背上!

耳邊傳來一聲骨骼特有的摩擦聲音,停在半空的白魂如同失去了翅膀的飛鳥一樣,垂直的被這股力量砸了下去!

易烈的手臂傳來一陣麻木和疼痛,但還是在他的忍受範圍之內的。或者說,易烈由於過度的興奮,已經忘記了什麼是疼痛。在鬥氣力量持續噴薄的過程中,白魂背後凝聚出來的鬥氣盾牌已經化為烏有,而他鎖骨位置已經發生了變形。


「轟!」

龐大的身軀再次墜落,而這次不同的則是被易烈的拳頭一直砸著下落,半個身體已經深陷入堅硬的大廳地面以下!

「看你的骨頭硬,還是我的拳頭硬!」易烈紅著眼睛,伏在白魂的耳邊說道。

「嗷!」半個身體和和腦袋已經陷入了地面的白魂發出一聲野獸一樣的嚎叫,巨斧同時深入了地面,用力一撐,撕開了一個裂縫。

「嗖!」易烈的身體突然躍起,從半空中看著正在地面掙扎的白魂。一股韌性極強的精氣力量凝聚在自己的左腿上,高高的抬起。

「暗龍勁!」

隨著一聲怒喝傳來,易烈的身影消失不見了,空間里只剩下一道黑色的光影,從大殿的上空瞬息飛落在白魂的背上!

「轟轟!」

兩腳的力量重如千鈞,白魂正在掙扎著,突然感到背後一沉,留在外部的身體瞬間被一股力量推入了堅硬的地下,全身的骨頭在擠壓的過程中一點點的斷裂,骨刺刺穿肌肉和內髒的痛楚一陣陣傳來!

「呼!」黑色的長袍飄擺,易烈已經落在了地上,他沒有去理會已經邁入地面中的白魂,而是冷冷的看著插入地面的那柄巨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